「嗯!」蕭依琳展顏一笑,笑容絕美絢麗。可是,此時所有人並沒有那種只是單純的欣賞美,而是多了幾分驚懼。

安天南摸了一把臉龐,看了一眼蕭依琳,這才對著許楓緩緩的說道:「三日之後,不見不散!」

說完,安天南居然再也不說一句話,直直的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許楓當然不認為這是安天南妥協了。許楓反而從安天南的眼中看到了以往從來沒有見過的陰寒。即使,當初自己罵他不仁不義,不忠不孝的時候,安天南都只是那種平常的怒氣,沒有這種寒徹入骨的陰寒。

「給這傢伙機會的話,這傢伙會毫不猶豫的殺了我。」許楓嘀咕了幾聲,心中倒是顧忌了不少。三日之後的決鬥,一定要小心行事。

「小傢伙,還真是有幾分本事,居然真的把他封王的事情給阻攔了下來。」離諾盯著許楓笑眯眯,嬌艷的面容配合著那彷彿泛著春情的眼睛,十分的迷人,要把人的魂魄都給勾引走。

許楓對著離諾笑了笑,轉而看向周揚一眾人說道:「你們怎麼都來了?王妃他們還好嗎?」

周揚笑了笑:「母親還說你來了京城為什麼不去王府走走。今天你要是再不去,怕是母親大人就真的會生氣了。」

許楓笑了笑,想了想說道:「等等我就去王府。」

他和周王的關係皇室很清楚,剛來的時候去王府很敏感。可是現在大家都知道他回來了,不去反而顯得太做作了。

而且,剛剛編下了那麼一個謊言。要是不去周王府邸,別人也不會信這個謊言。

「那就好!」周揚笑道,當初他父親還擔心因為上次許楓闖皇宮他沒有幫到什麼的緣故,許楓心生芥蒂。現在看來,許楓沒有這麼小氣。還是把他們當兄弟,把母親當長輩看待。

楚媚兒這時候也走向前,看著許楓笑道:「我相信一個家丁,做不到這點的,你很優秀!」

許楓看著面前嫵媚至極的女人,看向一旁的庄華,又看了一眼周揚,許楓嘿然一笑莫名其妙道:「我知道一個遊戲,叫做真心話大冒險遊戲。」

「嗯?」

楚媚兒不理解的看著許楓。

許楓嘿然一笑道:「有時間,我們要不要玩一玩?」

楚媚兒媚眼朦朧:「如何玩?」

「哈哈!叫上周揚,庄華,再加上一群人,一起玩。」許楓嘿然一笑。

周揚見許楓這表情,頓時打了一個寒顫,趕緊表態說道:「我不玩這個!」

「懦夫!」

許楓還沒罵周揚,蕭依琳就嘀咕了一聲:「有我們站在你這邊,你還怕什麼?你不玩,本小姐玩!」

「……」周揚哭笑不得,心想你是許楓小姐,他自然不會整你。可是,自己就難說了。他整自己還少嗎?

「你呢?」許楓看著楚媚兒笑道。

楚媚兒雖然不知道是什麼遊戲,但是很有興趣的說道:「大家參加,我就參加。」 當然,楚媚兒雖然說有興趣。可是也不會在這個節骨眼玩真心話大冒險遊戲,所以和許楓談笑了一會兒之後,就離開了。

京城三公子自然和也許楓寒暄了一番,言語之中十分親熱。眾人看著這個身著家丁服的少年,身邊卻全部都是圍繞著京城最傑出的年輕一輩,忍不住嘆道:「做家丁做到這種地步。也是一種境界!死而無憾了!」

和京城的一些熟人打完哈哈,許楓就和周揚一群人前往周王府。

雖然周王已經不在京城了,可周王妃卻一直坐鎮在京城。雖然周王妃是大家閨秀,可是能力卻不敢小看。在京城把王府的事情處理的井井有條。

見到許楓一眾到來,自然很是高興,少不得拉著蕭依琳噓寒問暖。反倒是把許楓丟在一旁了!

周揚對著許楓聳聳肩,隨即撇撇嘴,許楓能從他口型中看出周揚的意思:「對她比對自己自己這個兒子好。」

許楓回了一個眼神,意思是:你長這樣,你媽不願見到你也是正常!

來到周王府,許楓也沒有再回商會。住在周王府邸的許楓,用心的修鍊著,可是正如賀老說的那樣,任由許楓如何努力,都不能讓五氣融合,達到五氣朝元的地步。

「還是得想辦法啊!」許楓嘆了一口氣,五氣朝元這一關都過不去,就更別說之後的霸主級別了。

許楓努力的修鍊了一下,在毫無寸進的情況下,只能無奈的收功。

無法修鍊突破,許楓也只能找點事情做。蕭依琳被周王拉著當寶貝女兒似地寵著,這兩個女人早就忘記了自己,許楓倒是前去暗閣天樓管理了一下,順便用他們送來的材料製作大把的符篆。

「許楓!」

就在許楓走出王府,準備再去暗閣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響起來。

許楓定眼看去,見遠處站在一個俏生生的佳人。夏妃暄眼烏子清亮深邃,五官生動,從側面有一種靜雕的凝固美感,長睫毛、挺直的鼻樑,唇形很美、紅潤豐澤,圓潤的下頷,膩白如玉的一直延伸到領口下,讓人忍不住想看裡面的內容。白.皙的肌.膚吹彈得破,沒有一點暇疵,秀直的鼻樑,粉潤的嘴唇,稍尖的下巴,組成一張完美的臉蛋,但是讓這樣一雙極美的眼晴赤.裸.裸的盯著,也不知道是羞澀還是什麼原因,兩頰有著潮紅,雪白的貝齒咬著紅潤的下唇,韻味橫生,讓人看的砰然心動。

「你怎麼來了?」許楓看著這個和自己發生過幾分故事,互相把對方看的乾乾淨淨的人,嘴角含著笑意。

無疑,夏妃暄這女人還是挺漂亮的。只不過,這女人一直以來都很厭惡至極,讓自己不太敢太過接近。

「撲哧……」夏妃暄突然笑了起來,看著許楓笑道,「你和別的女人,可是沒有這麼客氣?」

許楓聳聳肩,訕訕笑道,指了指自己的腳。

夏妃暄見許楓如此,臉上的霞紅更是多了幾分。她不由想起以往鬧脾氣踩過許楓不少次。想到當年自己一直厭惡許楓,夏妃暄不由又笑了起來。

這個少年以前他一直厭惡,覺得好色猥瑣。可是,現在想想又覺得好笑,細細的點了一下許楓對她做的壞事,除去看過自己外。好像沒有別的,反倒是因為許楓的緣故。他家得到了極大的改善。偏偏當時覺得他接觸自己有目的。

「怎麼了?」見夏妃暄不說話沉默,許楓問道,儘管許楓口中說被夏妃暄看了就看了,可是面對她還是有幾分尷尬的。畢竟,夏妃暄還是一個青澀少女,當場撞破自己那樣的事情,要說一點感覺都沒有那是不可能的。

夏妃暄不比離諾,要是離諾看到,許楓心理壓力反而更小了。畢竟,這是一個熟到骨子裡面的女人!

「沒什麼!」夏妃暄自然不會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說出來。

「你是進王府,還是陪我走走?」許楓問著夏妃暄。

夏妃暄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跟在許楓身後,沒有再進府邸的意思。

許楓也不掩飾,直接帶著夏妃暄前往暗閣天樓,葉思把商會交給夏妃暄,到時候商會和暗閣遲早會有交集的。也不用瞞著她,最重要的是,許楓對夏妃暄也放心。

「這是什麼地方?」夏妃暄看著面前並不出奇的一個閣樓,疑惑的問著許楓。

許楓笑了笑,帶著夏妃暄進去。和外面不用的是,這個看似不出奇的閣樓,裡面卻森嚴無比。只不過,許楓走進來,卻每一個人都恭敬的向著他行禮。

「暗閣,現在名氣還不顯,等過些時候你就知道了。對了,以後商會有什麼麻煩的事情,可以找暗閣。」許楓對著夏妃暄笑道。

夏妃暄點了點頭,心想現在的商會有著葉思身後的勢力幫助。以瘋狂的速度擴張著。隱隱有著當年葉家商會頂峰時期的趨勢,已經用不著什麼人幫忙了。

「樓主!」許楓到了最頂層,在上面的幾個人對著許楓恭敬的說道。

許楓點了點頭,對著幾人說道:「胡偉回來了嗎?」

「副樓主還沒有回來。」其中一個玄者恭敬的說道。

許楓點了點頭,隨即指著夏妃暄說道:「這是葉家商會的夏妃暄,以後你們叫她小姐。胡偉回來告訴他一聲,就說暗閣和商會合作。具體的事情讓他和夏小姐商量。」

「是!」玄者恭敬的說道。

許楓把一件寶器遞給他:「這是需要的符篆,先滿足我們樓中玄者,要是有多,送到別的帝國去。」

「是!」

「好了!你們下去吧!」許楓對著他說道。

看著這些玄者都離開,許楓指著一處對著夏妃暄笑道:「坐吧,正好有事要和你商量。」

「許楓!這個暗閣不會是殺手組織吧?」夏妃暄其實以前也聽說過暗閣,可是暗閣名聲終究不大,只是聽過大概,卻不確定。現在看這些人的氣質,感覺和殺手確實有點像。

許楓點了點頭說道:「正是要和你商量的。過些時候,暗閣可能就會接單了,到時候要藉助商會的渠道。」

夏妃暄想了想:「嗯,可以。只不過,渠道可以借,但是隱秘性你們要做到位,畢竟這樣的黑暗組織,要是影響了商會聲譽不太好。特別是商會現在在快速擴張的時候。」

「這個沒問題。」許楓笑道,轉而對著夏妃暄哈哈笑道,「要是你有什麼商業對手什麼的。你干不過人家,可以請殺樓去殺了他們,一了百了。」

夏妃暄白了許楓一眼,帶著幾分嗔怪:「我才不會像你這樣!」

看著面前有著幾分小女人媚惑的夏妃暄,許楓笑道:「我這人善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怕你麻煩,所以才給你出這樣一個一了百了的好辦法。」

夏妃暄笑了笑,不討厭許楓之後,許楓說這話就覺得有意思。要是以往許楓說這句話,夏妃暄覺得又是一腳狠狠的踩他。

「喂!」許楓突然看著夏妃暄喊道。

「嗯?!」夏妃暄疑惑的看著許楓。

「我想問問,你有沒有男人?」許楓盯著夏妃暄說道。

「幹嘛?」夏妃暄展顏一笑道,「你又起壞心思不成?小心我告訴依琳?」

許楓搖搖頭道:「我是再想,你把我看了,我把你也看了。你要對我負責,我也要對你負責。所以……」

一句話,瞬間讓夏妃暄面紅耳赤了起來,瞪眼看著許楓,帶著幾分未成熟的嫵媚嗔道:「不準再說。」

許楓無奈的聳聳肩道:「我還有一個問題想問?」

「不準問!」夏妃暄對著許楓喝道。

「可是我憋著,會把人憋壞的。」許楓很認真的說道。

「什麼問題?」夏妃暄終究還是問了許楓。

許楓頓時鬆了一口氣,看著夏妃暄說道:「你可別生氣,我完全是好奇。想了解一下你們女人心中的想法,絕對沒有額外的意思。」

「說!」

「那個,我就是想問問,你看到我和葉思姐那個。你有沒有想過自己那個那啥那啥?」許楓很認真的問道。

「許楓!我要殺了你!」夏妃暄覺得這傢伙太流氓了,怎麼能問出這樣的話來。混蛋,他還把自己當做女人嗎?

看著夏妃暄要撲上來,許楓趕緊說道:「我真的只是好奇,絕對沒有別的意思。你別這樣激動,真的,我絕對沒別的意思。哎呀……」

許楓疼嗷的捂著自己的腳,腳已經被夏妃暄狠狠的踩了一下。疼的許楓哀叫了起來。這女人,怎麼還沒有忘記這一招。

「許楓!你再胡說,我踩死你。」夏妃暄盯著許楓,臉紅的如同紅布。

「哦!」許楓很委屈的點了點頭,「大不了我不問就是!不過?你真的沒一點感覺嗎?」

「許楓!!!」夏妃暄咬牙切齒。

許楓趕緊收回腳,生怕夏妃暄再次踩過來。

見許楓如此,夏妃暄撲哧一聲笑了起來,但是想到不適合,馬上又板著臉,起身向著外面走去。

「哼!」夏妃暄冷哼了一聲沒有搭理許楓,直接走到了門外。

走到門外之後,夏妃暄突然止住了腳步,在許楓疑惑的時候,突然一句微弱的聲音傳進來:「有一些!」

許楓目瞪口呆,風中凌亂的坐在椅子上!

……

對不起大家,昨天才一更。可是真的太忙了,家中有事推脫不了。還有就是,今天早上七點要去廣州,所以忙的很。我晚上碼字通宵,保證不會斷更。可是,每天三更,怕是不一定能保證了。兄弟們,我愛你們。你們抽我吧! 周揚等人以為許楓會來的很晚,可是讓他們錯愕的是。當他們趕到擂台的時候,許楓正站在擂台上,負手而立,整個人和擂台彷彿融合。看著還未完全升起的太陽,周揚一眾人面面相窺一眼,心想真是難得。平常有什麼事情,許楓不是一直是最後一個才到嗎?

「這傢伙轉性了!」周揚對著身邊的王路笑道,當時家丁告訴他們許楓出去之後,他們還不信。

雖然此時還是清晨,可是卻依舊不少人趕到了擂台下。許楓和安天南的決鬥,早就傳遍的京城,他們自然不會錯過。

許楓看著下面不斷積聚來的人影,想到這三天來皇宮武王沒有一點消息傳出來,他心中也忐忑。不知道皇帝到底做什麼選擇!許楓隱隱覺得,皇室也注視著這場決鬥,怕是他們的態度將會由這場決鬥決定。

而就在許楓思索著這些的時候,有著幾個人影凌空而來。許楓定眼看去,這其中有著張閣老,離閣老,更是有著幾位王爵,在京城都是重量級的人物。這些人凌空而來,落在擂台的一處,也不說話,就直直的坐在哪裡。

「閣老和眾位王爺都驚動了。」一些人驚呼道。

「畢竟安天南有著武王候選人的名頭,驚動他們也不奇怪。這可能只是其中一些了。怕是聖師武王那些大佬都躲在一旁偷偷的看。」

「很有可能!嘖嘖,也不知道誰能勝。我想應該安天南強上一籌吧。聽說,他是奧帝傳承,上古大帝傳承,奧帝在上古也是說一不二的人物,霸絕天地。」

「這個家丁你們也不容小視啊,當初的京城三公子,不都在他手中吃虧了嘛。」

「呵呵!話不能這麼說!京城三公子怎麼能和安天南比。這一輩的傑出人物,都出在軍方。」

「……」

眾人議論紛紛,許楓依舊站在哪裡,紋絲不動。直直的站了一個時辰。眾人看到這一幕,都忍不住讚歎。要是想要他們站上一個時辰一動不動,這是根本做不到的事情。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太陽已經完全懸挂在天空了,光輝照耀在許楓身上。眾人也暗自有些心急,心想安天南怎麼還沒來?難道怕了這家丁不成?

「來了來了!安公子來了!」在眾人暗自著急的時候,安天南終於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一群人馬上就興奮了起來,擁擠的人群生生的給他讓開了一條路。

可是,安天南並沒有走。直接騰空而起,直直的落到擂台上。

「你來晚了!」許楓笑著看著安天南,彷彿是對一個老友說話似地。這態度讓周揚等人錯愕,心想這傢伙什麼時候脾氣這麼好了?

安天南看著許楓滿是笑容的臉,眉頭微微皺了皺,轉頭看了一眼和周揚等人站在一起的蕭依琳,卻見蕭依琳扭過頭不看他。

「你放心!我會給你留一個全屍!」

許楓搖搖頭道:「我要是你,就不會給別人留全屍,你沒有聽說炸屍一說嗎?小心你和你弟弟做那事的時候,詐屍出現,嚇的你不舉。」

「……」

底下的人一陣沉默,周揚等人更是對許楓比起了中指。到了這個時候,許楓居然還有心思胡言亂語。

「算了,為了不下的你不舉,我還是努力的打敗你吧。」許楓嘀咕了一聲道,氣勢噴涌而出,鎮壓安天南而去,毫不留情。

「笑話!就你這點實力,也妄想對付我?」安天南感覺到許楓的氣勢,哼了一聲,他的氣勢也化作實質,直轟許楓而去,兩股氣勢交碰在一起,爆發出一聲巨響,震的整個虛空為之震動。而在這股氣勢下,許楓的氣勢被一擊而散。

「你就這點實力,也妄想和我交鋒?」安天南盯著許楓冷笑道,「不想被我罵賤丁的話,拿出你全部實力來。」

聽到這句話,許楓笑了笑。氣勢再次噴涌,化作一把巨劍。宛如實質匯聚在虛空之上,橫掃而下,把安天南的氣勢完全擋了下來。

「這才有點意思!」安天南盯著許楓,嘴角滿是冷笑之色,他氣勢一轉,化作長鞭,向著許楓的巨劍席捲而去。長鞭卷上巨劍,安天南怒喝一聲,「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