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他們正在攻打旁邊的幾個國家。

大軍一刻不停,終於在三個月後,開到了流蘇國的邊境。

剛到沒多久,他們就遭遇了一夥邪教的修士。

這伙邪教的修士也真倒霉,撞上了火神教的大軍,不到一刻鐘,二十幾個人就被全殲了。

接下來的幾天,他們每天都要經歷幾場小規模的戰爭,碰到的那些邪教修士都是一群烏合之眾,殲滅他們,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很快,大軍便順利的殺到了流蘇國的國都。

可能是得到了火神教援軍到來的消息,等大軍殺到的時候,邪教組織的修士竟然全跑了,留給大軍的,是一座名副其實的鬼城。

收復了流蘇國國都以後,大軍又在流蘇國境內轉悠了半個月。

可是,除了大軍剛到時還發現了一些零星的邪教修士,她們竟然再找不到任何邪教組織的成員了。

半個月的時間,竟然連一個敵人都沒有發現,事情也太反常了。

在大家的提議下,卡隆將所有的正式弟子召集起來開會研究對策。

「我們來流蘇國也有大半個月了,雖說收復了國都,卻根本沒找到邪教組織的主力大軍,無法給敵人毀滅性的打擊。

你們大家說說看,我們接下來要怎麼辦才好啊?」

卡隆擺出一副虛心徵求大家意見的姿態。

「邪教的那些人欺軟怕硬,我們大軍一到,他們就夾起尾巴逃跑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撒大一點,一定能找到邪教的主力大軍的。」

希斯搶先答道。

「是啊!

老在這裡耗著也不是辦法,我們還不如分兵,每個正式弟子各自帶著護衛隊行動,如果發現敵人的大軍,再傳訊給其他人一起圍剿。」

索羅也附和道。

「可是,分兵會不會太危險了啊?

這裡的邪教組織能把當地的正教修士屠殺一空,實力絕對不容小視,我不贊成分兵。」

另外一些人並不贊成分兵行動。

「行了,你們說得都有一定的道理。

綜合大家的意見,我還是決定分兵。

但是,分兵也不能分得太散,我們將大軍分成四組,分別朝四個方向搜索前進。

這樣一來,既不會貽誤戰機,又能保證自己的安全。」

作為此次行動的總指揮,卡隆一言定乾坤。

很快,大軍便分成了四支,不出幻的意料,她跟卡隆、希斯、薩多和索羅分在了一組。

看起來,肉戲就要上演了。

前面的圍剿邪教,分兵什麼的統統都是障眼法,最終的目的,便是要掩護他們的營救行動。

果然,分兵后的第二天,卡隆便將幻等人召集到了一起。

「各位君主大人,營救計劃即將開始了。」

他的第一句話便證實了幻的猜測。

「這次營救行動不容有失,為了保證行動成功,我們聖魔兩族動員了所有的力量。

在大本營,兩位大君主為了配合我們的行動,已經對蕾徹宣戰了,現在,戰爭應該正在激烈的進行。

這樣一來,蕾徹一方的神階力量便被牽制住了,我們要對付的就只有這個星球上法爾的那些個小崽子們了。

為了分散他們的注意力,早在半年前,我們便讓各地的卧底先後行動,製造混亂。

此時,正是各地鬧得最凶的時刻,現在,法爾的小崽子們是顧了頭顧不了尾,根本無暇顧及我們。

就這樣,我們仍然不敢大意。

為了不讓人生疑,我們借著平叛任務之名來到這裡,然後,再用分兵之計抽身,整個計劃絕對是天衣無縫。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計劃進行得非常順利,下面,就該我們大展拳腳了。」

卡隆越說越興奮,好像已經取得了最後的勝利一樣。

「搞了這麼多事,我們到底要營救誰啊?」

幻終於忍不住了,便出言打斷了卡隆。

「嘿嘿,你別急啊,我馬上就要說到正題了。

為了這個計劃,我們至少策劃了萬年之久。

到了今天,終於要著手實施了。

我們這次行動的第一個目標,就是這裡。」

說著,卡隆用手一點地圖。

幻往地圖上一看,卡隆所指的地方,在地圖上標記了一把大大的紅叉,正是流蘇國邊境大沙漠中的封魔禁地。

一瞬間,封魔禁地的資料便浮現在幻的腦海中。

在幻策劃逃跑路線的時候,曾經看到過封魔禁地的介紹。

簡而言之,封魔禁地就像她當年去過的血色禁地一樣,也是一方獨立的世界。

只不過,血色禁地還允許練氣期弟子進去試煉,而封魔禁地卻是一個誰也不能進入的名副其實的禁地,所以,任何一張地圖上,這個地方都標記了一把大紅叉。

「我們要營救的目標就在封魔禁地么?

我聽說,封魔禁地根本進不去啊,那要怎麼才能救人呢?」

幻好奇的問道。

「嘿嘿,這個說來話就長了。

反正時間還充裕,看在你失憶的份上,我就跟你老兄從頭說起吧。

距現在大約一億年以前。

那個時候,浩瀚的宇宙中,有一個最偉大的君王,他的名字就叫做昊天君王。

昊天君王的強大是你根本想象不到的,雖然大家都是神階存在,但只要昊天君王呼一口氣,便能將我們這些普通的神階存在直接吹死。

按說,他有這麼強的實力,早就可以飛升上界了,有很多實力比他弱得多的君王都飛升了,但不知為何,他的機緣卻一直沒有到。

當時,包括我們所處的這個星系在內,一共有數十個星系都是昊天君王的領地。

不過,到了後來,他根本不在乎這些身外之物了,他唯一的追求,便是飛升上界。

就這樣過了幾千萬年,昊天君王一直沒有等到他的機緣,為了飛升,他甚至直接闖入了混沌海。

傳說中,混沌海的對面就是上界,只要能橫穿混沌海,便能到達上界。

混沌海的可怕你是不知道,一般的神階存在,最多也就敢在混沌海百萬里範圍的內海探險。

但昊天君王卻一直闖到了混沌海的外海,不過,最後他還是失敗了。

回來以後,昊天君王將自己封閉在一處黑洞之中,並立下誓言,不想出飛升上界的辦法,他絕不出來。

到大約六千萬年前,昊天君王終於出來了,只不過,進去的時候是他一個人,出來的時候卻變成了兩個人。

而且還是兩個水火不容的生死仇人。

這兩個人就是現在我們聖魔兩族的大君主,徳沃大君主和森特大君主。

其實,他們原本就是一個人,這兩個大君主就是昊天君王的兩個分身。

雖然同是昊天君王的分身,但兩人卻互相仇視,最後,他倆終於為了神器君王劍的歸屬大打出手。

因為,只要他倆中的任何一人得到君王劍,便能實力大漲,直至飛升上界。

從此以後,平靜的修鍊生活被打亂了,兩位大君主爭奪君王劍的私鬥逐漸擴展成所有神階存在的大混戰。

那一戰,至少延續了一千萬年,死去的神階存在,數以百萬計。

兩位大君主原本就是一體,分裂后,實力也是不相伯仲,戰爭的結果,便是兩敗俱傷。

聖魔兩族的情況同樣如此,都拼得兩敗俱傷,神階存在十不存一。

最後,竟然讓原本名不見經傳的蕾徹漁翁得利了。

蕾徹的實力越來越強,在關鍵的一戰中,蕾徹同時擊敗了徳沃大君主和森特大君主,成功搶奪並封印了君王劍。」

「那蕾徹為什麼要封印君王劍,而不自己使用呢?」

這個故事太精彩了,但聽到這個關鍵時刻,幻又忍不住插話了。

「君王劍是昊天君王煉製的神器,別人要使用她就必須消除掉昊天君王的印記。

但是,昊天君王的實力那麼強,又有誰能消除他的印記呢。

所以,也只有徳沃和森特兩位大君主能夠使用君王劍。

其他人,根本連想到不要想。」

「難道,君王劍就在封魔禁地裡面?

我們要去營救的,並不是人,而是這件神器么?」

幻被自己這個突如其來的想法嚇了一大跳。 「我說,我懷孕了!我懷孕了我懷孕了我懷孕了!」顏凈雪笑嘻嘻看著他,眼中滿是歡喜和驕傲。

「真的?」一瞬間,韓佐的大腦中一片空白,臉上的表情管理失去了控制,上去像是想哭,也像是要笑。

「嗯,真的!」顏凈雪用力點頭,笑的眉飛色舞:「昨天北北陪我去醫院檢查了,我懷孕了,阿佐哥哥,再有九個月,你就要當爸爸了,你是不是很高興?」

韓佐激動的失去了語言能力。

好了好半晌,他才忽然回過神,小心翼翼的扶著顏凈雪在沙發上坐下,「快、快坐下……有沒有哪裡不舒服?鬧胃口了嗎?有沒有想吃的東西?……我、我能做什麼?」

「沒有這麼快就鬧胃口啦,」顏凈雪對他的反應很滿意,好心情的欣賞著:「鬧胃口,至少還要等一個月吧!我現在胃口很好啊,薄荷的手藝太贊了,我每天都吃好多!」

她摟著韓佐的脖子,眼睛笑成了彎彎的月牙:「阿佐哥哥,你什麼都不用做,你只要陪在我身邊就好了,我看到你就覺得好歡喜,好滿足,好幸福!」

葉星北:「……」

她牽著小樹苗兒的小手站起身:「我帶小樹出去轉轉。」

這兩貨旁若無人的秀恩愛,她兒子瞪著烏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好奇看著。

雖然她覺得小孩子多學點東西,多長點見識挺好的,但是這種談情說愛的事,還是少學點為妙。

免得早戀!

顏凈雪摟著韓佐的脖子,沖她做了一個鬼臉。

她沖顏凈雪擺擺手,帶著小樹苗兒離開客廳。

韓佐看看顏凈雪的臉,又看看她的小腹,仍舊沒從這個震驚的消息中回過神來。

他腦袋裡有很多問題要問,可正因為問題太多了,一時間,他又不知道該問哪一個。

顏凈雪摟著他的脖子嬉笑,「阿佐哥哥,你就要當爸爸了,是不是特別開心?」

韓佐點頭:「是!」

他現在的心情,絕對不是只是簡簡單單「開心」兩個字就可以形容的。

還有激動、感動、難以置信……

各種各樣的滋味交織在一起,讓他有種做夢一樣的感覺。

他和顏凈雪一直都想要一個屬於他們自己的孩子。

他和顏凈雪一樣,親緣淺薄,身邊已經沒什麼親近的親人了。

顏凈雪最親近的人除了他,就是葉星北。

他最親近的人,除了顏凈雪,就是顧君逐和餘墨、樂渝州幾個。

他和顏凈雪一樣,迫切的希望可以有一個屬於他們的骨肉。

他們的兒子或者女兒。

愛情的結晶。

自從和顏凈雪在一起之後,每次看到別人家的嬰孩,他就忍不住多看幾眼,幻想一下,他和顏凈雪以後有了孩子,該是怎樣的幸福。

如今,夢想馬上就要成真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