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辰逸在時妝界的名氣,以及跟當紅明星趙紫沫的戀情,還有今年的第三連冠對於記者們來說,無疑是最值得一提的話題。

面對記者們不斷圍著自己爭先恐後問的問題,梁辰逸則是笑的一臉的優雅從容,不見一絲身為比賽者的緊張和無措。

「謝謝大家的關心,每一次的比賽,我相信每個參賽者都對自己懷抱著百分百的信心,這樣才對得起自己長久以來的努力,也是對自己專業知識的認可。我也同樣,不是我對比賽有幾成把握,而是我必須要得到冠軍!

當然,我的同門師兄實力自然不容多疑,只是這麼多年他一直堅守在自己的影樓中,對時下的時尚,還有一些更具有流行元素的專業知識方面是我一直比較擔心的問題。希望他對這方面有所克服,也同樣預祝他在今年的比賽中能夠取得一個不錯的成績。

每一次有勇氣參加比賽的化妝師們都是最有實力的競爭對手。同樣希望大家都能取得最好的成績。」

一番話大概將記者剛剛問的問題都回答了,除了言語中對歐熙明「善意的擔憂」,其餘的回答都是中規中矩的官方。

記者們顯然對這種專門應付他們的官方話不怎麼感冒,但再問下去,似乎也得不到什麼信息,表面上和和氣氣的笑了笑,轉頭問向梁辰逸懷裡的趙紫沫。

「二位過幾天就是婚禮了吧?紫沫對梁老師有信心嗎?」

趙紫沫笑了笑,「謝謝大家的關注,我對他自然是有信心的,他從未讓我失望過。」

?ω? 「哎!可惜啊!我東靈好不容易出現一個炎鼎丹修!」

「要知道,一術紋花,炎鼎丹修有多罕有?」

「居然是個被神咒的!」

眾人對鬼大師的決定表示認同,但心中依舊對真小小惋惜不已,所以三三兩兩聚在一起,搖頭嘆氣。

「她剛才煉的那枚解毒丹給老身看看,老身還是不信,能難吃到那個程度!」

「快,快放手!綠鳶你不要想不開,看看大金蟾吧!」看到綠鳶婆婆拿起七葉鼎上那枚乳白色的丹藥,有人立即尖聲驚叫。

「要不我們開設一個賭,看誰先解開這小丫頭毒手的秘密?」

有些人,將湛湛的目光放在被鼎三老兒用靈氣保存的那一大堆地火蜥烤肉上,這個提議,立即得到了包括鼎三在內,所有人的支持。

這些靈門丹師們,除了每日為靈門修士、戰獸煉丹之外,根本沒有什麼娛樂,鑽研丹方,解決難題,便是他們最喜歡乾的事情。

於是藥材原料沒有誆到,真小小抱著一大堆鬼大師精心挑選的丹書,暈乎乎地被眾人推到了葯谷外頭。

「小丫頭,看完了再來!老夫下次會考你滴!」

「放心!我們一定為你解開毒手之迷!」

「葯庫,你是休想染指滴!」

一聲聲高喊,為真小小送行。

真小小低頭看著懷裡那些一本本比磚頭還厚的大書,簡直欲哭無淚。

人啊……為毛都辣么現實?

之前是誰,舉著葯鼎要去獅心山搶人?現在……幾本書就把自己給打發了。

「真姐姐,你真的……想要原料嗎?」

因為老藥師老葯宗們都開始熱火朝天地研究起鼎三帶來的地火蜥烤肉,沒有發現,一個身著葯袍的小丫頭,鬼鬼祟祟地跟著真小小走出葯谷山門。

「當然。」

看到流穗穗的小臉出現在自己面前,真小小勉強打起精神。

「那我可以幫你取呀!我現在是東丹藥師,在葯庫的配額……大得很哩!」

流穗穗一邊說話,一邊提起掛在脖子上的一枚玉珠在真小小眼前晃悠。

東丹配玉,獸靈配牙。

都是身份象徵!

對呀!

自己不行,不是還有穗穗嗎?

聽流穗穗如此仗義的宣言,真小小雙頰,兀地生出一片激動的粉霞。

「穗穗你這回,可一定要幫我呀呀呀!沒有原材,姐姐這次得掛!」撲上前去,一把抱住穗穗的胳膊,像是抱緊自己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沒問題,你要什麼,寫就是了,等我準備好,差人送到獅心山去!」

好不容易有能幫忙的地方,流穗穗將胸口砸得砰砰響。

親人!

乃就是我在靈門的親人!

眼眶濕潤,真小小提筆如飛,迅速在紙上寫出數百種草藥名字,將自己手裡急缺的二十多種原料,混雜其中。

兩小姐妹又好一陣寒暄,將雙方在進入靈門的種種相互告知,約定了再見的日子,便依依不捨地揮手道別。

真小小抱著沉重的藥典下山,心滿意足。

流穗穗捏著真小小的丹方,一臉仗義。雖然姐姐要的材料量很大,但憑自己在葯谷的地位,一定能給她通通備齊! ?次修鍊逍遙和黛菲娜在一起,夫妻兩人制定了完整的|表,正好他們都屬於巨龍,魔力鬥氣修鍊都可以一起進行。

除了魔力鬥氣的修鍊,其他時間逍遙仍舊都用在了武技的完善上。一直以來,逍遙都偏愛武技的使用,除了一些特殊的場景需要用到道法外,在各種戰鬥中他幾乎用的都是這個世界的武技。而逍遙把魔法完全當成了輔助手段,很少用於戰鬥之中。

雖然逍遙不常用魔法,但並不代表逍遙不知道魔法的重要。實際上逍遙從奧里亞開始,就在不斷的尋求真正的魔武技,把魔法和武技真正的結合在一起。這是一個修鍊的方向,而逍遙相信這個方向一定就是魔武雙修的真正途徑!

雖然也曾經了聽說過有些人曾經把魔武結合成功過,但是這樣的修鍊心得可不是容易得到的!就憑逍遙的能力,他曾親自嘗試著把魔武結合,結果卻是非常凄慘的,他修鍊穿的衣服基本都成碎片了,身上自然也少不了大大小小的傷口!

逍遙修鍊的是光明魔法和光明鬥氣,後來又修鍊出來了光明真元。雖然聽上去都是光明系的,但並不代表這些能量就可以融合在一起。只因為這些能量不能共存,因此才會有魔武障蔽的存在。

逍遙能魔武雙修,甚至魔武仙三修,那是因為他把三種能量分別存在在不同的『容器』中。魔力佔據他地龍晶,鬥氣在身體內,而真元則存在於丹田處。

而且,逍遙修鍊三種能量時,各個能量所行走的經脈路線也是不同的。這樣一來就使得逍遙身體內就形成了三種能量各自為政,誰都不干擾誰,自己擁有自己的一方小天地的情況!

如果想把魔武結合起來,其實也就是在釋放武技的時候把魔力也融合到鬥氣之中。

而他們融合的地點一般都是修鍊者的武器之上,然後在絕招發出去之後,兩種能量在接觸到敵人碰撞的時候發生爆炸,產生強大的破壞力!

只是,這方法說著簡單,但如果想真正做起來就難上加難了!首先,需要修鍊者能夠把魔力鬥氣同時融合在武器上,這一點到不是很困難,只要『精』神力高一些地魔武雙修者都可以做到。但是想讓這樣地絕招發出去,而不在招勢運行的途中就發生爆炸可就不容易了!

而且。這個過程中還需要武器地品質能足夠承受得了兩種能量地融合。如果武器地品質不夠好。那很有可能魔力和鬥氣輸送到武器中地時候。就直接爆炸損毀手中地武器了!

而現在逍遙所研究地武技方向就是如何把魔武結合在一起。如果他真地做到了。那麼他就完全可以憑藉自己堪堪玄級地修為。在萬年域中圍獨立闖『盪』了!

不過。對於武技來說。學習地過程始終都是最容易地。招勢地理論以及實踐知識都形成。只要按照套路來學就可以了。但對於本來不會。需要自己來創造地東西那就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能夠做到地了!

對於修鍊以及武技地研究地。實際上是一個非常無聊地過程!以前逍遙都是自己孤單一個人進行地。現在還好了。有黛菲娜這個龍族嬌羞地美『女』陪伴著。逍遙地心境就要比從前修鍊之時好上很多。修鍊閑暇之時。逍遙還可以逗『弄』自己地心愛之人。對於這樣地『性』福生活。他還是非常喜歡地。

「逍遙。你想好了嗎?我以前倒是聽爺爺說過魔武技地事。不過他也僅僅是聽說這樣地事情存在。並不知道如何才能真地把魔武能量結合起來!」經過這麼多年地夫妻生活。此時地黛菲娜在沒有外人地情況下。和逍遙還是比較親近地。

「正在想!『挺』難地!想把魔力鬥氣結合到武器中。倒是不難。而且我煉製地武器也足夠堅固。不會出現碎裂地情況!不過。想不讓它們接觸或者是讓他們融合卻不太可能!」逍遙一副愁眉苦臉地樣子。向是在對黛菲娜說著。實際上他此時正在自言自語呢!

「這TMM的就不可能嗎!雖然都是光明系的,但鬥氣和魔力一旦相遇必然就會有劇烈的反映,如果兩種能量足夠多的話也必然會爆炸啊!誰制定的這麼變態的規則!」逍遙越想夜難,越難越想不通,最後就差歇斯底里的大吵大鬧了!

黛菲娜見到逍遙如此,心裡也很是不好受:「逍遙,要是想不出來咱就不想了,沒有那種魔武技我們不是一樣生活的很好?再說了,實在不行我們就回奧里亞去,那是我們的家啊。憑你神域的修為,到了那裡不就是真正神一樣的存在?!」

「那是不行的!以前我也考慮過,但是如果真的象你說的那樣,不行就跑回奧里亞去,那麼我今後的修為也很難在有所提升了!」

不用逍遙說,黛菲娜也知道這是為什麼。如果逍遙在遇到困難就選擇逃避的話,要是暫避還可以,如果是長久逃避那麼就會在心靈上產生缺陷,而且是最嚴重的缺陷,完全可以讓修鍊者的修為從此止步不前。

對於象逍遙這樣,只要不遇到意外都能永生的人,修為不能增長那會是多麼遺憾的事情啊!那樣豈不是再也沒什麼追求了?!

「那麼,既然魔力和鬥氣不能在一起,你想想能不能發絕招的時候讓它們分開呀?」黛菲娜見實在勸不了逍遙,就想幫助他一起想辦法。

「分開?分開就沒有效果了啊!魔武技要的就是魔力和鬥氣相遇而產生的破壞力,如果……」逍遙突然的就停了下來,眼中都冒出『精』光來了!

很快的,逍遙就進入了如同入定一樣地狀態,就站在那裡動也不動,連臉上的表情彷彿都凝固住了!黛菲娜見到逍遙如此模樣,也沒一絲驚奇之意,因為以前逍遙就經常出現這種狀態。

現在見到逍遙又這樣了,她反而異常高興了起來!這不就是說逍遙研究魔武技的問題有了突破口了?!這是多麼令人驚喜的大事件啊!

即使以黛菲娜這樣的靦腆『性』格也是非常想接觸魔武技的,那樣自己的實力又會有所提升,特別是將來自己再突破神域障蔽,就可以真正的幫助逍遙了,而不是象現在這樣,總是做逍遙的包袱!

小半天的時間就在兩人這樣站立中過去了,黛菲娜沒有一點兒厭煩地感覺,就那麼站著,盯著自己地愛人看著,希望在逍遙有所動作的時候,她能第一時間發現。

突然,在黛菲娜的注視下,逍遙一把就抱住了這龍族美『女』那豐滿的身子,然後在她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后。

「真是我地寶貝啊,如果我真的研究出了魔武技,那麼寶貝黛菲娜就是第一功臣!」逍遙高興地抱著黛菲娜轉著圈,那興奮的樣子就象小魔『女』娜娜得

喜歡的玩具一般,非常象小孩子!

逍遙的興奮勁消除了黛菲娜不少的害羞感,她僅僅臉紅了紅,嬌羞的嗔道:「你看看你,又這樣子,多半是和娜娜學地,象孩子似的!」

逍遙則是興奮勁兒還沒過去,依舊抱著黛菲娜,兩人幸福地依偎在一起。不管剛剛的思路是否正確,此時地逍遙已經非常滿足。現在的逍遙心裡覺得,人生如果沒有這些可愛地『女』孩子相陪,絕對會毫無樂趣!

「好了,你也不用為我擔心,我這就去做事了,你要好好修鍊啊!」逍遙送給這個靦腆而又好強的美『女』龍一個鼓勵的眼神。

「恩,」黛菲娜只是柔柔的應了一聲,然後就轉頭去修鍊了。不過從她那堅定的背影看,這『女』孩子答的雖然溫柔,但骨子裡那種高傲絕對會使她非常努力的修鍊的!

黛菲娜在遇到逍遙之前,絕對是龍族最傑出的年輕巨龍。短短的歲月就修為有成,就連奧里亞的龍皇都對她另眼相看。她的『性』格雖然內向,可並不代表她就沒有虛榮心,別的青年巨龍羨慕的看向她的眼神,她表面上雖體現的很坦然,實際上心裡卻始終都美滋滋的!

而黛菲娜在遇到逍遙之後,她的驕傲、她的自信就不斷的受到打擊。就不說逍遙了,就算在家裡的娜娜和達西尼亞兩人,本身資質就很好,又都得到了元素之心,這就不是她能比的!

而且他們都是單一的修鍊魔法或武技,而黛菲娜作為巨龍,她需要魔武雙修的!這樣一來修鍊的速度上一定就比不了這兩個姐妹了!

不過,這些外因並沒打倒這個堅強的『女』孩子的信心,她依舊是家裡修鍊最勤奮的人,連做姐姐的桑迪在修鍊方面都不如她勤奮。這就使得黛菲娜的修為始終都不比娜娜和達西尼亞兩『女』低。逍遙經常鼓勵家人的一個詞,黛菲娜最喜歡了:『勤能補拙』!

逍遙在和黛菲娜告別之後,就回到了這個光明區域的結界處,他需要在這裡把自己的想法付諸實踐。

其實逍遙的想法說起來也很簡單,經過黛菲娜的提醒,他就想到:既然魔力鬥氣不能融合,那乾脆就把他們分開,釋放出去后,在攻擊到目標的時候再行碰撞。

這樣的話,不但可以解決兩種能量不能融合的問題,還可以避免對武器的損傷。

逍遙的做法就是把鬥氣形成兩道鬥氣斬,第一道比較薄弱,用處僅僅是在它攻擊到目標時,形成一個微小的衝擊『波』,使得後面的鬥氣斬略微減速。

而第二道鬥氣斬則是一個半月狀,斧刃形,中空的形狀。這個鬥氣斬逍遙釋放的就完全是他玄級水平了,再加上他多年來領略的武技,釋放出來的威力已經很是驚人了!

而在第二道鬥氣斬的中空區域,逍遙準備用魔力也同樣製造一個魔力斬,於前面的鬥氣斬有些許的距離。

這樣,逍遙的想法,一個魔武技技能,就變成了三道鬥氣魔力斬。當第一道最小的鬥氣斬攻擊到敵人時,瞬間形成地衝擊『波』會略微的阻礙第二道鬥氣斬的前進速度,而第三道魔力斬就利用這略微的阻礙追擊上第二道鬥氣斬,從而形成魔武碰撞,產生巨大的破壞力!

想法似乎可行,但是即使是逍遙也清楚,想要實現自己心中理想的效果,就要經過無數次的試驗,然後找出最佳的攻擊方式,再最後形成自己的魔武技!

到了結界處之後,逍遙就開始了自己地獄般的試練過程。研究魔武技本來就很危險,何況現在逍遙要形成三道魔武斬,危險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逍遙乾脆就不穿好地魔法裝備了,連聖皇劍都不用,就隨便找一個品質還可以地光明魔法劍。接下來,逍遙所在的位置就不斷的傳出轟鳴之聲,逍遙也反覆的被自己釋放的失敗地魔武技所炸傷。

好在他前一段時間剛剛進化成銀龍,否則是否能承受的住這樣地摧殘都是未知數了!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一點兒都不假,逍遙就是憑藉那不要命的試驗,硬是被他找到了一種比較合理的魔武技來!釋放起來已經基本上能夠達到逍遙事前的期望。

逍遙接連的在試練結界上釋放了幾個魔武技后,感覺較滿意的笑了起來!

「真不容易啊!好像快200年了吧!這些年來受到地傷害都快趕上我之前所有受過傷害總和的幾十倍了!」逍遙異常感慨地說道。

「恭喜你啊逍遙,真是太好了,你竟然真的研究出魔武技了!好強大地威力啊!」每天修鍊完都會來看逍遙的黛菲娜,在見到逍遙地魔武技的威力后,簡直比逍遙興奮好幾倍的樣子,拿出了她從沒有過的雀躍姿態,向逍遙道賀!

「呵呵呵呵,是有點成就了,不過我可是說過的,這裡可有寶貝黛菲娜很大的功勞的!現在基本上已經成型了,細微處可以以後慢慢的改進。」逍遙看到黛菲娜那崇拜的神『色』,也很自豪的說道。

「那就應該為這魔武技起個響亮的名字了,這一定會成為今後魔武修鍊者的一個傳奇!逍遙,你會把這個傳出去嗎?」黛菲娜又拿出她少有的八卦『性』子來,應該是還沒從興奮中恢復過來!

「不會,我只會傳給我的親人,傳的人越多,以後對我們自己的威脅也就越大!我逍遙龍可不想做什麼偉人,我只想和家人幸福的生活!」逍遙仔細想了一下后:「恩,名字嗎……,就用我的本體來命名,叫銀龍魔武斬好了!名字只是個代號,隨便點『挺』好!」

逍遙最後加的那句實際上是怕被黛菲娜笑話自己不會取名。他為孩子起名的時候可是經常被笑話的!就是現在白金龍家族,逍遙的父輩們還經常提起他為風兒十『侍』『女』起的名字,都說他就是怕麻煩在那裡糊『弄』,還說可惜了風兒她們如『花』似『玉』的人兒了,被冠上了這麼隨便的名字!

「『挺』好聽的啊,銀龍誒!在以前那可是傳說中的存在呀。」黛菲娜才不會去笑話逍遙呢,只要逍遙取的名字,她都會說好。這麼多年來,她始終都以逍遙為驕傲,他做的一切事情,在她眼中都是那麼的完美,使她始終都處於『迷』離的狀態!

「逍遙,你說我能學會你的這個銀龍魔武斬嗎?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學!」

逍遙有些驚異的看著黛菲娜。

今天的黛菲娜可是很反常的,應該是被逍遙的魔武技刺『激』的。在以前,黛菲娜是絕對不會向逍遙提什麼要求的!她想做的事情,或者想要的東西,一般都是姐姐桑迪代傳給逍遙的!

「應該沒問題,雖然這個對『精』神力和力量的細微『操』作要求比較高,但你畢竟從奧里亞開始,就跟隨小魔『女』娜

玩耍我為你們做的那些玩具了,那些個正好就是鍛煉!一會兒我就把所有的心得都告訴你,而且我還要把這些都紀錄下來,以後好傳給家族其他人!」逍遙爽快的答應了從不提要求的黛菲娜的請求。

「對了,你這些年修鍊的怎麼樣了?有成果嗎?」逍遙看著滿是『激』動的黛菲娜,然後問道。

「非常的!這裡真是一個好地方,我感覺要比你那光明域好多了。我地修為始終都穩步的在增長,而且『精』神力方面也有很大的進步!」

「呵呵,並不是那光明域不好,而是不適合你現在的修為!估計你達到玄級神域頂峰的時候,再到那光明域中修鍊就會感覺到那裡的好了!」逍遙為黛菲娜解釋道。

「哦!」黛菲娜慢慢的沉靜了下來,已經不復剛才那興奮的模樣。

逍遙心裡高興,始終都在笑著。然後就仔細的為自己心愛的『女』人講解起了銀龍魔武斬,並把自己如何想地,如何運用地,已經很多修鍊時候的心得都教給了她。

這些東西,他自然要竭盡全力的教授給自己的『女』人了。都講授好之後,逍遙就帶著黛菲娜到了結界處,讓她在這裡修鍊這白龍魔武斬。並且逍遙還在旁邊不斷的為黛菲娜指正不對之處,一直到黛菲娜有些心得之後,逍遙才讓她繼續修鍊,而他本人卻去了另一邊!

實際上,在白龍魔武斬研究出來后,逍遙心裡就有了另一個想法。而和黛菲娜相處這麼長時間,僅僅是為了休息,還想陪陪自己地『女』人而已。

逍遙想到,盡然魔力和鬥氣可以形成魔武斬,那他體內的真元呢?是否可以和鬥氣、魔力一起,形成一個超級地魔武斬呢?!

這可是一個尖端問題,逍遙僅僅是分別嘗試,利用魔力加真元,鬥氣加真元,形成如同魔武斬一樣的攻擊。效果還是可以的,只是還比不上魔武斬的威力。

不過,逍遙既然有了把三種能量同時運用形成一個超強魔武技的目標,那就很快又專心致志的研究了起來!這一研究,逍遙才體會到,自己之前地想法是多麼的幼稚,還以為魔武斬研究了出來,魔武仙三斬就很容易釋放出來了!

單單是試驗,就把逍遙累得夠嗆!要不是在這萬年域內,估計逍遙連繼續嘗試地勇氣沒有了!魔武斬就已經對『精』神力的要求夠高了,而現在雖然只加了一個真元,但消耗『精』神力地量卻是魔武斬的好幾倍!

而且,這真元加入之後,形成地超級魔武技確實要比單單的魔武斬強上很多很多。只是,逍遙現在還沒有完全的體會超級魔武斬,這樣一來,失敗的時候對逍遙的傷害就要大了許多!即使以逍遙的心神修為,在這樣強大的反覆的傷害中,也不免變的『精』神萎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