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璟墨這才走到姜雲卿身邊,垂眼滿是貪婪的看著姜雲卿的眉眼。

不過是兩日沒見而已,君璟墨便已經覺得好像是過了很久。

這兩日忙著朝中的事情,他卻心中依舊記掛著姜雲卿,若非時機不對,而姜雲卿的身子也不允許,他是真想立刻將姜雲卿接進宮中,能夠時時刻刻的看著。

君璟墨見姜雲卿伸手,他連忙拉著姜雲卿的手坐在她身側,也不忍她著急擔心,便繼續說道:

「那一日他們落水之後,海中漲潮將他們衝散。」

「徽羽只記得她最後將小舅推到了一片浮木之上就暈死了過去,醒來的時候就被一群過路的人奴販子撿到,直接被充作了人奴運進了人奴場。」

「徽羽雖然斷了腿,可是容貌還在,以她的姿色能賣的上一個好價錢。」

「那些人想要將她賣去娼/館,徽羽拚死反抗時殺了兩人,更划傷了自己的臉,那些人被她激怒了之後就直接將人送進了獸斗場,最後被我們的人尋著。」

姜雲卿聽到君璟墨的話,雖然只有了了幾句,卻也足以讓她知道徽羽所經歷的磨難。

(本章完) 周圍弟子都在低頭參悟,唯有頭頂玉台之上,聖者們早已停止參悟,發覺異常。

每隔十年,聖者們也會跟隨新弟子一同參悟,但極少有效果,所以他們大多只是嘗試一下即可,大多數時間都是在觀察弟子表現。而此時,李小黑身上的異常讓諸位聖者驚訝。

熔火聖者道:「這是怎麼回事?神光竟然不再籠罩李小黑?是他參悟完了?那也不應該啊!」

善水聖者低聲道:「不會是李小黑做出什麼激怒戰神的事情吧!」

熔火聖者瞪大了了眼珠子:「你說別人,我肯定不信,但是你說李小黑,我感覺這混小子有可能!」

陰書聖者卻說:「絕對不會,這小子精明的很,必然不會在這種事情上犯錯誤,我們再等等看看!」

發覺神光消失,李小黑睜開眼睛,盯著通天戰神像,他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他現在也以為自己惹怒了通天戰神。

不過下一刻發生的事,讓所有人都傻眼了。

一道巨大神光從天而降,直落在通天書院塔頂,然後籠罩在通天戰神像上,原本聳立不動的通天戰神像突然發齣劇震動,表面的岩石全部崩碎,露出裡面純金色的通天戰神像本體。

諸位聖者無不驚訝,這種事,還是第一次發生。

而此時,還在參悟之中的仙人們卻齊齊跪地,口中高呼:「恭迎通天戰神降臨!」

竟然是戰神降臨了!

下方所有人,整個通天書院所有人,全部跪地拜倒,口中高呼恭迎。

而此時,唯有李小黑站在那裡。

這便是通天戰神降臨了。

那巨大戰神像低下頭,俯視眾人,開口說道:「平身!」

這一聲不止是語言,更有神奇律令,眾人竟然不由自主站起。

隨後,那通天戰神像眼中發射出奇異神光,直接命中李小黑,李小黑瞬間出現在通天戰神像眼前。

從開始,李小黑就在思索,要如何與這個通天戰神交流,不過現在他反而不太確定了。畢竟是神,巨大威力之下,哪怕是自己再如何洒脫,心中難免緊張。於是在緊張之中,他開口說了一句:「你好,吃過飯了么?」

那通天戰神像哈哈大笑起來:「有趣有趣!著實有趣!我這神像留在人界如此長久,卻極少見到敢與我爭執到這份上的人,你是不第一個,卻是對我最有幫助的一個。」

李小黑一愣,對他有幫助?

通天戰神像繼續說道:「我對陰陽五行的理解有誤,讓我在修行上走了不少彎路。若是我能早點遇到你,也許我能早百年成神了。」

李小黑髮覺這通天戰神還是很好說話的,於是他笑問道:「現在晚了么?」

通天戰神道:「不晚,不晚,任何時候都不晚。」

說道這裡,通天戰神像道:「你助我走上正途,我必然要有回報,你想要什麼,你告訴我。」

李小黑想了想,道:「我想成神。」

通天戰神完全沒想到李小黑竟然會想要這個,他微微一愣,隨即說道:「修行一途,最忌諱揠苗助長,若是我強行提升你修為,而沒有你自身參悟,不但我給你提升的修為你無法保留,甚至一身的修為都可能會全部廢掉。」

李小黑卻笑道:「我說我想成神,卻沒說要讓你直接把我變成神。」

通天戰神像也笑了,道:「我知你野心,也知你渾天之名與志向。千年前你就在我神像之下,立下成神志願,如今你再次重生歸來,卻也沒有改變不是么。」

到這裡,李小黑才完全笑了出來:「真是什麼都瞞不住你啊,老朋友。」

渾天教主和通天戰神之間曾經結下友誼,當年還他還不是渾天教主,每天都在這裡與通天戰神像論道。有時爭論到極致,通天戰神甚至會降臨論道。

當年,通天戰神神跡頻現,也是被不少通天書院的老人們津津樂道的事情,不過至於背後的原因,卻沒有幾個人知道。

後來,他離開通天書院,創立渾天教,也都告訴過通天戰神。一直以來,雙方都保持著不錯的關係。

李小黑笑道:「原來我的重生在你眼中根本不是秘密么。」

通天戰神道:「我本不知道是你重生,只是剛剛我的神像與你論道知識隱隱感覺似曾相識,不過我親臨之後,能夠夠感應到你靈魂,這才發覺,原來是老朋友了。」

李小****:「既然是老朋友,那我的問題,應該都能得到答案吧。」

通天戰神道:「請講。」

李小****:「成神之後,所有的神都去了哪裡?」

當年,李小黑從未問過這個問題,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與通天戰神接觸那麼長時間,但是他一次都沒問過這個問題。

通天戰神道:「其實,你應該知道答案。」

李小黑臉上一喜:「你是說,第二層?」

通天戰神卻說:「此事,你本應不知,我也本應不能說。二層存在應該是秘密,不能被一層眾生所知。但不知是何原因,你竟然打破禁制,得知了二層所在,所以這些秘密,對你來說,也就不是秘密了。」

李小黑再問:「眾神在第二層做什麼?」

此時通天戰神卻搖頭道:「這便是秘密了,不過我卻可以說,不外乎修行而已。」

李小黑瞪大眼睛,道:「成神也要修行?對了!難道你們要去第三層么?」

通天戰神驚訝道:「原來,你竟然知道第三層?」

李小黑點點頭,道:「巨龜背上共有三層,每一層都比下層小,最頂層無比神秘,與星辰連接。」

通天戰神點點頭,道:「你說的不錯,進入二層眾神,無比拚命修行,為的正是進入第三層。至於進入三層之後又會發生什麼,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事情了。」

總算是滿足了自己的好奇心,李小黑感覺心滿意足。而通天戰神反而充滿疑問:「當初你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曾經在二層上見到你的神火即將點燃發光,卻突然熄滅,後來我才知道你竟然隕落。以你天賦實力,即便不敵,至少在人界不贏有人能困得住你吧。」

李小黑無奈笑道:「我的性格,你應該明白的,說白了,就是太單純了點。」

李小黑便將當初發生的事情講述了一遍。通天戰神聽了,感慨道:「原來如此,我本以為能夠很快見到你,與你一同論道修行,卻沒想到你竟然遭此劫難。不過你竟然能夠重生,卻也是奇聞了。」

李小黑說道:「我感覺也是奇聞,如果有一般轉生之術,最多不能超過七天,而我竟然重生在千年之後,真心讓我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說,冥冥之中,自有天道了。」

通天戰神哈哈大笑,道:「好一個冥冥之中自有天道,剛才我的神像與你論道,我便感受到你的道法自然,而現在我,我更能夠感受到你全身幾乎都在天道籠罩之下只是還未能融合。這一次重生,你能夠取得的成就,恐怕已經遠遠不是當年那個通天教主能夠趕上的了。」

李小黑得意一笑,道:「這話我愛聽,不過我也不需要什麼太多成就,滅了當初圍攻的那些門派也就行了。」

通天戰神笑道:「三大神門,五大仙門,你的志向可是真不小。不過似乎很有趣的樣子,那三大神門的成神老祖我也在神界遇到過,無比驕傲,如果能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似乎也很有趣的樣子。」

說著,通天戰神像的眼中閃爍絢爛光芒,隨後,一枚金色光球凝結在眼前,然後飄飛到李小黑面前。

「這是啥?」李小黑問道。

「我將神像的意識複製了一份,融合了我的神力在其中,有了它,你可以隨時與我的論道。雖然並非是我本體,卻也容納了我成神之前所有對修行的理解,希望這東西能夠助你一臂之力!」

這東西簡直太有用了!甚至比直接提升修為還要有用!

藉助外力直接提升修為,雖然短時間內提升迅速,但是要將那部分修為完全融合,卻需要費一些功夫。一旦倉促對戰,雖然修為看似提升,卻未必能夠完全聽從使喚。

而通過論道來自己提升修為,事情就會遠遠不同。提升的每一絲修為都是完全屬於自己掌控,在任何時候都會發出出最完美的實力來!

李小黑接過那金球,拱手道:「這正是我所需要的,簡直如雪中送炭一般。」

通天戰神卻笑道:「你也不必謙遜,以你的才華,就算沒有這些,成神也並非難事,我這不是雪中送炭,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只是我幫了你,未來你登入神界之後,就要輪到你幫我了!」

李小****:「義不容辭!」

光影閃爍,李小黑重新落地,原本金色的光輝也同時消失,覆蓋在通天戰神像上的岩石青苔竟然又重新出現,通天戰神像重新變成了最開始的一手張開在前,一手握拳在後的姿勢。

嗡!

神光重新浮現,眾位弟子卻面面相覷,不過更多的,卻都一直在盯著李小黑。

剛剛李小黑和通天戰神之間發生的對話雖然很多,但是在外人看來,兩人僅僅只是對視了片刻而已,無人聽到他們說什麼。他們看到李小黑突然升空,出現在通天戰神像面前,隨後就突然落地,然後一切就恢復正常了。

剛剛發生的一切變故都必然和李小黑有關,一直到現在,李小黑身上都依然沒有任何神光。一些敏銳的弟子立刻重新開始參悟神光,有了第一個,其他弟子也反應過來,趕快開始參悟。轉眼之間,周圍竟然只剩下李小黑和那白魔女弟子還站在那裡。

李小黑是站在那裡,是因為身上沒有神光,他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參悟。而那個魔族女弟子站在那裡,則是因為她正看著李小黑髮呆,眼神之中似乎帶有迷茫。

李小黑被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可以很自大的承認,自己的這副皮相很符合人族的審美,不少女孩子都喜歡之中細皮嫩肉的樣子。可自己的樣子在魔族看來那就是個軟蛋的象徵,不會有任何一個魔族喜歡自己這個類型的人。所以,李小黑絕對不會自戀到以為那個白魔喜歡自己。

既然不是喜歡,那隻能說明,她饞了!

此時,那個魔族聖者導師吼道:「卡蓮!你不抓緊時間參悟,發什麼呆!」

那個名為卡蓮的白魔立刻醒悟,原地坐下開始參悟神光。

豪門長媳太惹火 魔族名字與人族不太一樣,據說只是將魔族語言的發音直接以人族的文字寫出來而已。

一些魔族輕笑道:「不會是喜歡上那個人族小孩了吧?」

「不好說,畢竟是白魔,說不定就喜歡那種弱雞!」

「不要放屁!就算是白魔也不能讓給人類這種弱小的生命。」

「哈哈哈,那個可憐的孩子剛剛說不定是激怒了通天戰神吧?」

「或者他乾脆只是一個蠢貨,根本不會與通天戰神像進行交流。」

「總之,他肯定是個笨蛋!哈哈哈!」

魔族弟子們使用的是魔族語言,一般人族根本聽不懂,也很難學會,因為發音的規則就完全不同。

但李小黑會。

當初渾天教主曾經跟隨那個魔族朋友學習了整整兩年,甚至還在魔族的村落生活了一個月的時間,根據一些魔族人對他的評價,如果刨去那些人類嘴巴根本發不出的語音之外,渾天教主的發音堪稱完美。

看著那群人這樣說自己,就算是脾氣好的李小黑也不能忍,他開口,以正統的魔族語說道:「我一直以為魔族都是以一群驍勇善戰的的無畏戰士。卻沒想到,竟然也有你們這種以自己語言說別人壞話的慫包啊。」

慫包。

這個詞是單純翻譯成人類語言的辭彙,而在魔族語言,這個詞帶有極大的侮辱性。魔族以勇敢為榮,而慫包這個詞則是勇敢的極端反義詞。

聽到李小黑的魔族語竟然如此標準,那個魔族聖者導師反倒是一愣,隨即呵呵一笑,不以為意。魔族欣賞勇敢者,欣賞勇於向他們挑釁的人。

魔族聖者不以為意,但是那些弟子可忍不了。魔族本就崇尚暴力,性情暴躁,聽到李小黑這麼說,一些弟子就要起身。但那魔族聖者卻施展強大力量,將他們全部壓下。然後笑著說道:「現在不是時候,在通天戰神面前,我們要保持謙卑。但是我的弟子們,你們記住,以後能動手的,絕對不要廢話,否則,你們就會被一個人類看扁的!」

魔族弟子們轟然應下,看向李小黑的眼神幾乎都噴出火來。李小黑如同沒看到一樣,全然無覺。(未完待續。) 卡蓮一直都在盯著李小黑,臉上的表情不斷變化,卻不知道在想什麼,當李小黑看向她,她就會立刻將頭轉向一邊。

李小黑微微一笑,他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雖然沒有了神光籠罩,李小黑卻擁有比神光更強的東西。他也沒離開,而是原地坐下,繼續開始與體內的那團神光進行溝通交流。伴隨著不斷溝通,修為竟然也在突飛猛進。

此時天空玉台之上,諸位聖人都莫名其妙。剛剛發生的事情讓人難以理解,通天戰神降臨必然與李小黑有關。可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沒人知道,究竟是李小黑惹怒通天戰神,還是通天戰神喜歡李小黑所以才降臨的?神的事情,沒有幾個人知道。

倒是陰書聖者,看向李小黑的眼神,若有所思。

神光閃爍,到達正午最強。而李小黑身身邊卻依然沒有任何神光。熔火聖者一直都在盯著李小黑,他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李小黑雖然沒有神光籠罩,但是他似乎依然在與神光進行溝通,而伴隨著溝通,他的修為也在不斷提升。

如果說通天戰神真的因為憤怒而不想賜予李小黑神光,那麼此時李小黑無論做到么都是無用功。

可現在李小黑修為增進驚人,卻沒有神光,也就意味著,通天戰神賜予了李小黑比神光更強的東西!

他雖然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可是他已經可以肯定,這必然是在神光之上!

想到這裡,熔火聖者咧嘴笑了。他就知道,這個李小黑聰明的很,絕對不會有任何麻煩的!

時間過去正午,一些弟子開始陸陸續續醒來。他們有些收穫頗豐,沾沾自喜,而有些提升不大,懊惱不已。還有一些完全沒有能夠成功,神情沮喪。

李小黑一直都保持著溝通狀態,精神力消耗嚴重,此時正在休息。此時冰凝來到身邊,低聲問道:「剛剛是怎麼回事?」

李小黑笑道:「我和通天戰神是老朋友了,見面聊聊天,敘敘舊!」

冰凝噗嗤一笑,她不信李小黑這說法,不過看上去應該沒事,她這才說道:「其實之前我就想和你說,你不要再去招惹宗天門的人了,畢竟五大仙門,他們弟子數量超過了兩百人,那個蘇淺和傲斐在他們之中只是中游而已。通天書院雖然規矩眾多,卻也有一些漏洞可鑽,你畢竟還要修鍊,不能時刻提防他們,萬一他們暗中動手,會影響你的修鍊進度。」

李小黑卻笑道:「沒事,反正惹也惹了,看上去五大仙門也不是鐵板一塊,應該沒事。」

而此時,李小黑身後影子之中,鬼靈兒卻突然冒出來,一把抱住李小黑的胳膊,笑道:「實在不行就想點辦法,把他們都殺了,省得麻煩。」

看到鬼靈兒貴李小黑如此親昵的樣子,冰凝眉頭微微一皺,卻並未說什麼,因為他知道李小黑和鬼靈兒之間似乎一直都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她點點頭,便離開了,目送冰凝離開。李小黑對鬼靈兒說:「那是你想多了,在這通天書院里,你還是稍微老實一點的好,你跟著陰書聖者應該能學到不少東西吧?」

鬼靈兒抬頭看了一眼,陰書聖者也正好低頭看向這裡,鬼靈兒一撇嘴,說:「這老傢伙哪都好,就是為人太陰鬱,不夠開朗,臉上偶爾帶點笑容也都是陰笑,跟著他不爽,不如我乾脆跑來跟著熔火聖者吧。」

李小****:「別鬧,你跟著陰書聖者對你好處極大,那陰書聖者雖然看上去為人陰鬱,不過對弟子絕對是一等一的好。」

鬼靈兒放開李小黑,一臉不耐煩:「我知道我知道,別說了別說了!」然後,她有皺眉,說道:「上次我說去找你,你讓我三天去,我沒去,你就不好奇我為什麼沒去?」

李小黑一拍腦門:「我忘了!」

鬼靈兒雙手一把抓過李小黑的衣領,用力的搖晃起來:「你這個臭小子!我可是九死一生,險些出了人命,結果你給忘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