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衛鶴們只能在旁干著急的看著他們的聖使大人,這些侍衛就怕玄君一生氣走了怎麼辦?!到時候神曉瑜想找玄君都不好找了。

「借一步說話!請~」玄君就讓神曉瑜傲慢個夠,很是配合的沖著神曉瑜做了一個伏低的邀請姿勢。讓神曉瑜可以在侍衛面前、也在自己的心裡臭屁一下,好滿足他那點可憐的虛榮心。

「哼~進來吧!」神曉瑜施捨的帶著玄君進了書房。

那些還留在院子中的侍衛鶴們就苦逼的嘆氣,這裡的太子府曾經可是玄君大人的地盤啊,這就是玄君送給太子的,人家對這裡再熟悉不過了,所以神曉瑜還專門在人家面前露出這種「主人的姿態」,是不是不好啊!

進了房間的神曉瑜就不好說話了,坐在自己的專用座椅上躊躇的看著玄君,他在想自己該怎麼開口讓玄君幫助蘇昭呢?而且還是讓玄君對付神宮的人,神曉瑜還擔心玄君會不會因此而鄙夷自己啊。

「神宮執法隊是孫長老帶領?」玄君主動開口了。

神曉瑜被嚇了一跳,然後神曉瑜「機智」的盯著玄君,他覺得玄君知道的太多了!能夠如此了解神宮的動向,足以說明玄君是神宮的敵人!

神曉瑜更沒有忘記玄君在北方對神宮飛船出手過,所以他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現在好像是在直面神宮的超級敵人啊!

「你想幹掉執法隊?呵呵~本座勸你不要痴心妄想了,神宮執法隊的實力可不是你說殺就殺的!」神曉瑜很有骨氣的說。

「如果執法隊是孫長老帶領的話,本尊用你當做人質要挾,是不是沒有太大的作用?」玄君歪了一下腦袋,湛藍色的眼睛看著神曉瑜的時候,散發出一種斂艷的銳光。

神曉瑜明確的從玄君的身上感覺到了讓他忌憚的氣息,他徹底的明白了,玄君這次來是害自己的啊!

想拿著自己做人質?自己能束手就擒么?

「呵呵~算了,總要試一試才知道你這個人質是否有用!」玄君低笑一聲,那柔和卻沒有溫度的笑聲透出來的凜冽讓神曉瑜瞬間打開了自己的金光護盾。

神曉瑜手腕上的金光護盾瞬間敞開,金光將他整個人都包裹了起來,神曉瑜立刻就覺得自己安全了。

這種金光護盾就算是神宮的幾個高手都沒辦法呢,雖說這樣的行為有點像是縮頭烏龜,但是有用就行了!

神曉瑜剛想嘚瑟和嘲諷一下玄君,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神曉瑜震驚了,他眼睜睜的看著玄君整個人都無視自己的金光護盾,直接闖進了自己的金光中,把自己給抓住了。

「你……怎麼可能……你到底是不是人?!」神曉瑜太震驚了。

玄君根本不搭理神曉瑜,就這麼拎著神曉瑜沖開了房門,然後在侍衛鶴等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帶著神曉瑜走了。

侍衛鶴等人想追上去搶下來自己的主人,無奈玄君的實力比他們這些人高太多了。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玄君把他們的主人給搶走了。

神曉瑜的護衛不足十人,雖說都是超級高手,但是面對玄君這種對手他們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啊。即便知道玄君的手下在哪,他們也不敢動手來找玄君手下的麻煩。否則他們這幾個人會死的很慘的。

看玄君帶走神曉瑜時候那彪悍的模樣,明顯就是綁架啊,所以無奈的侍衛鶴們就來找蘇昭了。

「綁架?玄君綁架了神曉瑜?」蘇昭相當驚奇。

「求太子殿下跟玄君交涉,放了我們主人吧!」侍衛鶴等人都哭了,雖然神曉瑜這個主人不靠譜、最近還喪心病狂的折磨他們,但是神曉瑜一旦出事,他們這些侍衛們也別想好過了。

「本宮都不知道玄君在哪啊!」蘇昭咧著嘴說。

侍衛鶴們就偷偷的撇著蘇昭,心裡腹誹:大周太子過分哦~幹嘛笑的這麼開心啊!

「求太子殿下看在我們聖使喜歡您的份上,幫幫他吧!」侍衛鶴們都跪下了。

看到曾經不可一世的神宮人跪在自己面前,蘇昭的心情就更好了。

「你們先起來吧,本宮讓人去聯繫玄君,問問他是怎麼回事!」蘇昭就滿口答應了下來。

侍衛鶴們就爬起來了,不過這些人卻不敢走了,而是跟在蘇昭身邊,明顯是等著蘇昭給他們找主人啊。

蘇昭當著他們的面派了人去找蔣棟,自然是讓蔣棟聯繫玄君了!雖說蘇昭還知道一個方法,就是去找黑甲衛的軍營,讓黑龍找玄君,這樣是肯定能找到玄君的,但蘇昭就是不想去,也不想管神曉瑜被抓走的事情。

現在蘇昭就想著怎麼安排好大周朝堂上的事情,然後自己做「蘇軒」,玩消失呢!

有侍衛鶴等這些神宮的護衛跟在蘇昭身邊,讓蘇昭更加威武霸氣了。以至於蘇昭帶著人出了帝都北門,準備迎接凱旋的柴猛時,朝臣們都驚悚的盯著蘇昭身邊的侍衛鶴們一個勁的看,更有人忍不住的猜測,蘇昭是不是收復了神曉瑜身邊的這些護衛?

庄宗就更別說多麼嫉妒了。看看自己身邊的侍衛孫大和孫小二,庄宗深深覺得蘇昭這個太子身邊的護衛比自己的強太多了。

庄宗就帶著護衛們朝著蘇昭的身邊挪了挪,好讓侍衛鶴等人也是站在自己後面的,這樣看起來自己這個皇帝好像也被護衛了一樣。

整個城北十里遍插旌旗,風中烈烈鼓盪,肅殺之氣沉重如天幕低壓。跟著庄宗來迎接凱旋將士的大臣們都是激動而且振奮的。

即便是親眼見識了大周帝都防守戰中大周軍人們的風采,但即將歸來的將士卻更值得所有人尊敬,在沒有後援的情況下,柴猛就帶著五千騎兵突入大燕境內,一路血戰至大燕帝都城下,並且參加了攻破燕都外城戰鬥之後,又掉頭吸引著大燕境內軍隊攻殺的回來了。

這才叫真正的百戰之卒!這才是大周的鐵血騎兵。

這支騎兵已經不僅僅是凱旋之師,更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大周的信仰和軍魂!

所以這才是庄宗和蘇昭都這麼隆重來迎接的原因。一直對柴猛感覺不錯的蘇梅公主也來了,就跟在庄宗的身後,這些天蘇梅顯然又吃胖了不少,以至於讓周圍的朝臣們都無法忽視這個身份並不尊貴的公主了。

「蘇昭啊,柴猛沒受什麼傷吧?」蘇梅還是很怕蘇昭的,不過她還是關心柴猛,在自己得不到柴猛消息的情況下,蘇梅只能找蘇昭詢問了。

蘇梅覺得柴猛那麼英俊好看的男人若是受傷可不能傷在臉上啊,否則都破相了!

「柴猛應該是傷到腦子了!」蘇昭就邪惡的說,都帶著騎兵從北方回來了,柴猛這貨竟然都不派人來通知一下,這不是明顯傷了腦子,變得白痴了么?

蘇昭這就是說個玩笑,可她的玩笑話卻讓蘇梅吃驚和擔心了,蘇梅公主自然是喜歡完好無損的柴猛了,可既然柴猛傷了腦子的話,她還是能夠接受的,相比較起來,蘇梅覺得腦子不如臉重要啊。

直到夕陽西沉,熾烈的晚霞染紅了整個天幕的時候,一支騎兵的輪廓才在北方天際出現了,熾烈的晚霞背景下北方天幕隨之出現了一片沉重的黑色烏雲,就是這種陰鷙而濃重的背景下,一支黑色的騎兵緩緩而來。

破碎的旌旗迎風烈烈~那份殘破中的倔強似乎在昭示著它曾經經歷過的血腥戰場,人們凝神靜聽,只聞馬蹄踏地之沉悶聲響,除此之外這支騎兵沒有一絲其他的聲響。

早已經獲知北方出現的這支軍隊就應該是柴猛的騎兵營,但負責衛戍的禁衛軍們還是緊張了起來,不斷的派出斥候偵查監視,不僅如此前來迎接的大臣們也都忌憚了起來,遠遠的看著遠方天際出現的那支騎兵,人們彷彿看見了一支緩緩而來的地獄陰兵。

伴隨著黑色的騎兵緩緩接近,高大凶戾的戰馬和馬上壯碩的騎士身影闖入了人們的視野,隨之而來的就是衝天的戾氣和殺氣。空氣中也飄蕩著一種鮮血凝固鐵刃銹氣沉重的猙獰味道。

儘管這支騎兵沒有表露出一絲的敵意,但仍然是讓人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畏懼。

這一刻最激動的人無疑是蘇昭了,作為一個生活在血腥和喪屍群中的末世狗,蘇昭太了解超級兵隊是什麼樣子了,那種只有在無盡的血腥和廝殺中,在絕望和頹廢生機下走出來、活下來的人才能稱為死士,才是真正的精銳!

就像是曾經在帝都防衛戰中,用近乎自殺的方式衝擊燕軍先鋒的蘇家死士,用無畏兇猛的氣勢壓倒對方心理和精神的碾壓式掃蕩衝擊,如今天際出現的騎兵隊就帶著那種超越了生死的無畏之氣。

蘇昭對這支騎兵隊寄予厚望,在用了最好的武裝和供給之後,蘇昭幾乎是孤注一擲的讓柴猛帶著北上,冒著全軍覆沒的風險,終於迎來了精兵勇士的回歸。

「殿下,柴猛活著回來啦!」在騎兵隊越來越近,那種死亡和無畏的氣勢似乎要把庄宗和他身邊的大臣們都要壓制的後退的時候,柴猛那破鑼一樣的嗓子喊開了。

隨著他破功的吶喊,帶著柴猛對見到太子的激動和感慨,騎兵隊所帶來的壓力隨之減輕了。

「太子千歲~幸不辱命!」柴猛的騎兵隊在百丈遠站住之後,齊聲吶喊,洶洶炳裂兵勢迭起,卻散盡了剛才的死亡味道。

「柴猛回來向殿下復命了~末將回來了啊!」柴猛已經激動的策馬奔到了蘇昭面前,滾下戰馬之後就抱著蘇昭的腳哭了。如此粗壯高大的漢子,哭聲震天,嚇得前來迎接的庄宗和大臣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這一路帶著幾千騎兵奉太子命北上,柴猛一路上都嚴格遵守太子制定下來的路線,秉持太子勇進不退的鼓舞,這才一鼓作氣的到了燕都,然後又拚命的回來了。

柴猛知道,若不是太子給自己制定了行軍路線,並且下了勇進不退的命令,這次北上奔襲是不可能成功的,好幾次柴猛都想放棄了,因為騎兵損失和戰略都太辛苦了,可柴猛每次想退卻的時候,想到的除去太子的鼓舞之外,還有太子慘無人道的威脅:不能按照命令強襲燕都而歸,全部處斬,剿滅九族!

所以說,在別人不知道的情況下,柴猛能夠帶著騎兵從地獄歸來,得益於太子這兇殘的命令啊!

「精兵已成!從此你便是本宮麾下青龍騎首將!騎兵營便是我大周最精銳騎兵部、青龍騎!」蘇昭慷慨激昂,縱聲大喝,那鐵血的烈烈風采又不可遏制的從蘇昭身上展現出來了。

在庄宗和大周眾臣被蘇昭身上展現出來的王八氣嚇到的時候,在帝都城牆上陰影中站著的周鼎斂了目,此時的周鼎覺得自己和周家挺悲哀的,幾十年隱忍終於等到大周皇權孱弱、周家蓄勢待發,可一舉定勝敗的時候,太子一反常態迅速崛起,幾乎將周家幾十年來的希望斷送了。

讓周家繼續安分守己的做一個大周世族?周家會不甘心的,因為慾望一旦膨脹開,想要再收斂起來談何容易啊!

「爹,柴猛騎兵五千人,如今只有千人南歸,傷亡接近四千人,蘇昭的騎兵營也銳減到了只有千人,這對我們來說是好事啊!看她一個月後如何對大楚開戰!」周鼎的小兒子周滬看自己的父親一籌莫展,就開口勸慰。

光年彼端 周滬不說還好,聽他用幸災樂禍的口氣說出來,周鼎都要被氣瘋了。自己英明絕頂怎麼就生出來周滬這麼一個愚蠢的東西呢!

「蘇護沒來?」周鼎根本不想跟自己的小兒子說話,而是問身邊的周天鶴。

「二皇子的行蹤我們掌握不了!派去跟蹤的人都失去了聯繫。」周天鶴的聲音只傳給了周鼎,連周鼎身邊的周滬都沒聽到。

周鼎的眉頭就皺了起來,本來他對蘇護是不怎麼在意的,畢竟是一個跟皇位無緣的二皇子,但最近一連發生的事情卻都若有若無的跟蘇護有關,就不得不讓周鼎重視了。

「大皇子已經到金陵了么?」周鼎暫時放下二皇子的事情,繼續問道。

大皇子是被張起文給拉攏走了,張起文老奸巨猾,想把大皇族抓在手中之後為以後的自立做充分的準備。只可惜,張起文到現在都沒有找到自立和謀反的借口,既然如此,周鼎不介意送給張起文一個借口。

「大皇子今晚就到金陵,我們的人也是今夜到,必然可以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金陵今夜會血流成河。」周天鶴還是用密語傳音說給周鼎聽的。

周鼎點頭,嘴角噙著一抹冰裂的笑,張起文不是想造反自立的找借口么?那周鼎就派人假裝成蘇昭的人,血洗金陵城! 周鼎派出的周家武者隨著大皇子到了金陵的時候,在他們沒有注意到的地方卻有人監視上了他們。

「殿下,周鼎打算讓武者血洗金陵城。」正將柴猛從地上扶起來的蘇昭就得到了手下送上來的情報。

「將這個情報送給張起文!」蘇昭臉上笑容淡定,低聲下令。

被蘇昭扶起來的柴猛就眼皮子跳了起來,他怎麼就覺得太子殿下笑的那麼陰險可怕呢,在別人看來柴猛彪悍英武的帶兵強襲大燕,是十足的強人,可柴猛知道自己都是被蘇昭給逼的啊。

所以經歷過一次強襲大燕的柴猛,不想再被蘇昭給算計了啊!

眼看著太子殿下那邪惡的笑容,柴猛就知道沒好事。

蘇昭對付周家自然是用卑鄙的手段了,周家要裝成自己的人襲擊金陵,然後嫁禍到自己的頭上,這也是需要建立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而既然自己已經知道了周家的計劃,只要把這件事告訴張起文就行了。看張起文和周家拼殺何樂不為!

「殿下啊,末將麾下只有八百人了啊,再強襲一次燕國這些人都得死完。」想著太子殿下剛才那陰險的笑容,柴猛就先告饒了。自己把話都說透徹了,省的被蘇昭給惦記上。

柴猛大將軍就是這麼實誠的一人。他也知道殿下讓強襲大燕除去幫助北疆王輔助進攻大燕之外,還有練兵的意思,近五千人回來八百人,這是真正的九死一生啊。柴猛覺得這樣的練兵足夠了,可不能再練下去了,否則就該讓騎兵營覆滅了。

「你們都是本宮的青龍衛,本宮怎麼捨得呢!」蘇昭拍了拍柴猛的肩膀,深深覺得這貨想多了。用這麼殘忍的辦法練兵一次就行了,蘇昭覺得自己很多時候還是很善良的。

柴猛明明是個身高接近兩米的漢子,但是在蘇昭面前就是直不起腰來,像是個狗腿子一樣被蘇昭給拍了拍肩膀,甚至都被蘇昭拍的心驚肉跳。

不過害怕的柴猛也感覺到了來自蘇梅公主關切的目光。被公主這麼看著,一種激昂的飛揚情緒就在柴猛的心中醞釀起來了。

「殿下,末將帶回來的八百人都是百戰精兵,請殿下檢閱!」柴猛一聲令下,不遠處的八百騎兵呼啦一下子全都下了戰馬,整齊的站在了蘇昭和庄宗等人的面前。

帶回來的這八百騎兵就是大周的寶貝,這麼說一點都不為過!

「好!好啊!我大周精兵已成,下個月就可以狠揍大楚那狂妄之國!」庄宗慷慨激昂,當著眾臣和青龍衛的面就喊了起來。

下面的大臣們只能連聲稱是,戶部尚書卻快哭了,其他的大臣們可以跟著庄宗發瘋,但是他不行啊,一旦打仗最累的就是戶部了,尤其是跟大楚的戰爭太子殿下必然是親自帶兵參加的,這樣一來後方調度和軍糧的任務肯定都要落在戶部的頭上。

錢登輝就覺得自己看到了戶部被累的人仰馬翻的模樣,錢登輝還想勸勸庄宗呢,帝都令沈榮那該死的貨就高調的叫了起來:

「大周有太子青龍衛,必然可以在戰場上戰無不勝!」

錢登輝恨不得用眼神殺死沈榮,感情他不是戶部的人,打仗的時候沒他的事是吧!拍馬屁一點都不計較後果呢!

沈榮開了頭,其他的大臣自然是跟著鼓吹了,本來他們就是來迎接凱旋歸來將士的,說的都是跟戰爭有關的話題,所以一旦有人開頭說這個,這些人鼓吹起來就沒完了,尤其是文臣,反正打仗不用他們,自然是儘力鼓吹讚美,好哄得庄宗和太子高興了。

更該死的是這些文臣文采斐然,說的激昂壯美,把庄宗給樂的不行。

要不是有蘇昭壓著,這些人非得上天不行。

慶功宴是安排在帝都內皇宮外的,露天的宴會場上早已經布置好了酒水飯菜,在柴猛帶著八百名騎兵入城之後宴會就開動了。

庄宗自然是宴會的主角,蘇昭和蘇梅就一左一右的坐在了庄宗的身邊,陪著大臣和柴猛慶功,剛開始的時候大臣們還是比較安分的,不過隨著宴會進行,庄宗有意調動氣氛,太子也不再約束之後,這些大臣們就開始輪番敬酒了,大有要把柴猛給灌醉的架勢。

柴猛也是個實心眼的貨,來者不拒。

只等到喝得酩酊大醉了,庄宗才發現不妥,就拉著身邊的蘇昭說:「阿昭啊,你是不是管一管?柴猛這麼喝下去不行啊!」

「恩~柴猛別喝了!」蘇昭很贊同的點頭、

庄宗……怎麼忽然覺得蘇昭變的聽話了呢?!以前蘇昭可從來都沒有這麼聽話過啊。

「殿下……殿下啊……嗚嗚!」

柴猛聽到蘇昭的話之後就哭了,這麼一個彪悍大男人在大殿里當眾哭了,把周圍的人都弄傻眼了,剛才還喝酒喝得那麼生猛的,現在這樣真的好么?!

「柴猛,別哭了,有什麼事情說出來,有朕給你做主呢!」庄宗就覺得這是自己展示機會、把握主動的時候啊。

庄宗這麼高調的說話時候還專門看了蘇昭一眼,怕的就是蘇昭不高興,等看到蘇昭沒什麼反應的時候,庄宗就嘚瑟了,看來是自己的王八氣太霸道了,都把柴猛給震住了,說不定柴猛以後會轉到自己的麾下也不一定呢!

「陛下啊,末將喜歡蘇梅!」柴猛嗷嗷大哭。

周圍再次安靜了,就連遠處都在喝酒的騎兵們都安靜了,主將這是在跟庄宗求公主了啊!

這麼重要的時候眾人自然都瞪大了眼睛、不敢說話啦。

這種見證歷史和奇迹的時刻啊!

庄宗再次無語了,他自然是喜歡柴猛的,這可是一個好將領啊!但是這些天庄宗忽然就想明白了一件事情,蘇梅作為公主是應該嫁給世族的啊,柴猛再好也只是一個新起來的將領而已,後面沒有強大的世族支持是很單薄的。

這樣的情況下庄宗就覺得柴猛娶了蘇梅有點……更重要的是庄宗覺得自己被利用和要挾了啊!

本來好好的慶功宴,結果柴猛當著大臣們的面這麼干,庄宗就知道自己拒絕都不行了。

「討厭!」蘇梅卻是紅了臉跑了,嗔怪的嚶嚀一聲跑的賊快。

「呵呵~柴猛啊,不要心急,這種事情得慢慢來~!」庄宗就嘚瑟了,讓你要挾朕,結果把蘇梅給嚇走了吧!

雖然蘇梅剛才一直都在宴會上用稀罕的眼神看著柴猛,但她也是女孩子,被柴猛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求婚,人家害羞了!可惜蘇梅跑的時候沒有表態,這才給了庄宗反駁的機會。

「太子啊,陛下不答應啊~您跟末將說的,等末將立下了戰功歸來,只要當面求陛下,陛下就答應的!」柴猛也被蘇梅的舉動給弄的楞了一下子,但柴猛很快就反應過來了,一個勁的沖著蘇昭哭訴。一下子就把蘇昭給出賣了!

庄宗這下子就覺得棘手了,撇一眼蘇昭,就看到他越來越黑的臉色。

蘇昭也挺無奈的,蘇梅和柴猛的事情自己不是不能直接插手,而是蘇昭想低調啊,想讓庄宗承擔起所有的事情來,自己這個太子應該隱匿起來,盡量的縮小太子的存在感。

只有這樣蘇昭才能在神宮的執法隊抓自己的時候消失!

要不然蘇昭怎能玩消失的去做獵兵呢。

狠了狠心,蘇昭什麼話都不說,起身走了。

眼看著蘇昭竟然是直接走掉了,周圍的人們就只剩下發獃了。庄宗更是覺得棘手啊,之前蘇昭的表現太強勢了,這段時間以來蘇昭幾乎掌控了大周所有的事情,也是庄宗這十年來什麼都不做的原因,反正如今看到蘇昭什麼都不管了,庄宗就覺得挺犯愁的。

「阿昭啊,你這是什麼意思啊?」庄宗就沖著蘇昭喊。

可惜蘇昭什麼話都沒說,也不會答應庄宗,而是很乾脆的走掉了,還跪在地上哭的柴猛也傻眼了,之前太子可是答應了的,只要他能夠立下軍功,帶著騎兵回來就可以跟庄宗求娶蘇梅公主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