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有無盡的威壓襲來。

雲朵受到波及。

當場被衝散。

原本晴朗的天空,也瞬間變的昏暗起來。

一片猩紅之光照亮天空,宛如煉獄世界。

這些人,衣著潔白如雪,全都留著披肩的長老,模樣俊朗不說,面孔更是完美到了無暇的地步。

無論是身形還是氣質,都達到了完美。

彷彿這些人凝聚了天地造化,是天地的寵兒一般。

事實上,他們本來就是天地的寵兒。

因為他們來自神域。

是天帝眾多子嗣的一員。

「獵場的空氣,還是這麼的爛啊!」

其中站在最前面的一名白衣男子,出聲感慨道。

「用來給咱們歷練的地方,你還想是逍遙之鄉不成?」

旁邊一名瓜子臉的年輕人吐槽道。

「唉,我們明明是神域高高在上的天帝之子,為什麼還要來到下界跟一群凡人為伍?

歷練的話,在神域不是一樣嗎?

這獵場的空氣,簡直是每時每刻都在污染著神聖的我!」

又一名個頭稍矮,但面容卻異常俊美的男子,出言感嘆。

「想得到你們的父親認可,就必須到獵場來歷練。

雖然我們是高高在上的神域之子,但別忘記了。

實力的最高境界是天道真神。

而想成為真神,就必須將自己的七情六慾捨去。

來獵場這種污穢的地方,正是你們鍛煉自我,控制七情六慾的機會!」

人群的最後面,一名下巴留著鬍子,面容與其他天帝子嗣明顯有對比的粗獷男子,開口說道。

「奎龍,你是從獵場出來的,當然站著說話不腰疼,跟我們這些正統神域之子能比嗎?」

矮小男子面露不屑。

「方沖,你怎麼對未來的天帝說話呢?

等哪天他成了新任天帝,只怕有你好受的!」

白衣男子出聲說道。

他看似在喝斥矮小男子,但實際上,卻充滿了對奎龍的揶揄。

「切,未來的天帝又如何?

人面不知去,桃花依舊笑 現在還不是得聽我們父親的命令,來陪我們歷練?

居然還敢大言不慚的自稱奎爺?

憑你也配稱爺?」

瓜子臉男將他的鄙視完全不掩飾的表現了出來。

一個從下界進到神域的下等人,憑什麼有資格問鼎天帝之位?

奎爺咧嘴笑了笑,並沒有理會這些自視甚高的神域之子。

反正這些人遲早都會被他踩在腳下。

只要等他能打敗第七天帝,刀天帝就行!

「我與刀天帝的實力差距,還有一些。

如果這次我能在煉獄塔里爬到更高的塔層,那我一定能超越刀天帝,成最繼不死天帝之後,又一位耀眼的天帝!」

奎爺心頭暗暗想道。

他雖然天賦超絕,甚至連神域之子都比不了。

但他終究是從下界踏進神域的人。

實力再強,也得不到認可。

而奎爺也曾自卑過。

現在他想通了。

何必去得到這些人的認同?

既然他們不認同自己,那就讓這些人畏懼自己。

最好的辦法就是成為天帝。

是以,他隱瞞了自己已經是准天帝實力的事實,陪著這些天帝之子一同回到了練場。

名義上他是這些人的保鏢。

但實際上,他有著自己的野心。

「嗯?」

就在這時,奎爺的心頭一跳。

一種不好的預感從他的心頭冒了出來。

莫名其妙的讓他非常難受。

「我怎麼會有這樣的感受?」

奎爺詫異。

下一刻,他身上佩戴的奎家信物,突然崩碎,從半空灑落。

「下界的凡物就是凡物,說碎就碎!」

白衣男子看到這一幕,諷刺了一聲。

但他顯然沒有發現,奎爺的臉色由最開始的平淡化作了陰鬱,最後變的猙獰起來。

「是誰,殺了我兄弟奎安?

究竟是誰,敢殺我奎爺的兄弟?

我一定要將你挫骨揚灰,讓你萬劫不復!」

暴怒的吼叫從奎爺的嘴裡發出。

把那幾名天帝之子嚇了一大跳。

他們從來沒有看到過奎爺生氣。

一直把奎爺當成一個老實人來欺負。

現在突然看到如惡鬼一般的奎爺,他們害怕了。

「喂,奎龍,你、你想做什麼?」

瓜子臉男聲音發顫的盯著奎爺。

他萬萬沒想到,奎爺的靈力威壓如此恐怖。

只是一聲吼叫,就直接讓空氣都沉重了萬倍!

「滾開!」

奎爺一掌將瓜子臉男推開。

而後如一陣狂風,徑直朝著煉獄塔的方向飛奔。

「混蛋,奎龍竟敢推我?

等歷練結束,我一定要告訴我父親,嚴厲懲罰他!」

瓜子臉男憤怒的叫道。

其他人卻是沒有再幫腔。

因為他們感覺的到,奎龍的實力遠比他們想象中的強大。

雖然未來的天帝,只是神域對奎龍的一句調侃,但誰能說這個調侃會不會實現?

奎爺滿目通紅,他的弟弟奎安在煉獄塔被滅魂了。

但他不相信是煉獄塔的煉獄靈所為。

憑三層塔的煉獄靈,還傷不了他的兄弟。

這隻能說,是人為!

「無論你是誰,敢殺我兄弟,我都要你全家陪葬!」

奎爺嘶吼。

「奎爺,您可是去煉獄塔的?」

忽然,前方一道身影攔在了奎爺的面前。

「你是何人?

趕緊滾!

不然我殺了你!」

奎爺此刻很生氣,只想快點給兄弟報仇。

即便前方的人出現的很詭異,他也沒有心情去了解這是誰。

「我叫七絕,是不死天帝座下侍衛。」

來人笑著自報了家門。

「不死天帝……」

原本還無比憤怒的奎爺,聽到不死天帝這四個字,頓時怒火平息了不少。

不死天帝,那可是七天帝之首,是神域最強的男人。

奎爺再生氣,也不能不給不死天帝面子。

「請問七絕閣下,你找到我有何貴幹?」

奎爺穩定情緒,開口詢問道。

「我們不死天帝一直很欣賞你的才能。

一直想邀請你進不死神宮見上一面。

無奈總沒有時間邀請。

這次我在獵場之地能遇到你,實在是一場緣分。」

七絕說了一通表面的客套話,這才轉到正題,「我這次找到閣下,是想請閣下幫個小忙,去抓一個人!」 深黑靜謐的夜晚,血色長裙女子的腳步緩慢而沉穩有力。

她的身後,跟了一個玄色長袍的男子。

那是一股極為強大的殺氣。

很明顯,她感覺到了。

百里流月的嘴角勾勒出一抹似有若無的微笑。

百里楚風自以為沒有被發現,但是他的智商似乎並不比夢海棠高多少,一心只想著殺死百里流月。

或許,是跟極大的怨念有關。

他從小就是一個孤兒,父母雙亡,是最低賤卑下的下等人,是尊主將他帶回百里家,並且加以輔導。

他對百里無痕,有著一份最單純的孺慕之情。可是百里流月一回來,這一切都將毀掉!

不僅僅是尊主的目光,還有家族的地位,下人的尊重……這些都會離他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