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個身處其中的人,都惶惶不安,猶如末日到來一般!

這同樣也並非真實發的.事情,而只是人們的錯覺。書來自w–

但是人們並不懷疑,那氣息的主.人如果真的想要做到這一點,會有什麼問題!

到底,現在的反映,僅僅只是.一些殘留的氣息的能反應!根就不是氣息的主人自身在做什麼!

「手!快手啊!這個世界,就要毀滅了!」

雖然修為足夠強大者,得出這只是錯覺,但那些.修為不夠之人,卻是根分辨不出來,一時間一個個惶恐之極,痛哭流涕,大聲叫喊起來!

這些人,主要就是那些位面商人之中的龍套角色。

畢竟他們不但沒有足夠修為,就算對至高主宰的.了解,也是遠遠不如幾個巨頭的。所以幾個巨頭哪怕修為不足,也能夠穿真相,他們卻不能!

楚狂人臉現冷笑,手中拳頭,再度狠狠一砸!

這一下,便如同戳破一個氣球一樣,只聽得「波」的.一聲,彷彿有什麼東西破碎了一般!

然後下一刻,那.龐大的拳頭,就在原地陡然爆炸開來!

同時爆炸開來的,還有那道空間裂縫!

位面商人的幾個巨頭們,頓時大驚失色!

那空間裂縫真的爆炸了!

這意味著他們跟至高主宰之間的通道,也已經被切斷!

他們之所以能夠跟楚狂人斗幾回合,原因僅僅在於那至高主宰的力量支持!

如今,他們已經失去了這個倚仗!

就算他們的那個「烏龜殼」還沒有破裂,也支持不了多了!

位面商人們心中大驚之時,那已經爆炸開來的空間裂縫,一股極其神秘玄奧的氣息,一閃而逝!

人們彷彿聽到,有什麼人在大家的心中,冷冷的哼了一聲!

下一刻,楚狂人悶哼一聲,連連後退,腳下蹬蹬蹬連踩,一直足足踩了上百步,這才停下來!

而他每後退一步,便是一口淡金色的鮮血,猛然狂噴出來!

就算成功擊破那空間裂縫,楚狂人自己也不受,依然受了重傷!

退到百步后,楚狂人面色蒼白,總算穩腳跟,心中也是餘悸猶存!

就算怎麼高估那至高主宰的力量,他也沒有想到,僅僅是一點氣息殘留的一聲冷哼,就讓他受了如此重的傷勢!

自從鄭拓將他數百萬年前的舊傷治癒后,這還是他第一次重傷!

而這重傷,竟然讓他的氣息和法力,劇烈震蕩,不能平息!

「至高主宰,果然不愧是大宇宙中最頂級的存在,哪怕這一點點氣息殘餘,根連體力量的億萬分之一都比不上,仍然讓我如此重創!這還是我一邊後退,一邊卸力的結果,要是硬扛……難以想象會有什麼結果!可怕!實在太可怕了!」

楚狂人方才拼盡全力,想要穩身體,卻仍然是控制不的後退,其實如果再後退幾百步,他受到的傷勢可能還會少一點。不過他的自尊,不允許自己這樣做。哪怕再強大得力量,他也不允許自己失去對抗的勇氣!所以,他在自己的力量,已經能夠承受那強大力量的時候,就強行承受了下來,而不是選擇繼續後退。

當然,後退的同時,他也不介意藉此卸力,減少衝擊。他雖然有自尊,還不至於傻到和無法對抗的力量硬頂!

不過,他也為自己感到慶幸,因為自己招惹了那樣可怕的存在,還能繼續活下來,的確是幸運之極的事情。

旁邊鄭拓也是緊緊盯著這邊,瞳孔忍不緊縮!

「強大得力量!那力量在空氣中,消散極快,甚至每前進一米,都要削弱一成!可是到了楚道友那裡,仍然讓楚道友被重創,就算換了我,也未必能夠比楚道友情況更!」

鄭拓知道,在自己還沒有成就聖人之體之前,楚狂人得身體強度,並不比自己縮多少的。就算有差距,也是微乎其微。所以楚狂人會如此情況,那麼他自己,也不會到哪裡去。

不過還,那氣息徹底消散了!

鄭拓頭頂之上的天劫劫雲,也是重新的聚集起來,繼續開始對鄭拓的考驗!

不過這一次,祖瑪二人卻還沒有回過神來,鄭拓倒是暫時不用應付外界的事情,只需要專心渡劫即可!

和之前一樣,在第三波天劫降下來之前,鄭拓首先承受了一波考驗。

第一波是痛苦的考驗,第二波是酸感的考驗,第三波,卻是麻的考驗。

相比前兩者,麻的危害性也不。

要知道修行者最自豪的,便是自己敏銳的感應,可是麻感一出,這感應能力,就會被直接截斷。

承受著感覺的人,感覺不到痛,感覺不到危險,起來並不可怕,但實際上卻是危機暗藏,一不心,就要栽在這感覺之上!

要知道,戰鬥之時,不可能什麼情況,都要用眼睛去的。所謂「耳聽四路,眼觀八方」,實際上,就是讓人用其敏銳的感應能力,來感知周圍的危險和局勢。

那麼就可以想象,當這種能力失效的時候,會是多麼危險了!

而且,痛感身,其實也是一種給人危險預知的東西。就像普通人當中,那痛感神經出了問題,感覺不到痛的人,會經常傷到自己,因為他並不能由痛苦來判斷一件事情是否對自己有危險。

到了鄭拓這級數存在這裡,這種能不但沒有消失,反而擴大了。

一旦這種能失去作用,危險也自然就降臨了!

反映在戰鬥上,就是戰鬥的反應遲鈍,並且對對方的判斷,將會失去準確性。這打起來,可就要吃虧吃大了!

幸,現在祖瑪等人暫時沒有攻擊,等到他們回過神來進行攻擊的時候,鄭拓卻已經逐漸習慣這種感覺,應付起來就輕鬆多了。

第三波天劫,乃是天火劫。

那火的威力,已經達到了混沌之火的層次,天下萬物,都要被其焚燒。

這一劫跟前面的兩劫有些不同,雖然鎖定鄭拓,但如果你主動去碰到這火,它也不會拒絕將你也點燃的!

所以這一次渡劫的時候,祖瑪二人打起來就有些束手束腳,怕被那天火燒中。

因為那後果是十分的可怕的。

最開始榮光不心就被火點燃,結果卻發現,哪怕他身為聖人,卻也根沒有能力撲滅那火,反而讓火焰的燃燒範圍擴大,最後不得不截斷那一段肢體,來個壯士斷腕,這才拜託了這火焰的威力!

有了前車之鑒,祖瑪也,榮光也,自然也就很心了。

鄭拓因為處於麻感的原因,根沒有多少戰鬥力,那祖瑪榮光卻也因為那混沌之火的原因,不敢靠太近,這一次的渡劫,鄭拓卻是無驚無險,輕鬆的也就度過了!

讀過第三重天劫之後,鄭拓便真正擁有了聖人之體,再打起來,可就不用對自己保護那麼嚴密了!

戰鬥的局勢,也從此正式逆轉。

卻楚狂人那邊,位面商人的幾個巨頭們,見到楚狂人竟然截斷至高主宰跟他們之間的聯繫,斷了他們獲得至高主宰力量的途徑,開始一個個驚慌無比,但隨即卻都狂喜起來!

總裁的契約前妻 因為他們到了楚狂人已經受了重創!

那毒蛇科比頓時得意起來:「楚狂人,至高主宰的氣息,不是那麼承受的吧?嘿嘿嘿,你也有今天!」

「姓楚的,今天就是你隕落之日!」

三人大聲叫吼著,正打算衝上前去撿便宜。卻不妨楚狂人冷笑道:「楚某人便是受了重傷,爾等以為就能奈何楚某么?可笑!」

著楚狂人將手一翻,天空中頓時再度幻化出一隻大手,捏成拳頭,很很向位面商人們的「烏龜殼」之上,砸了下來!

「歇歇吧,楚狂人!至高主宰之庇護,可不是你能夠打破的!」

位面商人們正在得意叫嚷,便見得那巨大拳頭,$淫蕩小說/class12/1.html以泰山壓頂之勢,狠狠砸下來,一連砸了上百下,只聽得「砰砰砰」亂響,然後停下來之時,位面商人們的臉色頓時青一陣白一陣,十分精彩!

因為那似牢不可破的「烏龜殼」,已經出現了無數裂縫!

「不!」

胖子約瑟夫失聲大叫起來!

還沒等他們來得及反應,那「烏龜殼」便「咔嚓」一聲,如同破碎的玻璃一樣,霎那間化作萬千碎片!

楚狂人的冰冷聲音傳來:「你們以為這個烏龜殼有多麼結實么?哼!要是沒有你們那至高主宰的氣息在保護,根就是不堪一擊!」

在楚狂人的話聲中,位面商人一陣大亂,從三巨頭到普通的位面商人,都是驚叫起來:「不啦!趕緊逃啊!」

「想逃?沒那麼容易!」

楚狂人喝道,巨大的拳頭,猛然張開,狠狠下下面抓來!

「快走!」

三個巨頭臉色微變,突然身上光芒大放,將自身以及那鐵杆心腹籠罩在其中,隨後光芒一閃,在楚狂人拳頭抓下來之前,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三個巨頭,就此逃跑!

可是那些普通的位面商人,卻就沒有那麼容易了!被楚狂人這一下,直接就抓了個正著,一個都沒能逃掉!

「楚大人饒命啊!」

「我們只是跑龍套的,大人不要啊……」

「我們覺悟冒犯大人的意思啊!那都使那幾個頭頭逼的啊!」

求饒之聲,頓時不絕於耳!

楚狂人充耳不聞,只是冷笑一聲,大手就要合攏,準備將這些位面商人,統統一把捏成肉醬!

他跟位面商人之間,根就是水火不容,哪怕再弱的位面商人,也是不介意殺掉的!

正在此時,空間中突然傳來一聲大喝道:「大人且慢!」

伴隨著大喝之聲,眼前的空間一陣蕩漾,羅比奧這個臣服於鄭拓的位面商人和卡斯特里這個旅法師的身影,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雖然羅比奧臣服於鄭拓,勉強也屬於自己人,但楚狂人那對位面商人的根深蒂固厭惡,還是讓他忍不皺了皺眉頭:「羅比奧,你想幹什麼?」

羅比奧臉上陪笑,他也知道楚狂人對位面商人的態度,再加上楚狂人可是鄭拓的盟友,自然比他這個屬下的身份高很多,哪到他不巴結:「大人,這些人,留下還有用處。」

「有什麼用處?位面商人根就是些廢物!這些位面商人,在位面商人中間都是廢物,那就是廢物中的廢物,留著他們幹什麼?」

羅比奧忙道:「大人,主人他畢竟是要去大宇宙的!我們位面商人雖然沒什麼事,但至少交遊比較廣泛,若是讓我收留這些位面商人,逼迫他們效忠主人,日後主人去了大宇宙,應該也能夠拍得上用場!」

「有什麼用場派的?」

楚狂人並不是那種固執之人,雖然對羅比奧的話不以為然,卻還是放開了大手。畢竟,到了大宇宙,位面商人的勢力還是很強大的。他自己因為種種原因,成了位面商人的死敵,但對鄭拓這個朋友,還是不願意讓對方遭遇這種麻煩的。反正這些位面商人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角色,放了也就放了吧。

位面商人們落到楚狂人手中,來是閉目等死,卻沒想到事情又有了轉機,羅比奧出來救了他們,一個個頓時歡呼起來,同時諂詞如潮,馬屁滾滾,統統都向羅比奧和楚狂人拍去!

「楚大人大慈大悲,天下無雙,實乃世上僅有!日後成就,必當天下無匹!」

「羅比奧大人果然是位面商人中間的翹楚,就算那掌控級位面商人,也是遠遠無法比擬!」

「胡!豈止掌控級?就算主宰級位面商人,又能夠比的上羅比奧大人么?」

「沒錯!照我,羅比奧大人,在大宇宙中,除了至高主宰之外,那就再也無人能夠比擬了!這樣的人應該成為我們位面商人的楷模,大宇宙位面商業協會應該邀請大人擔任商業協會的總會長!」

「沒錯沒錯!大人……」

聽著這些馬匹,楚狂人眉頭一皺,直接就充耳不聞。

不過羅比奧就不一樣了!

他出身位面商人世家,地位並不低,可是也不是自身家族的直系繼承人,勉強只是家族中一個可有可無的人,也就比那些旁系中的旁系成員,高上那麼一點點。

再加上,以前在大宇宙的時候,因為天賦的原因,他的位面商人等級,遲遲不能提升,同齡人一個個的級別,都早已經超過了他,甚至有成就掌控級位面商人的存在,而他還處於僅僅比最低級別的見習位面商人高一點點的初級位面商人級別。搞得他在家族之中,沒少受白眼,甚至被稱為家族恥辱。

為此,羅比奧無時無刻不想著提高自己的位面商人等級。畢竟在家族中,個人的地位,還是跟自身得位面商人級別掛鉤的,其次才是在家族中跟直系和嫡出之間的血緣遠近。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這才挖空心思,指望依靠傳中的那些藏寶圖之類的東西,讓自己的位面商人等級得到突破。只可惜,那些東西,根就不靠譜。在來到祖瑪世界之前,他根沒有任何進展。

所以,可以想象,當初祖瑪世界連通大宇宙,卻被羅比奧第一個踏足,他心中的興奮,會有多大。

只是,一進來什麼都沒做呢,就被鄭拓強行收為手下,這可是讓羅比奧鬱悶之極!雖然他也的確認可能鄭拓這個前途遠大之人的手下身份,但那鬱悶,卻是仍然不可能就此消除的。

然而現在,這麼多得位面商人,卻是對他吹捧起來,一時間他只覺得大大的出了一口悶氣,就算明知道這些人只是在無恥吹捧,根不是真心,的也不是事實,卻仍然讓羅比奧飄飄然起來。

不過他心中還是存留著一些清明,得意洋洋的聽完這些諂媚之辭后,就立刻做起了正事,藉助楚狂人的強大力量,逼迫這些位面商人臣服,認鄭拓為主。

當然,同樣是手下,那也是有高下之分的。他羅比奧來是鄭拓第一個位面商人屬下,這屬下位面商人的首腦,自然是當仁不讓!

這些位面商人雖然不爽,不過形勢比人強,哪怕心中激起不願,一個個也都不得不乖乖臣服,認鄭拓為主,同時成了羅比奧的部屬。

至於那不識相的,在楚狂人殺了兩個作為榜樣之後,卻也都老實了。

這所謂的認主,自然就是通過位面商人的手段,在這些位面商人身上種下禁制,一旦背叛,就有命危險。當然,這只是羅比奧弄的手段,鄭拓自然另外還有其他手段,以便更加保險。

就這樣,鄭拓手下的第一個位面商團,終於初步形成了雛形。 一干攪局的位面商人被打跑之後,羅比奧這邊強迫人家入伙,鄭拓那邊,卻也正在渡劫。書來自w–

現在他度的,乃是第四重天劫了。

之前同樣的也有考驗。

第一重是劇痛,第二重是酸楚,第三重是麻木,第四重,便是那酥軟。

第四重天劫乃是天金劫。

酥軟也就是一種讓人懶洋洋的打不起精神來戰鬥的感覺。直接殺傷力同樣不大,可是其隱藏的危害,卻是比之前更強。

之前無論如何,都不會消滅人的鬥志,可是酥軟,卻是直接讓人的鬥志,都難以提起來。這樣應付過去,難度自然更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