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炎爆!」而隨著慕天華一聲怒吼,頓時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響起,就彷彿一顆巨大的火球爆炸了一般,那恐怖的火焰翻騰,而那巨大的劍影也葬送在了那火焰之中。而隨著這股炙熱氣息的襲來,雨辰單手一招,頓時一股強大寒意從雨辰的手掌之中瀰漫,抵消著那股炙熱之氣的侵襲。

而就在雨辰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只聽一聲「聚!」從火焰之中傳出,頓時那恐怖的火焰向著中間聚攏而去,幾乎在瞬間那火焰便被吸收到了慕天華的身體之內。而隨著那股火焰被吸收,慕天華身上瀰漫而出的氣息也突然之間暴增了起來。

雖然十大公子比試規定不允許動用提升實力的秘法,不過幾乎是慕天華在戰台之上的最後一戰,而且在慕天華的心中也是極其渴望能夠與雨辰一戰的,所以即使是拼著動搖以後的武道根基,慕天華也選擇了強行提升自己的實力,以滿足和雨辰的一戰。

幾乎在片刻慕天華的實力便已經全部的恢復,甚至是那股從他體內傳出來的壓迫感較之全盛的時候還要強上一分。雖然慕天華動用了秘法,不過作為裁判的四大學院並沒有喊停,而雨辰也沒有要求停止戰鬥。而在感受到慕天華身上傳來的氣息,雨辰的嘴角頓時便露出了一個微笑,「只有這樣的戰鬥才能夠讓人心中滿足不是嗎?」

「吼!」頓時一聲巨吼,那血色的妖虎身上的血煞之氣更加的恐怖,一縷縷血氣向著周圍瀰漫,而那一雙虎目也化為了血色,宛如流淌著的血液一般。恐怖的殺意縱橫,這隻站立著的血魔妖虎就彷彿是剛剛從十八層修羅地獄之中爬出來的一般,那股濃郁至極的殺戮,幾乎讓人窒息。

而在慕天華的周圍,炙熱的氣息炙烤這周圍的一切,哪怕是那恐怖的血煞之氣,也被那至剛至陽的火焰規則所泯滅。「雨辰,就讓我們痛痛快快,毫無遺憾的來結束這一戰吧!」只聽慕天華一聲怒吼,頓時那如同一顆巨大火球的慕天華便向著雨辰暴沖而去。

「是該結束了!」只聽雨辰同樣的一聲怒吼,那巨大的虎拳凝聚,恐怖的殺戮規則繚繞,「聖象勁拳!」只聽雨辰接著一聲暴喝,頓時那巨大的虎拳顫抖,恐怖的力量從那隻虎拳之中爆發,恐怖的殺戮規則在那虎拳之中幾乎凝聚成為實質。

那巨大的虎拳猶如一尊擎天巨象的一根支柱一般,攜帶著讓人震驚的力量,向著慕天華轟殺而去,雨辰的肉身力量本就強大,再加上殺戮規則的融入以及聖象勁拳成三倍之勢的暴增,可以想象這一拳有多麼的恐怖!當初肉身和力量同樣強大無匹的洛天辰便是敗在了這一拳之下!

「轟!」頓時兩道身影劇烈的撞擊在一起,那翻騰的火焰和殺戮規則頓時在碰撞的那一剎那而化作了一股巨大的風暴風暴向著周圍肆虐而去,恐怖的氣息瀰漫,那強大的氣勁不斷的衝擊著戰台周圍的陣法,而被那一道道陣法所形成的光幕抵擋了下來。

而就在這恐怖的氣勁爆發的同時,一道聲音頓時便從那股混亂的氣勁之中倒飛了出來,而慕家的家主在看到那道倒飛出來的身影之後,頓時只見其身影一動便將那道身影接住了。而在那戰台之上的氣勁平息下來,雨辰也早已經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雖然這一戰雨辰獲勝,不過雨辰卻高興不起來,這倒不是因為慕天華身受重傷,發揮不出來他的戰鬥力。其實慕天華在動用秘法恢復之後他的實力並不比全盛的時候弱,所以雨辰並不是因為這一戰而不高興,而是因為他這一拳轟碎了一段友情。雖然這一戰結束了,不過他和慕天華的那短暫的友情也同樣的結束了。這才是讓雨辰無法真正開心的地方。

而在雨辰這邊戰鬥結束的時候,便聽到申屠榮軒大喝道:「如果大乾帝國第一才俊就是這樣的實力的話,那這一戰你必敗!」只見申屠榮軒身上恐怖的邪惡之氣爆發,那已經達到了陽元境三層的氣息幾乎瀰漫了整個戰台,長孫俊秀的實力本就比申屠榮軒要低上一個等級,在加上申屠榮軒的邪之力十分的強大,所以即使是領悟了風之規則的長孫俊秀也是處處受到牽制。

「既然這樣那就一戰決勝負吧!」長孫俊秀雙手背負在身後,而同時一股強大的風之規則從長孫俊秀的身上瀰漫而出,「風!無處不在!即使是你的力量很強大,不過卻依然躲不過風的束縛。」長孫俊秀那原本平靜的臉龐也起了一絲波瀾。

「風之縛!」只聽長孫俊秀一聲冷喝,頓時申屠榮軒便感覺到自己周身有著一種看不見,摸不著的力量試圖想要束縛自己。「風之影!殺!」而就在這個時候長孫俊秀的身影如風一般快到極致,如影一般難以捉摸。幾乎在瞬間長孫俊秀的長劍便抵在了申屠榮軒的身前。

而在看到長孫俊秀的一連串動作之後,申屠榮軒雙眼微眯,「邪之鎧甲!」只見申屠榮軒心念一動,頓時一具厚實的鎧甲出現在了申屠榮軒的體表,而在這具鎧甲之上一隻巨大的吞噬巨獸張開著猙獰的巨嘴。

而同時在申屠榮軒的身上一股狂暴的邪之力爆發,而那邪之力中蘊含的強大的腐蝕能力頓時便將長孫俊秀的風之縛盡數的腐蝕。不過就在這一剎那,長孫俊秀的長劍已經刺在了申屠榮軒的心臟處。只聽「鐺!」的一聲,就彷彿是撞擊在金屬上的聲音似的,而長孫俊秀的長劍便刺在了那邪之鎧甲之上。而無法再進入分毫。而在看到自己的長劍竟然無法進入分毫之後,長孫俊秀的臉色頓時微變。 而在所有人中最為神秘的便是申屠榮軒了那一身邪功不但強大無匹,而且彷彿也沒有底線一般,越強越強,就連白刃與之一戰鬥敗落在了他的手中,雖然白刃並沒有動用底牌,不過白刃卻也感覺到申屠榮軒同樣有著底牌沒有使用。

而隨著這一輪比試的落幕,大乾帝國的慕天華、雨沐楓、林雷弄以及冰蓮帝國的東方磊還有雨霧帝國的楊陽,五人以敗績最多而淘汰出局。而在十大公子名額出來之後,冰雪帝國獲得了最大的勝利,最終以南宮博雄、莫問天、白刃和雨辰四人殺入十大公子之列。幾乎佔了總數的一半。

而大乾帝國雖然剛開始入圍的人數最多,可是最終卻只剩下長孫俊秀一個人還留在了戰台之上。而隨著這一場比試的結束,十大公子名額的角逐也終於落下了帷幕,不過十日之後十大公子的排名之爭,也勾起了眾人的興趣。

而在比試結束,雨辰、白刃和冰雪帝國的其他武者們相對了一眼,而一抹微微的笑意浮現在了雨辰等人的嘴角,雖然雨辰他們並沒有如願的將所有大乾帝國的武者們全部拒之門外,不過那並非是他們的原因,而是因為長孫俊秀確實是有著自己的實力,他的大乾帝國第一才俊之名並非是浪得虛名的。

而在戰局以結束,雨辰、白刃兩人與南宮博雄等人說了一聲之後,便離開了。而隨後雨辰在和王宇候已經王鈺夢聚在一起之後,便向著白爺爺住的地方走去了。雖然比試已經落幕,十大公子的名額也已經定了下來,雨辰之名也再一次的引起了軒然大波。

不論是身具三種規則之力還是規則化形疑惑著是將兩種不同的力量融和在一起而爆發出超出尋常的力量,這一件事情,都讓雨辰的名字一響再響。而出了雨辰之外還有一人也同樣是震驚了所有的武者,那就是申屠榮軒。

原本眾人對申屠榮軒的影響也是那源於那一本介紹所有參賽人員信息的冊子,而在那冊子之中的介紹就是心狠手辣,凡事與申屠榮軒對戰之人幾乎就沒有完整的走下戰台的,而對於申屠榮軒的具體實力根本就沒有人知道。

若非是在第一輪申屠榮軒出現在沒有領悟規則的那一撥人物之中,恐怕根本就沒有人會知道申屠榮軒竟然還是一個沒有領悟規則之力的人!不過經此一戰,也造就了申屠榮軒的名望,一個沒有領悟規則之力的武者,在戰台之上大殺四方,無人能敵,而最終站在了最後而取得了十大公子的名號。

而另一個卻是身具三種規則之力,手持寬大的重劍,魔虎之威震動四方,以微弱的實力硬悍帝都兩大家族,超天元境的武者為其伸出援助之手,整個冰雪帝國願傾盡全國之力為其撐腰。而在戰台之上硬是以陰元境的實力而取得了輝煌的戰績,成就了十大公子之名。而且還是唯一一個陰元境的武者!

此一戰,註定了有人揚名立萬,而有人這一敗塗地,聲名狼藉。不但大乾帝國七大才俊之名就此毀去,而且雨沐楓、長孫俊秀等人也是一時之間名聲掃地,而楊陽雖然身份最貴卻也落得萬人數落。

而看著漸漸遠去的雨辰等人的背影,林雷弄和長孫俊秀等人雙眸之中都泛起了濃郁的恨意和殺意。雨辰等人的崛起可是踏著他們的名譽而爬上去的,相對於雨辰等人他們不但淪為陪襯額,而且還要受萬人的指著。

這從天堂墜落到地獄,這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雨辰他們而起!也正是因為這股對於雨辰恨意使得一場在背地裡暗算雨辰陰謀正在醞釀之中。

「今天之後四大學院便會廣大的招生,你們有什麼打算嗎?」而在雨辰、白刃和王宇候、王鈺夢四人行走的時候,雨辰對他們兄妹二人問道。想當初雨辰要來帝都之前,太爺爺就曾經跟雨辰所過,真武學院相對於其他三大學院要好上一些,不過今日事後,因為長孫俊秀的事情,很有可能真武學院會記恨上自己,若是因為王宇候他們二人加入真武學院,雨辰怕真武學院因為自己的關係而難為他們兄妹二人。

「來到了這帝都,我才知道清風鎮是多麼的狹小,所以我打算留在一所學院之中,多家的磨練自己。至於是哪所學院暫時我還沒有決定。」王宇候說道。而王鈺夢只是看著雨辰,輕咬了咬嘴唇並沒有說什麼。

「今日事後,恐怕四大學院都被我們得罪了,就怕他們會因為我和白刃的關係,而對你們有所為難。」雖然雨辰對於王宇候的想法非常的支持,不過雨辰卻不免的有一些擔憂的說道。

「雨兄這倒是多慮了,四大學院還不至於如此心胸狹隘。若是四大學院之人都如同雨兄所說,那四大學院也無法再大乾帝國矗立無數年了。」而就在這個時候,風君隱竟然從一旁出現,而對雨辰笑著說道。

這倒不是因為風君隱跟蹤雨辰而來,而是因為在這一段路上,風君隱和雨辰他們是同路的,所以雨辰等人說的話,風君隱很自然的就聽到了。而在聽到雨辰竟然對四大學院有著如此深的誤解之後,風君隱便解釋了一聲道。

雖然雨辰和白刃之前在戰台之上將風君隱當作是敵人對待,不過這風君隱還是非常有君子風度的,不愧是出自四大家族之中的皇室風家!在之前的比試之中風君隱本可以和宮婉君聯手對付南宮博雄的,不過風君隱卻選擇了和南宮博雄來一場男人與男人只見的對決。對於這一點雨辰還是比較欣賞風君隱的。

「哦?看來我倒是小人之心了。」而再聽到風君隱的話之後,雨辰也是感覺是自己想的太多了,確實是如此,如若四大學院真的如此狹隘,那麼這四大學院根本就無法矗立在大乾帝國無數年,而不倒下。「看來我對著帝都確實是沒有什麼好感啊!」而隨後雨辰感慨了一聲道。

沒錯!在雨辰來到帝都的第一天,便有人給他下馬威,而之後有發生了一系列讓雨辰討厭帝都的事情,尤其是林家和雨家兩家更是以勢壓人,這便已經讓雨辰十分的反感帝都了。以至於讓雨辰覺得帝都並沒有什麼是好的,就連四大學院也被雨辰列為了反感的對象。所以雨辰這才第一印象便覺得四大學院會狹隘到對付王宇候他們。

而在聽到雨辰的感慨,風君隱只是微笑了一下,並沒有回答。「雖然在戰台之上我們是敵人,不過現在我們並不是敵人,不是嗎?而且無論怎麼說你們也是大乾帝國的武者,所以若是雨兄信得過我,不妨就讓他們來我皇風學院。」而隨後風君隱對著雨辰說道。

「那就費心了。」而在聽到風君隱的話之後,雨辰便對其說道。風君隱說的不錯,雖然在戰台之上他們是敵對的,不過在戰台之下他們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雖然因為雨辰的原因七大才俊之名已經毀了,不過風君隱是一個野心很大的人,他並不會去真的在乎一個所謂的七大才俊之名。

所以雨辰便同意了風君隱的說法,而且皇風學院確實是要比其他的學院要好上一些,翰林學院與林家有著莫大的關係,而以雨辰和林家現在的關係,王宇候他們去翰林學院的話那就是羊入虎口。

而天幕學院由於雨家和慕家有關,雨辰倒是想讓王宇候他們去天幕學院,不過雨沐楓身為雨家的嫡長子,在天幕學院之中肯定有著很大的勢力,而王宇候他們兩人去天幕學院的話,雨辰也不放心。

而真武學院那就跟不用說了,真武學院的第一人就是因為雨辰而失去了另一隻手臂,不但讓長孫俊秀的名聲掃地,以至於就連真武學院的名聲都受到了影響,而且真武學院之中;又有著長孫俊秀以及長孫俊秀的師傅,雨辰怎麼可能會讓王宇候他們倆去。

所以在一番思慮之後,雨辰便同意了風君隱的話,而對於雨辰所說的去皇風學院,王宇候也沒有意見。而王鈺夢雖然心中有著不同的想法,不過王鈺夢卻沒有說出口。而在別過風君隱之後,雨辰對於王宇候和王鈺夢兩人的事情也放下心來了,有著風君隱的幫忙,想必王宇候和王鈺夢也不會受到什麼為難的。

不過雨辰卻沒有想到真是因為今日,他將王宇候送到了真武學院,以至於在清風鎮的王家自認為攀上了皇室風家而底氣十足,囂張無限,最後更是向清風鎮雨家發起了挑戰,以至於清風鎮再一次的大亂,而沒有著雨辰守護的清風鎮雨家岌岌可危,尤其是王家有著從已經覆滅地李家獲得的強大的功法「血噬」,可以將妖獸精血煉化入體,而使得王家實力大增。 雨辰卻沒有想到真是因為今日,他將王宇候送到了真武學院,以至於在清風鎮的王家自認為攀上了皇室風家而底氣十足,囂張無限,最後更是向清風鎮雨家發起了挑戰,以至於清風鎮再一次的大亂,而沒有著雨辰守護的清風鎮雨家岌岌可危,尤其是王家有著從已經覆滅地李家獲得的強大的功法「血噬」,可以將妖獸精血煉化入體,而使得王家實力大增。

實力大增而且又有著強大靠山的王家便看似漸漸的不見雨家放在了眼裡,而在清風鎮王家向雨家發起戰爭之時,雨辰還在外遊歷、歷練未歸,而就在王家率領強大的力量攻入雨家的剎那,一批批神秘而又強大的武者從四面八方突然的出現,不但解救了雨家之威,更是使得王家敗落。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而在雨辰風君隱等人分開之後,雨辰和白刃兩人便要與王宇候兩兄妹分開,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雨辰神色頓時一冷,而同時一股強大的殺意從雨辰的體內洶湧而出,恐怖的殺戮規則凝聚,而向著同一個方向暴沖而去。而感受到從雨辰身上傳來的那股攝人心生的氣息,王宇候和王鈺夢兩兄妹都是心中一凜。

一股特殊的波動湧現,而雨辰和白刃便看到一道由魂力凝聚而成的攻擊便打擊在了那殺戮規則之上。「出來吧!」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冷喝一聲道。而雨辰之所以如此便是因為他感覺到了一股神念探視自己,所以雨辰這才反擊的。

而隨著雨辰話音落下,頓時一名女子便出現在了雨辰等人的面前,而在看到對方之後,「果然是她!」雨辰心中想到。其實在那股神念掃視自己的時候,雨辰就已經想到了會是她——凌夢莎!

其實當時在戰台之上雨辰暴露那紫紅色的火焰之後便想到了凌夢莎會不會認出自己來,不過雨辰心中還是希望凌夢莎不會。而在凌夢莎一出現,無論是白刃還是王鈺夢等人都看向了凌夢莎,而白刃知道雨辰的秘密自然也是能夠猜出一些凌夢莎找雨辰的目的,所以白刃嘴角頓時便掛起了戲謔的笑容,不過凌夢莎倆人可就不知道這些了。

而對於白刃和王鈺夢等人的目光,凌夢莎並沒有在意,而在凌夢莎一出現便直接的將目光鎖定在了雨辰的身上,而看著一直注視著雨辰的凌夢莎,很自然的向前走了一步,跟雨辰肩並肩站在了一起。

「他在哪裡?你跟他又是什麼關係?」而在王鈺夢疑惑的眼神之中,凌夢莎便直接的問道。而對於凌夢莎的話,雨辰也是有一些錯愕,以前雨辰只覺得凌夢莎是一個柔聲細語的大家閨秀,不過像今天這樣的氣勢逼人雨辰除了當日在煉丹師公會門前跟她比試煉丹的時候見識過之外,還真的沒有再其他的時候見識過。

「姑娘,你弄錯了吧!我們素不相識,而且我也不知道你所說的他是指何人?姑娘若是沒有別的事情的話,那就告辭了。」而雨辰看著凌夢莎而對其淡淡的說道。而從凌夢莎一出現,凌夢莎便一直注視著雨辰的目光,而直到雨辰的話音落下,凌夢莎都沒有眨過眼,那凌厲的目光一直盯著雨辰的雙眸。

而看著一直注視著自己眼睛的凌夢莎,雨辰頓時心中一凜,而同時一股殺戮規則匯聚,而雨辰的一雙眸子也在瞬間化為了血色,恐怖的雙眸之中彷彿布滿了屍山血海一般,頓時那恐怖的殺戮意志沿著雨辰的雙眸射入到了凌夢莎的雙目之中。

而在這股殺戮意志的侵襲,頓時凌夢莎感覺到眼睛刺痛,而使得凌夢莎不自主的轉過頭、閉上了眼睛。而在躲避了雨辰的犀利的目光之後,凌夢莎便再一次的看著雨辰,而微笑道:「若是雨公子遇到了他,就請轉告他,夢莎有幸能夠認識他。」而隨後凌夢莎便轉頭離開了。

而就在凌夢莎剛想要走的時候,頓時便回頭再一次的看著雨辰的雙眸而說道:「雨公子,忘了告訴你,一個人的外貌無論有何改變,不過他的眼神都不會變得。後會有期。」凌夢莎對著雨辰微笑了一下便離開了。

而看著凌夢莎離開的背影,雨辰心中也是一驚,「被她發現了嗎?這個女人還真不可小覷!」雨辰心中想到。雖然雨辰震驚凌夢莎的觀察力,不過凌夢莎卻是更為震驚,當初雨辰暴露那紫紅色的火焰之後,凌夢莎便懷疑雨辰了,不過在剛剛凌夢莎注視著雨辰的眼睛之後,在凌夢莎的心中便有著一個確定的聲音告訴她,眼前這個人就是那個辰麒!

雖然這種想法很是不可思議,不過凌夢莎卻還是相信自己的眼睛說看到的。不過也正是因為凌夢莎確定了眼前的雨辰就是那個辰麒,所以才讓凌夢莎震驚雨辰既是武修者!也同樣是魂修者!「他是怎麼做到的?」凌夢莎心中疑問道,不過這個問題將始終都成為凌夢莎心中的一個疑問。

而對於凌夢莎沒頭沒腦的話,王宇候和王鈺夢自然是聽不懂,不過卻並不代表白刃聽不懂。而在分別了王宇候和王鈺夢兩人,白刃和雨辰兩人前往白爺爺那裡的時候,白刃便對雨辰說道:「你另一個身份已經暴露了,從你現在暴露出來的天賦便已經讓很多人忌憚了,若是你的另一個身份在暴露出去的話,恐怕會有人多人都想暗中對付你。她可信嗎?要不要?」而隨後白刃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不用,雖然不見她的次數不多,不過她是一個可以被信任的人!放心吧!」雨辰對白刃笑道。而聽了雨辰的話,白刃只是微微的點頭,道「既然你心中有數,那就行!不過像你這樣隨便的一個人都可以相信,遲早是要出事的。」白刃對雨辰告誡道。

而白刃的話彷彿就是有預見性的一般,而就在幾天之後,一場針對雨辰的陰謀悄悄的拉開了帷幕,而這場因為也正是利用了雨辰對於其他人的信任!也正是因為這異常陰謀,才會讓雨辰受傷甚至是險些喪命!這些倒不是最重要的,而最重要的是因為這場陰謀而造成了雨辰一生中的第一個遺憾!

而在片刻之後,雨辰便和白刃回到了白爺爺的住處,而白爺爺看著雨辰和白刃兩人回來也是十分的高興,而對於他們二人在戰台之上的表現,白爺爺也是十分的滿意。不過在雨辰和白刃回來之後,白爺爺還是十分嚴肅的看著雨辰而對其道:「那兩種不同力量的融合,雖然威力很強大,不過現在的你根本就無法駕馭,甚至是一個不小心,便會傷到你自己,所以以後還是不要這個冒險了。」

而對於白爺爺的話,雨辰自然是知道的,雨辰之所以在戰台之上使用那樣的融合力量,也是因為火麒麟曾經說過兩種不同的力量融合在一起之後將會爆發出超出兩種力量總和的威力!這也就是傳說中的一加一大於二!

也正是基於火麒麟的這個理論,所以當時在戰台之上幾乎無計可施的雨辰便想到了這個,只不過最後就連雨辰也沒有想到兩種力量的融合竟然是那麼的危險,若是當時沒有長生樹種的幫忙,雨辰根本就無法將他們融合,甚至是還會被那兩種力量所傷。不過最後索性雨辰成功了,而且還是雜第一次嘗試的時候便成功了!

而在白爺爺、雨辰、白刃,他們祖孫三人又聊了一些之後,白刃便問道:「爺爺,你聽說過邪修者嗎?」而聽到白刃的話之後,白爺爺也是一臉迷茫的看著白刃而隨後便搖了搖頭。「這個世界如此之大,而修行各種力量的人無數,也許存在你所說的邪修者吧,不過我老頭子卻是沒有聽說過。」白爺爺說道。

「那爺爺覺得申屠榮軒那個人的實力怎麼樣?」雨辰接著問道。而在聽到雨辰的話后,白爺爺的雙眸之中便湧向了一縷精光,「你說的是那個小娃娃?他就是你們所說的邪修者嗎?他的實力確實是在陽元境三層,不過他說是用的那種力量卻讓我感覺到了一種邪惡的感覺,而且那種力量十分的強大!沒有想到最後就來刃兒也是不敵。」白爺爺回想到。

「爺爺,什麼叫做我也不敵?我可是還有著自己的底牌沒有動用呢?若是動用全部實力究竟誰勝誰負那還說不定呢?」白刃在聽到白爺爺的話之後,頓時反駁道。

而在聽到白刃的話之後,白爺爺也是笑道:「刃兒你雖然沒有動用全力,不過我觀那小娃娃也沒有動用全部實力。刃兒雖然是天賦絕倫,而且實力在同輩之中也算佼佼者的存在,不過天下之大,天才無數,你莫要小覷了天下的天才!」

其實白爺爺也知道,雖然白刃平時里就是這樣說說,不過真正對待起來,白刃還是非常認真的,而且白刃雖然自傲但是卻從來不自負!也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天下無敵!而小覷他人! 「小辰子,這便是你讓我找的清凈之地了,不知道你覺得如何?」白爺爺對雨辰問道。在之前雨辰便暗中對白爺爺說道,自己有辦法清除他體內的寒意,而讓白爺爺尋一個清凈之所,所以白爺爺才會帶雨辰來到之里。

「嗯!爺爺,其實很簡單你只需要靜坐著便好。」雨辰說道,而隨後只見雨辰心念一動頓時強大的魂力從雨辰的腦海魂域中的那顆綠色珠子之中散發而出。而在雨辰暴露自己的魂力之時,白爺爺在那一剎那便已經感覺到了,而在知道雨辰竟然也是魂武雙修之人之後,白爺爺心中也是十分的震驚,「果然與刃兒一樣都是絕世天才——魂武同修!」白爺爺心中想到。

而隨後便看到一塊乳白色的玉牌浮現在了雨辰的額頂之上,而散發著淡淡的光芒,而一股魂力從那塊玉牌之中慢慢地釋放。「去!」只聽雨辰一聲喝聲,頓時那塊玉牌便化作了一團光芒湧入到了白爺爺的體內。而這塊玉牌正是不死神魂牌!

而在這塊玉牌湧入到白爺爺的體內之後便直接的向著白爺爺體內的那團寒意籠罩而去了。那乳白色的光芒幾乎在瞬間便將那團寒意所覆蓋,而在下一刻那乳白色的光芒回縮,而那團寒意也同時隨著那乳白色的光芒而進入到了不死神魂牌之內。

而在這團寒意進入不死神魂牌的剎那,白爺爺頓時便感覺到了那股寒意被抽離了自己的身體,雖然白爺爺的體內還殘留著部分散在的寒意,可是以白爺爺的實力這點寒意對他再也不會構成什麼威脅了。

而在下一刻那塊玉牌便從白爺爺的體內飛出鑽入到了雨辰的眉心處消失不見了。而隨著不死神魂牌的歸來,雨辰也顧不得白爺爺便直接的靜守心神,而同時雨辰的神魂也湧入到了不死神魂牌之內。而白爺爺在看到雨辰竟然真的吸收了自己體內的那團寒意之後,在其心中震驚的同時,也在為雨辰擔憂著,所以在看到雨辰抱守心神之後,白爺爺便可是為雨辰守護著。

而當雨辰的神魂進入不死神魂牌之後,便看到一直渾身沐浴著 而白爺爺無疑是雨辰將整個清風鎮雨家安危都託付的最好的對象,不但白爺爺本人實力強大,而且因為白刃和自己的關係,白爺爺也會對清風鎮雨家給予適當的方便的。而隨後雨辰便將聽雨樓的令牌留了一塊給白爺爺,而讓白爺爺有空的時候可以指點一下雨劍他們。

而且雨辰相信以雨劍他們的天賦,加上凌夢莎的丹藥以及白爺爺的指導,他們的實力將會突飛猛進,將來必定會成為自己登臨帝都的一大力量和底牌!而當那一日雨辰君臨帝都的時候,世人也才知道了聽雨樓是何其的強大。

而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無論是雨辰還是白刃都準備著十大公子排名的最後一戰,而隨著十大公子最後之爭的臨近,一股緊張的氣息也悄悄的瀰漫在了整個帝都。而就在十大公子排名之爭的前一天,突然之間有一個人沖入到了冰雪帝國武者的住處,將一封信件交給了雨辰。

而當雨辰看到信中的內容之後,頓時臉色微變,而隨後雨辰雙手一翻,頓時而雨辰在聽完冷玉彤的身世之後,在雨辰的眼角頓時便滑落了一滴眼淚,「原來你故意接近我就是為了復仇!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冷玉彤,上一代的恩怨就真的如此的重要?」雨辰看著冷玉彤而對其問道,不過冷玉彤依然是不說隻字片語。而與此同時一道 「你殺了他!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 豪門婚劫:小助理,你被潛了 難道你不知道他對你的感情嗎?」慕思思看著近在咫尺的冷玉彤而對其問道。在雨辰「死」了之後,林雷弄和已經蘇醒過來的長孫俊秀並沒有理會冷玉彤便已經先行離開了,只剩下了冷玉彤一個人站在斷情崖便,吹著從山崖地下吹來凌厲的寒風。

「是我殺了他!親手殺了他!」冷玉彤看著那地面上已經幹了的血跡和自己手中的銀雪劍而喃喃的道。而一滴滴眼淚從冷玉彤的眼角滑落,「為什麼?為什麼他是雨家的人?為什麼要讓我們相識?這一切都是為什麼?」冷玉彤對著斷情崖撕心裂肺般的怒吼道。可是卻沒有人能夠回答她,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

「既然殺了他,你會如此的痛苦?那你為何又對他下的了殺手?」而看著那泣不成聲,猶如失去了至親至愛之人的冷玉彤,慕思思心中想不明白,究竟為什麼?既然相愛為何又會舉起屠刀,斬向自己所愛的人?

冷玉彤沒有得到答案!慕思思也沒有得到答案!看著失魂落魄的離開的冷玉彤,慕思思覺得心很痛,在一天之內,她失去了這個三年以來如同姐姐一般照顧自己的閨蜜,更失去了一個讓自己動心、讓自己傾心的男人。慕思思突然覺得彷彿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都在這一刻全部失去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慕思思便從空間戒指之中取出了一塊玉牌,而在這塊玉牌出現片刻之後,一道人影便從這塊玉牌之中浮現。「思思,你找為師何事?」而在這道身影出現之後便對著慕思思問道。

「師傅,徒兒想跟你走了!」而看著眼前那道模糊的女子身影,慕思思說道。而在聽到慕思思的話之後,那女子顯然也是有一些小激動的道:「哈哈哈,思思,你終於想通了!當年為師就讓你跟我走,可是你死活不肯,現在你終於想通了。思思,為師現在正在閉關,少則一年,多則三年,為師必出關,到時候,為師再去接你!」

「謝謝師傅!」而在聽到師傅的話之後,慕思思拜年收起了那塊玉牌,而那道人影也隨之消失了。雨辰有著自己的奇遇,而慕思思也同樣有著自己的經歷,當年慕思思的師傅看中了慕思思並收下慕思思為徒,傳授慕思思煉丹之術,而她對慕思思唯一的要求就是保留處子之身,終生不得嫁人!至於原因,慕思思的師尊並沒有解釋什麼,只是讓慕思思遵守而已。

這些年來,慕思思雖然心不在煉丹一途之上,不過慕思思的煉丹之術依然在飛速的增長著,雖然慕思思煉丹術增長的速度在她師尊的眼裡非常的緩慢,不過在大乾帝國這樣的地方,卻已經是個難得一見的天才人物了!

而此刻身在崖底的雨辰依然被冰封在了那厚厚的冰快之內,無盡的寒意規則從那冰封雨辰的巨大的冰塊之中散發、瀰漫。而隨著雨辰身上的寒意越發的濃郁,那從白爺爺體內抽離並且被封印在雨辰體內那股強大的寒意也受到了雨辰身上寒意規則的牽引。

頓時那股強大的寒意突破了火麒麟的陣法封印從雨辰的體內洶湧而出,恐怖的寒意猶如開閘的洪流一般向著四周直撲而去,就連從上方飛過的鳥兒也被凍成了冰雕墜落了下來。恐怖的寒意再一次的蔓延,原本在雨辰身邊方圓數十丈之內都化為了冰層,而此刻那冰層再一次的被擴大。

而在雨辰身邊百丈之內的那個巨大的湖泊也在這股巨大的寒意之下迅速的被冰封著,幾乎在片刻只見整個湖面都被覆蓋了一層厚厚的冰晶。恐怖的寒意迅速的向著四周侵襲,幾乎在百個呼吸之間,方圓數百丈都被這晶瑩剔透的冰晶所覆蓋。

而身在中央的雨辰無疑是受到寒意侵襲最為嚴重的,不過在那一股股強大的寒意湧入到雨辰體內的同時,在雨辰體內的玄武精元珠也在瘋狂的旋轉,吸收著這一股股侵襲到雨辰身體裡面的寒意,而守護著雨辰不被這股寒意所傷。

「嘎!」、「吼!」而在崖底的一隻只妖獸,在受到那股強大的寒意所侵襲之時,頓時發出了一聲聲怒吼,而向著四處逃散,而那些速度慢的,以及那些嘀咕這股寒意而不想離開的妖獸,幾乎盡數的化為了一尊尊冰雕,矗立在了陽光之下。

而那個湖面之上的冰層也越加越厚,整個巨大的湖面都被徹底的凍結,而隨著時間的不斷的推移,這股寒意也在不斷的向著湖底侵蝕,而冰層也在向著湖底推進著,巨大的寒意從湖面之上向著湖底涌去,而那些在水裡靠近湖面冰層的魚兒也被凍成了一具具冰雕。

雨辰墜下斷情崖的時候,還是上午,可是現在卻已經是深夜,無盡的寒意幾乎遍布了整個崖底,無數的妖獸都沒有逃過這一場突來的劫難而凍成了冰雕。而就在那股寒意不斷地向著湖底侵蝕的時候。突然之間「砰!砰!砰!」一聲聲悶聲的撞擊聲傳來,而術后只聽一聲「轟!」的一聲,那冰封在湖面之上冰城便爆裂了開來。

一隻巨大的腦袋從湖面破裂的冰城探出了,一隻黑蟒露出了一對獠牙,而謹慎的打量著四周,可是那股濃郁的寒意卻撲面迎上了那黑蟒。本來這寒冷的氣息對蟒類妖獸就是一個克制,可是在這句寒意之中卻讓黑蟒感覺到了一種同類的熟悉的氣息。

而在片刻之間,黑蟒便鎖定了中央的雨辰,因為從雨辰身上傳來那股同類的氣息是最為濃郁的!而在下一刻,便可到那黑蟒迅速地向著雨辰而去,而隨後那巨大尾巴便拍打在了冰封雨辰的那塊冰塊之上。

只聽一聲「砰!」響,可是那冰塊確實絲毫未損,反而是那黑蟒刺痛,而發出了一聲聲嘶鳴聲。「砰!砰!砰!」而隨著那黑蟒一次次的拍打,頓時那堅固的冰塊也開始碎裂,而散落了下來。

而在被那黑蟒的一次次拍打之中,身在冰塊之內的雨辰也受到了震蕩,而雨辰的意識也再一次的復甦了過來。雖然雨辰的身體被冰封了,不過雨辰的神識卻依然可以探知周圍的一切,而隨後雨辰鉤動體內的玄武精元珠,頓時玄武精元珠顫抖,而那層冰封在雨辰體外的冰晶也開始鬆動。

「砰!」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黑蟒的巨大的尾巴再一次的抽打在了那冰塊之上,而伴隨著這股巨大的力量撞擊,而隨後便伴隨著一聲聲「咔!咔!咔!」聲音響起,那冰封著雨辰的冰塊盡數的散落。而雨辰懷抱著王鈺夢再一次的出現了。不過此刻在王鈺夢身上早已經沒有了任何的生機。

而滿頭白髮,年邁蒼蒼的雨辰懷抱著王鈺夢,冷眼看著那隻巨大的黑蟒,「冰封!」而隨後只見雨辰的手掌揮動,頓時那無盡的寒意便從雨辰的周身湧現向著那黑蟒涌去,而同時在周圍空間之中的寒意也在向著那黑蟒聚攏而去。

而隨著雨辰的掌印落下,那巨大的黑蟒甚至是連逃跑都沒有便已經被冰封而化做了一尊巨大的冰雕。這倒不是雨辰的實力突然之間暴增,而是因為,那股被封印在雨辰體內的寒意雖然彌散了許多,不過卻依然有著一小部分依然聚集在雨辰的體內,而剛剛雨辰的那一掌便是將剩餘寒意盡數的打出這才造成了如此強大的效果,以至於對方是一隻人元境的妖獸也被瞬間冰封了起來,斷絕了生機。

「生機!」雨辰看著眼前的巨大的黑蟒,心中想到,而隨後雨辰信念一動,頓時那黑蟒周身的生機化作了一股股生機之力便湧入到了雨辰的體內。而隨著這一股股生機的注入,雨辰體內的生機也開始漸漸的恢復著。

雨辰那蒼老的面容也開始漸漸的重新泛起了紅潤,而那蒼白的頭髮,也開始漸漸化為了黑色,那褶皺出來的皺紋也漸漸的平復了下去。那黑蟒巨大的身軀頓時便化作了一股股強大的生機之力湧入到了雨辰的體內,而在吞噬了許久的生機之力之後,雨辰也重新恢復到了以前的年輕。

「生機!聚!」而就愛這個時候,雨辰的腳步猛地一踏,而同時雨辰的怒喝聲暴起,頓時那些被凍成冰雕的一隻只妖獸們身上的冰晶都轟然的爆裂了開來,而隨著雨辰的手掌的聚攏,那一隻只破冰而出的妖獸頓時湧現了一股股生機向著雨辰聚攏而去。

龐大的生機從四周聚攏在了雨辰的體內,不光是生機,這些妖獸的精血、以及暫時還沒有來得及消散的殘魂都被雨辰吸收進入到了體內。不過雨辰除了吸收一部分生機之下,將剩餘的生機以及全部的精血和那殘魂都輸送到了不死神魂牌之內。 龐大的生機從四周聚攏在了雨辰的體內,不光是生機,這些妖獸的精血、以及暫時還沒有來得及消散的殘魂都被雨辰吸收進入到了體內。不過雨辰除了吸收一部分生機之下,將剩餘的生機以及全部的精血和那殘魂都輸送到了不死神魂牌之內。

雖然雨辰的身體在恢復著,可是雨辰那滿頭的白髮卻是沒有變回往日的黑色,不過這並非是太大的問題,只要雨辰體內的生機之力旺盛,假以時日恢復黑色的秀髮並非是難事!而那巨大的黑蟒全身的生機都被雨辰吞噬之後,那巨大的身軀與冰封著它的冰塊一起碎裂散落在了地面之上。而那顆妖元則是被雨辰收了起來。

「既然你累了,那就睡會吧!終有一日我會將你喚醒!」雨辰的手掌撫摸著王鈺夢的臉龐而親聲的說道,而同時一股股強大的寒意從雨辰的體內湧現,而幾乎在片刻王鈺夢便再一次的被冰封在了冰晶之內。

之前火麒麟就跟雨辰說過了,他也沒有辦法救回王鈺夢,甚至是就連王鈺夢的神魂火麒麟都沒有辦法保住!因為王鈺夢的實力太弱小,而且神魂也不強大,只要王鈺夢身死,其神魂也會自然而然的散去,就是不死神魂牌也無法保住她!

所以心如死灰的雨辰不甘的發出了一聲聲怒吼,而伴隨著雨辰心中的寒冷,那恐怖的寒意規則涌動,而鉤動了雨辰體內封印的那股強大的寒意!不過在剛剛雨辰破冰而出的時候,火麒麟便告訴雨辰:「若是踏入永恆,也許能夠找到令她死而復生的辦法!」畢竟永恆境已經超出了這片天地的束縛,無論生死都不由這片天地做主!

永恆境像迷一樣的強大!死而復生並非是沒有可能,所以火麒麟在看到絕望的雨辰的時候,這才給雨辰一個希望道。而之前雨辰便在自責是自己的實力太低,以至於王鈺夢的逝去,而現在火麒麟給雨辰的希望,則是更加的堅定了雨辰對於實力的渴望!

「終有一日我會強大到可以令你死而復生!再也不會有任何人可以從我的身邊奪走我的親人,朋友以及所愛之人!任何人都不行!哪怕是這片天地也不能!」雨辰仰天一聲聲嘶吼道。而雨辰的話彷彿激怒了這上蒼一般,頓時一聲聲轟鳴聲在天空之中響起,而後只聽一聲巨大的「轟!」的聲音在雨辰的身旁落下,頓時一道雷電從天空之中劈下而擊落在了雨辰身邊的湖面之上。

而在那雷電的強大力量的摧殘之下,那冰封這湖面的冰層頓時破碎,那雷電的恐怖的高溫也使得被劈中的周圍的冰塊都徹底的融化為水了。巨大的水柱從湖面之上激起,水花和冰塊四濺。

而雨辰抱著已經被冰封的王鈺夢漫步在這被打碎的一塊塊冰塊之上,「等著我回來!」雨辰用手指撫摸著王鈺夢被冰封的臉龐而親聲的道。而隨後雨辰抱著王鈺夢的便走到了湖面的中央,而慢慢地沉了下去。

雨辰抱著王鈺夢行走於湖底的水中,雨辰想要將王鈺夢放在這裡,等待著自己日後將其喚醒。而就在雨辰抱著王鈺夢向著湖底潛行的時候,便發現這湖底有一些異常。而隨即雨辰的神識蔓延,細細的觀察著周圍的一切。

而就在雨辰降落到湖底的時候,便發現在湖底的有著一個洞口,而在洞口的周圍有著一股股力量的波動。而下一刻雨辰便來到了這洞口之前,在這洞口之上有著一道透明的光圈,將洞口封閉著,隔絕著這湖水進入洞穴之內。而對於洞穴之內的東西,由於有著那光圈的隔絕,即使是雨辰也無法看得清楚。

「這是一道陣法!很強!不但具有強大的防禦力,而且還具有攻擊性!除非找到法陣的核心,否則即使是以我現在的實力也無法將之破除!而且這陣法的核心應該就在那洞穴之內!」火麒麟對雨辰說道。

「竟然那麼強!」而在聽到火麒麟的話之後,雨辰說道。一直以來無論遇到什麼樣的陣法,火麒麟都是一一能夠破除的可是這一次竟然連火麒麟都束手無策,光憑這一點便可以猜想到這陣法的等級有多高!

「你最好不好觸碰到這陣法!不然你絕對會被瞬間擊殺!等你日後有實力破除陣法再來這裡不遲!」火麒麟依然不放心的提醒道。

「嗯!」雨辰應道,而隨後雨辰便將王鈺夢放在了那洞口的旁邊,而隨後雨辰心念一動,頓時在雨辰體內的玄武精元珠旋轉,一股恐怖的寒意從雨辰的體內湧出,冰冷至極的寒意將整個洞口都冰封了起來,而王鈺夢也被冰封在了其中。

而在眾人等待之中,十大公子的排名決戰,也終於要在今天拉開了帷幕,一道道身影匯聚到了真武學院,而這一屆十大公子除了雨辰之外也盡數的到場了。而在眾人焦急的等待之中,雨辰的身影依然沒有出現。

「林鴻羽!若雨辰有任何閃失!你林家必滅!」白刃站在戰台之上,看著高台之上的林鴻羽,雙目之中充滿了殺意。而白刃毫無留情面的喝聲,也讓林鴻羽臉色有些難看。在昨天的時候白刃便發現了雨辰不見了蹤影,而隨後白刃便覺到了一股心酸、不甘、絕望、不舍的情緒湧入到了自己的心間。就彷彿是他白刃自己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而又無能為力一般!雖然白刃不知道雨辰發生了什麼,不過卻是白刃知道這是那一刻,雨辰心中的滋味!

「哼!笑話!明明是他害怕自己的實力掙不到好的名次,不敢前來!難道這都要算在我林家的頭上?即使是你身後的那位前輩也應該講些道理吧!」林鴻羽雖然心中微怒,不過卻也不敢對白刃做些什麼。

「哼!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雨辰沒有前來!你林家比誰都要清楚!」白刃看著林鴻羽,雖然白刃的實力不及林鴻羽,可是白刃眼神之中的殺意卻是絲毫不減!而在感受到白刃眼神之中的殺意,林鴻羽的心中也是惱怒不已!他一個人元境的武者,還是第一次這樣赤果果的被人用這種殺意凝視!

「十大公子排名之爭,就此開始!若雨辰在結束還沒有趕來,那便依照規矩排名最後!」而就在這個時候真武學院的代表站出來宣佈道。而對於這排名其實在白刃的心裡並不是那麼的在意的,而現在最讓白刃擔心的就是雨辰現在在哪裡?

雖然白刃能夠感覺到雨辰還活著,可是之前白刃體會到的那種心酸,讓白刃無法想象雨辰究竟在那一刻經歷了什麼?而冰雪帝國的南宮博雄等人也是有一些擔憂,畢竟若是雨辰出事,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去向冰雪帝國各勢力交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