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先生,請屋裡坐。」庫克心裡一驚,立馬反應過來,開口說道。

「阿里巴,你怎麼來了。」就在庫克與阿里巴準備進洞穴的時候,一個不滿的聲音傳了過來。

「哈哈,是兩位長老啊,我就是來看看,與洛克先生做一筆交易。」阿里巴哈哈一笑,十分不在意的回答道。 阿里巴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讓庫克覺得有些疑惑,摩卡與里索則氣憤不已,因為這兩人是長老身份,傳承之地的長老身份,可不是一般的長老。

「洛克先生。」看到庫克停下了腳步,阿里巴喊了一聲庫克。

庫克呵呵一笑:「請,阿里巴先生。」

「謝謝。」阿里巴對於庫克稱呼自己先生,那是感覺十分的高興的,心情十分的舒爽。

不過有人不願意了,摩卡開口問道:「阿里巴,你來這裡幹什麼。」

「摩卡,別不識抬舉,我太陽部落的酋長幹什麼,難道還要向你彙報。」哪知道阿里巴聽到摩卡這樣居高臨下的語氣,立馬翻臉了。

里索也冷聲喝道:「阿里巴,你只是什麼意思。」

「我是什麼意思,我倒要問問你們是什麼意思,傳承之地的長老居然來一個小部落,並且是兩個長老,你們是什麼意思。」阿里巴大聲的反問道。

「我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摩卡沒好氣的回答道。

阿里巴也冷笑一聲:「你們也無權干涉我們太陽部落的事情,傳承之地不得干涉部落事務,這可是規矩,你們這樣做,難道是對我太陽部落的挑釁。」

摩卡與里索臉色越發的難看,傳承之地不得干涉其他部落的內部事務,是有這個規矩,但是這樣的規矩早就沒有實質性的意義了,因為每個部落的先知都是傳承之地出來的,那麼傳承之地也就間接的影響部落的發展方向,但是太陽部落不同,那可是擁有戰士十萬的龐大部落,沒有誰敢輕易的與這樣的部落為敵,哪怕是傳承之地也不行。

「怎麼,不說話了,其實你們兩位在我眼裡,根本什麼都不是,就像屁一樣。」阿里巴看到摩卡與里索難看的臉色,微微一笑,然後說道。

「阿里巴,你這是在挑釁傳承之地。」摩卡聽到這話,臉都青了。

「哈哈,不好意思,我這人吧,人家按照規矩辦事,我也按照規矩辦事,要是別人不按照規矩辦事,我也不按照規矩辦事,就憑你們兩個也想代表傳承之地,難道說你們有其他想法。」阿里巴哈哈一笑。

「你……。」摩卡與里索氣的臉色鐵青,為什麼,傳承之地的長老多達上百名之多,阿里巴這話要是被其他長老聽到,只怕又是一場風波。

「哼。」阿里巴看到摩卡與里索的樣子,冷哼一聲。

庫克沒想到阿里巴的腦子居然這樣靈活,根本就不像是一名巨人,反倒像是一名普通人一樣。

「呵呵,洛克先生,我在賢者協會工作了三十年。」阿里巴呵呵一笑的對庫克解釋道。

庫克聽到這話,不但沒有對阿里巴放心,反而提高了警惕,為什麼,就因為阿里巴在賢者協會工作三十年,賢者對於巨人是什麼態度,那肯定不是親密的戰友關係,賢者協會想不想讓巨人一族成為附庸,那是肯定的。

既然這樣,賢者協會是不是有行動,那麼這阿里巴指不定就是賢者協會派來的攪亂巨人一族局勢的傢伙。

「呵呵,難怪我覺得阿里巴先生身上有一種巨人沒有的氣質。」庫克呵呵一笑的說道。

「可樹,上果汁。」坐下之後,庫克又大聲的招呼道。

果汁上來之後,阿里巴才笑眯眯的說道:「洛克先生,不怕您笑話,剛才那兩人是傳承之地的長老,總是倚老賣老的,想要干涉其他部落的內部事情。」

「呵呵,人家畢竟是長老嘛。」庫克呵呵一笑,不做什麼評價,當然庫克心裡已經把阿里巴排除在合作者之外了,畢竟有賢者協會背景的,庫克肯定不會放心合作。

「什麼長老,傳承之地的長老有一百多個。」阿里巴不屑的撇撇嘴說道。

庫克沒有說什麼,阿里巴緊接著問道:「洛克先生,沒想到您居然是一名鑄造大師,我這次來,就是想鑄造一些武器的。」

「鑄造武器,可以啊,不過我現在三個月內的訂單已經滿了,要是鑄造的話,只有等三個月以後了。」庫克沒有直接拒絕,而是用了一個拖字。

「三個月,能不能定製武器。」阿里巴聽到庫克這麼說,心裡有些不滿意,但是隨後問道。

「那是肯定的,不過定製的武器成功率不高,並且報酬與材料都要翻倍的。」庫克提醒的回答道。

阿里巴哈哈一笑:「沒事。」

「那好吧,等我把長青部落的武器鑄造完畢,就開始為太陽部落鑄造武器。」庫克聽到阿里巴沒有反對,立馬肯定的說道。

阿里巴興奮的站起來,對庫克說道:「洛克先生,我誠摯的邀請您去我們太陽部落做客。」

「可以啊,不過等我把長青部落的武器完成了再說。」庫克一口答應道。

「那好,我立馬就回去準備材料。」庫克沒想到阿里巴居然立馬就要走了。

庫克能說什麼,當然站起來說道:「那我就不送阿里巴先生了。」

「呵呵,不送,我打聽道洛克先生喜歡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我特地帶了一些,另外我還未洛克先生準備了一份神秘的大禮,洛克先生到時候來我們太陽部落,就知道了。」阿里巴呵呵一笑的在門口一揮手,兩個高大的巨人抬著一個巨大的木頭箱子,放在庫克面前。

「一定,到時候還要麻煩阿里巴先生了。」庫克對阿里巴更是提高了警惕,心裡更是嘀咕,跟我玩這種把戲,哼。

阿里巴離開了,庫克轉頭就看到可樹正把箱子裡面的東西正往洞穴裡面放,庫克沒有理會可樹,坐下來思量了起來。

太陽部落的介入在庫克的預料之中,從可樹說長青部落與太陽部落有關係,庫克就知道有這麼一天,但是這也來的太快了,但是阿里巴的身份又讓庫克覺得有些棘手。

庫克原本是準備武裝巨人一族,然後讓巨人一族,半身人一族擁有較強的武力,那麼自己的星界也就有了混下去的資本,同時有可能的話,還可以聯絡部落方面。

但是現在巨人一族第一大部落的酋長有可能是賢者協會的探子,或者說是親賢者協會那邊的,那麼庫克的行動方案就需要更改了。

「傳承之地。」庫克思來想去的,在巨人一族,能夠與太陽部落抗衡的就只有其他兩個大部落,以及傳承之地了。

「可樹,去把薩克先知請過來。」不過關於計劃,庫克還需要做一些了解,然後才能進行下去。

薩克聽到庫克有請,立馬就過來了,庫克直接開口問道:「薩克,對於阿里巴,你了解嗎。」

「不了解,不過我聽說阿里巴曾經在外域軍團工作過,戰鬥力極其變態,並且猜測已經是白銀巨人了。」薩克聽到庫克這麼問,想了想回答道。

庫克聽到這話,心裡更是吃驚不已,薩克繼續說道:「不過白銀巨人也不算什麼,就像賢者協會裡面的黃金強者,不過是相當於七八級生物的戰鬥力而已,我們巨人一族的依靠是傳承之地。」

「難道說傳承之地的長老有分級。」庫克聽到這話,想到了什麼,開口問道。

「是的,傳承之地的長老也分級的,分別是一塔,二塔,最高就是九塔,摩卡與里索長老不過是一塔長老而已。」薩克解釋道。

「這個塔。」庫克感覺蛋疼不已,這尼瑪還有奇葩一點的稱呼沒有。

「呵呵,這是指居住的地方,一塔就是居住在傳承之塔的第一層,二塔就是第二層。」薩克也呵呵一笑,然後解釋道。

庫克聽到這話,心裡一動:「難道傳承之地只有一個塔。」

「怎麼可能,不知道有多少,主要是看傳承,有些幾個長老傳承一個,有些只有一個長老傳承一個。」薩克搖搖頭的回答道。

庫克還是有些疑惑,不過庫克不打算繼續追問了,庫克開口說道:「我感覺這阿里巴不像是一個巨人啊。」

薩克聽到庫克這話,一愣,顯然不知道庫克說這話是什麼意思,而庫克也不繼續說,薩克琢磨了一下,然後說道:「也許這根阿里巴在賢者協會工作三十年的經歷有關係。」

「嗯。」庫克嗯了一聲。

薩克看到庫克的反應,有些抓狂,薩克想了半響,然後問道:「洛克先生,您到底想說什麼。」

「咳咳,薩克,你覺得賢者協會與你們巨人一族是怎麼樣的關係。」庫克沒想到薩克思考半響居然會直接問自己,庫克心裡就嘀咕,你丫的想不出來就別裝模作樣的,早點問免得耽誤大家的時間。

「這……。」薩克聽到庫克這話問題,臉色詭異的看著庫克。

庫克看到薩克詭異的表情,心裡納悶不已,你丫的這是什麼反應,庫克也沉默不語,庫克心裡則在想哪裡出錯了呢。

「我覺得吧,賢者協會是巨人一族最親密的戰友,洛克先生您為巨人一族與賢者協會……。」半響薩克才小聲的說道。

聽到這話,庫克立馬就明白了薩克詭異的表情,因為庫克自己本身就是賢者,庫克問這話就有問題了,庫克趕緊的打斷薩克的話:「停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好了,算我沒問,薩克,你說我有可能去看看傳承之地嗎。」庫克苦笑不已,剛才只是顧著算計了,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庫克隨後問道。

薩克眼皮子一跳,狐疑的看著庫克,然後搖頭:「不可能,傳承之地那可是我們巨人一族才能去的地方。」

看到薩克的表情,庫克就鬱悶了,尼瑪不但沒有讓薩克懷疑阿里巴的身份,反而讓薩克懷疑自己是不是姦細了,你說庫克能不鬱悶嗎。

「好吧,你先走吧。」庫克嘆息一聲,薩克趕緊的離開了。

「先生,阿里巴一共送來了三十件東西。」可樹這個時候前來彙報道。

「嗯,我想靜靜。」庫克點頭嗯了一聲,庫克心裡不斷盤算,傳承之地的塔是不是法師塔呢。

可樹聽到庫克這麼說,立馬就離開了,不過可樹納悶的嘀咕:「靜靜,我們部落沒有靜靜啊,難道是其他部落的,要不我問問老丈人。」(ps:呵呵,有些稱呼用了我們現在的稱呼,大家別在意,畢竟這樣大家最容易理解,當然最主要的是俺想不出來是一個什麼稱呼,囧,)

庫克聽到這話,翻翻白眼,不過隨後庫克就嘀咕起來:「按照薩克說的,這傳承之地的塔具有傳承作用,而法師塔也具有傳承作用,難道傳承之地的所謂的塔就是法師塔。」

薩克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之後,摩卡與里索已經等在那裡了,不用問,薩克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

寂靜,薩克只是噶覺到寂靜,抬頭一看,摩卡與里索都在沉思,里索疑惑的問道:「這洛克問我們巨人一族與賢者的關係,這是什麼意思。」

「會不會是賢者協會的姦細。」薩克直接問出了自己早就埋藏在心裡的問題。

「白痴。」摩卡直接給了薩克這樣一個定義。

里索狠狠的瞪了一眼摩卡,然後問薩克:「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我覺得……。」薩克趕緊回答道。

「覺得,說你白痴你還真白痴啊,姦細,姦細能給我們巨人部落鑄造那麼多武器,難道指定這計劃的賢者也是一個白痴。」摩卡直接打斷了薩克的話。

薩克被摩卡這麼一說,一愣之後小聲的說道:「說的也有道理啊,姦細沒有必要為我們鑄造武器啊,難道鑄造的武器有問題。」

「武器沒有問題,我們已經測試過了。」里索直接回答道。

薩克恍然大悟,長老們想的肯定比自己多,這不武器都測試了,薩克就疑惑了:「那洛克問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在仔細的說一遍當時的情景。」摩卡與里索也是糾結不已,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薩克再次說完之後,里索就問道:「你是說洛克先問的你阿里巴的事情。」

「嗯,我估計……。」薩克點點頭。

「別估計了,你就說事情經過,別加入你自己白痴的想法。」摩卡立馬打斷道。

薩克鬱悶的要吐血,不過薩克點點頭:「是的,就是詢問我……。」

「難道這阿里巴有什麼問題。」摩卡自言自語的說道。

里索聽到這話,立馬站了起來:「我差不多明白了。」

「嗯。」摩卡與薩克一驚,看著里索。

「阿里巴有問題。」里索直接下達了定義。

「怎麼……。」薩克一驚的說道。

「閉嘴。」這一次是摩卡與里索一起朝薩克吼道。

摩卡與里索兩人互相看了看,顯然有了某種默契,里索繼續說道:「洛克問的不是太陽部落的事情,而是阿里巴的事情,而且重點問的是阿里巴在賢者協會的事情,薩克,是不是。」

「是的,我當時還……。」薩克趕緊點頭。

「閉嘴。」摩卡朝薩克瞪眼,摩卡與里索兩人是什麼意思,當然是要搞臭阿里巴,兩位長老被阿里巴那樣奚落,難道心裡沒有氣,現在還可以借著洛克的身份,並且還有一個見證人薩克的人身份,現在摩卡與里索就是要讓薩克明白,阿里巴有問題,就足夠了,所以里索與摩卡引導薩克往這方面想,當然不允許薩克胡思亂想了。

「這就不對了,要說洛克為太陽部落鑄造武器,就應該了解太陽部落的情況,而不是阿里巴,即使是了解阿里巴,也應該是了解阿里巴有沒有支付報酬的能力,而不是阿里巴在賢者協會工作的經歷,這是一個疑點。」里索開口說道。

摩卡點點頭:「我也明白了,這個疑點在後面就被解答了,薩克,隨後洛克是不是問巨人與賢者之間的關係。」

「就是。」薩克不敢亂說了。

「這就對了。」摩卡一拍巴掌。

薩克疑惑不已的看著摩卡,摩卡說道:「按照道理來說,洛克身為賢者,不應該問這樣的問題,但是洛克畢竟剛剛進入賢者協會不久,不了解賢者協會與我們巨人一族的情況,那麼很可能是洛克發現阿里巴有問題,洛克又不知道我們巨人一族與賢者是什麼樣的關係,所以……。」

「所以洛克要問我,才在阿里巴走了之後,就叫我過去,該死的,阿里巴肯定是賢者協會的姦細。」薩克一驚,一下子站了起來,震驚的說道。

摩卡與里索兩人對視一眼,里索臉色凝重的回答道:「只有這個解釋,不然洛克身為賢者,並且與我們巨人一族是朋友,為什麼會問賢者與我們巨人部落的關係,薩克,你去探探洛克先生知道什麼。」

「好。」薩克趕緊的出去了。

「嘿嘿。」摩卡與里索互相看了看,老傢伙就是老傢伙,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都可以給你丫的背上。

薩克直接衝到了庫克面前,開口就問:「洛克先生,阿里巴是不是姦細。」

「噗通,不,我可沒有這樣說。」庫克驚的手裡的東西都掉了,尼瑪這薩克怎麼想到的,剛才半天不來氣,現在怎麼來氣了,當然庫克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那你剛才為什麼要問那樣的問題,難道你是姦細,洛克,我們可是朋友。」薩克看到庫克的反應,手裡的東西都掉了,肯定自己問對了,於是薩克趕緊繼續追問。

「你還說阿里巴不像是一個巨人,我這就找阿里巴質問去。」洛克看到庫克的沉默,以為庫克真的知道什麼,立馬就再次開口說道。

庫克一下子站起來:「別,別,我可沒有說什麼,我只是有些懷……。」

「懷疑。」薩克看到庫克說道這裡,就沒有說了,於是立馬就明白了。

「哎,薩克,我們是朋友,你別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阿里巴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一名賢者,而不是一個巨人,所以我才有疑問的,我只是好奇阿里巴為什麼會這樣,沒有別的意思。」庫克嘆息一聲的說道。

薩克聽到庫克這麼說,眼睛一亮:「嗯,我肯定不會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我們是朋友嘛。」

「你先忙,我先走了。」薩克等了一陣,庫克還是一副沉默的樣子,薩克就告辭了。

「嘿嘿。」庫克看到薩克離開,心裡嘿嘿一笑,然後對可樹招呼道:「不管誰來,別打擾我。」

薩克急匆匆的回到了房間,開口就說道:「洛克沒有承認,但是洛克話里的意思我明白了。」

「什麼話。」摩卡與里索一副吃驚的樣子,心裡暗自嘀咕,不可能啊,這怎麼可能。

「洛克說阿里巴不像一個巨人,反而像一名賢者,並且讓我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這說明什麼,說明阿里巴有問題,並且洛克發現了問題,這才有了洛克問我們巨人一族與賢者之間的關係,對了,我當時以為洛克是姦細,所以就說我們巨人一族與賢者是親密的戰友,那知道洛克居然不讓我說了,顯然是洛克知道我在說謊。」薩克吧唧吧唧的說道。

摩卡與里索震驚的對視了一眼,里索開口說道:「還別說,阿里巴還真不像是一個巨人,我一直覺得阿里巴有些古怪。」

「長老,不是你說阿里巴有問題的嗎。」薩克驚愕不已的看著摩卡。

「我先只是懷疑,現在是肯定了,薩克,走,咱們回傳承之地。」摩卡沒好氣的反駁道。

薩克聽到這話,渾身一震:「不好,阿里巴的目標肯定是傳承之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