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下敗將…」

但面對著這般輕蔑,葉玄只是冷冷回語四字,立即就讓那身影滿臉憤怒,但卻無可奈何,因為葉玄說得就是曾經的事實,是他心中一直的屈辱,而他就是…赫子幽!

【活動】領全額紅包,拿萬元大獎

【專題】最新熱銷小說top20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墨凌薇咬緊了后牙槽,問:「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

封少瑾挑選的別院隱蔽又偏僻,就連穆清都追查不到她和修兒的下落,如今不僅青龍幫的人知曉了,如何連宮肅也趕來的這般及時?

宮肅安撫好了墨瑾瀾,正要回答,墨瑾瀾抹了眼淚,一副傲嬌又自豪的模樣:「是我在離開別院之前,就發了信號彈給宮肅哥哥,讓宮肅哥哥趕過來救我們的。」

墨凌薇:「……」

墨凌薇後悔沒有將墨瑾瀾直接扔在別院里,也後悔剛才在車廂內沒有抽她一巴掌。

該發信號彈的時候慌裡慌張,耽擱正事。

不該走漏消息的時候,竟然把信號彈發給宮肅,這跟大張旗鼓的告訴所有人她跟修兒的處境有什麼區別?

墨瑾瀾腦子進水了嗎?

賀家是什麼門戶?那可是能跟封家結親的家族,僅次於封家的存在。

宮肅又是什麼身份?

雖然出生宮家,是宮家的二少爺,可如今的宮家連賀家都不如,難道還要指望宮肅拯救她們不成?

宮肅一步步朝著墨凌薇走過來,解釋道:「我聽聞瑾瀾跟你住在一起,怕你們出了意外陷入危險,便給了瑾瀾信號彈,讓她在危急時刻,第一時間聯繫上我。

我必定會不顧一切的趕過來保護你們。」

墨凌薇:「……」

墨凌薇看著宮肅身後帶來的人,氣到手抖:「你知道不知道賀家有多少人?青龍幫又有多少人?

你們這些人馬跟他們比起來,簡直以卵擊石。」

「只要能幫到你,把你們從困境中解救出來,就算是粉身碎骨,我也不在意。」宮肅目光灼灼,眸底閃著幽光。

墨凌薇:「……」

她真的很想罵人,可從小的教養和理智讓她剋制住了口吐芬芳。

賀文昊語氣冰涼:「宮二公子,你怕是會錯意了,我們的最終目的是好好活著,而不是用一心求死來感動自己。

你攻破了賀家護衛的封鎖,已經驚動了賀家,賀家肯定會派更多的護衛來圍剿我們。

此一次,我們怕是凶多吉少了,還是先找個地方藏起來保存實力吧。」

宮肅看著賀文昊,曾經落魄陰沉雙腿殘疾的賀家庶子如今重活新生,在賀家站穩腳跟之後,鋒芒畢露,再也不用掩飾自己了。

總算不用故意藏拙露出了風華的那一面,連氣質都變了許多。

風水輪流轉,曾經給自己提鞋都不配的賀文昊竟比他還要高一等,守護在了墨家大小姐墨凌薇的身邊。

當初宮家輝煌,他代表宮家來雲城考察幫著雲城解決瘟疫的時候,跟墨家的人住在一處。

當時的宮肅,意氣風發,自信非凡,言語和舉動里都透著勢在必得,無人可比擬的優越感。

那時候,他從未將被楚雲瑤帶回來,雙腿殘廢不得不整天坐在輪椅上,終日沉默寡言,清瘦陰鷙的賀家庶子放在眼裡。

卻萬萬沒想到……

這個瘸子竟不知道什麼時候和墨凌薇有了如此好的交情。

宮肅心裡終究有些意難平,他轉眸看向墨凌薇,見她眼神冷銳平靜,如冰封的湖泊般,沒有半點感激和熱烈的情緒,眸底的光逐漸暗淡下來…… ,最快更新爺,夫人又逃婚了最新章節!

墨瑾瀾本就不喜歡賀家人,連帶著賀文昊一併厭惡了,嗆聲道:「你又有什麼立場和資格說宮肅哥哥的不是?

你分明是賀家人,我還懷疑你跟那賀靜宇和賀靜淑是一夥的呢。」

賀文昊這一次沒有退讓,語調譏諷:「若是按照墨二小姐的邏輯,那宮家和墨家還有不共戴天之讎正在錦城打的你死我活呢。

難得墨二小姐如此大度,竟能放下仇恨,跟宮家人重新交好,莫不是還想如從前一般,跟宮家結親不成?」

「你……」墨瑾瀾好歹是個未出閣的黃花閨秀,被賀文昊如此編排,氣得漲紅了小臉。

墨凌薇不想將時間花在唇槍舌劍上,看向宮肅,直截了當的問:「宮二公子,我這裡封墨兩家的護衛在一起,只有一百多號人。

賀二公子和忍之過來的時候,並未帶人,你帶了多少人過來?」

宮肅:「三百人。」

墨凌薇:「……」

如若是別的事,三百人足夠了。

可這次是你死我活的拼殺和圍剿,三百人能做什麼?還不夠青龍幫練手的。

更何況,宮肅帶人衝破賀家護衛的封鎖時,這三百人已經損傷了不少。

墨凌薇從忍之手裡將修兒抱過來,開口:「賀二公子,你熟悉這裡的地形,帶我們去後山躲一躲吧。」

賀文昊點點頭:「跟我來。」

「憑什麼要聽的他的,若是他……」墨瑾瀾擋在墨凌薇面前:「賀家就沒有一個好人!」

「啪」的一聲,墨凌薇的巴掌狠狠的抽到了墨瑾瀾的臉上,打的墨瑾瀾懵了。

墨凌薇極少發怒,口舌之爭的時候基本也很少咄咄逼人,更別提打人了,墨瑾瀾壓根就沒料到她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扇了自己一巴掌。

墨瑾瀾:「你為什麼要打我?我說的不對嗎?你憑什麼打我?」

「若是賀家沒有一個好人,封少瑾為何同意我帶著修兒去他的府里拜訪?若是不聽他的,該聽你的不成?

就算他不安好心,你能替我們找出一個安穩的藏身之處?」墨凌薇絕色的面孔上浮出少見的厲色,「墨瑾瀾,你想死我不攔著你,可我想帶著修兒躲過這場災劫好好活著,也請你不要阻礙我。」

她一把推開墨瑾瀾:「走開!」

宮肅看著墨凌薇頭也不回的跟在賀文昊身後離開了,抬手拍了拍墨瑾瀾的肩膀:「你別太傷心了,或許賀二公子只是單純為了報恩而已,凌薇畢竟是個柔弱女子,俗話說急病亂投醫,這個時候選擇相信外人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趕緊追過去,免得她和修兒受了傷,到時候不好跟少帥交代,我來斷後吧!」

墨瑾瀾捂著腫起來的臉:「宮肅哥哥,你跟少瑾一樣,太傻了。」

宮肅苦笑:「造化弄人,有些感情,本就身不由己,偏偏又不可控制。」

墨瑾瀾咬了咬牙,不情不願的朝著墨凌薇追了過去……

墨凌薇跟著賀文昊進了後山,山路崎嶇,可如今已是深秋,落葉凋零,小草枯黃,楓葉如火。

墨凌薇將封家軍和墨家軍安排在沿途狹隘處的山道口,讓他們躲藏在巨大的山石後面,「好好藏著,這裡退可攻進可守,有石塊做遮擋,槍彈火藥不可輕易傷到你們。」 在巨型廣場之上,那諸多的石台之間。

接下來的時間內斷斷續續有著天驕從中破出,那勝者自然是高興傲然無比,至於敗者就只能垂頭喪氣,甚至乾脆已是昏死了。

這般情況又持續了小半日左右,終於所有的石台戰鬥都是落下了帷幕,因而這第一輪擂台賽也是結束。

三十二人,如今砍掉一半,那就只剩下了十六人。雖人數減少,但毫無例外,他們都是天驕中天驕,其個人實力也是更強!

而很不幸,赫子幽並未通過這第一輪擂台賽,不能說其太弱,只能說是對手太強,因為他的對手便是那龍雲天所謂的二位龍子之一。

而白修以及唐柔倒都是很幸運地通過了這第一輪,他們的對手不是弱者,但也不是什麼特別有名的強者,因而一番苦戰之下便讓他們取得了勝利。

當然,也有一些人的勝利引起了葉玄的注意,好比那白氏氏族天驕白屠天,又好比已是被葉玄當做生死敵人的姜不凡!

當葉玄視線掃去之時,那姜不凡也是毫不猶豫地冷笑著回看一眼。他白衣出塵,氣質飄逸,許多女子看去都是眼冒金星,恐怕暗暗已是把他當做了夢中情人。但他們只是不知道這姜不凡是如何的陰險狡詐而已,就好比當初的自己,也從未想過對方居然會擺下一個套子等著自己如鑽。

但終究被他驚險逃過一劫,所以昨日的因,那便有今日的果。除非姜不凡沒有與自己在擂台上碰面的機會,否則葉玄並不介意狠辣一次,當眾將其擊殺!

「咚咚…!」

就在這般時刻,忽然之間低沉的轟鳴聲緩緩響起,這讓十六人都是臉色一變,旋即朝著韓天方向漸漸彙集而去。

這期間他們的目光自然不由自主碰撞在一起,原本只是隨意的視線對碰,但不知從何人開始,這已然成為了暗中的較量。濃濃的火藥味已是瀰漫在眾人之間,那種可怕的威壓程度甚至讓那不少的觀戰修者也感到了壓力,趕緊屏氣凝神,連大氣都似乎不敢多喘。

「呵呵…第二輪擂台賽依舊以抽籤決定交戰雙方,開始吧…」

韓天淡笑著開口,旋即大手一揚,那手中的光團再度呼嘯而起,整整十六道,在天空之中肆意飛竄,等待著下方那十六強的抓取。

不過這一次就沒有人再避讓了,幾乎是同一時刻,每一人都是抬起一手,在強大的源力壓縮下強行將一道光團抓來。

因而很快葉玄手中就出現了一道光團,而在十六道光團都是被人抓取后。那光團之上便是有著一道近乎實質般的光芒絲線浮現出來,竟是每一條光線都前後連接著兩道光團。

葉玄循著光線將視線投去,只見在那盡頭也有著一道光團,只不過正被一個幾乎全身都籠罩在黑袍內的黑影握在手中。而當葉玄見到這一道黑影時,視線立即微眯了起來。

片刻后,似是輕嘆,似是自語,葉玄的聲音緩緩響起。

「還真是冤家路窄啊…」

的確,葉玄也沒有想到他的對手居然是摩天!

「轟…!」

下一刻手中的光團爆發出萬丈光芒,將葉玄身體裹入了其中。隨即整個光團飛掠而出,落入了某一道石台之中。

而待得光芒漸漸散去,葉玄看清了周圍的景象,依舊是與先前同樣模樣的石台,甚至依稀可見一些戰鬥的痕迹。只不過面前的對手已是換了模樣,那是一個近乎全身都被籠罩在黑袍內的身影,他是摩天!

「咦…這一次葉玄大人的對手是?」

「連他你都不知道,那可是雷霆宗第一天驕摩天,也是足以呼風喚雨,一個指頭碾死你的大人物!」

「啊,原來是摩天大人!」

「等等,我記得先前第一輪異空間大賽雷霆天宗的其餘四位天驕似乎都是葉玄大人一人逼出的,這豈不是說這是葉玄大人要面對的第五個雷霆宗天驕?」

「算你還不笨,所以說這場決戰有了大看頭啊,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這可能是半決賽甚至是決賽之前最精彩的戰鬥了!」

「哎呀媽呀,真是激動死我了,沒想到這麼早就能看到一場精彩決戰!」

「來來來…下注了下注了,我自己第一個下注,我出一千金幣壓葉大人勝。」

「我出一株天材地寶…!」

「……」

葉玄與摩天的戰鬥還未打響,便是引起了人群的巨大轟動。而且現如今那靈光屏障並未全部癒合,所以依舊可以清晰地傳入葉玄以及摩天耳中。

葉玄聽到那下注之聲微微一笑,道,「似乎壓我贏的人遠遠比你的人多麼!」

「嘿嘿…那只是他們無法預料到這一次的結果而已,否則必然會為自己的愚蠢行為感到後悔。」摩天陰冷的聲音隨之響起。

「哦,難不成你對自己如此有著自信?」

「不是自信,而是我摩天此戰必勝。再者,不是你踏入了道之法境就天下無敵了,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其實不知道也沒關係,我很快就會讓你知道,不過我可不敢打包票你知道后還能有著活下去的機會,哈哈哈…!」

「是嗎,那我可要拭目以待了…」

葉玄輕輕一笑,那靈光屏障在此時終於徹底合攏,而他同樣也是眸光一閃,剎那之間一道龍吟之音響徹而起,緊接著葉玄便是出現在摩天後背,那蘊含著其真正九離陽炎體肉身之力的一拳轟然而出,直逼其後心!

若是被這樣一拳打中,莫說不是真正的天魂境強者,就算是,也絕不會好受。畢竟如今葉玄的肉身強悍程度,已是與天魂境強者並列甚至將之超越!

不過那摩天對此卻只是冷冷一笑,那身影微微一動,雖還在原地,但實則只剩下了殘影,因而葉玄一拳而下只是撲了個空。

數丈外,摩天的身影隨之浮現。這一刻他假天魂境的修為展露無意,也是極為接近凝念,不過這並不是此時引起葉玄震動的原因。

葉玄注意的是這摩天身上那蔓延而出的神魂之氣。那氣息不斷濃郁,片刻之間已是連接成一片,其中更是有濃郁的大道之意交織,散發著驚人的氣勢。

「呵呵…道之法境,不是只有你能踏入的。」

【活動】領全額紅包,拿萬元大獎

【專題】最新熱銷小說top20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最快更新爺,夫人又逃婚了最新章節!

賀文昊畢竟是賀家人,身份本就敏感,不好輕易指揮封家護衛和墨家軍,本想私底下建議一番,卻沒料到一向少言寡語的墨凌薇一反常態,將所有的一切布置的井井有條。

他全神貫注的聽著她沉著冷靜的安排,幽深的眸底竄起一簇火苗,燎原的星火越燒越旺。

他終於明白封少瑾為什麼對她念念不忘,寧願憑著一己之力對抗整個封賀兩家的勢力,也死活不願意娶賀家的大小姐賀靜淑了。

得一人如此,夫復何求?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或許,擁有過墨凌薇之後,世間的女子再也無法入封少瑾的眼了吧。

賀文昊和忍之護送著墨凌薇躲進了山洞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