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嘎!」

蘇辰推開房門,走進屋裡,只見父親蘇戰背負著雙手,背對著自己而立。

「孩兒給父親請安。」蘇辰雙手作揖,躬身說道。

「嗯,坐!」蘇戰轉過身子,示意蘇辰坐下。

「辰兒,在妖獸山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你怎麼能拿出那麼多二階獸核?」蘇辰剛一坐下,蘇戰便厲聲詢問道。

「這個……。」蘇辰撓撓後腦勺,道:「父親,孩兒這次運氣不錯,在妖獸山脈有一些奇遇,所以,能拿出這麼多二階獸核。」

蘇戰眉頭微微一擰,但卻也沒追問下去,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蘇辰長大了,也該有自己的秘密,而且奇遇這東西,可是不會輕易告訴別人的。

「辰兒,這次雖然拿下秋獵第一,在選拔比賽中佔了先機,可是你也別驕躁,半個月後的選拔比賽,才是真正的挑戰,想要重新崛起,你唯有在選拔比賽中脫引而出,獲得其他人的認可,否則家族的那些長老們,是不願意看到你再次成為代表旭陽鎮分之前往主家修鍊的那人,明白嗎?」蘇戰言語柔和了很多。

「父親,孩兒明白。」蘇辰眼中閃著堅毅之色,道:「孩兒會用行動讓那些不服之人閉嘴的,就像這次秋獵比賽一樣,這次的選拔比賽,我勢必獲得第一!」

蘇辰狠狠地捏了捏拳頭,他必須進入京城蘇氏家族,在那裡,他有大仇未報,更有和蘇輕語的約定,還有關益等人在等著他前去京城——

「嗯,你明白就好。」蘇戰稍微鬆了一口氣。

他之所以在秋獵結束后,就匆匆來找蘇辰,怕的就是蘇辰少年心性,得到第一就驕躁、懈怠起來,而落下了之後的選拔比賽,不過現在看來,倒是他自己多慮了,自己的兒子已經不需要他事事操心了。

「接下來的時間,你便全心準備選拔比賽,爭取拿下第一。」蘇戰說道。

「父親放心,孩兒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蘇辰說道。

「去吧。」蘇戰一臉欣慰。

「父親,有件事情還真被您說准了,我在妖獸山脈中,的確遇到了一波殺手,他們最低境界也是淬體五重,更是有兩個淬體六重的武者。」

蘇辰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將在妖獸山脈受襲的事情告訴父親,順便也提醒一下父親,讓父親注意安全,畢竟是誰幹的,蘇辰也大概能夠猜出來。

「什麼?」蘇戰蹭的一下站了起來,臉色唰的鐵青,一道濃濃的怒意瀰漫而出,「你是怎麼逃脫他們的追殺的?」

「利用父親給我的地圖,將他們引入妖獸盤踞的地方,讓他們葬身妖獸之口了,而我的那些獸核,也是從他們身上收刮過來的。」蘇辰說道。

「好,殺得好,敢對我兒動手,就該死。」蘇戰拍了拍蘇辰的肩膀,說道。

「我在收集他們東西的時候,發現他們的手臂上,都有一個骷髏頭的紋身,每個人都有,只是顏色的深度稍微有些差別,我懷疑那個骷髏頭應該是一個勢力的象徵。」

「骷髏頭?」蘇戰的臉色一變,鐵青無比,眼神中多了一絲怒意,良久,他平復了心情,說道:「我知道了,這件事情我自會去處理,你就安心在家修鍊吧。」

「父親,我懷疑是三叔父子乾的,因為剛進入妖獸山脈的時候,蘇達的行動就有些古怪,而且也對我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蘇辰皺眉說道:「三叔父子不懷好意,父親在外要多加防備才是。」

「嗯,我明白,就他們那大貓小貓兩三隻,我還沒放在眼裡,不過,這次……我絕不輕饒他們。」蘇戰的手指在桌面輕輕的敲了敲,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

「父親,恕孩兒無禮,孩兒想知道那副地圖的事情。」蘇辰試探性的問道。

「辰兒,現在有些事情還不是你知道的時候,等時機一到,一切你都會明白的。」

「現在你要做的便是,強大自己,你肩上的擔子很重,你的世界不屬於這個小小的蘇家,也不屬於這小小的大玄國,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就算你知道這些事情,也於事無補,甚至還可能給你帶來殺生之禍。」

蘇戰迴避著蘇辰的問題,卻從另外的方面給蘇辰指明了方向。 蘇家,楓林園!

蘇達從演武場回去之後,直接走向楓林園,他父親所在的房間。

一進屋,便看見地面上有著破碎的瓷片廢屑,屋內一片狼藉,而他父親蘇慶天更是惱羞成怒的模樣,面帶煞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表情。

「廢物,都是一幫廢物!」蘇慶天嘴上怒吼著。

蘇達明白父親為何如此憤怒,只是現在父親正在氣頭上,他也不宜多說什麼,稍加思索后,便準備退出房間,等父親平息了怒意再來——

「達兒,進來。」蘇慶天喊道。

「父親!」蘇達硬著頭皮,拱手上前。

「告訴我,你們在妖獸山脈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蘇辰還能活著出來,而且……還搶走了你的第一名?」蘇慶天怒氣十足的質問道。

「父親,我也正疑問這個問題。」蘇達咽了咽口水,說道:「當初進入妖獸山脈之時,為了避免和蘇辰碰到,我還刻意和他選擇了不同的方向,就是為了方便父親所請的殺手動手,可是沒想到,他竟然活著出來了,而且出來的時候,他還和我說……。」

「說什麼?」蘇慶天問道。

「他說,來日他會將這一切原封不動的還給我,還告訴我,他們都死了!」蘇達回想著蘇辰對他說的話。

「他們都死了?你說的是骷髏會的那波殺手?」蘇慶天嚴重露出了一絲驚恐之意。

骷髏會乃是大玄國最為著名的一個殺手組織,恐怖,陰森,無孔不入,而且任務的完成率是百分之百。

骷髏會一向是只認錢不認人,只要你給錢,就算是大玄國皇帝,他們也敢刺殺,而且他們有一個規矩,任務失敗后,會一直派高手前去刺殺,直到將任務目標誅滅才罷休。

原本蘇慶天可以找其他人的,但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這才暗地裡和骷髏會在旭陽鎮的分會聯繫上,給了足夠的錢財,讓他們幫自己擊斃蘇辰。

可是哪想到,骷髏會的人竟然也失敗了,而且,這次派出的殺手還全都葬身妖獸山脈。

要知道,這次骷髏會派出的可是一個殺手小隊,隊長和副隊長都已經達到淬體六重,其餘人最弱也是淬體五重。

這樣的隊伍,就算要追殺一個淬體七重的武者,也是手到擒來。

可是僅僅一個廢物蘇辰,就讓他們葬身妖獸山脈,反倒還讓蘇辰收了他們的家當,拿下了秋獵第一。

這還當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將這秋獵第一拱手送到蘇辰手上的。

「父親,那接下來,咱們有什麼打算?」蘇達問道。

「我自會處理,蘇辰這個人,留不得,必須得在選拔比賽之前,將他給殺掉,否則一旦讓他再搶走了進入主家修鍊的資格,我這些年來所做的功夫就全都白費了。」蘇慶天眼中閃過一絲陰狠。

「是,父親大人。」蘇達躬身道。

「去吧,準備選拔比賽去,我這段時間,估計會外出一趟,你可別再鬧出什麼事兒了,等我回來之時,便是蘇戰喪兒易主之時。」蘇慶天猛的握拳,手指關節處發出一陣咔咔之聲。

——

蘇戰從蘇辰的屋子離開后,蘇辰便緊閉大門,獨自一個人呆在房間中思索。

蘇戰的話,至今猶如滾滾驚雷,劈響在蘇辰的心頭。

在那一瞬間,他感覺到自己的弱小,或許蘇戰不讓他知道,的確是為他好,可是如果身為蘇戰兒子,卻連分擔的資格都沒有,更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父親,不管未來的路有多艱難,我都不會放棄的。」

蘇辰一個人獨自帶在房間,望著簡陋的屋子,暗暗下定決心。

夜幕漸漸降臨,屋外皓潔的月光籠罩著整個蘇家,蟲鳴鳥叫之聲不絕入耳。

在這安靜的夜色中,蘇辰卻足不出戶,靜心盤坐在屋子裡將自己這秋獵十天的收穫一一整理著。

經過這十天的生死磨難,蘇辰的魔虎變一招三式已經達到前所未有的地步,除了魔虎狂嘯這一式還處於大成境界之外,其他的兩式,魔虎越澗和魔虎掏心已經達到圓滿層次。

按照蘇辰的估計,只要將魔虎變練至圓滿境界,那麼接下來他就可以開始修鍊另外一種妖神所化身的發訣了。

現在僅僅只剩下魔虎狂嘯還沒達到圓滿層次,只要多加練習,說不準很快就能夠突破至圓滿境,開始第二階段的修鍊。

除此之外,蘇辰的修為已經瀕臨突破淬體六重淬穴的邊緣,而丹田中的那朵會暗色蓮花依舊徐徐散發著能量淬鍊蘇辰的身體。

「必須的要儘快突破淬體六重了。」蘇辰嘴上嘀咕著。

緊接著,他開始吸納周圍的天地靈氣入體,開始修鍊起來。

夜漸漸的深了,蘇辰卻猶如老僧入定一般,攀西在蒲團之上,不停的吸收著天地靈氣,淬體身體。

一夜時間瞬間便流逝而去——

當蘇辰結束修鍊之後,天空已經亮了起來。

「呼!」

蘇辰深深突出一口濁氣,整個人感覺精神閃爍,明目清新。

「咚咚!」

房門被敲響,還不待蘇辰回應,白衣勝雪的白雪便端著一份早餐走了進來。

「哥哥,吃早飯了。」白雪將早飯放在桌上,一臉樂滋滋的看著蘇辰。

「雪兒?怎麼了?我臉上有花嗎?」蘇辰摸了摸臉頰,不解的問道。

白雪搖搖頭,笑著說道:「哥哥,你趕快吃吧,吃完了,咱們去湊熱鬧去。」

「湊什麼熱鬧?」蘇辰問道。

「哥哥,你該不會忘記了吧?」白雪瞪大了眼睛看著蘇辰,道:「旭陽鎮一年一度的交易大會,今天開始啊,維持一周時間,這可是整個旭陽鎮最熱鬧的時候了,屆時,周圍很多其他鎮的武者也會來到這裡。」

「原來如此!」蘇辰拍拍頭,猛然想了起來。

旭陽鎮每年都會有一次大型的交易大會,為期一周時間,在這一周時間中,各種各樣的東西都會被人拿出來交易,不管是靈藥,獸核,靈器,還是其他東西,都有。

可謂是整個旭陽鎮中最為繁華熱鬧的時候,也是很多武者相互換取對自己修鍊有所幫助的最好時機。

「行,等我吃完,就陪你一起去逛逛熱鬧。」蘇辰一口答應下來。

之前從妖獸山脈中,得到了那麼多好東西,很多東西蘇辰現在都用不著,還不如趁著這個機會,去換取有點對自己有用的東西。

畢竟是少年,對熱鬧天生有著一種好感,所以蘇辰想也沒多想,便答應了白雪。

……

交易大會,位於旭陽鎮北廣場,那裡剛好是眾多勢力交接的地方,由於爭端太多,旭陽鎮中沒有一個勢力能夠單獨吞下,所以每年的交易大會,也定在這個沒有人管理的地點。

當蘇辰和白雪來帶交易大會的大門時,整個交易大會已經人山人海,舉步維艱了。

望著那黑壓壓的人群以及衝天而起的沸騰之聲,蘇辰都不禁側目。

「好熱鬧啊,哥哥!」白雪天生性格活潑,滿臉的歡喜勁。

「走吧!」

蘇辰揉了揉白雪的小腦袋瓜子,拉著白雪的小手,朝著交易大會之中走去。

交易大會之中,滿目玲琅的商品看的人眼花繚亂,雖說這裡的街道已經是相當的寬敞,可是在人山人海的流量下,依舊顯得有些擁擠。

蘇辰和白雪僅僅逛了一條街,就已經累得大汗淋漓,不過白雪天生愛湊熱鬧的性格,到時完全發揮了出來,興趣無比的高漲,即便是被擠得不行,也一臉笑意呵呵的。

逛了大半個時辰,兩人最終在一條相對冷清的『葯街』上停了下來。

所謂『葯街』顧名思義,這整條街的商鋪都是販賣藥材的。

由於是交易大會的第一天,很多人的目光都直接作用在對自己有好處的地方。

例如成品丹藥,靈器,發訣之上,到時對這藥材的關注不是那麼大,所以『葯街』顯得相對冷清了不少。

「哥哥,咱們去那邊吧,這裡全都是賣葯的,沒什麼好看的。」白雪嘟著嘴,望著前面那條擁擠的街道說道。

「雪兒,要不你先去逛著,我有些事情要辦,半個時辰后,咱們就在這裡匯合。」蘇辰笑笑說道。

如今,蘇辰的儲物戒內有著諸多藥材,需要變賣出去,然後用賣出的錢,去購買其他東西,現在這裡人少,不用去擠,蘇辰當然求之不得了。

「嗯,好的,哥哥,那我先過去逛了!」

白雪歡喜跳躍的朝著前方蹦跳而去。

「注意安全,記住半個時辰后在這裡匯合!」蘇辰對著白雪的背影喊道。

「知道啦,哥哥!」白雪一邊奔跑一邊回應。

「哎!」蘇辰只能暗自搖搖頭,卻也沒有責怪之意,自從上次從京城回到旭陽鎮蘇家后,他就沒見過白雪這麼開心過,如今看到白雪喜悅的一面,蘇辰打心眼裡是很樂意的。

見白雪走開了,蘇辰便不再耽擱,他定了定神,緊接著便走進葯街……

繞過了那些大型商鋪,蘇辰並沒有停下來。

這些大型商鋪,購買藥材還好,可是一旦是出售藥材,商家要收取的手續費都是異常高額的,所以,他的目標是那些相對小一點的商鋪交易所。

走了一圈,蘇辰停在了街尾處一家叫做『有緣藥材』的商鋪前。

倒不是因為這商鋪有什麼東西吸引著蘇辰,而是這家商鋪是整條街最冷清的,簡直可以用門可羅雀來形容。

不過對於蘇辰來說,卻正合心意,反正是販賣藥材,哪家店不一樣呢,而且還不用等候排隊,何樂而不為?

稍稍打探了一下,蘇辰朝著商鋪走了進去。 商鋪內,沒有多餘的人手,只有一個頭髮上布滿銀絲的老婦人手持搖扇,坐在搖椅上小憩。

感覺到門口有人走來,老婦人微咪的眼睛,輕輕睜開,掃了一眼蘇辰之後,又閉目養神,絲毫沒有半點要起身接待的樣子。

「這人還真是奇怪!」蘇辰心底暗暗嘀咕了一句。

不過,他也沒在意,上前走到掌柜桌前,嘴角帶起一絲微笑,道:「老婆婆,這裡收藥材嗎?」

「收!」老嫗眼睛依舊緊閉,淡淡的吐出一個字。

「那麻煩您幫我看看,這些藥材能夠賣一個什麼價格。」蘇辰說道,隨即他將已經準備好的藥材拿出,一一擺放在桌上。

「五十個金幣!」老嫗一口說道。

蘇辰眉頭一挑,臉上掛著些不悅之色。

這老婆子看都沒看他拿出的藥材,便一口給出了價格,世上竟有如此做生意之人?

「老婆婆,您都還沒看過呢。」蘇辰提醒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