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你們的言論就可以發現,你們並沒有認真的看懂這本書。」有粉絲說出了自己見解,「女主雖然不甘心為替身,一開始其實她並沒有想過害人,如果不是渣男的女朋友每一次和她遇見,都會讓渣男覺得女主幹了什麼壞事,她不至於會這樣。

後來她決定害人,那是因為渣男太沒良心,從來都不願意相信她。

她做了那麼多弄巧成拙,每一次都被整得很慘的事情,人人都罵她破壞別人的感情,可誰又知道其中原因?

她不過是接受了渣男的感情,才會導致這一切,如果她一開始知道自己是替身,你們認為,她還會接受嗎?」

「其實,她有一次脫離苦海的機會,中間她一段艱難的日子,正好一位大人物喜歡聽她的歌,就成了她的金主。那三個月的時間,有她的心理描寫,我建議你們去看看。」

這位粉絲的話,讓其他人立馬去翻那段心理描寫了。

那段話是這樣的:這幾個月我生活得很安靜,幾乎沒有人打攪我。每天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為的他唱幾首歌。他是一個很安靜的人,只會靜靜地聽我唱歌,我彷彿找到了最忠實的粉絲。

我曾經生活在地獄,是他將我從地獄拉起來的。三個月的時間,足夠我想明白,曾經傻傻的做的事,付出的感情,是多麼的可笑。

(本章完) 第五百五十七章驅狼吞虎

月氏王嚇的滿頭大汗,這並不是說她膽小,而是一個實在問題,五萬大軍過來,小小的月氏城根本就別想抵擋,或許月氏王把所有的月氏男丁全部集結起來能有五萬壯丁,可是那有什麼用呢,無非是一堆ro而已。

「平日里一個個都吹自己是治國高手,怎麼到了關鍵時候就啞巴了?」月氏王大怒,瞪著眼前這些個王公大臣們。

「不是臣等不想辦法,實在是實力懸殊太大,不如這樣,我們從月氏城撤退,逃進深山,估計秦軍也只是想從這裡借過而已。」一個武將說道。

月氏王大怒:「你放屁,月氏城修建數百年,你說放棄就放棄啊,再說這麼多的百姓人口出了城去哪裡?」

這時候有一個文臣提醒道:「陛下,$淫蕩小說大漢使者不是來過嗎,和咱們建jā啦,不如朝他們求助,他們可是在城裡設有使館的。」

「對,對對,,向大漢求助。」月氏王大喜,立刻派人去求助了。

使館的外jā官的回復很明確,大漢國力有限,目前只能保護自己人。無奈這個大臣又回去了,探馬一個接著一個的報告到月氏王那裡,眼看還有百十里就要殺到了,無奈,月氏王只好立刻上表,說月氏歷來都是大漢的一部分,所謂月氏國只是和郡州平級的。月氏王願請命為月氏知府。這個請求通過電報傳到遠在長安的軍部,吳有看了電文哈哈大笑。

就再秦軍眼看要攻城的時候第二空軍到了,近幾天第二空軍又得到了補充,已經發展到二十架戰鬥直升機了。這飛機往秦軍頭頂一飛,秦軍就學乖了,掉頭就走。

秦軍的這五萬殘兵一直在西域幾十個部落和小國之間折騰了將近兩個月,天氣嚴寒也不適合打打仗,漢軍的十萬建設兵團也追不上。凡事發表聲明投靠大漢,加入大漢的部落小國都得到了空軍的保護,凡事那些死硬倒地,不願意朝大漢屈服的小國全部在秦軍的攻擊下化為焦土。直到過年的時候西域的事情算是平定下來,五萬大秦鐵軍在逃走的過程中死傷慘重,只剩下了三萬多人,而且由於跑了兩個月了,一個個都累垮了,主要的是jin神垮了,誰也不知道頭頂上飛著的那群鐵鳥什麼時候下上幾個蛋。

大漢臨時國都,神都城。劉宇舒服的坐在椅上閉目養神,吳有走了近來,一臉的喜sè。

「陛下,好消息啊,西域所有的部落和國家一律歸為王化。「

「嗯,對他們來說是好消息,他們那裡那麼落後,大漢願意接收他們那時他們的福氣。」劉宇笑道。

「對對,陛下說的對。」

「後續的事情想好了嗎?」劉宇問。

「都搞定了,先在報紙上連番發文章,描述西域的苦寒,咱們建設兵團追擊秦軍殘兵很有困難,這讓十多個部落慘遭秦軍殘兵的屠戮。不管怎麼說建設兵團的兩個將軍都是有罪的,一定要罰。」

「罰的太重了將士們寒心啊。」

「秦軍殘兵里有幾十個死硬份,這些人會來承擔他們在西域流竄造成的罪惡。至於追擊的建設兵團肯定有責任,就罰他們俸祿兩年,然後將功贖罪,好好的建設西域。」吳有笑道。

劉宇用手指著吳有,笑的肚疼:「我說你啊,還是這麼猥瑣,哈哈。這事情做妙啊,是秦軍殘兵攪làn了西域,咱們是以救世主的身份過去,幫助他們趕走了殺人噩夢秦軍,還幫助他們建設了家鄉,他們會哭哭啼啼的把大漢建設兵團當做恩人一樣。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這些西域小國總有聰明人,很容易就會看出這是咱們故意追趕秦軍殘兵乾的事情。」

「看出來就看出來,西域諸國不平定始終是我大漢的一個威脅,等他們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身邊駐紮的全是大漢建設兵團,再說咱們帶給他們的都是好東西,以後他們會以大漢為榮的。」

劉宇鄭重的點點頭:「戰爭總是避免不了殺戮,如此的吃相已經算是很雅觀了,你o空去巡視一下西域的建設兵團,那裡條件苦,安慰安慰將士們。」

吳有走了,劉宇又叫來了,和李永勤。經過討論一致認為西域那裡除了個別地方有沙漠外,大部分還是好的,那個時候的西域水土流失剛剛開始,所以西域適合部分地區發展棉ā種植。當然了植樹就加重要了,每隔不遠都要種植上一道樹籬笆。

第二年,建設兵團達到二十萬人,配合原本防衛的秦軍五萬人,再加上空軍,已經以絕對的優勢防守住了獸人的進攻。西域局勢穩定,朝廷開始對西域進行改革,原本草草設立的州郡大部分撤銷,很多國王都降職到了縣令的職務,至於那些部落酋長也就是相當於一個村長的職務。

貴族階層非常不滿,然而普通百姓的生活好轉的非常多,鹽、茶、鐵器價格降低,馬牛皮á價格升高,沒有了普通的百姓的支持這些西域貴族就算是再不滿也是毫無辦法。吳有曾經建議劉宇痛下殺手,一舉剿滅,然劉宇總歸是不忍心,也為以後出問題埋下隱患。

一個嶄的大漢帝國經過十多年的發展終於出現了,她南至南安暹羅,北到無邊的雪原。地域的廣闊不是重要的,主要是富有,普通農戶百姓每人從一出生就有二十畝口糧田,一家幾十畝地,中糧養牲口,農稅很低物價很穩定,自己建房ā費很少。幾乎是家家有餘糧家家有房。

商業上隨著幾條超級長的大鐵路的修通變的發達了起來,慢慢發展的錢莊變成了規模龐大的錢行。製造業上已經發展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峰、衣服鞋、農具、馬車等等全部都是外銷的好貨,從泉州港口,一直到遼東港口每天都有大量的船隻進進出出。 、、、、、、、

一晃十年過去了,劉宇等人都已經是人到中年,更有血狼的不少兄弟都已經犧牲了。整個大漢國土面積1500萬平方公里,人口八千萬,擁有六十萬陸軍,其中包括六萬炮兵、三萬裝甲兵,剩下的都是騎兵和步兵。兩支空軍隊伍,各種戰鬥機八百多架。海軍十二萬,分為六個艦隊,他們除了執行戰鬥任務外,還執行護航的任務,不管大漢商船在哪裡遇到了襲擊,大漢的艦隊就會殺到哪裡。

如果單單是軍事上的強大,老百姓並不會全力的去支持這個朝廷,最為重要的是全方位的發展。原本糧食產量低,百姓生活最為貧困的冀州、錦州、涼州等地也已經完全脫離了貧困。地里的紅薯玉米土豆,無一不是可以吃的美味,房前屋后種的各種果木樹也會稍微的有些收成,最主要的是有銷路,比如房前種了幾棵大棗樹,等秋天的時候很多的商販就會上門收購,價格合理,這點前雖然不多,但是一年鹽錢出來了。百姓們也都樂意種。田間地頭上種的南瓜等等即可以做飼料又可以做食品的作物也很多,家家戶戶都可以養的起豬羊,天天有肉吃不敢說,但是過年過節肉魚的很多了。

農村的各項醫療措施也得到了加強,每個鎮上都有家衛生院,百姓看病不管是藥費還是診費都很便宜,而且只要交納了農稅都可以報銷百分之五十。從小失去父母的孤兒會在福利院里成長,每天都會有各種各樣的吃的,得到良好的教育。老年人到六十五歲以上每個月會領到五十斤的糧食,而且看病吃藥不用再花一分錢。以至於整個大漢偌大的國土居然看不到一個乞丐,原因無他,政府各項福利比較到位,各項措施相對完善,哪怕是發生了顆粒不收的災害也不用去乞討了。但是有流浪漢,他們露宿街頭,靠著打零工和撿拾各種廢品為生,並不是他們找不到工作或者失去了土地,而是因為他們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他們只是流浪,並不伸手向別人要錢。

劉宇在十多位隨員的陪同下登上了從冀州到泉州的火車,這不是一輛專列,而是普通的客貨兩用的火車,這火車是用木炭或者煤炭燃燒帶動蒸汽機的火車,動力很足,速度不算快,最高時速六十公里,一般只跑五十公里。火車十六節車廂,前面十節是旅客坐的,後面是裝著各種散貨的車廂。

包廂里,劉宇對面坐著的是交通部部長王部長,這個昔日的王大鞭子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強大國家的大漢交通部部長了,總管大漢的水陸交通,只是年過五十歲他已經兩鬢花白了,顯然這麼多年來沒少了操心。

「咳咳,十年了。陛下,臣終於完成了你的設想,三縱三橫六條大鐵路終於修通了,再過兩年咱們的鐵路在西南會修到格拉里,在西北會修到樓蘭關。」王部長感嘆道。

劉宇點點頭:「現在財力充足,不過修路還是慢慢來的好,這兩個地方都是地形複雜的,要估計修路工人的生命安全啊。」

「呵呵,會的,修完這兩條鐵路最近不會有什麼鐵路工程了。咱們的馬路已經很發達了,近距離內公交馬車、私家馬車完全滿足了百姓的各種生活需要,在城裡主要是以馬匹和自行車為主,清潔衛生。長途旅行和大型貨物運送靠的都是火車,個別追尋高速度的可以乘坐飛機,現在全國各府城都已經通飛機了,低空飛行的飛機一個小時三百多公里呢。」

一路行來,從冀州到泉州足足走了三四天的時間,不過旅途絲毫感覺不到氣悶,每到一個地方劉宇都會視察一下當地的情況。官員們也早就習慣這種不通知就下來檢查的情況,他們各自下去檢查的也不會通知下屬,大漢不需要逢場作戲的官員。

劉宇這次來泉州有兩件重要的事情,一件是王豪將軍病了,這些都是早年王豪做角鬥士時候留下的病根,劉宇來探視一下,兩人感情深厚。另外一件事情是泉州大學十年校慶,作為學校的創始人劉宇應約過來參加。

因為人口基數的願意,泉州大學作為大漢帝國數一數二的大學人數也不過五六千人,而且還有為數不少的牛頭人、飛鷹人、豹人等等來自獸人世界的獸人們。當然他們是來留學的,沒有人敢在大漢鬧事,當然了如果嫌命長的話例外。大漢教育投入極大,小學中學全部免費,甚至部分地區餐飲住宿全部管了。大學收費也是相當的低廉,教授們不靠從學生身上取得錢物。本國學生進入大學相對簡單,考試不算多難,但是一定要品格好,思想好。但是獸人們想要來大漢留學就複雜了。大漢的大學不承認他們本國開設的漢語四級、漢語六級這樣的漢語言學習課程,因為他們學習的大多不到位,而且老師弄虛作假的。他們要來大漢留學或者經商,最先做的不是去簽證,而且是通過大漢設置在全球各地的考點,參加一個叫做漢語言測試的考試,只有通過這個考試才能去大漢的領事館辦理簽證。

他們要交納相當規模和數額的金幣,作為他們在大漢留學期間的生活保障。中土各地是獸人們最喜歡的天堂,很多獸人來到這裡就再也不想回去了,紛紛找各種借口和理由,冒著做牢的危險留下來了,因為大漢有著他們最喜歡的東西,獸人國家青年們紛紛傳言,大漢的燒餅比他們的月亮都圓,大漢的毛驢比他們的馬都帥。以至於全球各地漢貨熱銷,獸人各國的富二代想要炫耀必選大漢生產的各種的東西,如果誰能擁有一個大漢的打火機或者高檔酒壺的話那將是非常讓人高興的事情.

大漢改變著世界,世界因為大漢而改變。 第76章富少的前女友(77)

等我從這裡走出去,就去一個無人認識的地方,安靜的度過剩下的時光,再也不會去追尋虛無縹緲的愛情。

看到這裡,粉絲們都有些恍然,沒想到忽略了這麼一個情節。

「看到了吧?哈哈,你們再看看她離開別墅的場景。」

被趕離別墅的瞬間,女主的心理活動:原來,我並沒有得到救贖。唯一一個欣賞我的人,也不相信我。他不是一個安靜的人,而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而我,依舊不過是一個工具而已。替身,工具,多麼的可笑!

粉絲們討論得熱火朝天,以至於讓好幾個人都忍不住翻開這本書在看。

冷銳第一時間就翻開看了,看完之後,他找到了捲縮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女人。

他漠然的坐在了一邊,目光一直盯著唐果。

「怎麼啦?」

冷銳指了指書,問,「那個神秘的金主,是我?對不對?」

「對啊。」

女人承認的很坦然,冷銳眉頭一擰,「為什麼要寫這麼悲劇的書?」

還把他寫得那麼可惡,而女主的一生,從頭開始,彷彿就是一個悲劇。到最後被人凌辱,拍照散播,終於承受不住,在自己的生日跳樓自殺。

那年,她只有二十六歲,生日九月九日。

今年,唐果二十六歲,生日也是九月九日。

「你不該用你的名字,也不該用你的生日,」冷銳也想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緊張,「這個結局真不好。」

看得叫人心堵,早知道是個內容,他一定會讓出版社改一下。

「你當真啦?」唐果巧笑嫣然,「不過是另外一個結局,又不是真的,你還認真了。」

冷銳不說話了,但可以看出,他非常不高興。

因為,書里女主唐果的悲劇,還是那個以他為原型的金主一手促成的。如果不是這個金主摧毀她最後的希望,她不可能會自殺。

「反正,這個結局不好。」

冷銳眉頭依舊皺著,「出版社還說要加印,我認為不需要了。」

「那就不印了啊。」

冷銳臉色緩和了些,想隨手將那本書扔開,最後還是輕輕的放在一邊。

陳越生也看了這本書,成功的找了以自己為原型的角色。看完之後,他就給唐果打電話了。

「果兒我得罪過你嗎?」

「我是不是平時做了什麼事情讓你不高興?」

「如果有得罪的地方,果兒你一定要說出來,別記仇。」

唐果有些莫名其妙,「怎麼了?」

「還說怎麼了,你為什麼把我寫得那麼可惡?」陳越生來氣了,「果兒,雖然我很嫉妒冷銳得到了你,但,我是不可能害你的,更不可能喜歡上別的人。」

看著書里,他給唐果使絆子,安排老男人的情節,簡直氣得他眉毛都要燒光了。

冷子越也迫不及待的看了,看完之後,他狠狠地揉了揉頭髮。

果然,那女人真的超級恨他。可是,為什麼他和陸琪是書里結局最好的人?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特殊報復的方式?

陸琪也看了,當看到不同結局的時候,她內心有一個聲音總在告訴她,這才是本來的結局,這才是!

(本章完) 第77章富少的前女友(78)

時間很快,轉眼來到九月九日。

唐果的演唱會,也是她的生日這一天。

為了籌辦這一次的演唱會,冷銳耗資巨大,直接為唐果修建了一個可以容納十萬人的場地。

既然她要退,他也要她退的風風光光,也算是給她一個特別生日禮物。

粉絲們也是空前的熱情,從一開始就眸光含淚的望著台上的女人。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喜歡她七年了。

他們一直都以為,她會永遠陪著他們,沒有想到,她在舞台上的時間,只有七年,短短的七年。

整個演唱會都很安靜,除了唐果的歌聲,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他們的目光也很專註,因為,這是最後一場演唱會。

以後,再也不會有一個人的歌聲,能夠如此撥動他們的心弦了。也不會再有一個人,讓他們又喜歡又討厭。

「果兒為什麼要退出樂壇?」

冷銳收回目光,「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陳越生驚訝,「我還以為,她是為了你退出的。」

現在明白不是,他心裡好受了些。

陳越生髮現冷銳整個人都是緊繃的,似乎還緊緊地握著拳頭。

「冷銳?」

「你怎麼了?」

冷銳鬆開拳頭,目光依舊沒有離開舞台上的女人,「我打算和她求婚。」

雖然已經領證了,但還沒有舉辦婚禮,他還想正式的求婚一次,讓她心甘情願的答應。

但,他遲遲的不敢邁出這一步,因為舉辦婚禮,不可避免,會和她有肢體接觸。

所以,他在猶豫。

如果在婚禮的時候,他當眾將她推開,在那個場面,無意是給眾人留下笑柄。

或許,可以再等等。

陳越生沒有說話,也不想問冷銳準備好了沒有,更不想鼓勵冷銳去。他也有私心的,讓他去幫助自己的情敵,他真的做不到。

此時,誰也沒有發現,舞台上的女人,額頭冒著冷汗,他們都以為這是熱得出汗。

在妝容下,女人的臉已經慘白了。

甚至,她握住話筒的手,也開始顫抖。

喉嚨里傳來的腥甜,幾乎讓她吐出來。

不過,這是最後一首了。

唐果咬了咬牙,拼盡最後的力氣,將最後一首歌完美的演唱出來。最後一個半蹲在地上的動作,她彷彿卸下了所有的包袱,安靜的蹲在舞台上。

當音樂停止,粉絲們等待著唐果站起來和他們說話。

一分鐘過去……兩分鐘過去……他們等不到三分鐘了。

所有人都發現有些不對勁,在工作人員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冷銳立馬就跳上舞台,還沒有走近女人,終於迎來了她的聲音。

「對不起,有些累了。」

粉絲鬆了一口氣,冷銳提著的心也放下。他依舊向女人走過去,粉絲們認出了冷銳,現場的情緒再一次高漲起來。

冷銳拿過話筒,看都沒有看下面的人,只說道,「我太太累了,我先帶她去休息。」

粉絲一點都沒有怪罪,反而起鬨,眼前的一幕,真的是太甜了,這個男人,真的是所有女人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冷銳放下話筒,作勢就要去抱唐果,可剛伸手的時候,他竟然下意識的回想起這個女人身上曾經討厭的氣味,就那麼愣在原地。

(本章完) 第78章富少的前女友(79)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