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雨辰手中的重劍攪動,那些混亂的殺意頓時猶如找到了破裂口一般的向著重劍涌去。雨辰身上的殺意爆發到了極致,那雙血色之瞳,讓所有觸及其目光的武者,紛紛感覺如同在死亡邊緣走了一遭似的。

雨辰手中的重劍捲動著四周的殺意,「輪迴絞殺!」雨辰怒吼一聲,手中的重劍斬出,頓時一道不或許是數道相互交織成為一個高速旋轉圓盤形的劍罡在雨辰的重劍之下凝聚成形,而後向著李文龍席捲而去。

這輪迴絞殺正是弒戮輪迴的最強一招,將殺意化作輪迴光碟,凡是被輪迴光碟卷進去之物,無不被相互交織的殺意絞殺成為碎片!這弒戮輪迴一共七招,而使用這七招並沒有著實力的限制,而唯一的限制那便是殺意!只要有足夠的殺意即使是七招同時使用也是可以的,而且殺意越強,這七招的威力也就越發的恐怖!

恐怖的圓盤形的劍罡向著李文龍席捲而去,凡是高速旋轉地圓盤形劍罡所過之處,周圍的地面頓時便被這股絞殺的殺戮劍氣所摧殘而炸裂。恐怖的圓盤形劍罡如同一道橫著的風暴一般越卷越大,向著李文龍籠罩而來。

而看著這股恐怖的風暴向著李文龍席捲而去,一旁的李晨光雙拳緊握,若不是有著太上長老在旁邊恐怕李晨光已經出手了。不過即使是李家之人沒有動,雨狂等人也是一副隨時準備著的模樣,因為從始至終雨狂等人都沒有相信過,若是李文龍有難,他們李家會不出手相救!

恐怖地輪迴光碟在李文龍還沒有來得及反應的時候便已經將李文龍吞噬在了輪迴光碟之內,「吼!」而在李文龍被吞噬進去之後,頓時一陣陣凄厲的慘叫聲傳來,而這一聲聲慘叫之聲傳出之後,李晨光緊握的雙拳頓時又用力了數分。

「太上長老!」李晨光轉身對著一旁的李家太上長老呼喊道。而這名李家太上長老只是看了李晨光一眼,便將目光繼續注視在了拿到輪迴光碟之上,而在看著這道高速旋轉的輪迴光碟李家太上長老眉頭緊緊的皺了皺。

「轟!」而就在這個時候,伴隨著一道劇烈的響聲,那道將李文龍吞噬進入其中的輪迴光碟爆裂開來。頓時一股強大的殺戮劍氣風暴向著四周席捲而去。頓時之間在李文龍周身塵土飛揚。瀰漫地塵霧將李文龍的身體掩埋在了其中。

狂暴的氣勁吹動著雨辰的長發,雨辰黑色的長發在身後狂舞,而那一身寬大的武袍呼呼作響。而就在此刻,那被塵霧所掩蓋住的李文龍也再一次的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目光之中。此刻的李文龍身上的武袍已經殘破不堪,而且李文龍也已經退出了妖化的狀態。

此時的李文龍全身都被鮮血所覆蓋,根本看不出來究竟李文龍是被傷到了那裡。一滴滴鮮血從李文龍的身上不斷地滴落,「噗!」李文龍噴出了一口鮮血之後,他的身體便向著地面之上倒了下去。而在李文龍的身體倒下去的同時一道道鮮血從李文龍的周身向外射出,而一道道縱橫交錯的裂口在李文龍的上山開始出現。

其實這一次雨辰之所以能夠施展出輪迴絞殺並不是雨辰身上的殺意滿足了條件,而是雨辰捲動著但是被李文龍打散的殺意風暴,憑藉著那股殺意風暴雨辰這才斬出了這一擊。只不過這股殺意依然不過強大,否則那道輪迴光碟不會只存在如此短的時間,而且李文龍也會被絞割成為一塊一塊的碎片。

魂武之巔扣扣群:368589681

雨辰微博:魂武之雨辰

貼吧:魂武之巔

求月票上新書榜了!魂武之巔已經上架很久了,可是卻一直跟新書榜無緣!友友們給力啊! 在李文龍體表的傷勢看著很重,而在李文龍體內的傷勢更加的重,這輪迴絞殺就像是黑鱗馬的空間風暴一般,無孔不入,在李文龍體內的經脈已經大半都被這輪迴絞殺所破壞,即使是這一次李文龍不死,以後的武道修行也會廢掉。只不過躺在地面之上已經不能說話的李文龍並不知道。

而看著已經躺在地面之上的李文龍,雨辰腳步一踏,手中的重劍斬出,一道劍勁便向著李文龍襲殺而來。「夠了!」而就在這個時候,李晨光一聲怒吼,一道劍氣從其手上閃出,向著雨辰所斬出的劍勁刺去。「砰!」頓時之間雨辰所斬出來的劍氣便消散了。

雨辰血紅色的雙瞳盯著對面的李晨光,而李晨光滿眼怒火的瞪著雨辰,若是眼神能夠殺死人,雨辰恐怕早已經被碎屍了!「這個交代不知道你們兩家可滿意?」而看著重傷的李文龍以及一臉陰沉的李晨光,李家的太上長老也是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對這雨狂和王連城的父親問道。

不是剛才李家太上長老不想就下李文龍,而是雨狂和王連城的父親都在一旁虎視眈眈,一旦他動,那麼雨狂和王連城的父親也會動,到時候就是雨狂他們兩人將他格殺了,也是有著足夠的理由的!

「至於滿不滿意應該問問你吧!畢竟這種戰鬥方式可是你提出來的!不知道你李家覺得這個交代夠分量嗎?」王連城的父親諷刺道。

「你、、、這筆賬我李家記下了!兩位不送!」李家太上長老一臉怒像,甩袖冷哼道。而在決戰之後,雨辰身上的殺意也開始逐漸的收斂,而雨辰的雙瞳也漸漸地恢復了常色。今日這一戰李文龍被廢,雨辰起初的目標已經完成而唯一讓雨辰感覺到遺憾的便是沒有突破到殺意規則了!

而在王、雨兩家之人走了之後,雨辰今日這一戰也再一次的轟動了整個清風鎮。而這一次王、雨兩家的主動出擊,而更加確定了李家有著驚天般的陰謀。畢竟幾日王、雨兩家已經到了李家的門口,不斷摧毀了李家的門庭而且還廢了李家的第一天才李文龍。如此大仇,可是李家依然採取了忍讓的態度,這已經讓雨向天和王連城心中一片凝重了。

雖然王、雨兩家都在擔憂著李家的驚天密謀,可是王、雨兩家的喜事卻是絲毫沒有停止籌辦過。而就在雨辰和李文龍在李家門前大戰的第二天,在李家的密地之中發生了一件大事,一件可以震動整個清風鎮的大事,同時也是李家一直忍讓幾個月的原因。

此時數名李家的陽元境武者,同時守護在密室之外,而在密室之內的李家老祖,渾身上下氣勁磅礴,陰元之力和陽元之力相互交映、相互融合,最後形成了一股更為強大的陰陽之力。而在李家老祖的身上恐怖的氣息涌動,一股威壓使得周圍桌椅盡數的粉碎,而密室之外的幾名李家陽元境的強者,在感受到這股威壓之後,頓時心中一喜。

「老祖突破了!」在他們的心中紛紛地想道。「我李家終於出現了一名陰陽境的強者了!」在清風鎮數萬年來還從來沒有出現過陰陽境的武者,而現在的李家老祖突破了陰陽境可以說是清風鎮千百年來的第一人了!

而李家老祖之所以能夠突破也正是因為李文龍的功勞,一年多以前,那時候三大家族的比試剛剛結束沒有多久,而取得第一的李文龍便想要出去闖蕩一番,而後李文龍便隨著一隻冒險小隊的人去探險。

而後李文龍便在那裡獲得了改變他一生的其餘,李文龍在那裡不但獲得了可以妖化的功法以及黑猿的精血之外,還獲得了一顆陰陽丹,這陰陽丹雖然無法讓人直接突破到陰陽境,可是卻有著可以調和武者體內陰元之力和陽元之力的能力,從而提高武者從陽元境突破到陰陽境的契機。

而後李文龍為了保密,便殺害了當時冒險小隊的所有人,而後李文龍便帶著丹藥、武技回到了李家。而獲得了陰陽丹的李家便開始籌劃著統一清風鎮的目標,而李家老祖在獲得丹藥之後並沒有著急的去服用,而是用了將近一年的時間來不斷地調理,使得自己達到最適的地步,從而一舉突破到陰陽境。

而李家這一段時間的處處忍讓,也就是不想讓王、雨兩家這個時候打上門來,從而打斷了李家老祖的突破,而現在李家李家老祖突破也就意味著李家的忍讓已經結束!其實若是王、雨兩家不是試探而是大舉進攻,或許李家真的會覆滅,而現在結果應該調轉吧!

「老祖已經突破!接下來就是你們王、雨兩家的滅亡之日!我要讓你們的喜事變成滅門的喪事!」李晨光看著床上躺著昏迷不醒的李文龍,滿臉殺意的想道。雖然李晨光很想現在就讓李家老祖殺向王、雨兩家,可是剛剛突破的李家老祖正在鞏固中,雖然他已經突破,可是依然沒有出關。

王、雨兩家最近很是熱鬧,而那些下人們更是滿臉喜悅,不過對於雨向天等人可就有些憂心忡忡了,這幾天他們一直都在收集李家的消息,可是卻絲毫沒有什麼一樣的消息傳來,也正是因為李家的平靜這才讓他們感覺到了一股壓抑。

而在王、雨兩家的積極籌備中,兩家的婚事也終於到來了。而這天整個雨家都是一片喜氣洋洋,不過在暗地裡暗影衛卻已經全部的出動,密切的注視著周圍的一切情況。一些與雨家關係親近、或者是絕度不畏懼李家勢力的家族紛紛親自前來恭賀並且送上賀禮,而那些與雨家關係遠,以及深怕三大家族的戰鬥波及到自己的小家族只是象徵性的送來了賀禮,而人則是找了個理由並沒有前來。

王、雨兩家聯手下的請柬,幾乎清風鎮大大小小的家族都有收到,百餘份請柬被送出,而現在不到一半的人親自前來,就從這一點便可以看出雖然這段時間李家一直退讓,可是李家的震懾力卻是絲毫未動。

而就在經歷了一系列的傳統習俗之後,雨仁智終於騎著掛著大紅花的白馬將王鈺柔接到了雨家,而就在雨仁智和王鈺柔攜手走進雨家大廳的時候,守在門外負責檢驗來賓請柬的小斯喊道:「李家家主李晨光來賀。」

而在聽到這道聲音之後,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有一些異樣,畢竟現在王、雨兩家正和李家處於交戰的狀態。「走!去看看!」作為主人的雨向天率先說道,而後雨向天便和雨傲天、雨鳴天以及王連城等人一同向外走去。

「我還以為李兄最近有事,不能前來,沒有想到李兄竟然那麼賞臉,竟然親自前來了!」雨向天和王連城一出大廳便看見李晨光站在了雨家的大門口,所以雨向天出聲客氣道。

「怎麼說我們三家也是清風鎮的三大家族,今天既然是王、雨兩家的喜事,李某人怎麼敢不來!來啊!送上賀禮!」隨後李晨光喝道。而就在李晨光話音落下,一副棺材從李晨光的身邊飛過,向著雨向天撞去。

看著這副棺材,雨向天臉色一變,「你李家的賀禮,我雨家可不敢收!還是你收回去自己用吧!」隨後雨向天一掌便轟擊在了棺材之上,頓時這副棺材應聲而返。「果然!來者不善啊!」而在看著兩人之間飛過的棺材之後,眾人心中想到。

「既然已經送出去就沒有收回來的道理!這份大禮你們還是收下吧!說不定待會就會用到!」李晨光也是一掌轟出,頓時這副棺材又向著雨向天飛去。

「誰用的著那還未必,不過聽說你兒子李文龍前些時候感染風寒卧床不起,沒有想到令郎的體質竟然如此脆弱,也許很快就可以用的著了,還是收回吧!」雨向天一腳踢出,頓時「砰!」的一聲,那副棺材便向著李晨光飛去。

而在聽到了雨向天的話后,李晨光拳頭一握,胳膊之上頓時青筋暴起,「找死!」隨後李晨光一拳轟出,頓時那副棺材「轟!」的一聲便碎裂了開來。

「將雨家全部包圍,凡是今日踏入雨家之人就地格殺!」李晨光大手一揮頓時命令道。而伴隨著李晨光的命令下達,無數李家的武者湧來將雨家給團團圍住。而那些其他小家族的人在看到這個陣勢之後,全部都紛紛一驚,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李家竟然將他們之間的仇恨牽扯到了他們的身上。

「李晨光你什麼意思?」雨向天怒喝道。

「滅你雨家!」李晨光可謂是對雨家恨之入骨,他的三個兒子,大兒子李文龍被雨辰廢了,二兒子李文虎被雨辰斬了一臂,現在只剩下一個紈絝的小兒子李傑還是正常活著沒有任何損傷的。

魂武之巔扣扣群:368589681

雨辰微博:魂武之雨辰

貼吧:魂武之巔

求月票上新書榜了!魂武之巔已經上架很久了,可是卻一直跟新書榜無緣!友友們給力啊! 「你們全部退回去!」雨向天對著身後雨家之人以及其他家族的來賓喝道,「老二、老三,你們去保護家人!」雨向天有對雨傲天和雨鳴天吩咐道。而就在雨向天吩咐之時,暗影衛的幾道身影便出現在了雨向天的身後,這暗影衛自建立以來還是第二次大規模的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之中。第一次是滅了趙家,只是不知道這第二次能不能保住雨家!

而就在李家的人馬出現之後,雨家和王家的勢力也紛紛地出現,「就憑你們這些人就可以滅了我雨家嗎?」而就在這個時候,雨狂的身影從雨家之內走出。而在雨狂身後,一名名身著黑色寬大的武袍,整個人彷彿都被籠罩在了那寬大的武袍之內的身影出現。而且在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有著一股強大的氣息,而這股氣息赫然便是陽元境。

當年雨狂接手雨家家族之位的同時武道天賦驚人但卻對世俗之事不太精通的「雨夜」也就是雨狂的一母同胞的親弟弟,也接手了暗影衛。而雨夜正如同他的名字一般生活在黑夜之中,那麼多年來一直都在統帥著暗影衛。

而雨狂和雨夜兩兄弟一明一暗,兩人拱衛雨家,並且不斷的將暗中雨家發展壯大,四十年前雨狂和雨夜兩兄弟正是率領著雨夜親自訓練的暗影衛滅了趙家。當年雨辰的太爺爺也正是因為突破陽元境而怕遭到王、李兩家的打壓,而不得不詐死。

從當初的一名陽元境武者發展到現在數名陽元境武者,在這幾十年裡雨家的壯大可謂是十分的驚人!就連一旁的王連城也沒有想到雨家竟然隱藏著如此之多的陽元境武者,尤其是雨狂自己本身的實力都已經是陽元境五層的武者,而他弟弟雨夜更是率先一步踏入了陽元境九層。在加上太爺爺可以說雨家現在總共有著兩名陽元境九層的強者。

光是這份底蘊就足以比擬王家和李家了,如此大的巨變便可以想象,雨狂兩兄弟在這幾十年來,在暗地裡究竟發展了多大的勢力!

而在雨家的陽元境武者出現之後,王家的幾名陽元境武者也站在了王連城的身後,看著王雨兩家近十名陽元境的武者,李晨光雖然臉上有些不好看,不過心中並沒有任何的驚慌,若是李家老祖在沒有突破之前,這些實力是足以剿滅他們李家,而現在獵人和獵物的關係恐怕就要對調了。

「早知道你們有準備,難道你們以為我就憑藉這些實力嗎?」而隨著李晨光的身後便出現了他們李家的陽元境武者。雙方的武者對峙而立,彷彿一言不合便會大戰起來一般。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洪亮的身影從雨家傳了出來,「老匹夫既然來了,為何還不現身!」而隨後太爺爺和雨來太爺爺的身影便從離開走了出來。

「你果然沒有死!」而就在太爺爺出現之後,一道咆哮之上傳來,李家的老祖便站在了李晨光的面前,對這太爺爺怒視道。

「老匹夫你都沒死,我怎麼會先死呢!」感受到李家老祖身上的氣場之後,太爺爺也是心中一驚。因為太爺爺感覺這李家老祖的實力彷彿比自己還要高。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李家老祖彷彿與太爺爺有著很大的仇怨似的,抬手便向太爺爺攻擊而來,而那陰陽境的氣息頓時便暴露無遺。「陰陽境!」無論是太爺爺還是王連城的父親都是一驚!

「砰!」太爺爺擊碎了李家老祖的一擊之後,頓時便對著外面大喊道:「老傢伙,既然來了,就一起出手吧!陰陽境的武者不是我一個可以對付的!」

「好!我們拖住李家的那老不死的!!連城你和向天兩人滅了李家其餘之人!」而就在這個時候,王家王連城的爺爺,從王家的方向走了出來,無論是王連城的爺爺、太爺爺還是李家老祖他們可都是同一輩人。在他們年輕的時候也有著類似於雨辰和李文龍他們那樣的仇怨。

「先滅我李家就憑你們還不夠格! 老祖不飛升 今天我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事陰陽境的厲害!」李家老祖對這太爺爺喝道。隨後李家老祖頭也不回的對這李晨光喊道:「晨光,你們先拖住他們兩家,待我擊殺他們之後,王、雨兩家自滅!」

「那也要你有足夠的實力!」太爺爺冷哼道。隨後太爺爺、王連城的爺爺,李家老祖頓時略向了一邊,「夜兒來幫忙!」太爺爺對於和王連城的爺爺聯手也沒有太大的信心,所以在他臨走之前有對雨狂身後的雨夜喊道。

王、雨兩家三名陽元境九層的武者對戰李家陰陽境的老祖,太爺爺與王連城的爺爺正面對抗,而雨夜負責襲殺,雖然三人以前沒有演練過,不過三人的配合卻是相當的完美。「嗤!」李家老祖斬出一劍,恐怖的劍勁呼嘯而過。

而對面的太爺爺,手中的大刀斬出,刀芒璀璨,而同時王連城的爺爺,手中的長劍刺去,太爺爺與王連城的爺爺兩人一刀一劍,斬出,頓時李家老祖的劍勁被擊碎,而就在李家老祖襲殺太爺爺的同時,雨夜那彷彿融入到四周的身影便再一次的顯現,冰冷的長劍刺去,使得李家老祖不斷地變化方位。

「今日之事,若是王家退出,我李家保證既往不咎,若是王家再參合下去,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而在三名陽元境九層武者的聯手之下就是陰陽境的李家老祖也有些棘手,若是讓雨辰太爺爺他們這樣繼續拖延下去,他們李家後輩很可能會在王雨兩家的聯手之下損失慘重!

雖然王家擔憂李家會派人襲擊他們王家,所以王家的大批高手全部都全副武裝,滿臉謹慎的守護在王家,而趕來雨家幫忙的也不過就只有王連城以及王連城的父親和爺爺以及一些陰元境的武者而已。

「如今你已踏入陰陽境,若是現在我王家退出,恐怕接下來你們李家對付的就是我王家了!再說如今我們王、雨兩家已經是親家,王、雨兩家已成一家,我王家怎麼可能會退去!」王連城的爺爺說道。

「那你們就統統去死吧!」李家老祖怒喝一聲,恐怖的攻擊再一次殺伐而出。而在四人劇烈的對戰之時,雨向天和王連城也向著李晨光等人攻擊而去,不過卻在中途之中卻被李家太上長老給來下了,雖然李家太上長老是陽元境的實力,可是由於其資質的原因也不過是陽元境一層而已,而且這多年以來都沒有再進一步的趨勢。

而王連城和雨向天兩人都是他們那一代中的佼佼者,而且兩人的實力有都是陰元境頂峰,兩人雖然實力雖然較李家太上長老差上了一點,可是在他們聯手之下,依然是可以戰李家太上長老。

而就在雨向天和王連城被李家太上長老攔下之後,李晨光便向著雨家裡面走去,而站在門口的雨來太爺爺在看見李晨光之後,頓時一掌便向著李晨光轟去。不過在感受到雨來太爺爺那渾厚的實力之後,李晨光並沒有任何停留,依然向前走去,而就在雨來太爺爺的掌力快要轟擊在李晨光身上的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了李晨光的身前替李晨光接下了這一掌。

而在雨來太爺爺被纏住,暗影衛也投入到真廝殺之中后,李晨光便信步向著李家裡面走去。「二哥!我來攔住李晨光!你護送家眷離開!」而在看見李晨光之後,雨傲天一步踏出,向著李晨光走去。「老三!我來!」雨鳴天雖然知道雨傲天的實力已經恢復,可是已經荒廢了那麼多來之後,雨傲天根本就不可能會是李晨光的對手,而且李晨光的實力如今已經超越了雨傲天很多了。

「二哥,你不用插手,這是我跟他之間的事!」雨傲天腳步踏出,站在了最前方,而同時在雨傲天的身上,一股陰元境的氣息涌動。而在看到雨傲天的樣子之後,李晨光也是非常的詫異道:「想不到你竟然恢復實力了!不過即使是如此,你我之間的差距太大,你依然不是我的對手!」

「那就只有試過才知道了!」雨傲天雙目凝視著李晨光,一柄長劍便出現在了雨傲天的手中,而在這柄長劍之上一道寒芒閃現。

「既然你存心找死!我豈能不送你一程?」李晨光雙目之中充滿了憤怒的火焰,當年雨傲天踩著他出名與清風鎮,而現在雨辰又踩著他兒子的頭站在了清風鎮第一天才之列。可以說李家父子,努力修鍊了那麼多年竟然紛紛的成為了雨傲天父子成名的踏腳石!

在李晨光的手掌之上一柄長劍緊握,李晨光腳步踏出,整個身影向著雨傲天狂奔而來,而同時李晨光手中的長劍閃爍著一道劍芒。「砰!砰!」李晨光的腳步連踏,最後李晨光一躍而起,手中的長劍刺去,「去死吧!」李晨光嘶吼道。

魂武之巔扣扣群:368589681

雨辰微博:魂武之雨辰

貼吧:魂武之巔

求月票上新書榜了!魂武之巔已經上架很久了,可是卻一直跟新書榜無緣!友友們給力啊! 而在李晨光手中長劍刺去的那一剎那,雨傲天手中的長劍同樣的刺去,兩道璀璨至極的劍光劃過,頓時之間兩道劍影碰撞到了一起,劍光破碎,而兩人手中長劍碰撞的那一剎那,雨傲天頓時便悶哼一聲,而雨傲天的身影也不由的往後一頓。

而就在雨傲天身影一滯的瞬間,李晨光的左拳轟出,那充滿殺伐之力的拳勁頓時轟擊在了雨傲天的肩膀之上。「噗!」雨傲天頓時便噴出了一口鮮血,而雨傲天的身影也在向後倒飛而去,而雨傲天的肩膀也是皮開肉綻,鮮血直流。

而就在雨傲天被擊飛的同時,李晨光頓時之間手中的長劍一抖,整個人連同手中的長劍化作一道劍光向著雨傲天襲殺而來。「老三!」而就在雨傲天被轟飛的那一剎那,並沒有離開的雨鳴天大喊道。

而同時雨鳴天向著雨傲天奔去,試圖接下倒飛過來的雨傲天。在後面緊追不捨的李晨光眼中閃過了一道厲色,而就在李晨光的劍刃快要刺中雨傲天胸膛的時候,一道黑色的劍影從一旁直射而來。「轟!」頓時拿到黑色的劍影便與李晨光的劍刃劇烈的碰撞到了一起,而李晨光劍刃也被這道黑色的劍影給擊偏。

而在這道黑色劍影落下的同時,一道黑色的身影也同時落下,而這道黑色的身影自然就是匆匆趕來的雨辰。而就在雨辰攔下李晨光這一劍的同時,雨鳴天也將雨傲天接住了。而當落地的雨傲天看見雨辰之後先是一喜,不過之後又是一驚。而就在這個時候雨劍、雨奇等人也紛紛趕來。

看著一旁與李家老祖大戰的三人,雖然依然在苦苦支撐著,可是以雨傲天的眼裡自然是能夠看的出來,包括太爺爺在內的三名陽元境九層的武者敗落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而已。畢竟陰陽境的武者不是陽元境的武者可以抗衡的。

而他們三人合力之所以可以力戰陰陽境的李家老祖也是因為李家老祖是靠煉化丹藥才踏入陰陽境,而且還是剛入陰陽境不久,實力還沒有徹底的鞏固,否則他們三人早就敗落了。本來太爺爺他們三人以及就算是無法斬殺陰陽境的李家老祖,以他們三人之力將之制住也應該是能夠辦到的,而現在真的的動氣手來,太爺爺他們這才知道陰陽境的武者究竟是多麼的可怕!

而越戰越心驚的太爺爺等人心中已經開始著急了,一旦他們落敗,那麼王、雨兩家今日必定會同時滅門!可是李家老祖那強大的實力在剛開始的時候他們還能夠與之戰成平手,而隨著戰鬥的持續,李家老祖的實力彷彿越來越鞏固,對陰陽境的實力也越來越適應,揮發出來的力量也越來越強大。

而在與李家老祖大戰的太爺爺自然也是知道自己等人敗落也只不過時間的早晚而已,不過雨家卻不能夠因之而遭受滅亡,而當太爺爺看見雨辰之後,太爺爺便大聲的喝道:「傲天護送辰兒離開!只要辰兒在!雨家就不會亡!」太爺爺手中大刀斬出一道霸道的刀芒。而太爺爺的渾厚的聲音幾乎是在整個雨家範圍之內響起。而在太爺爺下達命令的同時王連城的爺爺也幾乎對這王家之人下達了同樣的命令。

而在聽到太爺爺的拿到喝聲之後,雨辰心中為之一動,不過雨辰並沒有移動自己的腳步。「二哥!保護辰兒離開!」而在聽到太爺爺的話之後,雨傲天也是非常贊同的,不過在看到雨辰那不動的身影之後,雨傲天便對著雨鳴天喊道。

「不!老三!我是你比你實力高,我來攔著李晨光!你帶著辰兒他們先離開!」雨鳴天鬆開了伏著雨傲天的手,隨後向前走去,「雨劍,你們守護著辰兒和傲天離開!」隨後雨鳴天又對著一旁的雨劍命令道。

不過在接到雨鳴天的命令之後,雨劍等人彷彿沒有聽到一般,依然如同一根木頭柱子一般站在那裡,雙目注視著雨辰。並非是雨劍他們沒有聽見雨鳴天的命令,而是在當日雨劍他們認主雨辰之後,便從此只會聽從雨辰一人的命令,就是是家族的命令他們都不會聽,更何況是雨鳴天的話呢!

在但覺到雨劍他們的異樣之後,雨鳴天剛想呵斥他們帶著雨辰離開,就聽到雨辰命令道:「雨劍!爾等守護著馨兒,爹娘還有二伯他們!若他們有任何損傷,你們也就不必再稱我為少主!」雨辰注視著李晨光,頭也不回的命令道。

「是!少主!若是他們想要傷害老爺和小姐他們,就必先從我等的屍體上踏過去。」雨劍等人頓時應聲道。而同時在雨劍他們身上一股陰元境的氣勢徹底的暴露了出來,如今雨劍、雨奇、雨小晴以及雨宏遠四人已經踏入了陰元境,而且雨劍和雨奇更是陰元境三層的實力。

而在感受到雨劍他們身上的陰元境之氣以及那股與雨辰身上類似的殺氣只是,雨鳴天和雨傲天兩人也是一驚!要知道三個月前他們是什麼時候,雨傲天他們可是非常的清楚的,而現在他們再消失三個月之後,竟然有著如此大的提升!

「辰兒!不要鬧了!現在是我雨家生死存亡之際!絕對不是你胡來的時候!」雨傲天雖然高興雨劍他們實力的巨大提升,可是現在根本就不是高興的時候,在看著不想離開的雨辰,雨傲天頓時怒斥道。

「今天你們一個也走不了!何必推來推去!」李晨光一臉興奮的說道,彷彿此刻他已經沒掉了他一直都想要滅掉的雨家完成了自己一直以來的願望一般。

「是!是一個都不用走!」雨辰面無表情的說道,不過雨辰的話卻和李晨光有著不同的意思。隨後雨辰手中的重劍一凌,一道劍勁便從雨辰的手中斬出,「找死!」李晨光,一聲怒吼,手中的長劍刺出。

「砰!」的一聲,頓時之間雨辰的劍勁便被擊碎。而同時雨辰身上的寒意彙集,恐怖的寒意彷彿要冰封天地一般,冰冷的寒意彙集在重劍之上,冰冷的寒意規則凝聚成一道鋒利的劍刃凝聚在重劍之上。

自從當日在李文龍的襲殺之下雨辰的寒意規則步入第二級之後,雨辰對於寒意規則的感悟和掌握無疑又更加深了一步,而且雨辰爆發出來的寒意規則的力量也更加的恐怖了。「斬!」雨辰手中的重劍斬出,頓時一道冰冷的劍罡劃過,劍勁說過之處,頓時空間都彷彿被冰凍。

「小雜種!去死吧!」對於雨辰的主動挑釁,李晨光頓時暴怒一聲,手中的長劍刺去,恐怖的力量在李晨光手中的長劍之上匯聚。一道刺眼的劍光朝著雨辰的劍勁刺去,「砰!」頓時之間雨辰所斬出的劍氣破碎。

雖然雨辰的寒意規則很厲害,可是畢竟雨辰和李晨光的實力相差六個等級,而在李晨光的全力一擊之下,雨辰的劍勁還是破碎了。不過李晨光也並非是輕而易舉的破了雨辰的劍勁,那冰冷的寒意在被李晨光擊碎之後,頓時之間那冰冷的寒意便將李晨光的長劍冰封住了。

而在看著長劍以及自己衣袖之上的冰晶,李晨光的臉色也是一變,「喝!」李晨光一聲怒喝,頓時陰元之力湧入,而冰封在長劍之上的冰晶頓時便被衝破,破碎的冰晶化作一塊塊碎裂的細小冰塊,落在了地面之上。

「小雜種!有些本事!今天我就殺了你為龍兒報仇!」李晨光雙目之中透露著凶光,手中的長劍揮動,頓時之間便向著雨辰斬來。而在李晨光劍影斬來之後,雨辰身影暴退而去,而同時雨辰手中的重劍揮動,一股寒意不斷地向著重劍之內涌去。

可是雨辰和李晨光的實力相距太大,雨辰的速度雖快,可是卻也比不過李晨光,李晨光的劍影瞬息極致,躲閃不開的雨辰頓時提劍格擋,頓時「砰!」的一聲,李晨光的劍勁便轟擊在了雨辰的重劍之上。

「噗!」雖然李晨光的劍勁沒有直接的擊打在雨辰的身上,可是那股恐怖的元力使得雨辰如遭重擊,體內的氣血一陣翻騰。「辰兒!」而一旁的雨傲天和雨鳴天在看到雨辰被擊敗之後,頓時驚道。

對於雨鳴天和雨傲天的擔憂的呼喊,雨辰並沒有回應,雨辰將手中的重劍往地面之上猛的一插,重劍的半截劍身便進入了地面之下。而後雨辰手指不斷地變換,一道道印結別雨辰結出,而就在雨辰結出印結的同時,在雨辰體內的玄武精元珠也在高速地旋轉著。

「開!」雨辰一字吐露而出,那道在玄武精元珠之上的封印便裂開了一道細小的口子,這道口子本就是火麒麟開出來讓雨辰吸收玄武精元珠之上的玄武之氣而用的。而現在這道裂口在雨辰的印結之下不斷地裂大,一股更為恐怖的寒意從雨辰的身上爆發,而在這股寒意湧入到雨辰體內的同時,一股強大的妖元之力從玄武精元珠之上朝著雨辰的四肢百骸涌去。

魂武之巔扣扣群:368589681

雨辰微博:魂武之雨辰

貼吧:魂武之巔

求月票上新書榜了!魂武之巔已經上架很久了,可是卻一直跟新書榜無緣!友友們給力啊! 而隨著這股妖元之力的湧入,雨辰身上的氣息也越發的恐怖,尤其是這股氣息之中的霸道之意,更是往雨傲天等人感覺到一股來自精神上壓抑。此刻雨辰身上的武袍無風自起,黑色的武袍和長發在雨辰身上散發的這股氣息之下呼呼作響。

這正是這段時間以來雨辰與玄武精元珠的契合度進一步加深,而且伴隨著雨辰肉身進一步強大,才使得雨辰可以使用一部分玄武精元珠的力量,雖然玄武精元珠之中傳出來的是妖元之力,可能也許是因為雨辰的體質特殊,這種強大而又霸道的妖元之力並沒有給雨辰任何的影響,反而讓雨辰如同是自己的元力一般舒心所欲的使用。

隨著陰元之力的不斷地湧入,雨辰身上的氣息不斷地增強著,而且不但雨辰的氣勢更加的強大了而且就連雨辰身上的氣質也轉變了。那股霸道無邊,猶如王者一般的氣質從雨辰的體內隱隱若現。

而就在雨辰動用底牌的同時,與李家老祖對戰的王連城的爺爺也對這太爺爺和雨夜大聲的喊道:「你們為我抵擋二十息的時間!」而且王連城的爺爺也沒有多餘的解釋,便站立身體,手中的印結結出。

而太爺爺和雨夜頓時便瘋狂的攻擊著李家老祖的,可是在沒有王連城爺爺的加入,太爺爺和雨夜兩人的壓力頓時壓力大增!而在李家老祖的強大的威力之下,太爺爺和雨夜也是堪堪抵擋。「死!」而就在這個時候李家老祖彷彿也知道王連城的爺爺是在動用某些強大的招式,隨意頓時之間李家老祖便向著王連城的太爺爺轟殺而來。

而在看著李家老祖不斷靠近的身影王連城的爺爺也是滿頭大汗,不過他手中的印結並沒有停止結出,而就在李家老祖一拳快要殺到王連城爺爺的面前的時候,太爺爺和雨夜突然出現,「斬!」太爺爺一刀斬出,頓時一道恐怖的刀芒向著李家老祖的拳芒斬去。

而在看見太爺爺的刀芒之後,離開老祖的拳芒不便,手中的劍刃抬起,「鐺!」太爺爺的刀鋒便站在了李家老祖的劍刃之上。而同時李家老祖的一拳頓時便轟擊在了擋在王連城爺爺前面的太爺爺的身上。

而在太爺爺硬生生的承受李家老祖的一拳之後,太爺爺的身影頓時倒飛了出去,就連站在太爺爺身後,手掌扣在太爺爺背上,將自己的力量湧入到太爺爺體內的雨夜也同時被擊飛了出去,「噗!噗!」太爺爺和雨夜兩人同時噴出了一口鮮血。

而在太爺爺和雨夜兩人被轟飛的同時,王連城的爺爺大喝一聲「劍祭!」隨後便只見一柄長劍從王連城爺爺的頭顱之上冒了出來。一道道凌厲無比的劍氣朝著四周激射,呼嘯的劍勁彷彿要劃破這片虛空一般。「斬!」隨後王連城的一聲怒吼,那柄從其頭顱之上冒出的長劍頓時向著李家老祖殺伐而去。

而在這邊的雨辰身上的氣息不斷地壯大,恐怖的寒意和霸道的氣息讓對面的李晨光心驚。「這是什麼功法?竟然瞬息之間提升了那麼多!不能夠再讓他繼續下去了!」李晨光心中思緒一閃而過。「殺!」隨後李晨光便手持長劍欺身向著雨辰殺伐而去。

看著李晨光襲來,雨辰面色不變,隨後雨辰一步踏出,瞬息之間雨辰來到了李晨光的面前,隨後雨辰一掌轟出,凌厲的掌風向著李晨光的劍尖轟去。恐怖的寒意在雨辰的周身繚繞,而雨辰說過之處瞬間便被冰封,雨辰的腳步踏過一道冰封之路,尋夢的身影向著李晨光轟來。

「叮!」李晨光的長劍在刺中雨辰的手掌掌心之後便停住了,而李晨光迅猛而來的身影也停滯不前了。而在看到這一幕之後,李晨光雙目微縮,而同時李晨光感覺到了一股寒冷的氣息向著他鋪面而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