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千金從嬴政懷裡坐起來,「這是我的房間!我還沒告你私闖民宅呢!」哪來的大庭廣眾?!

嬴政鄙夷又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妖女,真粗/魯。」

「……你們別以為你們兩夫妻檔我就罵不過你們!」 棄受翻身逆襲記 隨意在沙發上坐下,「好了好了,我今天不是來跟你們吵架的。千金啊,我剛剛路過博物館,你猜我看見了什麼?」

陸千金歪了歪頭,很給面子地捧了一下場:「阿政用過的夜壺?」

「……千金,你這樣真的好嗎?」

「……你才去看那種東西,你全家都去看那種東西。」吳美人滿臉嫌棄,「我剛路過博物館的時候看見他們在那裡打廣告,好像出土了一具秦漢時期的女屍。」

陸千金瞬間來了興趣:「在蘇城[2]挖出來的女屍?」

點點頭:「好像就是上次那個被挖掘的古墓,說得有鼻子有眼的,大概真的是秦漢的。你說會不會是虞曦墨的屍體?」

「得了吧,曦墨死的時候在宿城[3]垓下陪著項羽打仗,現在宿城還有虞姬墓,等等……」她像是想起了什麼,話鋒陡然一轉,「讓我想想,曦墨是不是蘇城人?」

好像有這麼個印象,但是一時半會想不起來了。吳美人一臉鄙視地掏出手機:「看把你給蠢的,問問度娘不就行了。」百度了一下,「還真是,度娘百科上面寫虞姬是蘇城吳中人。」

陸千金霍然起身,拉起嬴政就往外走:「阿政陪我去趟博物館。」

「等等!」她走的太快,走出房門了才聽見吳美人在身後叫:「你就穿成這樣出去?還有把你家政寶寶的頭髮梳梳再走啊……兩二逼……」 地龍術!

最低級的土屬性法術,用在歸海璇的手上卻有擊穿戰台的威力。

鄒文輝終於接不住了。

勉強抵擋下,卻狼狽後退數步。

猛然間,他的雙眼變成了墨黑色,是一種令人恐懼的黑色。

「嘎嘎嘎……」

一陣怪笑聲從他嘴裡衝出。

歸海璇目光一凝,冷喝道:「無極千劍!」

砰砰砰砰……

戰台中央一塊大地爆開,數不盡的碎石化為千柄石劍朝鄒文輝刺殺過去。

威力之強足以瞬殺金丹期的妖獸。

「嘎嘎嘎……」

細小的黑氣從鄒文輝手掌心湧出。

黑氣化槍!

瞬間掃滅了千柄石劍,隨後漆黑的長槍自漫天煙塵中刺出,瞬間刺中歸海璇的腹中。

丹田!

金丹居所。

歸海璇臉色煞白,她感覺到劇痛從腹部傳來。

咔!

伴隨一陣像是東西碎裂的聲音,歸海璇被擊飛近百米。

幢在戰台防禦陣法上才停下。

「什麼?」

「璇師姐居然敗了?!」

「不相信!」

台下觀眾全都震驚了。

眼看著鄒文輝就要敗下陣,可一眨眼被擊敗居然是歸海璇。

這怎麼可能?

剛剛,那碎裂的聲音……

「丹田?璇師姐的金丹碎了?」

「我聽到了,是有什麼東西碎了。」

「沒有靈氣爆散,不是防禦靈器被擊穿。」

「金丹!肯定是金丹。」

「鄒文輝,好惡毒!」

「璇兒!!」

歸海天驚怒的站起來:「鄒文輝!你竟然……朕要殺了你!」

大人物們也都驚呆了。

不敢置信似的盯著鄒文輝。

這小子,怎麼敢廢了大公主?他哪來的膽子!

「是你!」

歸海天心念一動,便怒火衝天的瞪著仲朝東。

「鄒文輝是你指使的!!」

他只能想到這個答案,在西霓王朝,也只有仲家敢對皇室下此毒手。

仲朝東臉一胯。

你傻/逼嗎?

他要罵人了,跟他有個屁的關係。

金雞上人皺眉道:「陛下,令公主並無大礙,只是本仙送出去的人仙之寶碎了。」

歸海天呆道:「啊?人仙之寶,不是金丹?」

哼!

金雞上人直接回了一道冷哼。

歸海天打了個寒顫,立馬錶達歉意。

「鎮妖王,是朕之過,朕也是急了,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

「無礙。」

仲朝東擺擺手,心道:「我仲家是這麼好惹的嗎?」

這時候,他聽到金雞上人的傳音:「青虎上人,你覺得鄒文輝此子如何。」

仲朝東思索片刻,回道:「鄒文輝不善與人打交道,但此子有抱負,如果天賦再好……」

他本想說如果鄒文輝天賦再好一點,肯定又是一個歸海璇。

可如今鄒文輝卻擊敗了歸海璇。

金雞上人傳音道:「那件人仙之寶可以抵禦金靈仙三次全力進攻。」

仲朝東聽明白了。

如此強大的人仙之寶卻被一個剛剛突破進金丹後期的丹道小修一擊擊碎,這天賦已經是好得過了頭了。

「上人覺得鄒文輝有問題?」

「不好說,只是此子有些怪,怪在哪裡我說不出來。」

隨後兩人都沉默了。

台上……

鄒文輝慢步走到歸海璇面前:「大公主,還要打嗎?」

他已經贏了!

歸海璇身體微顫,悄悄冷冷的吐出一口鮮血。

「我認輸。」

人仙之寶為她擋住了殺招,但餘威仍然將她震傷,她感覺到體內的金丹已經有了一絲裂縫。

金丹有傷,再打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條。

而且她也沒有把握再抵擋一次鄒文輝這一招。

「呵呵,呵呵呵……」

鄒文輝止不住的大笑。

他的笑聲讓人很不舒服,就像是惡鬼趴在你背上在你耳邊怪笑,令人汗毛直豎。

此時,全場無聲。

鄒文輝盯著場邊的裁判,不客氣道:「還等什麼?」

那裁判皺了皺眉,旋即上台宣判他勝利,並且獲得這一次西霓學院畢業大比第一名。

這個結果讓在場所有觀眾都沒有想到,那些老師和學院長老也是一臉的驚奇,但也只能接受。

歸海璇自己都認輸了,誰能改變結果?

大比結束,場台上的靈陣也一個個的撤去,在場數萬觀眾一個個的搖頭。

這尼瑪太不可思議了!

一個在學院默默無聞,並且當了仲九風多年跟班的普通學員,居然一眨眼成了大比冠軍。

無奈何呀無奈何。

很多人把目光指向坐在邊的仲九風。

想看看他的表情。

是憤怒、嫉妒,還是後悔。

可所有人都失望了,仲九風從比賽開始到鄒文輝獲勝,他都是一臉的笑容,沒有因鄒文輝得到大比第一而失色。

羅彬滿是愁容的臉上擠出一縷笑容,走到鄒文輝面前捶了他一拳。

「老輝,真有你的,恭喜你了。」

原來只是最過平常的兄弟間的問候,卻似乎惹怒了鄒文輝。

鄒文輝陰冷的盯著羅彬:「這次我就饒了你,以後別跟我動手動腳!」

羅彬強笑道:「老輝,你丫怎麼了?」

「跟我混你就得乖乖的聽我的話,明白嗎?」

「老輝,你……」

羅彬倉惶的後退兩步。

正在這時,仲九風抱著小狐狸走了過來,上下瞧了瞧鄒文輝。

「你可以啊,有本王的風範。」

周圍的人差點吐血。

人家得了第一名跟你有毛的關係。

鄒文輝道:「滾開!」

「喲,而今牛氣了?」

仲九風跨一步擋住鄒文輝的去路。

兩個人之間就只有半米的距離。

「你找死!」

鄒文輝滿臉的陰氣與殺意。

羅彬站在邊上:「九哥,老輝,你們不要這樣,我們是兄弟啊!」

鄒文輝看看他:「你算個什麼東西?」

羅彬後退一步。

他弄不懂,也不明白,為什麼一夜之間,兩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全變了,變得陌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