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自己的身份重要啊,庄宗只能嘆了口氣,重新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卻是沖著蘇昭道:「蘇昭啊,你讓玄君幫忙治療一下那個啥!」

「那個啥」自然就是指孫大和孫小二了,現在庄宗可寶貝他那兩個愚蠢的貼身侍衛了。

「本宮先告退了!」蘇昭起身離開大殿。

看著太子離開的這麼乾脆,大臣們都有些傻眼,而國師的眼睛卻是眯了眯,太子就這麼著急的去見玄君?還是說著急玄君給她搜集到的材料啊!那是救蘇曼青的靈材,所以她才這麼著急的吧!不過既然是著急那些材料用來救蘇曼青,蘇昭不是應該也叫自己一起去嗎?哦~是了!

現在還是在宴會上,所以叫走國師不好看吧!

國師就盯著蘇昭的背影,果然看到蘇昭在離開大殿的時候讓一個太子府衛留下了,並且說:「你等著國師,國師出來之後就請他到太子宮!」

果然是著急拿著材料去救蘇曼青呢!

國師心裡輕蔑的哼了一聲,淡定的在殿里坐下,沖著庄宗道:「陛下,臣那裡有些靈酒,是當初從神宮帶出來,不如讓人去臣那裡取些來?」

一聽到神宮的靈酒,殿內的人都開始激動了!好哇好哇!

蕭盛禹卻是放下了手中的酒壺,淡淡的看了國師一眼之後起身:「本王喝好了,請陛下准許告退!」

神宮的靈酒,蕭盛禹不屑品嘗!

庄宗早就看著蕭盛禹不順眼了,所以你快點滾蛋吧,很直接道:「恩恩,准了!你下去吧!」

國師大人的靈酒讓宴會再次進入了*,而另一邊的蘇昭則在盯著玄君看。

湖藍色的長袍、一身高貴清冷的氣息、湛藍色的眼睛,高貴的如同帝王,這是玄君無疑!不是別人冒充的。

被蘇昭盯著看,似乎是讓玄君惱怒了,他將一個盒子扔在了桌上,冷漠的開口:「殿下的材料已經找好了!為了這些東西,我獵兵團損失了不少的人手!」

哎~這是又要開條件了啊!蘇昭明白,就點了點頭,說:「你說吧,需要本宮做什麼!」

「本尊讓你做什麼都行?」玄君的眼神冰冷如霜,那藍色的眼睛彷彿沾染了一層冰霧一般凜冽。

蘇昭看著盒子里的材料,沒有看玄君的臉,但是也知道這貨臉上什麼表情。看在這些材料如此珍貴的份上,想到蘇曼青可以續命的欣喜,蘇昭就點了點頭:「只要不是太讓本宮為難!」

「本尊要你殺了所有的男寵!」玄君口氣惡毒無比。

聽得蘇昭皺起了眉頭。厲目看向他的時候,卻見玄君眼神淡淡的跟自己對視,完全沒有一點悔悟或者不好意思,反而是相當坦然的。就在蘇昭的臉色開始陰沉的時候,玄君冷笑道:「太子連個玩笑都不讓開么?」

開你個頭!蘇昭很想給玄君一巴掌,恩~最好把他臉上的面具給打下來。

「呵呵~玄君真是好心情!」蘇昭臉上的笑容不達眼底。

玄君盯著蘇昭看了看,藍色眼睛中似乎是閃爍著思忖,道:「我的獵兵團要改名魔域傭兵!希望取得國家承認的雇傭軍資格,可以隨時越國境的接受任務!」

「什麼?」蘇昭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她覺得玄君八成是瘋了!

「本尊可以給你五百人的傭兵隊,有武帝率領,讓你攻擊大楚的時候無往不利!」玄君似是沉默了一下,又道。

蘇昭的心一下子緊了起來,五百人的傭兵隊有武帝帶領,那可是相當強悍的一股力量啊,絕對比大將軍張起靈辛苦建立起來的翼虎營還要彪悍,蘇昭承認自己真的很動心。

可……傭兵資格倒是還好說,無非就是換個名字,給獵兵團撐腰可以幫他們推掉一些聯盟的刁難和限制,但隨便出入國境就不同了,就像是現在的國家一樣,讓你隨便出入國境,那是什麼概念啊!超級特權階級嗎?!

「殿下可以考慮!」玄君見太子一臉的躊躇,倒是沒有為難,反而是扔下一句話輕飄飄的走了。

而另一邊的大殿中,庄宗就看著趴在桌子上昏睡的國師發獃。

「國師是喝醉了嗎?!」庄宗很不敢相信啊!超凡脫俗的國師竟然如此粗放的趴在桌子上醉了……

------題外話------

謝謝:雲璟萱投了1票(5熱度)、雲璟萱投了1票(5熱度)

感謝:陽光下的綠水晶投了1月票、281549071投了4月票、yuanyuer10投了1月票、謝謝:18693718930送了2顆鑽石,筱茉君送了1朵鮮花。

謝謝追文的親們,說句不要臉的話,訂閱就是我寫作的動力~! 國師是喝醉了嗎?!

大殿中的群臣們也有些傻眼,甚至還有大臣半張著嘴巴、目光獃滯的看著醉倒的國師。

「國師大人似乎向來不飲酒啊……」陸秉承就為難的說。

「哦哦,好像是這樣的!呵呵~」庄宗就看著國師猥瑣的笑了起來,他可真想找個畫師把國師醉酒的模樣給畫下來啊!可庄宗盯著看了看之後又覺得國師就是個妖孽啊!即便是醉酒的模樣也這麼……清雅!

守在門外的太子府衛小心的朝著大殿內瞅了一眼,看到國師的模樣之後那府衛就鬱悶了,趕緊的跟自己的同伴說一下,然後就跑去找太子了。

「什麼?國師醉酒?人事不省?」蘇昭正在檢查那些藥材,多達一百種的藥材讓蘇昭看的頭疼!而且很多藥材她都不認識,需要讓國師來檢查一下啊,結果國師這貨竟然在宴會上出醜了!

「是的!」那府衛小心的答應著,慢慢的縮到了門口,看到太子臉色似乎很不好看的樣子,這個府衛心裡就害怕啊。所以努力的縮在門口縮小自己的存在感。求太子別注意上我~別注意到我!

「帶上盒子,跟本宮走!」蘇昭撇了那府衛一眼,哼了一聲起身。

這府衛真是夠了,尼瑪~長得這麼丑也以為自己會看上他么?!蘇昭很生氣!接著就鬱悶的想,自己還要盯著好色*的名頭多久啊!?

蘇全立刻抱上盒子一路小跑著跟上太子去了後宮。

等進了後宮的偏殿之後蘇昭才想起來宋湖還在這裡呢!

為了方便,蘇昭在太子殿有了兩個書房,前面一個自己辦公或者接見臣子,後面一個則是用來議事了。此時蘇曼青就跟宋湖在裡面討論著什麼。

「殿下。」看到蘇昭過來,坐在輪椅上的蘇曼青就坐直了身子,沖著太子低下頭。

正討論的有些入迷的宋湖看見太子進來了,慌忙站起來一時間竟然有些局促。剛才跟蘇曼青討論一番,宋湖才發現這個蘇曼青果然是大才啊!這樣的大才被太子禍害成了殘廢,宋湖真的不知道自己心裡想著什麼了。

「宋湖參見殿下!」宋湖幾乎是有些發愣的給太子行了大禮。

「起來吧!宋湖你找本宮什麼事啊?」蘇昭在殿內的太師椅上坐下,先看著宋湖問道。

宋湖進宮都快兩個時辰了沒有見到太子,蘇昭就覺得自己有點冷落他的意思,所以先開口問他。可宋湖卻怪異的看了蘇曼青一眼,見這個大才子一臉平和的坐在一旁沒有說話。宋湖才開口道:

「下官來稟報政務,集縣原有人口十三萬,改造莊園之後可以容納四十萬人口,差不多將帝都周圍的難民都收留進去了,不過集縣原本就窮,不產木材、只產石料,雖可以用石料建造房屋,但耗費人力和物力,下官請求太子撥下半年錢糧,下官將親自帶著難民重建家園!這是清單。」

蘇昭接過宋湖的清單,看了看之後滿意的點頭。宋湖要的錢糧一點都不多,甚至可以說只能維持幾十萬人口的三個月糧食供應,而錢是必須的,建造房屋需要各種材料,即便巨石滿地也得有工具開鑿加工不是。

可以說宋湖就是用這免費的幾十萬難民打造集縣,只要太子給他們口飯吃就行了。

可蘇昭卻有了不同的想法,她看了看身邊的蘇曼青,道:「集縣就在帝都南部,雖說南方安穩,但本宮還是想把集縣打造成堡壘集群,你覺得如何?」

堡壘集群這個名詞很新鮮,蘇曼青也是第一次聽說的,不過他瞬間明白了太子的意思。既然集縣盛產石料,而且還有免費的難民做勞力,為什麼不趁機打造成堡壘群呢!也就是石頭城。

「這樣子,在集縣周圍建造百餘個這樣的城堡!」蘇昭走到桌子旁,拿起炭筆隨意的畫出了堡壘的圖樣。

這是中世紀歐洲的圓形城堡,因為通體石頭建造可謂堅固,而且將堡壘鏈接之後就可變成防禦城牆!雖說耗費人力和物力,但防禦性太強悍了。

蘇曼青和宋湖看到圖紙上新穎的房屋樣式,頓時呆了一下。太子的腦袋到底是怎麼長的,想出來的東西怎麼都這麼精妙呢?!

「太子是想在集縣練手,將來可以在大周邊境推行這種堡壘式防禦嗎?」蘇曼青向來聰明,舉一反三就像是他的本能一樣,只要太子說到哪裡,他瞬間就可以想到蘇昭之後想到的事情,並且完善。

蘇昭的想法被蘇曼青一語中的,她就是想在集縣先實驗一下,正好讓這些難民建造城堡、鍛煉吃可以用的工匠,並且積累經驗。

「那下官是不是需要將表現好的難民挑選出來登記入冊,以備太子之後所用啊?」宋湖震驚於蘇曼青跟太子的心有靈犀,他們兩個人就像是都了解對方的想法一樣,對話根本不用說全、甚至一個眼神和一個圖紙都可以讓他們明白彼此的想法。

這讓宋湖很是費解,兩人之間如此和睦,太子何必弄殘了人家的腿啊。

「留意一下就好,不用挑選出來,畢竟現在的大周根本不可能大規模的動用勞力修建邊塞!」蘇昭答應一聲,開始籌謀自己弄到的錢糧還能拿出來多少給宋湖。

「殿下,您現在的糧草還有兩百萬,一百萬留給軍隊是不能動的,另外三十萬要留給國庫,畢竟需要保證帝都的消耗,二十萬給了閔家鍛造,五萬留下做來年難民開春的種植,還剩下四十五萬隻夠四十萬難民三個月只用。而建造城堡消耗體力,所以那四十五萬糧只夠吃兩個月!至於錢財倒是不用愁,王公公已經在變賣太子府庫的珍寶了,應該夠武裝新軍和應付難民的建房工事。」

「現在陛下只需要五十萬糧食便可。」蘇曼青知道太子在為難什麼,所以便一口氣給太子算了出來。

宋湖就在一旁敬佩的看了蘇曼青一眼,這個殘疾了的大天才根本不用出門,只坐在他的輪椅上就可以謀天下事啊!

蘇曼青只需要知道一點點的信息,就可以推演出所有的需要和消耗。當然這些消耗都是最低的!

「五十萬糧食很難弄嗎?」宋湖忍不住的開口了,他可是聽說太子之前一口氣弄了數百萬的糧食解決了很多問題。太子似乎是無所不能啊!

「大臣的私倉、獵兵的庫存、商人的存糧都已經被搜刮乾淨了,還能去哪裡弄這五十萬呢?」蘇曼青半是回答宋湖的話,半是思考。

宋湖聽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太子這麼彪悍,竟然把這些人都搜颳了一個乾淨么?!

那現在帝都周邊的存糧都差不多挖空了啊!怪不得太子能夠安撫的了那麼多的難民,並且開始訓練和武裝新軍,還開了皇家鍛造呢!太子竟然幹了這麼多事!

「還有一個地方有存糧!」蘇昭蹙著的眉頭鬆開了,她知道帝都周邊已經不可能弄到糧食了。但還有一個地方存儲豐富。

「皇家獵兵團!」蘇曼青和宋湖都看向太子的時候,蘇昭說出了這個名字。

蘇曼青劇烈的咳嗽了起來,蘇昭走過去拍著他的背,道:「你激動什麼。我又不會親自去!」

皇家獵兵團內珍寶無數,糧食更是堆積如山,可以說皇家獵兵團就是大周的第二個國庫。但沒人敢打皇家獵兵團的主意,那是國內最至高無上的存在!

蘇曼青有些腆然的側身謝過太子拍背,不好意思的看了宋湖一眼,見宋湖裝作沒看見之後,蘇曼青才道:「殿下是想讓陛下去?」

「恩。這是他的大周!」蘇昭點頭。

宋湖再次對這倆人刮目相看了,尼瑪~心有靈犀啊!自己果然跟他們不在一個腦波上啊。

聽到是庄宗去,蘇曼青就放心了,他就覺得以庄宗的「本事」應該能辦成這個事情的,再說皇家的長老也要給庄宗面子不是。

「就這麼決定了,本宮現在就給你撥錢糧下去,宋湖你就辛苦一下按照本宮的構思努力吧!」蘇昭開始叫外面的蘇全進來,給他吩咐。

「不用等著庄宗同意?」宋湖有些不放心,他覺得太子要讓庄宗去跟皇家長老們要糧食完全是太子一個人的決定啊,庄宗能答應嗎?!

「宋大人放心,庄宗英明,必然會答應的!」蘇曼青就笑道。

宋湖不再糾結了,很乾脆的跟著蘇全走了。而且宋湖就覺得自己留下來很礙眼啊,蘇曼青跟太子那麼和諧,自己有點多餘,恩~還有點哀傷……

等宋湖離開之後,蘇昭便打開了盒子,讓蘇曼青過來看。

蘇曼青是個全才,陣法造詣極高,對醫理藥理也是相當了解的。所以看到這些材料,蘇曼青就知道這是太子給自己找到的、那單子上羅列的各種藥材了。

說實話,當時看著太子拿著那麼長一張單子給自己看的時候,蘇曼青並不覺得太子有能力找全這些藥材,畢竟很多藥材都很珍惜的,可沒想到太子竟然在一天的時間內全部找到了!太子到底是花了多少精力,這讓蘇曼青心裡的感動盈滿漸溢。

「太子您……」蘇曼青覺得自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哈哈~放心吧,父皇也答應了給你血用,一切具備,就等著國師啦!」蘇昭大笑著拍了拍蘇曼青的肩膀。

看蘇曼青這個樣子,蘇昭就明白玄君找來的這些都是真的了,這就好!蘇曼青有的續命了。

房中的氣氛一時間尷尬了下來,因為蘇曼青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了。

「殿下,聽聞神宮要抽掉五萬北疆兵?」蘇曼青沉思了一會,便岔開了話題,蘇曼青就發現只要說起政事和國事,太子就變得很專註而且吸引人。

「恩~蕭盛禹已經答應了!」蘇昭隨意的倒上了兩杯茶水,遞給了蘇曼青一杯。

「神宮的調令是無法違抗的,不過北疆兵調走之後必然會在北方出現防禦缺口,尤其是這個地方!」蘇曼青隨意的接過茶水,伸手指向了書房牆上懸挂的地圖。

那是一張大陸地形圖,有整個牆那麼大,其中詳細的標註了大周所有的地理河山,甚至周邊幾國臨近邊界的地方也繪製的很詳細,這是幾天來蘇曼青帶著人匯總了幾分地圖甄別之後畫出來的。

可以說這張地圖就是大周皇宮內唯一的一份。

「哦,這個缺口只有一道山谷,北疆不能派兵把守?」蘇昭走到地圖前盯著研究了片刻,並非是多麼險峻的地方。

「那是死亡谷,即便是冒險獵兵都不敢涉足的地方,傳說那裡有一個空間黑洞,不時會發動吸不少人進去,並且吐出來各種人類和魔獸的骨頭,久而久之,那裡已經成為禁地了,北疆防禦線太長,原本防禦就有些緊張,抽掉了五萬兵力之後肯定更加緊張,大燕若是南下,必然是走死亡谷!」蘇曼青說的很肯定。

即便大燕知道走死亡谷會有危險和損失軍人,但能夠避開北疆兵的優惠太大了。蘇昭聽到蘇曼青說到死亡谷時空黑洞的時候,心臟猛然緊縮了一下,時空黑洞是可以穿越時空的嗎?那自己可不可以從那裡回去?可聽到後面那時空黑洞似乎只是吞噬掉人之後「吃」掉了,就失去興趣了,而且即便那地方真的是可以穿越時空,難道自己還要回遍地殭屍的末世嗎?!

「所以臣建議在這裡修建一座石城,就遷徙北方的難民過去。」蘇曼青拿著一個長竹在死亡谷下方五百里的地方點了一下,那個點正好在帝都和死亡谷中間位置,且旁邊有一個天然水源。

「原本臣還在想該在這裡建造什麼樣的城池,是公主要建造石城給了臣啟發,防禦力強悍石城最合適了!」蘇曼青笑著呷了一口茶水,這才陡然驚醒這杯茶水竟然是太子給自己倒上了,而他竟然十分隨意的接過來,並且喝了……

蘇昭就看著蘇曼青指出來的那一個地點躊躇。北方的確還有很多難民可以收攏,可問題是自己沒有錢糧了啊!蘇昭能力有限只能保住帝都和周邊地區了,她知道大周國境內有數以百萬計的難民,每一天都有大量的人口在死亡,可蘇昭沒有辦法。

「殿下是在擔心錢糧的事情吧?」蘇曼青「心安理得」的喝完了茶水,卻沒有放下杯子,而是握著空茶杯,看著蘇昭問道。

見蘇昭點頭之後,蘇曼青又笑了起來:「說起來皇后的皇子還沒有分封封地呢!」

蘇昭聞言,陡然驚醒,對啊!皇后的家族十分龐大,雖說蘇昭已經壓榨過一次皇后的周家了,可若是給了他們封地,他們肯定會開發的,不管周皇后懷著什麼心思,只要她能讓周家在那個地點投資開發建城就好了啊!

「周家底蘊深厚,本族已過數萬人,所以建一座石城的實力還是有的!尤其是如今太子訓練新軍、威勢日隆,周家必然急切,只需臣放個口風出去,周皇后必然會跟陛下要這塊封地的。到時候太子不要阻攔就行了!至於周家會不會成尾大不掉之勢是不用在乎的,因為周家的這個封地就在北疆和中央的」夾縫「中!」

蘇曼青說完這一番話之後又隱隱壓抑著咳嗽了。振奮的蘇昭心裡激動,雖然還想繼續跟蘇曼青聊點,可看著蘇曼青的模樣,想起剛才他還陪著宋湖說話了,應該是精力透支了。所以蘇昭就把外面的小太監叫進來,讓他們帶著蘇曼青下去休息了。

一個人站在書房中,蘇昭還在盯著全地圖看的入迷,她發現按照蘇曼青所說在死亡谷下方五百里處建立一個城池之後,整個北方的防線固若金湯了,當然是在北疆王不謀反,靠得住的情況下。

「哎~蕭盛禹就是頭猛虎,不好控制啊!」蘇昭就看著面積佔據了大周三分之一的北疆嘆了口氣。遼闊的北疆、半數冰封之地,民風本就彪悍,強者更多,尤其是有蕭盛禹這頭猛虎,大周皇族若是不能強勢,不能有絕對優勢力量壓制,想要蕭盛禹聽話是不可能的。

蘇昭知道蕭盛禹就是個現實的人,跟他白話什麼理想報復的沒用,人家就看你的實力,所以蘇昭就感覺身上壓力好大啊。

而現在的蘇昭身邊就一個蘇曼青用的得心應手,其他的人一個個的心焦啊!尤其是梅解語那貨色,現在又不知道跑哪裡去了,蘇昭可真怕這貨又折騰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來啊!

看了看桌子上的藥材盒子,蘇昭先把那盒子收進了自己的隨身空間,畢竟這些藥材很難得,必須放在安全的地方,而最安全的就是自己的隨身空間了。

只不過蘇昭打開隨身空間的時候,朝著裡面瞅了一眼,立刻被嚇了一跳!

自己的隨身空間竟然變大了,原本灰濛濛的空間似乎是有了點亮光,竟然可以自成小天地了。而且地面的土壤也改了顏色,深灰的土壤彷彿在孕育著生命力。

「太子,小雀沒有挨打!」小白從外面沖了進來。站在蘇昭面前告狀!

「恩?」蘇昭收回神識,看著眼前的小白,忽然發現小白這貨也升級了。原本只是個五級乾屍,差不多相當於人類的武皇,可現在他的實力竟然擁有武皇巔峰了。看來還是王德忠給他找來的那口龍棺有用啊!

乾屍的修鍊真的讓人羨慕嫉妒恨,人類武者拼死拼活都升不了一級,而乾屍只要躺在棺材裡面睡覺都能蹭蹭的升級,太不公平!

「小雀沒出血!」小白很是憤怒,剛才在庄宗的大殿前,小白清楚的聽到太子說把小雀弄下去打板子的,小白就屁顛顛的跟去了,想著可以從小雀的身上弄點血出來了,可惜小雀是被太子府衛給帶下去了,可是根本沒有打板子啊,原來該死的太子就是當著大臣們的面騙人的。

「殿下,這個乾屍想喝我的血!」小雀也從外面走進來了,小姑娘惡毒的看著小白,深深覺得這個乾屍可惡啊!太子沒有打自己,他不高興是不是。

「小雀為何要出血?我在大殿面前只不過是給周方那老頭個面子,也給庄宗個面子,說打她也就是表示一下而已,你還真想讓我打小雀出血啊!」蘇昭被這倆貨弄的頭疼,她就驚悚啊,小白不一直都是個靈修嗎?怎麼對血也有需求了?難道小白要改邪惡的血修?!

若真是那樣,蘇昭就覺得自己不能留下小白這個禍害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