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格爾這一劍劈出碰到一個重影長劍立即被彎,不過之後兩個錘影擊中他的胸口和右,道格爾立即被這巨力砸飛,身上的鎧甲被砸出一個凹痕而他右的長劍也脫飛出,整個小臂都流滿了血這時周圍的士兵立即將他保護起來

道格爾震驚的看著這頭狼人,想不到對方那麼強大,連一招都接不下這時嵐恩大喝一聲,中法杖一指,只見一道白色的光波如光束一樣射出,狼人立即用流星錘砸出,光束瞬間被砸破,不過這光束和火龍不同,頭被砸散後面的還是一樣有殺傷力,狼人見這一下砸散了光速還是後面一段還是繼續射來,這時他就算速度再也來不急擋下,立即被這光束擊中肚,身體如炮彈一樣飛出,撞在城牆的石樓上,直接將這石樓砸出一個洞

1/2 「媽,你別說了!」原隨著急的打斷她的話,哀求說:「媽,咱們不是說好了嗎?以前的事不提了,先讓岳醫生給你看傷,等你的傷好了,我們兄弟三個帶你去環遊世界,咱們一家都開開心心的!」

「我為什麼不說?再不說,我就憋死了!」原母死死的瞪著程鳳素,呼哧呼哧的喘粗氣,「這是我的女兒!我十月懷胎生下來的親生女兒!可她卻把我害成了這副鬼模樣!她把我害成了這樣,卻一點愧疚之心都沒有,她還有沒有良心?有沒有?!」

「良心?」程鳳素挑眉看她,「在你問我有沒有良心之前,你應該先問一下你自己,你有沒有良心?」

「素素,你怎麼和媽說話呢?」原策皺眉,歪頭看向程鳳素,「素素,我知道,咱媽的態度是有問題,可不管怎麼說,她是你親生母親,而且,她生病了,天天躺在床上,心情不好,你這個做女兒的,稍稍體諒她一下,少說幾句不行嗎?」

程鳳素搖搖頭,輕輕笑笑,側眸看向原策,「你覺得我很過分?」

「是!」原策忍無可忍的說:「我覺得你很過分!不管怎麼說,她都是我們的親生母親,她給了你生命,把你生的這麼聰明漂亮,你應該懂得感恩!有我們兄弟三個在,我們不要求你贍養母親,但平時你和咱媽說話,你讓讓她,行不行?」

程鳳素挑眉看他,「憑什麼?」

「就憑她生下了你!」原策激動的揮舞手臂,「素素,我知道,我以前有對不起你的地方,我也發過誓,以後我一定對你好,但一碼歸一碼,就算你不愛聽,我也要說,咱媽變成現在這樣,已經很可憐了,你體諒體諒她,少說幾句,行嗎?」

「阿策,你別和她說了!」原母悲憤的喊:「她沒有良心,她的良心被狗吃了,她現在吃的好住的好,還有一個有權有勢的男朋友,她現在根本不需要我們,她根本不會把我們放在眼裡,更不會把我們放進心裡,她根本就沒把我們當回事!」

她怨毒的瞪著程鳳素,就彷彿程鳳素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

程鳳素扭頭看了她片刻,笑笑,「其實,原本不想說的,因為我不喜歡你,懶得和你廢話……但是既然原夫人這樣咄咄逼人,那我只好多說幾句……」

她似笑非笑看著原母,緩緩的說出一句話:「原夫人,前段時間,我找到小時候偷走我的人了……」

原母一下愣住。

她的腦袋「嗡」了一聲,原本因為仇恨憤怒漲的通紅的臉色一下變得煞白如紙。

她猛的抓住身下的床單,聲音有些顫抖,「你什麼意思?」

原父也問:「素素,你什麼時候找到偷走你的人的?他們現在怎樣了?你怎麼不和我說!」

如果他知道,程鳳素找到了當年把她偷走的那些人,他一定去見那些人,親眼看到那些人被繩之於法,關進監獄,他才能出了心中那口惡氣。 夜晚來臨。

當眾人休息的時候,雲霧島為雲霄宮安排住宿的小院子,再次迎來了一位黑衣人。

姬夜離輕車熟路的運起輕功,越過了高強,到達了慕淵的客房外面。

而屋內,慕淵和慕子琪四人早已經等候多時。彼時,正在圍著圓桌喝茶。

在座的四人當中,唯有慕子琪一臉苦惱的樣子,手中拿著一塊銅鏡左瞧瞧又看看,對著自己的那張臉十分頭疼。

這張臉,不是易容了的凌少雍,而是慕子琪那張俊俏的臉龐。

「他到底是怎麼了?」

俞琬琰湊到左清芸的耳邊,悄聲詢問。

對方聞言臉色紅了紅,支支吾吾的不敢說話。

「我……我也不知道,誰知道他又抽什麼風呢!」

而實際上,對於慕子琪突然很在乎自己的容貌一事,左清芸自從比武場回來之後,多多少少還是猜到了一丟丟。

也就是因為猜到了其中的緣由,所以才會更加不好意思,俞琬琰這麼一問,更加讓她想要找個地洞鑽進去了。

俞琬琰微微挑挑眉,對她的話一點都不相信。

不知道?怎麼可能呢,你這躲閃的眼神也太過明顯了姑娘,明明就是知道的嘛!

還想再問些什麼,身邊的慕淵便拉住了她。

「怎麼了?」

「咳,人家小兩口的事情,你就別摻和了。」

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好好跟你夫君我說說話呢。

慕淵心裡也很苦,這次出門他特意將自家兒子扔給了慕老王爺。

原本以為身邊沒了慕之晟那個小屁孩,自家夫人會將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然而沒想到的是,總會有人來攪局。

他再次瞅了一眼自顧自照鏡子的慕子琪,雙眉微微凝起,眼中閃過一抹嫌棄。

早知道就不帶他來了,煩。

對面的慕子琪似是感受到了什麼,冷不丁的打了一個寒顫,終於放下了手中的小銅鏡。

「清芸,你有沒有感覺到有冷風?」

「是……是嗎?好像是有點冷。」

左清芸紅著一張臉,不敢看身邊說話的男子。

慕子琪聞言一怔,隨即將自己外面的外衫脫了下來,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既然冷就先披上,明天出門的時候多穿點。」

「……哦!」

臉更紅了,像是燒著了一樣,怎麼辦?

兩個當事人均是紅著臉,如坐針氈的低著頭不敢看對方,臉是紅的,耳朵也是紅的。

這一幕落在對面的俞琬琰眼中,瞬間感覺像是在看兩個初中生在談戀愛。

「……」

這對夫妻,也是醉了!

不過還好,兩個神經大條的人終於有點進展了,不容易。

倘若這一幕讓名王嬸看到,不知道會有多高興。

「阿淵,我們……還等姬夜離嗎?」

他們倆這燈泡當的瓦亮瓦亮的,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自動隱身?

慕淵也想隱身,但是無奈,今晚還挺重要的。

下一刻,當姬夜離右腳踏進客廳的時候,四個人同時鬆了一口氣。

終於不再尷尬了!

慕子琪的反應最大,站起身來迎接他,臉上的欣喜壓抑不住。

「宮兄,你來啦!」

姬夜離:「……」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這些人的眼神有點不大對啊。

「你們……是不是在商議什麼事情?」

不知道他現在退回去,還來不來得及?

慕淵輕撫衣袖,指了指旁邊的一個位置,淡笑相迎。

「沒事,就等著宮兄了,進來吧。」

姬夜離意識到對方的熱情,頗有些疑惑。

慕淵不待見他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突然如此作態,總感覺前面有坑等著他。

「……好吧。」

「今日比試散場之後,我見星雲穀穀主找過你,身後還跟著慕容恆,他們打算做什麼?」

「試探而已,估計雲霄宮已經被他列入了北疆的黑名單了。」

不過試探沒得逞,反被離間,也算是給慕容恆一個教訓了,誰讓他的手伸的這麼長呢。

「今日比武,中原的弟子們已經淘汰了一半,估計明日北疆就會派人上場了,慕兄有什麼想法?」

「不慌,明日比武也算是初試,依照慕容恆陰險的性子應該不會展現出全部實力,說不定還會故意示弱,沒什麼可擔心的。」

慕淵雖然不太了解北疆那幾人的真正實力,但是他對慕容恆的心理卻是知之甚詳,畢竟已經打過好幾次交道了。

姬夜離聞言,恍然一笑,淡漠的眼眸之中露出一絲瞭然。

確實,是他太過急躁了。

窗外的月亮漸漸升高,直至子時,幾人這才結束了商議,姬夜離辭別了他們從院子里走出去。

------題外話------

今晚一更,明天再加更鴨! 第四章絕對壓制

這時看傻了的嵐恩和道格爾一下回過神了,道格爾不,對方可是瞬間擊退獸族大軍的人,他不要如何開口不過嵐恩好歹和思綾認識了一段,他立即說道思綾,哦,應該就你**師下了,請問你剛那個是神器,我從來沒聽過有這種強大的神器」

思綾微笑道這個是我師傅留給我的,不是你們這個世界的,你沒聽過那是自然了好了,現在我任務完成,我了,再見」

這時道格爾立即向嵐恩眼色,嵐恩領會道思綾**師,能否請你幫助我們對抗獸族」

思綾嘆道不行啊,楓哥不同意的,他不想破壞這個世界的平衡」

嵐恩一聽驚訝的看著他,之後一想立即激動道請問你們可是神族,如果是神族那就能解釋為何你會有這麼強大的力量,而且不想破壞世界的平衡,這也是神族的責任」

思綾呵呵笑道你問楓哥去,好了,我不能說太多的,再見了」說著就化成一道白光消失

思綾離開后,道格爾和嵐恩都互相看了一下,雙方眼中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嵐恩立即說道我要將這件事通知魔法協會,讓他們神族出現了,神族的出現就意味著將要有大事發生」說完他就向道格爾要來了一匹馬離開

而此時獸族大營中,一個高大的獸人憤怒的砸著同時大罵道為何神會幫助人類,當初人類將我們驅逐的時候為何他們不出,這不公平」

旁邊的那個巫師說道大王,既然神族在這裡幫助人類,那我們的力量絕對不能對付的了,我們只能尋找盟友」

獸王皺眉道盟友?你是說魔族不行,如果我們尋找魔族,那我們只會成為他們的奴僕」

巫師說道但是如果那個神族帶領人族反攻,那我們根本毫無還擊之力」

獸王哼了聲叫道不用多說,本王絕對不會成為魔族的僕人,既然這裡沒辦法攻佔,那就用另一個辦法,立即傳令下去,全軍後退到迪拉山脈,在那裡修整一天後在出發」

三天後,葉楓放下上的書笑道思綾,我這世界本源在哪了」

思綾驚喜道真的,這些書會有記載世界本源的位置?」

葉楓微笑道不是,這段我看完這些資料后,得知很久以前神族和魔族大戰他們真正的原因就是為了世界本源,神王和魔王都想得到本源的力量,而他們都不允許對方得到這種力量所以會有神魔大戰那次大戰後神王和魔王都消失了,魔族徹底戰敗,而神族留下的幾個主神帶領著身下的神族隱居了」

思綾想了下說道說來,我們找到神族或者魔族就能這世界本源的下落」

葉楓點頭道嗯,當然要他們願意告訴我行」

思綾嘆道這可能,對方為了這個不惜讓族人接近滅族,可見這本源對他們非常重要」

葉楓微笑道當然硬來肯定不行,我想這本源的位置絕對不是所有神族或魔族都能的,肯定只有幾個主神或者神王能,而這些人絕對不是硬來的能鬆口的」

思綾立即嘆道那該辦?」

葉楓呵呵笑道剛想到一個辦法,有很大的可行之處」

思綾一喜說道辦法,告訴我」

葉楓微笑著靠近思綾耳邊說了一遍,思綾聽完后驚訝的捂住嘴,之後大笑道楓哥你的壞主意真的好多啊,不過這樣就好玩多了,嘻嘻」

葉楓微笑道好了現在我們先想辦法這個世界的劇情,不然我們連誰是主角都不,這樣後面的事情我們就沒辦法做了」

思綾立即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必須先找到這裡主場的輪迴小隊,只有他們這個世界的劇情不過我們要去找,現在的輪迴者各個可都是非常的老道了,我們來這裡那麼長了連半個人影都沒有」

葉楓笑道剛你放出的力量,我想他們一定也察覺到了,恐怕要不了多久他們就會來這裡,現在讓我們去找他們還不如讓他們來找我們對了,思綾你不是買了很多好吃的嗎,我們就在這裡邊吃邊等,以他們的實力到這裡來也只是分分鐘的事」

思綾嗯了聲,立即從的儲物戒指內拿出一堆吃的開始和葉楓一起大吃起來沒過多久,葉楓和思綾同時感覺到一股精神力探查,兩人相視一笑,立即架起遁光飛向精神力的來源

城外的一個山谷,一個人正用精神力查探城中的情況,突然他驚叫道隊長被了,他們來了」剛說完,只見兩道流光飛至,兩個披著黑色斗篷的人出現,這個小隊7人立即擺出戰鬥姿勢,而在他們身後有13個人捲縮成一團躲在大石頭后

葉楓看下這群人淡淡的說道你們小隊人不少啊,竟然20個人,這麼說這次難度達到了高等級了」

他們的隊長江元成眯著眼說道就你們兩個?阿哲,查看下周圍還有沒有人」

阿哲搖頭道隊長沒人,就他們兩人」其他人一聽都露出了笑容,7對2這對他們很有利,現在碰到的輪迴小隊一個個+激情小說/class12/1.html都很,很少有機會碰到這種絕對的優勢

巴爾克笑答隊長,這兩個就沖不會是運氣好速上來的,一般這種人身上都有些不的呢」

1/2 當年,如果不是可惡的人販子把程鳳素偷走,他和程鳳素不會父女分離那麼多年。

如果程鳳素當年沒被人販子偷走,一直養在他和他妻子膝下,他妻子和程鳳素之間的感情也不會如此淡漠,她們母女倆也不會鬧到今日這種水火不容的地步。

甚至可以說,如果程鳳素當年沒有被人販子偷走,那麼今天所有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原家不會有原纖纖。

他三兒子不會把丁爽撞成重傷。

他家中不會出現那麼多矛盾,導致他妻子性情大變,跳樓自殺,重傷在床。

這一切的悲劇,都是因為程鳳素被偷走造成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