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幕令柳楓有些訝異,為了避免打擾到九曲電獅,只得通過魂力傳音向韓欣艷問道「它居然能通過渾身上下的毛孔吸收天地魂力,這也太誇張了吧?這都比的上一本高級魂術了。」

不多時柳楓的耳中便傳來一道有些無語的動聽聲音「怎麼可能,若真是這樣恐怕與永恆森林相鄰的柳韓城與春雪城早就沒了,這戰魂大陸也都是魂獸的天下了。魂獸的修鍊速度要比人類慢的多,因為它們無法修習魂術,只能通過平日吐納吸收天地精華,或者捕殺其他魂獸吃其魂丹,亦或吃些精進魂力的草藥。但這天地間也是公平的,雖然它們魂力增長速度比人類差上老遠,但上天也給予了它們兩大優勢以彌補缺點。」

「哦?什麼優勢?」柳楓好奇的傳音問道,對於這些他還真不太了解。

「第一是壽命,魂獸的壽命通常比同境界的人類多出一兩倍左右,就好比人魂境界人類強者壽命在一百多歲,但同境界魂獸卻能活兩三百歲,這也就彌補上了魂獸與人類修鍊速度的差距。至於第二個優勢是強化體質,書中說魂獸每升一轉都會強化一次身體,而每上升一大境界不但身體會得到大幅度強化,甚至有時還能具備些新的能力,更有甚者會產生異變。」

『異變?』柳楓心裡喃喃道,這莫非說的就是基因突變而引起的轉錄與翻譯基因發生變化,隨即多肽及蛋白質錯誤合成,最終形成異樣表現型?

對於柳楓心中的奇怪言論,韓欣艷自然是不清楚繼續傳音道「而這種強化應該就是魂力可以從魂獸周身進入,並最終達到增強各處皮肉、筋骨的效果。其實這也是造物主公平的一種體現,畢竟魂獸基本是無法使用魂器的,在沒有外力的藉助下只能增強自身。」

柳楓微微點頭,他明白其實這就是所謂的適者生存,也是一種生物進化的自然選擇,若魂獸不能具備這兩項能力恐怕早就從戰魂大陸上消失了。

將目光重新轉向九曲電獅,只見得後者趴窩的周圍,已經脫落了不少毛髮,並且這種脫落隨著魂力的不斷湧入還在加快著,雖然九曲電獅身上的毛髮很多,但柳楓估計按照這種速度發展下去,用不了多久,這隻小電狗就可以改名叫禿毛狗了。

這種事情顯然並不會發生,不過魂力灌涌間九曲電獅身上的毛髮也掉了個七七八八,到得最後只剩下了層緊貼皮膚的細密絨毛。

如今九曲電獅的模樣讓柳楓不禁想要哈哈大笑,原本他一直覺得小電狗還是蠻大的,可如今後者好似縮水了一倍,望著那不知道小了多少圈的九曲電獅柳楓心中一陣大笑。

但笑歸笑可柳楓都有些羨慕起這種突破方式來,感受著九曲電獅渾身上下愈加強健起來的得皮骨,他覺得對方僅用了片刻時間就快趕超上他長達數月的練體成效,這種增幅實在變態。

不過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因為在柳楓有些震驚的目光中,九曲電獅的背脊部位居然微微凸起了兩塊,並且在魂力的湧入下,這兩塊突起愈發明顯。

「難…難道小電狗發生變異了?那是什麼東西?」柳楓有些緊張的問道。

韓欣艷也是縴手微捂著紅唇,瞪大了明媚眼睛,有些不可思議的搖了搖頭道「不知道,我也沒聽說過,按理說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顯然九曲電獅身上發生的變化並不常見。

山谷內有著輕微的風聲劃過,微微細風飄蕩著撫過山谷中的每處地方,最後蕩漾進了淺淺的谷底,更準確的說是蕩漾進了谷底一正趴窩著的九曲電獅體內,不過這隻九曲電獅明顯並不普通,這從它背脊處延伸而出的兩對四五尺長的肉翼便可以看出。

看著那對肉色古翼柳楓的心也放了下來,一開始他不知道那是什麼,因此還有些為九曲電獅感到擔心,但如今看來它們倒像是對翅膀,如此一來這反而是個好現象,想到將來九曲電獅居然能在天上飛,柳楓就是一陣眼熱,這翅膀若是長在他身上估計他都得美翻了。

據說這個世界的強者是可以在天空飛行的,但想要飛行最起碼也得是天魂強者才可以,而柳楓若是能飛,恐怕就算在萬青國橫著走都沒人攔得住他,因為向他們這樣的小國最強的應該就是地魂強者了。不過柳楓的想法也僅僅能停留在幻想而已,隨著一聲巨吼聲響起柳楓也被拉回了現實。

隨著最後一股精純魂力被九曲電獅吸收進入身體,其身體逐漸停止了抖動,身上諸多張合著的毛孔緩緩收縮,最終皮層變的平滑起來,不過外表雖看似細膩,卻比之先前更具韌性。

平順柔軟的細小絨毛重新緊貼皮膚,給人一種煥然一新的感覺,而後者那一直閉合著的眼睛終於是再次睜開,看向了谷中的一道少年身影。

看著那雙更具靈動的雙眼柳楓微微一笑,看來其已然突破成功了「小電狗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小,原來你一直通過炸毛來增加自身體積啊。」在確定後者平安無事後,柳楓也放鬆下來,忍不住調笑著說道。

聽得這話一旁的韓欣艷不禁莞爾,而九曲電獅像是被揭破了傷疤般,一咕嚕的爬了起來,對著柳楓大吼一聲以顯示自己的不滿,隨即看了看掉了一地的紫藍色毛髮,眼中有著一抹心疼閃過,不過當看到自己身上更具油亮色澤的紫色絨毛時,其眼中又多出一絲人性化的歡喜。

「小電狗,你飛下試試,看看能不能飛起來。」柳楓也是上前胡擼了幾下那柔軟絨毛,然後看向九曲電獅饒有興趣的說道。

似是聽懂了柳楓的話語,九曲電獅也發現背後多長出了一對肉翼,其先是好奇的打量了一番,然後便控制著它們舒展而開,隨即便如同第一次學習走路般,開始緩慢的拍打起來,在逐步適應后,其身子微微下蹲,猛的一蹬後腿對著上方竄去。

「嘭」隨著一聲響動在谷中響起,看著那塊塵土飛揚的區域,柳楓有些愣然的咧了咧嘴,半響后這才喃喃的說道「不會是一隻獅子中的戰鬥**….。」 在接下來的兩個月里,小山谷內經歷了一段平靜生活。

每日九曲電獅都會在山谷中撲騰撲騰,嘗試著升空飛行,慢慢的它能在短時間裡低空滑行一會兒,但或許是因為翅膀上的羽翼還沒長好,其飛行起來略顯笨拙。但即便如此都能引來山谷中另外兩人的羨慕目光。

柳楓以及韓欣艷基本上每天都會去中域獵殺魂獸,有時只捕殺一頭,但大多數是捕殺兩頭,由於有韓欣艷的魂界石裝載魂獸屍體,因此柳楓也就沒讓九曲電獅繼續跟著他們一同前往。

這倒是高興壞了九曲電獅,每天它除了練習飛行就是睡覺,並且每次睡醒後山谷中還會有著一兩頭魂獸吃,這種舒坦日子這讓它如何不美,雖然這些死了的魂獸體中已沒有了魂丹,可它依舊十分知足,它也明白憑藉其剛剛踏入人魂一轉的實力是絕對無法獵殺魂獸的,沒看到連一些兩三轉的魂獸都往外域跑來捕食野獸嗎,若是它進中域尋食還不知道誰會先成為食物呢。

至於韓欣艷在這兩個月中,其每天捕獵回來后都會先回房中修鍊一下午,待得將狀態調整好后她便會取出上午的戰利品魂丹,開始煉製丹藥,等煉製完丹藥后,其也會因為消耗心力而陷入疲累,正好睡上一覺迎接新一天的到來。

在她這種遠比常人努力的情況下,其實力也在這段時間中突破到了人魂兩轉,見到自己僅比柳楓差著一轉實力,韓欣艷心裡也算平衡了不少,看來其嘴上雖然不說,但對於比她還小兩三歲卻能達到人魂三轉的柳楓,她還是相當在意的。

在魂力取得進步的同時,韓欣艷的心力也有著顯著提高,到得最後已然能凝聚出類似柳楓那樣的心力水滴。自從那日煉製二品丹藥失敗后,她也將心沉澱了下來,並未在有什麼魯莽之舉,因此在這兩個月的煉製中其總共只失敗了六次,其中四次還是因為煉製一階上位丹藥失敗的,不過雖然失敗了四次,可她足足煉製出了八枚一階上位丹藥。

不得不說這兩個月下來韓欣艷的收穫頗豐,總體算來她共煉製出了近五十枚一階丹藥,這等數量無疑十分恐怖,要不是臨行前她從家族藥材庫中拿了不少草藥,恐怕還真甭想天天都能煉製丹藥,即便如此其手中的草藥也所剩無幾。煉製出這麼多丹藥韓欣艷倒也沒忘記柳楓的功勞,因此豪爽的拿出了一半分給後者。

看著幾個玉瓶內蘊含著不菲魂力的顆顆彈丸,柳楓不由得舔了舔嘴唇,倒也並未客氣,全都收入了魂界石中,要知道這些可都是柳韓城中的稀缺貨,想花錢買都不一定有賣的,他決定不到萬不得已是絕對不能使用它們的。

而通過此事柳楓對於韓欣艷的好感也增加了不少,這倒不是因為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之所以會對此女產生好感主要還是源自她的那份大氣性格,要知道這二十多枚丹藥的價格怎麼也得在十萬魂幣左右,就算魂丹是他們獵殺所得,但光論草藥成本就得有兩萬魂幣以上,可韓欣艷卻連眼睛都未眨一下就將二十來枚丹藥給了他,這不得不令柳楓好感倍增。

同時他也暗暗下了決定,等以後有機會便為韓欣艷打上幾件魂器,以回饋這份恩情。不過柳楓卻是不知,或許韓欣艷送給他丹藥除了有著自身豪爽外,還蘊含著別樣情愫。

這兩個月來柳楓的作息倒有了很大變化,原先在韓欣艷沒來時,每天上午他都會通過打鐵消耗掉體內全部魂力,每當消耗完後下午便開始錘鍊身體,直到晚上才精疲力盡的回到山洞中修鍊。

然而韓欣艷的到來註定會將這種規律打破,現在柳楓上午會和韓欣艷一起去中域獵殺魂獸,通常他會找上只比自己高一兩轉的魂獸戰鬥,並且往往不會對戰時動用魂器以及心力,在背負著行者斧以及佩戴著青蓮新澤石的情況下,單憑藉肉體力量與魂力想要戰勝人魂四轉乃至五轉的魂獸對於柳楓來講可謂並不輕鬆。

最初每當柳楓與魂獸戰得難捨難分之際,韓欣艷便會像自己魂力傳音,提醒其由於戰鬥時間太長,已經驚動了其他魂獸向此處靠近,無奈之下柳楓只得動用武器亦或是心力快速解決戰鬥。但隨著一天天過去,韓欣艷提醒的次數明顯越來越少,可見他解決戰鬥的速度正在逐漸變快,戰鬥技巧正在愈加熟練,自身魂力正在日益雄厚。

雖然每次戰鬥后柳楓都會感到身體疲累、魂力匱乏,但其下午並未進行修鍊,反而繼續凝練起那心力水滴來,凝聚水滴無疑很消耗心力,他每次都把自己弄的身心俱疲后,才在夜幕的降臨下緩緩進入到那詭異的修鍊狀態。

說起這心力凝聚,柳楓倒是發現一件趣事,再經歷了用一成心力無法壓縮九成心力,但用九成心力能夠壓縮一成心力后,柳楓又嘗試著用八成魂力壓縮兩成魂力,雖然最後有些吃力,可還真成功了,隨即他第二天又試著用七成心力壓縮三成心力,結果可想而知,那七成魂力都快被消耗光了時,其只能將三成心力壓縮成乒乓球大小。不過柳楓倒沒有氣餒,畢竟乒乓球與水滴的體積已相差不大,他相信用不了幾天就能凝結成功。

但柳楓還是小瞧了這心力凝聚,看起來可能成功近在咫尺,但要明白這種事情越往後就會越困難,因此其竟用了一個來月才達到既定目標,這種結果自然令柳楓有些無語,但看著那凝聚了自己近三分之一心力的水滴,其終於略感滿意的點了點頭,雖然這與那青色水滴還相距甚遠,但卻不知比白色水滴強上幾何。

通過此事柳楓對於凝結心力水滴也有了一個明確思路,那便是逐步增加難度,不斷提升心力壓縮量,從而實現一成心力壓縮九成心力。

這一個月來唯一的遺憾便是柳楓沒有再練過器,但他總有一種感覺,通過不斷的凝壓心力水滴,他的心力正在逐漸凝實,操控起來也比以前得心應手的多,這或許對他今後煉器有著極大助益。

轉眼之間炎炎夏日已過大半,原以為這樣的生活會繼續持續下去時,一件事情卻是突然發生,打破了小山谷中兩人一獸的平靜生活。 炎熱夏日緩緩升於高空,在它的普照下整片大地都慢慢變得燥熱起來,這使得永恆森林內的很多野獸龜縮在了陰涼當中甚少活動,而此時一處小山谷內也經歷著與往常相同的一幕。

只見一隻背生雙翼的九曲電獅懶洋洋的自山洞中走出,它先是抖了抖並不算茂密的毛髮,緊接著眯縫起眼睛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就連貼伏在背的翅膀都是張了開來,舒服的伸完懶腰並打了個哈氣,它這才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眼看向谷底。

只見谷底一陰涼處,正有著一男一女兩道年輕身影坐在那裡,他們嘴中吃東西的同時還會不時閑聊兩句。不過這可不是九曲電獅關注的重點,它的目光很快聚焦在了山谷中央區域,此時正有著兩頭魂獸躺在那裡,但從它們被劃開的腹部可以看出,兩隻魂獸顯然已沒了生機。見到這一幕九曲電獅眼中大亮,撲閃著翅膀便對著兩具魂獸屍體飛了過去。

從山脊上飛撲下來的九曲電獅自然引起了陰涼處兩道人影的注意,見到飛行愈加熟練的九曲電獅,那名少年不由砸了咂嘴,羨慕的說道「若我也能像小電狗一樣飛行就好了。」

少年話音剛剛落下只聽一旁少女便是說道「柳楓弟弟你就別白日做夢了,要想飛行其實方法很多,但除了一種你目前有可能實現,其它的就甭想了。」

「哦?欣艷姐快說說看,什麼方法讓我現在就能飛行?」聞言少年立馬來了興緻,看向少女說道,而從這二人的稱呼便能看出,他們正是在山谷中共同生活了兩個月的柳楓與韓欣艷二人,只不過比之兩個月前,二人的氣息都強上了不少。

聽得這話韓欣艷看向了正準備享用美食的九曲電獅,沖著其揚了揚下巴「你只要將它馴服了不就能騎著飛了嗎,強者中有一部分人會馴化魂獸充當坐騎,這樣既可以用於平日出行,也可以在與敵人戰鬥時祝其一臂之力,可謂一舉兩得。不過這種方法並不保險,除了極少數人或勢力懂得以特定方式與魂獸簽訂契約使魂獸不能叛變,其餘大部分人都是通過實力威脅的方式將魂獸馴化為坐騎的,而這種人一旦遇到重大危機,輕則魂獸逃跑,重則會對其落井下石,治其於死地。」

柳楓眉頭微皺隨即搖了搖頭,繼續問道「那還有什麼方法可以飛行。」顯然這種方法柳楓是不會選的,且不說這之中有很大風險,就單論強迫九曲電獅成為他的坐騎,這種事其也是做不出來。

「其一達到天魂境界,其二修習飛行類魂技,其三擁有飛行類魂器」。韓欣艷看向柳楓淡笑著說道「怎麼樣柳楓小弟弟,你覺得這幾個裡能做到哪個?且不說天魂境界多麼難以達到,就算是飛行魂技恐怕萬青國內都不曾擁有,想來整個子虛州內會有一些,但也絕對不是咱們能夠得到的。至於最後一種也可以不用想了,就算咱們身邊有著一名煉器師也很難打造出飛行魂器。」

「這是為什麼?」柳楓裝出一副好奇的樣子問道,其實在聽到這三種方法后,他覺得最後可能實現的便是最後一種了,可如今竟聽即便是煉器師都很難打造飛行魂器,這不由得讓柳楓有些費解。

「萬青國內倒的確有著一些飛行類魂器,但這種魂器一般只有大型城市中才會具備,它的用途主要是運輸城市補給或是載乘大量人員,其不但造價昂貴,並且往往需要數名甚至十數名煉器師聯手打造,這其中的複雜程度可想而知。」韓欣艷解釋道。

柳楓眨了眨眼睛,怎麼越聽越覺得這像是飛機呢,他也清楚自己肯定打造不出類似飛機那樣的龐然大物,於是接著問道「那就沒有小些的魂器嗎,比如說類似翅膀的魂器。」

韓欣艷點了點頭「這種魂器應該也是有的,但想要打造出那樣的魂器好像需要一種名為器圖的東西,並且器圖內所記載的得剛好是飛行類魂器,據說這類器圖估計比飛行魂技還要罕見。」

聞言柳楓不禁暗暗乍舌,他依稀記得那日在夢中曾聽說過,一些奇異魂器想要煉製成功,則需要器圖才可打造而成,因為那種魂器無疑具備著神鬼莫測的神通,而材料也必須是特有之物,否則差之毫厘謬之千里,沒想到這種飛行魂器居然也位列其中。

而正當柳楓準備繼續詢問面前這位學識淵博的韓家大小姐時,其神色卻是微微一變,迅速站起身來望向了谷口位置,一旁的韓欣艷同樣感覺到了不對,也是款款站起一雙美眸看向了山谷之外。晉級成為魂獸的九曲電獅似也察覺到了異樣,停止了嘴中的咀嚼,轉過身來對著谷外低吼了一聲,顯然對於沒吃幾口就被打斷有些不滿。

在這一刻兩人一獸同時感覺到,有著一股不弱魂力正掃蕩在山谷內,這股魂力絕非天地中所蘊含的,而更像是某個人在運用自身魂力探測小山谷內的一切。

感受著那股魂力的精純程度,柳楓臉上有著一抹凝重湧現,從其上所散發的濃郁度來看,恐怕施展魂力探測的人實力最起碼是人魂七轉實力,若這人只是恰巧路過那還好些,但倘若來找他們麻煩,那可就真有些棘手了。

看著在谷中肆無忌憚掃視,並最終牢牢鎖定在他們身上的魂力,柳楓的臉色微微沉了下來,他現在基本已經肯定,這人絕對是沖著他們來的,因為按理來講如果用魂力探測到其他強者,通常都會快速迴避開去,這也是對對方的一種尊重,而向來人這般做法,要麼是在挑釁,要麼是有某種目的亦或是對自己的實力非常自信,根本不顧及他們的感受。韓欣艷的柳眉不禁微微蹙起,顯然對於來人如此無禮令她感到有些厭煩。

柳楓心中急轉,很快便似是想到了什麼眼中一亮,與此同時其百會穴處湧現出絲絲心力,隨即順著魂力傳來的方向竄奪而去。

柳楓可不會傻等著對方來到近前在做應對,俗話說得好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對方施展魂力探測頂多能知道這裡有著兩名人魂強者以及一隻魂獸,就連他們的相貌都看不清楚,然而在二層心力的偵查下,柳楓絕對有信心將對方看個地兒掉,並且還不用擔心來人發現,因為他可不認為對方的心力到達了二層。

心力順著谷口暴奪而出,最後沿著魂力射來的路線逆襲而上,在蔓延出近千米后,心力終於來到了那魂力擴散源頭,而一道身影便這般的映射到了柳楓的腦海中。

從來人滿頭的白髮以及褶皺的老臉中不難看出,這是一名年過半百的老者,其身著一身紫紅色長袍,腳踏一雙灰黑色布靴,在飄身而來的過程中,還會漏出些許錦綢黑絲長褲,這般看來老者絕非什麼林中隱士,反而倒像是名門望族中的長老人物。這倒讓柳楓不由得輕「咦」了聲,因為他絕對可以肯定這人是他首次所見,但柳家一眾長老他都有些印象,很顯然來人並非是柳家中的哪位長老。

韓欣艷自然感應到了柳楓的心力探測,當其聽到後者的輕咦聲時,也忍不住釋放出心力對著來人探察而去,不過當其看清來人後,微蹙的柳眉更緊了幾分,喃喃聲音也是自紅唇中傳出「怎麼會是他?」 來人韓欣艷並不陌生,因為這人正是韓家中她僅討厭的幾名長老的其中一位。韓家眾長老雖都對韓欣艷寵愛有加,但以她的聰慧自然看得出誰是出於真心,誰是虛情假意。這名紫袍老者名為韓楚,論實力可排在家族長老席前十,對她也極其疼愛,但韓欣艷可並不怎麼領情,其一是因為此人狂傲十足還愛在人前顯唄,但最重要還是其竟幾次三番的在家族會議上撮合他孫子與自己的婚事。

雖然都是韓姓,但這血緣卻有著遠近之分,韓楚並非核心弟子出身,僅僅是普通弟子而已,但年輕時憑藉那份傲氣與毅力,倒也突破成為人魂,最終位列長老之席,後來在他那護短的監督下,其大兒子也被他親自**成了人魂強者,而韓楚想要撮合的正是其大兒子的長子與韓欣艷的婚事。

韓欣艷能看出這老傢伙之所以對自己好,只是想哄著她當其孫媳婦兒而已,好在他那個孫子並不是很爭氣,今年年輕一輩族比中連前十都沒能進入,這老頭兒才算偃旗息鼓了些,不過她倒十分納悶,其怎麼會突然跑來了這裡。

「怎麼?你認識?」柳楓偏頭看向韓欣艷問道。

韓欣艷微微點頭「嗯,他是我們韓家的一名長老。」聞言柳楓鬆了口氣,既然是韓家的長老那想來也不會出現什麼糟糕情況了,他可不希望對方一到就對他們大打出手。

而正在兩人說話間,那名紫袍老者已來到了谷口處,當他看到谷中的韓欣艷后不禁大笑著走了進來「欣艷丫頭,看來還是老夫先找到的你啊。」

雖然對於面前老者並不感冒,但韓欣艷還是禮貌說道「原來是楚長老,欣艷見過楚長老,不知長老今日前來是有什麼事?」

「什麼長老不長老的,叫老夫楚爺爺就行了。」韓楚故意板起臉來不悅的說道,隨即他的目光移向了站在韓欣艷旁的少年,在見到後者一身麻布衣衫,衣服上還有著幾道口子與污跡時,其眉頭微微一皺「你這小子是什麼人?」在他看來這人就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村窮小子。

見到老者目光望來,柳楓也是恭敬的對著後者抱了抱拳隨即說道「小子柳楓。」

「嗯,柳楓你,咦?」老者剛想說讓柳楓注意自己身份,別離韓家大小姐太近,卻似是想起了什麼,老眼都瞪大了些,瞅著面前少年說道「柳楓?如果老夫沒記錯的話今年柳家族比最後獲勝的那個人就叫柳楓,你難道就是那個柳楓?」也難怪老者會如此驚訝,後者無論從年齡還是氣質上講,都令他不太相信這個事實。

看到老者滿臉不可思議的神色,柳楓捋了捋自己略顯凌亂的衣衫,這才不好意思的說道「正是小子」,由於不久前獵殺了一隻人魂六轉魂獸的緣故,此時的柳楓看起來的確有些狼狽。

見到少年承認,老者愣了半響,最後猶自有些不信的看向了韓欣艷問道「欣艷丫頭,他真的是那個柳楓?」當其看到韓欣艷點頭后這才真正相信,有些異樣的看著面前少年,聲音也變緩了許多「原來是柳楓小子啊,這幾個月里你的名字可是在柳韓城中傳的沸沸揚揚,以凡魂之境便能戰勝人魂強者,嘖嘖,連老夫都感到震驚啊,不過現在看來,柳楓侄兒已經突破人魂了,當真前途不可限量啊。」

看到後者猶如一百八十度轉彎的態度,韓欣艷不禁撇了撇嘴,柳楓倒並未感覺出什麼不對,客氣回道「楚長老過獎了,小子只不過是運氣好些而已。」

對於柳楓的態度韓楚很是受用,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目光一轉看到了山谷中央正看著他們的九曲電獅,嘴中再次發出一聲驚咦之聲,他仔細打量了九曲電獅半響,眼中逐漸湧現出些許火熱,聲音有些激動的說道「這隻九曲電獅?莫非它晉級時發生變異了,居然長出了一對翅膀?」

看著老者那雙火熱目光,柳楓眉頭微皺卻並未搭話,韓欣艷似早料到老者會有這般表現,淡淡的道「這隻九曲電獅是柳楓從野獸期培養的,可能是因為喂其吃魂獸的緣故,因此產生了變異。」

聽得這隻變異的九曲電獅是柳楓培養的,韓楚愣了愣,在看到地上那兩頭雖然已死但依舊殘存著些許魂力的屍體后,便是信以為真的點了點頭讚歎的說道,「嘖嘖,真是大手筆,居然餵食魂獸。」說話間其眼中有著精光流轉,似是在考慮著什麼般。

果不其然過了片刻后,見到柳楓與韓欣艷都不接話,韓楚心思飛轉,隨即乾咳了兩聲看向柳楓繼續說道「不過柳楓小子的運氣倒也不錯,這種變異概率可是相當低的,即便餵食魂獸也很難出現這種情況,柳楓啊你可是準備將它馴為坐騎?」

雖然瞅著面前這名老者有些彆扭,但柳楓還是如實回答道「晚輩並未準備將它馴為坐騎。」

「哦?」聽得柳楓這話,韓楚心中大喜,他原本以為要費上一番口舌才能實現心中所想,但現在看來會省去不少麻煩,於是接著問道「那不知你要如何處置它?難道是要賣了不成?」

韓楚這話讓柳楓有些不明所以,正準備再度開口否認,一道魂力傳音卻是響在了他的耳邊「傻弟弟,你難道沒看出這老傢伙是惦記上了你的小電狗?若你撇清了與九曲電獅的關係,姐姐敢保證這不要臉的老傢伙會立刻動手將九曲電獅擒下,從而將之當成坐騎」。

聽得耳邊少女所說之話,柳楓愣了愣,趕緊止住了剛到嘴邊的話語,然後有些不太確定的傳音道「不會吧?你們韓家的長老這麼沒有風度?小電狗才人魂一轉而已,我看這位老者實力最起碼也是人魂七轉了,難道他需要一隻人魂一轉的坐騎?」

「什麼叫韓家的長老沒風度?我們韓家的長老都好著呢,只不過這老傢伙是個異類而已,其為人極重面子,還愛在大家面前炫耀,並且屬於那種佔便宜沒夠吃虧難受類型的,而且你可能並未意識到這隻九曲電獅的珍貴,要知道飛行魂獸的種類本就不多,其中有很多因為太小還無法當成坐騎,所以想收服一隻飛行類坐騎並不容易,而你的小電狗不但屬於飛行魂獸,還是最擅長速度的九曲電獅變異而來的飛行魂獸,這其中的珍貴可想而知。換句話說吧,或許整個戰魂大陸上,都很難找到與它一樣的九曲電獅。」

聞言柳楓的眼睛睜得老大,緩緩偏過頭,看向了那正傻愣愣的看著幾人的九曲電獅,他還真沒想到,這一直跟他們生活在一起的小電狗居然如此特殊,竟在戰魂大陸上都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柳楓轉目看了看正一臉貪婪之色的看向自己的紅袍老者,這讓他更加確信了韓欣艷所說,直到此時其心中才湧現出對老者一抹厭惡,畢竟他可和小電狗生活了好幾個月,如今這人竟想將小電狗訓為坐騎,這讓他又如何能夠忍受。

柳楓心中思慮著,沉吟了好片刻他才再度看向老者,淡淡的淺笑聲也是自其嘴中傳出「我倒的確打算賣了它,難道老先生想買不成?只要您出的起價,賣給您也無妨。」 見到對面少年半天不做回答,韓楚的臉上湧現些許不耐神色,正當他準備再次出聲詢問,少年的聲音便是傳了過來「我倒的確打算賣了它,難道老先生想買不成?只要您出的起價,賣給您也無妨。」

等的心裡如貓抓般的韓楚聽得柳楓這話,瞬間老臉大放異彩,趕緊激動地說道「柳楓小兄弟出價便是,老夫就算傾盡家產也會如數奉上。」此時的他已忘卻了兩人的身份,就連稱呼也改變了去,在他看來只要能將這隻九曲電獅得到手,就算再多叫兩聲好聽的都沒問題。

韓欣艷偏過頭來,面露疑惑的看著身旁少年,顯然對於後者所說很是不解,在這兩個多月的相處中,她能夠看出柳楓與九曲電獅的關係可不是一般的好,這從在他們心神俱疲之際九曲電獅載他們回來,以及九曲電獅突破時能放心的讓他們在一旁就能看出,他們相互間已擁有了極深的信任,而正因如此韓欣艷才覺得若是讓九曲電獅成為柳楓的坐騎,想必九曲電獅不會有多大抵觸,然而柳楓這般作為,無疑會令這份信任轟然破裂。

事實也的確如此,顯然九曲電獅是聽得懂他們所說的,當其聽到柳楓準備開價賣掉自己時,立刻對著後者大吼一聲,並滿眼憤怒的看向了柳楓。

偏過頭來沖著正憤怒看向自己的九曲電獅笑了笑,柳楓緩緩走到它的身邊,輕輕的撫摸著長了兩個月已變得毛茸茸的紫色毛髮,隨即又拍了拍它那略顯不滿的大腦袋,即便知道了小電狗的與眾不同,柳楓也未升起絲毫將之馴為坐騎的心思,就更不要說賣掉了,在他看來九曲電獅更像是他的鄰居、他的朋友、他的夥伴。

「既然楚長老想買那便拿出一億魂幣吧。哦,對了,這一億隻是訂金,我暫時還不能把它給你,需等你交齊剩餘的九千九百九十九萬億后,我才能將之賣給你。」柳楓轉過身來看著紫袍老者笑著說道。

少年的聲音傳入老者的耳中無疑使得其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小輩,你敢戲耍老夫?」韓楚瞪著柳楓怒聲說道,同時體內魂力暴涌著對著柳楓撲壓而去。

「楚長老,住手。」在聽到柳楓的話后韓欣艷先是愣了愣,隨即撲哧一笑,她自然明白柳楓既然這麼說,那就證明九曲電獅在他心中是無價的,根本不會賣掉。要知道整個戰魂大陸的魂幣總和都沒幾個一億億,所以這又怎麼會是他們韓家中的普通長老能夠湊出的?但韓欣艷清楚柳楓這麼說后,定會觸怒面子氣十足的韓楚,因此在韓楚剛欲有所動作時便立刻出聲喝道。

韓楚雖然心中盛怒,但還不至於失去理智,若是一個普通人這般衝撞他,恐怕其早就衝上前去一巴掌拍死對方了,但面前少年卻是絕對不行,而且別說殺死就算弄出點傷勢,他韓楚都不會好過。

韓楚就算用屁股想也明白,若是他出手傷了面前少年必然會耽誤到他的修鍊,憑藉後者在柳家年輕一輩第一人的身份,若在柳家長老會上告他一狀,誰知道柳家的那幫老不死的會怎麼維護這小子,萬一碰見些護犢子的,沖入韓家找他大打出手都是有可能的,雖然韓家並不算怕柳家,但這種事明顯並不佔理,韓家還真不好維護他什麼,而且憑藉柳家的那本天靈步絕學,就算韓家人想攔著,恐怕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不過韓楚也絕不會咽下這口氣,在他看來動手是絕對不行的,但通過魂力威壓迫使面前少年癱軟跪地還是可以的,他估計柳楓也就是人魂一轉的實力,憑藉自己近乎人魂八轉的魂力,肯定能將後者制的服服帖帖,想必這種磨磨後輩銳氣的行徑並不過分,柳家也不會因為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來找自己晦氣。

但韓楚的明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柳楓。想當初柳楓還處在凡魂境界時,其都能頂著喬老那人魂九轉的魂力威壓前進三步,就更別提如今已是人魂三轉巔峰的他,面對連人魂八轉都沒到的魂力壓迫了。

因此在那股魂力壓迫下,柳楓的身形未曾有著絲毫晃動,同時還臉帶笑意的看著那正拚命操縱起自身魂力,對著自己撲砸而來的紫衣老者。

柳楓的表現無疑深深的刺激著韓楚,不過他有些悲哀的發現,當自己將體內全部魂力調動而出后,面前的少年依舊一臉雲淡風輕,那般模樣彷彿自己的雄厚魂力威壓如同不存在般。

「好好好,老夫當真小看了你這侯生小輩。」柳楓那般近乎無視的態度,讓一向狂傲的韓楚有種**裸的打臉感覺,當下怒喝一聲「既然如此老夫倒要與你比劃比劃,順便給你指點指點。」

聽得韓楚這話,韓欣艷臉色瞬間冰寒下來,冷聲說道「韓楚長老,請您注意一下身份,若你敢對柳楓出手,我會立刻動身回族,向家族長老們秉明此事。」說這話時其語氣中已沒了往日那份懶洋洋的嬌媚感覺,反而多出了幾分冷意,任誰都能看出韓楚這得寸進尺的行徑已將韓欣艷徹底激怒。

韓欣艷這話不得不說很具威力,柳楓只見那韓楚如被潑了一盆冷水般,身體不由的抖了抖,眼中也有著一絲憂慮滑過,就連作用在自己身上的魂力都是弱了一份。柳楓心中不由暗暗咂舌,沒想到韓欣艷的話竟有如此重量,就連韓家長老都會忌憚一二。

「欣艷姐,要不就讓這位韓楚長老與我比劃比劃?」柳楓舔了舔嘴唇說道,其實在聽到韓楚要動手時,柳楓還是有些躍躍欲試的,雖然兩個多月來自己還處在人魂三轉實力,但柳楓也已來到了人魂三轉巔峰之境,距離突破也僅有一步之遙,這也是為什麼近幾日他改為獵殺人魂六轉魂獸的原因,因為每次戰鬥完后,他都能感到距離人魂四轉又近了一步。所以說不定通過這次交戰,這韓楚就能成為他的磨練石,從而助他一舉突破到人魂四轉。

聽到柳楓這話韓欣艷看向後者,有些遲疑的說道「你確定?」其實對於柳楓的實力她還是大致了解的,她也明白韓楚想要壓倒性的戰勝後者還真不太可能,甚至若把柳楓逼急了施展出心力水滴,那誰輸誰贏還不一定。但於情於理韓楚都不應率先出手,並且她也有些不放心,生怕柳楓真受了傷。

「哼哼,欣艷丫頭你也聽到了,他雖然是柳家年輕一輩的佼佼者,但這種張揚性子可不適合外出歷練,說不定就會招惹上什麼厲害對手,最後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老夫如今出手也是為了他好,就算吃些苦頭,也比今後丟了性命的強。」看到對面少年如此猖狂,居然主動邀戰,韓楚心中震怒的同時也是暗暗冷笑,既然這小崽子自己送上門來,那可就不能怪他下手重些了。

柳楓先是對著韓欣艷點了點頭,示意她放心,隨即看向對面紫袍老者笑著說道「楚長老既然這麼關心晚輩,想要指點在下,那便請吧。」

「狂妄小輩,且接老夫一掌。」見到柳楓那般模樣,韓楚怒喝一聲便是對著後者衝去,他此時也顧不上什麼長者風範了,生怕耽誤片刻,這小子反悔又或是韓欣艷出言反對。

望著凜凜而來的掌風柳楓不敢有著絲毫小覷,雖然人類強者通常比同等級的魂獸力量小上不少,但這名老者已是人魂七轉巔峰強者,因此這一掌的力量絕對不亞於一隻人魂七轉魂獸。

然而正當柳楓準備召喚出體內魂力已做應對時,一道蒼老聲音卻是突兀響起並在谷中回蕩不休

「韓楚,想你也是韓家二代長老,居然如此沒大沒小,竟親自出手對戰小輩,你難道想將韓家的臉丟盡不成?」 聲音回蕩在小山谷中久久不曾消散,而當這道聲音響起的剎那,韓楚瞬間面色大變,迅速止住了前沖的身形,並將魂力收回體內,乾笑著對四周說道「邱長老說笑了,我也是一時興起,看柳家這小子挺不錯的,所以想要指點其一二。」

聽到山谷中回蕩的聲音,柳楓眼中有著詫異之色浮現,因為這種現象他再熟悉不過,此聲音竟是由心力發出,而通過韓楚的話語及行為,柳楓意識到這人應該也是韓家的一名長老,並且其地位絕對在韓楚之上,此時就連柳楓都有些納悶,今日韓家的這些長老怎麼全跑到永恆森林來了。

「哦?這個小傢伙是柳家的?年紀輕輕居然已經邁入人魂,莫非他是柳家的那個柳楓?」運用心力探測這片區域的老者顯然看清了柳楓的相貌,當即有些不太確定的猜測到。看來其心力只是剛剛探測到這裡而已,對於之前山谷內所發生的事情並不清楚。

「小子正是柳楓。」柳楓連忙抱拳回道,而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不久,小山谷口已然出現了三道身影。

看向那幾道人影柳楓的眼瞳不禁微微一縮,三人皆是一襲白衣,面目蒼老發須皆白,看幾人的年齡,竟感覺比韓楚還要大上不少,不過讓柳楓真正在意的是,從這三人身上他都嗅到了些許危險氣息。

「邱爺爺,鵬爺爺,武爺爺你們怎麼都來了。」當看清谷口的幾道人影后,韓欣艷輕捂著紅唇驚呼道,不過任誰也能聽出其聲音中的歡喜。

「你這小丫頭,一走就是三個多月,也不抽空回來看看,可把老夫擔心死了。」韓欣艷話音剛落,左邊一白袍老者率先開口說道。

「鵬老頭,可不是只有你擔心欣艷丫頭,老頭子我一樣擔心,若不是你們七攔八攔,我早就來永恆森林找欣艷丫頭了。」右邊一人也是開口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