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下,無量神座那是欣喜起來,雖然沒有當場擊殺,然而進入黑暗之淵,那陳半山只有是等死與當場擊殺沒什麼兩樣,當即之下,無量神座立即出手,大手一揮,光華一閃,幾個符紋把陳半山包裹之後,陳半山便隨著符紋消失,應該是被打入黑暗之淵。

陳半山是被關在了黑暗之淵,然而柳非煙還在羽化,拓跋飛英十分的著急,柳非煙就要死了。感受到拓跋飛英的心情,拓跋洪都那是皺眉,這柳非煙羽化,就是他出手,也阻止不了,這一刻,拓跋洪都看向青天,所有人都看向青天,柳非煙要死了,他不阻止嗎?

也不知道青天在想了什麼,他看了柳非煙許久,不知道搞什麼飛機,最後隨手一揮,就只是一揮,柳非煙便停止了羽化。

這一刻,眾人震驚,青天就是青天,就是柳非煙都羽化一半了,他都能阻止,太牛逼了。

而這一刻,只剩下半條命的柳非煙那是不甘啊,沒想到自己不但受青天控制一切,就是自己想死,都不能,自己的命掌握在青天手裡,她不服,為什麼?為什麼?青天為什麼要這樣做?這一刻,柳非煙已經對青天沒有了任何的好感,如果有一天陳半山有能力殺青天,自己絕不會阻止,因為青天這樣的人,親情對他來說,已經沒有價值,只不過是他的工具而已。

這一刻,青天那是清清楚楚地感受著柳非煙的心理活動和心裡的想法,沒有人看到他皺起眉頭來,青天有些不能確定,沒想到柳非煙居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失神幾個呼吸之後,青天對藝秋道:「帶天命之女下去吧!」

藝秋看了看手上端著的柳非煙,發現柳非煙沒有在繼續羽化,命是保下來之後,離開了去。

拓跋洪都想著自己為拓跋飛英提親那是十分的穩妥的事,然而沒想到今天卻是這個局面,這讓他大大地覺得沒有面子,十分的沒有面子,所以他早就不想呆在這氣修大陸,準備立即返回宸隍大陸,十年後再來接自己的女兒和唐白虎。

當下拓跋江都道:「青天大人,今天真是太過魯莽,居然導致這樣的局面,不但害了犬子,還害了天命之女,老夫真是慚愧啊!還忘青天大人恕罪。」

青天道:「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王爺替拓跋飛英提親,沒什麼不妥,只不過事實難料,居然出現這種情況,害得拓跋飛英險些慘死,還忘王爺不要記恨才是!」

「多謝青天大人理解!」拓跋洪都道:「今天犬子技不如人,真是丟臉,老夫已經無顏在留下來,還望青天大人恩准,老夫即刻返回宸隍大陸,十年之期滿時,再來接女兒和女婿!」

青天也沒有留拓跋洪都,隨手一揮,在拓跋洪都身前出現一塊符骨,青天道:「十年之期,本尊未必會在家,所以,到時你憑這符骨,有一次進出氣修大陸的機會,可來接唐白虎和拓跋明月。」

「多謝青天大人!」拓跋洪都說著,把符骨好生收起,而後道:「老夫這就告辭了!」

「王爺一路走好!」

這一刻,拓跋洪都帶著仙道文明的人消失不見。

拓跋洪都消失之後,青天掃視了眾神一眼,沒有說什麼,整個人也是原地消失。

「呼!!」

這一刻,道司大人那是鬆了一口氣,之前的他,那是好壓抑啊!這一刻,道司大人也是看了看眾神,他道:「嘿嘿,大家好吃好喝!不要客氣啊!」

「哼!」

頓時之下,無量神座冷哼一聲,吃個雞毛,頓時離去。

漸漸地,人間的幾尊大神也是離開了去,這場婚禮和提親,他們沒什麼其它收穫,不過他們唯一的收穫也是最大收穫就是知道青天對陳半山的態度,青天不殺陳半山,或者說暫時不殺陳半山,有了這個發現,其實也是很好的。

不一會兒,整個現場就散得乾乾淨淨。

「唉!何必呢?」道司大人嘆息一聲,吩咐人善後之後,自己也是消失不見。

……

拓跋洪都離去之後,到了明月天宮看了下拓跋明月和唐白虎之後,便匆匆離開了氣修大陸。

「哼!」出了氣修大陸之後,那天尊終於是忍不住,他道:「王爺,這一次王子被打得這麼慘,簡直是丟了我們拓跋家族丟了宸隍大陸的臉,為何不滅了氣修大陸?」

拓跋洪都道:「氣修大陸是不怎麼樣,不過青天太強大,之前一路而來,我便已經感覺出來,青天不亞於我們宸隍大陸的主人!」

「原來如此!」天尊感嘆一聲。

不過拓跋洪都又道:「不過這筆賬我會慢慢算,反正這柳非煙必須要成為我拓跋洪都的兒媳婦,要是不然,飛英就白受了!」

「那王爺準備怎麼做?」此時地尊問道。

「哼哼!」拓跋洪都看了看中手的青天符骨,道:「十年之期,青天不一定在氣修大陸,而我們將有一次進出氣修大陸的機會,這機會好啊!到時就希望青天不在吧!」

「好!」人尊道:「十年之期,我們定當再來一趟氣修大陸!」

「嗯!」拓跋洪都道:「不過這只是暫時的想法而已,至於到時候會是什麼樣子,到時候再說吧,總之,老夫是不會善罷干休!」

水晶中的拓跋飛英聽著拓跋洪都的話,心裡暖洋洋的。

…… 看著似乎是我和羅小珊親密,其實我挨近她的時候,幾乎就是用唇語,在低低的囑咐她。只要不注意看,一般人不會發覺!

畢竟已經有些見勢不妙,我不允許陷入更大的危機。雖然我首先要保護劉歡,但是羅小珊無疑是最大的殺手鐧!

羅小珊雖然沒有吱聲,卻似乎輕咬下唇,微微的點頭示意。手一動鬆開我的手,把緊了自己的弓箭。因為大家都坐著,所以緩慢的動作,還是不會引起特備的注意!

知道羅小珊有著這份默契,心裡自然輕鬆了一些。劉歡顯然也嚇到了,身子一直在微微發抖。不過相對於要命的遭遇,她還沒有特別慌張,畢竟她也見過生死的人!

知道在這些**之後,劉歡也在慢慢改變,心裡也多了一些底氣。隨即一邊看著劉歡,我順便看了這邊唐鵬一眼,發現連唐唐都朝這邊看來。

她明顯帶著幾分不甘,不知道是不是劉闡的這個舉動,惹怒了這個小憤青。隨即我忽視她的念頭,對著同時看過來的唐鵬,投去一個帶著歉意的眼神。

畢竟是我讓阿能接納了他們兩,如果阿能真的和劉闡聯合,對這些人的生死不顧,以唐鵬這種身手的人來說,會是一個比較麻煩的對手!

雖然沒有和唐鵬交過手,但是我感覺他不會比阿能,和沈雪文這些人差,如果真的是生死之局,在有所防備的情況下,我估計阿能應該不是唐鵬對手!

不知道阿能怎麼和他們說的,但是現在這趨勢,顯然有些脫離了我們的想法。不敢肯定唐鵬會怎麼選擇,我至少不會冒這個險。

這件事是不是阿能的陰謀,這時已經不重要了。但是至少剛才他們的說法,是他和劉闡的傑作!何況我認為劉闡和阿能,不會隨意無的放矢,至少他們認定這些人不敢反抗!

圍殺襲擊矮個子野人,可能只是他們商量的一個幌子。雖然不知道他們,究竟是什麼目的,哪怕就是真的要去襲殺這些野人,也是會拿3這些人消耗!

雖然看起來我和阿能沒有深仇大恨,甚至倪月雯還在我這邊養傷,但是看來這件事變得更加複雜!

其實我也是沒有主意,甚至說心裡有些心亂如麻!因為我也想幹掉這些野人,不過顯然這些野人太多了。如果憑藉這些人去襲殺,野人那些毒箭,就足以要命!

忽然我身子微微一動,我發現居然是羅小珊,她用手肘碰了我一下。我驚訝的看著她,她似乎很淡定很很平靜。不過我看著她的時候,她居然微微的朝我笑了!

從認識她,到自己帶著某種目的,她極少對我笑過。所以看著她的神色,我心裡忽然有些五味雜陳,不知道自己是開心還是難過!

不過從她的眼神里,我居然看到了一種鼓勵,或者說是一種淡然的安慰,雖然沒有言語,卻似乎是在提示我,讓我冷靜和保持鎮定!

劉闡在等著大家反應,甚至是故意等著出頭的人。我心裡快速的分析和思索,不管阿能和劉闡是不是疑惑,加上那個出頭鳥宋章,明顯這遊戲就不好玩了!

因為如果阿能這邊幾個人,加上劉闡兩個人,他們足以組成一個團隊了!雖然不知道唐鵬父女會怎麼樣選擇,但是媛媛手裡居然有槍,所以我們的處境隨時危險!

雖然不知道會怎麼樣,但是我忽然朝彭乾看過去。這個傢伙雖然戰力不行,但是還是有著幾分小聰明。何況他那麼恨我,一定會有所反應,所以我直接看著他!

沒有太多意外,他果然帶著輕鬆,似乎感覺到自己勝券在握,正得意的看著我這邊。而胖子韓宇似乎有些尷尬,不過也目光熠熠,似乎激動裡帶著緊張!

一旁不遠的沈亮和阿飛,似乎也在交換眼色。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也在權衡,或者是委曲求全下去,或者是奮力一搏遠離這裡。

阿能似乎不動聲色,也朝我這邊看了一眼,可能看到我沒有怎麼反應,所以沒有明顯的舉動。倒是劉闡看著大家,似乎感覺這些人都老實了,居然也朝我看過來。

他在笑,是真的在笑!他看著我笑的時候,我神色平靜的看著他!

就好像是老朋友相視一樣,沒有摻雜半分的異樣!

「黃荊兄弟,聽阿能提過幾次,說到你是個不錯的幫手,不知道你怎麼說?」看似有些無意,不過他一邊說著,一邊居然慢慢走過來!

這些人帶著詫異,看著劉闡的舉動。因為他走的時候,是先退開了兩步,走到這些人的身後,然後在外圍走著。尤其媛媛一直跟著他,也隨後跟過來!

問我?

要我怎麼說?

我看了一眼這些人,大家都看著我。我只有一邊點頭,似乎帶著認可,而且臉上也帶著笑意起身。就連彭乾看著我,似乎都露著幾分輕蔑,顯然認為我是為了巴結。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紙老虎!

這些一點都不醜,畢竟人家手裡有著熱武器,隨時可以要命。所以我看著謹慎的舉動,誰都沒有感覺到意外。

不過我在借勢起身的時候,手乘著羅小珊的阻擋,直接伸進了自己的褲兜里,摸著了冰冷的M35。當我站起來的時候,劉闡恰好走到了我們坐著的這邊。

但是在大家目瞪口呆的神色里,我伸起來的手裡,拿著M35直接指著了劉闡!羅小珊雖然沒有起身,手裡的弓箭對準了阿能!

媛媛雙眼瞪的老大,似乎比劉闡更加驚詫。因為和劉闡轉過來的時候,她恰好就在劉闡身後,有著半個身位。等她看著我的時候,劉闡站在那裡不敢動了!

雖然離著有將近十米距離,但是劉闡一時間呆了。作為一個玩槍的老手,看著我拿槍的樣子,他絲毫不敢移動,甚至眼皮在不住的跳動!

阿能似乎也呆了一下,不過他沒有動,但是眉頭皺起來。羅小珊反應很快,隨即頓腳起身,還低低的呼喚劉歡起身。兩個人都拉開手裡的弓,大家背對背站成了三角!

許多人沒有動,但是站在外圍算是劉闡和阿能的人,也同時站起拿著武器,緊緊的盯著了我們! 黑暗,無盡的黑暗。

虛無,無盡的虛無。

不是因為黑暗才虛無,而是因為虛無才黑暗。

茫茫星宇,諸天萬域。

萬域只是一個大概,真實倒底有多少個天域,不成仙,無法知道,或者說就算成仙,也不一定知道。

萬域有一個最邊緣的天域,名為九黎天天域。

九黎天域的盡頭,就是混沌。而陳半山所在原氣修大陸便是鑲嵌在九黎天域盡頭的混沌之中,一半露在混沌之外,一半嵌在混沌之中。

氣修大陸,天界,東方的盡頭,與混沌交界地方,有一道長長的傷口,這伏傷口很長,有氣修大陸的直徑那麼長,這傷口很深,有氣修大陸的直徑那麼深。這傷口,便是黑暗之淵。

黑暗之淵,是當年青天第一次晉陞氣修大陸之時,擴散氣修大陸所致。黑暗之淵內部,什麼都沒有,沒有靈氣,沒有空氣,沒有光明,一片虛無,因為虛無,自然連光明都沒有,所以黑暗。

這黑暗之淵,被青天當作天界的天牢,只要是被關入黑暗之淵的人,基本上就是死在黑暗面之淵里,沒有出來的機會。因為這裡什麼都沒有,就算是正常人進入其中,沒有靈氣的滋養,也會漸漸地衰老,最後死亡。

黑暗之淵的地面,冰冷,十分的冰冷,這冰冷很奇怪,彷彿是接觸金屬一樣的冰冷。

黑暗的地面上,陳半山身體蜷縮在冰冷的地面。

「不可能!」

陳半山喃喃自語,自己雖然受了這麼得的的傷,然而自己體內可是在五行神燚,自己居然感覺到冷,這根本不可能。

一直在地面蜷縮許久之後,陳半山這才緩過一口氣來,恢復一絲力氣,陳半山慢慢盤坐起來,他坐在地面,金屬般的冰冷傳入他的體內,他的冷得發抖,陳半山知道自己已經被關在黑暗之淵。這黑暗之淵什麼都沒有,沒有母氣,沒有靈氣,沒有空氣,沒天地精華,沒有天地本源,所以陳半山不能恢復傷勢,受傷如此之重,被關在這樣的地方,不能恢復傷勢,的確是等死。

「哈哈!想整死老子,沒那麼容易!」

陳半山大笑,當然,笑得那麼的蒼白,那麼的無力。

雖然這裡什麼都沒有,但是,陳半山吞天戒之中可是有不少的極品靈石,多得不行,雖然不至於讓陳半山的傷勢完全恢復,但是也能恢復不少。

這一刻,陳半山釋放精神力,一小塊極品靈石從吞天戒之中飛了來,現在的陳半山,那是弱得不行,連煉化這塊極品靈石的都不敢催動,陳半山只得把極品靈石放在鼻子前,慢慢地吸入極品靈石散發出來的靈氣,慢慢地療養自己的傷勢。

這個狀態,大約維持一個多月之後,靠著一絲靈氣的滋養,陳半山終於恢復了那麼一絲,漸漸地,陳半山開始強行煉化極品靈石。在煉化第一塊之時,陳半山傷勢複發,不過在把這一塊靈石煉化之後,陳半山終於是撐了下來。

接下來,陳半山便開始慢慢煉化極品靈石。

一開始陳半山一次煉化一塊,漸漸地,一次兩塊,一次三塊,到最後,陳半山的傷勢終於是恢復一成,肉身內部的傷口開始漸漸癒合,這個時候陳半山,那是開始瘋狂地煉化,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等陳半山把自己的吞天戒的極品靈石全部煉化完之後,終於是恢復了一半傷勢。

「呼~」

陳半山吐了一口濁氣,現在暫時死不了啦!

這一刻,陳半山依然還感覺到絲絲的冷意從地底傳到自己的身體,陳半山十分的好奇,這是金屬的冰冷,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當下陳半山手指上冒出一朵五行神燚,借著這火光,陳半山看了看這地面,這看之下,陳半山愣了一下,還說為什麼會有金屬的冰冷感,因為這地面就是金屬,這是什麼金屬?陳半山想著,用手指頭敲了敲,發出咚咚的金屬聲。

「似乎是銅!」

陳半山疑惑加感嘆,這黑暗之淵的地面怎麼是銅呢,這般想著,陳半山祭出盤龍棍,一棍杵在這地面之上。

「當~」

當時之下,一聲輕脆的銅響發出,盤龍棍震得不停地輕顫,陳半山險些握不住,然而這地面什麼反應都沒有,陳半山一杵,彷彿一滴水滴落大海之中一般。

這一刻,陳半山可以確定,這是銅,而且還不一般的銅,而且陳半山還試探出來,就是自己全盛情況,沒有受傷的情況下,全力一擊,這地面必定是紋絲不動。陳半山皺眉,難不這氣修大陸的地底都是銅的?氣修大陸在一塊巨大的銅片上?

這個問題,陳半山想不通,而陳半山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想,現在的陳半山,只想兩個事情,第一個就是柳非煙有沒有死?這個問題,陳半山估計柳非煙九成沒有死,因為柳非煙知道自己只是被關在黑暗之淵,並沒有被處死,所以柳非煙應該不會殉情,而且就是青天想來也不會讓柳非煙死。

想到這個問題,到這一刻,陳半山也不知道青天用柳非煙這顆棋子倒底有什麼用?倒底在圖謀什麼?自己和柳非煙相愛青天能得到什麼好處?這個問題陳半山不知道,不過陳半山知道,柳非煙應該沒什麼事。

陳半山想的第二個問題就是自己該怎麼離開這黑暗之淵。

雖然陳半山知道不可能,不過陳半山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往上空飛去,少許之後,陳半山來到一定要高度之後便受到一道強大的結界阻擋,頓時之間,密密麻麻的的閃電出現,如天罰一般。

「草!好強大!」

這閃電一出,陳半山頓時發皮發麻,全身起雞皮疙瘩,這閃電可是比天罰厲害太多倍,十分恐怖。 兵王傳奇 就是陳半山全盛狀態也了承受不了,何況現在陳半山只恢復了一半傷勢,當下陳半山趕緊返回黑暗之淵地底去。

怎麼辦?這一刻,陳半山真不知道如何,難道就一直呆在黑暗之淵嗎?這一刻,陳半山嘗試勾動吞噬法則,然而這裡什麼都沒有,一片虛無,連法則也沒有,根本就勾動不了。出現這個情況,陳半山真是皺眉,出不去,吞噬法則也勾動不了,這可怎麼辦?

都說天無絕人之路,這一下,青天似乎把陳半山的路給絕了。

陳半山也不可能自暴自棄,所以陳半山慢慢地往飛行,陳半山飛了一段距離之後,發現這黑暗之淵很大很大,就算是氣修大陸,自己要穿越的話,也要不是了這麼多時間,陳半山飛行這段時間,足以穿越氣修大陸一個來回,所以陳半山這覺得,這黑暗之淵的空間也是有問題的。

然而在這黑暗之淵里,也不知道到在什麼位置,神識釋放出去,什麼也沒有,根本感覺不到空間的邊緣,要是有空間,陳半山還可以撕裂空間,跑到空間夾層或者間隙之中去,還有逃出黑暗之淵的希望。

然而,現在陳半山能想到的方法也都沒用。

陳半山就這樣在黑暗之淵里慢慢流浪著,由於沒有任何的補給,所以陳半山還沒有一直飛行,而是步行,減少消耗。

陳半山走著走著,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某一天,陳半山突然感覺到有生命的氣息,可能是因為太遠的原因,所以陳半山感應不出這是什麼樣的生命氣修,只有若有若無地感應到這應該是人。

「哼哼!」陳半山在心中冷哼,不管是什麼,吞噬,通通吞噬,現在這個情況,只有是保命要緊,哪裡管他是好人還是壞人。

這一刻,陳半山慢慢地追尋著這生命氣息,慢慢地靠近。

漸漸地,這生命氣息越來越濃,陳半山潛伏下來,許久之後,這是一個人的氣息。

「囈?」陳半山輕語,這氣息怎麼有些熟悉。

突然,唰地一聲,一道紫色光芒閃過,照亮黑暗,一記強大的攻擊朝陳半山湧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