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撤走之後,接著莊園里的僕人開始忙起來,趕緊清理這些血腥味。

當然。發生命案那棟,暫時就不能住了。

等寧逸他們把行李都放好之後,天已經開始放亮了。

但是不管了,寧逸繼續睡自己的回籠覺。

翌日,再醒過來,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了,莊園里的人不好意思叫醒他。

不過寧逸也不是很在乎,反正距離戈丁城的戈登艾斯大教堂並不遠,五十公里,頂多一個多小時就可以到了。

早餐午餐一併吃了。老羅斯夫婦和瑪利亞又跟他道謝。

席間,三人不停地旁敲側擊,不斷打探寧逸的情況。

半天後。寧逸明白了,他們這是準備挑女婿。

寧逸這次來阿國的身份並不是風影家的管家,而且老羅斯家族的人對他並不是很熟悉,因此做出這樣的舉動,好像,也並不是很奇怪。

卡婭尷尬得半死,因為她母親和祖父母也沒明說,她自己也不好站出來說,寧逸已經有女朋友了。

後來還是安妮委婉地提醒他們。寧逸已經有女朋友了。

就算這樣,老羅斯家的人依然是將信將疑。因為有人跟他們說了,寧逸和卡婭走得很親密。甚至還看到昨晚寧逸抱著她。

好不容易吃完飯,寧逸和克蕾斯準備了一下,便準備正式出發了。

老羅斯家畢竟只是暫時住一個晚上而已,接下去,寧逸就準備去混戈丁城了。

老羅斯夫婦和瑪利亞有些不舍,當然,寧逸知道他要招上門女婿的願望更大一些。

他才知道羅斯家族到了卡婭羅斯和安妮她們這一代,也只有倆女生了,大概是因為入了華夏國國籍的原因,所以也有了濃厚的華夏傳統,正等著她們姐妹倆招上門女婿呢。

哎,有些可惜啊,不知道這對漂亮的混血兒雙胞胎姐妹會便宜誰啊。

臨走,老羅斯硬是寧逸行李塞滿了吃的和用的。

還送了他一輛價值七百多萬比索的頂級賓士防彈越野車。

最後還硬塞給他一張銀行卡,沒說有多少金額,但是看卡的樣子,肯定不會少到哪裡去。

寧逸倒是想推託不要,但一人難敵六手,最後克蕾斯看不下去了,收了。

準備出發,結果卡婭換了一身的數碼迷彩服,也上來了。

沒等寧逸發問,一旁克蕾斯主動解釋了:「沐小姐和風影小姐吩咐的。」

「你不知道此行的危險嗎?」寧逸瞪了克蕾斯一眼道。

「寧哥哥,我知道危險,但是如果沒有我,你們會更危險,你想一想,你準備以什麼樣的身份進入戈登艾斯大教堂?」

寧逸皺了皺眉頭,他聯絡過司源了,得知因為要舉行祈禱儀式,所以這幾天戈登艾斯大教堂不對外開放。

加上昨晚他們試圖對付羅斯家族掛了那麼多人,估計事情還會進一步複雜起來。

所以,要進去的話,只能是強闖,或者偷偷摸摸進去。

可是卡婭羅斯來了也沒用啊,昨晚雄鷹騎士團和羅斯家之間的事,想必雄鷹騎士團早就清楚了,他們今天還會放卡婭羅斯進去?

不弄死她已經算好的了。

似乎看到了寧逸臉上的疑慮,她抿嘴一笑道:「放心吧,我身份多著呢,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要去也可以,但你必須無時不刻跟在我身旁。」寧逸想了一下,確實。他和克蕾斯兩個人現在對戈登艾斯大教堂完全是兩眼一摸黑。

如果時間不緊迫倒是無所謂,慢慢來,但現在距離祈禱儀式也就是十來個小時的時間。他沒那麼多時間去折騰。

「嗯!」卡婭貝齒咬著櫻唇,使勁地點了點頭。生怕寧逸反悔似的。

上車,寧逸適應了一下車子,開啟了導航儀,設定了戈丁城戈登艾斯便準備出發。

克蕾斯坐在後座開啟打盹模式,而卡婭則做副駕駛位。

車子開了大概有十分鐘,卡婭就開始各種電話,都是用流利的西語說的,一個字都聽不懂。

過了會兒。她把手機拿了出來,讓寧逸停車,接著用手機給兩人拍照。

寧逸覺得莫名其妙,但看她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好吧,先忍著吧。

近一個小時后,車子進入戈丁城,她讓寧逸在路邊停了下來。

接著戴上一副酷炫的墨鏡,把羽絨服的帽子戴上去,像特務接頭似的。下了車。

寧逸剛要跟著下去,她卻搖了搖頭:「沒事,沒有危險。我只是去拿點東西。」

寧逸將信將疑,不過感應了一下,周圍並沒有什麼強力人物,倒是無需擔心。

但他還是提醒了她一句:「不要離開我的視線。」

卡婭嘟了嘟小嘴,表示知道了,然後才鬼鬼祟祟地下了車。

繼而轉到一邊一個小郵亭那,和郵亭上的攤主不知道說了幾句什麼,那個攤主就把一包東西交給她了。

很快,她就拿著那包走了回來。

「這什麼?」寧逸盯著她手裡的那包東西好奇地問道。

卡婭瞄了她一眼。笑眯眯地把包往身後一藏:「你猜。」

「證件!」

卡婭俏臉頓時變得無味,嘟著嘴抗議道:「你怎麼知道的?」

「大概一小時前。你剛剛不是給我們拍照了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頭像照,所以就胡亂猜一下。」寧逸笑著說道,當然其實他是真的在胡猜。

辦證件哪裡有那麼快的,如果是,多半是假證吧。

卡婭把那個包裹打開了。

讓寧逸有些沒想到的,還真是證件,他和卡婭以及克蕾斯的。

當然,名字已經全變了。

而且三個人都有一個頭銜,聖多倫教堂義工。

「什麼意思?」寧逸不解地問道。

「我查過了,這一次戈登艾斯大教堂的祈福儀式排場挺大的,由於預料到參與的人數眾多,所以相對的也就需要更多的人幫忙維持秩序什麼的,戈登艾斯教堂的人沒有那麼多,所以全戈丁城和戈登艾斯教堂關係比較好的人都會去幫忙,聖多倫教堂就是其中之一。」

「你的意思是,我們冒充聖多倫教堂的義工進去?」

卡婭羅斯點了點頭:「不錯,不過不是冒充,我們就是以聖多倫教堂義工的身份進去的。」

「這證是真的還是假的?」寧逸看了看做工精美的掛繩證件,訝異地問道。

「當然是真的,可以查詢的。」

寧逸不由朝她豎起一根大拇指。

然後把牌子掛了上去:「這樣?」

「嗯!」卡婭點了點頭。

「可是,如果要是有人來找我問路,或者要東西什麼的,我該怎麼回答?」

卡婭羅斯看了他一眼,俏臉一紅道:「我們的身份是新婚夫婦,是為了感恩才過來幫忙的,你的身份就是一個外國人,所謂當義工就只是一個幌子而已,反正你跟著我就行了。」

「新婚夫婦?」寧逸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這個身份有意思。」(未完待續)

ps:感謝【輪迴木子峰】巨巨打賞和月票謝謝 「寧哥哥,你別誤會。」卡婭俏臉緋紅,一臉含羞有些不敢看寧逸,「之所以說是這個關係,是因為,我拿到的這三本證件全都是確有其人,就算有人問起,只要照著資料回答,也不會露陷的。」

她一邊說著,一邊拿出手機,解釋道:「我叫茱莉亞.阿爾維斯.陳,是一名汽車經銷商的女兒,而你叫陳聲,英文名叫戴維.陳,是茱莉亞的丈夫,是一名華裔,我們剛結婚兩個月,這次來做義工,是為了感謝主的恩賜,才讓我們兩個認識…」

卡婭一邊紅著臉,一邊卻很認真地跟寧逸解釋。

一旁的克蕾斯不禁也是托著腮,半側著臉微微笑著看著兩人,也不打擾。

直到卡婭一不小心看到她的表情,才反應了過來,俏臉更紅了,吐了吐丁香小舌,道歉道:「克雷斯姐姐,不好意思,你的身份是一名自由搏擊教練……」

「不要緊。」克蕾斯擺了擺手,「這地方我來過,你繼續。」

「那個…我介紹得差不多了,還是介紹你的吧。」卡婭臉熱熱地說道。

克蕾斯只好洗耳恭聽。

她的身份是一名搏擊教練,練氣五層的,跟茱莉亞和戴維這對夫妻算是認識,因此一起來。

看克蕾斯的氣質,還真有幾分相似。

三個人都把自己的底細默默地背好。

車子繼續朝前開,人漸漸多了起來,而且越來越擁擠。

戈丁城是個擁有五十多萬人口的大城市,當然,這個所謂的大城市只是阿國國內對比,五十萬人口的城市到華夏國。頂多也就算中小型三四線城市。

不過在阿國,非布斯堡地區,已經算是大城市了。

大街上不時可以發現有很多胸口掛著一個雄鷹十字標誌的人。卡婭壓低聲解釋說他們基本上都是慕名前來的戈登艾斯教堂的信徒。

由此也可見,雄鷹騎士團在當地人眼中有多麼重要了。

這無形當中也給了寧逸他們一些壓力。畢竟對方可是有很深的民眾基礎,而自己要全力對付他們的話,毫無疑問,屆時這裡的人會支持誰可想而知。

三人找到了落腳的地方,一家距離戈登艾斯教堂大概有四公里多遠的郊區酒店,酒店邊上就是戈丁城裡有名的聖克魯斯大學。

提到這所大學的名字,寧逸還是不禁想起了蘇珊娜大嬸,那個頑強的女人。

也想到了卡婭說的。她的女兒,艾薇兒。

不過現在寧逸並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消耗在找人上面,就算是要幫忙找艾薇兒,那也是等這邊的事情了了之後。

儘管如此,他還是找卡婭要了艾薇兒的照片。

從相片上看,艾薇兒確實長得還行,算得上是一名美女了,栗色的頭髮,碧藍的雙眸,但和卡婭還有一定的差距。

寧逸他們住的酒店距離戈登艾斯還有一段的距離。所以晚上會不會住這裡還是另外一回事,說是落腳,其實也就是把車子和簡單的一些行李放在這裡。

這家酒店裡住的人很多人。看裝束,他們都穿著一些極具宗教色彩的服飾,有不少人就是沖著這次祈福儀式而來的。

光是看到這些,寧逸就知道這次祈禱儀式是多麼惹人注目了。

稍微收拾了一下,三人就往戈登艾斯出發了。

這次是步行。

邊上的人太多了,寧逸不乏發現亞裔的人出沒,而且人數還不少,有些看模樣就知道應該是菊花國人或者是韓麗人。

不過三個人還是有些顯眼,卡婭長得實在太養眼。而化妝后的寧逸怎麼看都像個渣男,美女與野獸看著太不協調了。

走了沒多久。就有不少裝逼的人士過來搭訕。

一開始寧逸稍微露了幾手,那幫人就閃人了。但是不勝其煩,後來戴上了那三張證件,倒是清靜了不少。

三人走走停停,耗了快一個小時,終於是來到了戈登艾斯大教堂外圍廣場。

這邊早已經是人山人海,遊客之類的都被隔絕在了廣場之外,被告知戈登艾斯大教堂這幾日封閉不接納遊客。

果然,沒有證件的,你連廣場都很難踏進。

三個人遞上證件,還有專門的保衛人員刷證件上的條碼進行核對。

看到對方很仔細驗證的樣子,寧逸都在擔心會不會露餡,不過好在人多,對方雖然看得仔細,甚至還問了一下三人的身份,但都被搪塞過去了。

保衛人員很快就給三個人放行,並且還給了三張卡,又給了三個雄鷹徽章讓他們別在胸口以示區別,最後讓他們去教堂邊上接待處報到。

安全過關,寧逸也鬆了一口氣,他剛剛看了看,如果沒有證件,想要強行闖入的話,難度倒是不大,但肯定會被人看到。

畢竟這邊人太多了。

而且從廣場到戈登艾斯大教堂還有挺長的一段路,中間建築物也不少,這樣要強行闖入,不知道要被多少人圍觀。

三人現在廣場溜了一圈,寧逸發現這些來看的人,基本上都沒有什麼修為,偶爾有幾個也就是練氣層的。

至於正式武者,溜了一圈,也就看到了一個穿著紅色長袍的黑叔叔紅衣主教,很拉風地在幾個人擁簇下在那擺pose自拍,赤級中期。

看樣子,這些人都算是遊客性質的,不會有什麼騎士團的高層人物在。

三人磨磨蹭蹭到了接待處,把三張卡以及證件什麼的一交。

對方便開始審視三人。

這次,比起門口的要認真多了,負責他們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婦女,她很仔細地盤問三人背景,接著還要求出示身份證,以及證件。

身份證?寧逸驚悚之際。克蕾斯很平靜地遞了上去。

而寧逸就有些傻眼了,他的假身份證名字是林逸,可不是戴維陳。

不過正在他猶豫的時候。卡婭卻像變戲法似的拿出了她和他的身份證,一瞄。果然是茱莉亞和戴維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