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診的廣場醫生和患者加起來足足有近五千人,在加上一次服務人員和一些應急小組,這個地方的人氣在這瞬間達到了爆棚。好在這個路段今天限行,大街上空蕩蕩的,不然的話加上這裡平時熱鬧的場景,這個地方絕對會擠爆的。

這一次義診的大部分都是經驗老道的老中醫,他們的行醫經驗十分的豐富,應付一些少見的頑疾完全沒有問題,唯一遺憾的是中醫見效比較慢,不是每個人都有葉皓軒這一身醫術,可以達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不過就算是這樣,這些外國的醫生也非常認真的看著老中醫們為患者看病。

中醫治病,完全是遵循望聞問切的原則。在老外的眼裡,眼前的醫生不用化驗單,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他們只是問了患者幾個問題,然後看了一下患者的舌頭。在伸出手去號號脈,基本上就可以確定了病情。

雖然聽不懂中醫的專業術語,但是這些老中醫不藉助任何醫療儀器,就能把患者的情況說的八九不離十,這讓這些老外們嘖嘖稱奇,不時的伸出大拇指。

因為這在他們看來是不可能的,西醫想要確診病情,必須藉助一系列的醫療設備才能達到,不像是中醫,只要你號准了脈,就可以確定病情了。

葉皓軒和唐冰,以及艾莉尼爾松等一些交流團的重要成員在義診場所不時的穿梭著,唐冰的中醫知識也相當的過硬,她不時的向各位介紹著中醫的一些特點。

這些交流團的代表來自數個國家,他們每個人的身邊都會跟著一名翻譯,向他們翻譯唐冰的話,這些人顯得興趣非常的濃厚。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老外跑到葉皓軒的跟前,指手劃腳的說了一通話,聽他英語的腔調以及他的著裝打扮,不難看出他是一名英國人。

「這是英國的醫學代表羅伯特,他有些問題想向你提問。」艾莉親自為葉皓軒充當翻譯,年紀輕輕便擔任世界醫學協會的她不僅僅是在西醫的造詣上極深,她更是一位通曉六國語言的強人,所以有她在身邊,葉皓軒可以少帶數個翻譯。

「有什麼問題,你可以現在就提問。」葉皓軒微微一笑道。

「我來到這裡,是看你治好癌症和白血病的醫術的,不是在這裡看一些只能治好一些老胃病和風濕關節炎牛皮癬的醫術的,如果中醫僅僅只能治療這些病的話,那我想我來這裡的意義不是太大。」羅伯特說。

這傢伙說話的語氣比較沖,但是說的倒也是實話。這些人的病雖然都是頑疾,但是用現代的西醫手段還是能的好的,前提是你有錢砸。 聖意靈璧,那是蘊藏聖意的地方,當然,究竟蘊藏何種聖意,能在聖意靈璧上悟到什麼,卻沒有人知道。

凌凡盯上聖意靈璧也並非是為了悟聖意,而是實現他來劍崖的目的,破御境。

前方三大家族的人正在激烈大戰,凌凡離開戰場之後,又是小心翼翼的回到了聖意靈璧之前,在諸人未察覺的情況下,盤坐在了聖意靈璧之下。

天武境,在這個戰場內爭鋒的確還不夠看,凌凡想要幫到褚宇飛他們,那就必須要突破御境,只有破御境,他才會有和劍無痕等人抗衡的資本。

聖意靈璧,萬千符文縈繞,凌凡盤坐在靈璧之下,剎那間便有輝芒將他籠罩,恍惚間,他似乎進入到了一種玄妙的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他見到了很多場景,見到了一個人從平凡走向輝煌的場景,見到了那人征伐天下,屠戮四方的場面,見到了他悟境、破境、修行的場面,也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

一切的情感在凌凡的內心油然而生,對場景內的聖人,凌凡也是由衷的敬佩,那是真正從平凡走向輝煌,經歷了多少的坎坷,經歷多少的苦楚,又多少次在生死邊緣徘徊。

想要成就無上之境,似乎就必須要有這些過程,特別是凌凡這類從最底層攀爬而起之人。

聖人一生的經歷從凌凡眼前演放而過,轉瞬間,凌凡腦海中出現了一系列混雜的意境,這裡面包括了聖人修行的意境,創建武學、功法的意境,也有他的劍之意境,所有意境混在一起,難以捉摸。

凌凡並未心急,仔細的感受著這些東西,他明白,想要一口將這些東西全部吞下是不可能的,只有逐漸抽絲剝繭,尋找出自己需要的東西,才能更好的領悟。

前方,褚宇飛等人還在混戰之中,十四人,除了劍無痕他們三人外,皆都是御境巔峰強者,劍無痕和褚宇飛他們戰力也堪比御境巔峰,因此,十四人戰力相當,一時間難以分出勝負。

褚宇飛被劍無痕纏住,剛剛眼看著劍家那人轟殺凌凡而幫不上手,此刻也不知道凌凡如何了,若凌凡被轟殺,那麼這次爭奪褚家恐怕就真的沒有太大希望了。

李浩然也在戰場之內,正在與劍家一人對轟,然而即便是在戰場之中,李浩然的心也依然在九節劍之上,他脫不了手,便沖李家一人使了個眼色,那人在混亂中脫身,隨後筆直的向九節劍閃掠而去。

九節劍一直在劍無痕意念籠罩之內,李家那人的舉動自然是逃不過劍無痕的探查,剎那間劍無痕和褚宇飛分開,一個閃爍便攔在了李家那人跟前。

「憑你,也敢覬覦九節劍!」劍無痕眼中冷芒閃過,手一揚,萬千劍影在右掌浮現,他一掌拍出,轟向了那人胸口。

李家那人伸手抵擋,破開了劍無痕的掌印,卻見劍無痕又是一劍斬出,這一劍蘊含著恐怖劍威,劍無痕淡綠色劍之意境都釋放了出來,一劍落,血線生,李家那御境巔峰身形頓時凝固在了那裡,數息之後,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御境巔峰,一劍之下,殞!

「劍無痕,你敢對我李家天驕下殺手?」李浩然看著這邊的一幕眼睛都鼓了出來,他沒想劍無痕為了九節劍竟真敢下殺手,那可是李家的天驕人物,殺他,就意味著與整個李家為敵,劍無痕,何時已有了這樣的膽魄。

「殺了,又如何?」劍無痕絲毫沒有在意李浩然的威脅,一個李家御境而已,他劍無痕,何時又在意過。

劍家本來就是和李家實力相當的家族,在此為了重寶爭鋒,又豈會懼他李家,更何況,劍無痕東域前一百的天驕,遲早是會成為大能人物,李家又豈能入他的眼。

李浩然眼神冰冷如水,一時無言以對,劍無痕不在意他李家,他李浩然再如何威脅也根本沒有用,他自己更不是劍無痕的對手,在這神山之頂,只能將這口惡氣咽下。

他準備罷手,然而劍無痕卻並沒有,一劍滅李家那人之後,劍無痕身形閃動,竟又是向李家一人靠近而去。

無盡劍威凝聚在劍無痕手中長劍之上,劍無痕長劍錚錚而鳴,他一劍斬出,劍威化作長河,如毀滅天光殺向了李家那一人。

李浩然眼睛瞪大,目光劇烈跳動,劍無痕殺了他李家一人,還要繼續對他李家殺伐?

轟!

劍芒瞬息而至,李家那人本就被劍家人纏住,這一劍斬來,他根本無力抵禦,眼看著劍威長河殺伐而來,最後在那驚慌的眼神中,劍芒從他身軀穿透而過。

沒有血線飛灑,也沒有慘叫之聲,然而那人卻定格在了那裡,劍芒消散於天際之後,那人身軀一斜,豁然倒下。

李家,再一次有御境巔峰隕落,加上之前那人,便已是兩人葬滅於劍無痕劍下,李家原本的五人,此刻便也只剩下了三個。

劍無痕實力毋庸置疑,被他盯上,這些人又豈能逃得了,即便是御境巔峰,也擋不住他的熾盛劍威。

「劍無痕!」李浩然目眥欲裂,臉色冷得如水一般,他目光如刀鋒,落在劍無痕身上,這一刻,恨不得將劍無痕千刀萬剮,對劍無痕的殺心,已是攀升到了一種頂點。

李家,此次一共五人踏入劍崖,在劍無痕劍下就葬滅了兩人,剩下三個,還如何爭鋒?

而這,恰好也是劍無痕的目的。

十四人,每一個都具備著御境巔峰的實力,一時間根本難以分出勝負,分不出勝負,劍無痕想要去搶奪九節劍就會遇到阻礙,而他,就要剷除這些阻礙。

李家人既然把手伸向九節劍,那他就先殺李家人,李家人解決了,再來依次解決褚家之人。

劍無痕看都沒有看李浩然,手臂震動,長劍劍威更盛,劍鋒斬落,劍芒破天而下,再次對準了李家另外一人。

刀光劍影,毀滅殺伐,這一刻的劍無痕展露出了他的鋒芒,他劍州城第一天才,東域天驕榜前一百的鋒芒。 他們來這裡不是看中醫治這些小毛病的,他們要看一些大場面,比方說治療好一些世界性的難題,或者說是中醫能夠立馬見竿的讓一些重在疾病有所好轉。

「羅伯特,現在交流會剛剛開始,葉準備的重頭戲碼在後面呢。華夏有句話叫做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尼爾松有些調侃的說道。

「NO……我感覺我的時間很寶貴,其實就像是你們華夏開的大會一樣,有太多的話可以省去,但是你們就是喜歡無病呻吟,就連舉行個交流會也一樣。你是華夏公認的醫聖,我們是聽說你治好了一些世界性的難題才過來的,如果你真的沒有拿出手的醫術,恕我直言……你這是在欺騙我們。」羅伯特說。

「在你看來,什麼醫術才是真正的醫術?」葉皓軒反問道:「什麼病才是真正的難題?」

葉皓軒指著一邊一名牛皮癬患者說:「就拿這位病人做例子,他身上的牛皮癬要多久你才能治好?」

這位患者的牛皮癬是頑固性的,已經在他身上長了十幾年了,他的背上和後腦上滿是牛皮癬,這種頑固性的皮膚病一直以來沒有太好的辦法,就算是治療,也只是用藥控制,但是停葯一段時間以後它就會重新長出來。

這種病雖然不是那種不治之症,但是給患者帶來的痛苦卻是一點也不少,因為這種病現在沒有太好的方法,只能是臨床治癒,治好之後吃東西要忌口,要小心保養,如果不小心的話會很容易在犯的。

而大多數的病人得了這種皮膚病,都會反覆的發作,十分的痛苦。

「利用我們英國最新療法,激光等離子療法的話需要五個療程就可以治好了,而且保證永不複發。」羅伯特有些傲氣的說。

他們英國醫科大學確實研究出來了一種治療這種治的方法。現在已經度過了理論階段,基本上快通過驗證了,不出十年,他們就會推行上市。

「治療費用是多少?」葉皓軒問。

「一個療程一萬英磅……」羅伯特想了想道:「當然這只是理論費用,因為它還沒有完全上市。」

「換成華夏幣是多少?」葉皓軒又問。

「這……十萬上下。」羅伯特說。

「你可以問下這位病人,他能不能出得起五十萬去你們英國治療這種病。」葉皓軒指著那名衣著明顯很普通的患者說。

「我不願意,五十萬我花不起,我寧願拖著。」患者直接搖頭道。

「這是我們最新的科技,是我們醫學研究的成果,知識是無價的,這個價格我覺得已經很低了。」羅伯特搖搖頭道。

「你們研究的成果的確是不錯,但你不要忘記了,你是一名醫生。你的醫術是幹什麼?」葉皓軒問道:「是賺錢的,還是為病人解決痛苦的?或許我們的醫療觀念不同,你們西醫是治病的同時考慮到利益,但是我們華夏的中醫不同,我們華夏的醫德就是救死扶傷。」

「生命在於平等,你的治療方法只是給有錢人服務的,窮人根本用不起,你做醫生的本質是什麼?難道只是為了賺錢?難道一個病人就是因為付不起你的醫療費用,所以你就要將他拒之門外?你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如果是那樣的話,你們在尖端的科技,在高超的醫術,也沒有一點意義。」

「醫生不用吃飯嗎?醫生難道就得一定要患者著想?」羅伯特說。

「是的,醫生就是該為患者著想,我們中醫就是這樣的,不管這個患者得了什麼病,我們首先考慮的是他的病嚴重程度,接下來我們會考慮他能不能承受得起這種醫療制度,而不是一味的去想著自己的知識是無價的,你的知識就是用來造福人類的,上帝給你一幅好的頭腦,不是讓你抱著這些知識下地獄的。」葉皓軒喝道。

「況且這種癥狀的牛皮癬,或者說是銀屑病,我用五十塊錢的葯就能把他治好。你卻要五十萬,同樣是治。你感覺你們的國人會選擇哪一個?」葉皓軒道。

「不可能有……五十塊錢的葯就連臨床治癒都達不到。」羅伯物根本不相信葉皓軒的話。

開玩笑,這傢伙是把他當成傻子嗎?這種皮膚病雖然算不上是什麼了不起的絕症,但是想要治癒的話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所以說,這就是中醫和西醫的區別,現在用西醫手法能治好這種病嗎?就說是常規的手法,不要整你那些高端的科技。」葉皓軒問。

「當然能治好,這種病又不是什麼大病,用現代醫學手法可以達到臨床治癒。」羅伯特說。

「臨床治癒,那也叫治癒?」葉皓軒冷笑了一聲道:「我說的治癒是徹底的治癒,而不是吃東西忌這個忌那個,也不是隨時在會犯的。中醫治本,這才是根本,這才是完全治癒,你把病人的半治到一半扔那裡了,這也叫治好?」

「連一個小毛病都治不好的醫生,你也敢指責中醫的手法?」

「這種病是根本不可能完全治癒的。」羅伯特說:「臨床治癒已經是達到的最好的效果了,在好的話誰也做不到。」

「不好意思,中醫能做到。」葉皓軒說:「這種小問題,如果用中醫常規的療法,幾服藥內服,幾幅葯外洗,不出一個月,肯定能治癒的,而你們所謂的西醫要多久?而且還是臨床治癒,而不是徹底的痊癒。」

「我不想跟你糾纏這個,我來這裡是看一些高端的醫術的,如果你不能給我驚喜,那不好意思,我將帶領我們英國醫學團隊回國。」羅伯特說。

「我之所以舉行這一次義診,是想讓你們初步的了解中醫治病的過程,讓各位知道對於一些頑疾,中醫是可以從根本上治癒的。之後會安排一些世界性的難題,但是你現在還沒有弄清楚中醫治病的過程,等於說是還沒有學會走路就要去跑了,一口吃個胖子,你覺得這樣可能嗎?」葉皓軒笑了,這老外很固執啊,一看就是一個難纏的傢伙。

「不好意思,我感覺沒有必要,你這些問題用我們西醫完全也可以治好,只是手法上有所不同這並不能給我帶來驚喜。我現在就要求你演示治療癌症的方法,如果你治不好,我可以視你為欺騙,我將會把你欺騙大眾的新聞發布,並且帶著我們英國醫療團隊回國,我們英醫學界,不需要騙子。」羅伯特說。

「你在用這個威脅我吧。」葉皓軒笑了笑道,「既然大家今天來的目的是想見識中醫,那麼就要聽從我的安排,因為我會盡最大的努力讓你們了解中醫這種神奇的醫術,如果你想一步登天,那即……機場在那邊,我們的工作人員會隨時為你們安排回國的機票,但是從此以後,中醫將不會在走入英國半步。」

「你瘋了?」唐冰有些急切的扯了一把葉皓軒,現在是中醫發展最好的時機,葉皓軒就不能忍一時之氣?這個老外是難纏了點,但是他畢竟是代表著一個國家的最高醫學機構,如果葉皓軒真的把人氣走了,那麼英國的交流團將馬上回國。

如果其他的國家的醫學交流人才也提出這樣的質疑話,葉皓軒是不是要把所有的人都趕走才行?

「我沒有瘋,中醫存在的價值不容任何人質疑,如果誰有疑問,現在可以退出去。」葉皓軒一邊說一邊走上前,對那名患了牛皮癬的患者說:「你的病有十年了吧。」

「是啊,反反覆復的十年了,一直治不好。」患者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道。

「用開的什麼方子?」葉皓軒問那名坐診的中醫道。

「當歸、地黃、元參、麥冬等藥物治療,這種病是血熱鬱結宜清熱去淤的方法治療才行。」那名坐診的中醫說。

「不錯,內外皆有,不過見效稍微慢了點。」葉皓軒笑道。

「葉醫生有更好的方法?」坐診的中醫眼前一亮,他的牛皮癬方子是家傳的,有奇效,但是效果稍慢,他近年來不斷的改進藥方,想讓病痊癒的更快一些,可是起到效果真的不大,葉皓軒既然這麼說,那麼他一定有更好的方法去治療這個病。

「輔以針灸,清淤排濕的效果更好,可以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葉皓軒微微一笑,他取出金針,開始為那名患者治療。

身具浩然真氣第五重的他用這種針法治療這種皮膚病,簡直是殺雞用牛刀,不到五分鐘,葉皓軒便即取下了金針。又過了一會兒,患者皮膚上的牛皮癬竟然消失了一大半。

「這……這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只用這麼短的時間就能讓牛皮癬消失,這真的不可思議。」那名老中醫的下巴都幾乎要脫臼了。

有些病雖然不是絕症,但是它卻是一種頑疾,它的頑強程度讓任何人都疼痛,毫無疑問銀屑病就是屬於這種頑疾,這能讓人痛不欲生。 之前劍無痕隱忍不發,直到現在,才讓諸人見到他的真實實力,而他真實實力一旦展露出來,在場就無人能敵,御境巔峰,也擋不住劍無痕的劍威。

褚宇飛內心震動,看著劍無痕那熾盛的劍威,他暗暗心驚,剛剛他便和劍無痕在交手,本來以為即便不敵劍無痕,拖住劍無痕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

可現在看來,劍無痕若爆發,他褚宇飛托不住。

歡田喜地,漁家小娘子 如若剛剛劍無痕就對褚宇飛發出這樣的攻擊,褚宇飛抵禦不住幾次。

劍無痕猶如狼入羊群,劍威斬落,無人能敵,李家人在劍無痕的劍芒衝擊下,很快便又是兩人隕落,原本的五人,現在便只剩下了李浩然孤身一人。

此時此刻,李浩然才算是真正的輸了,輸得徹徹底底,沒有了那四個御境巔峰的幫手,他李浩然如何爭鋒,這一刻,他甚至已連爭鋒的資格都沒有了。

不能爭鋒,然而怒火卻在李浩然內心燃燒,他雙眼泛紅,周身氣勢暴漲到了極致,一聲怒喝,驟然向劍無痕殺了過去。

他明白不是劍無痕的對手,但這種時候已容不得他後退,他不出手,劍無痕就會主動對他出手。

李浩然同樣釋放出了熾盛的劍威,劍光浮現,天際有百劍生成,百劍齊發,瞬息殺向了劍無痕。

卻見劍無痕長劍一劃,頭頂出現了一片劍幕,劍幕絞動,將那些殺伐而下的利劍通通絞碎。

李浩然繼續抬手,百劍合一,巨劍從天際降臨而下,破開虛空后殺向了劍無痕頭頂。

劍無痕冷哼一聲,長劍旋動,霎時間一道劍威衝天而起,劍威化為長龍,直接將巨劍纏繞,劍無痕手一震,李浩然的巨劍轟然爆裂。

李浩然一大口鮮血噴出,虛空中身形不穩,搖搖欲墜,劍無痕的劍芒斬來,李浩然抵禦之後砰地一聲被震得倒飛了出去,身形正好撞擊在聖意靈璧之上,從聖意靈璧上滑落而下。

劍無痕沒有再對李浩然出手,李浩然重傷,對他已無阻礙,他的注意力,而是在凌凡身上。

此刻的凌凡,就在聖意靈璧之下,正閉眼感悟著靈璧中的聖意,李浩然撞擊過來,都未讓他有睜眼的意思。

劍無痕視線盯在凌凡身上,眼中有精芒閃過,之前他和褚宇飛交手,后又殺伐李家之人,倒是將凌凡忘了,這個實力最低,卻被他認為的最大敵人忘了。

李浩然狼狽的從地上站起了身,他就在聖意靈璧之下,自然見到了凌凡,當目光望見凌凡那一刻,李浩然眼中殺意閃過。

擊傷他李浩然的雖是劍無痕,但李浩然對凌凡同樣充滿了殺心,在劍林的時候,若非因為凌凡拖延了他的時間,他早就走出劍林來到了山頂之下,早就領先劍無痕他們一步上了山頂,那些寶物也都是他李浩然的,也根本不會出現李家全軍覆沒的結局。

所以,李浩然對凌凡抱了殺心,正是因為凌凡的出現,才導致這一切的發生。

長劍還握在李浩然手中,李浩然雖重傷,然而卻還存在些許戰力,他腳步一踏,貼近了凌凡,劍光閃耀而起,一劍向凌凡斬落而下。

褚宇飛大驚,看著這一幕眼睛頓時瞪了起來,李浩然距離凌凡太近,這個時候褚宇飛即便出手阻攔也都已是來不及,眼看著李浩然的劍芒斬向凌凡頭頂,就要葬滅凌凡於此。

而也就在此時,豁然間凌凡睜開了雙眼,在李浩然劍芒即將落在凌凡頭頂之時,凌凡身軀一震,一股可怕威能蕩漾而出,直接將李浩然的劍芒震碎。

李浩然猛的退出了兩步,雙眼驚異的盯著凌凡,瞳孔深處,湧現出了一抹駭然。

他的一劍,威力強大,即便已是重傷,但這一劍也輕易可以抹殺御境初期的存在,然而在凌凡頭頂,卻只是凌凡一道氣勢威能就將劍芒破碎。

如此,只能說明凌凡突破了,破開了那層屏障,踏上了御境的層次。

如若他依然是天武境,即便戰力再逆天,也根本做不到這樣的程度。

凌凡站起了身,目光如刀鋒一樣從李浩然身上掃過,李浩然,竟然趁他領悟之際偷襲於他,若非凌凡及時醒來,恐怕就要葬滅在李浩然的劍芒之下。

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