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立刻說道:「奴婢還看到,貴妃娘娘回去之後不久,皇上就派人出宮,好像是去顧家。」

「顧家?顧亭秋的家?」

「是的。」

「接什麼人?」

「聽說,是接顧家的小姐進宮。」

「……哼!」

吳菀冷笑道:「難道是覺得,她一個人在後宮橫行霸道還不夠,還要再添上一個?」

「……」

「我倒要看看,她還能搞出什麼花樣來!」

「……」

高玉容看著她,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從當初嫁入燕王府開始,她就一直陪著這位大小姐,也知道她為了爭寵,無所不用其極,哪怕撞得頭破血流也不會悔改,但這一次,吳菀的情況有點奇怪。

但又說不出是哪裡奇怪。

只能小心的說道:「娘娘,這些日子貴妃剛剛洗清之前的『冤情』,皇上難免要寵著她一些,娘娘千萬不要生氣,等過些日子再——」

「本宮有什麼好生氣的。」

吳菀冷笑著說道:「她愛爭寵,就讓她爭去吧。」

「……」

高玉容被她這話說得心頭一梗。

而吳菀的臉上已經露出了不快,甚至有些煩悶的神情,淡淡的一擺手道:「行了,本宮累了,你們都下去吧。」

眾人無法,只能起身行禮:「是,妾告退。」

等到高玉容從裡面推出來,臉上還有些淡淡的疑惑,宮女白雪跟在她的身後,輕聲說道:「安嬪娘娘,惠妃她到底怎麼了?怎麼最近不是怨氣衝天,就是無精打採的,過去也沒見她這樣啊。」

「……」

高玉容看了一眼門窗緊閉的宮殿,只淡淡的搖了搖頭,沒說什麼便走了。

|

時間過得很快。

不一會兒就到了中午,南煙特地將心平接到翊坤宮來一起吃了午飯,之後母女兩又睡了一會兒。

一覺醒來,正好未時。

南煙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哈欠,也就清醒了過來,抬頭一看,外面陽光正好透過窗戶,照在懷中心平圓嘟嘟的臉上。

南煙低頭看著她,小嘴翹著,長長的睫毛覆在眼皮上,睡得又安穩,又舒服。

似乎是感覺到南煙在動,她嘟囔了兩聲,又往母親的懷裡鑽去。

看著女兒這麼可愛的樣子,南煙的心裡也泛起了一陣柔軟,忍不住低頭,在女兒的臉上香了一記。

這時,外面響起了一陣腳步聲,好像有人跑過來說了什麼。

南煙下意識的回過頭去,不一會兒,就聽見念秋小心的走到門口,輕輕的敲了一下門,問道:「娘娘起了嗎?」

南煙抬起頭來:「嗯,什麼事?」

「外面傳來消息,顧家小姐到了。」

「在哪裡?」

「剛進宮門。」

「哦,那你和姑姑過去接她吧,讓小玉進來服侍本宮。」

「是。」

念秋和彤雲姑姑便往外走去,而冉小玉則進來服侍南煙和小心平起床。

南煙倒是很快便將頭髮梳好,換上了一件比較家常的鵝黃色的衣裳,頭髮也梳了一個簡單又精緻的髮髻,只妝了一支小小的金釵,襯得她肌膚雪白,秀髮如雲,整個人都透出了一股溫柔的氣息。

而小心平,睡得迷迷糊糊的被人抱起來,她憋著嘴,一臉要哭出來的樣子,但又沒哭。

冉小玉只能麻利的給她抹了臉,又穿上小襖子。

她還暈暈乎乎的趴在南煙的懷裡,嘴裡不斷嘀咕著:「我困,我要睡……」

南煙低頭拍著她的小屁股,笑道:「還睡?是你自己說要讓小姐姐進宮來陪你,人家現在進來了,你又要睡覺,你是要讓人家白跑一趟嗎?」

「唔……」

「起來。」

「唔嗯!」

看著直往自己懷裡鑽,小屁股翹得老高的心平,南煙忍不住搖著頭苦笑。

都怪祝烽,將她寵得上了天。

現在,連母親的話都不聽了。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一陣腳步聲,遠遠看到幾個身影從外面走了過來。

是彤雲姑姑他們,將顧期青接進來了。

南煙抬起頭來,一眼就看到穿著一身水紅色嶄新衣裳的顧期青慢慢走了進來,看得出腳踝有些傷,但她還是規規矩矩的對著南煙叩拜:「民女拜見貴妃娘娘。」

南煙微笑道:「起來吧。」

她正要說什麼,就看見緊跟著顧期青身後,又走進來了一個身影。

「民女,拜見貴妃娘娘。」

(本章完) 北涼歌在一旁看得眼紅。

兩人的實力在一開始進入天聖玄女遴選之前,一直都相差不多。

甚至,剛出虛影世界時,北涼歌的實力還要比君緋雪高上那麼一些!

現在,依仗著自己提供的那個秘密,君緋雪的實力竟然提高到現在這樣的地步了,完全的超越並碾壓她。

這讓北涼歌心中十分的不平衡。

沒有她提供的消息,君緋雪怎麼能夠有這樣的造化?

可恨這個人竟然還背著自己偷偷出去下手,讓自己的實力一落再落,怎麼也趕不上她!

而且她還是靠著君雲卿給的那個元靈器,才能夠這樣的!

要不是君雲卿給她的那個元靈器中的氣息,竟然能夠延緩黑氣的發作,自己又怎麼會把這麼重要的消息給她?

還和她合作?!

結果她卻踹開自己,獨自去升級。

北涼歌越想越氣,見君緋雪睜開眼,頓時冷聲道,「你的實力馬上就要突破到至尊王境了,是不是應該幫我提升了?」

君緋雪蹙眉,「可是我剛剛才暗算了一個人,而且剛剛還有人控制不住發狂了一次。這種情況下,我們再出手,很容易被人發現的。」

「現在你知道容易被人發現了?自己一個人出去吃獨食的時候怎麼不說?」北涼歌冷笑。

「我可不管那麼多,誰都不知道我們會在這裡待多久,你倒是快突破到至尊王境了,我呢?!」

「要不是你自己吃了那麼多次獨食,我也不會到現在一直沒有提升!反正我不管,如果到離開的時候我還沒能突破的至尊王境,別怪我和你拚命!」

「你別以為你能突破到至尊王境就了不起了!別忘了你是靠什麼提升上來的!我要是不能提升到至尊王境,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這裡是北涼歌唯一可以威脅到君緋雪的地方。

兩人在這裡,因為共同的秘密,還可能保有合作關係。

一旦離開這裡,君緋雪不再受這個秘密的鉗制,北涼歌怎麼保證她會放過自己?

所以她必須要突破到至尊王境,和君緋雪並駕齊驅。

要是君緋雪敢丟下她,拼著魚死網破,她也不會讓君緋雪好過的!

君緋雪的面色難看,北涼歌的威脅讓她心裡非常的不舒服。

但對方的話,她又無法反駁。

「隨便你。」她冷著臉道,「要走就走吧!」

反正眾人在這也待了一段時間了,就算偶爾發狂的人頻繁點,應該也不會有人聯想到有人搞鬼方面嗎?

只要他們小心謹慎點就行。

想著君緋雪也不準備多做耽擱了,直接起身和北涼歌往外走去。

「老規矩,我們分開找人,確定人選后,就發信號匯合,再一起出手。」她沉聲道。

「知道了。」

北涼歌丟下一句話就徑直離開。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君緋雪的臉上一片陰鬱。

君雲卿剛掠到洞口附近,就看見北涼歌和君緋雪相繼從裡面飛身出來,各自選了一個方向離開。

「鬧翻了?」君雲卿眉頭微挑,看著兩人面上的陰鬱之色,暗自思忖道。

她想了想,在北涼歌和君緋雪之中,挑了君緋雪。

惹火蠻妻 畢竟之前從她和北涼歌的話中,君雲卿隱約聽出,這一場合作,實際上是以君緋雪為核心的。

北涼歌似乎也是要依靠著君緋雪,才可能對別人暗算成功。

君緋雪可以丟開北涼歌去吃獨食,北涼歌可沒辦法丟開君緋雪。

如此一來,跟著君緋雪自然比跟著北涼歌收穫大。

若是還能像剛剛一樣,從她們口中套知點什麼東西,那就更好了。

君雲卿跟著君緋雪到處遊走著。

令她驚訝的是,君緋雪似乎是在漫無目的遊逛,並沒有什麼目的性。

不過君雲卿也注意到,她似乎是在查探著什麼有人經過的痕迹。

莫非,她現在是在物色下手的對象?

君雲卿想著,眉頭驀然一挑,動作更加的隱蔽,遠遠的吊在君緋雪身後,免得被她發現。

君緋雪的動作也非常的隱蔽,而且十分注意隱藏。?

君雲卿幾次為了躲避她敏銳的探查,差點把人給追丟了。

好在她並不是一個人,紫魘帶著小灰鴨和不死火鳳兩個,緊緊的跟上了君緋雪。

這邊君雲卿剛追丟,那邊它們就有人發現了君緋雪的蹤跡,立刻就召喚她過去。

就這樣,君雲卿跟著君緋雪在茂密的草叢中遊盪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唰!」

她看見君緋雪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身形猛的一轉,直接朝著一個地方掠去,動作乾脆利落得沒有一點停頓,頓時打了一個無聲的唿哨,把紫魘他們召集過來,跟著追了過去。

君緋雪的動作非常的迅速,她似乎是對這大草原的地形已經非常熟悉了。

行動起來根本沒有一點停滯的地方,刷刷刷的一下,很快就出現在一片較為僻靜的草叢中。

那裡的長草濃密,君雲卿遠遠的跟著,很快就發現,前面赫然有一個隱秘的洞口。

很顯然,那裡有人修鍊。

她看著北涼歌出現在那洞口附近,朝君緋雪招了招手,後者就直掠了過去。

君雲卿隱匿在一邊沒動。

如果她沒猜錯,北涼歌和君緋雪這是又要暗算人了!

很可能,目標就是那洞口中的少女。

君雲卿沒想到她們那麼快又行動了。

本來她以為,她們至少還會再等上一兩天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