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句話,就是攻有餘,防不足。

所以人道母鼎必須依附在一個頂級終極戰器之上,才能借之擁有真正強悍的力量,無論攻防,都可稱無敵。攻則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守則固若金湯,牢不可破。

除了卡蒙特所在的最強九天戰城之外,其他九天戰城,理念法則都跟之前卡蒙特這個九天戰城一樣,外面是龐大的迷霧空間,中間是一座完美之城。

九座戰城,起來一模一樣。無論是外表還是理念法則,都是相差無幾,而且息相通,宛若一體。

這種現象,自然是打造這九座九天戰城的時候,就已經準備了的手段。

只有這樣,才能讓它們最終凝結成為九重天的每一重天的時候,在身那一重天地獨立之外,還能夠擁有密切的聯繫,彼此氣息相通,宛若一體。

那才是真正的九重天。

否則如果作不到這一點,那不過是勉強拼湊起來的次級終極戰器組合罷了,遭遇真正的頂級終極戰器,仍然只有落敗一條路。

此時,這九座九天戰城的控制者,卻都是在卡蒙特所在這個九天戰城之中,按照九宮方位坐,手捏法印,運轉獨特的心法,彼此間相互聯繫,結成一體。

而卡蒙特這個九天戰城,也幾乎是一座空城。

除了卡蒙特在其中之外,就只剩下其他九天戰城的控制者了,或者可以成為城主,日後九重天成形,那便是天主。

這是因為九重天的形成,除了九天戰城的控制者之外,是不能夠在其中的。免得九重天形成內部劇變的時候,產不必要的傷亡。

但這些入駐九天戰城的九天軍團們也沒有閑著。

眼下他們卻在外圍布下了一個九天乾坤玄冥

大陣,專門是用來保護九天戰城的。

九天乾坤玄冥大陣,是一種專門為九天戰城創造出來的陣法。 這是命令嗎 就到)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這種陣法的陣眼,正是九天戰城身。

而這個陣法的一切力量來源,也都是九天戰城。

這種陣法創造的目的,就是為了類似眼下這種九天戰城內部不適合有人員呆著,但又要保證九天戰城和乘員的安全的情況下所用。

九天乾坤玄冥大陣的陣眼為九天戰城,其力量來源為九天戰城之外,可以借用九天戰城幾乎無窮無盡的力量,和外界的敵人戰鬥。就算不能消滅敵人,也要能夠自保。

所以這個陣法有兩種形態,都是用於防禦。

其力量正如名稱之中的玄冥二字那樣,偏向於陰柔,偏向於無聲無息、綿里藏針。

雖然起來是為了防禦,但正所謂守必失,這防禦只是終極目的,其中也並不介意採用進攻的方式來達到防禦的目地。

當然這進攻的風格就屬於那種借力打力、至陰至柔,起來平平常常,一旦發作,卻是可以一擊必殺的類型。

同時,這種方式也能最大限度的節省力量。

雖然九天戰城力量可以無窮無盡,畢竟並不是正常的戰鬥模式,而是要通過陣法發揮威力。

而布陣的卻是九天軍團的士兵。

這些士兵當然有陣法和九天戰城的力量保護,戰鬥之中,可以保護他們相對脆弱的肉身。但畢竟一個人的承受力是有限的。所以這種保護也有極限。

更何況,就算攻擊,也是要通過他們來將九天戰城的力量發揮出去。這種力量的發揮,也很考驗一個人肉身的承受力。

所以,能夠最大限度減少九天軍團士兵承受的壓力,這是九天乾坤玄冥大陣的很重要的一個作用。

此外,面對敵人的攻擊,這種陰柔的戰鬥方式,也可以最大程度的將對方的威力消弭掉。

除此之外,這陣法的另外一個形態,也就是九天乾坤玄冥大陣的乾坤二字的來歷。

這另外一個形態,卻跟戰鬥無關,而是可以通過某種玄妙的方式,牽引過來鄭拓留下來專門提供給終極戰器的造化之力,來對有所破損的九天戰城進行修補,或者在力量不足的時候,臨時為九天戰城補充力量。

無論那一種,都是卡蒙特為九天戰城量身打造,是九天戰城所獨有的。其他種族不是沒有想過這樣做,但是終極戰器的理念法則不同,也就註定了他們的風格不一樣,那麼類似的手段就不可能相同。

他們要發展出這樣的手段,還需要對自己的終極戰器以及終極戰器的理念法則有了更深邃的理解和掌握才能做到。那就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辦到的事情了。

總之,有了

九天乾坤玄冥大陣,別現在九天戰城空無一人,起來沒有什麼戰鬥力,但哪怕面對終極戰器的攻擊,也能支撐一段時間。

而這段時間,完全足以讓九天戰城暫時中止升級,轉入戰鬥模式。

有這個保證就足夠了。

畢竟九天乾坤玄冥大陣再怎麼玄妙,布陣的那些九天軍團士兵,仍然是血肉之軀,要跟真正的終極戰器相比,還是遠遠不如的。他們不可能,也沒有那個能力皆憑藉著個陣法來正面抗衡終極戰器。就到~

如果終極戰器那麼對付,也不會出世短短的時間之內,就打下偌大威名,號稱「聖人之下,能夠對抗一件終極戰器的,唯有另外一件終極戰器」。

這卻不提。

卻卡蒙特所在的九天戰城之中,十位九天戰城的控制者,按照某種玄妙的陣法各自坐定,開始啟動九重天組合的進程。

仔細的話,就可以到,他們在這裡的方位,竟然和外面九天戰城拍出來的方位陣型一模一樣。

而且,一縷細微的光影從他們的身上升騰起來,靈活無比,屢屢如煙,在空中的某一點上凝結起來。

這縷光影,不但連接他們彼此,還遠遠延伸出去,連接到外面的九天戰城之中,將大家都連接成為一個整體

仔細去,就可以到,這如同靈蛇一樣在不停蜿蜒變化的光影,竟然是由無數極其細微、極其玄奧晦澀的符文組合而成。

很顯然,這當然不是普通的東西。

這其實就是終極戰器掌控者和終極戰器身聯繫的具現化。

在一般情況下,是根不到的。

也只有在這種情況下,才能夠讓大家到。

此時,外面九座九天戰城圍攏起來,將卡蒙特他們現在所在的這座九天戰城包圍在其中,形成某個獨特的玄妙形態。裡面的掌控者也同樣將卡蒙特包圍在其中,形成了同樣的玄妙形態。

不過所有的掌控者,此時都在手捏法印,微閉雙目,細心操縱著自己的掌控九天戰城內部進行一系列的調整和變化,為即將到來的合併做準備。

而卡蒙特則是手上如同穿花蝴蝶一樣,結出無數極其玄奧晦澀的手印來。

他的手速極快,幾乎達到了眼睛所能夠覺察的極致。

哪怕你擁有元嬰真君的修為,也只能到他的化作一道光影,不停翻騰,卻不清楚任何具體的動作。

但是偏偏在同時,你心靈之中,卻能夠準確的辨認出他所結出來的每一個手印,兩者的對比,那種怪異的感覺足以讓人頭昏腦脹,狂奔鮮血,受了內傷

不過一瞬間,卡蒙特就結出了十二萬九千六百這一元之數的法印來

頓時,冥冥之中的天道之力,便產了某種波動和共鳴



那間,就到在這座九天戰城頭頂之上,陡然發出如同黃鐘大呂一樣的三聲雄渾而宏亮的鐘聲來。伴隨著這聲音,人道母鼎便悄然現身在九天戰城之上,垂下無數人道玄黃之氣,顯得神秘而高貴,玄妙而充滿了大道氣息

人道母鼎終於再度現身於世

那聲音確切的應該是鼎聲,因為那聲音比鐘聲更雄渾,更低沉。

事實上這正是那人道母鼎自動發出來的聲音

這鐘聲,不,鼎聲便如同滔滔江水,浩浩蕩蕩,氣勢磅礴,橫掃方圓上萬光年之內的一切星域,讓所有的一切都在這鼎聲之中,產了共振,一時間無論修為多高的人,都沉浸在這共振之中,無力自拔,就連思想的能力都已經失去

凡在上萬光年之內,所有人都能夠聽到這宏亮的鼎聲來

凡是聽到這鼎聲的人,都會產這樣的共振。

而在這上萬光年之外,整個天地之中,雖然鼎聲並不能直接傳播過去,卻能夠通過某種玄之又玄的方法,震動天地大道,引發整個天地產同樣的共振。

只不過方圓上萬光年之外的這種共振,只要修為高了,便能夠控制自己的身心,不至於身體無法控制,就連思想的能力都會失去。

這便是不折不扣的,真正的天地共鳴

人道母鼎果然不凡,這鼎聲竟然直接引發了天地共鳴

不過由於沒有理念法則的振動,這天地共鳴只有那鼎聲,卻並沒有如同其他頂級終極戰器一樣的如同無數聖賢、無數仙佛神靈在齊聲高頌那理念法則的情況出現。

這理念法則出現,天地共鳴,那可是頂級終極戰器才會擁有的現象。九天戰城如果不是九重天的組件,那也是辦不到這一點的。事實上,也只有卡蒙特控制的那座九天戰城,因為大功德的特殊性,才能夠做到。其他九座九天戰城都是無法讓天地共鳴的。

而這人道母鼎,卻可以直接引發天地共鳴,不過因為不存在理念法則,所以只有鼎聲,並沒有具體的語句。但這也可以見得人道母鼎的不凡了。

而這人道母鼎鼎聲一發,不過是三聲而已,就到外圍的九座九天戰城突然同時一陣,也發出有些類似的聲音來。

再他們的理念法則,也是陡然一震,隨後猛然收縮進來,下一刻無數人道之力直接凝結成了一隻充滿了無數神秘玄奧花紋的巨大銅鼎

那有些類似的聲音,便正是從這銅鼎之中,發了出來。

這自然就是那九鼎終於成型了

九鼎一成,九座九天戰城猛然一震,頓時直接打破了二級巔峰的等級,成為了三極終極戰器。

此時,卡蒙特猛然睜開眼睛:「九鼎已成,九重天還不快快現世」

著他的法訣猛然一變,口誦真言

:「臨」

霎那間,天地陡然一暗

雖然起來,天地的光亮度,並沒有變化,但是所有人心中都自然的知道,天色暗了一暗

那並不是光亮的變化,而是天道的變化。

某種冥冥之中,甚至比天道更要高妙的力量,悄然降臨。

雖然沒有任何異樣,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異樣的巨變就在眼前

法印再變,真言再出:

「兵」

他們所在的九天戰城猛然如同吹氣球一樣膨脹開來

膨脹得很大,甚至將方圓超過一光年之內的所有空間,都包含在其中。

其他九座九天戰城,甚至包括整個九天乾坤玄冥大陣,都毫無人合懸念的被包裹了起來。

就像這九天戰城只不過是一個虛影,而不是實體,所以可以直接穿過其他九座九天戰城和九天乾坤玄冥大陣,而對他們沒有任何影響。

「斗」

這座九天戰城擴展到了極限,然後開始隱入虛空

卡蒙特等人直接暴露在了宇宙虛空之中,被九座九天戰城包圍了起來。

奇異的如同閃電一樣的各種光芒,在虛空之中扭曲、蜿蜒變化,卻都在虛空之中某一點上匯聚起來。

起來,就像那一點放射出了無數光芒一樣。

但事實上,這些光芒是從四面八方憑空出現,匯聚過來,而不是相反。

「者」

光芒匯聚之後,天地間猛然變成白茫茫一片,無盡光海,向四面八防擴散開去

同一時間,那正在隱入虛空的中心九天戰城終於徹底的隱入了虛空之中,然後那人道母鼎卻卓然傲臨天地之間,綿綿不絕的「噹噹當」的鼎聲,向整個天地之中震蕩開去

而其他九天戰城的理念法則所化九鼎,也同樣的發出了頻率相同的「噹噹」聲音來,進行著共鳴。

「皆」

就算是人道母鼎鼎聲彷彿充塞於整個天地之間,可以將一切聲音統統掩蓋下來,卡蒙特口吐真言的聲音,仍然穿透了綿綿不絕的巨大鼎聲,在所有人耳中炸響。

伴隨著這句真言,天地彷彿為之一清一切都彷彿靜了下來。那綿綿不絕的巨大鼎聲雖然還在耳邊敲響,卻彷彿是隔了層什麼一樣,幾乎沒有什麼影響。又彷彿是在無限遠處傳來,雖然宏大,卻不服產震撼之力。

所有人在這一刻,都聽到了自己的心臟在「碰碰」的跳動,聽到了自己的血液在「泊泊」流淌,聽到了自己的呼吸之聲,甚至彷彿聽到了自己的心聲。

他們竟然不知不覺的,被這聲音引導,進入了一種類似於定境的境界之中。但又跟外緣屏絕,完全不知外界一切的定境不同,因為他們可以將周圍的一切,都了解得巨細無遺,

伴隨著這句真言,一座九層寶塔的虛

影,出現在了空間之中。

那人道母鼎就隱身於寶塔之頂,不停的「噹噹」巨響。

「陣」

九鼎同時飛起,排成一個玄妙的陣型,分別的飛入了九層寶塔的其中一層之中。

人道母鼎的聲音猛然擴大上百倍。

因為那聲音已經不僅僅只是人道母鼎在發出,而是整個九層寶塔還有寶塔之中的九鼎加上人道母鼎一起發出

「列」

九座九天戰城陡然環繞著這寶塔盤旋起來,發出了強烈的各種色澤的九種光芒。

就如同九座大燈塔一樣,照亮了整個虛空

與之同時,他們的九位操縱者也同樣散發著和自己操縱的九天戰城相同的光芒,以跟九天戰城相同的頻率和速度,環繞著卡蒙特盤旋起來。

「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