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里,百里流月沐浴更衣,穿好了自帶的紅色裙子,便準備睡覺了。

驀地,水聲自遠處傳來,水花濺了百里流月一身,她皺起眉,赤著腳走了過去。

卻見一個美艷的男子昏迷在地上。

那男子只著單薄的青紗,睫毛如蟬翼一般,身姿高挑,誘惑人心,黑髮微卷,膚色白皙,紅唇妖嬈又魅惑,五官妖媚絕美,若不仔細看還以為是個女人。

百里流月走過去,踢了踢那男子胳膊,男子喘了一口氣,眉間緊緊皺起。面容絕美妖孽又傾城絕世。臉上浮現出潮紅,不正常的潮紅。

百里流月見他不醒,便拿來熱水,一把澆在了男子那美麗的臉上。

男子迷茫的睜開了眼睛,那是一雙青色的眸子,眸中閃過迷茫,最後變得幽深冷絕,猶如無底寒潭,高深莫測。

「你是誰?」男子說話了,聲線優雅而又富有磁性。

百里流月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勾起紅唇:「既然醒了,就給我出去,不要打擾我睡覺。」 男子一雙美麗的桃花眸都眯了起來:「一個小丫頭片子,心腸竟然如此歹毒。」

百里流月狹長的眸慵懶的看著男子,泣血的丹唇輕輕彎起:「我便是冷酷無情之人,你出不出去。」

男子站了起來,一襲青衣,皮膚是久不見陽光的病態白,他的身後,多出了一條尾巴,一條青色的尾巴。

百里流月眯起眸:「狐狸?青狐妖?」

「竟然被你看出來了,我以為你會認為,我是一個魂獸。」男子微微一笑,絕色傾城。

「妖傳於傳說中,在這個世界,怕也不例外。」百里流月撇了他一眼,緩緩走回去,坐到床上。

妖,在南大陸是是個不存在的傳說,魂獸與妖不同,妖是一個神秘且強大的種族,常被世人渲染,據說,他們已然超脫世俗,與神邸一樣強大,卻又代表了邪惡與殺戮。

「不說這個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樓瀾羽,桑桑的哥哥,我已經知道,我弟弟要你幫他拿到水靈戒的事情。」樓瀾羽走了過來,一襲青衣,頸間鎖骨美麗精緻,眸若桃花,墨發齊腰,細長的眉挑起,紅唇輕輕抿著,這樣一個絕美的男子,連世間女子都慚愧。

「所以呢?」百里流月眯著眸,倚靠在床邊,紅裙鋪展開,儼然一副主人的模樣。

「所以,我還要多加一個要求,我要你,取下林譚的一根手指。」樓瀾羽笑得絕美卻致命危險。

「折斷林譚的手指?」百里流月笑出了聲,笑聲蠱惑人心,妖冶絕艷,「全大陸都知道,歸真境是大陸最強巔峰,而我,好像才煉魂境。」

「我相信你,假以時日,你一定能夠幫我辦成這件事。」樓瀾羽笑得絕美,魅惑人心。

「就沖著你的這份相信,我答應你,只要你給我時間。」百里流月勾起紅唇。

「成交。」樓瀾羽笑道。

……

翌日清晨。

樓桑將百里流月所要的消息都給了她。

「上面一共找到了八個陰年陰月陰時陰日出生的孩子的墳墓,還有一個,就在帝都,是一個富豪家的孩子,目前還活著。」樓桑解釋道。

百里流月看著手中的地址,銘記於心,彎起紅唇,道:「既然如此,我便離開了。」

「希望你能將我要的東西拿來。」樓桑冷道。

百里流月回眸,狹長的眸里似笑非笑,聲線蠱惑人心:「一定。」

到了夜裡,百里流月輾轉各處城鎮,在每處墳墓上,繫上紅色的線取出瓶子,收集從每處墳墓傳來的陰氣。

不消一夜,百里流月便趕回了帝都。

這消息中的第九個孩子,是帝都富家金家的小公子,飛揚跋扈,也是個紈絝子弟。

百里流月坐在某處茶館里,紅唇輕輕彎起。

既然沒死,那殺掉就是。

百里流月的眸中變得戾氣殺意,嗜血冷酷,幽深冷魅,她本就為無情之人,前世造的殺孽,也是極重。

身為特工,便必須做到沒有感情,喜愛殺戮,並且瘋狂的殺戮。

鮮血伴她共生,黑暗與她為舞,殺戮是她的救贖。 「喂,你已經滅了輪明長老的神魂,不要繼續為惡了!」

巳月見到那把飛劍,嚇的連忙叫道。

「對、對!

你不能殺我,秩序隊的兩位大人,救我啊!

我發誓,只要你們救我,以後我再也不做壞事了,一切以秩序隊為尊。

你們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絕不食言!」

燕三爺也急忙叫道。

這個傢伙倒也不笨,知道抱著我秩序隊的大腿!

巳月看了一眼燕三爺,心中暗道。

「你求錯人了,如果向本少求饒,說不定本少會稍微心軟一下,讓你多活幾秒鐘。

求他們秩序隊?沒用!」

林天佑淡淡的說完這句話,他手指一揮,懸在半空的飛劍瞬間動了。

直接一劍刺在了燕三爺的心口,讓他眼睛瞪大,難以置信的死去。

到死的那一刻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到底是在什麼地方招惹了這個魔頭。

這個魔頭為什麼要來殺自己?

「小子,你瘋了嗎?

這麼隨意亂殺人,會受到我們秩序隊通緝的!」

巳月一張俏臉變的無比冰寒,她大聲叫道。

在她的眼裡,林天佑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一個以殺為樂趣的瘋子。

這個時候,包間門口,終於衝進來了一群打手。

他們是這個酒樓的護衛。

當他們看到裡面一片狼藉的時候,頓時拿出了武器戒備。

一名首領盯著林天佑,厲聲叫道:

「臭小子,你把燕三爺怎麼樣了?

要是敢動燕三爺一根寒毛,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林天佑冷眼相看,隨意掃去,足有二十多名打手。

「爸爸……哦不對,是主人!」

飛劍懸到林天佑的面前,稚氣的開口道:

「我能不能把這些人殺掉呀?

他們對你不尊敬,我討厭他們!」

這飛劍正是飛劍靈老三,是個最喜歡噬殺的飛劍。

「我也不喜歡他們,動手吧。」

林天佑冷漠開口。

這些人敢威脅他,那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明白!」

飛劍靈老三很開心,又可以用自己的劍去慣穿敵人的身軀了。

他最喜歡這種碾壓滅殺的感覺。

唰!

飛劍靈老三沒有任何猶豫,劍身微微一動,在空中劃出了一個劍影。

而後飛劍如子彈出膛,瞬間就帶走了剛才進來的那群打手的性命。

這過程,連一秒都沒有使用。

恐怖!

極度的恐怖!

外面的圍觀人群被嚇傻了,連後續趕來的打手也不敢繼續衝上前來,嚇的把武器一丟,轉身就逃。

「你!」

巳月指著林天佑,怒道:

「這些人都是無辜的,你是瘋子嗎,為什麼要取他們的性命?」

她簡直不敢相信,就算是冷血的魔神,也沒有林天佑這麼兇殘啊!

這些酒樓的打手,跟林天佑無冤無仇,他為什麼要痛下殺手?

這樣的人,才不是凌宣大人所說的那樣,是個嫉惡如仇的人。

「臭女人,不准你用手指著我的爸……我的主人!」

飛劍靈老三看到巳月竟敢拿手指著林天佑,頓時火冒三丈。

他身上的殺意暴漲,驅使著飛劍,直接斬向了巳月的那條手臂。

「巳月,快收手!」

凌宣大驚,連忙出聲喊道。

「啊?啊!」

巳月前一個『啊』是在發愣,而後一個『啊』則是撕心裂肺的嚎叫。

就見一飆鮮血,從其手臂處飛濺。

巳月的那條纖縴手臂,就這樣被飛劍靈老三刺穿。

一旁的凌宣雙目大睜,林天佑居然連女人也傷?

這太出乎他的意料。

「本少沒斬斷你的手,是看在你心地善良的份上,讓飛劍老三手下留情。

如果以後你再敢隨意用手指著本少,那有什麼後果,你就自己去承擔吧!」

堂堂龍皇鬼神,也敢有人隨意亂指,真是活膩了!

「老三,我的不爽已經發泄完了,咱們走!」

今天晚上,林天佑終於殺痛快了。

這些人都是洪荒世界的壞人,他殺起來也沒有什麼心理壓力。

總之,出了口心中的惡氣,就夠了。

等飛劍靈老三回到林天佑的身邊,少年便要轉身離開。

「站住!」

這時,凌宣忽然拔出自己的長劍,一步擋在了林天佑的面前。

「這把飛劍,可是從綠絕泉底得來的?」

凌宣冷聲問道。

「關你屁事?」

林天佑不屑理會,繼續前行,但凌宣的長劍已經抬起,只要林天佑再往前踏出一步,就會被長劍刺傷。

「你是林天佑,火燒玄冥宮的是你,滅殺秩序隊君無水的也是你,沒錯吧!」

凌宣的長劍已經被蓄積的魂力包裹,將整個包間都照的耀眼奪目。

「哼!」

林天佑嗤笑一聲,「看來你這個矮子倒也有些自知之明,知道本少是誰,了不起。

不過,既然你知道我的名號,就應該也知道,敢用劍對著本少,會是什麼樣的下場吧?」

凌宣面色微微一變,握劍的手稍微抖了一下,但卻沒有收劍,還是擋在林天佑的面前。

可他身後受傷的巳月卻整個人都嚇的頭皮發麻。

「你、你是那個魔頭林天佑?」

她一臉的驚懼,看著林天佑的面容,一種極為荒誕的感覺充斥她的心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