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見這乞丐看著鄭長信點了點頭,坦然笑道:「我鄭長青闊別數十年,回來了。」

鄭長青!此人,就是叛出鐘山寺的空凡!

「大哥!真的是你!」

激動得臉色通紅的鄭長信看著鄭長青,忽然想到了什麼,突然喜極而涕:「大哥,你如今正是年少光景,莫非真的有了仙緣,得逞那傳說大道?」

鄭長青只是點了點頭,卻又搖了搖頭:「道之一物,飄渺無比。為兄修行數十載至今,幾經沉浮,漸漸的,也都看透了。但有一事留存心間,無法看破。真是六根不凈啊。」

此刻與親人久別重逢的鄭長信哪裡管得了那些?立刻站了起來,激動的上前道:「大哥,來來來!闊別數十年,給你介紹介紹我鄭家的後嗣!」

豈料鄭長青一擺手,擋下了他要說的話。只是眼神中忽的一陣猶豫,突然下定了決心似的。

「悠悠千古,凡人一生不過百年。如是我聞,大千世界,七情六慾,榮辱興亡,皆是過眼雲煙,如霧如電,夢幻泡影。但既是如此,為何又要發大宏願,普度天下,得逞極樂?極樂,大自在也。天下蒼生若都得極樂,那極樂何在?若人人皆成佛,那魔何在?無魔無佛,無苦無樂。天下成佛,天下既亡。取死之道也。」

鄭長信一愣,根本聽不懂這個哥哥的喃喃自語。

卻見鄭長青好似頓悟了般,眼神忽的變得清明透亮。彷彿看破天下興衰,成敗榮辱。

「地藏可願地獄成空。既如此,我願成魔,以此化佛!」

「哥,你……」

「今日我來,乃是斬斷糾葛夢幻,成真我本心。」

鄭長青氣質一變,宛若高高在上之神明,洞徹無數奧秘。

他後退一步,作揖叩首,竟是行了大禮。

「小僧化緣一物,但求得六根清凈,明我本心。」

鄭長信愣愣的傻站在原地,周圍的各方名宿高手,卻突然有了一種危險萬分的預感!不自覺的紛紛後退。

「哥,你要什麼?」

「諸位性命。」

話音一落,一枚帶起劇烈破空聲的降魔杵從他腰間遁出。只是一閃即逝,那站在後方的大片高手臉色一變,竟然齊刷刷的被成片腰斬,屍體伴隨著鮮血倒了一地!

「這……」

驚駭絕倫的鄭長信看得如此,尚未反應過來。九環禪杖帶起雷霆萬鈞之力,當頭砸下!

「啊!」

運起全身內力的鄭長信卻如枯葉般被一棒砸飛,轟的一下撞倒了大廳的門,張口吐出滾滾鮮血。再看雙手,卻是廢了。

「哥……鄭長青!」

鄭長信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目空一切的人。那破空的降魔杵帶起一陣陣爆裂聲。整個大廳不管是武林高手,朝中大官。還是九旬老人,幼年小童。舉是在慘叫聲中被降魔杵打成粉碎!

一時間,屍橫片野。本是熱鬧的大廳,被臭氣和鮮血染得如同阿鼻地獄!

「快逃啊!這人大開殺戒啦!」

「怎麼可能!那飛來飛去的,莫非就是傳說中的仙家手段?完了,完了啊!」

「我乃是朝中大官,你別殺我!多少錢我都給!」

「這人也姓鄭,卻是要殺光鄭姓之人?瘋了,瘋了啊!」

可那些在門外感覺危險,拔腿就跑的,卻沒有被鄭長青忘記。

那降魔杵上本是祥瑞般刻著的佛陀和神將,此刻卻被鮮血侵染,平分填了魔氣。

又是帶起破空聲,衝出宅邸,殺向那些逃跑的凡人。

而附近一些完全跟此事無關的屢屢凡人,竟然也被這降魔杵一擊洞穿,不分老幼,全部打成碎肉!

這竟是要將方圓一里內所有人畜,殺個精光!

此時此刻,那原本熱鬧非常的院內,寂靜至極,卻是一副恐怖的慘狀。

踩著布滿濃血的碎肉,聞著空氣中的惡臭,他忽然有些出神。

腦海中,浮現了薛海的樣子。

「原來,踏出人道,就是魔。」

「恩?」

腳邊一灘碎肉中,一個沐浴在血肉之中的嬰兒,卻呼呼大睡。

他微微蹲下身子,偌大的手掌蓋在嬰兒那小巧的頭上。

「鄭長青!」

氣若遊絲的鄭長信滿眼血紅,撕心裂肺的吼道:「這是我的重孫!也是你的晚輩!是我們鄭家最後的骨血啊,你醒醒!」

但是鄭長青置若罔聞,只是眼神中有著一種道不明的神韻和通達:「孩子,世間皆是苦,小僧幫你脫離苦海,往生極樂。」

「不!」

噗!

嬰兒的小頭如同西瓜般爆裂四射開來!

「殺!」

宛若瘋魔的鄭長信在看到這一幕後徹底失去了理智,瘋了一般拖著油盡燈枯的身子,沖向自己的親生兄弟!

可一隻有力的大手,卻死死的扣著他的脖頸,提了上來。

被死死掐著的鄭長信,看著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容,忽然發出一陣慘笑:「你,原來不是鄭長青。」

「不,我是。我是你親生同胞兄弟,鄭長青。」

誰知鄭長信搖了搖頭,眼神中滿是仇恨:「你不是,因為我的哥哥,不會殺自己的家人。」

「哦?」

鄭長青一愣,卻露出一絲笑容:「原來如此,有道理。多謝施主提醒。」

他悟了,露出了解脫的笑容:「如今,小僧就把你,連同你同胞哥哥鄭長青,滅殺與此,送上極樂。」

話音剛落,他手上用力一扭。

咔嚓。

帶著絕望和憤恨的鄭長信,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恩?」

他突然感到臉上有些濕潤。拿手一抹,卻是鮮血。

卻見他那古井不波的雙目,此刻卻流血,宛若落淚一般。

略微一思索,點了點頭道:「血脈之情於我哭訴。卻是迷亂我道,六根不凈。也罷,也罷。」

盤腿而坐於血肉之上,雙手合十。臉上一片慈悲聖潔。

「空凡隕於鐘山寺,

長青枯死鄭家村。

人間苦楚極樂境,

如是神道聽我聞。」

「如是聞,小僧便喚如是聞。只求極樂喚心神。」

「阿彌陀佛……」

轟隆!

好似迎接一位真佛般!

天空頓時密布烏雲!

如是聞盤腿之下,黑煙滾滾,竟是化作十二品黑蓮,托著他緩緩升空!

一股強大的法力自他身上瘋狂攀升,那地上的禪杖無風自起,一把被如是聞抓在手中。

接著,雙眸洞開。

好似第一次看到了這個世界。

苦,苦,苦!

滿眼,儘是苦!

「阿彌陀佛……」

一聲佛號,天地之間竟然響起陣陣念經之聲!

如是聞,得成築基! 其中之一的候補神將離風,心頭大罵林天佑是白痴。

明明都見識過了滅罪神將那恐怖的戰力,為什麼還要出聲挑釁?

在他看來,林天佑完全就是在自尋死路。

之前他們因為分配不均,所以還沒打算對林天佑出手。

可滅罪神將不是善類,得罪了他,除了死,他真想不出來還有第二種活下來的可能。

「龍皇,要用龍皇絕天劍對付那個神將嗎?」

醉酒仙人小聲問道。

他覺得,這個神將會是一個大敵,不能輕視。

「一個雜碎而已,不值得本少用劍!」

林天佑搖頭。

豪門嬌妻,總裁的小女人 一個雜碎?

醉酒仙人聞言,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這樣的實力,在他看來,已經是強到令他神魂顫抖的存在了。

可在龍皇的眼裡,只是雜碎級別的廢物而已。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林天佑這句話,沒有半分掩飾,被所有人都聽在了耳邊。

「糟糕!」

所有的候補神將心頭驚顫。

想要過去勸林天佑道歉。

可他們剛想出聲,卻發現了滅罪神將那滔天的威勢襲壓而來。

一掌能秒殺犀紅濤的神將級強者,已經把目光看了過來。

「小子,本來我沒打算殺你的,但你自己作死,今天就休怪我對你不客氣!」

滅罪神將還沒有開口,站在一邊的陸天原已經冷聲罵道。

他一直都沒有把林天佑放在眼裡。

只將龍皇將成了龍族的一個富二代,或是靠山很頂的一個家族少爺。

這樣的人物,在他們眼裡,連屁都不如。

林天佑眼神淡漠,目光連看都不看陸天原。

「一條走狗還沒有資格跟本少說話!」

陸天原聞言,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其他人都像在看白痴一樣看著林天佑。

他們不知道林天佑是腦子進水了,還是在死要面子。

難道就看不出來這裡站著的人,跟其他神域的強者根本不是同一樣級別的存在。

而且還有一個能直接接觸到天道主宰的神將。

這換成一個稍微有點常識的人,只怕現在早就嚇暈過去了吧?

「滅罪神將!」

陸天原的憤怒到達到極限。

他非常想一掌拍死林天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