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鋒聽到這話,開口問道:「就你們布置的那個陷阱,還需要我們幫忙?」

「陷阱是陷阱,但是你們想過沒有,要是咱們聯合抓住這血海魔君的分身,然後你們帶回大世界……。」庫克慢慢的說道。

在場的十幾人聽著庫克的話,聽到這裡,腦子裡面嗡的一聲,後面庫克說什麼都不知道了。

大世界的修鍊者,混的是什麼是名聲,抓住血海魔君的分身,這是多大的名聲?

半響,冷鋒才聽到庫克的聲音:「你們有什麼想法?」

「不,不好意思,您說的是活捉血海魔君的分身,可是血海魔君手段眾多……。」冷鋒開口說道,不過話沒有說完就被庫克打斷了。

庫克打斷冷鋒的話,開口說道:「你們難道沒有聽道嗎,不但有你們,還有道門的人,我還有三昧靈火,以及各種陷阱。」

「你的意思是作假?」青竹驚訝的看著庫克。

「呵呵,怎麼叫作假呢,對於魔門的傢伙,我們當然想要了解更多,防止以後遇到,找不到弱點不是?」庫克呵呵一笑,睜開眼睛說瞎話。

冷鋒當然知道庫克說的是瞎話,不然那些魔門定位的法器是怎麼來的,難道是魔門的傢伙送上來的。

冷鋒等人互相看了看,都從各自眼中看到了兩個字,同意。

開玩笑,魔門的魔君,這樣級別的分身,在大世界,一般人碰都不敢碰,一碰就死。

但是在這小世界,大家都看到了諸神議會的實力,瞬間秒殺數十個魔門弟子,這樣的陷阱已經不能用變態來形容了。

「而且道門已經有二十多個門派同意了,準備……。」庫克笑眯眯的繼續說道。

「干,我們干。」冷鋒聽到這裡,那裡還有不同意的,尼瑪不同意,到時候出風頭的就是道門的牛鼻子了,仙門的就一點事情都沒有了。

「那好,你們可以隨意的走動了。」庫克聽到這話,心裡十分高興了,因為道門其實還在考慮。

道門的也知道要是這一次與庫克聯手之後,雖然道門得到了名聲,但是呢,得罪一個魔君,有些不划算,而且魔君報復起來,也是很令人頭疼的事情。

冷鋒等人看著庫克走了之後,青竹開口問道:「咱們這樣做,是不是有些?」

「怕什麼,道門的傢伙都要做了,咱們不做,到時候道門的那些傢伙出風頭,咱們仙門的一點事情都沒有,這怎麼可能。」冷鋒冷聲說道。

「就是,不過血海魔君可不是好招惹的,而且這庫克明顯動機不純。」梅蕊接著說道。

冷鋒嘆息一聲:「我又何嘗不知道這庫克的盤算,這次事情之後,咱們仙門與道門不但與這諸神議會站在一起,更是得罪了血海魔君,而且佛門,還有神教估計也十分不滿意,但是我們不做,有人來做,我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道門的勢力再次擴大。」

「這庫克不簡單啊。」青竹聽完之後,也是搖搖頭說道。

冷鋒點點頭:「能夠統治數百上千億人口,腦子肯定不簡單的,不過我就好奇,這小世界的人是怎麼修鍊出神念的?」

「等等吧。」梅蕊心裡嘆息一聲,在沒有達成協議之前,肯定是不會告訴在自己等人的。

這十幾人就算自由了,天空之城的龐大,讓這十幾個仙門的人很是震驚,數千公里的懸浮的城市,這即使是在大世界,那也是屈指可數的幾個超級門派才能有的。

更別說來往的人流了,諸神山,諸神議會,還有市場,這些仙門的第一次看到這麼熱鬧的場景,在大世界,一般的坊市是沒有這麼大的,只有一些超級門派,才會有超級的坊市,一般的坊市都是某個大型門派建立的,供大門派內部或者附屬的,或者友好的門派使用,至於說那些散修建立的坊市,一般門派是不會去的,那裡面龍蛇混雜,各種人都有。

「松濤道友,仙門的人可是答應了與我一起活捉血海魔君的分身,你們全真門要是不願意,我也不強求。」庫克接下來找到了松濤,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ps:最近感冒,頸椎有點痛,晚上失眠,更新不穩定,大家包涵一下,謝謝各位。 前些天家裡還在催他成家,安排了好幾個門當戶對的小姐去容家的鋪子里買胭脂水粉,問他看中了哪一個?

容修被催逼的沒辦法,吐出一句:「我有看中的人了,只是她還小,等過兩年她及笄了再說。」

家裡人再問,他死活不鬆口,父母還以為是他的推脫之詞。

這事不知怎的就傳到了姐姐容月耳朵里,容月還在坐月子,一番推心置腹后,問他看中的女孩子到底是誰?

他見瞞不住了,索性和盤托出,「就是上次給你接生的小醫仙,但她看著年紀尚小,身量也不足,我想再等等看。」

容月沉吟片刻:「你說她住在少帥府,是少帥府里的家庭大夫,想必家境並不怎麼樣,但那孩子天資聰穎,小小年紀就醫術驚人,看著沉穩大氣,等她長大些,定是個不可多得的好主母。」

容月溫婉一笑,伸手點著容修的額頭道:「娶回來正好管管你這毛毛躁躁的性子,既然你看中了,還是早點定下來比較妥當,免得夜長夢多。

爹娘那一輩的人雖然喜歡看家世,但兩位老人都還算明理,不會不同意。

等我出了月子,就上少帥府幫你求親,早日將這門親事定下來,只待她及笄了,就可以操辦婚事了。」

如今突然聽說她早已經及笄了,芳齡十六了,容修心裡瞬間就樂開了花。

只待姐姐出了月子,帶著父母一起去少帥府提親便可,時間再倉促一些,年底就可以將人娶回家了。

憑著少帥府和容家的交情,求娶少帥府的家庭大夫,少帥一定會順水推舟,將人嫁給他吧,容修美滋滋的想。

雖然沒見過她的真面目,但長著這麼美一雙眼眸的女孩子應該不會丑到哪裡去。

容修盯著楚雲瑤戴著帕子的側臉,眸光升溫,脈脈含情,就好似看著自己剛進門的媳婦兒。

楚雲瑤專註著病人的脈象,對周圍的一切毫無察覺。

良久,她才鬆開手,又看了看男人的眼睛和舌苔,「這病拖了大半年了吧?明明是內熱導致的發燒,被庸醫錯誤診斷成感冒受涼。

不僅耽擱了治療時間,還加重了癥狀,引出了併發症。」

章伯連連點頭:「是,是,這病是去年冬天發的,大夫都說是受涼,邪風侵體,吃了一個多月的葯都不見好轉,反而越發加重了。

小醫仙,現在拖到這個地步,還能治嗎?」

楚雲瑤輕點了一下頭:「能治,再拖一個月,拖成肺癆就麻煩了,現在還好,只是肺熱,我開幾味葯,煎服下去,一個禮拜就能好起來。」

溫庭筠聽聞,正要感謝楚雲瑤,卻見楚雲瑤一把掀開了他搭在身上的被子。

他只穿了白色的中衣中褲,本著男女授受不親的原則,本能的想要躲閃,卻發現自己的雙腿壓根就不聽使喚。

溫庭筠大驚失色,「小醫仙,你這是幹什麼?」

「看看你的腿,醫者眼裡無性別,你別太過緊張。」楚雲瑤表情淡定,毫無波瀾,絲毫看不到女孩子應有的羞赧。

她柔軟纖細的手指按住他冰涼涼的腳踝處,一寸寸的往上移動,不停問他:「有感覺嗎?」

溫庭筠搖頭:「沒有。」

楚雲瑤面色一點點凝重起來,手指最終停留在他的膝蓋處,命容修將他扶著坐起來,雙腿垂落…… 松濤道人聽到這話,一愣,另外一個道人開口問道:「仙門的人妥協了?」

「呵呵,他們打算與我合作,也準備建立山門,具體的還在協商之中。」庫克笑呵呵的說道,其實這是根本沒有影子的事情,冷鋒等人還沒有回去稟報,掌門沒有同意,誰敢表態,但是這並不妨礙庫克這樣說。

松濤點點頭:「這一點我早就預料到了,這些仙門的傢伙肯定不會放棄這個出名的機會。」

「那麼你們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呢?」庫克則繼續問道。

「答應,不過庫克議長,到時候抓住血海魔君的分身,得交給我們。」松濤道人想得到更多,雖然說仙門的一起抓住血海魔君,但是呢,這血海魔君最後是要送往大世界的,那麼在那個門派,那麼那個門派的名聲肯定就會暴漲的。

庫克笑眯眯的說道:「松濤道友,其實你這想錯了,你想過沒有,這血海魔君會不會暴怒,然後牽涉到你們?」

「這個……。」松濤道人心裡咯噔一下,的確,這樣會冒險很多。

看到松濤道人沉吟,庫克開口說道:「我建議呢,你們回去與掌門商議一下,畢竟這是大事。」

松濤道人等人聽到庫克這個建議不住的點頭,然後紛紛的回大世界稟報去了,說實在的,這些大世界的門派在這一段時間,在開啟小世界上面,耗費的資源比較多。

仙門這邊,冷鋒等人又見到了庫克,庫克對冷鋒等人說道:「你們還是趕緊回去稟報一下掌門,道門的人想要把血海魔君帶回門派,不過呢,我考慮了一下,你們仙門才是真正殺魔門的傢伙,所以沒有同意,要是在抓住血海魔君之前,諸神議會沒有與你們建立合作關係,那麼這血海魔君就不可能交給你們。」

「什麼,這些臭道士。」梅蕊聽到這話,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要知道仙門在大世界,那一直是抵抗魔門的最前沿,要是血海魔君的分身被道門得到了,那對於仙門的名聲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有人說名聲有那麼重要嗎?

當然有。

這些門派收徒的時候,靠的是什麼,當然是名聲,名聲越大的,收徒的時候來的人越多,來的人越多那麼可選擇的餘地是不是越多,並且名聲越大,代表的實力越強,就像你買東西一樣,為什麼喜歡買大品牌,大品牌有實力,有名聲。

所以呢,名聲在大世界是非常重要的東西,其中仙,道,佛之間的競爭格外的激烈。

看到冷鋒等人急匆匆的回自己的駐地,庫克愉快的吹了一個口哨,不得不說,庫克這一番動作,讓兩方的人陷入了一個競爭的關係。

仙門,道門的人知道庫克這個用意嗎?

肯定知道,都不是傻子,但是呢,這兩方只有接受,因為兩方本來就是競爭關係,在大世界裡面,門派與門派,教派與教派,乃至於門派內部,都是有著很激烈的競爭關係的。

全真門等十幾個大型的道教門派的掌門齊聚在一起,為什麼,當然就是因為小世界的事情。

「還別說,這小世界的那個諸神議會的領頭的,還真有辦法,我們全真門收了數百個弟子,天賦都還不錯,都是大家族的弟子,已經修鍊出神念了,這些人裡面,有一半年齡已經超過小世界的一千歲了,可以說心境修為十分強大,現在正在學習一些基礎知識。」全真門掌門隨意的坐著,在這裡,大家都是平等的,就沒有必要擺什麼資格,架子。

「呵呵,我們也收了十幾個。」另外一個掌門也是嘿嘿一笑。

「好了,這次血海魔君的事情,你們有什麼看法?」一個女性掌門聽到這嘿嘿的聲音,沒好氣的問道。

全真門掌門摸了摸下巴:「我覺得咱們參與可以,但是沒有必要惹血海魔君這條瘋狗,而且魔君的分身那裡有那麼容易被抓住的,即使是抓住了,也應該讓那些瘋子。」

「我倒是不覺得,血海魔君的分身,肯定是用天才地寶煉製出來的。」有人反對的說道。

「但是血海魔君畢竟是魔君,咱們這邊倒不是怕,而是被血海魔君糾纏,很是麻煩。」另外一個掌門搖搖頭說道。

一個老頭搖搖頭說道:「怕什麼,我么道門也不是沒有道君的。」

「還是算了,魔門,仙門都是瘋子,我們要是要血海魔君分身,血海魔君我們倒是不怕,但是仙門的傢伙肯定不滿意我們的,還是讓仙魔兩家去斗吧。」全真派掌門又開口了。

其餘人都點點頭,顯然認同了全真門掌門的話,魔門倒是不怕,但是同時得罪仙魔兩大勢力,還是要掂量一下。

全真門掌門看到大家點頭,繼續問道:「那麼對於這小世界的事情,大家有什麼想法?」

「我覺得還得再看看。」有人開口說道。

「但是仙門也許就不是看看了,另外我聽說佛門也想與小世界的人和解,佛門被抓了上萬的弟子,數百個門派都牽涉其中。」另外一個道門掌門開口說道。

其餘人互相看了看,都沒有說什麼,一個女性掌門開口說道:「我們還不確定這些小世界的人心境修鍊,還有元氣修鍊方面有沒有什麼問題,現在過早的決定,以後會對我們道門的名聲有影響。」

這話說的委婉,其實意思就是萬一小世界的人沒有什麼用處,以後不聞不問的話,聲譽不好。

另外一人搖搖頭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小世界對於後輩的修鍊是十分重要的,既然在小世界有保障,那麼我們就沒有必要建立洞天福地,相比建立洞天福地的消耗,我還是情願選擇與這小世界的諸神議會合作,而且更別說這個庫克議長,還有三昧真火的靈火,一旦這庫克議長能夠煉製法器……。」

後面的話就沒有說了,三昧真火煉製的法器,是一個什麼樣的需求,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三昧真火煉製的法器,對於初階修鍊者來說,有著無可代替的輔助作用。

三昧真火的屬性是定,堅定信念,大家都知道,小時候學習,都不是那麼專心的,修鍊的初始階段也是,修鍊並不是一帆風順的,有時候遇到瓶頸,就會有其他想法,或者做一些出格的事情,這對以後的修鍊是極其不利的,有了三昧靈火煉製的法器,那麼就排除了干擾,修鍊進度會加快不少,而初階的修鍊者又是在起步階段。

在大世界,一步領先,那麼步步就會領先,因為資源都是朝前面的一批人傾斜的,不管是那個門派,不可能說放著第一名不提供大量資源,為會你這個第二名提供資源,哪怕這第二名有強大的背景,也不可能多過第一名。

「沒有那麼快吧,自學能夠煉製法器,這天賦……。」有人搖搖頭。

「小世界第一人,不一定啊。」還有人補充了一句。

最終與庫克合作的道門還是沒有通過支持庫克的決定,並且在血海魔君方面,做出讓步,當然也制定了一系列的計劃,比如庫克能夠煉製法器,那麼道門就會全力支持庫克,是的,就是庫克,因為在小世界,庫克是第一人。

這一點從小世界收集的情報就知道,並且庫克的天賦依然是很好的。

仙門內部還在爭吵,主要是庫克殺了七劍門的人,意劍門等門派倒是無所謂,不過大家也在密切收集血海魔君的消息。

而庫克在極光位面溜達一圈,極光位面的發展很快,有著磁懸浮飛船這種高級武器存在,世紀城的擴張是極為迅速的,更別說還有數十萬超能力者組建的軍隊了。

然後是其他魔紋協會什麼的,當然神器裝備這個摟錢的東西,庫克是不會放棄的。

不過在煉製法器方面,庫克則陷入了停頓之中,為什麼呢?

按照大世界煉製法器的步驟,離不開真元的輔助,真元就是大世界人身體內與神力一樣的東西,是能量。

大世界的法器煉製,還有陰陽調和,五行等各種知識,這些文字單個的庫克認識,但是連接在一起,庫克就懵逼了。

並且煉製法器的時候,火焰也很關鍵,並不是說用靈火直接煉製,靈火呢,只是起到一個最後淬火的作用。

當然就像給凈空煉製的念珠,這種淬火極為簡單,但是效用也最低,發揮不出多大作用,只能說有一定的作用。

「煉製一個念珠,居然就需要三千多個手印,還需要在很短的時間完成,這都不是個事情,但是沒有真元,這手印就沒有作用啊。」庫克腦袋都抓破了,但是還是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

這是一個死結,有人所,庫克就不知道另闢蹊徑?

另闢蹊徑,說的很簡單,但是呢,沒有足夠的知識儲備,貿然的另闢蹊徑,那麼結果就是走火入魔。

「真元,真元,要不用靈石修鍊?」庫克仔細琢磨,有些拿不定主意。 環視一圈,楚雲瑤拿起擱在桌上的擀麵杖,用力敲打在他的膝蓋處,問:「痛嗎?」

章伯衝過去,死死的抱住溫庭筠的雙腿,不忿道:「小醫仙,你治病就治病,他雖然雙腿沒有知覺,可你也不能下這麼狠的手呀。」

楚雲瑤解釋道:「老人家,你讓開一點,我正在給他治病呢。」

章伯盯著楚雲瑤手裡的擀麵杖,擋在溫庭筠面前:「你莫不是要打斷他的腿吧。」

溫庭筠推開老人家:「章伯,她在試探我膝蓋的知覺,確實在診斷我的病情,您先讓開,看看小醫仙怎麼說。」

抬眸看向站在面前的女孩子,溫潤開口:「有點痛。」

楚雲瑤按了按他修長的腿:「癱瘓時間過長,但肌肉並未完全萎縮,我剛才敲你的膝蓋處,這裡有痛感,你的腿很輕微的顫動了一下,證明神經並未壞死。

看來是血流不暢,經脈淤堵所致。」

「如此說來,能醫治好?」

好似在黑夜中久待之人,看到了一絲光亮,溫庭筠差點喜極而泣。

「能,但要等你的肺熱完全好了之後,我用金針刺穴,疏通你腿上的經絡,再配以藥物浸泡,外敷內服,不出兩個月,就能重新站立起來。

後期配合按摩治療和體力訓練,不出半年,就能如正常人一般行走跑跳。」

楚雲瑤接過章伯遞過來的紙筆,寫下治療肺熱的方子:「按照這個去抓藥,一個禮拜后,我再過來。」

說完,楚雲瑤徑直往外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