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走吧。」澤井綠身為京都大學的學生,這樣的要求對她來說,實在太輕鬆了。

「請等一下。」兩人準備加快速度離開時,身後,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李學浩聽得眉頭輕皺,儘管沒有看來人,但他已經聽出,是金紫苑的聲音,她怎麼追上來了?

「有什麼事嗎?」李學浩轉過頭去。

金紫苑跑到近前,可能剛剛跑了一段不小的距離,顯得有些氣喘,豐滿的胸前起伏不定:「剛剛是我失禮了,對不起,我是來道歉的。」

「你是文學部的金紫苑吧。」一旁的澤井綠突然上前一步,與某人離得更近了些,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金紫苑微微一笑,似乎完全沒有感受到她的敵意:「是的,澤井同學。」

「我們現在要回京大,沒有什麼事,你先走吧。」澤井綠淡淡地開口道。

「這麼巧嗎?我也正好要回京大。」金紫苑像是沒有聽出她話語中的逐客之意,笑著說道。

澤井綠皺了皺眉頭,忽然覺得眼前這個女人比起剛剛說謊罵她的女人還要可惡,但面對對方的笑臉,她也無法惡言相向。

李學浩倒沒有忘記這次出來的目的:「金小姐,你的祖父希望你去醫院看望他……」

「沒有關係,我已經打過電話給祖父了,真中君,沒想到你真的能找到我,可以告訴我,你是怎麼辦到的嗎?」金紫苑展顏一笑,嬰兒肥的臉龐兩側出現了兩個深深的救我,本來漂亮的臉龐更加可愛了。

李學浩聽她能叫出自己的姓氏以及連他出來找她的事都知道,估計她已經從她祖父那裡得知了所有事,這時候就不能再勉強她去醫院了。

反正他已經找到了她,並且通過她跟她祖父的對話,算是間接完成了他的承諾,那麼現在她去與不去也就無所謂了。

有了金紫苑的加入,氣氛顯得有些沉悶,李學浩和澤井綠剛剛達成的那種輕鬆的氛圍也被破壞殆盡。

澤井綠面無表情,唯有在沒人看到的時候,她才雙眼凌厲,時不時地射向一旁毫無自覺的金紫苑。

「有件事我很好奇呢,澤井同學和真中君早就認識的嗎?」眼見京都大學在望,金紫苑忽然開口問道,她也確實表現出好奇的樣子,看上去沒有一點機心。

「當然,浩二和我正在交往中。」澤井綠面不改色,說出的話卻讓人大吃一驚。

不止金紫苑吃驚,李學浩也在心中嘀咕,澤井綠這麼說的用意,他還真的猜不出來,當然,他也不會去揭穿她,那樣無疑會讓澤井綠顯得難堪。

「真的想不到,真中君和澤井同學正在交往,難怪在咖啡館里會幫澤井同學了。」金紫苑回過神來,恍然大悟地說道,「不過,你們兩個人的年齡……好像有些差距呢。」一個高中生,一個女大生,年齡自己有差距。

澤井綠只覺得這個女人的說話方式讓她作嘔,冷冷地說道:「只要彼此相愛,與年齡無關。」

「說的也是呢,真羨慕你們,可以找到彼此的真愛。」金紫苑笑著說道,一副羨慕的表情。

澤井綠冷哼一聲,臉上完全沒有笑意,她不清楚這個叫金紫苑的女人為什麼還不離開,難道沒有看出來,她很討厭她嗎?

「咦,前面那個……好像是柚木老師。」金紫苑突然指著迎面而來的一個女人說道。

聽到「柚木老師」這個人名,澤井綠面色一僵,傳聞中,自己可是搶了對方的男朋友,現在碰到,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

李學浩也看到了柚木早妃,三十開外的年紀,化著精緻的妝容,確實有幾分姿色,一頭棕紅色的頭髮,燙著略帶彎曲的波浪線,顯得很成熟。

因為金紫苑的驚呼,柚木早妃也發現了這邊的三人,尤其是看到澤井綠,面色更是猛地一變:「澤—井—綠—」一字一頓,咬牙切齒的聲音帶著痛恨的語氣。

「柚木老師。」雙方走近了,澤井綠臉色早已平靜下來,恭謹地問候道。

「哼哼!」柚木早妃冷笑兩聲,或許因為還有旁人在場,她身為學校的老師,不方便說什麼狠話,惡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後,一臉恨意地走了。

李學浩就在旁邊,不過不知道她是不是太過專註澤井綠了,還是沒有把他認出來,或者認為和澤井綠在一起的都不是好人,懶得看上一眼,就這麼從身邊走了過去。 第613章異曲同工之妙

「可是有幾點個人不敢苟同之處。

第一,體驗感太差了,蕭醫師入修復艙之前本就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壓力,你還讓他在裡面隱忍掙扎;

第二,請威爾多博士回憶一下您最初說的真的是一勞永逸四字,正因為這四字讓我體會到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而恰巧,蕭醫師全身癥狀中最嚴重也最刻不容緩的就是重度吸煙肺,可你標榜自豪的一勞永逸修復液居然只從重度修復到了中度而已;

第三,且不說這台修復艙有多昂貴,我想光這些修復液就是個天文數字,那麼試問這樣的儀器,這樣的修復液又有多少人能夠用得起?

第四,還是回歸我最初提到過的一個問題,不環保。」

蘇蔓振振有詞地列舉了一二三四齣來,也不管邊上威爾多青白交錯的臉色,拿起一個杯子,順手加了一點剛才舟牧博士用於演示的藥材,然後拿「水壺」倒了一杯靈泉水出來遞給蕭楚恆:「蕭醫師,您喝喝看。」

蕭楚恆微微一怔,他看著蘇蔓從邊上隨手拿了一點藥材加到杯子里的,帶著質疑更帶著反擊燁仁星球囂張的期盼,他仰頭將那杯水喝了下去。

「蕭醫師,您再躺掃描艙試試。」蘇蔓笑臉盈盈地說道。

蕭楚恆點頭再次躺進掃描艙,不一會兒掃描的診斷再次出來了——【一、無偏頭痛;二、無近視;三、無過敏性鼻炎;四、切除過舌骨囊腫;五、肺部清盈;六、男(幸)功能良好;七、肌膚狀態滿分;八、身體健康。】

蘇蔓淡淡一笑:「為保持現在的身體狀態,友情建議蕭醫師不吸煙,少熬夜,多鍛煉哦。」

「好的好的好的。」蕭楚恆笑搓著手,說不出的激動。

雖然從修復艙出來的那一刻他感受到過一絲輕盈,但此刻不光有輕盈的感覺,甚至感覺全身能量爆棚,彷彿回到了青蔥歲月。

看著蘇蔓輕輕鬆鬆用一杯藥水就搞定了吸煙肺難題,瀚宸星一眾又驚又喜,可威爾多等人臉上卻再也掛不住了。

關鍵蘇蔓的扎心還在繼續:「醫者仁心,可這心啊千萬不能黑,我們不忘初心,永葆誠心。」

「說的好,說的對。」舟牧邊鼓掌邊走上前來,也不顧威爾多的豬肝臉色,「蘇蔓,剛才你是用我提煉的藥材吧。」

蘇蔓點頭。

「你說,我將提煉好的藥材加入到溫水中,會不會起到跟他們修復液一樣的效果?」舟牧有些激動地問道。

蘇蔓鳳眉稍稍一蹙,然後回到自己座位,拿紙筆寫上一段話交給舟牧:「舟老,這是我聽您剛才分享時得到的一點靈感啟發,希望對您有幫助。」

舟牧輕輕展開,原本擰巴的眉宇漸漸松展,接著如茅塞頓開般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蘇蔓!

蘇蔓微微頷首:「相信在舟老的完善下,能製作出屬於我們瀚宸星的修復液,而且還是因人而異、因病而異,如泡澡般享受的價廉物美修復液。」

剛才蕭楚恆之所以能夠瞬間修復的根本原因還是在於靈泉水,所以她沒當場應下舟牧的話,只不過舟牧提煉藥材的方法與煉丹有異曲同工之妙,所以,稍稍點撥一下讓舟牧的藥材提取更加價值化。

「對對對對對對對!」舟牧已經記不清自己說了多少個對。

這時,9人組中的其中一人,來自浦頌星球的道格撒博士趁大夥不備將一顆拳頭大小的藥丸扔到了剛才蕭楚恆浸泡過的修復液里。

(本章完) 「鳳凰,鳳凰,你能聽到么?」紫年呼喚著。

戒指只是閃動著暗淡的光澤,猶如落月的生命力,即便是續命龍精,也只能維持一段不可預知的時間。

戒指連微微的顫動都沒有。

如果能聽到,鳳凰一定會做回應的。

紫年又嘗試了很多種方法,把戒指狠狠的摔在地上,想讓裡面的世界山搖地動,喚醒它們。

用召喚力對他們咆哮,如果能聽到,紅鳳凰早就出來頂嘴了。

一切都徒勞無功。

紫年坐下來打坐一會,戒指放在旁邊。

這不是尋常之物,必然不能用尋常方法來對付。

心靜了,思路也寬了起來。

一枚被封閉的戒指,怎麼能打開呢。

紫年現在有點後悔自己沒多看看書了,慕橋風家那麼多藏書,自己當時懶得翻,說不定某一本中就有打開封閉戒指的方法呢。

旁邊的水龍和白象也都是束手無策。

「書到用時方恨少。」白象想了想,應時的來了這麼一句。

「我之前搜索氣味時,發現藍家有個有一座藏書閣,裡面有不少古書古卷。」水龍想了想,他這話的價值比白象的大多了。

同時也暴露了自己剛才出去的時候,順便去藏書閣逛了逛,目的當然是為自己尋找出路了。紫年看出水龍隱藏的謎底,但沒有點破。

大智若愚,難得糊塗,才是聰明人的最高境界。

紫年離開了戒指和房子。

天色已經微微亮了。

藍家的丫鬟們都起得早,洒水,掃院子,手是落月,擦窗戶,修建花枝,各司其職。

紫年按照水龍說的方向,很快找到了藏書閣。

古香古色的閣樓,門口的兩根大立柱看樣子已經有幾千年的歷史了,古樸中沉澱著滄桑,上面的雕花紋飾都不是今年流行的。

也許是木香冉冉在晨風中迎面而來,也許是事情想明白了悲慟化為力量,看到它,紫年忽然覺得心緒平靜了不少。

原來心坍塌的地方正是強大起來的地方,而且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強大。

藏書閣大門緊閉。

也有兩個小廝在打掃院落。

紫年輕輕一推門,裡面恢宏寬敞,燈火通明,豁然開朗。

這裡已經有不少人或站著或坐著安靜的看書了!

有的人神清氣爽,早上剛剛來的;有的人黑眼圈點綴,在這過了通宵。

藏書閣裡面有三層,一層比一層人少,大部分人潮湧在第一層,孜孜不倦的找到了書中的金鑲玉。

「兄台你好,藍家的藏書閣果然名不虛傳哪,每天求知若渴前來拜謁的人真不少。」一個人也是剛進來不久的,看著紫年錯愕的眼神,前來搭訕。

「慕名而來,的確令人大開眼界。這裡真的什麼書都有么?」紫年問。

「的確是什麼等級的書都有,不過究竟能不能看到就要看個人的本事了。祝你好運。」那人說完,走向旁邊狹長的書架,手掌按在書架始端的木板上,那裡有一個凹下去的掌印,閃了閃光,這人就進去了。

。 「澤井同學,真中君,那麼我就先告辭了。」回到京都大學,金紫苑也沒有了繼續跟著的借口,大大方方地離開了。

澤井綠看著她的背影,尤其是對方那在她看來極為做作的走路姿勢,好像特意要把不知廉恥的屁股扭得非常明顯:「浩二,你怎麼認識她的?」

李學浩便把自己出來找她的原因解釋了一遍。

澤井綠輕哼了一聲,像是在告誡又似乎在勸解道:「這樣的女人,最好離她遠一點。」

李學浩聽出了她話中微微的酸意,詫異地看了她一眼。

澤井綠臉上一紅,但很快恢復正常:「走吧,我先帶你去劍道社。」

「劍道社?」李學浩一怔,他可是來參觀京都大學的,去劍道社幹什麼?

「嗯,我是劍道社的副部長。」澤井綠點了點頭,不容分說,當先在前面帶路。

「副部長嗎?」李學浩有些疑惑,以澤井綠的實力,加上又有陰陽師的加成,只能屈居在部長之下?那麼部長的實力該有多強。

「因為劍道社沒有部長,部長在一年前已經卒業了。」澤井綠解釋道。

「為什麼不重新選一個部長?」李學浩更加好奇,一般如果社團的部長畢業了,總會有繼任者的吧,而都已經畢業一年了,還沒有選出一個部長,這根本於理不合。就算劍道社內部不選,學校也會幹涉讓他們選出一個部長來的吧。

但一年了都還沒有部長,那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原先那個畢業的劍道社部長仍有很強大的影響力,所以學校也無法強行干涉劍道社內部事務。

「因為沒有一個合適的人當部長。」澤井綠解釋得很直接,忽然意有所指地說道,「如果浩二考入京都大學,我想會是部長的不二人選。」

「……」李學浩假裝聽不出來她話中的暗示,要知道,他的目標一直是東大,從沒有改變過。

跟著澤井綠,來到了京都大學的劍道社。

今天因為是周末,劍道社裡沒有什麼人,大學生的時間要相對寬裕一些,不像高中生那麼受束縛。

雙休日對於懶人來說,無疑是賴床的最好時間,參加社團活動的人就更加少了。

京都大學的劍道社比起櫻野高中的劍道社要高大奢侈得多,光面積就有四五倍那麼大,而且設施和器具更加齊全。

李學浩不清楚澤井綠帶他來劍道社的目的,但想來也不會無的放矢。

「部長,你回來了。」雖說劍道社沒有什麼人,但還是有小貓兩三隻的,迎上前來的是一個身材矮小的男生,可能只有一米六左右,且身體瘦弱,看上去比起正常的普通人還要「嬌小」一些。

「佐佐木,你沒有回去嗎?」澤井綠見到這個身材「嬌小」的男生並沒有表示出意外,似乎已經習慣了他雙休日都出現在劍道社的活動室里。

「是的呢,部長,我還要再把這裡打掃一遍。」 娛樂圈最后一個天王 被稱作「佐佐木」的男生手裡提著一桶水,指了指已經被打掃得光可鑒人的地板。

「不要太辛苦了。」澤井綠勸了一句,又對身後的某人道,「浩二,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馬上出來。」

「嗯。」李學浩輕輕點了點頭。

佐佐木似乎現在才發現他的存在,一臉吃驚地看向準備離開的部長大人:「部長,他是?」

「我正在交往的戀人。」澤井綠淡淡地說了一句,絲毫不管這句話會造成什麼影響,前往劍道社內部。

「噗通」一聲,佐佐木的水桶掉到了地上,濺起一大片水花,將剛剛才拖乾淨的地板再次弄濕。不過他整個人卻沒有什麼反應,似乎已經被這個驚人的消息給嚇傻了。

直到過了好一陣,他才清醒過來,手忙腳亂地打掃起周圍的狼藉。

等到收拾妥當,他重重地鬆了一口氣,不過瞥見旁邊副部長的戀人時,他又緊張起來,又是鞠躬,又是道歉:「對不起,實在是太失禮了。」

「沒有關係,你叫佐佐木?」李學浩對於這個少年也有些好奇,看得出來,他外表雖然瘦弱,但體內的氣血卻不弱,足足有常人的兩三倍之多,以這樣的實力,在劍道社裡足以站穩腳跟了。然而看他一副謹慎甚微的態度,似乎對自身的實力沒有一點了解。這無關於實力,而是跟自身性情有關。

「是的,鄙人是佐佐木一郎,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佐佐木鄭重地鞠了一躬。

這讓李學浩不由想起了他認識的另一個同樣膽小自卑的人,橫寺真一郎,不過橫寺真一郎是真的「廢物」,跟小學生打架都打不贏的傢伙,實在丟了一個高中生的臉。

「你好,我是真中浩二。」李學浩也做了自我介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