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禁空』咒術,太過強大!我們恐怕只能夠正面擊殺這老匹夫了!」黑袍男子走了過來,對葉宇緩緩說道,語氣中,帶著一份凝重。

葉宇自然知道,這黑袍下的人,就是大晉國的當代皇主,他微微感應下,這皇主,竟然有著聖人中大聖的修為,怪不得剛才一直隱藏虛空,連老者這種專修精神和神念的大咒術師都沒有感應到他的存在。

「我剛才一劍中,蘊藏了一種毀滅的劍意,已經擊穿了這老匹夫的精神世界,只要我們拖住一段時間,他會自己力量耗盡,直接暴斃!」黑袍男子說著,語氣中,也帶著一份狠辣。

「十倍的力量,他現在恐怕能夠媲美一尊准帝,甚至是半步大帝強者了!」

葉宇點點頭,隨即陡然看向那渾身放射萬丈神光的老者,眼神深處,閃過一絲火熱,因為,只要自己吞噬了這老者,那就意味著自己將得到那太古聖術「剎那輝煌」,而自己的魔獄煉神體,能夠推演任何功法和神通,說不定,自己得到了這老者殘缺的「剎那輝煌」,直接推演出了這太古聖術的完整版!

要知道,葉宇的戰力本來就很恐怖了,可以橫掃擊殺任何同等級修行者,力戰比自己更加強大層次的強者,要是再得到了這西方的太古聖術「剎那輝煌」,一旦使用,那該能夠爆發和釋放出怎樣的恐怖戰力?!

十倍,百倍,千倍,甚至是萬倍?!

葉宇心中一定,他知道,這老者的太古聖術,一定要吞噬掠奪過來,成為自己的東西,到時候,就算天子是天宮境界中的千古巨頭,甚至是萬古巨頭,那又如何?!自己只要踏入天宮境界,再運轉這太古聖術,戰力成倍疊加,甚至能屠殺仙人?!

一念至此,葉宇目光凶芒一閃,看向來到自己身旁的黑袍男子,也就是大晉國的皇主,冷聲道:「這老者身上的一切,包括他的屍體,在死亡后,我全部要!」

「當然!這是我們早就談過的條件!我只要這老匹夫死,其餘的,他身上的財富,你認為我會感興趣?」黑袍男子說著,語氣中帶著一份人皇的傲氣。

也對,這黑袍男子,掌控的可是整個大晉國,東方大地上最為強大的十三古國之一,自然是權傾天下,什麼寶物和財富得不到?

不過,聽到黑袍男子這麼說,葉宇卻是心中暗暗一笑,要是這大晉國的皇主知道自己能夠得到這老者身上的太古聖術「剎那輝煌」,恐怕沒有心情再這麼「傲氣」地說自己什麼都不感興趣吧?

不過,此時葉宇自然是面色不動,什麼話也沒有說。

「大咒術三千世界!」

「給本聖死吧!」

老者的大吼聲,陡然從不遠處響起,他站立高空,渾身萬丈神光環繞,如同一尊西方神明降臨,一股帝的威嚴彌散開來,此時,在「剎那輝煌」的力量疊加中,老者竟然有要突破大帝的趨勢!

「你的精神世界已經破損,你的生命本源也快耗盡!還想突破大帝?!不必掙扎了!」大晉國皇主隱藏在黑袍之下,似乎怕老者真的突破大帝,涅重生,他要故意激怒老者,需求擊殺他的機會。

「你抵擋住這老者接下來的所有攻勢,給我一點時間!我有一種手段,需要耗費一點時間,但一旦釋放出來,可以一舉擊殺這老者!哪怕,他現在突破到了大帝,也要被我滅殺!」就在大晉國皇主心中感到有些不安的時候,葉宇的聲音卻是從一旁傳來。

「好!接下來,我為你抵擋所有攻勢!」大晉國皇主身為一個古國的掌控者,自然不是什麼優柔寡斷之人,他聽到了葉宇金色面具下傳出來的話語,帶著一份強大的意志,他黑袍下的面容閃過一絲詫異,但隨即便是點頭應聲道。

轟!

話落,大晉國皇主一身隱藏在黑袍下,踏步向前,他的手中,突然神光一閃,出現了一枚古樸的符,有歲月的痕迹在斑駁著,上面,印刻著一條太古大凶,騰蛇。

嗡嗡!

一股仿若來自蠻荒的古老皇者氣息,頓時出現,如同一尊無上的蛇皇降臨,要統御天下萬蛇,鎮壓一方!

而原地,葉宇則是盤膝端坐虛空,開始運轉大召喚術,獻祭虛無力量,溝通那一個個茫茫時空維度。(未完待續。。)《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338章招惹了誰被打成這樣 嗡嗡!

空間勐地顫動,大晉國皇主隱藏在黑袍下的嘴角勾起一絲冷笑的弧度,他勐地將手中的古老符拋出,頓時,那印刻著上古騰蛇的古樸符放射出無量神光,一頭巨大的凶物頓時從那片神光中衝出,嘶吼咆哮。

吼!

那是一頭古老的騰蛇,蛇身剛勁蒼朴,充滿了力感,流淌著不朽的神力,這頭上古騰蛇一出來,如同一尊帝王一般,橫立高空,強大蠻荒般的氣機鋪天蓋地,仿若從那個神獸爭霸的古老動亂年代踏步而來。

這是一枚古老的神符,有著上古真正大凶之獸騰蛇的恐怖意志力量,能夠統帥萬蛇,鬼神莫測,君臨天下!

「上古蛇皇一族的符?!這種符極其難得,每一枚,都是由古老的神材鑄造而成,灌輸上古騰蛇的神力,才最終成功!沒想到,你竟然有這種古老的符,你到底是誰?!」此時,不遠處的老者雖然身軀萬丈神光璀璨,如同一尊西方的神明,但看到了大晉國皇主手中出現的古老符,還是目光中露出一絲忌憚說道。

後方,葉宇見此,不由對這大晉國皇主的城府感到佩服,這老者是大晉國中的一位供奉,已經駐守大晉國千百年,但此時卻是對大晉國皇主的手段一點也不熟悉,看來,這枚上古騰蛇符,是大晉國皇主的秘密手段,從來沒有當眾施展過,不然這老者不可能認不出。

「廢話少說!」

充滿殺意的聲音從大晉國皇主隱藏的黑袍下傳了出來,他改變了自己的聲音,十分低沉沙啞,「奧拉斯,西方聖教的護法,聖級大咒術師!你來我東方,潛伏千百年,別以為沒有人知曉你在圖謀什麼,今夜,就是你的死期!」

轟!

大晉國皇主隱藏黑袍之下,銳利的眸光透過黑袍,盯著不遠處的老者,讓老者一陣神色變換,不由怒吼道:「你到底是誰?!精通虛空刺殺之術,還擁有這等上古騰蛇符?!」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晚註定要隕落!你領悟的『剎那輝煌』,太過殘缺,還妄想藉助『剎那輝煌』給予的力量突破大帝?!真是痴心妄想!」

大晉國皇主說著,語氣狠厲,不過,那古老符所化的上古騰蛇,卻是緊緊環繞在他的周身,看似準備攻擊,但暗地裡卻是一副防守的模樣。

這讓葉宇心中微微一動,這大晉國皇主故意說出這老者的身份,看來就是為了讓此時的老者心慌意亂,以此拖延時間,果然不愧為一尊古國的皇主,心中城府極深。

「不對?!你的上古騰蛇一直保持不動?你在拖延時間?!」一道驚怒聲響起。

老者也不愧為活了千百年的老怪物,他看到了那黑袍男子遲遲不動手,又看到了葉宇正盤膝端坐虛空,緊閉雙目,似乎在感悟什麼,頓時神色變得暴怒無比,吼道:「你們竟敢戲耍本聖?!都給我下地獄啊啊!!」

此時,老者的力量徹底爆發了,他運轉「剎那輝煌」這種西方古老傳說中的恐怖太古聖術,力量硬生生疊加了十倍多,竟然將原本的大聖修為,轟然推到了半步大帝的層次。

此時,他手中的權杖都是通體放射萬丈神光,三千瑞霞爆發出來,那尊先前被葉宇打飛的天宮神兵「鎮獄冥王鼎」又重新回到了老者的手中,這尊名稱為「鼎」,但模樣卻是一尊青銅爐的天宮神兵,終於發揮出了真正的底蘊力量,此時被老者拋出,頓時膨脹成為一座百丈大岳一般大小,攜帶著無與倫比的恐怖威勢鎮壓下來,沉重無比,虛空都被那三千瑞霞擊穿了。

「上古騰蛇,皇者偉力!亘古不息,生機永存!」

沉重的聲音從大晉國皇主隱藏的黑袍中傳出,那符化為的巨大上古騰蛇,轟然爆發出一股股強大無比的玄黃之氣,是古老年代的戰氣。

「吼!」

古老巨大的騰蛇,如同皇者,此時張口嘶吼,身軀變成了百丈大小,瞬間綳直身軀,如同一根擎天神柱,直接頂住了那大岳般的「鎮獄冥王鼎」。

當!

巨大的金屬碰撞般的轟鳴聲響起,震裂了周圍的虛空,恐怖的氣勁四射而去,擊打在老者施展的咒術結界上,發出一陣陣「砰」「砰」的聲音,空間都要裂開了。

這種震蕩的力量太恐怖了,要不是這老者釋放了一座空間結界屏障,恐怕此時的氣勁,將會將底下的整座大晉國皇宮給毀掉。

而此時,底下無數人,無論是東方的武者還是西方的修行者,都是看呆了。

他們沒想到,一場夜闖皇宮的抓捕之戰,竟然演變成為了幾尊大能的駭人戰鬥,那種恐怖的力量,肆意天穹,讓所有人都是神色惶恐和敬畏,不說毀天滅地,但最起碼也是裂空碎地。

而此時,葉宇正在快速溝通無上強者的意志,大召喚術急速運轉,虛無力量也在快速消耗,葉宇將這段時間積累的虛無力量全部獻祭了,只為了擊殺那老者。

葉宇並不心疼獻祭所有的虛無力量,因為,只要擊殺這老者,他就可以得到那恐怖到無與倫比的西方太古聖術「剎那輝煌」,也許別人得到了,就算能夠將殘缺的「剎那輝煌」給推演完整,但也不可能有足夠的氣血去支撐其運轉,更別說有千倍百倍的力量疊加了。

一般的人族修士,不可能具有如同一些大荒凶獸的恐怖浩瀚氣血,就算是專門煉體的強者,最多也就比此時這西方的老者多幾倍氣血,使用「剎那輝煌」,最多疊加幾倍,幾十倍的力量!

但葉宇不同,他的魔獄煉神體,賜予他身軀無窮的氣血,堪比上古龍界的真龍,氣血渾厚無比,更別說,葉宇還身具諸天萬千道法中的「大氣血術」,原本,這大氣血術還被葉宇視作雞肋,除了增加氣血,並沒有其他的作用。

但現在,若是得到了「剎那輝煌」,與「大氣血術」結合,一個西方的太古聖術,一個東方的大道術法,兩者結合,該能爆發出怎樣的恐怖力量?!

想想都覺得可怕無比!

一念至此,葉宇對老者的殺意更濃了,這太古聖術,放在別人手中就是浪費,這是簡直就是專門為自己量身打造的攻伐聖術啊!(未完待續。。)《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339章雲公子可真是個痴情郎啊 「轟隆!」

此時,恐怖的力量,在那咒術結界中爆發,百丈高大的上古騰蛇怒吼嘶吼,蛇鳴震天,恐怖的力量在那無堅不摧的古老大蛇身軀中翻騰。

而提升十倍力量的老者渾身神光閃耀,極盡升華一般,爆發出的力量更加恐怖,每一次揮舞權杖,都有三千瑞霞落下,每一絲瑞霞,都有著千山萬水般蒼茫沉重,「轟」地擊打在那上古騰蛇的巨大身軀上,都是震蕩出一道裂縫,讓那條古老的騰蛇痛苦嘶吼。

但這凶物畢竟是上古巨獸,身軀被打裂,變得更加凶性四起,悍不畏死,要一口吞下那老者。

「孽畜!還敢反抗?!給我死!」

老者此時的面容愈加枯藁,但爆發出的力量卻是更加恐怖了,濃郁到極點的神光從他手中的權杖爆射出來,那尊大岳般的「鎮獄冥王鼎」變得更加巨大,此時一起攜帶著強大的力量鎮壓下來,真的如同泰山壓頂,不可抵擋。

咔嚓!咔嚓……

轟!

終於,那上古騰蛇承受不住此時幾乎已經接近真正大帝級別的老者力量,轟然在那種沉重的攻擊之下,直接破碎,那枚符也是轟然碎裂。

「噗」

大晉國皇主勐地在黑袍中噴出一口鮮血,面容慘白。

「哈哈哈!所有的力量都抵擋不住本聖?!本聖感受到了大帝之境的奧秘,本聖破而後立,就要踏入大帝,哈哈哈!天助我也!!」老者此時力量達到了一個巔峰,竟然身軀開始變得飽滿,如同枯木逢春,似乎真的要涅重生,成為一尊大帝。

這一幕,讓黑袍中隱藏的大晉國皇主神色陡然一沉,他沒想到,這奧拉斯,竟然真的能夠打碎聖人境界的枷鎖,踏入真正的大帝之境。

「哈哈哈!放棄抵抗吧!今夜本以為就要隕落死亡,沒想到你們兩個賊子卻是變相讓本聖破而後立,激發我的內在的潛力,踏入大帝境界,真是造化弄人啊?!」老者感受著自己體內不斷涌生出的磅礴生命精氣,頓時狂熱大笑道:「你們如此幫助本聖,讓本聖意外突破到大帝,作為回報,本聖會給你們兩個賊子留個全屍的!哈哈哈!」

此時,老者簡直力量達到了巔峰,心中狂喜,要使用恐怖手段,鎮壓一切。

「哦?是嗎?大帝,很強大么?!」

一道冷冷的譏諷聲音響起,這個時候,葉宇已經站起身來,他的背後,一片虛空通道轟然出現,一道驚天動地的氣機陡然從那通道中湧出,如同洪荒勐獸,盯住了老者,讓老者本是狂喜的神色頓時大變。

「這是什麼氣機?!是什麼力量?!」老者大吼,他只覺得渾身被一種極為強大的力量給禁錮住了,本是踏入大帝具有的強大力量,此時卻是根本無法動彈分毫,這讓老者心中大駭,驚叫道:「不可能?!我踏入了大帝,就算是天宮境界的強者,也不可能瞬間就將我禁錮,不能動彈?!不可能!!」

老者厲聲大吼,但卻是無濟於事。

嗡!

一股強大到令人髮指的偉岸意志從葉宇背後的黑暗虛空中傳遞出來,光是那一絲透露出來的氣機,都是讓在場的所有人臉色陡然變得蒼白,根本承受不住那種意志,心神顫抖。

「轟」

恐怖的波動,如同萬千海嘯,如同無盡火山爆發,席捲四方,一條橫貫億萬天地的巨大青龍出現了,龍軀猙獰,巍峨如同一片連綿大岳,青色的龍鱗,每一塊都有碗口大小,泛著冰冷的金屬光澤,高貴無比。

青色神龍,角似鹿、頭似牛、嘴似驢、眼似蝦、耳似象、鱗似魚、須似人、腹似蛇、足似鳳。

這是一條真正的傳說中的東方神龍,龍軀橫貫千里,古老蒼茫,其背有八十一鱗,具九九陽數,聲如戛銅盤,口旁有須髯,頷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鱗,呵氣成雲,具備有神的能力與威懾的力量,仿若從遠古年代飛射而來,比剛才那上古騰蛇,不知道高貴多少倍。

「沒想到,竟然是一條恐怖的青龍意志?」葉宇此時神色也是帶著一份詫異,此次他溝通的無上強者意志,竟然是一條古老的東方神龍,連大召喚術也分辨不出其身份背景。

昂!

無與倫比的龍吟聲響起,那不是西方巨龍蜥蜴般的嘶吼咆哮,是真正的龍吟,浩大,純正,雄渾,仿若來自遙遠年代的吟聲,動天攝地,威震八荒。

此時,古老震撼的龍吟聲響起,天上底下都在浩蕩,讓所有大晉國皇都中的人都是神色狂熱。

「我東方的神龍?!太可怕了!!」

「竟然是我東方在遠古年代就消失的神龍?!那金色面具人到底是誰?竟然能夠得到神龍的祝福?!」

此時,無數人狂唿,仿若見到了自己的信仰,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有一些老人雖然一大把年紀,但看到了那巨大的青色神龍出現在黑暗的天穹上,涌動著,龍吟震天動地,都是老淚縱橫,大笑道:「好,好,好啊!我東方的神龍,終於出世了!我們東方被逼迫得太緊了啊!神龍在上,賜予我們無窮的力量吧!」

此時,無數人竟然都是忍不住跪下,口中大唿。

而那些西方的修行者,也是神色震撼,看向天穹上橫貫千里的巨大青龍,如同一片連綿的山脈,巍峨雄渾,氣勢滔天。

東方神龍,那就是傳說中的東方神龍?!

而此時,隨著那條巨大青色神龍的意志降臨,一座座古老的浮雕和龍形圖騰柱竟然出現在青龍的身旁,散發出無比亘古的滄桑氣息,仿若帶著眾人,回到了遠古的黑暗動亂年代。

茫茫時空維度中,葉宇也知道,召喚接引來的無上強者意志,自己不可能全部了解,雖然不清楚這條青龍的真正身份,但葉宇神念沒有絲毫停頓,直接傳遞給那千丈長的青龍,讓其禁錮老者,滅殺其生機。

昂!

一道龍吟聲響起,下一刻,幾乎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本是因為踏入大帝的老者,從天堂掉入地獄,直接被一道神光,「噗」的一聲洞穿了頭顱,滅殺了其全部生機,至死,老者都是一副難以置信的凄厲模樣。

他沒想到,自己踏入大帝的瞬間,接下來就是死亡,如同上天給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造化弄人!」青龍意志消失,大晉國皇主依舊全身裹在黑袍中,他朝葉宇走了過來,說了一句,語氣中,滿是對於葉宇的驚嘆和震撼。

他沒想到,這個神秘的金色面具人,竟然有如此古老駭人的手段。

「這屍體,我收下了!」

葉宇伸手一招,老者的屍體,包括那青銅爐和權杖,都是被他收入儲物空間。

「自然,這是你應得的!他死了,對於我來說,就是一個大收穫!」大晉國皇主笑道,隨即縱身一躍,消失在了夜空中,最後一道聲音傳來,「小兄弟,有緣再見!」

「有緣再見?」葉宇站在原地,嘴角劃過一絲怪異的笑容,「我們很快就會再見的……」(未完待續。。)《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340章嚇著本公子的美人了 而此時,底下的無數人看向上方,早就將此時站立高空上的葉宇,這個面帶金色面具的神秘年輕男子當成了神龍使者,敬畏有加。

當然,葉宇對於這些一點也不在意,他餘光看了底下皇宮一處隱秘中站著的古月,一身長裙,淡雅如梅,婀娜的身姿曼妙,仿若夜空下的仙子。

不過,此時古月這位大晉國的公主,縱然見多識廣,但此時絕色的面容上,也是帶著一份震撼,因為,剛才葉宇背後的黑暗中衝出來一條千丈長的青色神龍,巍峨蒼茫,給她的震撼太過巨大了,此時,古月甚至也懷疑,葉宇是潛伏在藍月大陸某個深處神龍一族的使者,此次為爭奪就要出世的異寶而來。

不過,葉宇一點也不在意別人眼中的自己,他此時沒有逗留,直接在虛空中一踏,直接消失在了黑暗中,而皎月狼王,此時也是跟著葉宇身後,消失黑暗中。

今晚,不僅是觀戰的無數人震撼,就是一直跟在葉宇身旁的皎月狼王,也是對於葉宇層出不窮的底牌感到無比驚駭,此時,葉宇在皎月狼王的心中,更加高深莫測。

今晚皇宮前的這一戰,讓整個大晉國都城中的所有人,包括因為天地巨變,來此爭奪異寶的東西方的強者,都是心中震撼,他們永遠地記住了那個神秘的東方武者,一身黑衣,金色面具,手撕巨龍,斬殺聖師,召喚神龍,恐怖強大!

此時,無數潛伏在大晉國皇都之中,準備在異寶出世進行爭奪的勢力和強者,經過今晚,都是心中提升了警惕,這看似平靜的大晉國皇都中,這次吸引來了眾多的古老強者,不可掉以輕心。

當然,也有人不屑。

比如,此時待在一片陰暗中觀戰的幾個西方男女,他們都是一身古老的鎧甲,背後背負著一柄大弓,臉上冷笑,「神龍使者?哼!我們屠龍一族,屠殺的就是龍族,西方巨龍,東方神龍,都要成為我們手中的獵物!」

「哦?是嗎?」但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陡然在這片陰暗空間響起,讓這幾個西方男女都是神色大驚。

「誰?!」幾人驚叫。

「殺你們的人!」

一道冷聲響起。

噗!噗!……

一隻古老的大手抓來,神光璀璨,直接把這幾個所謂的「屠龍一族」的男女全部瞬間擊殺。

「哼!早就感應到了你們!怪不得我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冥冥中的宿命殺機,原來是屠龍一族的人!」此時,葉宇和皎月狼王從黑暗中走出,葉宇神色帶著一份思慮,心中暗自想著。

他曾經煉化了不少龍族,血脈中自然有一些龍血,此時感應到了這幾個屠龍一族的男女,自然不會留情,直接擊殺,吞噬了他們的氣血和運道等虛無力量。

「走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