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醫療改革,那就無所謂步子大不大,我打算成立曙光藥店,分店開到全國各地去,由我們的藥廠直接送葯到店,減少中層代理商層層盤剝,一來可以壓縮成本,在者可以杜絕有代理商惡意抬價。」葉皓軒道。

「想法不錯,可是實施起來不容易,全國開分店,都需要一大部分資金,而且老百姓的雙眼都是亮的,只要葯好,不愁沒有市場,我關心的是產能問題,單憑長濟一家,產量上肯定是跟不上的。」許彤彤皺眉道。

「不止長濟一家,我已經和楊睿明還有邵氏達成了合作意向,楊睿明有一家製藥廠,他最近打算多擴展幾個分廠,至於邵氏,雖然不進軍醫藥行列,但架不住邵氏有錢,重金砸下去,製藥廠不是大把的。」葉皓軒笑道。

「楊睿明?你們不一直死掐著的嗎?」兩女莫名其妙的說。

「沒有永遠的敵人,這一次我感覺把楊睿明給打醒了,他打算和我合作。」葉皓軒笑了笑。

「那就好,除此之外呢?」蕭海媚問道「我建議你打開京城市場在說,畢竟你這麼做,會讓絕大一部分製藥廠的利益遭到損害。」

「的確是在京城先發行這些葯,現在老太爺對我的做法非常的支持,批文什麼的很快就能下來,彤彤,我建議你縮減長濟之前西藥的一些生產,全力趕製中成藥,雖然利潤沒有西藥大,但是薄利多銷,市場大,我相信不比以前賺的少的。」葉皓軒道。

「我的就是你的,你怎麼說我怎麼辦就是了。」許彤彤微微一笑。

「美顏方面有什麼配合的嗎?」許彤彤道。

「有……有一款保鍵品。」葉皓軒拿出一個配方道「這種保健品是一個古方得來的,能讓人減少衰老,效果等同於腦白金廣告,但是這效果是實打實的,不似是它吹出來的。而且效果是它的三倍以上。」

「效果是它的三倍?那可真是個好東西。」蕭海媚雙眼一亮,迫不急待的拿過葉皓軒手中的資料細細的看了起來,良久她才放下手中的資料道「你不打算把這東西取個名字嗎?」

「長生露」葉皓軒淡淡的說。

「長生露,好名字。」蕭海媚微微一笑,她拿著手中的資料道「我會儘快讓這種保健品上市的,你打算是走平民路線,還是走奢侈品路線?」

「奢侈品吧,針對平民的葯太多了,畢竟公司還要運轉,定價隨你吧,反正效果在這裡擺著呢,要不也來個轟炸式的廣告,反正我們的效果一點也不摻假。」葉皓軒笑道。

「那好,美顏就走奢侈品路線好了,等穩定下來以後想辦法打開國際市場,賺老外的錢去。」蕭海媚微微一笑。

「對,就是這個意思,過些天先把雪蓮養顏露推出去,恰好有個經濟交流會,我給上面說一下,給你一個展位。」葉皓軒笑道。

「經濟交流會?規模大不?」蕭海媚眼前一亮。

「世界性質的,商務部組織的,到時候發達國家的一些商人會來這裡尋找商機,我相信我們的產品一定會讓這些老外們瘋狂的。」葉皓軒笑了笑。

「咯咯,提前預定位子吧,我想那裡的位子也不是誰都能訂得到的,我們美顏還不算是大型企業,動用動用你的老關係在說。」蕭海媚道。

「這個是當然……」

交待完了一些事情,葉皓軒的計劃已經初步形成規模了,只待塵埃落定以後大刀闊斧的展示一番。

從長濟的總部離開,葉皓軒直接開著車來到了武英才的家裡,武英才是前商務部的大老闆,雖然現在不在位子上,但是影響力還是很大的。

尤其是他很好使的經濟頭腦,給華夏引來了不少的投資,為華夏改革初期的經濟發展做出了不可忽視的貢獻。

現在武老的日子過的倒也舒坦,沒事釣釣魚,逗逗小鳥,他為人喜歡清凈,退下來以後基本是不見客的,不過葉皓軒是例外,當葉皓軒到武老居住地方的時候,他正在對著一盤殘局苦茜思索著。

「武老好。」葉皓軒笑著走上前打了個招呼。

「小葉,你來了,坐。」武老頭也不抬的向葉皓軒打了個招呼,他的雙眼就緊緊的盯著這盤棋,在思索著破解之道。

葉皓軒坐到了武老的對面,他頗感興趣的看著這盤棋,這棋是一局殘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白子必敗,看來武老在這裡已經耗費了不少的時光了。 就在柳銘站在武技閣前方的空地,剛要走進去去時,一道顯得有些詫異,並且帶著質疑的聲音自武技閣內傳了出來。

在話音傳出來的同時,一道身著藍衣的身影也緩緩從武技閣內走了出來。

柳銘看著從武技閣裡面走出來的熟悉身影,眉頭一皺,不過也沒有理會,沉默著自顧自的就要往武技閣裡面走去。

「站住!我跟你說話呢!架子還挺大的,還真以為你是家主的孫子,就還成了柳家的少主不成?!」

那藍衣男子直接橫在柳銘跟前,口氣中帶著輕蔑的姿態看著柳銘:「搞清楚你的位置,你只不過是柳家的一個廢物而已,這武技閣是你能來的嗎?」

「柳炎,我來武技閣還要經過你同意不成?」柳銘看著眼前這道身影,眼神頓時變得冰冷下來:「讓開!我不想惹事!」

「哈哈…不想惹事?!」柳炎突然一愣,接著不屑的譏笑道:「笑話!你還以為你真的個人物了?!就你這廢材樣,居然有膽量跟我這麼說話……」

柳炎一臉挑釁地看著柳銘,冷笑著:「今天我就想惹事了,怎麼著?!這武技閣不是誰想進就可以進的,一般來說……是閑雜人等不能進入!但今天有我在,就再加上一條,廢材和狗不得入!」

「所以你還是請回吧!不過你要進去也可以……站在這武技閣面前,大喊三聲『我柳銘是一個廢物』,我就放你過去。」

「那不是柳銘嗎?他怎麼來武技閣了,他從小經脈被廢了,從小到大幾乎沒踏到這武技閣來,今天居然來了,還跟柳炎對上了,什麼情況?!」

「誰知道他呢?不過他今天來,居然好死不死遇上柳炎了,聽說前幾天柳炎剛剛突破真武八重境,去挑戰柳天結果慘敗,所以想來武技閣中挑選一兩門更合適的武技,可以一雪前恥,沒想到直接撞上柳銘這傢伙了,算這傢伙倒霉。」

「雖然柳銘是家主的孫子,他父親柳天南以前也是名震雲龍城的天驕,但他現在只不過是一個廢物而已,聽說這傢伙半個月前在議事廳將柳建一拳重傷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怎麼可能!這是哪個無聊的傢伙編造的,柳銘在柳家是眾所周知的廢物,他經脈盡碎,在雲龍城中可沒有人能夠治好他破碎的經脈,他哪裡有本事可以一拳重傷柳建,這不是扯淡嗎?!」

「我只知道半個月前,這個廢物在醉香樓差點捅破天了,要不是這段時間家主拉下臉去幫他擦屁股,這傢伙早就被逐出柳家,讓人亂棍打死了!」

「不說了,先看著吧,說不定是一場好戲……」

「……」

此時,柳銘和柳炎在武技閣前方對峙之時,也引起了其他來武技閣的柳家弟子的注意。

不過只是在一旁圍觀低聲議論著,沒有出來插手的打算。

而在武技閣前方,柳炎說完嘴角帶著一絲輕蔑的譏笑,眼神滿是挑釁的看著柳銘。

柳銘微微抬起頭,一張英俊的臉龐平靜得沒有絲毫表情,只是那漆黑的眼眸深處已經開始有著刺骨的寒意流淌著。

「讓開!否則…後果自負!」柳銘十分平靜的看了柳炎一眼,直接將視線移到後方的武技閣上,淡淡的開口道。

聽到柳銘的回答,柳炎的表情驟然凝固了,他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柳銘,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你這個廢物!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

柳炎一臉陰沉地開口道,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此時心裡居然有點不安的感覺!

「白痴!你耳朵讓耳屎堵住了嗎?聽不見別人說什麼,應該回家找你媽給你掏去,別在這裡丟人現眼。」

柳銘一臉像看傻缺一樣的看著柳炎,嘴角微微一笑,口氣顯得十分溫和,像教導孩子一樣對著柳炎開口道。

「你.說.什.么?!」柳炎頓時像是一隻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渾身直接炸毛了,咬著牙一字一頓的蹦出一句話來,一股強大的氣勢從身上席捲而開。

而周圍的眾人也是一臉驚愕,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柳銘,甚至也有點懷疑自己聽錯了。

有些人彼此看了看對方,心中都忍不住浮出一個念頭。

這傢伙的腦子抽了嗎?!敢跟柳炎這麼說話,這不是找抽嗎?!

「我再說一遍,滾!!否則我當場廢了你!!」柳銘有些不耐煩,這人就是犯賤,給他機會不珍惜,非要被人虐一頓不成?!

而柳炎基本被柳銘的話氣得肺都要炸了,原本賣相還不錯的臉龐,此時已經氣得漲成豬肝色,渾身的氣勢變得更為狂暴。

柳炎的眼眸猶如毒蛇一般散發著陰冷的寒芒,死死地盯著柳銘,真武八重境的強大氣勢,此時也是盡數釋放開來,引得眾人不由得有些側目。

「柳銘,待會我會讓明白,為了逞一時口舌之強會付出多大的代價!」柳炎陰冷的開口道,本來他想讓柳銘難堪,結果沒想到這傢伙的嘴巴居然這麼的毒辣,反而讓他在眾人面前讓人看笑話。

不過接下來,他會讓柳銘明白,沒有實力只會逞口舌之強究竟會有多麼愚蠢!

「你特么的廢話真多,要打就打,不打趕緊滾,別像一隻狗一樣擋在我前面!」柳銘冷笑著道,看著柳炎的眼神充滿不屑。

「你找死!」柳炎聽到這一句,滿腔怒火便猶如火山般徹底爆發出來。

他怒吼了一聲,渾身真氣鼓動間,一拳簡單粗暴地朝柳銘的胸口砸了過來。

看著柳炎砸過來的一拳,柳銘眼神極為冰冷,體內真氣也是開始運轉起來,看來別人都以為他是廢物,可以隨意拿捏出氣來著,那麼從今以後就讓這些不長眼的傢伙看看究竟誰才是廢物!

不過,就在柳銘準備還擊的時候,一道倩影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化為一道殘影瞬間出現在柳銘跟前,接著同樣一拳轟出,直接將柳炎震退而去!

「柳芸,是你!」柳炎看著突然出現的那一位長相頗為秀麗的紅衣少女,面色驟然陰沉下來,沉聲道:「你想多管閑事嗎?!」

柳銘看著眼前的少女,眼神微微閃爍一下,少女名為柳芸,今天十七歲,一身修為已經達到了真武八重境巔峰,也是柳家小輩中出類拔萃的天才。

而且柳芸說起來還算是他的堂姐,是他大伯柳天東的女兒,不過以前對他的關係也是不冷不熱的,沒想到此時居然會站出來幫他。

「柳炎,我知道你前些天去挑戰柳天被揍了一頓,所以想拿人出氣,柳銘雖然修為低弱,在柳家有些不受待見,但他不管怎麼說都是我堂弟,今天這事讓我碰上了,我還真的管定了,你想要對他動手的話,先過我這一關吧!」

柳芸看著柳炎淡淡說道,眼中閃過一道不屑的神色,其實她也不怎麼喜歡自己的堂弟,但是對於這種恃強凌弱的傢伙也沒有多少好感。

「好好,今天我就算是給你面子,放過這廢物一馬,不過我倒是想看看你能護著這廢物多久!」

柳炎陰沉著臉,眼神閃爍幾下后對著柳芸有些不甘的說道,因為他不是柳芸的對手,所以有柳芸插手,他也討不到什麼好處了。

接著他將目光轉向柳銘,狠聲說道:「算你這個廢物運氣好,下一次要是再撞到我手裡,我會教教你這個廢物該怎麼好好做人,哼!」

說完,柳炎冷哼一聲,也沒有那麼不識趣再繼續逗留,直接轉身邁步離開。

不過在柳炎轉身將要離開之際,一直沉默的柳銘開口了,聲音顯得極為淡漠卻又帶著一種不容置疑!

「我讓你走了嗎?!想走也可以……趴在地上滾回去,本少爺就放你離開!」 第162章鬼敲門事件重演

別墅里,除去楊間,張偉,張顯貴,還有那個黃阿姨之外,的的確確存在第五人。

那個一直隱藏在眾人身邊,陰魂不散的鬼。

再多的語言也比不上親眼見到有說服力。

張顯貴用鏡子的的確確的是見到了,屋子裡還有一個人,而且這個人只能通過鏡子看見,靠肉眼是無法看見的。

如果不是楊間還鎮定自若的坐在這裡,這會兒張顯貴早就帶著自己的兒子,還有情人連滾帶爬的逃走了。

「看到了?」

楊間見到張顯貴那突然驟變的臉色,就知道他已經確認了。

張顯貴臉色格外難看,渾身都感覺到了一股寒意,開始坐立難安起來,有種想要立刻離開這裡的衝動。

「張叔叔不用驚慌,就算是驚慌也沒用,也不用想著立刻逃離,那東西一直是跟在張偉身邊,不管走到哪都沒用,就目前而言那隻鬼是沒有太大威脅的,只要不離鏡子太近就行了。」楊間提醒了一句道。

「這,這事情你能解決么?」張顯貴依然很緊張的問道。

楊間道:「目前不能?這世上沒有人能保證解決一件靈異事件,就算是經驗再豐富的人也不行,鬼的恐怖是無法確定的,眼下這隻鬼還沒有開始殺人,這已經是最好的消息了。」

「這次我來這裡就是想要調查調查,那隻鬼到底是怎麼纏上張偉的,最近張偉有沒有什麼奇怪的經歷,碰到什麼奇怪的事情?如果一直待在家裡的話撞見鬼的幾率是不大的,就算是撞上了,也不太可能一直糾纏上。」

「你說的對,那東西不是在家碰到的,是在工地上碰到的,前些日子我帶他去過工地。」張顯貴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你怎麼能肯定?」楊間有些疑惑道。

張顯貴;「最近工地停工,有工人失蹤的情況發生,剛才那隻東西我親眼見到了,它身上穿著的衣服是工地上的工作服,所以我才敢肯定這一定是工地上帶來的東西。」

「原來是這樣。」

楊間點了點頭:「這麼一說的確是很有這個可能。」

這張顯貴冷靜的夠快的,如果他成為了馭鬼者一定很有潛力。

和厲鬼打交道最重要的就是要一顆冷靜的頭腦,能從任何一點不起眼的線索之中分析出重要的信息。

「雖然你是張偉的同學,有些話不太方便說,但這事情關係張偉他的生命安全,而我就這麼一個兒子,所以這件事還請您務必要幫忙。」張顯貴認真的說道:「當然,作為報答,我也不會白讓你幫忙的,只要張偉能安全,價格由你開。」

「只要我能支付得起,眉頭都不會皺一下。」

對他而言,人比錢重要。

而且張顯貴覺得自己這麼爽快的情況之下,這位楊間也不好意思獅子大開口,開出一個不可能的價碼。

「爸,你這話什麼意思,腿哥現在又不缺錢,你不能拿錢來羞辱別人啊,不能讓別人以為我們有幾個破錢就了不起,這不是爸你一直教我的么?」張偉道。

楊間古怪的看著他一眼。

誰他媽說我不缺錢。

我為了錢都去拚命了,其中的心酸你這個富二代怎麼可能知道。

「這事情和別的靈異事件不同,有些特殊,我盡量先幫幫看吧,畢竟朋友一場,總不能眼睜睜的見到張偉去死吧。」楊間道。

「太謝謝你了。」張顯貴有些感激道:「那你打算什麼時候開始?」

楊間:「已經開始了,既然源頭不在這房子里,那麼得去那個工地看看了,找不到源頭這隻鬼永遠跟在身邊,早晚會出事情的。」

「那現在就出發,小黃,收拾一下東西,準備離開這裡,以後不打算回來了,不,東西不用收拾了,現在就走。」張顯貴遲疑了一下立刻又改口道。

黃阿姨楞了一下,點了點頭。

楊間道:「不礙事,如果家裡有什麼貴重東西的話,可以收拾一下,這事情在沒有解決之前你們估計也不敢回來了,而且有我在,不會出事的。」

「那你給我十分鐘的時間。」張顯貴道。

他的確是有一些重要的東西在家裡,不是什麼金銀首飾,而是一些重要的資料,文件。

「腿哥你得罩住了,我也去拿點東西。」張偉道。

「放心,出不了事的。」楊間道。

這隻鬼看著嚇人,其實能力還是很低的,反正目前而言是有種危害程度不高。

很快。

張顯貴拿了一疊資料文件出來,那個黃阿姨拿了一堆珠寶首飾,至於張偉竟從電腦上拆下了幾塊硬碟下來,別的什麼都沒帶。

「走吧。」楊間道。

很快,一行人開車離開了這裡。

「小黃,你拿著這些東西先回去,東西放保險箱里保管好,有事去工地找我。」半路中,張顯貴放下了他的情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