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如果你沒有騙人,等打敗了狂邪之主,你就可以成為本少的部下了。」

林天佑點點頭,踏步便要離開。

傲雲則是搖搖頭,朝著滿是冰水的大床走去。

「對了,那張床已經被本少澆濕,你還能睡嗎?」

林天佑忽然問了一句。

「無妨!」

說著,傲雲直接躺了回去。

林天佑笑笑,不再理會。

直到林天佑離開了這裡,傲雲才非常難受的皺起了眉頭。

「真是一個怪物,差點沒把我的骨頭打散架了。

如果說我是億年不出的神體天才。

那他一定是萬億年不出的神體鬼才吧!」

傲雲輕輕按摩著自己的傷口,喃喃自語道。

林天佑按著傲雲指的路,來到了狂邪殿的一個地下室。

這裡偽裝的極好。

以林天佑的神識,如果沒有人告訴他位置,也絕對會錯過。

地下室很寬闊。

行了大約兩分鐘,林天佑的面前出現了十間相同的秘室。

傲雲告訴林天佑,說這十間只有一個是正確的。

如果選擇錯了,就會觸發陣法。

陣法有多可怕,傲雲並沒有直說,但他直言道,憑林天佑的實力,無法應對這陣法的攻擊。

所以,要麼選到正確的密室,要麼直接放棄。

在傲雲的內心,他還是不希望林天佑搶走狂邪主宰的東西。

無論如何,他是部下,有責任為主人守護密室。

可惜,他不知道恢復天道之力的靈藥對林天佑有多重要,即便是刀山火海,林天佑也會進去闖一闖! 大片的黑犬一窩蜂的湧上,沒有預料之中翻起的滔天血光,更沒有被血神子的浪潮淹沒。

恰恰相反!

這些詭異的黑犬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就吞下了無形無相的血神子!

發瘋一般的黑犬潮瞬間就淹沒了血神子,大批大批的血神子被吞入其中,竟然頃刻間煉化得乾乾淨淨!

薛海傻了,血神子的能耐多大,薛海是最明白的。

無形無相,穢血所成。可吸人氣血,更可一念動百里。

薛海自己就是最大的血神子,他會不知道血神子的弱點?

血神子個體的元神極其脆弱,還有畏懼辟邪一類的法寶神通。

可拋開這兩點,成片的血神子幾乎可殲滅任何同境界的道士!

眼前這不知來頭的對手,怎麼就能一口吞下,立刻煉化得渣都不剩?

妖怪?道法?法寶?薛海立刻動用五行睜天眼去探查,卻只能看到一片法力凝聚的映像而已。

薛海心中,隱隱有了一個極其不妙的猜想。

「何方神聖!」

天地間回蕩著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七八隻殘瞳的五行睜天眼立刻瞪著那成片的黑犬,上千道燃血神光瞬間激射而出。

這神光鋪蓋而來,空中立刻化作漫天分叉枝幹,宛如一片血色的森林在眼前瞬間成長,作勢就要包住那黑犬群!

無數的惡犬撲上去和那些樹枝纏鬥撕咬,互相吞噬。這漫天樹枝瞬間化為滔天血火,焚燒著這方天空都開始扭曲。

數之不盡的黑犬被活活燒死大把,但是殘存的卻又抖著身子,揮灑出潑墨般的汁液,再次化作極其壯觀的狗海!

這下子,不僅薛海,就連雨愛蓮等眾生門人都察覺不對勁了。

一番交手,竟然就把薛海壓入下風!這來歷神秘的人是誰?

可緊接著,這些狗海竟然調轉方向,一頭沖向天空瀰漫翻滾的血雲,竟然肆無忌憚的撕咬吞吃起來!

而這些黑犬撕咬的地方,正是薛海布置血盆苦界陣中的一處命門所在!

「這廝,一眼就看透了我的陣法!」

不用多說,薛海已經十分明白,眼前這個未曾蒙面的對手,靠自己硬碰硬的打不過!

或者說,面對元嬰層次的存在,目前的他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壯士割腕!薛海直接捨棄了那一塊血雲,露出了被血雲遮蓋的朗朗乾坤。

血盆苦界之陣也是不攻自破。

可不等那些黑犬乘勝追擊,薛海立刻凝聚起無邊血雲,匯聚出一道血光。以雨愛蓮都自嘆不如的恐怖遁術,瞬間激射而下,一頭扎入那後山之內!

看著這一切,白玉蟾沒有絲毫被薛海這一道將軍給嚇著。

反而笑盈盈的搖了搖頭,把玩著手裡的玉佩道:「薛兄啊薛兄,這招死將,用得太急了。白某這麼久都不去理會翡翠洞天,可是有后招的。」

說罷,對著手中玉佩低聲道:「嘯天,停手。那廝已然死了。」

話音剛落,這比之剛才還多出數倍不止的黑犬瞬間煙消雲散,了無蹤跡。

雨愛蓮心中震動,轉頭看著至今一直沒出手,高居雲端的白玉蟾。想不到這廝暗中留有這麼一招底牌!

可不提雨愛蓮心中淡淡酸楚,薛海此刻還未開心起來,就倒了大霉!

剛剛沖入後山,到達那井口之前,不等薛海看清虛實,一股極強的吸力抓著薛海,瞬間就吸入了井內!

啪啦!

一大團污血砸在翡翠洞天內,又立刻凝聚,恢復人形。

可薛海剛睜開眼睛,尚且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時,眼前的一切,卻讓他心眼提到了嗓子里!

當然,如果薛海這妖孽有心眼有嗓子的話……

只見原本寬敞的翡翠洞天山洞內,無數長青派的道人,乃至之前拼殺爭鬥的一些妖主,全部七倒八歪的倒在地上!

薛海分明看出來,這些道人和妖怪全都死了!

不是互相拚鬥致死,許多人連法寶都沒有來得及拿出來!

不管妖怪還是道人,都一副震驚和崩潰的猙獰表情死去!

薛海甚至還能從屍體堆里,看到臨死前難以置信的副掌門平沙子的屍首!

「怎麼回事!」薛海心中大跳,知道此刻這翡翠洞天已成凶地,本欲激起法力衝破入口逃出生天,那股從洞天深處傳來的恐怖吸力再次降臨!

正要以法力和穢血抵抗吸力的薛海,卻震驚的發現,這股吸力不是什麼道法,更不是什麼法寶!

而是元神,元神上無可匹敵的牽引!

嗖!

隱隱有些絕望的薛海,被那股強大無數倍的元神牽引著吸入洞天深處。

一路上,目所能及,全部都是屍骸!

甚至薛海還看到了許多四十九代弟子,密密麻麻的擠滿了過道!

轟!

衝破屍堆,薛海立刻感覺自己正瘋狂下墜。

那感覺,好似從天空墜落一般,漫長而絕望。

直到啪的一聲砸在一處翡翠岩壁上,才發現自己被牽引著來到了一處,無比寬廣深邃的裂痕邊!

突然間,整個翡翠洞天都在震動。這翡翠洞天好像活了過來,一道道綠色的光波在翡翠內回蕩,回蕩在整個洞天之中。

薛海竟有一種錯覺,以為此刻自己不是在地下不知多深的山洞內,而是在一處平靜的潭水之中,看著一點點波瀾緩緩回蕩……

「元神!」

一陣歇斯底里的狂吼忽然在薛海對面爆響!

憑藉著那不斷擴散再擴散的綠色光脈,薛海分明看到,裂痕對面,正有一個穿著破爛的長青派道袍,留著長白鬍子的一名中年人,滿臉瘋狂而絕望的瞪著自己!

「完了,中計了。」薛海看到眼前之人的瞬間,才明白自己中了白玉蟾的驅虎吞狼之計。

因為眼前這個素未蒙面,卻有元嬰修為,可狀若瘋魔的元嬰道人。分明就是長青派那個一直閉關療傷,不久前還被白玉蟾陰了一把的長青派開山祖師,長青子啊!

「元神!」

這完全走火入魔的長青子雙目赤紅,瞪著薛海嘶吼著。

「元神,元神,元神!求道子,你要的元神來了!」

狂吼著如同瘋魔的長青子吼罷,雙掌猛然一拍身後的翡翠牆壁!

剎那間!整個翡翠洞天爆射出刺眼的綠光! 無邊無際的翡翠綠光瞬間籠罩住薛海。

這股詭異的力量無視穢血乃至其他任何法寶,直接投入薛海本我元神之內!

剎那間,薛海忘記了時間,忘記了自己是誰。他好似被這股力量所融合,順從……

「吃我元神!」薛海瞬間神智回復,明顯的感受到那無窮無盡的綠光,實際上是整個翡翠洞天散發而出的元神波動。

這股元神波動,正以薛海十分熟悉的方式,意圖吞噬自己的元神!

「莫非,傳說中的那求道子尚未身死?不對啊,明明上次到來,這翡翠洞天內到處都是求道子潰散於其中的元神潰念,又怎麼會……」

薛海心急之下,恍然大悟!

他分明感受到自己的元神,正被那無孔不入的元神分念分解,吞噬,同化。

這等手段,和他自己的貳負神蟲,極其相似!

只不過薛海的貳負神蟲更為暴力,撕扯吞吃。這廝的手法,反倒十分溫和的漸漸分化融合。

薛海明白了,什麼都明白過來了。

求道子隕落於此,其元神自爆潰散,形成這翡翠洞天,不知多少萬年。

其潰散的元神分念存於翡翠之中,屬於無主的分念,更是一個化神仙人的分念!

翡翠洞天能滋養元神,壯大元神的效力,實際上是小心翼翼的漸漸吸納著化神殘存的分念,滿滿煉化。

想到這裡,薛海腦中閃過屠殺村子時,那個狐狸精費盡心機取出來的一小塊翡翠洞天碎片。

長青子受了元神之傷,蝸居在洞天最深處,吸納分念療傷。被白玉蟾看破后,以不知名的道法運作這碎片,使得整個翡翠洞天反而吸取長青子的元神!

白玉蟾這一手毒辣無比,長青子也不是善與之輩。他靠著道法將靠近後山的道人妖怪全部吸入洞天內,給翡翠洞天吸取,緩解壓力,爭取時間。

不惜狠下毒手殺了自己的弟子和門人,終於拉倒了薛海這麼一個倒霉蛋。

以元嬰大能的能耐,相信再給他時間緩解,至少可以元嬰遁出軀殼,逃出生天!

但不管怎樣,就算是求道子潰散的元神分念,其蘊含的能力仍舊不是薛海現在的元神可以媲美的。

「你是誰!」

薛海以貳負神蟲神識如此開口說話。

「求道子,冤有頭債有主,你要報仇,自然要去找長生子!尋我一個小輩的麻煩作甚!」

連薛海自己都覺得,這話完全沒有任何作用。期望一些潰散等待消亡的元神分念回答你?

可接下來,就連薛海都有些傻了。

「長生子?」

在無止境破敗,雜亂,無序的碎片記憶中,一道頗為清晰的呢喃忽然傳入貳負神蟲之內。

薛海一愣,趕緊回應道:「是的!長生子害你到了這步田地,你該找他報仇啊!」

「長生子……」那聲音變得輕鬆和解脫。好似遇到了闊別重逢的老朋友。

不等薛海回應,那聲音接著訴說。卻讓薛海感覺全身都被寒氣凍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