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群人來到小區之後,很快就分散開來了。

或偽裝成遊客,或偽裝成了購房者,或偽裝成了這裡的工人。

二十幾號人放在這麼大的一個小區,絲毫絲毫不起眼。

「讓他們找到楊間,我就先不露面了,如果能靠他們解決的話,那就最好不過。」葉楓笑了笑,站在一旁抽著煙,一點也不焦急。

王小強道:「如果能這樣順利的話我也很樂意見到。」

不正面對碰,對自己也有好處。

楊間的鬼域他領教過了,是一個很難纏的傢伙。

不過擁有鬼域的人,大部分都有一個致命的缺點,那就是自身相當的脆弱。

這種能力和特殊,使用的代價很大,相應的厲鬼復甦的時間就會變短,自身甚至可能只是一個普通人,只要方法得當,或許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難殺。

很快。

就有幾個特殊人員通過詢問找到了這裡新的售樓部。

「楊間住在這裡的話,售樓部的人肯定知道。」一個帶著幾分外國面孔的女性開口說道。

她叫黛西,是一位混血雇傭兵,因為國外的環境不好,並不適合發展,她選擇來到了亞洲,加入了一家公司,成為了一位專門獵殺馭鬼者的人。

「先問出地點,然後實行計劃,按步驟來,任務目標活下來的幾率不會超過百分之30,楊間的資料我看了,只是一個學生,沒有多少實戰經驗,很容易成功的。」一位叫孔峰的男子說道。

旁邊一人笑道:「怎麼?孔老大是要實行你那個什麼三段獵殺計劃?名字挺唬人的,就是不知道效果怎麼樣。」

「配合行動就是了,廢什麼話。」

這個叫孔峰的男子沉聲喝道:「現在還嬉皮笑臉,要是計劃不成功,我們這些人都得死,真以為這筆錢那麼好賺么?也不看看對手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你是這次行動的指揮,你說了算。」那人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幾個人來到了售樓部。

銷售人員立刻熱情接待;「幾位是要看房子么?」

「我先隨便看看。」孔峰道。

其他兩個成員這個時候開始向售樓部的人打探楊間的位置。

本來楊間的位置早應該在來之前就能確定的,可是這整個小區還沒有裝監控,沒辦法通過科技手段尋找。

「這幾個人怪怪的,不像是來買房的。」

旁邊的一間辦公室里,透過玻璃門,正在工作的江艷,看了一眼,然後開口道。

「江大美女,別人怎麼不像是買房的了?那女的像是外國人,而且身上的穿著都很正式,像是有錢的樣子。」旁邊一個女同事笑道,同時帶著幾分奉承,巴結的語氣。

售樓部誰不知道,這個新來沒幾天的江艷是那個楊間的人。

而楊間則是觀江小區的大老闆之一。

對普通的員工而言,江艷自然有著非比尋常的地位和身份。

「正式是正式,可是給我的感覺他們像是保鏢之類的,有點嚴肅拘謹。」江艷道:「我敢打賭,他們這幾個人肯定不是來買房的,可能是搗亂的。」

「這大白天的誰會來這裡搗亂?」旁邊的女同事搖頭不信:「而且就算是來搗亂的,誰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啊。」

「也許是秦老闆和錢老闆派來的。」江艷想道。

她通過替楊間整理股份,資產,已經清楚了楊間和張顯貴之間合謀用一個最低價購買了其他兩位老闆的樓盤。

這要是其中沒有貓膩,她才不信。

以自己對楊間的了解,那兩個老闆肯定是受到了脅迫,事後肯定是不會甘心的。

「你那是胡亂猜想,別想的那麼複雜。」

江艷覺得也對,也就繼續工作,沒有去多想了,可能和楊間待在一起的時間久了,神經有點敏感吧。

「對了,我聽說有一個叫楊間的人在這裡買了房子,價格還挺便宜的,不知道有沒有這麼回事?」黛西用熟臉的中文,笑著問著一位銷售人員。

「你說楊間,楊總啊,楊總哪還要買房,這小區有近一半都是他的。」銷售人員有些羨慕道。

黛西道:「哦,那楊間住什麼地方?」

「你問這個做什麼?」銷售人員道。

「就隨便問問,我是楊總介紹來的。」黛西道。

銷售人員看著這個混血美女,不懷疑其他道;「楊總住在原先的那個售樓部里,現在改成了莊園別墅,不過就是不知道楊總人在不在。」

「是這樣?那多謝你了。」

「搞定,楊間很有可能在原先的售樓部。」

很快,一個消息傳了出去。

立刻,散落在小區內的行動人員開始向著楊間所在的地方匯聚。

孔峰見到消息已經問到了,便找個理由帶著兩人離開了。

不過剛出門的時候。

一個年輕小夥子,就拿著一個手機一邊拍一邊走過來:「老鐵,沒毛病,這是我家的售樓部,夠大不?有大昌市的老鐵么?歡迎來觀江小區買房,報我張偉的名字可以打折喲。」

「是退給打折吧,偉哥滾蛋,我要看腿哥。」

「腿哥在么,腿哥在么?我有一筆大生意要和你談。」

「偉哥的屁股又翹又白,隔壁小孩饞哭了。」

「老大這個人在直播……」旁邊的一人看著張偉拿著手機拍過來,臉色一變,看向了孔峰。

他們這次行動可以暴露,後果公司會承擔,但是樣子不能被暴露,否則會給自己帶來很大的麻煩。

「不用理會。」孔峰目光一動,直接路過了張偉。

可是張偉這個時候卻一轉身拿著手機跟了過去:「老鐵們別著急,現在我就去腿哥的家裡,順便給你們看看腿哥家裡的大寶貝,記得雙擊關注哦。」

「老大,他跟上來了。」黛西道:「他好像也是去楊間家,可能是楊間的朋友。」

「孔峰,我這邊已經確認了,楊間就在別墅里。」無線耳機里,傳來了一個消息。

孔峰立刻下了命令:「阿海,解決他,不要讓他影響計劃。」

「沒問題。」

那個叫阿海的人員笑了笑,立刻轉身走向了跟在後面的張偉。

「兄弟們,真不騙你們,腿哥真的有一個大寶貝,可得勁了,絕對會給你們帶來意想不到的快樂體驗。」張偉對著直播間道。

他決定讓這些網上的土包子,見一見鬼鏡。

相信一定會非常有趣的。

「朋友,直播呢?」阿海笑著拍了拍張偉的肩膀。

「幹嘛?」張偉道。

阿海這個時候立刻搶過了手機,然後直接摔在地上,摔了粉碎。

「我靠,你這傢伙敢欺負到我偉哥頭上,真以為偉哥吃素的,信不信我……」

話還未說完,阿海便捂住了張偉的嘴巴,一柄鋒利的匕首刺進了他的脖子。

「唏,小點聲,沒事的,放輕鬆,睡一覺就好了。」阿海面帶微笑道,一邊安慰,一邊拖著張偉走進了旁邊的綠化帶。

不一會兒功夫。

阿海甩了甩匕首上的血跡,輕輕鬆鬆的走了出來。

解決一個普通人對他而言還不是手到擒來。

「解決了?」

孔峰看了看手中的表:「既然如此那趕緊開始準備三段獵殺計劃。」

「我曹李奶奶,敢拿東西捅你偉哥,真以為我沒武器啊。」

可是下一刻,張偉又從綠化帶里鑽了出來,脖子一邊噴血,一邊拿著一把手槍對著阿海連連開槍。

「小心,他手裡有槍。」黛西一驚。

阿海剛一回頭,就立刻中了好幾槍。

這麼近的距離再爛的新手也能打中人。

「我打死你,真以為偉哥不會玩槍啊,我拿手槍可是滅過隊的……」張偉話還未說完,就又倒在了地上,身體抽搐,氣息漸漸全無。

阿海此刻也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喘著粗氣,臉上沒有露出痛苦之色,只是不斷的冒著冷汗,顫抖著。

「該死的,他不是已經死了么?而且他手中你為什麼還有槍。」黛西又氣又惱,不明白為什麼張偉會突然活過來,又拿著一把槍。

查看了一下阿海的傷勢,很糟糕……

「迴光返照,不奇怪,畢竟他是用冷兵器殺人,一下子沒殺死很正常,而且這個人手中拿的槍是特製的,專門對付馭鬼者用的,應該是楊間給他的,早就警告他了別粗心,這下溝里翻船了吧。」

孔峰臉一黑。

居然被一個普通人幹掉了一個成員,真是出師不利。

而且槍一響,會不會影響計劃還難說。

「把屍體稍微隱藏一下,別管了阿海了,中了三槍,全部命中胸膛要害,沒得救。」

(本章完) 「我……」韓大使壓抑著心中的怒氣,最後終於重重的低下他高貴的頭顱道:「我去,我向葉醫生道歉。」

「繼先,你也去吧,葉醫生是位真正的高人,剛才他說手術中有可能出現的癥狀現在都一一出現了,如果不是我們對他有所質疑,現在父親的病應該已經好了,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啊。」劉繼業道。

「大哥,我知道,我現在後悔的很,現在我們一起去找葉醫生,同時向他道歉。」劉繼先也追悔莫急。

養生膳坊,葉皓軒和薛聽雨兩人坐在包廂裡面,薛聽雨已經把養生膳坊擴張的計劃詳細的列了下來,正在和葉皓軒探討著。

「你放手去做就是了,這些事情不必問我的,相信以你的才能,你一定會把養生膳坊做好的。」葉皓軒看那詳細的計劃書看得頭暈眼花的,他放下手中的規劃書,揉著發暈的腦袋。

「你是老闆,大事上還是需要你敲定的。」薛聽雨為葉皓軒倒了一杯水,這些茶正是葉皓軒喜歡喝的那種野茶,也不知道她是從哪裡弄來的。

「有你京城第一才女在這裡壓陣,我怕什麼?放手做就是了。」葉皓軒笑了笑。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號碼打來的,葉皓軒接通電話道:「哪位?」

「葉醫生,我是劉繼業,您現在哪裡,我急需你的幫助。」話筒里傳出來劉繼業緊張的聲音。

「劉總有什麼儘管吩咐,不過我人微言輕,恐怕大事上面幫不了你太多。」葉皓軒淡淡的說道。

「葉醫生,之前我們對你的醫術有所質疑,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現在我的父親在手術室危在旦夕,我希望你能不計前嫌,為我父親治病。」劉繼業誠懇的說。

「劉先生,劉老的病情從一開始我就沒有打算袖手旁觀,因為劉老的為人我一向是尊敬的,但是,你們的那個大使,以及隨行的那兩名醫生的態度讓人髮指,讓我出手可以,他們三個人不打算表示表示嗎?」葉皓軒頓了頓道。

「葉醫生,他們三個現在已經在這裡等了,我勒令他們向你道歉,向中醫道歉,請您務必趕快趕回來。」劉繼業急道。

「這樣就好,我馬上趕回醫生,不過他們剛剛的開顱手術已經造成了劉老一系列的併發症,我不保證他一定能好。」葉皓軒道。

劉繼業心裡咯噔一下,他最怕的就是這個結果,他現在後悔不已,如果早點沒有那麼多顧慮,如果早點不質疑葉皓軒的醫術,那事情絕對不會演變成這個樣子,他現在後悔不已,他嘆道:「我知道,請葉醫生儘力就行了。」

葉皓軒掛了電話,精神一振道:「聽雨,我有事情忙了,擴張的事情你自己看著辦就好了。」

「我想入股。」薛聽雨道。

「入股?」葉皓軒微微一怔,現在養生膳坊還不是股份制,他點點頭道「好,反正擴張也需要很多資金,回頭你起草一個股分制計劃就是了。」

「那好,我只要股份就行了,不要工資。」薛聽雨微微一笑道。

「那不成拖欠你薛大小姐的工資了?我可不敢。」葉皓軒笑著走出門。

走出門之後,葉皓軒沉吟了一下,他拔通軍刺的電話道:「那兩個醫生有什麼舉動沒有?」

「有舉動,他們想槍占功勞。」軍刺答道。

「他就那麼自信一定能治好劉老的病?」葉皓軒感覺有些詫異。

「不是自信,老闆,那老東西整個就一神棍。」軍刺笑道「那老傢伙說懂什麼命理之術,知道劉成恩是長壽之人,所以他們斷定瞎一次手術不會出岔子。」

「原來這樣,視頻截下來。」葉皓軒微微一笑。

「已經截好了,那兩個醫生老實點就算了,如果不老實,我讓他們身敗名裂。」軍刺笑道。

葉皓軒掛了電話,向曙光醫院趕去。

曙光醫院的貴賓病房幾乎被圍滿了,劉成恩病重的消息已經散布了出去,做為韓人首富,做為世界五百強內的聯華科技創始人,他的病危註定會引起一系列的反應。

現在聯華企業的股票一路大跌,如果這一次事件處理不好,弄不好就是韓人境內的一次金融危機。

京城所有主流媒體以及來自十幾個國家的媒體記者瘋涌而來,搶在第一時間把劉老的病情給播報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