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興奮處,蠻牛族長還祭出那件匕首仙器,得意洋洋的炫耀:「看到沒有,這是仙器,我也有仙器了。」

眾人打量著那件仙器,一群化外異族的族長更是大叫可惜,早知道自己也去東海走一趟了。

「其實我也得到了一件寶物。」李牧將仙人手札玉碟拿出來,這仙人手札乃是仙人的武道經驗,可供人蔘悟,觸類旁通,對所有人都有幫助,「這是我闖禍天樞殿修羅道得到的獎勵,一卷仙人手札。」

「什麼?」眾人大驚。

大護法,孫正平,一眾武神境高手,化外異族的各族族長紛紛圍了上來,盯著李牧手上的玉碟,一眨不眨。

仙人是個什麼概念,那是超脫了這方天地的人物,是屹立在眾生巔峰的人,他的手札,該有多珍貴?

事實上,這仙人手札是李牧得到的,如果他不拿出來誰也說不出什麼。

更何況,眾人根本不知道他得到了仙人手札,他不說誰也不知道。不過他還是拿了出來,仙人手札可以讓眾人的修為快速提升起來,對地火九峰這邊好處很大,他不能自私。

眾人紛紛探出神念,進入玉碟中。

一瞬間,眾人全都激動起來,玉碟中有仙人的修鍊感悟,從武聖境道武神境,再到仙人境,全都有。

在場的人,無論是武聖境還是武神境,在這玉碟中都能得到啟發。

「是真的,真的是仙人手札。」

「不可思議,我只是參悟了一會兒,感覺停滯不前的修為竟然有鬆動的跡象。」

片刻之後,眾人神念退出,紛紛讚歎,這仙人手札的珍貴難以言喻,對每個人都有好處。 仙人手札對每個人都有好處,武聖境,武神境都可以參悟,當中記載的內容不能搬到眾人身上,但卻可以觸類旁通。

李牧將仙人手札交給孫正平,存放在一個密室中,想要去參悟的人可以申請,得到允許之後便能進去。

如此一來,地火九峰眾人都得到了好處,一些人更是第一次參悟便有所收穫,修為提升,或是武道境界提升了。

對於拿出仙人手札的李牧,眾人也越發的感激和尊敬。

「如果是我,還真不一定就能這般無私。」

「是啊,那可是仙人手札,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比一件仙器還要珍貴,李牧竟然眼睛都不眨就拿出來了,真是……不佩服都不行。」

地下城池中,不少人在議論,對仙人手札充滿了期待,也對李牧感激不已,由衷的佩服。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仙人手札的確比一件仙器更為重要。

比如說現在,李牧將仙人手札拿出來,整個地火九峰的人修鍊速度都能夠提升個幾倍,乃至幾十倍。眾人的修為提升了,戰力增強了,地火九峰這邊的實力也就變得更強大了。

這種強大是平均的,可能對個人來說比不上一件仙器對自己的幫助,但所有人集合起來,這種提升就很驚人了。

而且,一件仙器終究只能給一個人用,但仙人手札卻能讓所有人提升,這是絕對不一樣的。

「小牧,你這次的功勞太大了。」孫正平看著李牧。

「呵呵,我只是盡了自己的一份力罷了。」李牧笑道。

「你謙虛了,有了這仙人手札,我們這邊的實力很快就能超過妖神道,到時候即便是硬拼也不怕他們了。」孫正平眼中迸射出凌厲的光芒,道:「到時候,便該是我們反攻了。」

「嗯。」李牧點頭,心中也很期待。

…...

接下來的日子裡,地火九峰這邊掀起了一股修鍊狂潮。

眾人排隊申請,孫正平也儘可能的多安排一點人去密室參悟仙人手札,眾人的實力提升都很快。

半個月後,大部分參悟仙人手札的人修為都有所提升。

當然,畢竟時間還短,大多數人都只提升了一個小境界,只有小部分人提升了兩個小境界,對這效果眾人也已經很滿意了。

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想要提升一個小境界都難如登天,需要數年,數十年,乃至上百年的積澱。如今半個月時間就提升了一個小境界,這種提升速度已經比以前快了不知道多少了。

密室外。

孫正平,李牧,大護法,炙炎等人站在一起。

「這半個月來幾乎每個人都有提升,這是因為一下子觸及到了仙人手札,得到了啟發。也是眾人厚積薄發,先前積累,在這一刻爆發的結果。」孫正平透過水晶窗戶看著迷失中參悟仙人手札的人,「不過,接下來恐怕提升速度就要減慢了。」

「只是意料之中的事,畢竟修鍊如逆水行舟,厚積才能薄發,不可能一蹴而就。」大護法點頭,道:「這樣的狀態已經足夠好了。」

「是啊。」炙炎也道,「雖說接下來提升速度會慢下來,但至少也會別以前快很多倍,只要時間足夠,完全不是問題。」

眾人點頭,孫正平卻是眉頭一皺,「我擔心的就是時間問題。」

「嗯?」聽到這話,李牧眉頭一皺,忍不住問道,「是妖神道又有什麼動作了嗎?」

「是的,我也是才接到的消息,妖神道又在調集大軍,可能會進攻我們。至於具體的時間還不清楚,估計要到時候才會知道。」孫正平皺著眉頭,「北方的事,還有東海的事妖神道都損失不小,按理說應該安分下來才對,為什麼這麼快就又有動作,他們依仗的是什麼?」

眾人嚴肅起來。

這的確很讓人困惑,連番打擊,妖神道的損失慘重,如今卻又在調兵遣將,難道說妖神道還有什麼底牌不成?

「我受到齊芳傳過來的消息,妖神道這次調動的人馬不少,但綜合起來根本沒法同我們爭鋒。」孫正平皺眉道,「妖神道道主究竟想幹什麼?」

「這樣看來,妖神道道主手上怕是有什麼齊芳也不知道的底牌。」大護法沉吟道,「這次,他是要出底牌了。」

眾人紛紛點頭,也唯有這樣才能解釋。

不過,妖神道道主究竟有什麼底牌眾人還是猜不出,心中不免沉甸甸的。

眾人商議了一番,最終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只能是先做好戰鬥的準備,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至於妖神道道主究竟有什麼底牌,這時候猜不出,也無從去打探,只能到時候見分曉了。

「無論對方如何,我們必須做好準備,各處的大陣都要布置好,還有該演練的戰陣也要演練好。」大護法道。

「嗯,這些我會督促。」孫正平說道。

眾人散去,李牧則進入密室,盤坐修鍊,參悟仙人手札。

這半個月他也在不斷地參悟仙人手札,不過他和別人不同,別人一半時間參悟,一半時間則是修鍊,而李牧有真武空間,一天中可以有大半的時間參悟仙人手札,剩下的一點時間在時間輪上修鍊,如此便夠了。

所以,半個月下來,他的修為又提升了一個小境界,達到了武聖五階!

「我的修為踏入了武聖五階,但戰力卻依然沒能達到武聖九階無敵的地步,看來武聖九階是一個關卡。」李牧盤坐在地上,心中暗道,「我想要擁有武神境戰力,怕是要直到武聖八階,乃至九階才行了。」

一直以來李牧的戰力都比修為要高很多,在武王境是他便能擊殺武聖境,表現堪稱妖孽。

但現在卻有些特殊,武聖九階像是一個天然的屏障,如同一個鴻溝,將武聖境與武神境隔絕,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即便是以李牧的妖孽,修為不斷提升,可卻終究沒法越過這個鴻溝。

到這個時候,他已經明白了。

他之所以能夠越級殺敵,在武聖三階四階就能殺死武聖九階,那是因為都是在武聖境內,可若對方是武神,那邊不一樣了。

武神是另一個境界,從武聖到武神,境界屏障如同天塹,即便是以他的妖孽也難以逾越。

或許能,但也絕不是現在,不可能因為他在武聖四階能夠殺死武聖九階到了武聖五階就可以媲美武神。他如今的提升還沒有達到武神的層次,還在填補鴻溝,需要不斷的提升,逐漸縮短與武神境的距離。

「武聖九階,什麼時候才能達到武聖九階?」李牧心中有種緊迫感。

他要儘快達到武聖九階,這樣才能擁有武神境戰力,才能算是終究力量,對地火九峰的幫助也才會更大。

一縷神念探入玉碟中,各種感悟浮現心中,李牧深吸口氣,進入到參悟的狀態里,物我兩忘,一片空明。

…...

妖神道老巢。

中央宮殿中,南方道主端坐在王座上,左右兩邊則是兩尊血靈戰將,身高足有三丈,渾身甲胄,氣勢驚人。

「莽狙,大軍準備的怎麼樣了?」南方道主看著下方的莽狙武神。

「回道主,一切都準備好了,只等道主下令。」莽狙武神恭敬答道,偷眼瞄向兩尊血靈戰將,心中暗道:「這兩人難道就是道主所謂的底牌,才兩個人而已,能頂什麼用?」

半個月前,南方道主先是頒布命令,稱對嘯月天狼另有任用,妖神道麾下眾多妖獸歸妖神睚眥統領。而後便下令妖神道全軍開始調集,那些外出的軍隊也一縷調遣回來,全軍備戰。

這半個月來,莽狙武神都在積極調遣人馬,到今天終於做好了開戰的準備。

不過,對這次南方道主如此急切而又不可常理的調兵莽狙武神心裡感覺很奇怪,幾次詢問道主,得到的回答都是「我自由主張」。

後來,莽狙武神心裡也猜到了,多半是道主有什麼神秘底牌,只不過這底牌是什麼他一直在猜。

現在看到忽然出現在道主身後的兩個高大三丈的巨人,他心中才忽然反應過來,但還是有些疑惑,就兩個人,能改變什麼?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南方道主手一抬,點指身後的兩尊血靈戰將,「這是兩尊血靈戰將,身體堅硬堪比准仙器,力大無窮,即便是武神境高手也不是其對手。有這兩尊血靈戰將在,地火九峰不堪一擊。」

聽到這話,莽狙武神心中恍然,驚訝的看了那兩尊血靈戰將兩眼,恭敬道:「道主英明,這次必定可以一舉剷除地火九峰。」

「嗯。」南方道主道:「血靈戰將的事情不要亂說,出其不意才能收到好效果,明白嗎?」

「是。」

「好了,下去準備吧,一個時辰之後出發。」南方道主說道。

道主的命令下來,整個妖神道便動了起來,無數將士披堅執銳,匯聚在廣場上,形成了一道鋼鐵洪流,氣勢驚人。

此外,無數妖獸也匯聚而來,它們體型太大,不能聚集在城中,只能在妖神道老巢外的山林中集合,黑壓壓一片,發出震天的吼哮聲。 妖神道大軍聚集,南方道主親自出動,帶著兩尊血靈戰將,立身在虛空中,黑霧滾滾,將他籠罩,只有低沉的聲音傳出:「出發!」

「吼……」

無數妖獸咆哮,它們本就在城外的山林中,得到命令頓時出動,飛在空中黑壓壓一大片。

「出發!」 女皇升職記 莽狙武神大喊,人類大軍開動,數萬身披甲胄的士兵衝天而起,還有眾多的武聖,最後面則是武神。

妖嬈和齊芳也在人群中。

「這次雖然出動的人很多,還有數十萬妖獸,但武聖,妖聖,武神,妖神這些其實並不算多,和地火九峰那邊還是有一些差距的。」齊芳看向遠處的南方道主,微微皺眉,傳音道:「即便加上道主也不一定是地火九峰的對手吧?他為何要這般?」

「齊芳。」妖嬈也看著遠處的南方道主,「你注意到沒有,道主身邊那兩個足有三丈高,全身籠罩在赤色甲胄中的巨人。他們身上的氣息很隱晦,隱隱的給人一種不安的感覺。」

齊芳一愣,皺眉道:「是的,我也感覺到了。那兩個巨人以前從來沒見過,是最近才出現的。」說到這裡,她眉頭一挑,「難道說,那兩個巨人就是道主的底牌,是他的依仗?」

「不好說,但我覺得多半就是。」妖嬈點頭。

兩人看著那兩尊血靈戰將,都感覺到莫名的驚悸,那是血靈戰將自然散發的氣息。

這還是因為南方道主要保密,所以命令兩尊血靈戰將收斂氣勢,如果兩尊血靈戰將的氣勢完全爆發出來,比現在還要恐怖很多。

可即便對方收斂了氣息,妖嬈和齊芳依然感覺到一陣陣不安。

「我們必須提醒李牧他們,那兩個巨人給我的感覺很不好。」齊芳道。

妖嬈點了點頭,道:「看到那兩個巨人的時候我就將消息傳出去了,這時候地火九峰那邊多半已經收到,你也別太擔心。」

「多謝。」齊芳真誠道。

大軍浩浩蕩蕩,如同一片烏雲席捲過虛空,將天光都遮擋了,下方的山林一下子黯淡了下去。

無數低等級的妖獸,各種動物在樹叢中探出頭來往上看。當看到無數軍隊,感知到那種恐怖氣息時,所有的妖獸,動物全都驚的拚命逃竄,直到鑽進泥土裡,山洞中還在發抖。

數十萬妖獸在前,數萬人類武者在後,眾多武聖境高手,武神境高手跟在南方道主身邊。

妖神道大軍聲勢駭人,一路飛行,如烏雲一般,移向地火九峰。

…...

中州,獨孤家。

這是一間閣樓,外面則是修竹茂林,風景很優美。

「二叔,到底怎麼樣?」獨孤猛緊張的望著獨孤一鳴。

「等一下。」獨孤一鳴眉頭緊皺,伸手在桌子上的幾片龜甲中間撥弄了一會兒,不禁有些頹然,「不行啊,還是算不到有關李牧的事情。」

獨孤猛急了:「這可怎麼辦?您不是說卜到他有血光之災嗎?怎麼又算不到了。」

「你懂什麼。」獨孤一鳴瞪眼道,「自從從東海回來之後我就不時為李牧和夕月那女娃卜卦,這本來就是無心之舉,我只是想通過這種方式來提升我在『天機神算』上的造詣,能夠卜到一些事情都只是偶然,只有點滴片段。那是天機,我能看到一線就不錯了。」

「可是李牧兄弟有血光之災啊,什麼都卜不到我們怎麼提醒他?」獨孤猛道。

獨孤一鳴也沉默了下來,道:「他現在應該在地火九峰,如果他有危險那多半地火九峰要出事。對了,我卜不到他,但可以卜別人。我試試炙炎,或許能從他身上看到些什麼。」

重新將龜甲收起,攤開,獨孤一鳴認真的撥弄了幾下。

陡然,他臉色一變:「不好,地火九峰有難,我看到了屍山血海,還有兩尊三丈高的巨人,渾身穿著赤色甲胄,那氣息……非常恐怖了!」他看向獨孤猛,道:「是妖神道的人,妖神道要進攻地火九峰。」

「妖神道還有實力主動進攻?」

「嗯。」獨孤一鳴點頭,「妖神道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兩尊巨人,實力很恐怖,恐怕唯有武神九階的人才能對付。妖神道的人已經出發了,這時候再提醒地火九峰已經來不及了。」

他狠狠一咬牙,道:「小猛,你去叫你爹,我去請老祖出關。到時候通過家族的傳送陣去南荒,一定要快。」

「好,我這就去。」獨孤猛點頭,轉身就走。

片刻之後,獨孤一鳴,獨孤猛,還有獨孤猛的父親獨孤一川,以及獨孤家老祖獨孤真我,四人乘坐傳送陣,前往南荒。

…...

地火九峰。

地下城池中,所有人都進入了戰鬥狀態。

一些人到了外面,隱藏在各種大陣中,準備伺機發動大陣。一部分人則在地面上,地面也有一個大陣,雖然不如地火九峰以前的大陣,但也可以引導地火,威力還是很強的。

「剛得到消息,妖神道幾乎傾巢而出,妖神道道主親自領軍,帶領數十萬妖獸,數萬人類武者大軍,以及眾多武聖,武神,妖聖,妖神正在火速趕來。」孫正平眉頭緊皺,神色凝重,「另外,妖神道道主身邊忽然多出了兩個身高足有三丈,渾身穿著赤色戰甲的巨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