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女子起了興趣。

莫問道所描述的情況,讓她覺得挺有趣的,幫一個小忙也不算什麼難事,她也想見識一下,莫問道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那麼一回事。

「她現在在齊天教!」

莫問道把位置說了出來。

皇甫靜應該是在齊天教修鍊,這一點是沒有疑問的,就是不知道神秘女子,會不會答應下來。

沒有神秘女子出手,他們所計劃的方法,都沒有一種能治好皇甫靜的。

「她的氣息和樣貌!」

神秘女子繼續提出要求。

她這麼說也算是,答應了莫問道的請求,只是沒有真正的見到皇甫靜之前,也不能斷定治療的方法。

她和莫問道的境界差太多,使用的方法和見識,也是有著極大的差別,說不定在她這裡,有著更加簡單的方法,可以解決掉皇甫靜的問題。

「是這一個樣子!」

莫成虛出手了。

一面鏡子出現在三人面前,在鏡子之中顯現了皇甫靜的影像,還有皇甫靜的氣息。

神秘女子對莫成虛,能施展出這麼一門奇妙的秘術,還是有些讚歎的。

下一個瞬間,莫問道和莫成虛,沒有看到對方是怎麼出手的,似乎是從身邊把皇甫靜拉出來一樣。

莫問道很清楚,對方使用了他們所不了解的手段,把在齊天教的皇甫靜,直接帶到了這裡。

「怎麼回事?」

皇甫靜對此很吃驚。

她都不清楚為什麼,突然間就來到了這裡,一點感覺都沒有,就來到了一處陌生的地方。

好在莫問道和莫成虛就在這裡,才讓她不至於失了方寸,也順便從兩人這裡,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這位前輩答應給你治病了,你是被這位前輩帶過來的!」

莫問道也不知道怎麼樣形容。

他是不明白什麼女子,是以怎麼樣的手段,把皇甫靜這麼帶過來的。

至於基本的禮貌,還是很有必要的,也把事情交代了一下,讓皇甫靜清楚她來到這裡,是怎麼一回事。

畢竟,說到治病的事情,皇甫靜就清楚是怎麼回事了。

「我只是好奇而已,治不治還是看情況,說不定我也沒有辦法!」

神秘女子可沒有答應一定治好。

莫問道說起皇甫靜的病情,她就出於好奇,看看是怎麼一回事,等到見到了皇甫靜之後,她就有了另外的打算。

要是她就這麼簡單的,把皇甫靜治好了,她要計劃的事情,肯定會有些波折。

「前輩,就不能通融一下?」

莫問道還是儘可能讓對方答應幫忙。

綠袍赤須老者已經被送到了上界,他們的打算算是失算了,莫成虛成就天人,還要等一段時間。

眼前這一個神秘女子,實力非常的強大,想必有著很簡單的方法,解決掉皇甫靜的病情。

「不得不說,你們現在使用的方法簡直是在瞎胡鬧!」

神秘女子嗤笑一聲。

治療皇甫靜的方法,在她看來是有問題的,還是特別有問題的方法。

她也算是讓莫問道他們,先體會到她的厲害,接下來她做的事情,就變得輕鬆很多了。

「不知道前輩有什麼見解?」

莫問道不以為意。

站在的層次不同,使用的方法不同,這是在所難免的,對方看出了什麼問題,那麼他只要知道問題所在,也是一種無形的進步。

以對方的修為說出這樣的話,也不可能是胡言亂語,為了能治好皇甫靜的病,莫問道沒覺得有什麼。

「要是我說我能治,你們可以付出什麼代價?」

神秘女子給了個准信。

她是可以給皇甫靜治療,問題是莫問道他們,可以付出什麼給她,沒有足夠的代價請她出手,也是非常難辦的。

誰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出手,即使她心情很好,也沒有必要做這種事情。

「前輩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我們儘力而為!」

莫問道想不出有什麼可以付出的代價。

至少在他心中這種程度的修為,要想幫助到對方,算是在開玩笑一般,只能看對方提出什麼要求而已。

「還是談一談,你們要接受的懲罰!」

神秘女子語氣一變。 綠袍赤須老者已經接受了懲罰,莫問道和莫成虛兩人,還沒有接受懲罰。

「前輩,有幾個選擇給我們?」

莫成虛好奇他們這一次有幾個選擇。

怎麼說,綠袍赤須老者也有三個選擇,其中一個可以忽略,誰也不想這麼死掉,去上界這是相對鎮壓十萬年,更好的一個選擇。

他們也應該有著選擇的,在莫成虛心裡,最輕鬆的就是去上界。

「本來考慮著,直接出手收拾你們比較好,現在還是要給你們一個機會!」

神秘女子悠悠道。

一開始,她也就是覺得,莫問道和莫成虛也就是實力,稍微強大一點的蛻凡期。

從見面到現在,她也感受到了一絲壓力,這種忽然間出現的感覺,她也不得不考慮其他的辦法,至少處理莫問道和莫成虛的事情要多考慮一些。

「什麼機會?」

莫成虛想要看看到底怎麼規避懲罰。

對方給他們機會,雖說很有可能是非常難過的,卻還是有有可能能過的。

只要是有可能的,那麼他們就沒有必要錯過。

「本來是要鎮壓你們個千八百年的,想著你們要是通不過考驗,關你們個十年八年的也就差不多了!」

神秘女子道出了她的想法。

想到被鎮壓千八百年的,莫問道和莫成虛估計到時候,連渣都不剩了。

十年八年的時間,對他們來說也是十分漫長的,但是只要能通過考驗,這種懲罰也就免掉了,至於沒有離開下界這一個選擇,那才是對他們的懲罰。

「前輩,請明示!」

莫問道還是很慎重的。

通不過考驗,他倒是不擔心對方,能關他十年八年的。

試煉之地的主人可不會,讓他被關十年八年的,對方說半年的時間,就是只有半年的時間,無論莫問道逃到哪裡,半年時間一到肯定會再次進入試煉之地。

只是,能通過和平一些的方法,就解決掉這一個麻煩,他還是有必要通過考驗的。

「只要你們能在半個時辰內,逃出我布置的禁制,你們就算通過考驗了!」

神秘女子說出了考驗條件。

當然,聽到的是禁制之後,莫問道心裡已經有了結果。

神秘女子的修為很高,至少不是目前他們能反抗的,就禁制這一個問題,莫問道就沒有什麼好糾結的,有著破禁之石在手,什麼禁制都不用擔心。

「給我一刻鐘的準備時間!」

莫成虛似乎想到了什麼。

禁制這一個問題,他也是和莫問道一樣,沒有太過於擔心的。

他隨時可以成就天人,就這禁制是攔不住他的,只是這麼突然的成為天人,他有很多事情沒有交代下來,趁著還有一些時間,把該說的話全部說完。

「就給你們一刻鐘的時間!」

神秘女子大方答應。

一刻鐘的時間也不算什麼,她不清楚莫成虛有什麼目的,想要在她面前逃跑,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一次也只有去上界這一種辦法,能通過考驗了,有些事情也是時候給你一個交代了!」

莫成虛使用天鏡術和莫問道交流。

神秘女子修為強大是沒錯,他們兩人還是有著,隱秘的消息傳遞方法。

當然,神秘女子要探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那麼莫成虛和莫問道也就知道,對方在偷聽了。

要離開下界的莫成虛,確實是要給莫問道一個交代,很多該說的事情,也就趁著這點時間,全部交代清楚。

他們這一次離別,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次相見。

「我有一塊可以破解任何禁制的石頭!」

莫問道還是交代他隱秘的手段。

對方很厲害沒錯,他有的底牌也不差,有著破禁之石在手,他們兩人要突破禁制,並非什麼難事。

「我已經決定去上界了,何況她是不可能容忍我們繼續待在下界的!」

莫成虛早就看穿了神秘女子的目的。

不殺他們並不是沒有能力,而是對方不想殺他們,也就是他們這一場大戰,引起了神秘女子的注意,才會有後邊的這些事情。

他們所造成的破壞,對下界來說危害太大,也就把他們鎮壓或者送到上界,才是最好的辦法。

莫成虛也想借著這一個機會,離開下界去上界,追尋他的武道。

即使能藉助破禁之石,他們兩人都突破了禁制,對方還有什麼要求,這個也是說不定的事情,本就有著去上界計劃的莫成虛,提前一點時間去上界也不算什麼。

「那麼就麻煩二叔,把我父母的消息告訴我!」

莫問道問出了最關心的。

他二叔肯定知道一些什麼,這一些事情是莫問道,所需要知道的。

他們再次相見,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趁著這最後的時間,多了解一些他父母的消息,還是很有必要的。

「有意思!」

神秘女子看著正在交流的兩人。

她看得出莫問道和莫成虛,在使用一種很奇怪的秘術,在進行著交流。

這一種秘術她只是感覺到,卻不能悄無聲息的竊聽,要知道莫問道和莫成虛,和她比起來修為差了很多個層次。

沒有辦法悄悄聽到,她也沒有什麼沮喪的,事情只會變得更加有趣。

「我知道的也不多!」

莫成虛先讓莫問道有心理準備。

他知道的確實不算多,卻也把他知道的那一部分,說出來給莫問道參考。

莫問道的父母,似乎在謀划什麼事情,反正不是他能看透的,只知道莫問道的父母實力很強,更多的是說一些過去的往事,莫問道能得到什麼啟發,或者有沒有用處,就和莫成虛無關了。

修為到了他這一步,還是想不通他大哥,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是為什麼。

「也只有找到他們才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莫問道不得不感慨。

了解得越多,他也就更加不清楚,他的父母到底是怎麼樣的,這一切的謎題也只能在他們見面之後,得到一個答案了。

兩人就這麼聊了著,把一些緊要的事情,都彼此交代了一遍。

「時間到了!」

神秘女子提醒一聲。

兩道禁制被她打出,莫問道和莫成虛分別困在一道禁制之中,也就是讓他們沒有了交流的機會。

當然,神秘女子還是給了點提示,她隨手打出的禁制,只是比莫問道和莫成虛修為高出兩個層次的禁制。

莫成虛那邊,正在閉目養神,準備突破到天人這一個層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