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界之中,必定有重要的東西出世!

在三十三天外震動之時,鬼界,冥界,屍界,妖界,魔界,獸界等暗界也相繼震動!

這恐怖風暴的氣息既然能夠傳達到三十三天外,自然也能夠破開屏障,傳到他們六界之中!

最先感應到這股氣息來源,便是獸界和妖界的人!

「是元獸遺迹!」

這兩界的人和獸域之中的獸修,妖修同出一脈。

太古神獸時代自妖獸兩界而興,之後,眾多獸族遍布七界!

而後神獸時代終結隕落,人族大興!

眾多獸界和妖界之人便縮回了自己的固居之地,神界之中的獸修和妖修,是當年獸妖兩界來不及撤退遺留下來的。

可以說,獸界和妖界,是它們的祖地!也是它們起源的地方!

獸域的人知道元獸遺迹的存在,妖界和獸界的人沒道理不知道!

我的人生能無限讀檔 他們的先輩中,不乏當年參與了太古神獸時代末期那一場探尋元獸遺迹存在的!

只是太古神獸時代末期后,他們之中再沒有出現過能夠打破界與界之間屏障的強者!

因此,即使知道元獸遺迹在哪,他們也沒辦法得到!

但現在不一樣,元獸遺迹出世鬧出了那麼大的動靜,將七界中界與界的屏障都割破了!

裂天風暴的氣息不止在神界,而是連七界都傳遍了!

這是它們難得的機會!

獸界和妖界的人,能夠藉此機會,再度踏上神界那塊土地了!

一時間,妖界和獸界的人都十分興奮!

幾乎是在感應到風暴氣息時,一道道的厲嘯聲便連綿不絕的在這兩界天地之中響起。

吼吼吼!

這個時候的獸界和妖界等人,已經不再有像太古神獸時代那樣做天下共主的想法!

一來他們的實力無法和先輩們相比。二來現在的時代也和太古神獸時代不一樣了!

他們先輩都被得到修鍊之法的人類打敗了,他們這些完全不能和先輩實力比擬的人就更不用說了!

世界將是人族的,這是大勢,也是天道!

但至少,他們應該能從元獸遺迹中,得到一些東西,重振獸族的輝煌吧?

獸界和妖界眾人的興奮,完全來自於此!

而魔界,屍界,鬼界,冥界雖然不像妖獸兩界那樣知道是元獸遺迹出世,但那麼強大的風暴氣息,絕非尋常物事能夠比擬!

連三十三天外的人都會被裂天風暴的氣息震動,就更別說他們了!

「桀桀!神界和其他暗界的屏障,完全被割碎了!數百億年啊!我們鬼界之人,終於能夠再度踏上神界那片土地!桀桀!實在是太爽快了!走!」

陰氣森森,到處都是一片陰冷鬼氣,整個世界完全籠罩在一片黑色黏稠濃霧中的鬼界之中,一道道陰森冷桀的聲音桀笑著響了起來。

無數身影在那一片濃烈的黑霧中翻滾著,幻化出一個個透明可怖的身影。

鬼界之人,是沒有形體的。

他們的精神力強悍,憑藉魂修之法,以魂煉身!是人世間那些強大的玄者,死後執念不散,再度修鍊后,以另一種不同的生命形式,生存在這個天地之中!

與此同時,冥界之中,一個個陰暗冰冷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和神界的界道被貫穿了!好強烈的氣息!天有異象,或有神人降世,或有重寶現出!數百億年,我們冥界的人也該出去了!好讓那些人知道,天下六界,誰為尊者!」

「尤其是鬼界的那些傢伙,不服管教,早該鎖拿!」

說話間,一道道身材相貌猙獰扭曲,彷彿異形一般的身形直竄而出,朝著被裂天風暴震蕩貫穿的豁口衝去!

那裡,正是通往神界的界道入口!

而屍界,裂天風暴氣息震蕩之時,位於最高屍山之處的黑色巨殿,一座黑金巨棺赫然被人從裡面一把拍開!

轟隆!

巨大的黑金棺蓋翻滾著重重砸在地上!

同時,整座以最堅硬的金屬煉製塗色而成,屬於屍界之中最奢華高貴配置的玄金黑棺也轟的一下,在瞬間被拍得四分五裂。

黑色的長發猶如海藻一般在空氣中懸浮飄動著,出現在大殿中的少女瞳色如血,妖異絕美。

少女仰頭看著裂天風暴氣息傳來的方向,精緻如瓷娃娃一般的面容上顯現出淡淡的紅暈,越發顯得姝色無雙,妖美絕倫。

「卿……卿……」玉雪白瓷的腳輕盈的落在地上,少女的表情看上去是那麼的歡喜,小巧粉嫩的唇瓣微微翹起,從喉嚨里翻滾出了兩個字。

一雙妖異的血瞳眯成了月牙般的形狀。

「要找……」低低的說出這兩個字后,小萌聲音微頓。

下一刻,她喉嚨中猛然迸發出低沉而有力的王者咆哮。

吼!

王者之音順著空氣,以一種人類不能理解的方式迅速的蔓延著,剎那間便響徹了整個屍界。

吼!

吼!

吼!

在小萌的王者咆哮響起的片刻后,屍界的各處,傳來一道又一道的應和之聲。

不同於小萌第一次進入屍界時的挑釁和不屑。

這次響起的屍王應和之聲卑微而臣服,完全聽從她的命令。

隨著小萌一聲令下,一道道屍魃王者的身影向著這邊匯聚著,最後在少女的帶領下,朝著裂天風暴所撕裂開的界道掠去。

同樣的一幕,也在魔界上演著。

而闇魔之地深處,連接魔界之淵的地方,北冥夜倚坐在黑色王座之上,一手撐額,一手撫摸著身邊的暗夜魔鐮,細白的手指和純黑色閃爍著殺戮幽光的暗夜魔鐮形成鮮明的對比。

男人微眯著一雙幽暗陰冷的紫眸,面色淡淡的看著遠處蛋寶和一眾惡魔你追我跑對峙糾纏的場景,看不出有什麼意味。

忽然,轟隆的一聲巨響,他慵懶倚坐著的動作一直,猛然握緊手中的暗夜魔鐮,同時另一隻手抬手一揮。 唰!

遠隔著不知道多少距離,蛋寶跳躍在半空正嚷嚷著要來個「泰山壓頂」,將身下的惡魔坐扁時,一道勁風赫然將它吸聚過來。

只是剎那,蛋寶就出現在了北冥夜的王座之上。

「北冥夜!」被打擾了殺敵好事的蛋寶怒了,一出現就用它圓滾滾堪比炸彈的身體朝王座上尊貴優雅的男人撞了過去,「你夠了啊!是不是又要說我這是歪門邪道不算啊?!我告訴你我……」

蛋寶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北冥夜用寬袍大袖一套,五指握在它的蛋殼之上重重一捏,阻止了它這一自殺式的舉動——以北冥夜現在的實力,蛋寶這一撞除了把自己的蛋黃都給撞出來,沒有任何的作用。

「閉嘴!」北冥夜冷冷的喝著,一手卻呈保護性將它護在胸前,另一隻握著暗夜魔鐮的手猛然一伸,身形赫然消失在王座之上。

「這風暴的氣息……」懸浮在裂天風暴震蕩三十三天外的氣息泄露處,北冥夜的紫眸微微的眯起。

他不同於三十三天外那些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人,這風暴中隱含的氣息令他十分熟悉。

「元獸?」北冥夜微微挑眉,略一思索,就找到了冥夜記憶中關於元獸遺迹的存在。

「元獸遺迹……」他瞥了一眼在自己胸前被扣著還不斷扭動掙扎的某蛋。

如果能夠進入其中的話,對它的孵化大有好處。

更重要的是,如果真的能夠找到元獸,得到元氣的話,自己的命運或許就能夠有所轉折了……

想著,沒有任何猶豫,北冥夜直接帶著蛋寶就要朝神界掠去。

就在這時——

唰!

「闇魔君王!你這個無恥之徒,放開我們少君!」

一道中氣十足,大義凜然的聲音赫然響徹在天空之上。

與此同時,一道氣勢磅礴的攻擊,猛然朝北冥夜直衝而來!

其中蘊含的強大氣息,甚至震蕩得三十三天外的虛空都跟著顫抖起來。

北冥夜卻是連看都沒看一眼,直接握著暗夜魔鐮單手一揮。

唰!

巨大的暗黑魔鐮只在虛空中輕輕一劃,剎那間,數百丈的刀鋒厲芒瞬間****而出,劈開那人攻擊的同時,也將他的人頭給切割了下來!

蓬蓬蓬!

無數鮮血從北冥夜周身百丈的範圍內迸濺而出,男人眯著一雙淺紫的寒眸,陰冷的哼道:「垃圾!」

所有噴濺而來的血液全部都被北冥夜身上籠罩的無形屏障遮擋住。

待得黑色的暗夜魔鐮刀鋒落下時,四周已經沒有了一個能夠站立的人。

無論是明處的還是暗處的,北冥夜周身百丈之內的所有人影全部被清除絞殺!

百丈之外,一個人影瑟瑟發抖著。

「闇……闇魔君王,你別得意!你挾持我們北凰之境的少君殿下,我……我們北凰之境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你、你等著!」那人顫抖著把這一番話說罷,在北冥夜抬眼朝他看過來之前,猛然尖叫了一聲,抬腿就跑!

那速度,比見了鬼還要快上幾分!

然而,他還沒跑出兩邊,就被一點尖芒利刃洞穿,圓瞪著雙眼重重的倒了下去。

收回飛掠而出的暗夜魔鐮,北冥夜冷笑著看著他寬袍大袖之中扭啊扭動啊動,竭力冒出一個光禿禿的小蛋殼腦瓜的蛋寶,道,「你們北凰之境就只有這樣的貨色?」

蛋寶的面色漲得通紅,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從它被北冥夜收留後,這樣的刺殺……或者說解救?就絡繹不絕!

對方好像怕別人不知道它的身份一樣,出手之前必定把它的身份嚷嚷得天下皆知。

作為一個聰明的蛋,蛋寶哪裡不知道對方想幹什麼!

不就是想暴露它的身份,讓北冥夜這個爹爹的死敵對付處置它么?!或者說讓它自己傻不拉唧的對付北冥夜,然後被他殺死!

用這個辦法的人真是蠢死了!

當它是什麼?!傻蛋嗎?!

沒錯,蛋寶已經知道北冥夜,也就是闇魔君王和爹爹是死敵!

可那又怎麼樣?

對方救了它,收留了它,對它雖然態度惡劣但到底沒有傷它,足以證明北冥夜對它沒有惡意!

想挑撥它和北冥夜的關係!

做夢去吧!

蛋寶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其他的它一概不信!

它相信,北冥夜和爹爹之間一定有誤會!

這個男人其實一點也不可怕,就是脾氣壞了點,嘴巴臭了點,和人結仇簡直不要太正常!

比如現在,它真的好想用蛋黃糊他一臉啊!混蛋!

嘴巴這麼爛就算顏值再高也是沒人緣的啊啊啊啊!

「哼!不要把那些人和爹爹的下屬混成一談!那些人才不算是我們北凰之境的人呢!」蛋寶憋紅了臉氣呼呼的道。

來找它的人不是七將,那就是東蘇煥派來的!

蛋寶十分確定,為了它的安全,七將是絕對不會到處散播它失蹤的消息的!

只有東蘇煥會那麼做!

那傢伙早盼著自己死呢!

然後好霸佔爹爹的一切,包括北凰之境!

想著蛋寶憤怒的在北冥夜的手上晃了晃。

「哼!總有一天,我要他們好看!」它雄心萬丈的道。

無奈總有人潑它的冷水。

「哼!等你能夠破殼再說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