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任務顯示為已完成,但韓渡知道很快就會變成有更新。

他還將意識作滑鼠移到到探險團隊後面的花豹上面,一行介紹隊員的簡短文字彈了出來。

品種:優良藏獒

好感度:100點

忠誠度:100%

武力值:待開發

附加屬性:+1

這才是身份解鎖后的隊員資料顯示,清楚明白。

韓渡關了資料表,視線立刻去看新增的系統商城,在上面點擊小商店圖案的按鈕,一排排貨架覆蓋整個系統頁面,而且這些貨架看起來是在一個立體空間里,韓渡的意識在裡面移動,就像在逛超市。

不過貨架雖多,目前只有一排貨架上面有東西。

韓渡有一次免費購物的許可權,打算立刻去用掉這次許可權,但他放在旁邊地上的手機忽然響起來電提示的鬧鈴聲。

他的意識被迫從腦海里轉移,看向手機屏幕,來電的是司徒玉鳳。

韓渡甩了甩濕漉漉的手,靠在溫泉邊上拿起手機接通:「喂,司徒警官,有何貴幹」

「韓渡,你外出探險回來了沒有」另一頭,司徒玉鳳知性的聲音傳來。

「我們已經完成本次探險任務,下午返回,你找我有事」

「嗯,還記得上次在龍鬚湖捕獲歐洲巨鯰的事吧,按照上面要求,會給你頒發一個見義勇為獎,現在證書還有獎金已經到位,你回來就找我領取一下吧。」

韓渡差點都忘了這件事,當時要不是冒出這個見義勇為獎,司徒玉鳳都不知道捕獲歐洲巨鯰的事和他有關。

「好的,我知道了,回頭聯繫。」韓渡說完,著急去購物,問道,「要是沒有別的事就先掛了,我有點事要處理。」

「等一下,你這次跑到西荊市探險,如果方便,幫我在西荊市市區買點東西吧,我一會兒把錢和購物清單發到你>

這是順便的事,韓渡貌似沒有理由拒絕,答應道:「可以,我回頭路過市區幫你辦妥。」不過韓渡心裡倒是有些疑惑,什麼東西非要在西荊市買

「嗯,那就先謝謝你了。」

司徒玉鳳的聲音忽然變得甜美了幾分,這個美女警花心裡在想什麼,韓渡還根本沒有察覺到。

韓渡掛了電話,剛想放下手機,結果又有一個電話打進來。

這一次不是司徒玉鳳,而是閆茹月。

韓渡有些納悶她來電話還真來得及時,自己前一個剛隔斷,下一秒她的電話就打進來了。

「喂,閆大作家,找我有什麼事」

「韓渡,探險活動結束沒你人還在西荊市吧」閆茹月開口就問,貌似有些著急的樣子。

「剛結束,人還在西荊市,你也有事」韓渡心裡冒出某種預感。

「是滴是滴,我看中了一套wolfrod的最新款內衣和絲襪,你在西荊市順便給我買了吧,回頭我把實物圖片發給你。」閆茹月的語氣非常興奮。 第一百六十三章萬古!卒!

在那眾多目光的注視下,刑天的那具黃階靈傀,直接是帶著道道金光,掠過半空,而後徑直與那巨大虛影,轟然相撞!

「砰!」

震耳欲聾的驚天巨響,猛的在這靈傀飼養場上方響徹而起,一雄渾的能量波動,瘋狂的從那半空中擴散而開,周圍的一些巨大鎖鏈,都是在這種波動下,生生的被震得斷裂而去。

「快退!」

望著那如同風暴般席捲而開的能量波動,花楹楹等人面色也是微變,旋即身形倒射而出,落在了靈傀飼養場上方邊緣處。

「轟轟!」

巨大的岩石,不斷的從四周滾落而下,最後落進下方彷彿沒有盡頭的黑暗之中,那鋪散而開的鎖鏈網層,也是在此刻盡數爆炸而開。

「好恐怖的靈傀!」

落在安全的地方,那些北門的強者看著眼下的這等破壞力,眼中也是湧上了濃濃的驚懼之色。

花楹楹美目盯著下方靈傀與虛影交轟之處,那裡,金光陡然涌動,竟是生生的將那一道虛影包裹而進,最後砰的一聲,驟然壓縮,虛影頓時憑空爆炸而開!

而隨著虛影的爆炸,一道閃爍著金光的靈傀身影,也是再度緩緩的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下,它的身體上,沒有出現絲毫的損傷,彷彿先前的那種激烈對碰,對它並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害一般。

「不愧是黃階靈傀!」見到這一幕,花楹楹美目中也是掠過一抹艷羨之色。

「呵呵,萬青,看來還是我這靈傀更勝一籌啊。」刑天笑眯眯的望著面色鐵青的萬青等人,道。

「小畜生,你不要太得意了,不要以為得到一具黃階靈傀,就敢在我傀儡門面前放肆!」一名傀儡門的弟子見狀,不由得怒喝道。

「這點放肆,可還不夠!」刑天微微一笑,眼瞳之中,卻是有著寒光涌動,旋即其袖袍一揮,那踏立半空的黃階靈傀,頓時再度化為一抹金光暴掠而出,直接是衝進了傀儡門人馬之中。一道冰冷的聲音從刑天口中傳出:「竟然使用了黃階靈傀,那我們也該算算總賬了。」

「砰砰砰!」

兇悍無匹的黃階靈傀,此時如同狼入羊群,每一次的出手,都將會有著一名傀儡門強者吐血而退,在靈傀那恐怖的力量之下,就算是練氣九層的強者,也是只敢避其鋒芒,尋常強者,更是沾之即傷!

而隨著黃階靈傀的這番衝殺,傀儡門的人馬死的死、傷的傷,頓時潰不成軍,急忙倉惶而退,若非還有著萬青在此,恐怕他們已是要忍不住的掉頭逃竄。

黃階靈傀的**不亞於築基期強者!在這等衝殺之下,短短數分鐘的時間,便是有著數位傀儡門的強者遭受到不輕的傷勢。

「刑天!我活剮了你!」

見到刑天竟然當著自己的面對傀儡門的人馬下手,那萬青也是氣得面色鐵青,一聲暴喝,急忙控制著自己的那一道本命靈傀,將刑天那黃階靈傀攔截而下。

「這種破爛貨,還是別拿出來丟人現眼吧!」刑天一笑,心念一動,黃階靈傀便是身形一閃,快若閃電般的一拳,帶著兇悍的勁風,狠狠的轟在萬青那一具九級巔峰本命靈傀之上。

「咚!」

金鐵般的聲音響徹而起,那萬青的本命靈傀,直接是被一拳轟飛,最後重重的撞擊在山壁之上,巨石砸落,當場便是將那本命靈傀一條手臂砸碎而去。

重生空間:撿個傻夫養包子 黃階靈傀與九級靈傀之間,雖然只是一階之差,但戰鬥力,卻無疑是有種天壤之別。

「你想殺我,今日便先取你命!」

一拳轟飛萬青的那具本命靈傀,刑天卻是得勢不饒人,絲毫不給萬青有半點回氣的機會,眼神一寒,心念轉動間,那黃階靈傀直接調轉身形,對著萬青暴沖而去。

見到刑天要對自己下殺手,萬青面色也是一變,不過面對著一具黃階靈傀的進攻,他卻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當下身形急退,一雄渾的念力急忙湧出,化為一道十數丈龐大的精神長矛,然後狠狠的對著那暴射而來的黃階靈傀投擲而去。

「嗚!」

念力長矛掠過天空,帶起刺耳的破風之聲,一圈圈空氣在長矛之外形成凹型弧度,凌厲異常。

「砰!」

然而,面對著萬青這般凌厲攻勢,那高等符傀卻是沒有絲毫閃避的跡象,直接一拳轟出,重重的轟在那柄精神長矛之上。

「咔嚓!」

一拳轟出,精神長矛之上,立刻湧現一道道裂縫,瞬間后,裂縫密布,砰的一聲,便是爆成漫天虛無。

此時的高等符傀,簡直就是處於一種無人能擋的局面!

「咻!」

一拳轟爆念力長矛,黃階靈傀速度依然不止,身形在半空帶起一道金線,眨眼間便是出現在了萬青面前,枯木般的面龐上,閃爍著淡淡金光,手中鐵拳,卻是毫不猶豫的舉起,帶起撕裂空氣的勁風,狠狠的對著萬青腦袋轟了過去,看這架勢,若是被轟中,這萬青的腦袋都得炸成一團血霧。

「刑天,你欺人太甚,還真以為能靠這黃階靈傀,便將我留在此處不成?」見到刑天步步緊逼,萬青的雙眼也是赤紅了一些,旋即他猛的一聲暴喝,頓時間,灰色的念力,瘋狂的自其泥丸宮內暴涌而出。

「噗嗤!」

灰色的念力瘋狂的凝聚在萬青面前,隱隱間,竟是如同霧氣一般蠕動著,而後,萬青猛的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噴射而出。

「嗤嗤!」

這道精血一出現,便是與面前那雄渾的念力交融在一起,頓時間,直接是扭曲著化為一道透著濃鬱血腥味道的詭異血符,隱約間,有著一種特外暴戾的波動自其中傳出。

「陰靈傀,血精靈!」

血符凝聚,而萬青的面色,卻是在霎那間慘白起來,旋即其指尖一點,血符暴掠而出,重重的撞擊在黃階靈傀拳頭之上。

「轟!」

又是一道極為狂暴的能量波動在半空中爆發而開,血色的精神力,如同血霧般繚繞開來,旋即緩緩的消散而去。

「砰!」

萬青的身形狼狽倒退,最後撞在一塊山壁上,頓時將其震出道道裂縫,一口鮮血噴射而出,看來是體內已經出現了傷勢。

見到萬青受傷,那些傀儡門的強者面色頓時一變,急忙閃掠而來,將其攙扶著。

「走!」

萬青面色慘白,雖然心中極度的不甘,但他已經是明白,擁有了黃階靈傀的刑天,憑藉他們,已是很難真正的將其擊潰,所以,還是儘快撤走為好。

聽到他的話,那些傀儡門強者雖然也是滿面的不甘,但還是只能點點頭,扶著萬青迅速掠出,而後帶著一些狼狽之意,衝進了那通道之中。

「想走,哪有這麼容易!」刑天沒想到萬青如此果斷,會立即退走。全身財產才能使用黃階靈傀一次,就這麼讓對方全身而退豈不是虧大了。刑天當機立斷,反正仇已經結下了,乾脆干票大的!

眼神里出現一絲瘋狂神色,隨即一具妖屍迅速飛向傀儡門逃走的通道口。萬青他們見狀臉色大變,意識到了不妙,加快了前進的身影。然而如果這樣,他們可以及時離開,可傀儡門後面的普通弟子不可以!

「快走!」轉眼之間,萬古做了個決定,隻身回到隊伍後方,擋在了妖屍身前!妖屍眨眼之間已到。

「妖屍,爆!」機會稍縱即逝,刑天毫不猶豫,在妖屍靠近萬古的那一刻,嘴巴輕輕動了動,一道命令傳出。

「不!弟弟!」萬青想回身已來不及,眼睜睜看著快要爆炸的妖屍,驚駭欲裂!

「轟」

只見一團白光,眾人閉上了雙眼,只感受到一股波動帶起的狂風掠過身軀。

「不!弟弟!」萬青已在通道之中,這一幕被他眼睜睜看著卻無能為力!誰都想不到,練氣九層的萬古被炸得灰飛煙滅!

「刑天!青雲宗!不共戴天!啊!」一聲聲憤怒的嘶吼不斷從通道中傳出,可萬青和傀儡門隊伍早已不見了人影。

望著傀儡門的人馬潰逃而去,刑天也是在心中悄悄的鬆了一口氣,心神一動,那黃階靈傀便是閃掠而來,出現在其面前。再看看連飛灰都不剩的場中,解決了傀儡門一個領隊戰力,刑天卻感不到一絲快感,看到萬青因為萬古的死而陷入的瘋狂,不由沉思,自己做錯了么?

「那萬青倒的確是有些本事,竟然留著這麼多的手段,若是今日沒有收服這黃階靈傀,憑你之力,要逃脫這局面,恐怕難度不小。」似乎是感覺到了刑天心裡的不忍,黃老蒼老的聲音適時的在識海中響起。

刑天心中輕嘆了一口氣,這萬青倒也不愧是傀儡門的天才人物,算得上是一個棘手的對手,不過不管怎樣,擁有了黃階靈傀護體,以後刑天倒也不用再懼怕傀儡門的數量優勢。

「這黃階靈傀威力的確很強,但對於下品靈丹的消耗也太大,若真是要與大太子黑獅那種層次的強者交手,恐怕十萬下品靈丹都支撐不了多久」

這一番試驗,黃階靈傀的威力,很讓刑天滿意,但那種消耗,也是極為的可怕,僅僅只是用來收拾傀儡門的這些人馬,就消耗了上萬下品靈彈,若是將對手換成大太子黑獅那種級別,恐怕這消耗,還得呈幾何倍的暴漲。

「呵呵,好戲收場,各位也該看夠了吧?」

刑天手掌一揚,將面前的黃階靈傀收入乾坤袋,而後笑望著北門花楹楹等人,道。

「咯咯,楹楹真是有眼福,竟然能夠見到刑公子以一人之力,獨抗傀儡門諸多強者的豪邁之舉。」聞言,花楹楹也是嫣然一笑,道。

「花姑娘便不用取笑在下了,我只不過是憑藉著靈傀之力而已。」刑天笑笑,語氣倒還算得上和善,這北門畢竟也是南部數一數二的大勢力,如今他徹底的得罪了黑花宗和傀儡門以及諸劍宗,若是再跟北門關係交惡的話,那可就真有點麻煩了,畢竟這藥王谷宗派大賽,比的是整個隊伍的實力,人家隊伍的實力不比青雲宗差多少。

花楹楹掩唇一笑,帶著北門的人馬閃掠而來,最後帶起一股香風,在刑天身旁優雅落下。

「刑公子,說來你能得到這黃階靈傀,我們北門的人,可出力不少哦?」落在刑天身旁,花楹楹嬌笑道。

「呵呵,花姑娘也知道,如果讓傀儡門的人得到這東西,對你們北門來說,可算不得什麼好消息,至少,我與你們沒有恩怨,不會與你們為敵。」刑天微笑道,這女人冰雪聰明,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跟她扯上什麼人情債。

見到刑天狡猾的將此事扯開,花楹楹銀牙也是咬了咬,他們在上面跟萬青等人耗了這麼久,結果刑天卻是下去撿了便宜,換誰都會有點不平衡。

「你此次應當也是沖著姆宗炎碑而來的吧?」花楹楹白了刑天一眼,突然道。

「姆宗炎碑?」

聽到這陌生的名字,刑天卻是愣了下來,難道,這便是這些大勢力來到此處的目的?可這又是一個什麼東西? 「不是吧,你也讓我買東西,你們是不是一起商量過」韓渡本來就預感到她可能會提這樣的要求。

「什麼商量過還有別人也讓你在西荊市代買東西嗎」閆茹月顯然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事,立刻補充道,「天呀,別人肯定也是看中了wolfrod的最新款內衣和絲襪,我跟你說,這種最新款非常搶手,我們古慶城還沒得賣,目前只有西荊市到了一批,你一定要優先替我買呀,回頭我一定好好謝謝你。」

韓渡頭有些大了,這位大作家隔著這麼遠就是為了讓他代買內衣和絲襪,話說這些東西貌似有些私密,讓他一個大男人代買,合適嗎

「不就是一款內衣和絲襪嘛,還要用搶的再說你讓我一個男的去買女士內衣和絲襪,我怕被人誤會是變態……」

「你知道什麼,wolfrod是全球最頂尖的奢侈品內衣品牌,最新款必須用搶,手快有,手慢無,我不管前面是誰讓你代買,萬一也是讓你代買wolfrod的最新款,你一定要優先替我買!」閆茹月看來是對這種奢侈品最新款志在必得,至於韓渡的擔憂,她不是很在乎,「你一個大男人怕什麼,反正西荊市也沒有什麼人認識你,你眼睛一閉一睜,進去買完走人,誰還會一直記得你在那裡買過女士內衣絲襪不成」

韓渡真是沒有辦法拒絕了,閆茹月這簡直就是不依不饒。

不過她倒是提醒了韓渡,司徒玉鳳剛好也讓他在西荊市代買東西,難不成也是讓他代買什麼奢侈內衣絲襪

按照司徒玉鳳的家庭條件,她也的確買得起,說不定現在穿的就是wolfrod內衣。

可韓渡仔細想過,又覺得這種可能性不大,依司徒玉鳳的性格,應該不會像閆茹月這樣奔放,讓他一個男的搶購內衣。

她是一個婉約知性的成熟女人,在韓渡眼中又還總有那麼點優雅之感。

這與她堂堂警隊領導的身份有些不合,但確確實實存在於她身上。

「額,閆大作家,你先別激動,別人不見得跟你一樣沖著內衣來的,我一會兒到了市區就幫你看看,你把購物地址還有實物圖案發過來,還有,記得把購物的錢也給我發過來,我預感到可能付不起你的內衣絲襪錢。」

韓渡說到最後有些無奈,他還沒有買奢侈品的經濟實力。

「行行行,接下來的都交給我,不說了,我還要去碼字,今天的更新還沒出來,記住有緊急情況微信聯繫,一定不能耽誤了我的事。」

閆茹月到最後還不忘叮囑韓渡,韓渡滿口答應,這才掛了電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