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玉兒美眸早就瞪的滾圓,就好像第一次認識王歡一樣,在她眼裡的勵志榜樣趙城主,就這樣敗了。

目光複雜的看著王歡,喃喃自語:「這就是你回來的底氣嗎?原來,我所做的一切,在你眼裡都只是個笑話……」

宋玉兒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各種滋味湧上心頭。

趙高義躺在地上,渾身劇烈的疼痛刺激著他的神經,讓他清醒過來。

「該死的,他怎麼會這樣強?」

趙高義心裡驚怒無比,臉上被恐懼和驚訝的表情佔據,再也沒有之前那種不可一世的囂張。

有的只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 幽雪染正說著,房間的大門忽然被推開,五個邋遢的中年漢子擠了進來,他們看到房間里的場面認了一下。在來雲頂山莊之前,幽靈雨吩咐過他們,幽雲旗在上幽雪染的時候,他們這五個人要在一旁觀戰。

幽靈雨要羞辱幽雪染,讓她被人強暴了,還要被人圍觀。

然而等到他們進了房間,他們發現,氣氛好像有點不對啊。

幽雪染掃了一眼門口的乞丐,她一掌隔空擊向幽雲旗,把他給定在牆壁上,她瞬移步伐,關了房門,將五個乞丐都踹到了地上。

「你們是來幹什麼的?」幽雪染問道。

其中一個乞丐還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幽雪染問了他就直接答道:「有個姑娘說,我們在雲頂山莊可以盡情享用一個美人,還要關起門來,和她大戰三天三夜。」

那個乞丐說完,打量了幽雪染許久,在他眼前的可是個絕世傾城的少女,他從未見過如此美麗的女子,乞丐不禁看痴了,腹部點燃起一片火熱,他直接問道:

「那個美人……是姑娘你么?」

幽雪染挑唇冷笑,她拿了茶杯走到這幾個字乞丐的面前,對他們道:「不,不是我~給你們享用的人,是他!」

幽雪染一隻手指向幽雲旗,另一隻手將茶水凝成細針刺入幾個乞丐的體內。

「你做什麼!」幽雲旗叫起來,然而他剛開口,幽雪染從他身上順走了陰陽散的陰散,她將粉末直接倒進了幽雲旗的嘴裡。

幽雲旗吃了粉末臉色大駭,幽雪染噙著冰涼的笑容對他道:「好好享用吧~嘗一嘗被五個男人伺候的滋味!」

幽雪染說完,她封住了幽雲旗的靈力之後,轉身離開了房間,並把門給鎖上了。

房間里傳來幽雲旗的尖叫聲,混亂的亂砸東西的聲音,然而沒多久,房間里的氣氛就變了,曖昧不斷,男人的低吼聲從薄薄的紙窗中傳了出來。

幽雪染拍了拍手,轉身離開。

自作孽不可活!

幽雪染離開自己的房間,就往凌琉澈所在的院子走去,她想去看看凌琉澈現在恢復的怎麼樣了。

還未進房間,幽雪染就聽到了凌琉澈的咳嗽聲,她繞過屏風走進去,見到蒼白瘦弱的少年裹著羊毛毯半卧在榻上。

見到幽雪染來了,凌琉澈連忙直起身子。

「躺著吧,你的身體虛的很。」幽雪染對他說道。

太監連忙拿來金絲軟枕讓凌琉澈靠著,幽雪染伸出手,手指搭在凌琉澈的手腕上為他把脈。

「你的身體虛弱是因為常年中毒造成的,我現在就開幾副葯,讓人煎了給你喝,在毒素被清一半的時候,你就可以開始下地練習走路了。」

凌琉澈長期沒有走路,幽雪染雖然取出了他膝蓋里的圓珠后,凌琉澈還需要很漫長的過程,才能像常人一樣行動自如。

「謝謝你。」凌琉澈真誠的說道。

幽雪染對他笑了笑,凌琉澈充滿心事的凝視著她,又開口問道:「你醫治我,是為了冽么?」 第759章念念,我睡不著

慕司宸好脾氣地哄著,生死剎那,才知道顧雲念對他有多重要,顧雲念真的是他的命。

噗嗤一聲,顧雲念忍不住笑了出來。

顧雲念捂臉,她怎麼變得這麼幼稚,真是身體變小了,身體也變小了嗎。

不過這麼一鬧,倒是把心中積壓的恐懼也都發泄掉了。

如何不知慕司宸陪著她幼稚地鬧這麼一通的用以,不就是讓她發泄情緒嗎。

想到慕司宸昏迷了幾天,她才放下手,問道:「你餓了嗎?」

慕司宸看了眼窗外,黑黢黢的,明顯是大半夜,搖搖頭,「不怎麼餓!」

這是實話。

他也奇怪,以往重傷昏迷后清醒過來,總覺得胃裡有些空空的難受,這次卻不一樣。

「應該是我睡覺前給你喝的葯,還沒吸收完。你昏睡時身體的消耗小,傷勢恢復所需的養分,全由藥劑提供了,這藥劑還有營養劑的作用,自然不會覺得餓。」

顧雲念看了眼床頭的鬧鐘,才一點過。

她起身裝作回從藥箱,試著是從空間中拿出一瓶藥丸來。

「這是辟穀丸,吃了有飽腹感,一粒能抵一個成年人一天所需的養分。」

顧雲念說道,倒了一顆,塞慕司宸的嘴裡。

慕司宸一張嘴,連同她的手指一起叼住,輕輕咬了一下才放開。

顧雲念瞪他,慕司宸只回了一個得意的笑,又連忙轉移開話題,「好像是不餓了!」

藥丸入口,化為一道甘甜地暖流,順著往下,連胃裡都暖暖的舒服。

「不餓了就睡覺!」顧雲念沒好氣地說道。

慕司宸受傷,需要多休息,在睡眠中才能恢復得更快。

看著顧雲念裹著被子蜷縮著他身邊,慕司宸滿是愉悅與滿足,還有就是興奮。

這一興奮的後果,就是睡不著。

「念念,我睡不著!」慕司宸拉過顧雲念的手,咬著一根手指在嘴裡無聊地磨著,像是含著玩具磨牙的大狗,有些含糊不清地說道。

「睡不著就自己數羊!」顧雲念抽回手,沒好氣地說道。

不能咬了,慕司宸就把顧雲念的手抓在手裡,捏著把玩,「數了也睡不著。」

顧雲念無奈地睜開眼,「睡不著,那你想怎麼樣?」

她白天也睡多了,被慕司宸這樣一折騰,原本不多的睡意也消失不見。

「我這次遇到的對手,就是念念你說的古武者!」這次的遭遇,讓慕司宸心中有太多的話想要傾訴,要說的卻只有顧雲念能理解。

「我知道!」顧雲念睜開眼,眼中閃過一抹冷光,「小師兄把那人的屍首帶了回來,我查看過,是個高手。」

在她穿越的那個世界,算得上是二流高手。

慕司宸一個身手不錯的普通人能在他手中保住命,甚至反殺,可謂是個奇迹。

「那他的實力,在古武者中怎麼樣?」慕司宸接著問道。

他有些好奇,顧雲念是怎麼知道這些隱秘的消息的,他查過顧雲念最初的資料。

一個從未離開過江城,才十五歲的女孩,是怎麼學的這一手驚人的醫術和神秘的古武。

四更

(本章完) 幽雪染被他問的愣了一下,下意識的不承認道:「沒啦……我治病救人獻愛心,為什麼要扯到凌蒼冽的身上去。」

她只是出於善心想要醫治凌琉澈,只是在這個時候帶他跑到雲頂山莊,純粹是幽雪染想藉此機會躲著玖夜使團的那些人。

凌琉澈聽了她的話笑了笑,忽然有個小廝走進來稟告道:

「二殿下,剛剛有護衛發現幾個人鬼鬼祟祟的往幽小姐的院子里去,奴才過來想問問幽小姐可有發覺院子那邊進了歹人了?」

凌琉澈把目光轉向幽雪染,幽雪染笑著道:「是我大哥帶了幾個人進來,啊~他進雲頂山莊沒通報真是夠失禮的,稍後你們叫我大哥過來,給二殿下陪個不是。」

幽雲旗不禁通報就進入皇家避暑山莊,實在是沒規矩,小廝不解問道:「為什麼不是現在讓幽家大公子過來……」

「我大哥現在正忙著呢~你讓守衛在我房間外面等著吧,等到我大哥出來了,就通知他過來面見殿下。」幽雪染笑容像狐狸一般的慧黠。

凌琉澈盯著她燦爛如星辰的明眸,就猜到幽雲旗跑到幽雪染的院子去肯定有什麼事。

而幽雪染此時露出來的神情,看來是她在一步步的在整幽雲旗了。

凌琉澈早有耳聞,幽家的人待幽雪染不好,他也想趁此機會幫幽雪染出口氣。

一個多時辰后,幽雲旗氣急敗壞的從幽雪染的房間沖了出來,他的靈力自動解封了,他就直接把被鎖住的房門給擊碎。而他一出來就有侍衛在外面攔住了他。

「幽家公子,二殿下有請!」侍衛們個個持刀,似乎幽雲旗不答應,他們就要直接把幽雲旗給架過去。

幽雲旗心裡在想是不是幽雪染跑到二皇子那邊告狀了,然而幽雪染沒有證據,而且她又沒有受什麼侵害,幽雲旗也不怕她!

心裡懷著一股被算計的怨氣,幽雲旗跟隨著護衛往凌琉澈的院子而去。

幽雲旗進了花廳四處打量並沒有見到幽雪染的身影,凌琉澈坐著輪椅出來,看到幽雲旗衣裳凌亂,還被扯破了,而頭上的發冠戴的歪歪斜斜的,頭髮亂糟糟的沒梳整齊,這樣的模樣狼狽的讓人有些想入非非了。

幽雪染剛才說幽雲旗正忙著,而且侍衛來報,幽雪染的房間里傳出來的聲音全是男人的喘息和怒吼聲。打量著眼前的幽雲旗,凌琉澈已經猜到什麼了。

「賜座。」凌琉澈吩咐了一聲。

太監搬來椅子放在幽雲旗身後,幽雲旗謝過凌琉澈,他剛做出彎腰的動作,腰疼起來,股間也是撕裂般的疼痛,幽雲旗眉頭擰出了三道褶皺,剛剛他被那五個乞丐粗魯的開了後庭,他現在根本沒法坐下去!

凌琉澈看著他的表情,微有不滿的道:「本王賜座,幽公子為何不坐?」

「我……額……沒……我坐……我坐……」幽雲旗絕不想讓凌琉澈看出端倪,他咬著牙,忍痛坐了下去,股間後庭傳來刺痛的觸感,令他實在難忍。 趙高義怕了。

這一次,他是真的感覺到恐懼。

他的巔峰人生剛剛開始,剛成就三重天仙王,還沒來得及享受,就被王歡直接打破碎,心裡既有不甘,又有恐懼。

他怨恨的看著王歡,心裡充滿了悔恨,如果他早知道王歡的實力這麼強,又怎會去招惹他,把王歡當神仙供起來都來不及,還想暗算?

可是世間並無後悔葯,一切都晚了。

「沒想到王歡竟然這麼強,這下有好戲看了,趙高義多行不義,日子走到了頭了。」

「哼,還以為這趙高義大器晚成,沒想到做的都是見不得人的勾當,有現在的下場也是罪有應得。」

「這就叫做報應,剛才還不可一世。」

……

在場諸位之中,對趙高義之前的狂傲早就不滿於心,只不過趙高義的實力擺在那裡,許多人敢怒不敢言而已。

現在他被王歡一巴掌抽飛倒在地上,讓不少人大快人心。

至於城主府那些守衛們,都互相觀望,這種級別的戰鬥,他們就算有心想去幫忙,也插不上手。

感覺到四周傳來的嘲諷聲,還有鄙視的目光,趙高義羞憤欲絕。

今日乃是大喜之日,結果演變成大悲。

一下從雲端掉入深淵,這種滋味和落差,讓他對王歡的恨意更盛,更濃!

「王歡!」

趙高義怒吼一聲,從地上沸騰起來,將真元全部灌進手臂之上。

一股恐怖的氣息從他身上爆發,三重天仙王,就算斷了一條手臂,但也並非沒有反抗之力。相反,發怒過後,不顧一切的趙高義比之前更可怕。

他整個人化作一道殘影,向著王歡衝去,到了這個地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捨命一擊!

趙高義已別無選擇。

「殺——!」

一聲怒嘯從趙高義嘴裡吼出來,拳破虛空,帶著毀天滅地的力量,向著王歡當空砸下。

王歡露出一抹輕蔑的笑容。

趙高義的殺字還沒落下,王歡伸出手掌,穩穩地抓住他的拳頭,真元一轉。

所有的真元激蕩,忽然為之一靜!

本來被趙高義攪動的真元,在這一刻,立刻恢復了平靜,從駭然波濤,眨眼睛就變成風平浪靜。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仙王們心裡一驚。

「沒想到王歡的實力這麼強,他究竟是什麼境界,能輕而易舉就將三重天仙王鎮壓,莫非他是五重天仙王?」

「不可能,幾年前他還是真神境界,就算進入太天宮,也不可能成為五重天仙王!」了解王歡的人開口說道。

宋玉兒的心裡早已麻木了,當年她與王歡一道參加太天宮考核。

她對王歡的實力最清楚。

此時,她心裡不禁有些酸溜溜的,如果當初自己能與王歡一起進入太天宮,那自己豈不是……

「不是每個太天宮弟子都是這樣強的,就算是太天宮首席大弟子,也未必能敵得過王歡。」

眾人的議論都與王歡無關。

王歡握住趙高義的拳頭,冷厲道:「你除了將下界修士賣給冰族之外,還有什麼勢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