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吳昊,信心十足。

連神陽宗的羅天都能打出來這成績,那自己上去,不說一鼓作氣取得輝煌的勝利,技驚四座,那起碼也能堅持個三四十個呼吸才對。

無空山的帶隊弟子,怎麼可能不如神陽宗?

「凌統領,吳昊願出戰!」

吳昊自然是盤算好了一切,一步跨出,氣勢十足的喊道。

「選誰做對手?」

凌清河擺明了也提不起興緻來,羅天的勝利已經是狠狠地給了他一記響亮的耳光,他哪有心情管別的,說起話來都有點有氣無力。

「就請宋宇師兄和我過過招!」

吳昊自然不覺得自己比羅天差在哪裡,更何況看著宋宇剛才的表現,也不怎麼樣,最主要的就是那些風雲衛都在嘲笑宋宇,不出意外的話,這宋宇實力肯定是墊底。

要踩,那就要踩廢物,要捏,那就捏軟柿子!

原本就灰溜溜準備滾蛋的宋宇,這下子更是心頭火起。

這混蛋……把老子當什麼了?

輸給羅天,那是自己運氣不好,對手太過奸詐狡猾,怎麼現在是個人就想把自己當墊腳石蹬上一腳?

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著周圍的風雲衛投射過來的目光,宋宇臉色漲的通紅,隨機便是一躍而上演舞台,面色冷厲如萬古不化的堅冰:「那就請吳師弟上台吧!」

看看凌清河並沒有做出什麼特別的表示,宋宇知道還是老規矩,差不多的就讓過關,不能故意下死手將對方出局,這已經是心照不宣的規則了。

至於羅天,自己還是不用太過理會了,得罪了凌統領,還能有好日子過?

不給幾個極度危險的任務讓他送命,那能說得過去么?

哼,必死之人,記之何用?

只可惜自己大概沒機會親手殺了他,真是遺憾……

「放心,宋師兄!你我點到為止,我定不會出手太重!」

吳昊一臉的自信笑容,神采飛揚的表情,彷彿自己已經名揚萬風城了一般。

呵呵……

點到為止……

不會出手太重?

宋宇只覺得臉皮今日快要被人踩爛了,頓時怒極反笑,聽凌清河開口喊道開始,立刻便蹂身撲上,身形電射而出,矯健敏捷連獵豹都自愧不如。

吳昊元力洶湧的噴瀑而出,迅速地形成了一層護體元力,而後便是另有一層元力遮擋在身前,形成了雙重防護。

嗯,宋師兄剛剛輸給了羅天,若是再輸給自己,怕是會對信心打擊很大,那這次便不要讓他輸得太難看,自己也不攻擊,就光防禦,也算是給了宋師兄天大的面子!

腦海之中泛起這個念頭,吳昊便也做出了決定,這場比試自己萬萬不可太過分才行。

與人為善,與人為善。

便在這個時候,宋宇的拳頭之處已然露出了一截冰錐,兇猛地扎了過來,看這架勢,似是要將吳昊捅一個透心涼。

吳昊一見這宋宇的表情,陡然心底發涼,忙不迭的又是在身前形成了一層元力防護!

三層防禦,應該是能頂得住的……

宋宇哪管這許多,一拳便是重重的扎了上去,輕而易舉的便是突破了吳昊的前兩層防禦,只是在第三層護體元力上卡住了。

這麼厲害?

見狀,吳昊頓時打了個激靈,再不敢小覷宋宇,見他收回拳頭,連忙再一次將三層防禦給補了上去。

也就是吳昊掌握了控制真意,才能在護體元力之外,額外添上兩層防護,不過,饒是如此,卻也依舊頂不住宋宇的攻擊。

而且,那突入進來的寒氣,竟是對元力防護的形成,起到了一定的阻礙作用。

快點……快點啊!

吳昊心中焦急的喊道,這才見識到風雲衛的實力。

宋宇很快便是打出了第二拳,這次力道更猛,直接便是突破了三層彷彿,將將停在吳昊的皮膚表面。

那溢出的森冷寒氣,頓時讓吳昊不敢動彈。

不過,宋宇可不準備現在擊敗他,時間還沒到,怎麼也要十個呼吸之後才行。

……

「宋師兄……這麼厲害?」

「難道剛才是讓著羅天吧,不然怎麼解釋?」

「你傻啊,你會在這種場合故意讓著對手,還拿自己的臉做代價?再說,凌統領在這看著呢,誰敢作假?」

「那就是羅天……羅師兄真的有正面擊敗宋宇的實力?」

不提下方少年們的議論,宋宇乾脆利落的突破了吳昊的防禦,而後結結實實的將他收拾了一頓,這才心情好了一些。

而後,在凌清河的主持之下,剩下的少年紛紛上場,而他們的對手,也大都是由凌清河隨手指定的。

第三關的考核,除了開頭不怎麼順利之外,剩下的部分都在凌清河的掌控之下。

很快所有人都已經比完了,也到了宣布成績的時刻。(未完待續。) 豪門婚色之老公寵上癮 第1991章是死是活,全是他自己的命(三)

魏寰本就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人,她要的未必是真憑實據。

只要讓她知道有那麼一分可能,安喜與她們離開有關,魏寰就定然不會放過安喜。

到時候若再叫她知道,安喜將帝王印璽帶了出來,被她奪走,以魏寰的性情,安喜絕對活不下來。

也就是說,從安喜一時動搖,被睿明帝說動替他送東西開始,就註定了他再也沒有退路,事後更是必死無疑。

……

姜雲卿手中勒著馬繩,另外一隻手輕撫著馬背淡聲道:「他既然選擇了背主,就不該再念著舊情,如他這般左右搖擺,明明壞了卻又不夠徹底的人,有什麼下場也怪不得旁人。」

如他這般的,是死是活,全是他自己的命數。

徽羽聞言抿抿嘴唇,其實覺得那個安喜的確是讓人一言難盡。

他如果向著睿明帝,那便一直忠誠,別投靠魏寰出賣睿明帝。

他既然已經背叛了睿明帝,而且還和魏寰聯手將他騙去了行宮,又一手將睿明帝身邊的血鷹軍交到了魏寰手中,可謂是斷了睿明帝唯一能夠翻身的機會,做盡了忘恩負義狼心狗肺的事情。

到頭來卻又去講恩義,去替睿明帝做事。

這種人立場不穩,甚至蠢的讓人無話可說,死了也白死。

姜雲卿一拉韁繩說道:「行了,他們的事情與咱們無關,是死是活都是他們的命數,余鶴那邊拖不了太久,而且魏寰也定然會讓人來追捕我們。」

「咱們突然離開,魏寰那邊定然會大怒。」

「我們必須儘快跟璟墨他們匯合然後離開,否則若是被人追上之後,免不得一場惡戰。」

魏寰是想留她,也想利用她,可是她同樣不是善茬。

若論心狠手辣,魏寰當屬其中翹楚。

姜雲卿有預感,若是魏寰察覺到不能將她帶回,甚至她絕不可能留在赤邯之後,魏寰定然會對她動殺心。

到時候刀劍相向之時,他們身處赤邯境內,哪怕身邊帶著暗衛,吃虧的也只會是他們。

至於睿明帝交給她的那方帝王印璽,能不用便最好不用。

如果這印璽真的如同睿明帝和盛老爺子所說,無它無法調動三軍的話,那她將其帶走,至少短時間內魏寰就算是再怒,也無法派兵對大燕動手。

但是同樣的,那印璽畢竟是赤邯皇帝才能拿著的東西,事關赤邯三軍調動,她若是用了,的確可以脫身,可是無論是魏寰還是赤邯那些將領朝臣,絕不會讓她帶著這東西離開赤邯境內前往大燕。

姜雲卿還想用這東西來牽制魏寰,免得魏寰在她離開之後惱羞成怒,跟南梁聯手,至少有了這印璽在手,到時候魏寰就算真的想不開跟南梁合作,沒了印璽和焚月令,她調動不了三軍,想要做什麼他們也都來得及應對。

雖說以魏寰的手段,時間長了之後,她定然有辦法削弱那印璽的效用。

可是至少在一兩年內,憑著這東西,足以鉗制魏寰和赤邯。

(本章完) 風雲衛的那些成員,對於這一個環節倒是不怎麼關心。

這些少年,若要成長到和自己一般的水平,怎麼也要花上幾年的功夫,到那時候,也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樣的狀態了。

也許死了,也許成了隊長,還有可能脫離風雲衛,外出遊歷、冒險,誰知道呢?

至於宋宇雖然是瀟洒而又乾脆利落的取得了一次勝利,但依舊是沒有留在這裡,嚮往年其他成員一般享受著少年們崇拜的目光。

今天只輸了一場,敗給了羅天,卻絕對是宋宇一生的恥辱,洗刷不掉,塗抹不去。

真正的污點。

甚至偶爾有人投射過來目光,都會讓宋宇感覺到臉頰發燙,似乎那眼神當中充滿著無盡的嘲弄與諷刺。

這種感覺……真是讓人討厭!

不過,即便如此,宋宇依然感覺到,情況還不算太糟糕。

羅天居然把在神陽宗忽悠人那一套在考核之時大聲說了出來,簡直就是不知死活,自以為憑著三寸不爛之舌能夠玩得轉。

也不想想,萬風城、風雲衛,這是什麼地方?

脈流境之中的最強者匯聚之所,真正的高手集中營,想在這裡花言巧語就哄得別人心甘情願的喊師兄還要將好處雙手奉上,這可能么?

而一旦這羅天不學無術的本質暴露出來,那到時候這場景……

想到這裡,宋宇的心頭一片火熱,恨不得立刻就把自己認識的高手全都招來,好好讓羅天給相相面。

到時候,讓你在風雲衛寸步難行!

宋宇握緊了拳頭,眉眼之間儘是陰翳。

「本次風雲衛新晉成員考核,第一名是……羅天!」

凌清河面無表情,語氣平淡的宣讀著。

這一結果不消多說,所有人都看在眼裡,而至於心中具體是什麼情緒,那就不太好說了。

各有各的想法。

「第二名……江子河!」

凌清河說到這裡,心中更加的膩歪,江家人一向都將第一視為自己的囊中之物,若是哪一次有兩位江家子弟參加,那就按照家族地位分個高下。

可是這次,居然被一個外姓人,而且還是出身五大宗派最低級的神陽宗的弟子,將第一名拿走,簡直讓人無法接受。

說不定,江家人還要因此而遷怒於自己。

凌清河心中愈發的憋悶起來。

「果然是江師兄啊……」

「那還用說么,除了羅……嗯,師兄之外,就數江師兄最厲害了!」

「真是倒霉,後來那些風雲衛跟瘋了似的,壓根不讓我們超出十個呼吸多少,基本都是十一二個呼吸就下死手,真是可惡!」

江子河聽著周圍少年的議論,心中更是不忿的破口大罵著。

什麼叫做「除了羅師兄,就數江師兄最厲害」?

我江子河何等人物,而那名不見經傳的羅天又算是什麼東西,兩者焉有什麼可比性?

再說了,就算是要比,自己又怎麼可能屈居那種鄉巴佬之下?

不過,結果就在眼前擺著,江子河有心辯駁一番,卻又毫無辦法。

自己的對手魯東,不過是脈流境二變,而那宋宇則是到了脈流境三變的地步,江子河自然不懷疑宋宇的實力,真的那麼不堪一擊,早就死在了任務當中,哪裡還用得著羅天捏軟柿子?

江子河只是不服氣。

羅天的運氣未免太好了些。

這王八蛋!

凌清河目光掃過,口中繼續說道:「第三名……金西山!」

「西山師兄!」

趙志平激動地雙眸放光,嘴唇微微顫抖著:「太好了……太好了!我金光閣又一次進入了前三名!」

金西山聽到自己的名次之後,自然也是無比的驚訝和開心,他不著痕迹的掃了一眼花凌韓三家的那幾名少年,見他們臉上隱隱有幾分不忿之色,心情頓時更加舒暢。

第三輪倒是沒有再淘汰什麼人,畢竟,凌清河最想淘汰的羅天不但以第一名的成績出線,而且還乾脆利落的擊敗了考核者,簡直就是給了凌清河沉重一擊。

凌清河現在的心情,十分的差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