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后,一道雅鶴木門被緩緩推開中。

跺跺,跺跺。

緊隨之後,一道少年的腳步聲,逐漸臨近。

誰?

神情本能一凜,宥澄橙的玉臂,探向床榻一旁的黎誘長劍,滿目戒備起來。

她清楚自己幹了些什麼,也意識到中毒緣何,想來若是被抓到,必然一番非人的折磨。因此若是敵人,她就算身子此刻極度虛弱,也要拼上一搏!

……

三步。

兩步。

一步!

步子極近了,就身處門外緊了!

吱嘎~

伴隨著門鈕金屬咬合聲,寢室內屋的一扇雅鶴木門,逐漸被推開。

隨後,一道少年的身影,閑庭邁入,並且手上提著一托盤。

而托盤之上,乃是幾樣誘人的小食,未見其物,香噴先嗅。

光光那幾樣小食的香味,便已經誘的宥澄橙她口水直流,肚皮大轉,雙眼冒星!

她,虛弱的身子,本能地渴望著進食~

「小刺客,把劍放下吧,我身後沒人。」

「哦,對了,還有某人也真有夠厲害的,今日全城上下,都在通緝一名刺殺皇室將軍未遂的少女刺客呢~」

把一托盤的小食,緩緩放在台桌之上,旋寒恍若一醒,順帶提點道。

「那就好,那就好~」

「這些早食,可以分澄橙一些嗎?」

嬌痛支起身子,宥澄橙上前一步,珊珊獻媚道。

「不可以,這是我的份!」

話語間,旋寒便拉開椅子,坐下,假意欲要開動早餐。

「你你……你真不懂得憐香惜玉!」

被旋寒如此果毅的一句,當即令澄橙她有些吃驚,但緊隨其後便一陣不愉快,惱怒吐聲了出來道。

「請問,我的大小姐呀,咋們非親非故,在下為何要幫你?」

「再有,三品丹藥的南醒苷露,就按市場價付款吧,你應該不會以為免費的吧?」

說話間,旋寒掰下一小塊麵包屑,扔向口中,小嚼了起來。同時一臉笑盈盈的盯著宥澄橙,調戲道。

「哼,小兔崽子,你真是活膩味了。區區一名小小斗者,膽敢這麼狂妄?」

一把拽過身旁黎誘長劍,就欲要來硬的。

宥澄橙她好歹一名斗羅強者,眼下人在屋檐下,居然被一名小小斗者欺-凌,甚至連早餐都沒得吃。叫他斗羅強者的顏面往哪擱,不動火怎麼可能?!

「考慮清楚了,再動手,你瞧我一名小小斗者,就以為我好欺負嗎?」

「哼,你動作快,殺了小爺我,小爺我天生爛命一條,無所謂。但瓷碗落地,碎裂聲一片必定招來麻煩,到時候就不知道咋們的澄橙大小姐如何應付了呢,嘿嘿!」

冷笑勾唇,旋寒一把拉過托盤,懸於半空,示意打翻道。

然而翹腿,單手倚桌,旋寒一片寫意笑容,無一不彰顯著主動權在他手上!

「嘁,臭小子,腦經轉的真快!」

一把收回黎誘長劍,把長劍憤憤一扔,順勢仍會了劍鞘。

並且,一轉身,宥澄橙怒氣忡忡間,打算不再理會旋寒整個小混蛋!

「做個小交易不?」

「嘖嘖,話說喲今日的早餐點真香呀,一早上就有對脆皮雞翅,食慾大增啊~」

把早餐托盤放回到原位,隨後旋寒故意一臉戲虐,發出聲響引誘著宥澄橙道。

他早餐剛才吃過了,怎麼還可能餓。

先前一番動作,無一不是再為與宥澄橙做一個小交易,做下鋪墊罷了。

「哼,說吧,有什麼問題想問?」

回過身,宥澄橙一步上前,尋了個凳子,坐下。

再后,稍微猶豫了一下,但還是移過早餐托盤,開始覓食起來了……

澄橙:她也並非蠢笨之人,一轉腦經,便想通了旋寒的小西洋鏡。而旋寒想要詢問的問題,多少有些心中瞭然。

「既然咋們都是聰明人,那麼最好不過了。」

「我也不兜圈子,直接點吧……」

……

旋寒站立一旁,雙眸轉悠,動腦,開口詢問。

而一旁的宥澄橙,則一邊覓食著,一邊有序回答的旋寒的問題,不過也是三思后說。

旋寒詢問的方法極為聰明,一點點把詢問的內容加深,率先試探宥澄橙的底線在哪。

待之後,知曉了宥澄橙的底線后,便不越過底線的,變得花樣的套話。試圖得道他最想知道的一些訊息。

……

兩盞茶時后。

旋寒想要詢問到的訊息,七七八八也被套了出來。

縱然宥澄橙有些惱怒,但也無可奈何,難倒還真把旋寒給殺了滅口不成。

事情大致情況是這樣:

——事情呢,極為複雜,得從一周前說起!

一周前,三幫團伙,沒有任何預兆地,便突兀出現在曉日升城。

第一幫:皇室櫻家,由櫻笑天帶隊。

櫻笑天將軍領著一整隊,百餘名輕騎兵初現。並且人人裝備精良,神色冷酷,精力充沛,實力高強!

櫻笑天:巔峰斗宗。而他的手下,赫然一眾斗宗斗羅,為數眾多,極為駭人。

甚至有人以為,這是前線吃緊,櫻笑天將軍親自帶兵征討去了呢……,個種非議聲不斷,怯怯噪噪,一時間整個曉日升城人人惶恐,擔憂忡忡。

第二幫團伙:萬丹聖界。

萬丹聖界一隊:一眾三百餘人,駐紮在曉日升城各家酒店客棧,行動低調,不惹事生非,行動詭秘,並且暗中打聽其他勢力的動態。

由於萬丹聖界的人,他們大部分以佩戴著族徽為榮,因此不難發覺。但有很多萬丹聖界的人還是遵照指令把徽章卸下,行事低調,謀划著什麼?

能夠令如此眾多的萬丹聖界高手,雲集於此,必然不會是一般的事兒!必有大事要發生。

第三幫團伙:崇尚聖殿的,梵宮一族!

這一幫人兒行動更為隱秘,因為曉日升城,乃出了名的貴族聚區,因為城內各種神聖殿堂不少。

由於為了保證大型活動的舉辦,崇尚聖殿在曉日升城內建立了諸多殿堂,殿堂高大,空間頗大,因此容納上萬人也是沒問題。

也正式如此,崇尚聖殿的梵宮一族,陸續進駐到曉日升城,才令很多人都沒有發覺。

是直到前不久,梵宮一族一幫人,浩浩蕩蕩,強者云云,集體行動出城了去的時候,才令大家愕然發覺其中的問題! 是直到前不久,梵宮一族一幫人,浩浩蕩蕩,強者云云,集體行動出城了去的時候,才令大家愕然發覺其中的問題!

至於崇尚聖殿的人數,乍數一下,絕對也不少於三百號人,乃至有可能上五百人!

這便是前些天,愕然出現在曉日升城,三幫最大的勢力。

而隨著時間推移,一榜榜小號的鬥氣世家,也紛紛從五湖四海各地趕來。

有百塞都域,帝都中州,青紇大州,古息露州,南澐戰州……

一榜榜的鬥氣世家,極聚實力強勁者,裝備精良,人人深色,臉色冷峻。

顯然,在曉日升城這塊兒,要發生某些大事!

再后,便輪到宥澄橙出場了。

宥澄橙:她由於等級不低,加上刺客榜上,已小有名號,便誘人雇傭了她。

任務:暗殺鬥氣世家的弟子,盜竊掉它們的武器行李,或丹藥裝備,阻礙他們順利辦事!

由於她的手段極為高明,辦事效率高,便有人單獨點明需要宥澄橙辦事了。

目標:刺殺某一棟豪宅內的一位達官顯貴公子,獎金翻五倍!

而眼瞅刺客獎金如此高昂,雖然目標不確定,但有得一試的價值,因此便接下了這個任務。

至於結果,已經很明顯了!

——她刺殺的目標,便是皇室櫻家的將軍:櫻笑天!

櫻笑天,巔峰斗宗的實力,是吹牛逼吹出來的嗎?

顯然不是,櫻笑天將軍寥寥一支羽毛筆一帶,便一招擊退掉了宥澄橙……

萬幸的是,宥澄橙她暗殺經驗豐富,並且早備有退路。因此眼瞅狀況不對,立即一個扭身,飛快撤離。

而這一趟櫻家護衛何等實力,何等反映靈敏,不出一瞬,便有人追襲而來。並且一劍刺傷了她,令她中了毒,還渾然不知,危險至極!

再后,便是宥澄橙她飛快撤退當中,為了尋求躲避場所,躲進了旋寒所住的客棧房間內。

過後的事情,便如旋寒所知的了。

也還好所幸旋寒為她解毒,不然她的小命兒,可真就要交代出去了呢!說實話,她內心還是有些感激旋寒的。

細細一回想,顯然這一趟暗殺任務,是由其餘一派,暗中發布的。

目的也很簡單:儘可能拖延皇室櫻家的這一趟任務。

那麼,如此眾多實力攪和,並且實力都不弱,那麼想來目的也不一般!

也正因為如此,才導致曉日升城縱然高手雲集,乃至還擁有皇家部隊存在,但礙於此行的目的非同小可。即便芃古井城早有人來請求支援,任由使者如何請求,也無動於衷,導致芃古井城陷落!

……

那麼如此這般重要的任務,就是是何?

這一趟三方勢力,乃至一眾鬥氣世家的目標:

——便是,仙鳶遺種舊址內的,神秘寶藏!

宥澄橙,她早在黑道,及暗殺期間,便的知道了這件事情的存在。

此趟行動,如此多高手,如此多世家,勢力如此強橫,顯然報酬豐厚的難以想象。

上魔大陸,以東禪寺天州境內。

禪寺天州境內,有一座曉日升城,北上,乃是一座魔獸山脈:仙鳶山脈。

仙鳶山脈,常年濃霧環繞,視力極差,一周難見,潮濕雨露。

但環境卻格外美麗,山水清秀,草長鶯飛,遠近皆啼。

而正是一座濃霧山脈,卻似駭人的死亡山脈!

原因無它,凡事進入此座仙鳶山脈的冒險者,多以迷失方向感而死,少數強者能夠安全進出。但也僅限於外層,其內聽說還有更加濃重的霧氣。

仙鳶山脈內,偏外層有一座小鎮:紅楓小鎮。

其內:生活的人數稀少,和藹可親,並不好戰,喜歡恬靜的生活。

但並非以為它們如此這般,就好欺負。他們可是人人強悍,人人深諳弓弩之術,造詣頗深,並且有特殊的眼法能感知到敵人,擊殺來犯者。

願無深情共餘生 同時少部分人習得馭獸之術,一眾同等級的魔獸,乃是他們的好夥伴。

濃霧瀰漫當中,前有源源不斷的魔獸抗敵,後由造詣頗深的弓弩之術襲擊,光光這些招數,便奠定了這座小鎮的易守難攻!

但仙鳶山脈的住民,並不好戰,若非侵犯,或者失禮,他們一般不會主動進攻。

常年下來,由於與外界的交際頗少,因此也很少有外人清楚其內的狀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