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此時萬宏山所表現出的態度,分明就是要替萬海玄出頭。

這是他們最不願意看到的局面。

只是礙於萬宏山的身份,他們卻也不好說什麼。

洛辰的眉頭也是微微一皺。

一直以來,他對於皇家學院高層的印象都是非常好的,這些長老,曾經都給他提供過不少的幫助。

但他沒想到的是,這堂堂副院長,卻是非不分,選擇了幫親不幫理。

當即,他便淡淡說道:「敢問院長,我懲罰惡徒,需要做什麼解釋?」

「放肆!」萬宏山一聲暴喝,目光冰冷的看著洛辰,「就算是萬海玄有些許過錯,你也只需略施薄懲即可,又何必廢他修為?」

一旁的幾位長老,臉色齊齊一變。

萬宏山的話,分明是有些顛倒黑白的意思。

他們也看出來了,萬宏山這是鐵了心要對付洛辰了。

幾人不由的對視了一眼,但還是選擇保持了沉默。

洛辰的臉上不由的露出了一絲古怪之色,看著萬宏山說道:「萬海玄差點逼死陳琳,這在院長您的口中竟然只是些許過錯?那我廢了萬海玄的修為,似乎也不算是太嚴重的懲罰吧!」

「哼!」萬宏山冷哼一聲,說道:「逼死陳琳只是你們的說辭,實際上並沒有發生,但是萬海玄的修為,確實已經被廢了,這事實,你總該承認吧!」

「呵呵……」洛辰笑了,他很是可笑的看著萬宏山,「副院長的意思是,只有萬海玄真的逼死了陳琳,我才能廢了萬海玄的修為?」

「不要再為自己辯解了。」萬宏山冷聲說道:「依我看,這件事分明就是你借題發揮,你廢掉萬海玄修為,也是另有目的。」

「就是,我根本沒想要逼死陳琳,我只是在向她表白。」聽到萬宏山的話,萬海玄也趁機說道:「院長,洛辰一定是將我當成了情敵,怕我和他競爭陳琳,所以才故意廢掉我的修為。」

這兩人一唱一和,儼然就是要坐實了洛辰的罪名。

「你胡說,你根本沒資格給洛辰當情敵?你……」

陳琳話說到一半,就被洛辰攔住了。

看著萬宏山和萬海玄兩人,洛辰知道,他此時再說什麼都沒用了。

因為萬宏山,已經鐵了心的要對付他。

當即,他便看向了萬宏山,問道:「那麼依副院長您的意思,要如何處置我呢?」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 「依副院長您的意思,要如何處置我呢?」

聽到洛辰的這句話,萬海玄的眼睛猛的亮了起來,激動的身體都在顫抖。

想要洛辰即將受到懲罰,他便感覺極為的興奮,甚至有種想要放聲高呼的衝動。

不過,卻被他生生的壓了下來。

而萬宏山,則是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他以為,洛辰是被他和萬海玄兩人的說辭說的無言以對了。

當即便冷笑一聲,說道:「按照學院規矩,惡意傷害其他學員情節嚴重者,應當廢除修為,逐出學院。」

話落,他便猛然一聲低喝,」執法長老何在,立即將洛辰帶下,執行處罰。」

「副院長,不可啊!」

一旁的一眾長老,終於無法再保持沉默了,齊齊站了出來。

如果這件事真的是洛辰的錯,那麼他們也許不會站出來。

但是現在,分明是萬宏山顛倒是非,他們就不能不站出來了。

如果真的按照萬宏山的命令執行了,那麼等皇甫洪出關,他們這些人,每一個都逃不掉。

「副院長,您看這件事,要不要等院長出關了再行處理?」聶長老站了出來,輕聲的說道。

他這句話是在隱晦的提醒萬宏山,洛辰的身份。

「是啊,副院長,萬海玄的修為已經廢了,如果再廢掉洛辰,那麼除了讓學院受損之外,根本於事無補,您三思啊!」另一個長老也附和說道。

「副院長,……」

「你們別說了。」萬宏山揮手,打斷了想要說話的長老,說道:我明白你們的意思,但家有家法,院有院規,學院的規矩,不容破壞。我相信,就算院長出關,也會同意我的做法。」

話落,他手又是一揮,「執法長老,給我帶下去去,立即執行。」

「是!」大殿之外,傳來了兩道聲音,而後便有兩個老者快步走進大殿,徑直走到洛辰身後。

就在兩人準備動手的時候,洛辰的聲音,卻是突然的響了起來。

他的目光看著萬宏山,語氣之中帶著一絲怒意,「堂堂皇家學院的院長,卻徇私情而枉顧學院規矩,我看你這院長,也是當到頭了!」

聞言,大殿之中瞬間一靜。

那兩個準備抓洛辰的老者愣住了。

一旁的聶長老等人也愣住了。

整個皇家學院,有資格說這句話的,除了院長皇甫洪之外,絕無他人。

而且,就算皇甫洪想要撤掉萬宏山的副院長職位,怕是也不會那麼容易。

畢竟,皇家學院隸屬於天嵐皇室,一切任命,最終的決定權都在皇室。

而如今,這話卻從洛辰的口裡說了出來,這讓他們感覺格外的怪異,也格外的……詭異。

洛辰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冒出這麼一句話。

就連一旁的陳琳,也是被驚的目瞪口呆,半響回不過神來。

她被嚇到了。

不過很快,她的眼中便閃過了一抹堅定。

她相信洛辰絕不會信口開河的,洛辰既然這麼說,就一定是有其原因的。

而且,她已經打定了注意,如果洛辰真的要被處罰,那麼她就和洛辰一起面對。

「哈哈哈……」一旁,萬海玄在聽到這句話之後,卻是直接放肆的大笑了起來。

他的笑聲之中,帶著濃濃的譏諷之意。

在他看來,洛辰一定是被即將到來的懲罰給嚇傻了,所以才會說出這麼一句胡話來。

「呵呵……」萬宏山也是感覺有些好笑,眼帶譏諷的看了洛辰一眼,他淡淡說道:「你還是先想想你自己的處境吧!」

話落,他再一次對著洛辰身後的那兩個執法長老揮了揮手。

對於洛辰的話,他根本不以為意。

不過,如果他知道洛辰即將要成為天嵐國的異姓王的話,大概就不會這麼說了。

以異姓王的地位,罷黜一個副院長,還是很容易的。

「誰敢動我徒兒!」就在那兩個老者即將動手的時候,一道充滿威嚴的聲音,傳入了大殿之中。

隨著聲音,皇甫洪的身影凌空而來,緩緩落下。

看到皇甫洪的身影,聶長老幾人的臉上,都是露出了一絲如釋重負的神色。

尤其是聶長老,更是悄悄的鬆了口氣。

在來到大殿的時候,他就暗中派人去請皇甫洪,如今總算是趕上了。

而萬宏山和萬海玄兩人,臉色則是有些難看,他們終究是慢了一步。

至於那兩個準備動手的執法長老,則是直接退出大殿去了,有皇甫洪在,怕是沒人能動的了洛辰了。

「臭小子,回來了也不先來見我,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師傅了?」皇甫洪沒有理會萬宏山,直接走到了洛辰跟前,面帶笑意的說道。

這個徒弟,那可是他的寶貝,他哪捨得真心怪罪。

「呵呵,弟子這不是怕打擾您閉關嘛!」洛辰笑著說道。見到皇甫洪,他也很是開心。

「這事一會再跟你算賬。」皇甫洪笑著指了指洛辰,而後這才看向了萬宏山,淡淡問道:「萬副院長,你要廢了洛辰的修為,並將他逐出學院?」

「是的,院長。」萬宏山一咬牙,點頭說道:「洛辰惡意傷害學院學員,按照院規,理應這麼處置。」

「哦?」皇甫洪不置可否的應了一聲,而後淡淡問道:「那如果,我不同意呢?」

在來之前,他已經從聶長老派去請他的人口中了解了事情的大概。

站在他的角度,他自然是無條件的相信洛辰的。

所以,這句話他說的極為的霸氣,這是他作為院長的霸氣,也是他作為一個師傅的霸氣。

他絕不會讓人傷害他的弟子。

「這……」萬宏眼中閃過一抹寒光,一咬牙說道:「雖然洛辰是您的弟子,但是您作為院長,也應該以維護院規為重吧!」

話音落下,他藏在袖子里的手微微一動,一個瓷瓶出現在他手中。

而後,他輕輕的撥開了瓶塞,一股無色無味的氣體,緩緩的從瓶中散發了出來。

「萬宏山!」皇甫洪的聲音驟然一沉,「我已經給了你機會,希望你不要執迷不悟。」

「院長,我維護院規難道也有錯?」萬宏山繼續爭辯。他必須要給自己爭取一些時間。

「看來你是執意不肯悔改了。」皇甫洪的眼中不由的露出了一絲失望,說道:「身為副院長,卻徇私護短、顛倒是非,看來這副院長的位子,確實是不適合你了。」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 「看來這副院長的位子,確實是不適合你了。」

聽到皇甫洪的話,一旁的聶長老等人,齊齊都是一驚。

這話從皇甫洪的口中說出來,那份量絕對要比洛辰說出來重的多。

在他們看來,萬宏山的副院長之位,這次真的是到頭了。

而跪在地上的萬海玄,卻是臉色一變,直接軟倒在了地上。

在被廢掉修為的時候,他的心情是無比絕望的,因為他知道,他的一生,已經徹底的完了。

但是,想到了萬宏山之後,他便彷彿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讓他又生出了一絲希望。

他相信,萬宏山一定能為他報仇,一定能讓洛辰付出慘重的代價。

而只要能看到洛辰被處罰,他便會極為的興奮和快意。

但是,他沒想到,事情幾度轉折之後,最後竟然成了現在這樣的局面。

如果萬宏山真的失去了副院長的位子,那麼他不僅無法報仇,而且還有可能會承受洛辰更猛烈的打擊。

他終於明白洛辰那句『我會讓你體會到,什麼叫絕望』是什麼意思了。

萬宏山就是他最後的希望,如今連最後的希望都被斬斷,他所剩下的,也就只有絕望了。

「是嗎?」聽到皇甫洪的話,萬宏山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絲冷笑之色。

皇甫洪神色微微一動,「莫非,你還想要反抗?你覺得,以你的實力,能抗衡我們這麼多人?」

洛辰看著萬宏山的神情,心中隱隱覺得有些不妥。

萬宏山的反應,實在是有些太奇怪了。

當即,他心中一動,便將精神力放了出去。

他現在的精神力覆蓋範圍,已經增加到了五十米,所以他輕而易舉的就看到了萬宏山手中的那個瓷瓶。

在精神力看來,那只是一個空瓷瓶而已,所以,他感覺更加的疑惑了。

不過隨即,他的臉色便是一變,猛然大喝道:「小心,他在下毒!」

話音落下,他立即拿出一枚解毒的丹藥吞了下去。

同時,他也拿出丹藥,給陳琳和幽影兩人服下了。

皇甫洪等人聽到洛辰的聲音之後,臉色也都是一變,紛紛拿出解毒丹藥服下。

由於是在學院的議事大殿之中,他們都習慣性的沒有釋放精神力,所以竟然沒發現萬宏山的舉動。

「哈哈哈,晚了!」 梅子 看到皇甫洪等人的動作,萬宏山不僅沒有阻攔,反而大笑著說道:「吃吧,吃吧,看看你們的解毒丹,能不能解了我這『萬香軟骨煙』的毒。」

聞言,皇甫洪等人的臉色又是一變。

萬香軟骨煙,無色無味無形,但就如同的它的名字一般,可讓武者渾身無力,癱軟在地。毒發之後,任你修為蓋世,也休想動一動手指頭。

最重要的是,這萬香軟骨煙是由萬種香料混合製作而成,準確意義上說,它並不是毒藥,所以解毒的丹藥,根本無效。

洛辰的臉色,也是有些難看。

他曾經聽說過這萬香軟骨煙,知道這東西的作用極為霸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