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了程鳳素一眼,飛快的握住程鳳素的手,堅定的表明他的立場:「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我知道……」何採薇低下頭,輕聲說:「我知道你已經有女朋友了,所以,我什麼都沒想做,我只是想距離你近一些,靜靜看著你就好……我可以發誓,我沒想對你做什麼,也沒想橫刀奪愛,破壞你和你女朋友之間的感情,我只是……我只是想有機會多看你幾眼而已……僅此而已……」

謝雲臨:「……」

他一臉無奈的看向程鳳素:「不關我的事!我也可以發誓,我絲毫都沒感覺到她喜歡我!」

程鳳素笑而不語。

「的確不關你的事,」顧君逐淡淡說:「你不過是她的擋箭牌,是她打出來的幌子而已!」

對謝雲臨來說,這可真是個好消息!

謝雲臨連忙說:「五哥,你繼續說!」

「我也曾經以為,她非要留在我的別苑中,是為了接近你,」顧君逐說:「但當我知道,她和何志桓是男女朋友時,我就知道,你不過是她隨時準備打出來的幌子,她真正的目的,是替何志桓和何家報仇!」

「報仇?」司朵棉臉色一白,聲音都變了。

「我沒有!」何採薇瞪著顧君逐,憤怒說:「顧五爺,你是有被害妄想症吧?我雖然和何志桓談過幾天的戀愛,但我很快就發現我和他不合適,我早就不喜歡他了,我為什麼要替他報仇?顧五爺,您的本事,別人不知道,我每天和棉棉在一起,我會不知道嗎?如果我想替何志桓報仇,我勢必會得罪你,連何家那樣的龐然大物,在顧五爺手中都輕飄飄的便灰飛煙滅了,我有什麼本事,敢向您顧五爺復仇?我年輕、聰明、漂亮、家世好,我有大把的青春和光明的前程,我犯得著為了何家,把我自己搭進去嗎?」

「道理是這個道理沒錯,」顧君逐勾唇輕笑,「可是,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這句詩,可以流傳幾百年,也自有它的道理!為了愛情,許多人連生死都可以置之度外,青春和前程又算的了什麼?」

何採薇臉色青白,攥緊了拳頭,一副受了委屈和羞辱,又故作堅強的樣子:「顧五爺,看來,你是認定我住在您的別苑裡,是要為何志桓和何家報仇了?」 ?勿聲連綿不絕,衝擊彼一波又波的從那相撞!外向著忍四」一方擴散而出,轉眼間。首發

那斬魄刀畢竟是死物,即使表現得再神奇,也只是魔氣凝聚而成的。在伏翔並沒有自如操縱的能力之前。這東西的靈活性還是遠遠達不到目標的!

正是因為如此,這斬魄刀卻只會使用蠻力橫衝直撞,只會硬生生的向著戈便撞過去,而並不知道騰挪轉移,並不知道攻擊弱點。

而這,便是這斬魄刀最大的一個弱點!

個足以被戈便抓住的弱點!

戈便在轟擊的過程中,不斷的試探著這斬魄刀的各個位置,試探著斬魄刀的破綻,那斬魄刀卻一點都不改變自己的位置,硬生生的杵在那裡。等著他的試探。

打了數百拳之後,戈便卻終於現了對付這斬魄刀的方法!

舒適拳在一瞬間爆出來,從斬魄刀的側面,距離刀尖三寸的位置上瘋狂的轟擊。

那一股無比恐怖的力道瞬間爆出來,完全作用在斬魄刀之上,轉眼間,無數蜘蛛網般的裂縫出現在這斬魄刀之上,瞬間宛如渣網一般將這斬魄刀完全包裹起來。

接著,這些裂縫極擴大,轉眼間便已經勒過整把斬魄刀,那斬魄刀在這一瞬間完全崩潰為無數塊碎片!

再被戈便的拳頭一轟,這碎片四處崩散,宛如無數的飛刀利刃一般向著四面八方飛出。

轟轟轟轟轟轟……

這些利刃撞到地面,撞到周圍的石塊,撞到旁邊的樹木,爆出了無數聲爆響。

石屑紛飛,木屑亂舞,整個空的宛如觸了數噸地雷一般,瞬間便被濃濃的各色煙霧所籠罩!

這時,經過了這麼久時間的準備,伏翔卻已經準備好了對戈便的下一輪攻擊!

只見,一道宛如長鞭一般的。三米長的刀氣出現在他的右手之中。正是「裂神三」!」」的真正力量都無法揮,那「裂神三」的節奏更是不用說,根本是一點頭緒都沒有。」!即使這」已經有了一絲絲找到節奏俐情況,也是如此!

而此時,面對戈便那級恐怖的攻擊,卻由不得伏翔手下留情了!

若是再手下留情,那等待他的,也許是戈便毫不給面子的轟擊!那可不是好玩的,因此,伏翔自然是耍揮出自己最強的攻擊,自然也就」的「裂神三」!

這宛如長鞭一般的刀氣已出現,伏翔便心神一動,控制自己的身軀一躍而起,以無比快的度夢沖向那煙霧之中,已經將那斬魄刀擊潰的戈便!

他此時身軀內部早已沒有任何魔氣的存在,就算想要利用魔氣來增幅自己的力量,增幅自己的度也根本做不到。因此卻只能憑藉自己控制重力的能力來獲得同樣的目的!

在半空中,他右手一震,那宛如長鞭一般的金色刀氣猛然一震,現出了無數的螺旋,瘋狂旋轉著,彷彿鑽頭一般向著那煙霧之中的一點藍色光芒猛插下去!

這鑽頭瘋狂旋轉,瘋狂攪動。

周圍的煙霧在這攪動之中瘋狂的向著這螺旋鑽頭聚集,轉眼間,便已經在這鑽頭周圍形成了一個彷彿龍捲風一般的存在!

讓他的這一招聲勢劇增十倍以上!

隨著他的攪動,周圍的煙霧變的越來越淡,轉眼間,已經顯露出了全身藍色光芒閃耀著的妾便。

此時的戈便臉上卻並沒有因為破開伏翔的斬魄刀而有絲毫喜悅的神色,反而是有著隱隱的痛楚,就好似受到了難以忍受的劇痛一般!

這卻是自然。

方才他瘋狂的轟擊,看似輕鬆自如的將斬魄刀轟碎,看那聲勢宏大而驚人,但卻並非沒有代價!

雖然伏翔和戈便的距離只有區區十多米而已,相對於當初他在天空之上轟出的那一招斬魄刀來說,那威力根本只是開了個頭而已,遠遠達不到這斬魄刀的正常威力。

但,這力量卻已經是強悍到了極點!

如此凝聚,如此純粹的斬魄刀!如此恐怖的破壞力,顯然不是任何人都能夠輕鬆的擊碎的!

戈便方才那數百拳越音,將空氣都擊成粉碎的拳頭,已經將他的身體內部的氣息耗費了將近六成之多!

而且,他的雙手並沒有帶上他的武器,那拳套,雖然受到一些拳勁的保護,但當所有拳勁都用在攻擊對方,抵擋對方攻擊的時候,這拳頭受到的保護自然也就不會很完善。

方才那數百圈毫無保留的攻擊。打破了那斬魄刀的同時,也讓他的拳頭變得血肉模糊!

此時,頭頂風聲襲來,他抬頭一看。看到那灰糊糊的,宛如灰色龍捲一般向他轟過來的攻擊,臉上現出了興奮的笑容,大吼一聲:「來的好!這樣才夠味!」

著,他身上僅剩下不到四成的氣快流轉,瞬間在他的兩個拳頭之處壓縮成為無比凝聚,無比純粹的拳勁,讓他的兩隻拳頭變成比起方才稍稍暗淡一點的太陽!

隨著這變化,蛔月漚從!前要力轟擊點時的佝僂猛然直起來

他的後背那條巨大的脊椎在這一瞬間,宛如彎冉成滿月的鐵弓忽然放開挺直一般,宛如有這一條巨龍在劇烈掙扎,讓他整個人的氣勢瞬間激增十倍以上。

同時,這一股脊推挺直的力量傳到肩膀,再從兩個肩膀傳達到他的雙手,雙拳之上!

隨著這變化,他大吼一聲,兩隻拳頭向著上方瘋狂的轟出。

隨著他的轟出,無數的真空彈被一層薄薄的拳勁包裹住,瘋狂的轟向從上方向他襲過來的灰色龍捲!

轉眼間,便有三百多個由藍色拳勁包裹住的,籃球那般大小的真空彈連成兩條直線,直頂向那由灰色灰塵組成的龍捲頭部!

也是那長鞭狀刀氣螺旋鑽沖的最強點!

「咔轟咔轟咔轟」懊啦黎啦」。好似巨雷轟鳴,更好似空間粉碎一般的聲響不斷從那相撞之處爆出來。

這次,卻並沒有產生衝擊波!

而是相反,產生了無窮的吸力。那藍色真空彈和那鑽頭接觸的位置好似出現了一介。無比巨大的黑洞一般,將周圍的一切灰塵,一切空氣瘋狂的撕扯吸入其中。

轉眼間,周圍那些原本將戈便,伏翔兩人包裹起來的灰塵已經被吸食一空!

空氣重新變得清明!顯現出正在上方,頭下腳上,右手拿著一道螺旋狀的,長鞭形狀的刀氣向著下方插下來的伏翔,以及下方雙拳瘋狂轟出,一個又一個籃球大小的藍色真空彈不斷轟出煉成兩條直線的戈便!

此時,伏翔臉上神色嚴肅,右手微微顫動著,那右手握著的那道長鞭狀刀氣隨著他的右手顫動而瘋狂的旋轉,產生越來越多,越來越小,越來越密集的螺旋!

而再往下,在那螺旋狀刀氣的鑽頭之處,一個灰色的泥球懸浮在那裡,上方那螺旋狀的刀氣不管如何衝擊,不管如何鑽動,不管如何壓下。都無法讓這泥球下降絲毫。

而下方那一個個被藍色拳勁包裹住的真空彈不斷的轟擊,卻也無法讓這泥球上升一絲絲。

雙方如此巨大的力量夾擊,這泥球居然也沒有破碎,反而越來越小。越來越凝實!

而那一股將周圍所有灰塵吸收成為泥球的吸力卻並沒有因為泥球的出現而消失,而是依然存在著,隨著那真控球的爆開不斷的產生,不斷的吸收著周圍的空氣,不斷的產生一股讓空氣流動的動力。

整個空地廢墟之上,轉眼間便出現了一股股微風,捲動沙石,產生了肉眼可見的痕迹!

這,正是那拳勁包裹住的真空彈的特殊功效!

真空彈,是因為攻擊太過快。連空氣都反應不及,因此形成了一個個球形的真空區域的一種形態。

本來,這種真空彈一出現便會極縮小,被周圍的空氣所充滿的,畢竟這裡周圍乃是無盡的空氣,排斥任何形式的真空」

但,有了那一層薄薄的拳勁便不同了!

拳勁,特別是戈便的拳勁,乃是由純粹至極,凝聚至極的氣所凝聚而成的。

這樣一股拳勁的堅韌程度,比起一般的物質都要強悍,凝聚起來的罩子雖然稀薄,但裹住這些真空彈。讓周圍的空氣不再沖入其中,卻一緊綽綽有餘!

當這被拳勁包裹的真空彈被劇烈的撞擊之時,那拳勁罩子猛然爆開,產生了一次爆炸,造成一次攻擊。

而那被拳勁草子罩住的真空彈在失去了拳勁的保護,也轟然爆開,讓周圍的空氣以無比快的度沖入其中,產生了二次破壞!

而且,這次破壞因為是將大氣的自然流動截斷,讓空氣沖入的時機延遲,所以卻是顯得特別的激烈!

自然也就造成了爆炸的特別激烈了!

因此,這些被拳勁包裹住的真空彈每一次攻擊,都相當於兩次爆炸,兩次宛如炸彈爆炸一般的爆炸!

這種爆炸,一個都足以將一名普通人轟得身受重傷了,這數百個交織在一起爆炸所產生的結果是如何恐怖就可想而知了。

若不是這時伏翔將自己所有的魔氣都導入這次攻擊之中,讓這次刀氣的攻擊達到了他有史以來的最數峰。說不定這次攻擊就足以讓他再受

r>

當然,此時因為種種情況,兩者卻是僵持住了!

「我是不是可以了」再打下去要兩敗俱傷了」伏翔猛壓數次壓不下去,想要再增加刀氣的強度卻現體內再無任何魔氣可以利用,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多少戰鬥力了,只能無奈的開口。

若是他此時乃是利用魔氣產生巨大的力量下壓,這一開臭便足以讓他泄氣,力量因此而減弱許多。

但此時他可是憑藉自己那控制重力的特殊能力來控制自己的身軀,讓自己的身軀下壓,讓自己的攻擊對準戈便,開口自然是沒有多大問題!

正是因為如此,他方才能夠這樣對戈便說話。

戈便在下方不斷的轟擊著,他的臉上神色依然是十分興奮,但他兩個拳頭之上的拳勁卻已經比起之前黯淡了許多。

而且他的額頭上也顯現出了絲絲冷汗。

很顯然,之前那數,子空彈凡經耗費了他大量的舉時他吊然環能夠勉諒種攻擊力道,但卻不可能再持續太長時間了。

聽到伏翔那只是稍稍有些疲憊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戈便心中的震驚就可想而知了。

要知道,他此時體內也是將近空空如也了,而且兩隻手臂更是在做著最大頻率的轟擊著,他只要一開口。那一股氣就會瞬間泄掉,全身無力。被那上方的鑽頭從頭頂鑽到腳底板」,

而這種情況下,在他如此辛苦的時候,這伏翔居然還能夠如此輕鬆的說話!這怎能讓他不震驚?!

瞬間,他對於伏翔的實力估計猛然拔高了數倍。

心中更產生了一種頹唐的情緒,,

自己修鍊了幾個年時間,居然比不上其他人一年的修鍊,,這對於任何人來說,特別是依靠苦練方才獲的如今實力的強看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兜頭兜臉的打擊」這足以讓任何人崩潰了」

戈便產生一點頹唐,卻是再自然不過了。

隨著他這點頹唐的出現,他出拳的力道不有緩緩的減弱。

隨著他出拳力道的減弱,伏翔的身軀猛然下壓了數厘米」

瞬間感到下方的力量減弱,伏翔以為戈便已經是同意自己的話,打算雙方一起收力,連忙將自己的下壓力量也是微微一收,自己手臂的震顫度也放慢了許多。

力量的放緩,那原本不斷加大的的鑽力自然也就減弱了許多。

就在這一瞬間,戈便心中忽然湧起一股戾氣!將原本那種頹唐的情緒一掃而空,雙眼微微紅,體內原本已經就要耗光的氣猛然一震,增加了數倍之多。;

這增加數倍的氣在他心中的那一股戾氣之下,瘋狂的往上衝去,轉眼間便輸入他兩隻拳頭之中,被壓縮凝練成為藍色的拳勁,讓這次從他手中轟出的真空彈變得比起之前強大了數倍之多!

原本宛如一介。籃球大小,如今卻忽然變成了三四個籃球那般大小!

這兩個巨大的真空彈一轉眼間便被他轟出去,向著伏翔那鑽頭一般的辦尖頂上去!

伏翔剛好是收力的時候,以為戈便會順勢將力量一收,那裡料到戈便會忽然瘋,忽然爆出這麼恐怖的攻擊?!

時間無法反應過來,便讓那兩個比起普通籃球大上三四倍的真空彈轟在那泥球之上,將那泥球猛然轟得往上撞上那鑽頭一般的螺旋刀氣。

嗤嗤嗤嗤,,

那泥球已經被壓縮得宛如真正的石塊,但就算是真正的石塊,卻也擋不住這刀氣的鑽動!因此,在一瞬間,這泥球便已經被絞成無數的碎片,向著四面八方颶射而出。

更在這個過程中不斷解體,產生了無數的灰塵,籠罩住了伏翔和戈便兩人,將外界的整個視線完全遮掩住!

伏翔大吃一驚,忽然感到眼前忽然被灰色的灰塵遮掩住,而從自己的刀氣尖端又傳來一股又一股恐怖的力道,將那刀氣衝擊得倒卷而回,心中的驚訝就可想而知了。

此時的伏翔全身無力,只能憑藉自己控制重力的能力方才能夠在空中懸浮,若是這刀氣倒卷而回。他根本無法躲過,恐怕整個身軀會因為自己所出的刀氣被撕成五六塊血肉,那樣可是死得冤枉了。

在這生死一瞬之間,伏翔反而沒有了之前的驚訝於恐慌。

心神猛然晉入了無比平靜,無比凝聚的狀態。

同時,周圍的環境似乎時間已經暫停了一般,他的思維變得無比的快,轉眼間已經有成百上千個念頭在他的心神劃過。

沒有了魔氣,他只能憑藉自己的體力來承擔這種思維無比快的狀態。

但很顯然,經過了方才那麼劇烈的打鬥,經過了將他所有的魔氣都消耗一空的打鬥,他的體力能夠剩下多少,那已經是可想而知。

因此,他能夠在這種思維無比快的狀態下所呆的時間顯然不會很長,

這段時間,在他自身的感覺中,最多也不過三十秒鐘!

若是他在這種狀態之中呆的時間過三十秒,那他脫離這種狀態之後。恐怕也沒有任何的力量能夠實施他在這種狀態之中所思考的時策,整個人定然是軟倒在地,只能夠等死,或者等待戈便能夠現自己的狀態而收回力量!

瞬間想明白這些,伏翔開動腦筋。無數個念頭劃過他的腦海。

數十種對策在他的腦海之中不斷閃動著,供他挑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