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

作為兩百個幸運兒之中最靠近鄭拓的人,一個名叫冷平的人,焦急的道。

對於他這樣的人來,東西當然要落袋為安。已經加入鄭拓的隊伍,當然就要尋求穩妥,要把這個位置牢,其他的事情,統統都不能考慮。

所以,他們是最迫切想要離開的。

山朋翻翻白眼:「離開,開什麼玩笑?你沒到外面那麼多人嗎?」

「山哥,這個……」

作為鄭拓身邊最信任的人之一,山朋當然也是被冷平等新近加入的人奉承的對象,他這樣,冷平連忙陪笑起來:「可是不離開,難免要出大亂啊!我們倒無所謂,就怕對大人……」

「哼!」山朋高高的昂著頭,從鼻孔裡頭噴出一股氣體,冷哼道:「怕什麼?老大能夠輕輕鬆鬆絞殺那麼多血海怪物,害怕這些人?不過是你們這些人膽怕死,想要逃跑罷了!這樣的人如何配作為老大的手下?來我應該給老大建議建議了!」

「不要!」冷平大驚失色,連忙道。

「什麼?大爺要怎麼做,難道還要聽你的指揮嗎?」山朋那是給點陽光就燦爛的傢伙,一見如此,立刻大叫起來。

冷平臉色大變,一咬牙,從懷中掏出個什麼東西,偷偷遞到山朋手上,陪笑道:「山哥,這是孝敬您的!求求您,放過弟吧……」

山朋卻不那東西,一把將冷平的手撥開,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幹什麼?賄賂大爺嗎?那是做夢!你不知道大爺一向清廉如水,兩袖清風,天高三尺……等等,這是什麼?」

山朋在鄭拓身邊,當然知道什麼是最重要的。只要緊跟鄭拓腳步,要什麼東西沒有?

當然就頓時擺出清正廉明的架勢來。

不過,他畢竟是一個鐵公激。而且還是那種貪便宜的鐵公激。

到了東西,難免要動貪戀。

於是到了最後,那來大義凜然的模樣,就變成了典型的蛀蟲樣了。

「這可是東西,這是人在一次探險的時候,偶然獲得的造化奇物!」

造化奇物,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東西。這種東西可能身的材質很普通,但是,卻在大宇宙的玄妙造化之下,有了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奇妙用途。

當然,作為奇物,最大的特點就是數量稀少,而且出現完全沒有規律。也許完全相同的條件下,完全相同的原料之中,只會出現一件造化奇物,也可能會出現多件。

甚至相同的奇物,其形成的環境、材料$淫蕩小說/class12/1.html,都完全不同。甚至時間也有巨大區別。

有的奇物,無數大循環甚至世界紀,形成。而有的奇物,短短几年就形成了。

有的奇物,可以存在很。有的奇物,片刻之後就會消失。原材料雖然還在,但卻已經完全不是造化奇物了。

等等等等。

在聖尊之下的層次之中,這些東西,是很受歡迎的。

至於聖尊之上,卻是完全沒用。因為根據聖尊的研究,造化奇物,不過就是造化程度不夠形成鴻蒙材料,這形成的物質。

數量稀少不,對聖尊的用處,真的不大。至少,絕對多數造化奇物對聖尊無用。

那極少數的,也往往落不到聖尊手上。要聖尊去大幅度收集,成功機率太,如同大海撈針。

當然,因為其稀少,也就只能發揮輔助行的作用,是沒有辦法作為日常用品或者主要用品的。

比如,它們可以幫助聖人煉製的聖寶增加屬性,提升威力。除此之外,因為蘊含造化玄妙的原因,對聖人體悟大道,也有幫助。

而且,對於聖人的聖武技,奇物可以大大幫忙,要麼縮短創造的時間,或者減少創招的難度,或者大幅度的提高威力。

還有的奇物,甚至可以完全沒有任何後遺症的增加人的壽命,或者改變人的資質等等。

這種作用,那就更加受人追捧了。

畢竟,很多聖人在壽元將近的時候,如果可以得到這樣的奇物增加命,這多出來的時間也許就能夠幫助他突破修為,真正的將自己的壽元大大延長。這跟普通的延壽手段不同,並不會影響潛力,不會絕了修為提升之路,自然頗為難得。

還有那改變資質,也是很受歡迎。

當然,也有些奇物,作用千奇百怪,也許是給你帶來霉運,也許是讓你變醜,也許是別的什麼,這個也是有的。

但就算這樣,也有那有著獨特需要的人,會用到這些東西。

而且,大宇宙這麼多年來,對造化奇物的研究也很深入,基上聖人們都知道,什麼樣的奇物有用,什麼樣的奇物有害。這個還是可以初步判斷出來的。

當然,更多的奇物,是那種一時之間不出什麼用途的。但這並不等於沒用。

因為那只是這件奇物,發揮作用的時候未到,或者條件沒有達成。也許在某種獨特的環境下,或者極度危險的情況下,這件平時完全沒有用處的奇物就能夠發揮作用,幫助你逃。

這樣的例,大宇宙之中,可以是多不勝數。

所以,哪怕一時之間不出作用的奇物,其主人也不會拋棄它,而是會放在自己身邊,美其名曰:盤物。就跟盤欲一樣,用人氣去涵養它,使之可以最終產巨大的用途。

當然,更多的情況下,是一件奇物放在身邊很多年,甚至傳了很多代,都依然沒有任何用處的。

不過,反正也沒有什麼損害,這樣做也多少有個盼頭不是嗎?

現在冷平手上的,就是這樣的一件造化奇物。

很顯然,這件造化奇物,已經在冷平身上很了。因為可以清楚的到,這件奇物的包漿非常溫潤,那是被人氣涵養已的跡象。

正如欲石一樣,被人氣涵養了,奇物也會呈現一種包漿,包漿越的奇物,發揮作用的時候,也就越穩定、越有效。

所以,盤物也是一種常見的涵養奇物的辦法。甚至形成了一種文化。

和普通的欲文化不同的地方在於,欲石只是一種貴重物品,而奇物卻有這各種各樣玄妙的用途。這是奇物文化更優勝的地方。

一般來,在奇物文化之中,這種被盤得很,有了很包漿的奇物,能不給別人,都是不會落到別人手中的。

因為有個傳是,這種被盤出包漿的奇物,已經和其主人氣運相連,一旦交給別人,就會把主人的氣運傳達到別人手上,對主人帶來不良後果。

所以,一般這種被盤的奇物易主,往往是舊主人喪,或者遺傳的情況下,會出現。

當然,這也是一種傳,並沒有得到證明。

就算可以到氣運的聖尊,也沒有人出來證實或者證偽這種法。

至於為什麼,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很多東西都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更何況,因為奇物的妙用,就算沒有這樣的傳,一般也不會有人願意將之交給別人的。

現在冷平將自己的奇物拿出來,不的不是很有誠意的。

山朋聽到「造化奇物」四個字,頓時眼睛一亮,一把把冷平手中的造化奇物搶過來,翻來覆去了幾眼,點點頭不置可否。

這件奇物起來,卻是一個奇異的野獸雕像。雖然是雕像,其實也不過是造化形成的巧合。實際上,跟野獸未必有關係。

不,應該基上不會有關係。如果真有關係的話,它在冷平手上那麼,冷平不會不去嘗試一下其和野獸之間的關係。

即然還是沒有發掘出奇物的用途,那當然不會有太大可能有關係了。

除此之外,就不出什麼東西來。

山朋怎麼,都感覺到這奇物,平平無奇。

但是,任何奇物,無論上去多麼平常,也都是給人有一種獨特的感應的。只不過有的比較明顯,有的比較暗淡。

比較明顯的未必更,比較暗淡的也未必就不。這個跟價值沒有關係,但無論如何,卻都是奇物的標誌。

否則,人們如何能夠從起來和其他東西沒有區別的奇物身上,發現這奇物的真相。

山朋手上現在這奇物,就有那種感應。

只不過,並不是太明顯。總是顯得隱隱約約,模模糊糊的。

一時之間,倒是讓山朋來了興趣,魂忘了外面的魂亂,仔細研究起來。

「山哥……」

冷平可沒有那麼冷靜,這個時候,可是關鍵時刻。萬一真的山朋在鄭拓耳邊兩句話,還得自己丟了位置,那可是冤枉之極的。

其實,要冷平這樣的身份地位實力,那鴻蒙靈寶的處,恐怕也未必能夠獲得多少。而一件奇物的價值,不定比那處更多。

不過,這奇物在冷平手上已經很,他費儘力氣,也沒發掘出用途來。

也許這東西是一件非常的寶貝,但在沒有被發掘出來之前,那仍然是完全沒有用處的。

而那鴻蒙靈寶的處,至少是可以直接變現的。

相對而言,還是鴻蒙靈寶的處,對冷平更有用。

至於這奇物,就算是天大的東西,即然沒有被冷平發掘出來,那就證明和他無緣,給了別人,也不心疼。

至少,用這個東西來行賄,比用造化結晶、魂沌之寶等等來行賄,更讓冷平不心疼。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第六卷破滅時代卷第二百一十六章巧破困局

第六卷破滅時代卷第二百一十六章巧破困局

鄭拓那裡,也正在焦頭爛額呢。

山朋其實也有些害怕了。

這麼多人烏泱烏泱的衝上來,哪怕是哭著喊著想要加入隊伍,那也是一種很容易讓人心生畏懼的。

主要是那種已經完全沒有理智的狂熱,實在是太嚇人了。

所以山朋第一個正式向鄭拓提出趕緊離開的要求。

聽了他的話,鄭拓皺緊眉頭想了想,還是搖搖頭:「不行!如果我們就這樣走了,這些人會善罷干休么?」

他伸出手臂向著前面那些人畫了一圈。

看著被這一圈圈進來的那些人,山朋囁嚅著想要說什麼,最後還是把要說的話咽了下去。

沒錯,這個要走,卻也真的不容易走啊。

這麼多人圍上來,你怎麼做?

飛上天?

對不起,經過實力壓制最高也只有區區三階聖人的在場諸位,那是根本飛不起來的。

逆風向 要飛行,最少也需要五階聖人修為,而且那還飛得很慢,只能算是漂浮,完全不適用。也只有達到了六階聖人修為,才能夠真正的飛行。

那個時候,不敢說飛行絕跡,直上青冥,也可以飛得比較高,戰鬥起來,也算是有些用處了。

開始,經過實力壓制之後,就算有這個修為的人,也統統都被強行壓制到了不超過三階的實力。

這個飛行,可是硬標準,不管實際上修為如何,只要表現出來的實力達不到,那就不用妄想。

飛行離開靠自己是不行了。

除非擁有飛行法器。

但是,除了那些大勢力之外,其他人,哪裡有什麼飛行法器?

去請求那些大勢力幫助?

那是做夢。之前還恨不得把鄭拓抹殺,現在又怎麽可能幫忙?

現在那些大勢力的人,恐怕一個個都在天空之中看好戲吧?

不落井下石就不錯了,還指望他們幫忙?

要說唯一可能幫忙的,或許就是那個小公子。不過,山朋卻並沒有那樣的信心,小公子會幫他們。

雖然說,他也看到了,在鄭拓戰鬥的時候,那個小公子一直在給鄭拓鼓掌加油。但鼓掌加油是一回事,真正出手幫忙,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雖然說,如果鄭拓等人真的求助小公子,實際上對方還真的有可能幫忙的——可是這山朋也好,鄭拓也好,統統不知道不是?

除此之外,就真的沒有什麼辦法了。

現在這個樣子,幾乎就是無解,只能僵持下去。

雖然大家都是聖人,堅持個幾年都沒問題,而實際上鴻『蒙』靈寶出土之日在即,也不可能那麼久。

但是,就這點時間,也已經是足以讓大家如坐針氈了。

那可以說是一種完全的煎熬。

山朋從來沒有想過,受人歡迎,也會有這樣讓人頭疼甚至恐懼的局面出現。

突然間,山朋看到了在眾人面前,拿到涇渭分明的分界線,頓時眼睛一亮,指了指妖星客棧:「或許那位前輩,可以幫忙?」

他這說法,倒是讓鄭拓也是眼睛一亮。

不過很快他就搖搖頭:「不行。我們現在有這樣子,已經是那位前輩很幫忙了。更不用說之前那位前輩出手的恩情。如果這樣的小場面,還需要依靠那位前輩解決,那可是真的對不起那位前輩的看重!」

他們所說的前輩,當然就是妖星客棧之中的那位掌柜的了。

因為這位掌柜的之前對鄭拓的幫助,所以他們已經不再叫他為掌柜的,而是尊稱為前輩。

不僅僅如此,這一位前輩對他們的幫助之大,可並不僅僅只是之前。

就算現在也是如此。

之前山朋所指的那個涇渭分明的分界線,實際上就是這位前輩給他們帶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