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庫克手裡的彎刀做出防禦的架勢.然後問道.

「有意思.你這個類人魔居然不怕我.桀桀.我就是這血海的主人多羅.」這個血魔玩味的看著庫克.不過這血魔的眼珠子上面沒有一點的精光.就像一個瞎子一般.

庫克聽到這話.倒吸一口冷氣.尼瑪這就是哈多西嘴裡那裡變態的傢伙.只要有一滴鮮血存在.就會重生.尼瑪.尼瑪.庫克在心裡把血法師們罵了一萬遍.庫克決定出去以後一定要讓這些血法師嘗嘗厲害.

「哼.我沒聽說過血海裡面還有主人.我告訴你.我的主人可是有一百多個同伴.全是高階血法師.你們這些血系生物就的就等著被主人們變成血精石吧.」庫克十分囂張的說道.一副你小子還不夠看的樣子.

多羅聽到庫克這麼一說.立馬就明白了.在心裡暗自想到:「這該死的類人魔肯定級別不高.不過上百名血法師.桀桀.」

「小子.你知道你的主人在那裡.」多羅壓下心裡的狂暴.開口問道.

「當然……不知道.不然你這樣個頭的小傢伙還敢出現.」庫克回答道.不過還是一副你小子識相早點離開.並且暗示要是我的主人在的話.你這樣的蝦米也敢出現.

「哈哈.哈哈.有意思.」多羅哈哈大笑.

緊接著庫克咒罵起來:「混蛋.看我的厲害.」

多羅看到庫克手持彎刀朝自己沖了過來.令多羅無語的是.這個類人魔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呃.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多羅笑的有些猙獰了:「哈哈.送上門的美味.我…….」

多羅的話還沒有結束就說不下去了.因為剛剛還在數十米開外的那個類人魔居然消失了.隨後多羅就感覺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在自己身體內爆發.緊接著多羅就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爆裂開來.

「吼」多羅爆裂的身體碎塊瞬間在一種奇異的力量下再次組合起來.形成多羅的身體.墮落剛剛反應過來.怒吼一聲.身體再次在那種奇異的力量下被撕裂成數塊.

「混蛋.混蛋.」如此反覆組合.爆裂.足足經過了數分鐘.多羅的身體才恢復了原樣.多羅怒吼起來.類人魔的身體上面一下子長出一隊血紅色的肉翼.然後化作一道黑影就消失了.

ps:下午還有一章.昨天感冒.一章寫了好幾次.斷斷續續的.后來實在是不行了.碼字手冷啊.玩遊戲不冷.滑鼠墊可以加熱的. <-》

「混蛋小子.別讓我抓住你.啊」在數百米的高空.多羅怒吼連連.巨大的聲音就像衝擊波一般沖開了數千米之內的血紅色霧氣.

多羅心裡那個憤怒啊.居然被人坑了.多羅從來沒有怎麼憋屈過.即使是跟惡魔位面君主級別的戰鬥.那也是早有預料的.但是今天被一個類人魔坑了.多羅感覺丟臉極了.

「吼吼吼.」隨後多羅繼續大吼.隨後血海裡面的生物的吼叫聲此起彼伏的.源源不斷地傳遞了出去.

隨著怒吼聲的傳遞.數十分鐘以後.就連黑市那邊的戈壁裡面血潮裡面的血系生物也都紛紛怒吼起來.隨後這些血系生物.血魔紛紛的掉頭.然後朝著血海回歸了.

「這.這血潮就完了.」一隊被圍困在一個高達沙丘上的惡魔團隊頭領驚訝的看著數以千計的血魔.血系生物源源不斷的後退.最終消失在眼前.

「頭.血潮是退了.不過這不應該啊.血潮據說要持續數個月.這才幾天時間.」另外一名惡魔下屬也疑惑的問道.

「啪.還疑惑個屁啊.趕緊收拾戰利品.看看滿地的屍體.這可是好東西.」這名團隊的頭領給了這個傢伙一腳.然後大聲吼道.血系生物只是吸食生物的血液.所以戈壁裡面的那些沙蠍.沙漠蜈蚣之類的剩下一個乾癟的屍體.這都是好東西.每次血潮以後.眾多的惡魔城市.商會都會派出強大的團隊收集這些材料.不過那些傢伙現在遠在上萬公里以外.所以這名團隊的首領急啊.

無數逃離血潮襲擊.眼看就要被血潮席捲的惡魔紛紛的狂喜起來.血潮的退卻讓所有的惡魔都湧入了爭奪戰利品的行當中來.而第一個反應過來的大勢力就是黑市.黑市裡面的幾個團隊留下的精銳.隨時準備撤往無盡的地下世界.但是沒有想到居然血潮退了.於是戈壁裡面再次上演了廝殺.

「哼.誰也別想著活著出血海.不過現在先解決血法師.這群該死的東西.要是被我找到…….不好.」多羅怒吼完以後.恨恨的說道.不過隨後好像意識到什麼一樣.身子一晃就消失了.

血法師打造出來的木船上面已經是各種符文了.血法師們一一的登船.當整個團隊都上船以後.幾名血法師吟唱起咒語來.木船開始移動起來.

「你們這些卑鄙的小偷.給我站住.」一個聲音滾滾而來.

「加速.加速.該死的.是多羅那個混蛋、」

「加速.加速.」

「血海暴君來了.」血法師所在的船上血法師們紛紛的驚叫起來.

「轟.」一道紅色的光芒直接擊中這木船的後方然後轟然炸裂.

十幾名血法師一下子落進了烏黑的液體裡面.瞬間被血烏黑的液體同化.同樣變成了烏黑的液體.什麼都沒有留下.

「血腥風暴.」

「血海傀儡.」

「血腥龍槍.」血法師們紛紛的開始吟唱咒語.然後一個個血系魔法就朝多羅釋放了過去.而木船雖然破損了足足三分之一.但是速度還是慢慢的提升了起來.

多羅看啊漫天的血系魔法.絲毫不閃避.不過多羅也沒有追擊.顯然多羅對於這烏黑的湖泊也十分忌憚.多羅冷笑不已:「你們難道還能得到那件東西.還能離開這裡.統統的都死在這裡.」

隨後多羅怒吼連連.不多時候.一個個的血魔出現在這烏海的湖泊邊緣.不過這些血魔根本不敢靠近這烏黑的湖泊千米之內.不過這也形成了一條防線.把整個烏黑的湖泊都包圍起來.

「不愧是血海暴君.尼瑪.」而庫克看著自己紅腫的雙臂.暗自心驚不已.剛才庫克用彎刀偷襲血海暴君的時候.庫克差點就把彎刀留在了多羅的身體裡面.要不是庫克的力量足夠強悍.恐怕彎刀就被多羅的身體卡住了.不過即使是這樣.庫克的雙臂也紅腫了起來.現在根本就不能拿武器.所以庫克才會在偷襲得手的情況下用閃現戒指逃離了那個區域.

「又是血魔.」庫克的魔眼發現了數百米開外的血魔.趕緊的掉頭.心裡暗罵不已.庫克不知道的是.整個血海裡面的血魔都在朝烏黑的湖泊前進.

庫克最後也被逼迫到了烏黑的湖泊旁邊.在庫克的魔眼裡面.這烏黑的湖泊所在的區域也是一個巨大的黑洞.根本沒有絲毫的其他波動.再看看這湖泊裡面漂浮的骸骨.庫克心裡震驚不已.

「精血.蘊含著強大法則力量的精血.」庫克仔細觀察了一陣子.然後得出一個結論.

「難道是神靈的血液.」隨後庫克根據血海的情況.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

庫克用一根極品的水晶棒沾染了一點烏黑的液體.然後用溶液不斷的稀釋.足足稀釋了數萬倍.在庫克的魔眼裡面.這稀釋過後的液體居然散發著五彩斑斕的顏色.

「不止一種法則力量.」庫克倒吸一口冷氣.這顏色就代表著系別.顯然這精血不是一種法則.

隨後庫克又失望了.因為這精血裡面蘊含的法則實在是太多了.那就成為了毒藥.因為沒有誰能夠融合這麼多種類的法則.而且法則的力量是會影響的.也就是法則具有同化的力量.庫克敢肯定這些精血一旦接觸某個生物.那麼這個生物很快就會被同化.因為這裡面的法則太多了.

「那麼這些血液是幹什麼的呢.」隨後庫克又琢磨起來.

「吼吼.」不過一陣怒吼聲傳遞過來.庫克心裡一驚.然後庫克就消失了.

「小子.你給我站住.混蛋.混蛋.」多羅看著數百米開外的庫克.庫克腳下是一塊原本懸浮在烏黑液體上面的骸骨.庫克現在正站在骸骨上面.

庫克看著多羅.也是苦笑不已.庫克剛才使勁一跳才跳到了這骸骨上面.這是沒有辦法的.在這裡運用閃現戒指.出現的結果很難預料.

「混蛋.你來啊.你來啊.」庫克既然知道了這烏黑的液體攜帶無數種法則.也就知道這多羅肯定不敢進來.哪怕是神靈也不敢進來.開玩笑.這裡面蘊含的法則互相排斥.互相吞噬.然後互相激化.互相同化.最終演變成什麼樣的結果.誰也不清楚.

「嘿嘿.小子.你要是不出來.我可是有辦法對付你喲.」多羅嘿嘿一笑的說道.然後多落朝遠處一伸手.一個巨大的血紅色的石頭就被多羅吸納在空中.

「不好.」庫克立馬反應過來.然後腳下一用勁.再次跳躍了出去.

「該死.咚.」多羅也看到了庫克的動作.石頭一下子就飛出去了.然後砸在了庫克剛在站立的骸骨上面.而庫克出現在數百米開外的另外一個骸骨上面.

然後庫克根本不敢停留.當庫克最後停留在一塊不知名的骸骨上面.這骸骨散發著瑩瑩的光芒.居然阻止了烏黑的精血的同化.

「唉.」庫克坐在這骸骨上面.嘆息一聲.庫克看著被濃郁的紅色霧氣籠罩的地方.根本看不到死什麼地方.

隨後庫克研究起腳下的骸骨來.庫克腳下的骸骨有七八米長.兩米寬.就像一大塊門板一樣.周圍數百米之內庫克可以看到隱約的還有骸骨存在.

「當.」庫克用雷牙輕輕的戳了一下這骸骨.居然發出清脆的金屬般的聲音.庫克驚訝之後徹底的狂喜起來.

庫克從自然指環裡面摸出一一根粗大的極品水晶出來.當著船槳.不過就是這極品水晶.也在不斷的軟化.然後逐漸的縮短.不到一分鐘.這極品樹精棒就被庫克丟棄了.因為已經被同化成了黑色的液體.

不過庫克不在乎.極品水晶多的是.半個小時以後.庫克來到了另外一塊骸骨旁邊.這塊骸骨要小一些.庫克琢磨了一番.根本沒有地方下手.

不過這也難不倒庫克.庫克從自然指環裡面摸出一些吸盤出來.在兩塊骸骨上面光滑的地方用吸盤固定住.然後又用繩子把吸盤連接起來.庫克隨後實驗了一下.沒問題.

接下來庫克就在這烏海的血海上忙乎起來.一塊塊的骸骨被庫克拼湊起來.當然遇到小的庫克直接收集起來.庫克手裡更是換了一塊五六米長的骸骨作為船槳.

「居然能夠收進自然指環.」庫克試驗了一下.這骸骨居然能夠收進自然指環.庫克徹底的興奮了.

隨後庫克也琢磨了一下.這骸骨就是一種材料.並沒有攜帶多麼強大的力量.要真是那樣.庫克在跳上骸骨的時候就遭殃了.庫克開始的時候思維進入了一個誤區.就像雷牙那麼厲害.那也是在本身擁有強大的力量之下才有的.而這些骸骨.要是蘊含法則.也早就被這血海裡面蘊含的龐大法則力量給消磨一空了.

「咦.」就在庫克在烏海的血海上轉悠的時候.庫克看到一艘船停在數百米遠的地方.庫克真的驚訝起來了.

「居然是血法師.嘿嘿.你們這些傢伙.居然被我庫克碰見.不過看樣子這血法師有什麼秘密啊.」隨後庫克就看清楚了.居然是血法師.庫克就慢慢的操縱著骸骨筏向後縮了回去. <-》

【手機閱讀m..】「哈哈,數十萬年,我們終於進展到了這一步,」少年血法師看著周圍的情況,哈哈大笑的說道,

「是啊,終於到了這一步了,」旁邊的血法師們都興奮異常,激動的看著周圍的,

這種情況讓庫克有些疑惑,不知道這些血法師究竟為了什麼事情值得這樣激動,庫克現在躲藏在一個比較大的骸骨裡面,這骸骨就像某種生物的肩胛骨一般,庫克躺在這骸骨上面,血法師根本看不到庫克的身影,但是庫克能夠聽到血法師議論聲,

不過隨後的一幕讓庫克吃驚不已,少年血法師開口說道:「動手吧,」

庫克剛開始聽到這話感覺沒有什麼,不過隨後庫克立馬反應過來,因為這少年血法師說的是上古魔法語言,上古魔法語言是一種最為古老的語言,可以追溯到所謂的神魔大戰,

不過經歷的越多,庫克對於神魔大戰的看法越是混亂,神魔大戰彷彿隱藏在重重的迷霧裡面,讓人根本不清楚什麼才是事情的真相,庫克剛剛驚訝,隨後庫克就看到上百名血法師的追隨者門做出怪異的舉動,

這些血法師的追隨者紛紛的灌下一瓶不知名的藥劑,然後這些血法師的追隨者紛紛的就發生了變化,

原本三米高的牛頭魔暴漲正七八米高,渾身肌肉鼓脹,並且身上還長出了一些細小的鱗片,不過也有差不多一半的追隨者爆體而亡,

不過這些變化過的惡魔隨從已經沒有了惡魔的身影,反而就像是一種怪物一般,像是獸人又像是野獸一般,這些怪物發出低吼聲,顯得有些暴躁,

「好了,開始了,」少年血法師開口說道,隨後數十個血法師開始吟唱起來,

「這是什麼咒語,」庫克根本沒有聽過這種語言,而且上百名高階血法師的吟唱就像一個整體一般,隨著時間的推移,庫克明顯感覺到血海發生了異樣的變化,

「嘭,」一名惡魔隨從身體爆裂開來,不過這一次這個惡魔隨從的身體碎片居然被奇異的力量牽引著,懸浮在空中,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嘭,嘭,

嘭,

木船上接連的爆炸聲讓庫克抬起頭來,數十個惡魔紛紛的爆裂開,碎裂的身體在奇異的力量牽引下開始不斷的融合,而血法師更是不時的刷過一道道鮮紅的光芒,

十幾分鐘過去了,一個足足有二十米高的怪物出現在甲班上,這個怪物就像是食人魔一般,不過這怪物渾身的皮膚呈現出一片烏黑,

「嘭,」這個時候,一名血法師身體也爆體而亡,這名血法師的身體在奇異的力量之下開始重組,

「這是什麼種族,」這名血法師重組身體以後,庫克看著都覺得怪異,額頭上有一個小小的獨角,整個人顯得十分的俊美,不過這種俊美帶有一種妖冶的感覺,

「融合,」這一名頭上長著獨角的妖冶人類輕聲的吐出兩個字,然後身體就化作一道紅光融進了這怪物的身體裡面,

「噗通,」隨後這名高大的怪物直接就跳進了這烏黑的血海裡面,

「這,這難道是自殺,」庫克驚愕不已,腦子幾乎當機了,這麼多血法師,還有上百名惡魔換來的就是這個結果,

不過很快的庫克就發現不對勁了,因為就在木船前面不遠的地方,一個異樣的波動傳來了,緊接著一個閃耀著紅光的傳送門出現在血海上面,距離血海有兩米的高度,

「傳送門,」庫克一下子就發現了,徹底的震驚了,這尼瑪血海下面有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就在庫克疑惑的時候,庫克腦子裡面冒出一些東西出來,一幕幕畫面不斷閃過,庫克明白過來以後,整個身體一下子直起來,然後用力的划動著腳下的骸骨,

「勇者之塔,永恆之塔的組成部分,」剛才的傳送門不但是一個傳送門,要知道傳送門也是由符文構成的,庫克在研究過復活之塔以後,看到這傳送門居然就出現了一些信息,不管這些信息是怎麼出現的,庫克現在要做的就是搶先進入勇者之塔,庫克在復活之塔裡面的收穫可是很巨大的,

「什麼人,」這個時候木船上面的血法師也被庫克的動作驚醒過來,大聲的吼道,

「轟,」而且就在這個時候,血海裡面衝出一條黑影,然後這黑影直接朝庫克撞擊了過來,

庫克看到這黑影就是剛才跳下去的那個怪物,不過這怪物身上只是剩下一堆鮮紅的血肉,庫克瞬間就明白了,血法師把這樣的怪物當做是防止血海腐蝕的盔甲,

「該死的類人魔,去死,」這怪物射向庫克的同時,一道紅光從這怪物身上脫離了出去,並且咒罵道,

隨後這紅光落在木船上,顯現出一個長著角的俊美的人類,庫克看著還有五六米高的一堆爛肉射向自己,庫克冷笑一聲,然後腳下重重的一頓,整個身體一下子就跳躍了上去,而那個射向庫克的爛肉在沒有人控制的情況下直接沖在了庫克站立的骸骨上,然後落進了血海裡面,

噗通,而庫克則在血法師驚訝的目光下,直接丟了一塊骸骨在血海上面,然後庫克借力再次跳了出去,

庫克就像一個會飛的蛤蟆一般不斷的借力,最後在血法師們眼皮子下面直接就穿過了傳送門,

「追,該死的混蛋,我要讓這傢伙做我的血奴,」

「混蛋,混蛋,卑鄙,恥,」

「快點,快點,」

「這些卑微,低賤,噁心的傢伙,」

「這些早該……,」

木船動了起來,隨後整個木船很快的就消失在傳送門裡面了,而傳送門還那麼懸浮在那裡,好像亘古就存在的一般,

「殺,」當庫克第一個跳進傳送門以後,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庫克就看到一個黑影朝自己的頭頂上落下來,

「咚,」庫克根本就沒有來得及防備,只有用手硬頂了,庫克感覺一股大力襲來,然後整個人就沒入了地面之中,

「噗,」隨後庫克從地下跳了出來,而庫克頭頂上的東西也被庫克一下子踢飛了出去,然後庫克就驚呆了,

一株株巨大的植物,足足有千米高,剛才被庫克踢飛的東西是一個巨大的圓形的東西,足足有十米直徑,庫克沒有心情多看,身子一閃就朝旁邊的森林竄了出去,

庫克剛剛竄出去,一條木船就從天而降,同樣的,一塊巨大的東西直接砸在木船上,木船被砸的四分五裂,血法師們紛紛的落下來,

「勇者試煉,」庫克頭皮發麻,勇者之塔是培養勇者的地方,而成功通過勇者試煉的就是勇者,至於沒有通過的,庫克就不得而知了,

「尼瑪,這裡蘊含的法則力量太古怪了,」庫克看著周圍的情況,感覺有些不妙,因為庫克發現自己就跟重疊空間一樣,並且這裡的重力也十分的龐大,庫克估量了一下,足足有十幾倍重力,不過庫克還比較適應,

「嘿嘿,這些傢伙,我倒要看看這些傢伙究竟要幹什麼,」庫克並沒有離開多遠,庫克躲藏在一邊,看著聚攏在一起的血法師隊伍,然後心裡嘿嘿冷笑不已,

庫克被血法師坑了一把,那麼庫克也不介意坑血法師,並且這血法師給庫克一種古怪的感覺,按照庫克的估計,血法師領地的奇怪情況不是天然的,而是人為形成的,那一個個的盆地裡面的各種環境幾乎囊括了所有的自然環境,這樣的地方最適合做什麼,那當然是做實驗了,

並且這血法師一直守在這血海附近,那麼圖謀的是什麼,並且是什麼值得血法師這樣強大的勢力一直隱忍,那麼這個東西絕對不小,現在庫克有答案了,勇者之塔,永恆之塔的組成部分,雖然庫克並不明白永恆之塔是什麼,但是從金光犼佔據的復活之塔來看,這裡面肯定不簡單,既然知道不簡單了,庫克怎麼還會冒險嗎,肯定不會,

庫克緊握了彎刀一下,然後小聲的說道:「大手筆啊,十幾倍的重力訓練室,還有這些植物,如果所料不差的話,這裡面肯定還有強悍的生物,」

血法師們聚集以後,就急匆匆的上路了,看著血法師前進的方向,庫克也在後面悄悄的跟著,庫克身上塗抹了一些刺激性味道植物的液體,這些植物就是這裡生長起來的,庫克知道要想在另外一個環境隱藏自己,那麼就是把自己融入這個環境,所以庫克用了最簡單最直接的辦法,

庫克心裡的打算那些血法師根本不知道,血法師內部已經吵翻天了,

「該死的,那個類人魔肯定知道什麼,」

「就是,不然也不會好心的提醒我們血潮這裡最虛弱了,」

「該死的,卑鄙,狡詐,恥,」

血法師們義憤填膺的朝著自己的目的地前進,庫克要是能夠聽到這些血法師的話,肯定會鬱悶不已,因為庫克還以為這些血法師會改變方向來迷惑自己,

庫克忘記了一點,那就是不管是什麼人,要是長期的處於研究之中,雖然智商會增高,但是情商方面……,

「咚,咚,咚,」庫克聽到一陣咚咚咚的聲音,庫克趕緊找個大樹三下兩下就爬了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