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此時,所有大廳內的人都是目光驚呆了,不知道林崖今日從哪找來的一個硬點子弟子,煉藥不會,嘴皮子卻那麼厲害。

「好,不愧是我的徒弟,比我前幾個好多了,光是我徒兒的這份豪氣,你的徒弟,就根本比不上啊!」頓時,林崖拐杖一下碎裂,對著米切爾哈哈大笑道,隨手一揮。

而且,在說話的同時,林崖似乎一下子陰翳孤僻的性格變得開朗了些,沒有像之前梁冬見到時那麼可怕跟詭異。

「你……,該死的小子。」紅羅此刻也在場,本來還想看著林崖是怎麼被轟出去的,但現在聽到梁冬那麼蠻橫,真的敢當著那麼多大人物說出這種找死的話,更讓林崖找到了話頭來氣自己,只能將憤怒的目光看向了梁冬,暗暗記住了這人。

而且從一開始,艷媚介紹梁冬給林崖的同時,這林崖都沒有太多的看梁冬,但當梁冬這次出言之後,似乎林崖就對梁冬刮目相看,連看向梁冬的目光內都充滿了期待好奇的神色。

砰砰砰!!!!

林崖一招之下,沒有花俏艷麗的氣功,只是肉眼看到一大片的空間漣漪出去,現在湧上來的氣功都一下被轟退了。

「什麼?」

「林崖,還敢動手?」

「你自己教導無方,還在這裡傷我門人,簡直罪無可恕。」旋即,西羅曼直接出手,作為副會長,居然說話說了跟白說一樣,這跟在其臉上打了一巴掌效果差不多。

「住手。」

陡然,一道雄渾的精神意念降臨下來,那一刻,所有人感覺自己的思維靈魂什麼的都停止了運轉。

旋即,梁冬可以看到一個身穿白色白袍,年過古稀的老人降臨下來,這人一腳踏實地,梁冬感覺,就連空間都停止住了轉動。

「會長,這小子大逆不道,敢侮辱我煉藥師公會的人,還有林崖,目光無人,會長定要將他們兩個驅逐出去,若不是艷府主的面子上,定斬不赦。」這人一出現后,西羅曼作為副會長,一步走到了勐獁身旁,目光凶光閃爍著出言道。

「你……。」梁冬還想說什麼,但林崖卻用手攔在了自己面前。

梁冬知道,這是真正的大人物出現了,林崖示意自己不該插嘴。

「勐獁會長,奉艷府主的命令,送這小子來登記煉藥師公會的登記,他日成就煉藥師,好加入煉藥師公會,也可為我們煉藥師公會出那一份微薄力量。」看到此人出現,林崖再怎麼傲慢,那陰翳的蒼老臉龐也微微動容,稍微一躬身的道。

「恩,這是可以,不過林崖,我不想再聽到你的風言風語,如果你這次的徒弟能夠成為一名煉藥師,那加入更是壯大我煉藥師公會的勢力,一個禮拜,如果不能……。」聞言,勐獁似乎聽到了艷媚,神色上微微一動,但旋即面子給出,就又冷冷的道。

「會長……。」聽到勐獁答應,其餘的包括西羅曼還有米切爾,全都是不同意的道。

「嗯,我自有主張。」勐獁伸出手道。

「我知道。」林崖點了點頭道。

「姓名,出生地。」在勐獁的示意下,那個檯子後為煉藥師公會辦理各種登記的負責人,這才面色蒼白的站了起來,問道,剛才那大戰一觸即發的樣子,震撼了不少人。

「梁冬,天蛇府。」梁冬報出姓名后,還想說什麼,但林崖卻示意了自己一下。

「好了。」

「如此,我們就告退了!」旋即,林崖微微躬身,目光一閃,那碎裂的拐杖居然又恢復如初,完全沒有使用真氣的他,實在是厲害到了極點。

「會長,這……。」林崖走後,所有在大廳的煉藥師幾乎一下子圍了過來,都對勐獁此次的做法感到疑惑。

「反正成為煉藥師的因素有很多,但沒有靈魂力量,是不可能成為煉藥師的,這小子雖然是「靈魂境」,但氣功的靈魂跟我們煉藥靈魂是完全不一樣的,此次給出艷府主的面子,他日,讓林崖離開也是順理成章的,他日我煉製一枚七品丹藥,迫那艷媚離開也就是了,什麼首席拍賣官,在煉藥師的勢力前,一切都不算什麼。」聞言,勐獁背負著雙手一點點的看著林崖二人離開,雙眸閃爍著森冷的目光道。

今日林崖梁冬兩人大鬧了煉藥師公會,他這個會長也是間接的被打了一巴掌,此時若是讓林崖跟梁冬安然離去,或者不付出什麼代價,這是絕對不行的。(未完待續。。) 「是。」

聽到這話,所有的煉藥師都是應諾。

「小子,剛才的表現就連我的這個老頭子都要對你刮目相看了!」出了煉藥師公會之後,林崖拄著拐杖,都忍不住站在原地,回頭開心的笑道。

這種開朗的姿態,這林崖,真是完全跟之前梁冬剛見到他的時候截然不同,好像就是換了個人一般,也許應該這樣說,之前的梁冬給林崖的印象是有點漠視,也就是不怎麼在意的眼光,但現在梁冬,卻能真正贏得林崖欣賞的眼光。

「為了報仇,我會付出一切。」聞言,梁冬就想到了自己家族被滅,父親被囚禁,每天夜裡,都不能好好的入睡,一想到自己成就煉藥師之後可以有機會請到上次的那個女人,梁冬就暗暗發誓,憑藉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天子的對手,只有請到幫手,他才能有一線生機,但同時,梁冬也要提升實力。

「恩,我看你的氣功怕是不下於皇級吧?」突然,林崖語出驚人,道破了梁冬的底細。

「你,你怎麼知道?」頓時,梁冬往後退後了一步,一下子心裡有點害怕,這林崖太過厲害了,簡直跟那氣魂大帝差不多的眼光,但自己的「乾坤不死勁」卻並不是皇級,是神級,但梁冬卻不能承認,因為,神級氣功太過驚天動地,艷媚知道的話,肯定也會對自己圖謀,哪個長生秘境強者不想達到大聖級別的修為啊?

達到大聖級別的修為,馬上就可以開宗立派,無數強者趨之若鶩的修為,但卻寥寥無幾。

「我身為五品煉藥師,這等都看不出來?」聞言,林崖白了梁冬一眼。

「但我從你的身軀上,感覺到了令我恐懼的力量,但你別誤會,我只是要找一名弟子好傳我的衣缽,而艷府主,則是想要讓你繼承我的衣缽,好繼續她的丹藥產業。」旋即,林崖笑著擺了擺手道。

各有所圖罷了。

「果然。」梁冬就知道,這艷媚絕不會是那麼好心的一味幫自己,長相雖然成熟嫵媚,但越是漂亮的女人往往也越有城府,當然,也不是什麼僅僅為了什麼對抗天子,不能獨善其身那麼簡單,原來是打著這個算盤,但只要自己救得了家人,粉碎天子的計劃,自己怎麼樣都是值得的。

「不過你也別疑惑為什麼她不找別人,而是因為,她之前也選中好幾個,但最後都因為種種緣故被她甩開了,但你要知道,我選徒弟之法非常殘暴,你要做好心理準備,有生命的危險。」看到梁冬神色上似乎有疑惑,林崖一收慈祥的笑容,突然變得陰冷下來道。

「我知道,我在那煉藥師公會略微知道一些,不然,我也不可能站在這裡了!」聞言,梁冬堅定的點了點頭道。

「那我們去訪市,去看看一品丹藥的一些材料,不過,其中產生的費用可要你自己出。」頓時,林崖繼續向前走去,哈哈一笑道。

「但我沒有錢。」聞言,梁冬暗道這個林崖詭計多端,明明是自己要收徒弟卻一點代價都不肯出,但自己在東方大陸,根本不用錢之類的東西,有要交易的東西,都用「聚氣丹」作為代替。

「嘿嘿……,辦法我都替你想好了,你可以賒賬嘛!」但林崖卻是神秘一笑,頗有些古靈精怪,跟那個在煉藥師公會不將天下人放在眼裡的那個人有著天壤區別。

「好吧。」聞言,梁冬目光透露出憤怒,那是對天子的憤怒,還有對領袖,旋即一步快速跟上。

離開了煉藥師公會之後,不得不說,天蛇府幾乎是跟雲中省一樣,是一個獨立的大陸文明,但卻並不像雲中省那樣,還跟聖元王朝十三省連接在一起,而是獨立一片,而且還比雲中省貿易經濟人文,還有產業都要發達,這裡各自形成一個又一個的豪門世家,就跟自己的天青城一個模式,但在這裡,神通可不是傳說,而是尋常之輩,天蛇府也遠比蒼家的勢力大。

而豪門世家之間,也有很多很多的產業,煉藥,是其中最大的產業,也是以這個職業最為最尊貴的,但一百個人當中,往往沒有一個人能夠真正成為的。

還沒真正的進入訪市,那喧囂的氣氛還有店家的吆喝聲就震蕩而來,雖然僅僅是吆喝,但匯聚起來的聲音真是一重比一重強烈,這讓進來的顧客都不知道從何看起,只能隨意的先找一家看看了。

「諸位,本店今日出售一朵「碧血修羅花」此花為一隻修羅死了之後,但靈魂未死,用靈魂力量一點一滴的培育成,好讓他將來有機會復活,但卻被我血戰傭兵團趁機擊殺,奪得下來,一百萬金幣,快來看啊,過了這村就沒了這個店啊?」

「現在,我們快披上黑袍,這裡人多眼雜,而且高級煉藥師,是不能現身當場的,這會壞了規矩。」突然,林崖扔給了梁冬一件黑袍,旋即自己穿上,邊走邊說道。

「哦。」旋即,梁冬依言套了上去,但這套黑袍好像就是為梁冬量身定做的,黑袍腦袋部分完美的遮蓋下來,讓人從外面看進來,就是只有嘴巴看的到,其餘的,皆是一片黑暗。

「哎……,好看的都有,稀有的我們也有,我們沙風傭兵團前日獵殺到了三級魔獸「赤金蜘蛛」的妖核,三百萬金幣。」走入訪市的這一刻,一個個商鋪的面前,都有一個個人在不斷吆喝著。

這些人後背後的老闆都是天蛇府內有頭有臉的人物,或是豪門世家,或者是那些名門望族,但這裡的基本訪市生意,都被天蛇府的三大家族所佔據。

蕭族,加列族,古族,天蛇府內最強大的三大家族,但各自也是爭鬥不斷,訪市生意更是爭鬥得頭破血流,天蛇府對此也沒有很明確的嚴厲管理,而且,有兩個家族,還跟其它五大聖地其中的兩個聖地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這就導致了五大聖地之間,其實也是暗流洶湧。(未完待續。。) 「這裡是古族的訪市,我們先過去看看吧?」突然,林崖進入訪市場之後,就選擇了一條巷子里走了進去,裡面四通八達,雖然看起來訪市一片片的,但對於三大家族的生意分佈,主事人卻還是分得清楚的,旋即,就可以看到,一個個氣功守衛在這裡,都是蕭族的家族護衛,只要不鬧事,這些人一般都不會怎麼樣的。

「大人,您要什麼?」一進入訪市,一個店鋪的賣家小哥就主動迎了上來,配合著諂媚的笑容,真是讓人不看看都不行。

而且梁冬感覺,這裡的人流實在是太多了,而且,一陣陣的殺伐血腥氣息撲面而來,表達了這裡集鐵血跟殘忍於一身,看看四周,不時可以看到有的人買了丹藥之後就直接就地吞服或者打坐恢復。

但這裡的訪市內的東西比起那煉藥師公會之內看台之上的東西,都是差了很多,事實上,這裡三大家族的產業,都比煉藥師公會差了很多,這也就是煉藥師公會集中煉藥師的原因。

「那些是什麼人?好像經歷過大戰的樣子。」旋即,梁冬問道。

「那是三大傭兵團的傭兵,專門為保護一些重要的東西去某一個地方,或者說是押送一件很重要的東西,僱主出得起價錢,他們就押送,這不,受傷在所難免嘛!」聞言,林崖雖然貴為五品煉藥師,如果在這種地方出現的話,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的,但高級煉藥師向來低調,不會說在這裡張揚什麼,如果暴露的話,都會遭遇猛烈的拉攏,但一般煉藥師都不會為其動心的。

而且,這種訪市內的東西一般都不會入煉藥師的眼,因為,太低等了。

煉藥師這個職業在西方大陸特別特殊,特別是在三大家族,能請到一品煉藥師的話都是以上賓待之,非常吃香的職業,但能做煉藥師的苗子非常少,而且,前期很苦,得承受。

「血肉塊、靈魄草、冰心花,這裡倒都是有,這三種,都是剛巧有啊,小官,給我來三份同樣的。」頓時,林崖在琳琅滿目的商鋪內東看西看,終於看到了自己心中想要的東西,旋即打了聲招呼道。

在訪市內,所有的賣家都可以叫做小官。

「哎好咧,富貴打點,大人總共十萬金幣。」頓時,看著林崖不斷摩擦著自己雙手的小官看到林崖一口氣要了那麼多東西,一下子眉頭都樂開了,尖銳的沖著一個夥計叫道。

「好咧。」

「哎喲……,這不是紅羅小姐么?」但陡然,面前小官的一個聲音勾起了梁冬的注意力,一下子將梁冬的目光吸引了過去,緊接著,梁冬就看到了紅羅朝著這邊走了過來,旋即就不自覺的來到了自己面前,那絕美的容顏上,看到小官恭敬問候的語氣,還有背後簇擁的這些家族護衛,心裡滿是自得之意,倒沒有多看梁冬幾眼,似乎在她眼裡,沒什麼幾個人是被她看得上的。

「紅羅小姐啊,古族族長的小女兒。」頓時,紅羅一出現之後,人群之中,很多火熱的目光掃射了過來,有些傭兵都想上去搭話,但看到紅羅身後的護衛,卻也就只能放棄這種想法,免得自找苦吃。

「恩,小官,老師說血魄丹我還沒有煉製純熟,讓我再來買幾幅,還有沒有?」但紅羅卻沒有在意梁冬兩人,而是蓮步一動,徑直走了過來,狹長的美眸一動,問道。

「紅羅小姐,真是對不起,剛剛是有,不過現在被這位大人買走了,您看,是不是明日再來?」聞言,聽到紅羅居然開口就要血魄丹的材料,小官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指著身著黑袍看不清面貌的林崖道。

「好,這下我們走吧,開始第一步。」旋即,但林崖看到這個女子,還有此刻賣了東西的小官卻將責任推到自己頭上,林崖也絲毫不以為意,手中戒指一閃,將這些藥材都收入戒指內,蒼老的眸子內儘是輕蔑,一句話將梁冬拉回了現實,自顧自的向前走去道。

「哦好。」梁冬旋即也不再去關注這個紅羅,也轉身走去。

「這位大人,請等一等。」突然,紅羅全身紅裙一動,就如同一隻跳動的紅色蝴蝶,飛掠在了林崖面前,林崖看上去雖然身軀略微佝僂,但任誰都看得出,這個老人必不是尋常之人,但紅羅同樣不好惹,這裡是古族的天下,紅羅作為大小姐,在這裡,就是絕對的至尊。

不過自己家自己需要的東西自己居然遲來了一步,這讓紅羅心頭微微有些不忿。

「怎麼?紅羅小姐?買賣交易成功,莫非想反悔不成?」頓時,林崖停住了腳步,森冷的情緒攀爬上了臉龐上,發出晦澀難懂的蒼老話語。

嗖嗖嗖!!!!

一瞬間,紅羅背後的護衛氣功高手也都飛掠了過來,將林崖兩人圍困了起來,看起來,還想要逼迫的樣子。

「並不是,老先生,紅羅最近是因為血魄丹的煉製不純熟,所以才挨批了,我願意出雙倍的金幣,還請老先生賣給我,紅羅感激不盡。」聞言,紅羅也知道這樣不對,但自己的煉丹較為重要,紅唇抿了抿,還是說道。

「哦?那如果不給呢?是不是就要強行逼迫了?」聞言,林崖冷冷一笑道。

「老先生還是賣給我吧,實在不行,老先生可以去我古族的其它地方看看,若是沒有的話,還請明日降臨,我古族絕對會非常歡迎的,今日之事,還望勿怪紅羅,紅羅感激不盡。」聞言,紅羅看著越來越多的人圍了過來,也不想將事情鬧大,紅唇輕啟,婉言說道。

「那還是你自己去別的地方看吧。」陡然,梁冬嘴角一個上翹,真的是走到哪裡這個女子都是陰魂不散,而且,現在還那麼多的護衛圍上來,嘴裡說著那麼好聽,其實,還不是想要強行逼迫么?

「什麼?」

「大膽。」

「我們家小姐好言勸說,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突然梁冬的出言聲,一下子讓紅羅的目光立馬轉移到了梁冬身軀上,美眸內,滿是高傲跟不可踐踏,似乎剛剛的好言相勸,就是她的最大限度。 「哦?你何時敬我的酒了?」聞言,梁冬冷笑了聲道。

梁冬雖然平日里為人和藹可親,不會主動的招惹別人,但要是別人主動找他麻煩的話,那他一定會拚死反擊的,就算是戰死,也不能讓人家以為自己是孬種。

「牙尖嘴利的小子,你是第一次來我古族的小子吧?」頓時,這個人大怒,身軀如同一隻白色的獵豹一樣飛掠向了梁冬,五爪如同一隻鷹勾,直接抓向梁冬的肩膀,那上面揚起的火光,還有破風聲,都似乎非常威力,將整個肩膀撕扯下來都不是問題。

現在,梁冬的激烈反駁,這些人居然說動手就動手,竟然那麼蠻不講理。

「法力境」么?」頓時,梁冬聞風,一點都不害怕,他是「靈魂境」,區區的「法力境」根本不在話下,身軀向後一傾斜,一下子就躲過了這一爪,但這人爪子掀起的勁風還是讓的頭髮身上的黑袍還是掀動了起來。

「你是早上的那個小子?」頓時,紅羅也看到了梁冬的真面目,當下絕美的容顏上布滿了驚訝,一下子就想起了早上在煉藥師公會之上跟隨著林崖身後那個說話利害的小子,微微有些驚訝的道,當下就想看看這個小子怎麼吃虧,等下被踩在地上的時候還能不能那麼囂張。

「小子,看看我的炎火氣掌。」頃刻間,這個居然握爪成掌,再進一步,直接印向了梁冬的胸膛,另一隻手也凝氣成掌,右腳也開始往前,臉龐上一股兇狠神色攀爬而上,準備一下子擊敗並且擒拿下樑冬。

「這小子死定了。」

「騰勇可是神通一重「法力境」呢?

「看你個頭。」陡然,梁冬也不躲避,直接以「不敗九段」的第三式打擊了過去,梁冬失憶的時候,才不記得這些東西,但現在想起了一切,而且這人的氣功也不過是上乘,連王級都不是,自然對付區區「法力境」,「不敗九段」就足矣了。

砰!轟!

恐怖的雙手對拼而起的勁風揚起了勐烈的狂風,兩道響聲,一道砰擊聲也夾雜著一道轟鳴聲震撼發出,也讓像小官這種不懂氣功的人迅速躲在了一邊,不敢去看。

咔嚓!

啊!

頓時,梁冬還留有後勁,直接全部進入這人的手臂內,還不待他再次進一步攻擊自己,梁冬直接將這人打痛,狠狠打下紅羅的臉,讓她看看,不會奉承她的男人還是有的。

當下,一聲慘叫聲還有一道骨頭碎裂的聲音,還有這個神通一重的護衛直接如破沙袋一樣飛出,強橫的後勁還直接將這人的腦袋都撞擊了地面,估計都救不活了。

「唿……,還有誰想上來試一下?」旋即,梁冬氣定神閑,重重的吐口氣,強烈的勁風消失之後,籠罩在身體上的黑袍也變得紋絲不動起來,重新遮蓋下面容,凶威一下子瀰漫在了當場。

「嘩!」

「沒想到這個小子看起來尋常之人,居然還是神通高手,是「靈魂境」的高手。

「大膽,簡直是自尋死路,敢在我古族的地方打傷我古族的人。」頓時,一個個護衛都是大怒,沖了上去,居然想群毆一個人。

「什麼?」

「古族未免也太霸道了吧?買賣交易成功又想奪回去?」

「住手。」突然,紅羅突然意識到了梁冬身後那個未出手的人是誰,是那林崖。

「你們什麼東西?」陡然,林崖一聲怒喝。

轟!

頓時,一道漣漪狀的氣浪從林崖身上傳開。

砰砰砰砰!!!!!

一道道震蕩聲響起,所有人衝上來氣功準備施展的家丁全部都被震退,一個個都是驚駭不已,不明白這個人為什麼擁有這般威勢。

「煉藥師?」

「這人是煉藥師?」

「這古族踢到鐵板了,但古族也有煉藥師。」

「林大師,別以為你是五品煉藥師就覺得自己天下無敵,我告訴你,在我古族,如果真的動起手來,我父親可不會怕你,別以為艷府主可以護你永遠,若是不給古族面子,你們在天蛇府,也沒那麼自在。」頓時,紅羅知道自己來不及,剛剛才反應過來原來這個老先生居然是林崖,但也沒想到林崖真的敢當著自己家族的領地,如此的下手,她作為族長的女兒,如果不討回個公道就太沒面子了。

「哼……,你少拿勢力壓人,你古族的破面子誰稀罕?告訴你,你除了有幾分姿色以外,在本少爺面前,你沒什麼驕傲的。」頓時,不待林崖開口,梁冬滿臉譏諷道。

「嘩!」

頓時,梁冬的這話一出去之後,更是引起了一片嘩然之聲。

紅羅作為古族族長的女人,一族千金,自然在天蛇府內有很多男子追求,甚至愛慕者也不在少數,此時居然被一個男子這般評價,一下子就讓很多人感嘆梁冬大氣魄。

在梁冬認識的女孩之中,除了江心月跟郭芸芸以外,基本的女孩都以自己的外貌還有玩弄人心為快樂的,比如說洪月兒蒼青鸞,都是差不多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