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千離微微一笑,並沒有說出楚雲霄期待已久的那三個字,而是直接用自己的嘴巴堵住了他的唇。

鳳千離這一次採取了主動的法子,舌頭橫驅直入的探入了楚雲霄的嘴裡,直到她將一枚丹藥餵給了楚雲霄之後,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輕笑著說道:「我剛才餵給你了一顆丹藥,可以迅速地恢復你體內的靈力!」

「嗯哼!」楚雲霄不滿地冷哼了一聲。

雖然已經明白了鳳千離的心意,但是楚雲霄還是很想聽到她親口說出那三個字。

那種感覺一定很好吧?

而鳳千離卻又已經依偎在了他的懷裡,腦袋枕在他的胸口上,輕聲說道:「雲霄,等我們離開強者之城之後,就回去將彼此的事情安頓好,然後我們一起四處走走怎麼樣?」

「四處走走?」楚雲霄重複著鳳千離的這句話,顯然有些不太理解她的意思。

而鳳千離卻點頭道:「對啊,因為我想,和你好好地領略一下這大好河山。我以前吧自己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修鍊上面,以至於錯過了生命當中的很多美好。我不想讓自己也變成一個只知道修鍊的瘋子。」

「好。」楚雲霄毫不猶豫地應承了下來:「等離開強者之城之後,你想去哪裡,我都會一直陪著你的,不過在四處散心之前,我們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麼事情?」鳳千離眨巴著眼睛看著楚雲霄,眼裡儘是迷茫的神色。

楚雲霄聽到她的疑問,無奈地說道:「當然是舉辦我們的婚禮了!我要給你準備一場盛大的婚禮,邀請所有我們認識的人來參加,我要讓你做最幸福的新娘!」 楚雲霄已然在自己心裡勾勒出了一副藍圖,因此當他在說這話的時候,眼裡閃爍的全部都是星星點點的亮光。

而鳳千離卻調侃道:「你告訴我,你要如此大肆宣揚的目的,究竟是你說的那個理由,還是,你要向所有人宣布你擁有我的所有權?」

被鳳千離如此堂而皇之的拆穿了自己內心的想法,楚雲霄還是有些尷尬的。

他乾笑兩聲說道:「那當然是這兩方面的原因都有了!不過還是我剛才說的更重要一些!」

笑話,鳳千離如此優秀,覬覦她的人有那麼多,如果自己再不大肆宣揚所有權的話,只怕那些人依舊賊心不死。

而楚雲霄又怎麼能夠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看著他那認真的模樣,鳳千離忍不住輕笑了出來,慢慢地躺會到了他的身邊,在他耳邊輕聲說道:「楚雲霄,我愛你,很愛很愛。」

鳳千離的聲音很輕,輕到就好像是有一陣微風拂過了楚雲霄的心裡。

那種感覺,堪比他以往人生當中所有喜悅的時刻。

「我也愛你。」醞釀了很久,楚雲霄才憋出了這樣一句話。

雖然簡單,但也是他真情實感的流露。

一夜好眠。

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鳳千離已經感覺自己的身體恢復了大半,雖然還是有些不太舒適,但是比起昨天來說已經好了很多。

她坐在床邊打坐,想將自己的實力在稍微鞏固一下。

但是當她認真去修鍊的時候,才猛然發覺,她竟然已經突破到了靈聖六段!

鳳千離的臉上洋溢著不可置信的神色。

楚雲霄和豆豆買好早餐剛剛回來,就看見鳳千離以打坐的姿態坐在床邊,頓時滿臉黑線地說道:「千離,你就不能好好地休息一下嗎?難道你忘記你之前是怎麼走火入魔的?」

鳳千離並不搭理楚雲霄的抱怨,只是以一副震驚的狀態看著他,嘴巴微張,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楚雲霄看她這模樣,著急的問道:「怎麼了?是不是又開始不舒服了?」

聞言,鳳千離微微搖頭,只是一雙眼睛一直盯著楚雲霄。

許久之後,她才找到自己的聲音,語氣中不乏一些激動:「楚雲霄,我已經成功地突破到了靈聖六段!」

「是嗎?」楚雲霄驚訝道,隨之而來就是對鳳千離滿滿的喜悅:「這一次你走火入魔,醒來之後實力實力再升一級,倒也算是因禍得福!」

然而鳳千離卻搖頭道:「不,如果不是你將自己的靈力分一部分給我的話,我根本沒有辦法順利地度過這個難關!」

「好了,我們倆就不要推來推去了,不管是誰的原因,只要你能突破,對於我們來說都是好的!你先吃飯吧,吃完飯我守著你,你好好地鞏固一下自己的實力!」

「嗯!」鳳千離重重地點了點頭。

接下來的一天,鳳千離一直處於認真修鍊的狀態。

不過這一次她並沒有再急於求進,所以走火入魔的情況也沒有在發生。

一直到傍晚的時候,她靈聖六段的實力終於鞏固住了。 是夜,鳳千離躺在床上,側身看著窗外淺淡的月光,心裡一點都不平靜。

她回歸自己在強者之城這一年裡所發生的所有的事情,總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有些不真實。

初入強者之城的時候,她僅僅只是一個靈王一段,雖然在她的那個界面,這樣的實力算得上很高,但是在強者之城卻僅僅只是末尾的存在。

而這一年裡所發生的許多事情,也讓鳳千離一下子抓住了機遇,成功地從靈王一段,突破到了現在的靈聖六段。

這麼大的跨越,是她以前從來想都不敢想的,而現在,卻真實的發生在了她的身上。

楚雲霄睡的十分安詳,轉身的時候,將自己的手也搭在了鳳千離的身上。

感受到了他均勻的呼吸聲,鳳千離微微一笑,閉上眼睛開始睡覺。

天一亮,鳳千離的生物鐘準時將她叫起了床。

動作迅速地穿衣洗漱之後,鳳千離就準備出門了。

楚雲霄坐起身看著鳳千離忙碌的身影,輕聲詢問道:「千離,你今天怎麼這麼早?」

「宗長給我們規定的時間,就是要讓我們今天這個點在他修鍊室門口集合,所以我必須得趕過去了!」鳳千離壓低聲音說道:「你再睡一會兒,到時候可以跟著我們門派的人一起去比賽的地方觀看哦,我會等著你的!」

「好。」楚雲霄毫不猶豫地點頭說道。

鳳千離的比賽,只要他在,自然不會錯過。

鳳千離朝他輕輕一笑,就出了門。

她的動作一直很輕,都沒有把豆豆吵醒。

宗長的修鍊室門口,鳳千離是第一個到的,

她剛站穩,其他人就陸陸續續的來了。

范峰是第一個看到鳳千離的,幾步小跑到她跟前,抬手在她的肩膀上輕輕地拍了拍,笑著說道:「楚風學妹,你來的好早!」

「我還以為你們毒已經來了呢!」鳳千離微微聳肩,笑著說道。

話音落,周楠也走了過來,熱切得和鳳千離打了聲招呼,然後一臉激動地說道:「楚風學妹,你之前給我的那個策略我使用了,沒想到真的凝聚出了我的劍意,真是太棒了,太感謝你了!如果不是你這麼慷慨解囊大公無私的話,只怕我現在還在那裡繼續摸索呢!」

「我只不過是給了你一個方法而已,至於能夠修鍊成功,還是你自己足夠努力的結果,但是你這麼感謝我,反倒弄得我都有些不太好意思了!」鳳千離輕笑著說道。

她輕快的語氣,到讓氣氛顯得不那麼沉重。

而周楠也不會因為過於感謝她而不太自在。

一切都恰到好處。

正當他們歡快地談論時,宗長已經走了出來。

他銳利的目光在一排人身上挨個掃過,在目光定格在鳳千離身上的時候,宗長驚訝的嘴巴都長得老大。

他簡直不敢相信,鳳千離竟然在一個星期之內,竟然又突破了一級,這速度,怕是他都比不上吧?

不過這對於宗長來說反倒是一件好事,因為鳳千離的爆發力太強悍,她的實力越高,所能使用出來的力量也就越大,那麼這一次的勝利,他們不就又多了一分勝算嗎? 宗長清了清嗓子,然後說道:「今天就是我們煉藥宗和劍宗的比賽了,這一次的比賽至關重要,若是我們勝利了,依舊可以蟬聯第一名的位置,若是失敗,以後劍宗自然會欺壓道我們的頭上。所以我希望在場的各位,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拿出自己所有的力量來完成這件事!」

「是,宗長!我們一定會竭盡全力去進行比賽!」在場的人,包括鳳千離,都異口同聲的說道。

鳳千離體內的血液此時已經開始流動了,自從突破到靈聖六段后,她就一直很想找個機會來試煉一下自己剛剛突破的力量。

宗長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之後,就讓導師帶領著隊伍前往約定好的地方。

帶路的導師一共有兩個,其中一個是伶櫟。

看到伶櫟的時候,鳳千離還很開心地打了個招呼,而伶櫟卻只是淡淡地回以了一個笑容。

鳳千離總感覺,今天看見伶櫟的時候,他對待自己的態度有些奇怪,但是具體哪裡奇怪,卻又一時半會兒說不上來。

也許是因為臨近比賽的緣故,伶櫟並不想讓自己太過分心的緣故吧。

鳳千離在心裡這樣安慰著自己。

等趕到比賽場的時候,劍宗的人還沒有來,所以他們那一邊的看台是完全空著的。

反倒是煉藥宗這一邊,已經擠滿了人,一個個放聲高喊地為他們加油助威。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鳳千離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楚雲宵。

今天他並沒有帶上之前的人皮面具,而是恢復了自己本來的容貌,一張驚為天人的臉在一群人里顯得格外耀眼。

而豆豆正趴在他的肩膀上吃東西,許是注意到了鳳千離的眼神,還特意抬起頭朝著鳳千離笑了笑。

俊男萌物的組合,不知道會萌炸多少人的心。

鳳千離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就已經將自己的視線收回來了。

這一次擔任裁判的是強者之城其他幾大門派的宗長。

因為煉藥宗和劍宗誰得到第一名,會間接地影響到其他幾個門派,因此,這場比試根本就不存偏頗和作弊,但凡是眼睛所看到的,都將會是裁判判斷的基準。

煉藥宗的五個人在裁判處拿到了相對應的號碼牌,然後就站在一旁耐心的等待著。

距離約定的時間還剩下三分鐘的時候,劍宗的人才姍姍來遲。

看到那龐大的隊伍,范峰嗤笑一聲之後,頗為不以為意地說道:「這劍宗的人看來是故意的了,否則怎麼會將時間掐的如此恰到好處?我倒是希望他們再晚來一點點,這樣他們不用比賽,就已經認輸了!」

「就是說啊,幹嘛要比賽的人跟著觀眾一起來?顯得聲勢浩大嗎?雖然人確實多,氣勢也大,但是不得不說,這樣真的很差勁哎!」其他人也在一旁附和道。

很顯然,他們都十分不爽劍宗這樣多此一舉的行為。

反倒是周楠和鳳千離一樣安靜,等到他們都抱怨完了之後,這才慢悠悠地說道:「別人都說,只有缺什麼的人,才會刻意地需要些什麼東西來證明在級。」 他頓了頓,「而劍宗今天的行為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他們擔心自己等會兒會輸的很不光彩,所以才會可以營造出一種他們很有氣勢的感覺,就是想從這方面來給我們一種壓力,雖然結果很差強人意!」

「不錯,我們只要好好完成自己的比賽就可以了,到時候打的他們不戰而敗,看他們還有什麼勇氣這樣囂張!」

煉藥宗的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顯然並沒有把劍宗的人放在眼裡,在他們看來,劍宗的人不過是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罷了!

等到笑夠了之後,煉藥宗的人也開始警覺了起來,畢竟劍宗可以和他們煉藥宗一決高下,也意味著劍宗的人只是智商不狗,但是實力還是不差的,不然以宗長的性格,也不會如此警惕了。

不過當鳳千離看向劍宗那五個人的時候,卻發現了一抹有些熟悉的身影。

那人依舊是一身枚紅色的外袍,只是從誇張的裙子換成了稍微緊身一點的衣衫,但是在一眾以黑白灰青為主的人當中,依舊顯得格外扎眼。

此人赫然是之前在賭石店有過一面之緣的那個杜悅。

沒有想到,她竟然是劍宗的人,而且還是代表。

也不知道這究竟算不算是冤家路窄啊!

劍宗的人也全部都拿到了號碼牌之後,就聽見了裁判的聲音:「這一場比賽還和之前一樣,兩個門派互相挑選自己的對手,第一次選擇的機會,就交給上一屆的第一名煉藥宗,第二次選擇的機會就交給劍宗,第三次第四次以此類推!」

第五次,就已經沒有必要再選擇了,因為彼此雙方都只剩下了一個人。

有率先選擇的權利,也算是一大優勢,因為可以合理的安排人手。

在選人之前,還有兩刻鐘商討的時間。

因為鳳千離是子午雲龍榜的第一名,所以第一個選擇的人自然是她。

就算她選擇了劍宗最差的一個,也沒有人會說什麼。

鳳千離大致看了一下劍宗的分配,輕聲詢問道:「劍宗那五個人分別是什麼等級的,你們都清楚嗎?」

「知道。」周楠點頭道:「那些人依次排過去,實力等級分別為靈聖七段,靈聖五段,靈聖五段,靈聖三段,和靈聖四段!」

「那我們這些人的實力呢?」鳳千離又問了一遍。

周楠回答道:「我們分別是靈聖五段,靈聖七段,靈聖五段,五段,五段!」

「知道了!」鳳千離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開始盤算到底要怎麼分配,才能保證這一次的比賽可以做到萬無一失!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鳳千離也沒有決定好自己要選擇哪個,其他人雖然著急,但是卻又不敢開口詢問,只好不耐煩地等待著。

約莫過了一刻鐘,鳳千離忽然開口說道:「不如我們這樣分配吧,第一個要出場的是孫宇,由他挑戰劍宗最厲害的那個靈聖七段。第二個出場的是林素,她挑戰劍宗的靈聖四段,後面劍宗只剩下兩個五段和一個六段,我們三個來,這樣能夠保證我們毫無懸念地贏得三場比賽!」 那個六段,不管是讓她自己還是周楠去對付,都沒有輸的可能。

這樣的安排,唯一不妥的地方,就是要讓孫宇做出犧牲。

聽到鳳千離的安排,所有人都將視線放在了孫宇的身上,像是在徵求他的意見。

因為大家都知道,做出這樣的犧牲意味著什麼。

孫宇卻不以為意地笑了笑,說道:「我當然願意了。坦白說,我的實力是我們五個人裡面最差勁兒的,也只能跟劍宗的那個靈聖四段對打,雖然我贏了,但是我們隊伍勝利的幾率會減小很多。而現在,只要我做出適當的犧牲,我們煉藥宗卻可以取得這一次比賽的第一名,何樂而不為呢?」

「對不起,我的想法有些太自私了。」鳳千離一臉歉意地看著孫宇。

孫宇並不回復她的道歉,而是認真地問道:「如果沒有你的這個策略,按照我們正常程序來打的話,你覺得我們能夠勝利幾場?」

「三場,最多三場,很有可能,連三場都未必能贏得過!」鳳千離根據自己的推斷,如此說道。

而這,的確是事實。

周楠跟她介紹的只是對方表面上看到的實力,有沒有人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誰都說不定,也很有可能有人跟她一樣,已經突破了,但是就是將這件事隱瞞下來不告訴別人。

這些都有可能,所以,如果按照常規的辦法去挑戰,鳳千離真的不確定他們最後可以迎幾場。

但是稍微利用一點手段的話,他們的勝算就會大出很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