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鳥們都聽到了,和鳳凰一起,紛紛點頭。

舅舅們是指望不了了,這些可惡的外戚,落月放了一把無名之火,將已經肯的快剩骨頭的對方燒了一個乾乾淨淨,剩下些灰隨風吹散了。

水澤美全身妖化,已經成了另一種樣子,可怕的嚇人,全身沒有一處正常的地方,恐怕這是水澤青冢同一血脈的人……

就讓水澤家的戒指收了你吧!

落月轉眼之間將水澤美捲入素銀戒指,讓她在裡面慢慢被吞噬,被消化吧……

然後輕輕走到紫年身邊在他臉上親了一口:「這男子是我的,你可不配。」

水澤美被氣的七竅生煙,可竟然逃不出去這素銀戒指……

「你把我的女兒怎麼樣了?」二族長這回著急了,茶也沒有心情喝了。

「我現在懷疑你囚禁了大族長,否則以大族長的智慧是不會因為家規而讓你掌管水澤家族,民不聊生,水深火熱,怨聲載道,邪門妖術,你該從水澤家族除名了。相見你的妖瞳女兒么?她在我的素銀戒指里,我也可以把你送進去,煉化!」落月說道。

一聽都素銀戒指,二長老十分害怕,他怎麼能不知道那個能融化一切的戒指呢,想不到,想不到竟然落到這丫頭的手心!

。 面如此時的困境,秋泓法師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只得如此。他此時主意已定,既然是金翅彪「入侵」在前,那麼就被動的讓萬股森林一方開始「進攻」。

秋泓法師主意已定,卻又犯了難。他們幾人都高高的躲避在樹上,一時也沒有機會抓取到萬骨森林一方的野獸。

沈暮沉聽聞到秋泓法師的呼喊之聲,登時便明白了過來。對於魔物大陸,沈暮沉還是有一些自己的判斷的。與前世的武林高手差不多,那些法師實力即便是再強,也萬萬難以與千軍萬馬對抗。

與漫天遍野的野獸洪流對抗,無異於在千軍萬馬之中掙扎。也就是說,一個人的實力即便是再強,也無法改變眼前的困境。或許,將修為修鍊至法神的階段,或有移山填海的力量。

「秋泓爺爺,你的意思是不是等他們爭鬥的差不多的時候,咱們……」沈暮沉說到這裡,手臂做出一個拋射的姿勢。

「沒錯!」秋泓法師緩緩點頭,接著皺眉說道,「就是怎麼抓獲對方的野獸,是一個難題!」

沈暮沉這麼一說,沈逸秋和郭靈仙也明白了秋泓法師的意圖。眼看雙方的爭鬥就要結束,而新的分界線馬上就要形成。若是雙方形成了新的「格局」,萬骨森林一方定然會調轉槍頭,開始對抗沈暮沉幾人。

「要是有繩子就好了!」郭靈仙說道。

「嗯,要不讓金翅彪下去抓一個野獸上了吧!」沈逸秋也出主意,說道。

「不可!」秋泓法師道,「此時金翅彪已經受傷,而且下面的野獸太多……要是弄不好,說不準會雞飛蛋打!」秋泓法師的意思很明顯,這一切的緣由都是金翅彪引起的,要是再放金翅彪下去「惹事」,說不準會使情況更加糟糕。

「秋泓爺爺,我倒是有個法子!」沈暮沉突然說道。

「嗯?」秋泓法師看了沈暮沉一眼,道,「說說看!」

「我可以用六面金磚!」沈暮沉說道。

「嗯這也是一個辦法,但還得看準時機!」秋泓法師緩緩的說道。他本來是想用風系魔法「龍捲風」捲起一隻野獸,投入到魔獸森林之中,可一時也沒有把握。此時聽聞到沈暮沉的主意,秋泓法師不由的心中一動。

此時,下面雙方戰鬥已經到了後期,明顯有些後勁不足。也就是說,此時已然到了戰鬥的尾聲,那「分界線」馬上就要確定下來。雙方戰鬥者開始散去,只在分界線處留下了許多的「炮灰」!而萬骨森林一方野獸散開的同時,已經有許多虎視眈眈的看著樹榦上的幾人。

時不我待,那秋泓法師見狀,連忙高聲的呼喊道:「動手!」

秋泓法師喊完,便將手一揚,看準了散開的一頭野獸。接著,在秋泓法師的指尖旋起了一陣龍捲風。風聲一起,登時將那野獸纏繞了起來。

那野獸處於隊列的後部位置,被秋泓法師的龍捲風纏繞起來,對前方散去的野獸倒是沒有任何的影響。秋泓法師一擊得手,登時一喜,將那野獸一拋,便要拋向對面的魔獸森林。 人魚一族在水中世界安居,李學浩一個人回了酒店,新垣由真和水野寧寧留在水中世界里,難得可以變身成美人魚無拘無束地在水中生活,兩人當然樂意,而且也捨不得家人和同族,約定好了明天一早再接她們回來。

一夜好眠。

翌日,李學浩一早把新垣由真和水野寧寧接了回來,今天大家要一起出遊,當然少不了她們兩個。

知道自己不是世界上唯二的兩條美人魚,新垣由真和水野寧寧都很興奮,任誰都看得出來她們的心情非常好。

「新垣小姐,寧寧,你們遇到什麼好事了嗎?」吃過早餐,一行人出發去大通公園時,瓜生麻衣忍不住好奇問道,實在是兩人今天和昨天的差別太大了,看上去就知道在她們身上發生了什麼好事。

「嘻嘻,你說對了,麻衣。」新垣由真笑嘻嘻的說道,父母尚在人世,還有很多族人也在,這讓她開朗了不少。

「是什麼好事?」瓜生麻衣更加好奇了,眼裡露出強烈想知道的八卦之色。

「是秘密。」新垣由真和身邊的水野寧寧對視一眼,神秘一笑道,水野寧寧也點了點頭,表示那確實是一個秘密沒錯。

瓜生麻衣狐疑地看了看兩人,忽然恍然大悟道:「你們兩個,難道是已經和什麼人交往了嗎?」

新垣由真聽得一愣,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旁邊的某人,水野寧寧則問道:「交往?什麼?」

「寧寧,你看了那麼多的電視劇,難道不理解交往是什麼意思嗎?」瓜生麻衣詫異地看過去。

水野寧寧搖了搖頭。

瓜生麻衣哈哈一笑:「交往的意思,就是一男一女兩個人在一起,關係非常親密的那一種。」

「親密?」水野寧寧似乎有些理解了,原本只說短語的她,忽然說完了一句完整的話,「那可以交尾嗎?」

「呃……」

不止瓜生麻衣愣住,就連走在前面的千葉小百合、水橋涼子幾人也回頭看了過來。

「寧寧,你想和誰交尾?」瓜生麻衣愣過之後,臉上忽然露出了惡作劇似的笑容。

「麻衣姐,香智子在呢。」一旁的李學浩提醒道,在小孩子面前,談論這種禁忌的話題,實在不應該,同時他自己也有點莫名的心虛。

「大哥哥,你在叫我嗎?」水橋香智子聽到她的名字,被水橋涼子牽著手的她也回過了頭來。

「香智子,早餐吃飽了嗎?等一下到了公園,那裡有很多好吃的哦。」李學浩連忙轉移開話題。

「好像沒有吃飽呢。」水橋香智子拍了拍小肚子,有些狡黠地說道。

「香智子,比起上個月,你已經重了好多了。」身邊的水橋涼子提醒道,自從香智子來了之後,因為被大家寵溺著,有什麼好東西都先給她吃,又不像在家裡有母親嚴格控制她的飲食健康,比起當初來的時候,已經顯得有些肉嘟嘟的了。

「涼子阿姨,我只吃一點點,不會好多的。」水橋香智子連忙乖巧地說道。

水橋涼子以手扶額,曾經乖巧聽話的香智子,現在雖然也聽話,但卻不像以前那樣完全照做了,她會有選擇性地去做,也不知道這個變化是好還是壞。

一行人根據導航,走路來到了大通公園。

大通公園有札幌心臟之稱,是一條全長約1.5公里、寬約100米的帶狀綠地,把札幌一分為二,成南北兩個部分。

公園內有濃密的樹蔭和草地,有五彩繽紛的花圃,還有兒童遊樂場和噴水池等,與其說它是一個公園,不如說它是一條綠化帶更準確一點。

一行八人進入公園裡,雖然是早上8、9點,但此時公園內已經有很多人了,有帶著孩子來的父母,也有帶人遛狗的市民,更有彈唱的年輕人。

以巨大的噴水池為中心,很多人坐在草坪邊的長凳上,也有直接坐在草坪里的,三三兩兩或一男一女,享受著這份難得的休閑時光。

今天是周末雙休日,對於上班族和學生來說,到這裡來感受一下公園的寧靜和優美,無疑是最合適的。

公園兩旁立有許多著名的雕塑,而札幌市的市花紫丁香也排列在公園兩側,可惜現在不是五月份,所以看不到那紫色的美麗花朵。

「這裡人真多。」瓜生麻衣粗略掃了一眼,感慨了一句,「我們去那邊。」她指了指一塊比較清靜的草坪,那裡沒什麼人。

大家跟著她走過去,李學浩自然也不例外,而原本牽著水橋涼子手的水橋香智子這時候膩了過來:「大哥哥。」抬頭看他的表情有些小討好,估計還記得剛剛跟她說過的這裡有很多好吃的,她嘴饞了。

「想吃什麼?」李學浩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水橋涼子,低聲問道。

「我想吃烤玉米。」水橋香智子也小聲地說道,一邊說一邊警惕地看著前面,似乎怕被什麼人聽到。

「烤玉米是嗎?」李學浩想起剛剛幾人走過來時,見到了烤玉米的攤子,香香的烤玉米味確實很濃郁,難怪會勾得水橋香智子嘴饞了,「你先跟著小百合姐姐她們,我去買,等下就回來。」

「好!」水橋香智子乖巧地應道,很快就有烤玉米吃了。

離開了隊伍,李學浩往後走,他記得之前烤玉米的攤子。跟老闆要了八根烤玉米,是兩種口味的,一種原味,一種是味噌烤玉米。

不知道哪一種更好吃,但兩種都買,可以讓大家選擇自己喜歡的口味。

提著烤好的玉米,李學浩正準備跟千葉小百合她們匯合,迎面走來一男一女卻讓他稍稍放慢了腳步。

那一男一女都是三十歲左右,男的還算帥氣,女的長得也不差,算是俊男美女的組合。

李學浩認識他們,正是昨天在飛機里遇到的那對用普通話交流的夫妻,他們當時商量的是為他們的弟弟找一所學校。

沒想到這麼巧,又遇到了他們。

不過此時他們估計是遇到了什麼困擾,兩人皺著眉頭,走過來時一直盯著腳下,似乎在找著什麼東西。

「怎麼會掉了呢?」丈夫的語氣聽上去有些抱怨,「會不會在酒店裡?」

「不,我剛剛還戴在手上的。」妻子的語氣很肯定,低頭繼續找著。

「那再仔細找找,就怕被人撿走了。」丈夫說道。

「那又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怎麼會有人拿走。」妻子否定道,但聽語氣其實更多的像是在安慰自己。

「就算不怎麼值錢,但那種東西那麼顯眼,有人看到並且撿走也沒什麼奇怪的吧。」丈夫說道。

「你就不能幫我一起找嗎?說那麼多話幹什麼!」妻子有些惱羞成怒了,尤其丈夫還一直不說好話。

「我這不是在幫你找嗎?」丈夫覺得有些冤,但見妻子真的惱了,他不敢再說什麼喪氣的話了。

李學浩將兩人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原來他們是掉了什麼東西正在找。

碰上這種事,換了別人,他可能會猶豫一下要不要幫忙,但兩人說的是鄉音,讓他聽了非常親切,不幫忙那是不可能的,反正以他的能力,也耽擱不了多少時間。

他迎面走上去,正好夫妻兩人也走過來,堪堪就要撞到他的身上。

「對不起,實在抱歉……」兩人把責任攬到自己的身上,畢竟在找東西,沒有注意前面,差點撞到別人了,當然要道歉。

「你、你不是昨天在飛機上的那個……」道歉的同時,身為丈夫的男人瞬間認出了眼前差點被他們撞到的少年。

「你們好,請問你們是在找東西嗎?」李學浩以普通話問道。

「你、你會說我們的話……不對,你是中國人?」熟悉的話讓男人很有些意料之外的驚喜,就是專註找東西的妻子也暫時被吸引了注意力。

李學浩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問道:「不知道你們在找什麼?」

兩人以為他是默認了,男人大大方方地說道,對於在異國遇到的老鄉他沒有一點隱瞞:「是我妻子,她掉了我兒子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其實也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只是一塊電子錶,幾十塊的那種,但那是我兒子第一次送的禮物,要是掉了,估計回到家裡,他又要說我們不愛他了。」

聽了他的話,李學浩倒沒有因此而有什麼輕視心理,說道:「我來幫你們一起找吧。」

「謝謝,真是太感謝了,是一塊紅藍相間的電子錶,看上去跟玩具差不多……」男人沒有推辭,顯得很高興,多個人多一份希望,一邊說,一邊形容了下那塊遺失的電子錶的樣子。

他的妻子雖然覺得這樣有些不妥,哪怕是在國外遇到老鄉,但這樣讓人幫忙,好像說不過去,但是丈夫粗神經的性格既然已經答應了下來,她也不好說什麼。

「嗯。」李學浩點了點頭,記下了電子錶的樣子,暗中卻不動聲色地拿到了女人身上的一根頭髮,附著了靈識上去之後,將頭髮放了出去,很快,便得到了回應。

「你們是從那邊過來的嗎?」他故意指了指前方不遠的地方。

契約總裁的惹火嬌妻 「是的。」夫妻倆點頭應道。

「那我們從這裡找過去。」李學浩說道,假裝找了起來。

夫妻兩個看他這麼認真幫忙,也努力尋找起來。尤其是妻子,希望能儘快找到,結束這種讓人幫忙的尷尬狀態。

三人找了一段路,前方的左側有一塊草坪,草坪並不大,卻也有不少人在上面,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個身材高大的青年牽著一隻毛髮精神的哈士奇,正在逗弄著它。而哈士奇的左前腿上,正戴著一塊紅藍相間的電子錶。

「你們看,是那塊嗎?」李學浩假裝不小心發現的樣子,指著那隻哈士奇問道。

夫妻兩個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原本就是他們的東西,當然一下子就認了出來。

「沒錯,那就是我的電子錶……」妻子眼睛一亮,但緊跟著眉頭就皺了起來,她的手錶,居然被戴在了狗的身上,雖然她平時也養寵物,對於狗沒什麼偏見,而且那隻哈士奇看上去很漂亮乾淨,但是,被戴在狗身上,總有一種難堪感。

她的丈夫也緊皺著眉頭,看了看身邊的妻子,猶豫地問道:「還是不要了吧?」

「什麼不要,那可是兒子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妻子像被踩到了尾巴的貓,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但是……」丈夫苦笑不已,其實他是在替妻子著想,都已經戴在狗身上了,要回來難道還繼續戴嗎?

「總之你去幫我要回來。」妻子有些蠻不講理了。

丈夫雖然,但還是說道:「好吧,我去拿回來。」說著話,他當先走了過去,妻子原本覺得難堪不想跟上去,但想了想,還是牙齒一咬,追上了丈夫。

李學浩是最後一個跟上去的,這件事畢竟還沒有徹底解決,也不知道哈士奇的主人,會不會把電子錶還給他們。

「你好,打擾了。」走到那個身材高大的青年面前,丈夫很有禮貌地說道,他的日語很標準,至少讓人聽不出來他是一個外國人。

「你好,有什麼事嗎?」高大青年看他了一眼,神情似乎有些不耐煩。

丈夫猶豫了一下,在跟上來的妻子的鼓勵下,指著哈士奇左前腿上的那塊電子錶說道:「這個東西,是我們的。」

「嗯?」高大青年神色間有一些不自然,但很快鎮定下來,「不好意思,這是我自己買來的,你們一定是弄錯了。」

「不會弄錯,這明明就是我的東西,上面還刻了我的姓氏。」一旁的妻子聽到之後,頓時憤憤不平地說道,她顯然沒想過,幾十塊錢的東西,居然也有人爭搶著要。

李學浩沒有說話,反而饒有興緻地看著那隻哈士奇,之前或許注意力全放在了手錶上,而忽略了狗的本身,現在看,它居然也有一些特別之處,而且特別得有些誇張了。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手機版閱讀網址:m. 第874章霍彥霆,你給我聽好了

左錦明對這樣草菅人命的費洛里搖了搖頭,怒吼道:「瘋子!你是瘋子!」

費洛里也不反駁,哈哈一笑,接著拿出手機撥出一個號碼,陰冷啟口:「獵物要上門了,記得打開大門,好好籤收。」

話音落下,他便瀟洒利索地掛了電話。

這邊,蘇蔓與霍彥霆再次匯合,倆人心意相通地一致往屋子背依的山上瞥了去。

下一秒,倆人開始行動起來。

「呦,這小妞越來越有意思了,居然能全程跟上活閻王的腳速。」一直關注著監控的費洛里看著這樣的蘇蔓,興緻更足了。

說話間,蘇蔓與霍彥霆已經迂迴爬上了山,然後一邊用排山倒海之勢各朝自己身側兩邊掃光槍里的焦炭彈製造聲東擊西的假象,一邊迅速從坡上滑了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