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又如何?

簡簡單單的一句問話,簡簡單單的四個字,激怒了青遺。 ……

此時此刻。

在幻千山脈上,大陸各大勢力都已經集齊。

朱家家主朱鳴靖緩緩走來,落座。

「烈焰,你去把朱司曜救出來。」翼轉頭,吩咐道。

「我?為什麼要我去啊?」魔烈焰顯然不願意。

「你去不去?」翼望向魔烈焰的眼神陰狠極了。

魔烈焰點頭:「好,我去!」

說罷,一陣紅影掠過,魔烈焰便不見了蹤影。

「你為什麼要支走烈焰?」魔天甚是不解。

「以烈焰那像火一樣衝動的個性,她不搗亂才怪。」翼冷笑了一聲,「不過是個雨夜裡被撿來的孤兒,要不是被主君寵著,哪輪得到她囂張?」

魔天一雙眸微微一暗,不知心中想法。

……

玉穹天在院子里,正看守著朱司曜。

朱司曜眼中充滿了絕望,惡毒,陰狠。

「把朱司曜交出來!」少女驕傲如火焰的聲音傳來,只見一位十二歲的紅衣少女破門而出,她手中拿著紅色的骨牙劍,右手抵著腰,她就像天上的太陽,擁有灼燒一切的力量。

玉穹天瞬間站起,他的眼神犀利起來,泛著濃濃的殺氣。

「把朱司曜交出來,本公主饒你不死!」魔烈焰伸出她的骨牙劍,紅色炙熱炎芒瞬間充斥整個屋子。

玉穹天知道,這是個強大的對手。

他握緊了雙拳,然後,他的身上開始充斥了滿身的黑色氣息,這黑色氣息包裹著他,源源不斷。

「這個氣息……地獄惡犬?」魔烈焰皺著眉,喃喃自語。

只見那黑色氣息突然消散,原地出現了一個巨型的黑色之犬,他有著猩紅的眼睛,強悍的身體,尖利的獠牙。

「真是見了鬼了,這個地方,居然會有地獄惡犬一族。」魔烈焰濃濃的皺起了眉。

不過,這不代表她會退縮。

魔烈焰勾起唇狂傲的笑了笑,她揮著那骨牙劍,與玉穹天戰鬥在了一起。

朱司曜挪動著身體,他感受到一陣強大的氣息在涌動,很好,正好趁這個機會逃走。

魔烈焰瞬間注意到了朱司曜這個行為,當即揮一揮骨牙劍,紅色的炙熱炎芒揮出,朱司曜的去路被擋住了。

「我可不是來救你的!」魔烈焰冷哼一聲,「本公主早就見你不順眼了,我是來殺你的!」

說罷,她骨牙劍一揮,一道紅色強大的劍意揮了出去。

地獄惡犬立即擋在了朱司曜身前,那道紅色的劍意被玉穹天擋住了。

但見地獄惡犬的嘴裡溢出了鮮紅色的血。

「真是奇怪了,你們既然抓了朱司曜,就應該很討厭他才是,怎麼還不讓我殺他了?」魔烈焰皺著眉,不滿的說道。

玉穹天不想跟魔烈焰解釋,矯健的身姿飛躍了出去。

魔烈焰睜大了雙眸,往後仰過頭去。

她的右臉頰上被地獄惡犬劃了一道傷疤,頓時,那血的顏色不斷有黑氣冒出。

魔烈焰捂著受傷的臉,疼得不能自已。

這竟然是毒?

地獄惡犬一族的爪子都有劇烈毒液!

魔烈焰咬著牙,疼得倒在了地上,臉頰傷口處不斷有黑氣冒出。

玉穹天變幻回了人形,他望著倒地的魔烈焰,不發一言。

「你這個混蛋,竟然,竟然敢對本公主用毒,你,你混蛋!」魔烈焰虛弱的說道,但她的語氣依舊強硬驕傲。

玉穹天沉默了半晌,還是蹲在地上,扶起了魔烈焰。 轟!!

綠園山澗之中,大地劇烈的震顫。

整個房子碎成了一片廢墟。

房間內的綠家族人都是一陣的驚怔。

在他們的目光所到之處,那個恐怖如怪物的帝江祖巫,竟是被這團火光直接轟進了地底深處,看不到一絲蹤影。

待火光消散之後。

一道修長而又帥氣的身影出現在了眾人的目光之中。

令得所有人表情一呆。

綠家嫡系大小姐更是驚聲叫道:

「林公子,是你?」

前方的少年,緩緩的轉過身來,令得綠家眾人心頭一顫。

果然是林天佑林公子!

「不好意思,我好像來的有些晚!」

林天佑的神識察覺到整個綠源山澗的綠家族人似乎只有這些,多少有些歉意。

好在,那個長相漂亮的綠家嫡系大小姐還沒事,也不算違背當年對綠家的承諾。

綠長老滿目的不可置信。

這站在他們面前的人,居然會是林天佑。

他們可是知道林天佑跟獵魂帝的厲害。

如果這兩個年輕人共同聯手,是否能打退祖巫帝江呢?

他們只想著打退,可不敢去想林天佑二人能打敗。

畢竟這名祖巫,當年可與至尊叫板的祖巫強者。

他們目光四望,似乎只有林天佑一人,獵魂帝人呢?

根本沒有看到。

正當他們準備開口詢問。

這時,就聽一聲巨響,從地面傳出。

而後塵土暴起,一道黑影從其中跳了出來。

他滿目凶光,身上的殺氣更是濃郁到了極點。

林天佑轉過身來,目光微微帶著一絲驚訝。

他也算是見過不少稀奇古怪的東西,但像帝江這等長的四不像的怪物,卻是頭一回遇到。

丑不說了,就連面孔獠牙也都長在一個圓滾滾的肉球上。

對方的長相,只是讓林天佑稍微驚訝了一下。

更讓他不解的是,剛才的火焰攻擊,就算是一個準至尊,恐怕都得好半天才能緩過勁來。

結果這個怪物,只是身上有幾道血痕,看上去一點大礙都沒有。

「卑鄙的傢伙,你竟敢偷襲我?」

帝江的心頭是又驚又怒。

以前只有他偷襲別人,還從來沒有別人敢偷襲他的。

而且,別人也根本偷襲不了他。

可林天佑卻是在一瞬之間,讓他毫無防備的後背受創。

甚至還有鮮血流下,這簡直令他難以想象。

「你找死!」

只聽他一聲狂吼,全身上下的肌肉變的通紅無比,而後一股力量散發出來,將他的這些肌肉慢慢壓縮。

眾人驚駭的發現,這個帝江居然由一頭怪物模樣,變成了一個人類的樣子。

但這絕非普通的人類樣子。

他的肌肉比健美冠軍還要強壯,一股無法想象的魂力覆蓋在他的全身。

此等氣勢,以及這等模樣,將綠家族人都驚的目瞪口呆。

林天佑看著眼前這個比籃球運動員還要高壯的帝江,表情卻是不變。

他沒想到,在這裡居然能遇到帶巫力的鬼族。

這個怪物毫無疑問是個鬼族。

身為鬼族至尊,他比誰也了解。

「有趣,本以為只是一個沒意思的對手,卻沒想到,是一個可以吃的鬼族。」

林天佑舔了舔嘴唇,咧嘴笑道。

帝江的肉身早在當年的大戰中,被至尊們打散。

所幸他的神魂沒有被滅,所以便以靈魂的狀態活到現在。

加上祖巫的力量,讓他能夠一直維持在綠絕泉底。

但他並不想當鬼族,他仍然期望著復活。

最好的辦法,就是找一個天賦極高的身軀,好讓他奪舍。

「卑鄙的傢伙,你居然能一眼看出我是鬼族?」

站在林天佑對面的帝江,一雙通紅的雙眼盯著林天佑的身上。

他成為鬼族的事情,一般人絕對看不出來。

祖巫變成鬼,這也太丟臉了。

所以,林天佑連他的底細都知道,就更不能活著讓其離開。

「本少不僅能看出來你是鬼族,而且本少還是鬼族的祖宗!

天下鬼族見到本少莫不臣服。

你既然是鬼族,現在立刻跪下向本少磕頭吧。」

林天佑鼻息之中發出了一絲高高在上的輕哼。

「你說什麼?

你確定沒說錯話?

讓我跪下向你磕頭?

你可知道我是誰?」

帝江被林天佑那狂妄的話語聽傻了。

他堂堂十二祖巫之一,居然有人敢叫他下跪?

這個小子莫不是腦子有問題?

「既然你不肯跪,那本少今天只好把你斬殺,而後再吃進肚子里。」

林天佑踏前一步,手裡出現一把飛劍。

「嗯?

這是我手下為我鍛造培養的飛劍,怎麼會在你的手裡?」

帝江看到林天佑手裡的飛劍,眼睛一凝。

「你的飛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