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更半夜的,老爹搞這個幹嘛?

「爹這壽材好不好?」爹笑著指了指棺材。

還用他說全部用金絲楠木做成的棺材,即便是大戶人家也不一定用得起,這幅壽材要是賣出去,兩萬多大洋也有價無市。

「你母親活著的時候就老說,人辛苦了一輩子,死了才能安生,總要有個可以躺下的地。那時我就用全部的積蓄,買了兩口棺材。你母親去的時候,我親手給她釘的棺材釘,把她送下了地,她那棺材也好,幾百年也不會腐爛。」爹看著面前的棺材,臉上都是懷念的微笑。

「五兒,我老了,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了,說不定哪一天就躺在裡面去找你母親了,有些事,今晚我得跟你說清楚。」老爹放下了刷子,指了指椅子,我們爺倆相對而坐。

「人這一輩子,也就幾十年,來這世上,辛苦一遭,圖個啥?不就圖個死的時候清清白白,圖個心安理得嘛。這些年,你們兄弟幾個沒少讓我鬧心,你母親活著的時候我跟你母親說,是不是我上輩子做了什麼孽,生了你們幾個。你母親就笑,你母親說各人有個人的福,說不定哪一天這幾個兒子都泥鰍一翻身變成鯉魚,鯉魚一翻身就躍了龍門了呢。」

爹笑,我也笑。

「五兒呀,你母親這話,我原先還不信,不過這段日子,你做的事兒,讓我信了。」爹笑了笑,轉過臉,盯著我,表情嚴肅:「剛才那麼多人進進出出,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難辦的事情?」

「沒,哪有什麼事,爹,你放心吧,我能處理。」我笑道。

爹看著我,遲疑了一下,看著外面的黑暗,徐徐道:「記住我的一句話:人做事,天只要你問心無愧,即便是這公司倒閉了,即便是身無分文了,爹陪你一塊討飯去曉得不?」

看著爹蒼老的面孔,看著他那一頭白髮,看著他那消瘦但是倔強的身板,我刷的一下眼淚就掉下了。

「哎」我咬牙答應了一聲。

「不早了,早點歇著去。不管什麼事,明天再說。日頭,總是要出來的。」爹拍了拍我的肩膀,走開了。

走到院子里,月光很好。

看著月光,看著爹的身影,原本騷動的心,竟然平靜無比。

爹說的對,只要我問心無愧,我還怕什麼?

那暴風雨,想來的話,就來吧

爺我扛著

馬上出去,到好朋友家看滿月的寶寶去。

時光不饒人呀,一轉眼8o后都到了成家立業的時候了,呵呵。爭取明年結婚咯。哈哈

求一下月票

bk 傅溫靜和傅溫茶齊聲向葉星北問好。

「你們好,」葉星北說:「你們來的正好,阿景他們太不象話了,上一個菜,搶光一個菜,還好你們來的還算早,不然來晚了,好多菜你們都嘗不到。」

溫崇朝餐廳望過去,眼中有了笑意:「是薄荷的手藝太好了。」

「嗯,」葉星北對傅溫靜和傅溫茶說:「靜靜、茶茶,洗漱間在這邊,我帶你們去,洗了手咱們先去吃東西。」

傅溫靜和傅溫茶見她漂亮又親和,稍微有些緊張的心,放下了許多。

兩人洗了手,跟著葉星北進了餐廳。

一群人正圍著餐桌大快朵頤,吃的毫無形象。

一桌子人,有她們認識的,但大部分她們不認識。

落座之後,簡單打了個招呼,一群人又開始埋頭苦吃。

葉星北招呼傅溫茶和傅溫靜:「吃吧,你們表哥和顧君逐就像親兄弟一樣,他的妹妹就是我和顧君逐的妹妹,你們儘管安心住下,放鬆一點,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不要客氣。」

傅溫靜和傅溫茶點頭,夾了口菜放進嘴裡,吃了一口,頓時被驚艷到了。

渾渾噩噩的兩人被來自味蕾的強烈刺激給喚醒。

她們從混沌中回過神,有了真實感……這不是在她們自己家裡,她們家裡沒有這麼漂亮的院子,也沒這麼好吃的菜。

她們……安全了!

就像葉星北說的,上一個菜,清空一個菜,流水一樣上了七八個菜,很快空盤子又都撤了下去,就像沒上過菜一樣。

葉星北有些無奈,對寧淮景幾個說:「你們就不能斯文點?沒見這裡又來了兩個姑娘?」

「嫂子,不是我不想斯文,」寧淮景很無辜:「主要人太多了,我要是斯文了,他們不斯文,那菜不就讓他們全都吃了?」

葉星北:「……」

「別管他們,」顧君逐說:「隨他們瘋,反正吃了這次沒下次了。」

寧淮景他們頓時嗷嗷抗議。

陸時秋說:「我提議以後每周末我們都到五哥這邊聚餐一次,同意的舉手!」

在場所有人,除了葉星北、顧君逐和傅溫靜、傅溫茶,全都齊刷刷的舉起了右手。

葉星北:「……」

盛西城說:「五哥,嫂子,你們放心,我們絕對不空手來。」

「對,」喬介燃說:「主要我們不敢空手來。」

「沒錯,」司諾說:「空手吃大戶,吃不了幾次就得吃閉門羹。」

楚定邦說:「所以下次我們來,肯定給嫂子送好東西!」

盛西城說:「為什麼要給嫂子送好東西,不給五哥送好東西呢?」

喬介燃說:「因為五哥是寵妻狂魔,給嫂子送東西,更能打動五哥的鐵石心腸!」

顧君逐揚眉:「鐵石心腸?」

「呃……」喬介燃咳嗽:「口誤,口誤!」

司諾拍他肩膀,「阿燃,你完了!下星期我們都能進門,你肯定進不了五哥的大門了!」

喬介燃摸鼻子:「那大不了我送兩份,加一份小樹苗兒的,我走後門,讓小樹苗兒給我開後門!」 這才是,真正厲害的誅心法。

根本沒有一見便知的殺招,更找不到,明晃晃的刀劍。

但就是可以感覺到,黑暗正將自己包裹,無處可逃,只能承受……

「多謝諸位大人垂青,但我……今日並不想選。」

忌憚這些徵召令,都是自己的催命符,更不希望心魔展開的進度過快,快到自己無從防備,真小小謹慎地將懸浮於自己面前的所有令牌通通推開,道出了一個,令在場所有人都意外的答案。

「靠!都不選?」

「太傲氣了!」

「不怕過剛易折嗎?」

「才區區四星,連校尉的徵召都拒絕,這讓那些在此戰場上,激斗數年,混到了九星還沒有找到靠山的星士們怎麼想?」

沒辦法。

真小小知道,自己一旦拒絕,一定會惹來憤怒與不喜,但她現在,真的需要休息一下,好好看看,角斗場外的世界,好好想想,自己的下一步,應該怎麼走。

在嘈雜的議論聲里,真小小抱歉地向在場六位拋出橄欖枝的校尉一一行禮,而後轉身,向此角斗空間唯一的出口走去。

「其實,我覺得她挺酷的。」

在真小小轉身的剎那,亦有一些更狂熱,更好奇的聲音在人潮中擴散開來。

「她可是將軍之女,又怎麼會輕易於校尉面前低頭?這傲然風骨,才對得起號虎之名。」

兩級分化嚴重。

一部分人唾棄著真小小的失禮,而令一部分人,卻開始真正正視這個多年不鳴則矣,一鳴驚人的女子!

「你等等!」

就在真小小即將離開角斗場的剎那,看台上,突然升起一道燃燒的光。

明光中一個身材火爆,一頭亞麻色捲髮的女子,怒氣沖沖地將自己臂環上一枚芒星扯下,徑直向真小小所在的方向擲來。

「不接墨霜校尉的令牌,便是對大人的羞辱!大人不親手裁決你,我聖舞與你一戰!」

「星芒之約,明日此時,我在此地等你!」

這名為聖舞的女子,散發出了股強勁的威壓,震得以她為中心,方圓百米內的觀眾們肩膀驟沉。

在說話聲音猶如開火一般,而且不給真小小任何反駁的機會,拋出芒星之後,便化為一道咆哮的流光,衝出看台,消失在長天之中。

「我去!十星的!我招誰惹誰了?」

在其匆匆閃身的剎那,真小小分明看見,那瘋女人的臂環上,閃爍著九枚明星,而她的第十枚芒星,此時正落在自己腳下閃爍。

這又是什麼鬼?

避過了校尉們的大坑,便要面對一個十星女瘋子的挑戰?

我不服呀!

我不接受!

此刻愣在原地的真小小,只想再一次駁回聖舞的邀約,然而此時從看台飄出的熱烈議論聲,卻令她一頭黑線。

「我去!居然是芒星約戰,聖舞大人好魄力!」

「芒星一出,任何星士級別的對手,都不能拒絕,不然,必被法則誅殺!不過以強戰弱,明日比戰,不得出現死亡,不然聖舞大人,也要受到神罰。她不惜降星也要約戰,純粹就是為出一口氣而已。」 第章蔣慕白此人,國人當戮之!

坐在辦公室里,想著爹的話,我微微一笑,開始琢磨怎麼寫史量才交代給我的那篇文章,任鵬年等人的攻擊我不清楚,但是起碼我得把我為什麼要拍這部電影以及這部電影想要表現什麼,一五一十地呈現給讀者,讓他們了解我的良苦用心。

文章塗塗改改,寫了一半,我抬頭看看牆上的鐘錶,已經三四點了。

顧嘉棠和高鑫寶回來的時候,我寫得已經快要吐血了。

「張靜江怎麼說?」我問道。

「師父,張先生聽完這話,二話沒說就打了個電話,說是沒問題,明天上絕對不會刊發一篇針對我們的文章。」顧嘉棠的話,讓我放心了許多。

正說著呢,門被咣當一聲撞開了,史量才、張石川、鄭正秋三個人一身的酒氣,東倒西歪地滾了進來。

「怎麼樣了?」一看到三個人,我立馬迎了上去。

「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鄭正秋已經完全醉了,癱倒在椅子上,嘴裡面高聲朗誦著詞,張石川身體胖,估計也醉得差不多了,壓在椅子里,看著我,嘿嘿傻笑。

三個人當中,唯一正常一點的,就是史量才了,不過這老兄也是臉紅脖子粗。

「慕白,放心,全都,全都擺平了」史量才拍著胸脯,摟著我的肩膀:「我們仨,全部把他們拿下」

「呵呵呵,被我們搞定了,答應現觀望一陣,至於其他的那四家報紙,也是按照我們說的功德圓滿。」張石川笑道。

如此,便好

「虎頭,他們都醉得夠嗆,帶他們去後院休息吧。」我對虎頭點了點頭。虎頭、顧嘉棠和高鑫寶,一個人一個,拖著三個傢伙離開了。

唉。我長嘆了一口氣,坐下來,開始繼續琢磨我的文章。

也不知道寫到了什麼時候,趴在桌子上竟然睡了過去。

一覺睡到了大天亮,早起進屋的阿福看見我這樣心疼得不得了:「五少爺,你又操勞了一晚?可得當心身體我給你做吃的去。」

「阿福,今天的報紙買來了嗎?」這個時候,我還哪有心思吃飯。

「剛買來,虎頭讓我把街面上的報紙都買了,我這就去取。少爺,下去吃飯吧,客廳里大家都等著你呢。」阿福答應道。

下了樓,到了客廳,見看見桌子上放滿了豆漿油條,張石川、鄭正秋和史量才三個人,卻是一口沒動,圍在一起看著桌子上的報紙,見我下來,全都指了指報紙。我要啊手打

沒有人說話,房間里的氣氛很壓抑,看著他們一張張沉凝的臉,我就知道事情怕不好辦了。

「怎麼了?登出來了?」我強作了歡笑,走到了桌子跟前,攤開了上面的一份報紙。

呵好大的手筆

不管是、,乃至史量才的頭版頭天,最顯著的位置,刊登的都幾乎是同一個消息。

、首映式》……看著這些標題,看著配發的孫中山出現在虹口電影院的巨幅圖片,我微微一笑。

消息是同一個事件,但是從報道的角度和語氣上,卻是千差萬別。的報道基本上還算是公平,客觀地報道了孫中山現身的始末,以及的首映盛況,最後寫了觀眾的反響,自然有說好話的,也有說壞話的。

除了之外,其他的幾份報紙,就明顯有些主觀傾向了。

報道的角度最為刁鑽,孫中山雖然佔了不小的篇幅,但是更多的筆墨卻是對準了和梅蘭芳的擂台賽,大篇幅地報道了觀眾對於這部電影的所謂的批評意見,更是在結尾處寫下了這樣的一句話:「熒幕上的浪聲艷語竟能讓民眾趨之若鶩,梅先生之國粹竟然受到冷落,真乃天下奇聞,我族之恥辱」

是國民黨的黨報,最然把重點放在了孫中山的身上,大篇幅地報道了孫中山此行到上海的目的和重大意義,最後才點出了孫中山觀影的全過程,特別濃墨重彩地寫道了孫中山對的高度評價:「中山先生言,他看到了最好的一部電影。這部電影,黑暗中追尋光明的主旨,深深打動了先生」

至於史量才的,那就更大手筆了,報道這件事情,就花了兩個大版。第一版,客觀記載了的拍攝全過程、電影首映的盛況、民眾的熱情反應。第二個版面,完全是在詮釋這部電影的意義。

「蔣慕白先生留學美國,接受了美國民主自由思想的洗禮,回國后,扛起了電影救國的大旗,其行為之可貴,其勇氣之可嘉,其理想之崇高,實讓人敬佩,表面上說的是一個聊齋中的鬼怪愛情故事,但熟悉聊齋的讀者能夠發現,這個故事和原來的有很大的改變。」

「蒲松齡是用鬼怪來諷刺當時沒落之社會,而蔣慕白,則是將如今的社會影子投射到了這樣的一部電影中魑魅魍魎橫行,民不聊生,人不成*人,鬼不成鬼,這邊是今日之中國而唯一的出路,便是我們永遠堅持心中的愛,這愛,不是小情小愛,不是女愛,而是我們對這華夏對著民族的赤誠大愛有這愛,四萬萬同伴攜手,如同寧采臣和聶小倩那樣,憤然反抗,我泱泱華夏才能有希望」

「,是部偉大的電影電影藝術我不清楚,我也無發言權,但是這電影和我看過的任何電影都不同,它是有靈魂的它是可貴的對待這樣的一部電影,社會上定然會有居心叵測之人要用什麼lun理道德的名頭來扼殺,這樣的人,是我們的恥辱我們最需要做的,是用我們的關心,來呵護這樣的一棵可愛的小花,而不是把它扼殺在搖籃里,否則,那真是悲哀了」

這篇文章,揚揚洒洒,寫的酣暢淋漓,讀得我心情舒暢,而看那署名,竟然是史量才的大作

「老史,你什麼時候寫了這樣的一篇文章?」我愣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