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辰想想也是,畢竟一個玄級勢力關乎到地級勢力的利益,只有經過官方同意,才能晉陞,這就像上朝為官一樣的道理,只有得到皇帝的親自認命,又了官印,才能被大家所認可。

「師傅,你可清楚咱們這裡的地級勢力是什麼組織?」蘇辰問道。

他所知道的靈武大陸就只有五大地級勢力,開元府、大夏王朝,星辰閣、逍遙派、以及皓月宮!

其中開元府和星辰閣這兩個勢力是有過接觸的,當初在大玄國,斬殺嗜血獸的時候,蘇辰可是和開元府的晏小舒,以及星辰閣的葉凝玉有過『合作』。

當然,和晏小舒的合作還算是挺合得來的,甚至晏小舒為了招募蘇辰,要讓蘇辰入贅開元府,成為她的駙馬,還送了蘇辰一塊定情玉佩。

但是和星辰閣的葉凝玉之間就談不上愉快了,而且最後還因為嗜血獸內丹而反目,導致蘇辰和星辰閣不死不休的局面。

至於其他勢力,蘇辰則是沒有接觸過,不了解。

現在蘇辰來靈武大陸了,不求自己所在的地盤是和自己關係最好的開元府,但是也別是星辰閣,否則那自己可就倒霉了,親自送到星辰閣葉凝玉手裡,那還能有好結果?

韓白髮想了想,然後看著蘇辰說道:「這裡是屬於開元府的勢力範圍!」

「開元府?」蘇辰一聽頓時就樂了,真是想什麼來什麼。

只要不是星辰閣,一切都好說,更何況是開元府這個和自己關係還算不錯的地級勢力。

不過樂過之後,蘇辰的臉色也陰暗了下來,晏小舒就是開元府的千金,而且好像還說過,只要蘇辰一道靈武大陸,就可以拿著晏小舒所贈與的定情玉佩前往開元府找晏小舒完婚。

蘇辰之所以沒一來靈武大陸就去開元府找晏小舒,就是因為想躲著晏小舒,盡量不要和她有過多的糾纏不清,晏小舒這個女人,他吃不住啊!

想著當初在大玄國的時候,蘇辰在晏小舒面前就他媽沒男人過,就沒抬起頭過,被晏小舒這個女人壓的死死的,連翻身都做不到。

如果晏小舒當初說的話是開玩笑的,那也就算了,可若是真的,那讓蘇辰以後怎麼過?那不典型的找虐嗎?

「蘇辰,你……怎麼回事兒?臉色怎麼有些難看?」韓白髮問道。

「我,沒事兒,師傅,我挺好的!」蘇辰說道。

「哦!」韓白髮疑惑的點點頭,道:「現在如果咱們要晉陞玄級勢力,最主要的就是前往開元府,獲得他們對鎮神殿的認可,一旦認可了,那就成了,可是——咱們在開元府沒有熟人引薦,別說能見著開元府的府主了,能不能進的了開元府的大門都是一個未知數,這也難辦了啊。」

「開元府,我倒是有熟人,但是——」蘇辰臉上露出了一絲尷尬,悻悻然,糾結不已!

「哦?」韓白髮一聽蘇辰有熟人,頓時就驚訝了起來,蘇辰剛剛來靈武大陸,怎麼可能和開元府的人有聯繫?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貓膩不成?於是連連問道:「那人是誰?可能幫我們進入開元府見到府主?」

「只要她肯幫忙,那肯定沒問題,但是——關鍵是不知道人家肯不肯幫忙啊!」

PS:又是三更萬字更新,小血啥都不說,各位親們看著就行啦! 饒是蘇辰想躲著晏小舒,這次也不得不去找她幫忙了!

沒辦法,誰讓蘇辰打下的十四個黃級勢力,都在開元府的勢力範圍之內呢?而且蘇辰在開元府,也就認識晏小舒怎麼一個熟人,不去找晏小舒找誰?

總不可能讓蘇辰放棄打下的地盤,跑到別地級勢力範圍去重新發展吧?

和韓白髮商量了很久,蘇辰決定,明日一早便去開元府,像開元府提出將鎮神殿晉陞為玄級勢力的事情,免得夜長夢多。

是夜,月明星稀,蟲鳴鳥叫,鎮神殿卻是燈火輝煌,熙熙攘攘。

因為接受了十四個黃級勢力的俘虜,現在鎮神殿的弟子已經達到數萬之多,全部安頓在原本的日照門範圍內,顯得頗為擁擠,甚至有的已經被安頓到了日照門山頭下落腳。

有了這麼多人,如果不想辦法將鎮神殿晉陞為玄級勢力,名正言順的將其他黃級勢力的地盤歸到鎮神殿手下的話,還真沒地方來安頓這麼多人。

何雲忠倒是真的說道做到,從戰爭結束,回到鎮神殿後,便喝退了院子中的好多侍女,開始全身心的投入修鍊之中,也沒來找蘇辰嘰嘰歪歪。

蘇辰獨自坐在屋裡,坐在床頭上,沒有耽擱一絲一毫,周圍擺滿了足足上百塊上品靈石,處於深度的修鍊之中。

不僅如此,蘇辰身上還泛著一道魔意,身後浮現了一條健碩紅眼的魔狼虛影!

「魔狼吞月!」

這一招,是神魔九變中的魔狼變中的第三招,能夠如狼嘯月一般,提升修鍊速度,達到事倍功半的效果。

之前蘇辰在修鍊的時候,一直沒使用這招,是因為他的靈石實在是拮据,如果這麼貿然用光的話,會導致青黃不接的。

現在,有了幾千萬上品靈石打底,蘇辰自然是不用再藏著掖著,能如何快的提升修為就怎麼來!

「吼!」

蘇辰如魔狼一般,長嘯一聲,仰頭朝天,張開嘴巴,周圍源源不斷的靈力被吸入蘇辰的體內,連同身體的毛髮,毛孔,都在竭力的吸收,吞納著天地靈力。

「呼呼呼!」

如掀起了驚濤駭浪一般,天地靈力圍繞著蘇辰,令蘇辰好似身處在靈力海洋中,盡情的吸收著,來者不拒,有多少吞多少。

蘇辰能夠感覺得到,在動用了魔狼吞月這招后,自己吸收靈力的速度,至少快了一半有餘……

足足五十多顆上品靈石,在一個時辰內就被消耗的乾乾淨淨,淪為一堆堆粉末!

靈石耗盡,吸收靈力的速度稍稍慢了下來。而這時,蘇辰也睜開了眼睛。

「我的個天啊,要是正常修鍊,一個時辰消耗二十四顆上品靈石,可是動用魔狼吞月這招后,竟然消耗了五十八個……這速度,飆升了一倍有餘啊!」蘇辰不禁悻悻然,暗道:「還好自己現在有足夠的靈石用來消耗,否則可就真沒辦法支撐了。」

蘇辰無奈的笑了笑,雖然有些心疼,但是對於這速度,還是極為滿意的,吸收靈力的速度越來越快,那說明他修為提升的速度也會水張船高。

現在蘇辰迫切的提升修為,那自然是能有多快有多快,就算是一個時辰消耗一百個、一千個上品靈石,蘇辰也捨得。

正當蘇辰再次拿出幾百塊上品靈石準備修鍊的時候,突然……房門被敲響了!

「嗯?」蘇辰皺了皺眉,現在時候已經不早了,何人還來敲門?

起身,開門,門外站的卻是韓白髮。

韓白髮臉色微微有些難看,眉頭也是緊蹙不展,似乎遇到了棘手的事情。

「師傅,何事這麼著急?」蘇辰邀請韓白髮進屋細談。

「哎,該死的玄級勢力!」韓白髮憤恨的罵了一聲,然後道:「蘇辰,被我們波及的七大旋即勢力派使臣來了,說是想和你進行談判。」

「哦?談判?有什麼好談的?他們想談判什麼?」蘇辰皺了皺眉,他沒想到七大玄級勢力這麼快就找上門了,而且還是在大夜裡過來。

「能有什麼?咱們打下這麼多黃級勢力,已經嚴重威脅到了他們的利益,還有的甚至已經不具備玄級勢力的條件,估摸著這次來,就是想讓我們吐出打下的黃級勢力的!」韓白髮咬著牙齒,痛心疾首的說道。

「想讓我吐出黃級勢力?也得看看他們有沒有那個實力。」蘇辰的臉色也黑了下來,自己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勢力,絕對不可能就這麼吐出去,即便是七大玄級勢力也不行。

現在蘇辰手下精兵數萬,而且全是一條心,戰鬥力非比尋常,加上蘇辰有著一百零五個萬象境大軍,誰想要找麻煩,也得先問問蘇辰答不答應。

「他們來了多少人?」蘇辰問道。

「七大玄級勢力,每個玄級勢力兩人,其中一個萬象境後期、一個萬象境中期,共有十四人!」韓白髮說道。

「……」饒是蘇辰也微微震撼!

這七大玄級勢力的手腕夠硬的,一出手,竟然就派出萬象境後期的武者來進行談判!

其實不用想也明白,表面上是談判,暗地裡卻是威脅,實則是在告訴蘇辰,若是不妥協的話,那他們手下的萬象境後期武者,可隨時殺過來,滅了鎮神殿。

「想動我,也得看看你們夠不夠格!」蘇辰眼眸中閃過一絲冷冽。

蘇辰不喜歡惹事兒,但是卻也並不怕事,蘇辰不喜歡麻煩,但也不怕麻煩。

如今七大玄級勢力已經開始給蘇辰『將軍』了,那蘇辰也不得不還以顏色了!

可是,七個萬象境後期武者,還有七個萬象境中期武者,這一筆龐大的實力,卻是讓蘇辰犯難了起來……

修為達到萬象境,那已經是在觸摸天地法則,動用天地萬象了。

每一個小境界的提升,都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代表著對天地的感悟越來越深,同時也意味著實力成倍的恐怖增長,毫不誇張的說,一個萬象境後期的武者,就算是十個萬象境中期的武者也無法匹敵。

而這一下子就來了七個,饒是蘇辰把一百零五個萬象境靈魂奴僕全部派上暢,估計也奈何不得他們,反倒會把蘇辰的萬象境大軍殺得片甲不留。

蘇辰沉吟著,絞盡腦汁思索如何應對這七大玄級勢力派來的使臣。

要他吐出黃級勢力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那麼唯一的辦法就是和他們來一個硬碰硬,以強硬的姿態,讓七大玄級勢力知道,自己的鎮神殿也不是好惹的。

見蘇辰沉思,韓白髮並未出聲叨擾,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好不容易看到了曙光,看到了鎮神殿這艘小船要向榮耀之路駛去,晉陞為玄級勢力,可是——哪想到這麼快就夭折了,連晉陞玄級勢力的請求都還沒向開元府發出去,就不得不臣服於七大玄級勢力。

這無論是是對於蘇辰,對於韓白髮,還是對於鎮神殿的數萬弟子,都是毀滅性的打擊。

可是再怎麼不願意,再怎麼不甘心,面對七大勢力的聯手逼供,他們也不得不承認——沒辦法了!

良久,蘇辰抬頭,眼中閃爍著絲絲冷意,看向韓白髮,道:「師傅,你上次煉製的散氣粉,可還有存貨?」

「啊?」韓白髮陡然一驚,道:「蘇辰,你想要幹什麼?萬萬不可亂來啊,要是七大勢力所派遣來的使臣遭到伏擊,這下便是和他們徹底撕破臉了,以七大勢力聯合的實力,我們鎮神殿根本抵擋不住。」

在聽到蘇辰說散氣粉的時候,韓白髮就知道蘇辰打了什麼主意,可越是知道,韓白髮就越加心驚肉跳!

對黃級勢力出手,還有這絕對的把握,可是對玄級勢力……韓白髮壓根不認為他們有戰勝的可能!

「蘇辰,實在沒辦法的話,咱們先隱忍兩年,暗中發展實力,等到實力能夠和七大勢力抗衡的時候,在動手也不遲,現在動手,無非就是一個字:死!沒有一分一毫的希望。」

韓白髮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雖然韓白髮說的在理,可是蘇辰卻不是一個喜歡忍的人。

什麼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可惜——老子他媽不是君子,有什麼仇什麼怨,當天就報了。

「師傅,這次聽我的,七大玄級勢力,我要讓他們知道得罪我鎮神殿的下場,就算虧了這一個萬象境後期,一個萬象境中期,也不敢吞聲。」蘇辰冷冽的聲音中,帶著無上的氣息,令韓白髮陡然一愣。

「好,既然你決定干,那我就拿著這條老命跟著你干!」韓白髮自知勸阻不得,也乾脆豁出去了,道:「散氣粉我還有一些存貨,對付十幾個萬象境高手,綽綽有餘,只要能神不知鬼不覺的讓他們吸下,他們就不可能招架得住。」

「那就拜託師傅您了!」蘇辰說著,然後附身將嘴湊到韓白髮耳邊,小聲的說了幾句!

韓白髮聽完后,臉上泛著淡淡的精光,連連點頭,道:「沒問題,交給我便是,保證不出任何意外!」

「好,這次,誰也跑不了,七大玄級勢力,這份大禮我就先收下了。」蘇辰嘴角一勾,露出了一絲陰狠的笑意,道:「師傅,走,咱們也過去會會這群老王八蛋!」 日照門議會大堂,現在已經更改為了鎮神殿的議事大殿。

此刻,七大勢力十四名萬象境武者,全都被安頓在和其中,由幾個底層弟子伺候著。

茶已經喝了兩壺,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時辰,卻依舊沒有見著鎮神殿的正主出來。

這下,弄得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玄級勢力巨頭可心生不爽了!

「我說,這鎮神殿的殿主,架子還真夠大的啊?把我們撂在這裡就不管了?讓我們這麼多人等著見他?真把自己當一個人物了?」

「歇口氣吧,要不是我家山主吩咐了,這次要先禮後兵,一個小小鎮神殿的殿主也配敢這麼對待我們?」

「這是人家的地盤,你還能怎麼著?」

「放屁,這裡是日照門,是我陰風宗的地盤,狗屁的鎮神殿!」

「大家都省省吧,還是想想要怎麼和鎮神殿殿主談判吧,這次上面派咱們來這裡,是來談判的,不是來吵架的,我們還帶著任務,要是完成不了,回去有我們好受的!」

「……」

十四個萬象境武者,一聽著要談判就一陣火大。

上面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一個新興的黃級勢力而已,用得著談判嗎?直接派兵過來,圍剿了不就一了百了?

還非得派自己過來,低身下氣不說,現在連正主都見不著,只能幹著急等著!

平日里,就連黃級勢力的頭兒見著他們也只能低頭哈腰,大氣不敢出,現在倒好,弄反過來了,讓他們等著了。

如果來見的是一個地級勢力的大人物,那也就算了,人家畢竟是大人物,可是——這不過一個黃級勢力而已,配嗎?

越想越氣,越說越憤怒……甚至有人都想直接去把那什麼狗屁的鎮神殿殿主抓過來看看倒地是何許人也了!

然而,就在眾人焦躁不安的時候……

「抱歉,抱歉,各位大人光臨寒舍,我蘇辰有失遠迎,實在是對不住啊!」就在這時,蘇辰的聲音從殿外傳了進來。

緊接著,蘇辰和韓白髮兩人邁動腳步,朝大殿走進!

蘇辰的聲音傳出,身子剛走進大殿的時候,全場頓時沉默了。

全都在斜著眼睛,打量著蘇辰這個囂張狂妄,膽敢讓他們乾等得鎮神殿殿主。

蘇辰笑了笑,臉色並無半分緊張之色,直直的朝著首座上走去。

轉身,坐下,氣勢不凡,令眾人微微一愣。

而這時,韓白髮卻走到了大殿中央的香爐中,在眾目睽睽這下,將之前點著的熏香給掐掉,換上了另外一隻熏香。

韓白髮的這個動作,倒是沒人注意。

熏香這種東西,他們也常用,具有提神,醒腦,安神的作用。

是富豪人家,或者是高等武者修鍊或者休息時候的必備之物。

韓白髮將熏香點燃之後,熏香上冒出一陣淡淡的煙霧,像上升的雲,又像是晨曦的霧,散發出濃濃的香氣,飄散於大殿之上!

「來人,上茶!」蘇辰看著熏香上冒出的淡煙,笑著吩咐殿內的侍者。

「不用了!」這時,一個粗獷的中年男人擺擺手,很是不屑,道:「蘇殿主,既然你來了,咱們也就明人不說暗話,直接進入主題吧!」

「也行!」蘇辰笑笑,不過緊接著,眉頭就擰了擰,盯著那個粗獷的中年男子,問道:「不過,在進入正題之前,我能知道你是誰嗎?」

「……」千盛頓時眼沖怒火,一陣惱怒之意瞬間瀰漫!

對一個人最為不敬的事情,並不是打他,罵他,呵斥他,而是——直接忽略了你的存在!

蘇辰這個舉動,無疑是擺明了在羞辱千盛,我連你人是誰都不知道,為什麼要和你談判?

千盛眼沖怒火,瞪著蘇辰冷意凜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