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王旭陽美美的睡了一個懶覺,隨後找到一個貨車司機的號碼后,坐車來到了一個較偏僻的地方。

確認沒人之後,王旭陽才小心的將一袋袋的蔬菜從系統空間中給挪了出來,堆積在了一起。

將蔬菜挪出來后,王旭陽才鬆了一大口氣,他怕被人看到蔬菜憑空出現,那自己絕對百口莫辯。

「還好沒人看到」,王旭陽擦了擦頭上的冷汗,拿出手機撥通了那個貨車司機的手機號碼。

商量好了價格后,貨車司機欣然同意,也不管這裡偏不偏僻,只要有錢賺就行。

沒過一會,一輛微型貨車便出現在了王旭陽的眼前,正是他叫來的載貨車。

兩人合力,沒過多久便將這一千多斤蔬菜給裝上車,然後載著向雲影大酒店行去。

……

來到酒店門口后,王旭陽將準備好的兩袋菜遞給門口安保,笑道,「來,安保大哥,這是答應給你們的菜,昨天的事,謝謝了。」

「客氣了,一點小事而已,要我幫忙叫張經理嗎?」,安保一把抓過王旭陽遞來的蔬菜,看了看車上的菜后,詢問道。

王旭陽擺了擺手,微笑道「不用了,我打電話叫他就好,一點小事怎麼好勞煩大哥跑一趟。」

說著,王旭陽便掏出了手機,找到張國友的手機號碼后,播了過去,不一會便通了。

「喂,張經理嗎,我的貨送到了,現在就在保安亭處,你找人來帶我一下」,王旭陽對著電話道。

「行行行,我馬上就下來,你等我」,張國友急忙答應,掛斷手機后,便匆匆忙忙的往下趕。

王旭陽給貨車司機以及兩名安保各遞了一根煙,就坐在保安亭這抽了起來,等待張國友前來。

李雲最近過的非常不好,發生王旭陽事件后,他被自己的父親狠狠的批了一頓,並罰禁閉半個月。

更讓他難以接受的是,自己被爆頭的消息不脛而走,被自己那幾個朋友給知道了。

不過還好的是,他們也沒嘲笑自己,而是請自己到雲影大酒店來聚餐,也可以說是接風洗塵吧。

至於帝豪,李雲實在是沒臉再去了,不說去,就是一想到那裡,他就感覺自己的頭部隱隱作痛。

他也不是沒想過要報復,但也知道了黃深溪的身份背景,想找王旭陽報復,那絕對就是以卵擊石。

一行四人,李雲牽頭向酒店走去,只是剛走到門口,就見王旭陽正坐在安保亭與兩個安保吹牛,身旁還停著一輛裝滿蔬菜的貨車。

「他怎麼會在這裡?」,李雲眉頭一皺,頭部又是隱隱作痛,王旭陽那天的一酒瓶給他留下了深深的陰影。

「你在說什麼?誰在這裡?」,一聽李雲的話,三個朋友頓時有些疑惑的詢問道。

「還能有誰?砸我頭的那個人,還真是冤家路窄啊」,李雲咬了咬牙,拳頭也是捏的緊緊的。

「不過奇怪的是,他不是跟黃深溪在混嗎,不去搞建築,反而是跑來賣菜,還跟安保在一起。」

「這還不好理解?肯定是他做了什麼錯事得罪了黃深溪,混不下去了才來賣菜的。」

「肯定是這樣,如果黃深溪還罩著他,就算他不想搞建築,想賣菜的話,肯定也是去帝豪,怎麼可能來雲影大酒店。」

「呼」,聽著自己朋友們的分析,李雲深呼吸一口氣,心中也是迅速的分析了起來。

「是與不是,我們去試試不就知道了?探探他的口風,如果黃深溪還罩著他,我們就不去招惹,如果真鬧矛盾了,李少的仇,可就有的報了。」

「好主意」,李雲眼中閃過了一道亮光,去試一試,這樣進可攻退可守,就不會顯得太莽撞。

下定決心后,李雲轉頭對三個朋友道,「你們在這裡等一下,我去探下口風。」

說完之後,李雲臉上露出了一抹戲謔的笑容,向王旭陽走去,並道,「這不是王少嗎?怎麼不去搞建築,跑來賣菜啦?」

「嗯?」,聽見那讓人厭惡的聲音,王旭陽皺眉轉頭,開口道,「我做什麼,需要向你報道?」

李雲擺擺手,聳肩道,「自然不需要,只是我很奇怪,難道王少是跟黃老闆鬧矛盾了嗎?要不怎麼會做這種事?」

對於覬覦自己女友的李雲,王旭陽自然不會與之以禮相待,回答道,「關你毛事,別站在我面前,礙眼,至於我跟黃老闆之間的事,你還沒資格知道。」

「你……」,礙眼二字讓李雲不禁神色一冷,不過王旭陽的話也是讓他認定,他肯定是跟黃深溪鬧矛盾了。

「看來王少是跟黃老闆鬧矛盾了,何必喃,哎」,不過李雲還是不放心,再次開口試探道。

在他的注視下,王旭陽並沒有再次回答,而是皺著眉頭將頭轉向了一邊,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

「肯定是鬧矛盾了,小子,你死定了」,李雲心中暗道,甚至嘴角都已經有了一抹陰笑,意味深長的打量了一下王旭陽后,轉身便離開了此處。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王旭陽跟黃深溪的關係,依舊是那麼的鐵,至於不給他解釋,那是王旭陽不屑與他解釋。

…… 這道青色光芒究竟是什麼?普天之下,恐怕只有葉雲知曉。就連千輕塵,雖說繼承了青宣老祖的記憶,但是本身上,這關於青色光芒氣息的事情,已經被抹除掉了。

這是青宣老祖當初為葉雲提供的一種保護,所以普天之下只有葉雲知曉。

青宣老祖給安常明留下的這一道氣息,也只是一種對於葉雲身上之物的感應之法,也是一種互相印證。

而這道光芒在見到葉雲的時候,驟然大放,沖入了葉雲的儲物戒指之中。

葉雲感應了一下,這青色光芒,果然是融入了藥典的玉簡之中!

「屬下,拜見主人!」安常明倒是非常的乾脆,直接便躬身一拜。

葉雲詫異的問道:「你為何會選擇聽從青宣老祖的話,認這道氣息的主人為主?」

畢竟他現在也僅僅只是一個高階道聖而已,在任何道祖境的強者面前,那都是螻蟻。

安常明恭敬的說道:「青宣兄,一直超然物外,當初便告知我,此生若是想要有進步,想要踏出玄天道界的話,就只有認這道氣息的主人為主,如此方有機會。對於青宣兄的話,安某深深的相信,他這都是為了我好。也正是他的性格,和超然物外的身份,才得以被九大家族共推為守界者。」

「好!既然如此,無論如何,你還是先將這元神烙印給融合了吧。」葉雲一揮手,一道屬於他的元神印記便已經出現在了安常明的面前。

安常明想多沒有想,便伸手一招,將元神烙印融合進入了元神之中。

「本來,我二人前來,還以為會與你有一場惡戰,現在沒有想到,竟然是青宣老祖的故友。你誠心歸順與我,我自然也不會虧待了你。這是天羅火晶,你拿去用吧。這些應該,能夠讓你的修為踏入道祖境高階了!」葉雲同樣的劃出了一塊巨大的天羅火晶,比給翁志遠兄弟二人的還要大一些。

然後以虛空之術,將這個書房的空間變化了一下,不然的話,還真的會被這天羅火晶給撐爆了。

安常明見到了這麼一大塊的天羅火晶,也不由的目瞪口呆,隨即便興奮的連連點頭道:「狗了,絕對夠了……」

就算他淡然的性格,見到得以晉陞的資源之後,也難以繼續保持鎮定,好在反應還算快,急忙恭敬的躬身道:「多謝主上賜予!」

安常明倒是也客氣,一揮手,便將天羅火晶給收了起來,他現在算是完全的知道了一點,青宣老祖並沒有騙他,便是他這段時間一直在暗中觀察葉雲等人,也發現了,跟著葉雲,絕對不會錯!

葉雲同樣的就將天玄宗的坐標方位告知了安常明,包括還有華陽州翁志高和翁志遠二人也成了自己人。希望他們能暗中聯手保護好天玄宗,而且一旦當安常明的修為踏入道祖境高階的時候,就是天玄宗開始征服整個天羅沙漠的時候。

葉雲並沒有繼續停留,帶著李蘭詩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對於這幾次的順利,倒是讓葉雲雄心萬丈!等到真正的以葉雲這個身份,站在九大家族面前的時候,恐怕沒有人敢真正的對付自己了。

「還是繼續用天玄公子的身份吧,只要我踏入了道靈境,也不用畏懼道祖境的強者了。」葉雲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心中不免的鬱悶。

與上官夢眾人匯合之後,葉雲便讓蒼飛羽認真趕路,現在當務之急,便是出了天羅沙漠,融入進入九大家族,一切按照計劃行事!

一路上,有賀剛這個活寶在,倒是也不會枯燥。這傢伙百折不撓,總是有事沒事的想辦法去討好孔君華,偏偏孔君華就是不把他當一回事,反而向著怎麼和李蘭詩、上官夢打好關係,多多靠近葉雲,這真的是讓賀剛鬱悶。

要不是打不過葉雲的話,恐怕這傢伙,恨不得和葉雲打一場。

葉雲只感覺到自己實在是太無辜了……這是他們女人之間的事情,和自己什麼關係,而且自己也沒有想著去勾搭誰啊!

好在一路上,葉雲也不閑著,便暗自感受四周的火焰力量,按照強弱,去尋找火脈。

不管強弱,只要形成火脈的,哪怕僅僅只有堪比道君境實力的,葉雲都一併收入了天道玉心之中,讓這些火脈互相之間不斷的吞噬。

他又有了一個想法,便是在天道玉心內,培育出一條是屬於天道玉心,屬於自己的火脈!

當然這一路上大大小小的火脈被葉雲收服了之後,葉雲反而不缺少天羅火晶了。他倒不是一個小氣的人,每個人都分了一些,便是連孔君華,眾人當中實力最弱的,也分到了很多。

財不露白,眾人都很清楚,這些天羅火晶,就是指甲那麼大的,都能讓外面的人搶的頭破血流,拳頭這麼大的話,就是道祖境的強者,都會心動。

如此一路上,就變得更加熱鬧了,當然因為葉雲在不斷的收服火脈,以至於整個天羅沙漠的火屬性力量正在不斷的減弱。

葉雲自然很清楚,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鳳棲山被李蘭詩取走之後,這些火脈,本就是要成為他們的資源,而要與九大家族分庭抗禮,這些火脈也是註定要被收服融合的。

走走停停,四周散發的生命氣息,愈發的明顯了,葉雲眾人歡呼不已,這也意味著,他們即將走出天羅沙漠。

所有人都一副興奮的模樣,這真正的融入玄天道界的世界,也即將開始了第一步。

葉雲神色鄭重的說道:「你們自己有沒有想要單獨歷練的,若是有的話,待會出了沙漠之後,可以自行決定去向。」

每個人都頭自己的道,畢竟就算是葉雲,也沒有辦法去決定他們的修行之路。

眾人面面相覷,畢竟誰都不想分開,大家團結在一起,打打鬧鬧的都習慣了。

戚無夜眉頭微微一揚,搖了搖頭道:「我決定一個人去歷練一番,見識見識這玄天道界。」

其實以他的性格,無論如何都不想跟葉雲在一塊,說白了,就是打架都沒機會出手。那種壓抑感,讓一直自命天才的他,多有些抓狂。

第二個人接著發表意見了,「我懶散慣了,不過要是不磨礪磨礪自己的話,恐怕可就廢了。」

這說話的人,正是當初天雲宗的大師兄陳軒,若非有葉雲橫空出世的話,恐怕天雲宗第一天才非他莫屬了,現在他自然也是不願意跟著葉雲身旁了。

其他人倒是沒有再說離開的話,葉雲點了點頭,反正大家都明白,就不用說破了。(未完待續。) 「剛在開一個很重要的會,讓老弟久等了,實在不好意思」,李雲剛離開一會,就見張國友帶著另一個人,急匆匆的跑了下來。

王旭陽打量了一番張國友的面部表情,發現他臉上滿是笑容,而且精神百倍的模樣,很明顯是有著喜事發生。

微微一笑后,王旭陽起身道,「沒等多久,倒是見老哥這麼高興,肯定是有喜事發生啊?陞官還是發財?」

「嘿嘿,老弟慧眼如炬,托你的福,年終獎翻倍」,張國友悻悻一笑,客氣的說到。

剛才開會,就是討論的王旭陽帶來的蔬菜,本來有些高層埋怨說給王旭陽的價格太高了,只是一嘗樣品后,通通閉嘴,並給出了雙倍年終獎的獎勵。

「客氣了,老哥你看這貨怎麼收?」,王旭陽直接進入正題,指了指車上的蔬菜道。

「跟我來,收發部在後場」,張國友點了點頭,隨後帶著王旭陽向雲影大酒店的后場走去。

來到地點后,早已有人在這等待,隨後卸貨稱重,一切都顯得那麼僅僅有條。

不過王旭陽發現,那些卸貨的人都非常的小心,簡直就是將這些蔬菜給當成了祖宗在看待。

王旭陽只是稍微一想,便明了個中緣由,五十塊一斤的蔬菜,能不謹慎對待嗎?

不一會,王旭陽帶來的蔬菜便全部卸下並過稱,差十來斤一千五,不過那點零頭被張國友抹掉,就算整數一千五百斤。

「小王兄弟你是要現金還是轉賬?」,算完賬之後,張國友找到王旭陽詢問如何付款。

「轉賬吧,我的卡號……」,王旭陽早就做好了準備,昨天就去辦了張新卡,並開通了簡訊提示。

張國友記住卡號后,直接掏出電話給財務部打了過去,並把卡號銀行報給了他們,等待了起來。

只是一會,王旭陽便聽到了簡訊提示音,掏出手機一看,七萬五千塊已經打到賬上。

看到這裡后,王旭陽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這可是他靠神農系統賺到的第一筆錢,意義不可謂不大。

欣喜之下,王旭陽拍了拍張國友的肩膀道,「多謝老哥了,走吧,我請你吃飯。」

張國友連忙擺手道,「這怎麼可以,算起來我才是地主,要請也是我請,正好你運來的蔬菜到了,我讓廚房炒幾個菜就好。」

見王旭陽還想開口,張國友臉色一擺,道,「老弟你就別客氣了,我點菜是成本價,花不了幾個錢的。」

「那好吧」,王旭陽無奈,只得認同的點了點頭,隨後跟著張國友一同向酒店包間走去。

……

「算起來,我還沒吃過自己種的菜了,今天正好嘗嘗」,王旭陽心裡如是的想到。

來到包間后,張國友客氣一句后,便出去安排吃喝的事項,而王旭陽則是打量著四周的環境。

帝豪的裝修偏向於奢華,以金銀種種炫目的顏色為主,而雲影大酒店卻是與之相反,用材大都是木料為主,看起來比較內斂,但充滿了韻味。

如果讓王旭陽選擇請客的話,他肯定會選擇雲影大酒店,畢竟帝豪看起來就是暴發戶常去的地方。

獨家密愛:帝少的專屬冷妻 無聊之下,王旭陽便拿起桌上的菜單看了起來,翻開第一頁,就見到其上寫著,「本店新增翡翠級蔬菜,口感品相均頂級,每桌限定兩份。」

看到這裡,王旭陽微微一笑,如果他猜的不錯,這翡翠級蔬菜肯定就是說的就是自己種的菜品。

看了看下方的菜品價格,王旭陽不禁吐了吐舌頭,只要沾了點翡翠蔬菜的菜品,最便宜的一份都188,簡直就是在搶人。

正在王旭陽驚訝的時候,張國友拿著一瓶好酒走了進來,道,「小王你是想點什麼菜嗎?給老哥說就行了,想吃什麼?」

「沒什麼,就是看下菜單而已,不過翡翠級蔬菜說的就是我種的菜吧,這價格還真是……」,王旭陽搖了搖頭,隨後將菜單放回了原位。

「嘿嘿」,張國友笑了笑,道,「成本就是五十塊一斤,不多賺點怎麼行,大家嘗過你的菜后,絕對會讚不絕口。」

「希望吧」,王旭陽點頭,然後與張國友繼續聊了起來,等待著菜品被呈上來。

當第一個菜品蒜頭炒老臘肉被端上來后,那香味讓王旭陽兩人都是有些沉醉,吃了一筷后,更是欲罷不能。

稱讚一番后,張國友舉杯道,「為了這霸道的味道,干……」

……

也就在王旭陽與張國友吃喝的時候,隔了兩個包間中,李雲也跟自己三個朋友品嘗著翡翠級蔬菜。

「雖然這東西貴是貴了點,但這味道的確是沒話說,我差點將舌頭給吞了進去。」

「太好吃了,我這個肉食動物都沒忍住吃了許多,這味道簡直比海參鮑魚都不差。」

「還真是,下次就來雲影大酒店吃飯了,帝豪的野味雖然不錯,但比起這蔬菜,簡直是弱爆了。」

眾人紛紛對已經被吃光的兩個菜盤品頭論足,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最後實在忍耐不住了,李雲站起身來,對服務員喊到,「服務員,這什麼翡翠級蔬菜,再給我來兩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