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鬆身心,正在街上閑逛的烏塵,卻沒有發現有一個人,遠遠的看了他一眼,轉身就走。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傲藍烈,幾天前他逃了一夜,逃出幾百里,才停下腳步。

可是怎麼想怎麼憋屈,自己竟然被一個小別嚇成這幅模樣。

雖然他基本上肯定了烏塵的實力,但是他還是難以相信。

如果烏塵真有實力,必然還會在溪風鎮呆下去。

如果烏塵虛張聲勢,那麼肯定會立刻逃跑。

哪知道烏塵一躺就是三天,這一切在傲藍烈的眼裡看起來,就有些異樣的味道了。

「哼哼,你有那麼高的實力,故意裝病?這個圈套,我不會上鉤的!」傲藍烈在烏塵住的客棧旁一處陰暗的角落得意的想到,還有些沾沾自喜。

但是傲藍烈一想,裝病應該不會裝三天吧,這其中肯定有蹊蹺,這小子沒準是真的病了。

想到這裡傲藍烈準備要一探烏塵的虛實,可是沒有想到烏塵竟然在大街上大搖大擺的出現了。

看那樣子就跟一個普通人,還是街上偶爾看些面具,泥人之類的小玩意兒。

傲藍烈既恨且怒,暗忖道:「好小子,果然是裝病。看到沒有效果,竟然跑到大街上來了吸引我的注意。

這個小子真的只有十四歲嗎?好沉的心機啊!」

烏塵表現的越正常,傲藍烈心裡的恐懼就越深一層,最後傲藍烈最終忍受不了烏塵這樣的『挑釁』,轉身而去。

傲藍烈還下定決心,下次沒有確認烏塵的準確修為之前,絕對不會再來找他。

這個小子太難纏了!

事實上他們之間的誤會可就大了去了,甚至烏塵這個當事人,都不知道。

在溪風鎮大街上逛了一圈之後,烏塵直覺神清氣爽,回到客棧之後,赫然發覺自己剛剛突破的狂武第七重修為,竟然有些隱隱要突破第八重的趨勢!

這麼短的時間,武境修為竟然又要增長,烏塵可不認為這是好事,這該怎麼辦啊?

烏塵甚至有些後悔,自己吞了那麼多山河地乳,長此下去,恐怕侯武也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

雖然武境修為突破是好事,但是各階段的基礎打的不夠紮實,落下的後患也會無窮。

元荒世界,武力為尊,實力稱雄。

哪個不是認為修為增長越快越好,越高越好?

誰能想到,這世上竟然有人在因為自己修為增長的太快而煩惱。

就這樣烏塵在溪風鎮又待了兩天,烏塵料想七劍沒有看到自己,想必已經回到正法天宗。

而自己出宮這麼久,也是該返回道神宮的時候了。

當烏塵準備把回宮的決定告訴白劍離的時候,白劍離也興高采烈的告訴烏塵在服用了山河地乳之後,自己都武狂武第七沖瓶頸已經出現了動搖,晉陞第八重指日可待。

烏塵看了白劍離一眼,沒有把自己隨時可以突破第八重的消息告訴他,他真怕說了之後,白劍離會口吐鮮血!

譽州本就和滕州毗鄰,距離不遠。

烏塵和白劍離兩人一路走走停停,並不著急。

烏塵也終於知道為什麼只看到了白劍離一個人,原來在遇到自己之前,白劍離和牛萌萌,還有道神宮眾人在一起,遇到了前來迎接的道神宮長老。

白劍離因為擔心烏塵,便和眾人分開,獨自來尋找烏塵。

本來牛萌萌也想跟來,可是考慮到她的修為,還是在白劍離嚴令之下,跟著其他人一起走了,現在想來她已經回到了道神宮。

烏塵聽到此處,心中安定了不少。

不出一日,當烏塵再次來到道神宮山前,熟悉的山巒和氣氛,讓他有一種回家的感覺,帶著淡淡的溫馨。

可正當烏塵準備和白劍離回到山內的時候,卻有幾名身著道神宮長老制服的老者擋住了去路:「前方弟子,可是烏塵?」

(未完待續。) 烏塵心中一震,但見幾名長老一個個面色嚴肅看不出喜怒。

但是從幾個人的陣勢來看,來者不善。

「你們歡迎新人優秀弟子歷練歸來的方式也太特別了吧。」白劍離有些沒有大腦的道。

「你是白劍離?」一個灰衣老者看著白劍離。

白劍離登時顯出一絲笑容道:「長老聽說過我?知道我的名字?」

那灰衣長老,看了看天上道:「沒聽說過,也不知道。只是聽說烏塵身邊總是有一個拖後腿的大哥叫白劍離那就是你吧。」

「我…」白劍離正想發話。

忽然另一個長老沉聲道:「師弟,你跟他廢話幹什麼?」然後望向烏塵道:「帶走!」

「慢著,你們憑什麼抓我小弟?」白劍離就想衝上來。

這時,那灰衣長老袍袖一擺,一股無邊巨力把白劍離推出幾十丈遠,丟下一句話:「本宮長老辦事,豈容你一個小小弟子置喙?」

再看時,烏塵已經在那幾名長老的帶領下,幾個起落消失不見,看樣子已是去了內山。

白劍離暗忖憑自己的修為追上去也是無可奈何,只好先回朝武峰弄明白怎麼回事,再作打算。

兩名長老一人夾著烏塵一隻胳膊,還有兩名長老在前方開路,好不微風,路上不少弟子看到紛紛議論起來。

「那人是不是烏塵?」

「怎麼被長老給押回來了?」

「哼哼,肯定是出宮的時候在外面胡作非為了吧。」

「那可有好戲看了,這次的新進弟子本事還真是不小啊。」

不一會兒,烏塵來到一處頗為隱秘而莊嚴的所在。

那幾位長老帶著烏塵進去后,背後的大門驟然合攏。

暗黑不見五指的大殿,在烏塵等人到來之後,殿頂之上霍然亮起無數燈火,把整個大殿照耀的如同白晝一般。

但見兩側站立著的無一不是道神宮的宿老,加起來足有七八十人,在正中高位之上端坐的卻是道神宮宮主。

就在右側的最末位位置,終於出現了一位烏塵認識的人,那就是他的靈道教習鄭容。

那幾名押送烏塵來的長老,無聲的向一旁退去。

鄭榮走到烏塵身上,上下打量了烏塵許久,溫聲道:「烏塵,你瘦了。」

烏塵微微有些尷尬,在如此莊嚴肅然的場合,教習這樣的話似乎有些不太合適吧。

鄭榮沒有發覺什麼轉過身來看向大殿之中道:「烏塵我來為你介紹,在場的都是我道神宮的前輩長老,那最高處的更是我們的宮主大人。」

只見高高在上的道神宮宮主,看了烏塵一眼微微點了點頭。

烏塵原本心裡凝重,預感不妙。可是此刻看來,雖然長老和宮主都在,但貌似並不是審訊自己。

鄭容見烏塵臉上滿是不解和猶疑,不由道:「烏塵,你不必擔心。這次讓你來,是宮主大人和各位長老有事要詢問你。你只管放心便好。」

說著鄭容示意烏塵走上前方,自己退回原本的位置。

道神宮宮主微笑道:「烏塵,不必緊張。找你來確如你的教習所說,也並不是什麼大事,只是詢問一些事情。但是…」

說著道神宮宮主語氣一轉,陡然眼嚴肅,整個大殿的空氣似乎也因之冷冽了幾分:「我希望你實話實說,不可有絲毫的隱瞞。你可明白?」

烏塵感受到道神宮宮主灼灼的目光,雖然對方並沒有散發強橫的武道氣息,但是還是給烏塵帶來一種讓人窒息的壓力。

這並非是道神宮宮主故意,而是本身處於上位者,不可避免的威壓氣勢。

「宮主大人請說,弟子一一實說便是。」烏塵答道。

「很好。」道神宮宮主滿意的點點頭,道:「那我來問你,你是否吞服了莽蒼山秘境龍葯?」

『龍葯』兩個字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亮了起來,聚焦在烏塵的身上。

烏塵也分不清這些目光中包含的是什麼。如此大張旗鼓的『審問』自己,他們是和郭長河,傲藍烈一樣想要得到自己的血,還是有其他目的?

烏塵捉摸不準,但是也沒有必要隱瞞,當日在巨樹之上的人實在太多了。

「回宮主大人話,弟子也不知道是不是龍葯。只是當日確實有一個金光閃閃的小球,跑到了弟子的身體裡面。」烏塵如實答道。

此言一出,全場登時哄然。

道神宮宮主,臉上現出一絲紅潤之色,道:「那金色小球從何而來?你可看到?」

烏塵看著道神宮宮主有些興奮的樣子,只好把當日的情景說了出來,在他說到金色小龍,變化為無數龍形虛影的時候,全場再一次嘩然。

「龍息!」

「果然有龍息!」

「不知道這次我們道神宮收穫多少?」

「這是一個盛世!」

「真龍欲出,龍息先行。大吉啊,大吉!」

在眾人驚嘆的時候,烏塵繼續說了下去。

當烏塵說出因為黑色巨蛇和綠色蟾蜍的爭搶,那金光小球意外的落入自己口中的時候,眾人似乎注意力還都在那什麼龍息之上,對於龍葯並沒有太多看重的意思。

烏塵一頭霧水,不知這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反正他除了用北冥玄武盾替琉璃珠雲和北堂紫月擋了一記沒說,其他都說了,最後認真的道:「宮主大人,弟子句句屬實。咱們道神宮的那位『大手』前輩,就在現場,最後還救了弟子,他可以作證。」

這隻兩次拯救烏塵於危難的大手,他印象極為深刻,也充滿感激。

「大手?」道神宮宮主聽到此處,愣了一下,尷尬的一笑道:「你說大手就大手吧。只是現在這位『大手前輩』至今未歸,不然我也不叫你前來問話了。」

殿上的其他長老,聽到『大手』二字,也是你看我,我看你,臉上都顯出一副微笑之狀,竟是頗有深意。

烏塵一時也不知道自己說錯了話,還是怎麼的,當他把求助的目光望向鄭容的時候,鄭容也暗暗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未完待續。) 當然,白泉社雖然也算的上漫畫巨頭,可在銷售額上就遠不如集英社和小學館了,甚至連講談社都有不小的差距。如果趙塵沒有猜錯的話,集英社和小學館今年怕是有近千萬日元的銷售額。而白泉社之所以能夠成為新晉的漫畫巨頭,主要是其在少女漫畫雜誌上的主導地位,在底蘊和實力上相對前兩者差了不少。

像集英社、小學館這樣發老牌漫畫巨頭,都是經過了數十年的發展,才有了現在的地位和銷售額。可天下社僅僅只是發展了不到一年的時間,不僅總銷售額接近五十億日元,旗下的《少年sora》更是成為為數不多的百萬漫畫周刊,而《叛逆的魯魯修》則隱隱有成為經典漫畫的趨勢。

這麼一來,只要這個消息沒有作偽,那麼天下社對漫畫家的吸引力將會大增,在吸引力方面或許仍舊不如漫畫巨頭,但比其他大型漫畫社卻又多了幾分吸引力,主要是其的發展速度和那如淵如海的潛力,屬於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層次。

「為了慶祝《少年sora》成為百萬周刊,我宣布《少年sora》成立輝煌杯,每半年舉行一次,並由我本人來親自擔任審查委員長,天下社所有主編為委員!除了各類獎品外,入選的漫畫作品可以進入《少年sora》的連載會議,根據情況來決定是否連載。同時創辦《》漫畫雜誌,只要是能夠進入佳作的作品都將在《》上展示!」

在趙塵以《少年sora》單期銷量突破百萬為由舉辦輝煌杯的時候,台下的漫畫家盡皆大喜過望,不僅僅是為了豐厚的獎品,更是多了能夠在《少年sora》上連載的機會。

這些漫畫家中其中就有一些是在《少年sora》上連載的漫畫家,可他們同樣喜形於色。只因為輝煌杯的創辦同樣給他們留了條後路。若是能夠獲得輝煌杯,那麼不說獲得豐厚的獎勵,更是能夠在連載新作品前獲得一些名氣。

不過這些漫畫家細想了一下,卻又覺得理所當然。畢竟只要一部漫畫雜誌獲得不菲的成就。漫畫社往往都會舉辦各類大獎,為的就是給漫畫雜誌造血。並從中挖掘一些潛力漫畫家。

輝煌杯屬於新人獎,但哪怕是在天下社連載過的老人也都能夠參加,同樣能夠參加的還有並沒有被漫畫社所簽約的漫畫家!也就是說,除了其餘漫畫社的簽約漫畫家。其它的漫畫家都可以參加輝煌杯新人獎。

只不過若是獲獎,那天下社就會根據潛力來決定是否對那名漫畫家進行簽約,可以說這個新人獎屬於花錢不多,但作用不小的性質,可以為天下社尋找新鮮血液。

在趙塵宣布年會開始的時候,底下的工作人員和漫畫家們紛紛散開,吃飯喝酒。聊天閑扯,不一而足。

但也有幾個例外的,他們的目光一直落在下台的趙塵身上。

「社長,我的新作分鏡稿已經畫好。希望社長能夠稍微指點一二!」

福本伸行一見到趙塵下台,清楚這是一個難得的好機會,這段時間他不再打工,而是如趙塵所說的一門心思放在賭博漫畫上,直到前幾天才終於趕製出分鏡稿。今天帶來原本是想給自己的責編看一下的,可看到這麼難得的機會,福本伸行又豈會錯過,相對於他的責編,他更願意相信趙塵。

趙塵看了福本伸行一眼,發現福本伸行沉穩了很多,原本他是不打算指點的,可上次自己已經答應過福本伸行,只好勉為其難的接過公文袋,從裡面掏出畫稿。

這部名為《近代麻將gold》不用說正是麻將類的賭博漫畫,趙塵看的時候並沒有去看畫工,畢竟這是分鏡稿,畫工也就可想而知了,他看的主要是對話和內容。

「挺不錯的,只不過有幾處最好稍微修改一下!」

趙塵看的時候速度比較快,搞的福本伸行心裡七上八下的,深恐趙塵否認他的心血之作。直到趙塵說出這句話,福本伸行才算是鬆了一口氣,臉上明顯帶著幾分喜色,頗為恭敬的求教,那樣子彷彿是一名接受老師指點的學生一般。

趙塵擁有後世的眼光和越發豐富的經驗,自然比較容易看出一部漫畫作品的優缺點,倒也足夠指正這個時代的漫畫作品了。

隨著趙塵的指正,福本伸行認真的記在了心中,看的那幾個想要找趙塵的漫畫家一陣羨慕,這種機會可相當難得啊,心裡不由得打定主意,一會一定要找個借口讓趙塵也指點一下自己。

「謝謝社長,那我先回去了!」

「年會才剛開始呢,不繼續玩一下?」

「不了,我的記憶力一般,怕待久了忘掉!」

等到福本伸行匆匆離開,就立即有漫畫家找借口和趙塵搭話,搞得趙塵不禁有些鬱悶,自己又不是大美女,這些人專找自己幹嘛。

「有問題的可以去找你們的責編,你們要相信他們!我現在還有事,就先回去了。」對於這幾個未來不會有多少成就的漫畫家,趙塵可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只好找了一個借口離開,眼不見心不煩!

年會自有專人來進行主持,倒也不需要趙塵擔心。

在年會過後不久,趙塵回了一趟香江過年,在老家休息了幾天。

這幾天的休息倒是讓趙塵的壓力得到釋放,渾身再次充滿了幹勁。

等趙塵再次出現在香江國際機場的時候,他的下一個目的地卻並不是島國,而是法國。

聖埃蒂安足球俱樂部是法國的一家足球俱樂部,位處法國中東部盧瓦爾省首府的聖艾蒂安市。聖艾蒂安是法國一家最具歷史兼最成功的足球俱樂部,曾9奪法國甲組聯賽冠軍。而且趙塵心裡清楚,今年也就是1981年聖艾蒂安足球俱樂部將會獲得第十個法甲聯賽冠軍,將會是奪取法甲冠軍最多的足球俱樂部,不過在今年奪冠后,將再無頂級聯賽冠軍。也就是說,今年的聖艾蒂安足球俱樂部仍舊是法國頂級球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