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冰雪山巔的環境有些特殊,讓閃避動作變得有些艱難而已。

蘇昭躲避過冰裂時,看到冰裂如同大蛇一般貫穿了整個雪山,就在蘇昭驚訝的時候,一個龐然大物從山頂俯衝了下來,衝天的戾氣和血腥撲面而來,宛如風暴。

感覺到危險的九尾狐立刻選擇變回了本體,迎了上去,卻被對方直接撞了下來,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主人,快跑……是九幽!」

九尾狐的話還沒有說完,蘇昭已經看到巨大的九幽撲過來了。

此時的九幽顯然已經恢復了實力,甚至蘇昭之前在他身體中種下的玄氣都已經被他解開了。

面對如此強大的九幽,蘇昭反抗的無力,即便是被抓住,蘇昭也沒有放出隨身空間中的果凍,現在果凍的實力根本不夠做騰蛇的對手,九轉騰蛇幾乎可以屠殺大部分的神龍,九幽的實力就是這麼可怕。

「嘖嘖~你身上的味道還是這麼香甜!」不知道用了什麼詭異的方法。騰蛇讓蘇昭全身都不能動,僵硬著身體的站在原地,騰蛇就盤在蘇昭的身邊,伸出尖利的爪子輕輕的劃破了蘇昭的臉,在血液流出來被凍住之前,騰蛇的舌頭舔了去,在嘴裡細細的品嘗、

九尾狐看到主人被制,想上來救主,卻被騰蛇給一尾巴拍進了冰雪中,半天沒有爬起來。

九幽的實力似乎比之前更加精進了。

「是不是很好奇為什麼我可以這麼快恢復?」九幽豎瞳盯著蘇昭,似乎隨時都會撕下蘇昭身上的一塊肉來一樣。

九幽何止是恢復,他的實力明顯比之前精進了不少。之前的九尾狐還能在九幽的面前抵擋一陣子,可是現在被九幽這麼乾脆的虐了,而且九幽根本就不受這裡惡劣氣候的影響。

「呵呵~給我笑一個,我就告訴你!」九幽似乎很享受這裡的惡劣氣候,嚴寒的環境下,蛇類這種冷血生物都應該冬眠,至少行動也會收到外界影響的,可是九幽在這裡卻更加精神。

似乎整個雪山都是騰蛇最為享受的老巢一樣。

「看來你還是對我生氣啊!」九幽忽然甩動尾巴,直接拍打在了蘇昭的身上,把蘇昭給拍飛出去了很遠。

如此重創讓蘇昭身上的肋骨立刻就斷了幾根,被九幽拍到的一側肩膀也粉碎了。雪山上溫度太低,減緩了疼痛,可即便如此蘇昭還是疼的差點暈厥過去。

九幽這是在恢復之後瘋狂的報復自己啊,他用重傷的方法折磨自己,卻不會殺掉,似乎這種方法對九幽來說是一種樂趣。

「我最喜歡你身上的血肉了!」九幽變成了人形的樣子,卻手指尖銳的從蘇昭身上又撕扯下來一塊皮肉,放進了嘴裡咀嚼了起來。

只要不把蘇昭弄死,還能留下她的命為自己繁衍血脈,那麼九幽就願意用最瘋狂的手段折磨蘇昭!

這不僅僅是九幽對蘇昭的報復,也是九幽的樂趣,他就喜歡用這種血腥的方式折磨喜歡的女人…… 星宿在說看到了玄君的時候,自然沒有放過蘇昭臉上的表情變化了。

儘管蘇昭表現的很好,幾乎是沒什麼臉色變化的樣子,可星宿還是知道,蘇昭的內心活動很大的,她在想著玄君。

也是!

蘇昭和玄君之間的感情還是很深的,所以看到蘇昭這樣,星宿不應該覺得奇怪的,只是自己的心裡為什麼總是有不好受的感覺呢!

星宿很反感這種感覺!

而且星宿知道這個時候自己是不能有反感這種負面傾向的。星宿能做的就是盡量的安慰蘇昭,讓她在這個時候感受到自己所能夠給她的溫暖。

不僅如此,星宿還要在這個時候改變蘇昭對自己的一切成見。

要改變蘇昭對自己的成見,哪裡是那麼容易的,最有效的當然是苦肉計了,而一般的苦肉計蘇昭是可以看出來的,只有真正的苦肉計才能夠讓蘇昭明白。

星宿覺得自己現在的狀態就很不錯,因為身體不好了啊,要做出讓蘇昭相信的事情也就不難了。

「咳咳~」星宿想著心事的時候,冷不丁的咳嗽了兩聲,他下意識的手攥成拳放在嘴巴下面,忽然感覺一陣濕黏黏的液體流在了自己的手上,星宿低頭就看到自己的手上竟然沾滿了鮮血。

看到血的時候,星宿楞了一下,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竟然流血了。

「啊!血!主人!血啊!」莎玫卻慘叫了起來,就好像是血是她流的,傷在了她身上一樣。

星宿終於在莎玫的慘叫聲中回神,只不過回神之後,星宿卻覺得很欣慰,似乎自己的身體也在幫著自己呢。

「你怎麼了?快躺下。」蘇昭的著急和擔心就更加讓星宿覺得欣慰了。

雖然不知道她讓自己躺下做什麼,但星宿還是很聽話的躺下了,心裡那種期待的感覺讓自己聽話的躺下。

莎玫只能在心裡哼了一聲,主人對蘇昭這麼好,也真的是沒誰了。

蘇昭可以用玄氣試探星宿的身體,看看他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也是在星宿躺下的情況下,人在躺下的時候氣息流動均勻,也方便蘇昭查看他的身體。

只不過在看到星宿這麼聽話的時候,蘇昭還是很吃驚的,這個精靈族的占星師可不像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聽話的。

星宿的確是受了很重的內傷,玄氣甚至都無法順暢的通過他的腹脈,蘇昭看著星宿衣服上有不少的褶皺,雖然是處理過,但還是能夠看出來,應該就是在剛才的戰鬥中受傷過。

「你胸腔受傷,淤血在胸腔內,還是咳嗽出來吧、」蘇昭把星宿攙了起來,讓星宿咳嗽。

現在星宿是一點都不想咳嗽的,不過蘇昭卻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反正星宿就感覺她伸手在自己的後背上按了幾下,竟然讓自己咳嗽起來了。

隨著一大灘的淤血咳了出來,星宿陡然感覺身上輕鬆了不少。

之前星宿的確是受傷了,而且也是在受傷的狀態下來找蘇昭的,身上有些沉重的感覺,可是隨著淤血咳出來,身上那種感覺就消失了,一身輕的感覺真好。

旁邊的莎玫看的有些傻眼,不過見主人的臉色似乎是恢復了不少的紅潤之後,莎玫也就不多說什麼了,反而是很謙虛的上來請求,詢問蘇昭按壓了什麼地方,才讓主人順利的咳出了淤血。

對此蘇昭毫無保留的教授了,莎玫雖然覺得蘇昭討厭,但在這一點上莎玫卻覺得大周太子還是很有魄力的。

星宿就在一旁靜靜的看著,蘇昭就是一個讓人喜歡接觸,再深接觸的人,而且接觸的越深,會讓你從蘇昭的身上看到更多的閃光點。

星宿承認,自己是有點喜歡這個女人的。若是有什麼辦法可以剝離她身上的神龍血脈,讓她變成一個普通的女人也好。

吃完了野兔之後,星宿打算讓這兩個女人在洞穴內休息,自己去洞口看著的時候,卻見蘇昭起身了,似乎是要離開的意思。星宿好奇的詢問,蘇昭卻直說要出去走走。

「你是去找你的二哥么?」星宿見蘇昭堅持要出去,他就主動開口說破了。

「我並非是有意要阻攔你,而是你找到了你的二哥也沒用。他現在走火入魔,你能阻止嗎?」

星宿說話還是很客氣的,說走火入魔,完全是從蘇昭的角度出發,不想讓蘇昭為難的。

「殿下,你身上的毒還沒有解,再等一日,明天我就可以幫你解毒了。」星宿可以徹底的幫助蘇昭逼出毒素,但是需要自己的全盛狀態,而且還要星宿自己做好準備的。

解除蘇昭體內的毒素,可能會造成自己被感染,所以星宿現在就在處理自己的身體,剛才蘇昭用玄氣探查自己身體的時候,有些筋脈和氣脈是不通的,原因就是自己對身體的處理。

說個很簡單的比喻,讓自己的身體像是絕緣體一樣對任何外界氣息排斥,那麼星宿也就不用擔心蘇昭體內的毒素侵襲了。

「謝謝你,我就出去看看,天亮之前一定回來。不會有危險的,我在野外生存是很擅長的!」蘇昭知道星宿擔心,但是自己是一定要出去的,況且蘇昭對野外生存真的是很擅長的。

之前在末世,她就是最好的穿行者。

星宿也知道蘇昭的確是可以的,否則她不會在外界都被傀儡控制的區域內找到這個山洞。

星宿自認,自己是找不到這種地方的,他是循著蘇昭的氣息才找來了這個地方。而在這個山洞中待了這麼長時間,也沒有受到外界任何的騷擾,足夠證明蘇昭找到的這個地方多麼隱蔽了。

「好吧,拿上這個,有危險的時候就捏碎!」星宿給了蘇昭一個小瓶子一樣的東西。

這是類似追蹤和信號的魔法,只要蘇昭捏碎,星宿這裡就會得到訊息的,而且還會知道蘇昭出事的地點。也就好讓星宿趕過去了,星宿還要時間準備自己的身體,所以暫時的留下了。

出了山洞的蘇昭在周圍巡視了一圈,看到周圍雖然有不少的惡靈傀儡,但是他們沒有絲毫靠近洞穴的趨勢,所以蘇昭就打來魔法追蹤地圖,尋找自己的二哥了。

因為二哥還在山巔之上某個位置一動不動,所以蘇昭有種很不好的預感,她想去看看,哪怕只是遠遠的看一眼,確定自己的二哥沒事就好。

之前在山巔碰上了騰蛇,這次蘇昭自然小心一點了。而且蘇昭多留心了,之前九幽在給自己施虐的時候,蘇昭不僅給九幽下毒了,而且還在他身上也種下了魔法陣圖的引子。

現在陣圖上有兩個點,一個代表了二哥的在山巔沒動,而騰蛇竟然是離開了雪山跑遠了。

也不知道他是要去什麼地方。反正只要九幽沒有在雪山上就好了。

雪山之巔寒冷依舊,這也是惡靈傀儡們最少來的地方,相對來說,這裡也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不過身體內還有邪毒的蘇昭在調動玄氣和魔法的時候還是有些費勁的,到達雪山頂,蘇昭幾乎凍僵了。

「二哥?!」蘇昭看到的是一座雕塑。

沒錯,就是一個活生生的雕塑,二哥蘇護就在雕塑之中,好像是外界人用強大的玄冰魔法將蘇護給凍住了一樣,而在玄冰冰塊中的蘇護已經恢復了人形原貌,眼睛閉著像是睡著了一樣,在玄冰中一動不動。

在看到這個雕塑的時候,有那麼一瞬間蘇昭覺得自己的二哥死了。那種親人忽然離世的震驚和悲愴就像是要撕裂人的心肺一樣,讓人神魂劇裂的愣在了原地。

恍然如同夢中,恍恍惚惚。

蘇昭用力捏了一把自己幾乎凍僵的臉,才感覺到一絲絲的疼痛。

才意識到自己根本不是在做夢,而是真實的。她瘋狂的衝到玄冰面前,心卻忽然冷靜了下來,她要確定自己的二哥是不是還活著!

隔著厚厚的冰層,蘇昭根本就無法確定裡面的二哥是否還活著。

就在蘇昭打算用蠻力打碎玄冰的時候,果凍及時的出來阻止了。

「你二哥還活著,這是他自保的手段,千萬不能破壞了這玄冰!」果凍以靈魂的形象遊離出來,在玄冰周圍盤旋了一會之後,就明白這個玄冰是用來保護他自己的了。

蘇護已經無法控制他自己的身體了,所以就用這種極端的辦法,徹底的封印自己的身體,這種玄冰跟紫河被封印的一樣,都具有穩定和不改變的特點。

多少年之後被解救出來,蘇護還是可以活下來的,只是這種狀態下人的思維是一直活躍的,也就是說他清晰的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可是這種玄冰卻把他完全的隔離,在他的世界和思維中,他是看不到外面的。

他能夠做的就是在這種近乎空白的世界中持續的忍受「煎熬」。

紫河性情大變,就是因為玄冰封印對他的煎熬,而紫河是被人封印的。蘇護呢?在這雪山之巔,應該是沒有什麼人能幫助他封印了,難道他是自己封印的?

這個玄冰的來歷很奇怪,但是更加奇怪的是蘇護似乎能夠在這種極寒的玄冰中回復原本的形態和神智!

「主人,我們先下去吧,現在救出他來也沒用的!」果凍以骨架的形態出現之後。留下了自己的一塊斷骨在玄冰旁邊的冰雪中,用自己的斷骨陪伴,相信這裡一旦出什麼事情,果凍都可以通過自己的斷骨感應到的。

蘇昭還不放心的將蘇曼青給自己準備的隱匿法陣給留下了。

蘇曼青給了蘇昭不少的法陣,各種法陣都有,蘇昭在外面冒險,幾乎都可以用的上。

做好這一切,蘇昭才從山巔下來,不過在半山腰的時候,蘇昭看到了一隻雪白色的狸貓,那狸貓擁有一雙人性化的眼神,蘇昭好奇的盯著那隻狸貓看,卻發現那隻狸貓的眼睛竟然是豎瞳。而且那豎瞳中似乎隱藏著對自己的憤怒和猙獰。

蘇昭幾乎是在這一瞬間就想到了騰蛇九幽!

作為最強惡獸的九幽可以所以控制一些小魔獸再平常不過了,他這是通過其他的動物在監視自己啊。

一團小型風暴忽然席捲了過來,把狸貓給吞噬了,等到風暴過後,狸貓變成了一團枯骨,黑洞洞的眼眶中綠色的熒光閃爍了一下,骨架卻搖搖晃晃的墜了下去,顯然是惡靈想要控制,卻發現根本就控制不了,所以放棄了。

原來還有惡靈無法控制的魔獸種類?!

狸貓死亡,九幽的監視也就消失了,在九幽重新找到監視的生物來之前,蘇昭快速下山,返回之前藏身的洞穴,卻發現巨大的騰蛇已經發現了這裡,正在對洞穴發動瘋狂的攻擊。

洞穴中的星宿和莎玫正面迎戰是不明智的,所以他們在前面設置了法陣,九幽瘋狂的甩動尾巴敲打著法陣,連同整個山脈都被他敲打的顫抖。

周圍雪山上傳來咔咔的聲響,因為這裡的震動,這些雪山都有雪崩的趨勢了。

蘇昭立刻想到了山巔的二哥,若是真的發生雪崩,那麼封印在玄冰中的二哥豈不是太危險了。必須要阻止這個該死的九幽! 就在蘇昭打算不顧一切的衝上去,阻止九幽這個混蛋的時候,卻看到星宿和莎玫一塊從旁邊出來,飛掠過自己身邊之後,讓自己快走。

蘇昭想上去阻止一方面是因為擔心騰蛇會破壞讓雪山雪崩,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星宿和莎玫還在裡面的。

現在這倆人既然已經出來了,那麼最好的辦法自然是逃走了,不僅可以避開九幽這個混蛋,還可以吸引九幽讓他停下現在瘋狂的舉動。

「呵呵~想跑么?!」騰蛇在看到這些人逃走之後,竟然沒有追,反而是更加猛烈的甩動尾巴,拍打崖壁了。

在傾注了全力的一擊之後。被騰蛇尾巴拍打的地方轟然倒塌,伴隨著劇烈的倒塌聲,周圍的雪山冰塊也在這時候伴隨著碎裂了,咔咔的聲響如同戰鼓雷動一般,迴響在天空如同炸雷一般。

雪崩就是這麼的恐怖,身處雪山之中的雪崩比地震更加恐怖,整個世界都在翻滾,旋轉,崩裂的聲音炸雷一般不斷響起,即便是玄氣和魔法的強者在這種崩裂中也顯得無力。

星宿和莎玫合力之下要從這雪崩的漩渦中逃出去都覺得困難,而蘇昭卻不顧一切的朝著雪山之巔衝去了。

「蘇昭,不可去啊!」星宿大聲呼喊,聲音中的著急被莎玫聽得真真切切。

九幽變成騰蛇的本體之後,可以在暴風雪中穿行,即便是雪崩的暴風也可以憑藉龐大的身體阻擋,騰蛇就這麼直追著蘇昭去了。

騰蛇的動作是野蠻衝撞的,冰塊碎雪撞在他身上也造成了不少的傷口,但是他卻速度極快的來到了蘇昭身後,巨尾一卷就把蘇昭給抓住了。

本覺得抓的很結實,但騰蛇卻覺得自己的尾巴一松,應該被抓到的蘇昭就這麼溜走了,騰蛇覺得很不可思議啊。怎麼可能溜走了呢?!

騰蛇呆愣了一下,一個巨大的冰塊就砸到了他的腦袋上。

騰蛇根本不在乎,這冰塊就算是砸中了自己的腦袋都不會造成什麼傷害的,誰讓騰蛇的本體強悍呢!可是當第二塊冰砸下來的時候,騰蛇就覺得有些眩暈。

雪崩的力量雖然強大,但是也不應該能對自己造成這麼大的傷害啊?!

緊接著更多的冰塊朝著自己飛來了,騰蛇這才看到玄君個該死的竟然就在暴風雪中。騰蛇可以清楚的看到藏身在暴風雪中的人是玄君,控制著紫河身體的就是玄君。

他這是來幫助蘇昭的啊,騰蛇很清楚玄君的實力,所以他也不去追蘇昭了,豎瞳盯著那團暴風雪,提防玄君對自己發動攻擊,把自己的後背留給玄君,那才是最愚蠢的呢!玄君會讓你付出生命的代價。

玄君就是這麼一個值得自己全力以赴的人!

星宿和莎玫顯然也發現了這邊的異常,畢竟玄君對九幽發動攻擊的時候,那氣勢是無法欺騙的。

他們兩個都感覺到了那團暴風雪中所帶著的強大壓力,這種壓力來自這個大陸上最頂尖的武者,那戰鬥力明顯比星宿和莎玫要強悍很多。

星宿雖然看不出控制著身體的是玄君還是紫河,但是星宿能夠猜的出來,現在控制身體的必然是玄君,紫河是不可能跑來這裡的,即便是來這裡了,紫河也會趁機對他們這些人動手的。

紫河是個反人類的,尤其是對精靈族萬分的痛恨。

只要是讓紫河看到了星宿,那麼星宿和莎玫也就不可能留在這裡了,可是既然這人沒有對星宿動手的話,那這人就是玄君無疑了。

甚至星宿懷疑,控制這身體的應該一直都是玄君的。可是玄君卻專門從神宮城逃走了,原因就是為了保護蘇昭的吧。畢竟現在玄君控制著身體的情況下,神宮城內的所有人都逼迫蘇昭勸說玄君,讓玄君繁衍呢!

所以,玄君從城內離開是最好的選擇。

畢竟玄君在城外的時候,這些人就沒法逼迫他了。

而且因為玄君的離開,神宮城內的那些人擔心都來不及呢!

可是現在玄君出現了,星宿真的有些躊躇,是通知神宮的人來這裡找玄君呢?還是當做沒有看見。

玄君一出現就跟九幽表現出針鋒相對的意思,相信,這倆人肯定爭的你死我活,可謂鷸蚌相爭。神宮城的那些人只要來這裡,就可以撿漁翁之利了。

可是,蘇昭已經朝著山頂跑了。星宿想去追蘇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